一个千亿险种的妖魔化兴亡路①:第二大财险险种爆雷往事

缅甸新普京 1

T+- (原标题:天安财险四个月两次踩雷逾期 履约险还能”履约”吗)
编者按:继米缸金融之后,天安财险又一次“踩雷”互金理财平台违约。近日,有投资人表示,天安(贵州省)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安金交中心”)的多款理财产品自去年11月起违约,该平台称产品投资有保险保障,但至今尚未获得赔付。去年8月,米缸金融出现大规模逾期,天安财险为其承保履约险。根据米缸金融微博内容,天安财险已经完成相关违约资产赔付。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高级研究员薛洪言认为,履约险并非万无一失,出借人在选择时需要进一步甄别信用履约险背后保险公司的实力。同时,在网贷行业屡曝违约后,险企在P2P相关业务方面也更为谨慎。自去年下半年以来,监管对涉及P2P的履约险条款和费率也出现零批复。天安财险“踩雷”天安金交中心天安金交中心官网显示,该公司于2016年2月24日由贵州省人民政府金融办批准开业,注册资本金1亿元,是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的战略合作伙伴。今年5月10日,天安金交中心发布引入控股股东的公告,称近期引入具有国企背景的北京航天浦盛科技中心(有限合伙)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为70%,公司注册资本金由原1亿元提高至3.33亿元。根据蓝鲸财经报道,天安金交中心旗下标的宁富盈、宁富利、宁富禧、鑫聚天利发生逾期,四则产品对应的承保公司为天安财险与安心财险。另有消费者“牛气充天2013_443_805”在3月向某投诉平台反映:“我在天安金交中心下设的富管家APP上购买天安财险承保的履约理财保险共6笔,产品分别为宁富盈1800858115,1800191562,1800191562,1800253388,1800704471。全部逾期三个多月,多次打天安投诉电话,富管家电话,12378电话。无人解决处理,天安回复就一句话:不知资金到位时间。当初看到天安保险承保,才放心把所有钱连父母8O多岁养老钱都买了履约险。现在钱回不来,父母天天伤心,肯请还我血汗钱。”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到,“宁富盈”产品于2017年12月上线,天安金交中心官网称该产品投资有保险保障,保险公司提供履约保证保险,保障底层融资人按期足额偿还本金和利息。图片来源:天安金交中心官网公告而有投资人表示,在天安金交中心投资的理财产品从2018年11月开始出现逾期,产品到期近半年未兑付,也没能获得保险公司理赔。对此,天安财险相关人员对中国经济网记者表示,确实承保了天安金交中心的履约险,但对于上述产品是否逾期,以及相关理赔情况,该工作人员并未回应。天安财险四个月前曾“掉”米缸金融逾期“坑”值得一提的是,由天安财险承保履约险的理财平台中,已经有两家平台出现违约,除天安金交中心,米缸金融理财产品也出现违约。2018年8月,投资人反映米缸金融出现大面积逾期,安心保险和天安财险共同承保履约险。据了解,2015年8月,米缸金融与天安财险在北京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投资者在米缸金融购买经天安财险承保的理财产品,均可获得由天安财险出具的保单,保险公司根据保单的约定履行保险责任。彼时,米缸金融董事长曹晓峰说,米缸金融希望通过与天安财险合作,为互联网金融特别是P2P行业健康、良性的发展探索出一条全新的发展之路,为P2P投资者提供更加安全的投资环境,真正实现普惠金融。而仅3年时间,米缸金融已出现违约风险。根据米缸金融微博内容,天安财险已经完成相关违约资产赔付。有统计数据显示,包括陆金服、宜人贷、小赢理财、玖富普惠、和信贷、凤凰金融、邦融汇(部分逾期)、精融汇、小马金融、米缸金融(大范围逾期)、金投行(被曝逾期)、蜜蜂有钱(立案侦查)等10余家平台与保险公司有履约保证保险业务合作。从保险公司来看,与之合作的险企包括永诚保险、平安财险、人保财险、众安保险、太平财险、长安保险、天安财险、富德财险、华安财险、安心财险等10余家。事实上,随着P2P网贷整改工作的推进,部分P2P平台利用履约保证保险为平台增信的方式已经被叫停。日前,上海银保监局表示要对辖内险企进行约谈,坚决防控保险业为非法P2P理财背书的风险。2018年以来,监管部门已多次提醒相关风险注意事项。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监管对涉及P2P的履约险条款和费率也出现零批复。另有业内人士表示,对于险企而言,与互联网金融相关的信用保险是费率相对较高的。对于网贷平台、保险公司和投借两端消费者而言都是一种貌似“双赢”的业务,但监管的一再发力提醒我们,涉及P
2P相关保险业务风险极高。

继“踩雷”米缸金融逾期违约事件后,天安财险再度踩雷。近日,天安金交中心被投资者爆出多款产品逾期,为其提供履约保证保险的承保方天安财险被投资者指责与天安金交中心互相推诿,消极理赔。然而祸不单行,天安财险在停止出售理财型保险产品以后,近几年一直处于兑付高峰期,流动性危机也在不断上升。同时,天安财险以净亏损13.48亿元变身2019年一季度“亏损王”,中债资信近期更是将天安财险列入负面信用观察名单。

缅甸新普京 1

踩雷天安金交中心产品

文丨燕梳志

记者从天安金交所及天安金交中心贴吧获悉,逾期标的涉及的产品包括宁富盈、宁富利、宁福禧、鑫聚天利等三个类型,据官网介绍,其中宁富禧对应标的资产为转让/回购房所持房屋抵押债权,宁富利对应标的为所持有的房屋抵押债权项下全部或部分收益权。

初冬,层林尽染,红叶绚烂。

据公开资料介绍,天安金交中心全称“天安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是天安财险的战略合作伙伴。2015年11月在贵州省人民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注册成立,注册资本金1亿元。2016年2月24日由贵州省人民政府金融办批准开业。在2016年3月18日,取得贵州省通信管理局颁发的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GDP放缓的暮色,难掩中国保险业的一片火红:

记者从天安金交中心官网了解到,该平台展示的产品只有四种定期理财产品,分别是保险公司增信、AMC增信、金融机构保障和担保公司增信。

三季度,两倍于GDP的保费增速、2800亿元的行业净利、6600亿元的险资投资收益、产险承保利润的翻番、上市保险巨擘的盆满钵溢……

目前,仅有保险公司以及担保公司增信的一共15款产品处于公开展示状态,其中保险公司的9款产品中仅有3款处于可投资状态,预期年化收益率均为7%,起投金额为1万元,投资期限约为1年。另外6款担保公司增信的产品中,也只有3款处于可投资状态,预期年化收益率在7%至8%之间,起投金额1万元,投资期限约为半年到一年。

然而第二大财险险种、第一大非车险种——保证保险一片悲凉,陷入整体承保亏损的泥淖,累计承保亏损约2亿元,去年同期这一数字是承保盈利13亿元。

这些产品在介绍栏标注“底层资产由保险公司承保,如底层资产违约,保险公司在债务人保险金额范围内承保理赔责任”以及“由股东背景良好且实力雄厚的国有控股担保公司提供保证,如底层资产到期无法正常兑付或回购,则由担保公司承担担保责任。”

联想2016年后的侨兴债、邦融汇、天安金交中心、米缸金融、蜜蜂有钱、厚本金融……数家财险公司深陷网贷平台地雷阵中,涉及财险公司上至龙头、老牌险企,下至中小公司,牵连颇多。

饶有趣味的是,天安金交中心在由保险公司提供履约保证保险的产品项目页,出示的《交易风险揭示书》中表示投资人投资后可能导致本金及收益的损失、甚至为零的风险。但从《天安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免责声明》中又设置诸多条款,一言以蔽之就是,当投资人在投资后本金及收益损失至0后,天安金交中心不承担任何责任。而《交易说明书》内容除了重申天安金交中心在投资者本息即便损失至0也无需承担责任外,还申明资产转让方也无需承担借款人违约带来的任何责任。

期间,不乏数亿、乃至数十亿元的承保亏损者。

缅甸新普京,以上三份文件所要表达的真正意思就是,天安金交中心挂牌的资产在投资人认购后,即使融资方一分钱不还,均有投资人自行承担所有风险,与天安金交中心和其合作的资产转让方没有任何关系。

加之坊间冠之的“捆绑销售”、“砍头息”、“高利贷”、“恶意催收”等“罪名”,P2P大败局中,保证保险走向“妖魔化”,且大有渲染风。

履约保证保险在网贷行业主要表现为,网贷平台为项目购买履约保险,经保险正式承保的项目,如借款人兑付逾期,保险公司将按照保单约定履行保险责任,投资人的利益将会得到充分保障。

岂料,2019年又一家老牌险企折戟保证保险。

很明显天安金交中心的态度与其所宣传的“有保险,更靠pu”的口号明显相悖。

1

记者曾试图联系天安财险,但对方并未回应。投资者表示,天安保险说没收到材料,天安金交所说走理赔程序,互相推诿。

-Insurance Today-

一季度“亏损王”

一家老牌公司的折戟

然而,祸不单行,频频踩雷的天安财险,如今已是“自身难保”。

8月,沪上厚本金融爆雷,随后其创始人及一众高管团队被带走侦查消息的不胫而走。

从天安财险披露的业绩报告可知,2018年天安财险净利润为1.29亿元,但到了2019年第一季度,净利润大幅下滑至-13.47亿元,成为当季“亏损王”。2018年天安财险资产总额为1113.40亿元,同比更是缩水近50%。

一年前的7月,厚本金融官方发公告:

除此之外,天安财险在停止出售理财型保险产品以后,近几年一直处于兑付高峰期,流动性危机也在不断上升。根据其2018年年报,天安财险在2019年存在550.82亿元的到期保户储金投资款。2019年第一季度,天安财险已经兑付理财险产品约344亿元,主要通过出售兴业银行(601166)股权3.485亿筹集资金59亿元,卖出回购兴业银行股权收益权4.98亿股筹资87.88亿元,还通过存款、债券、信托、保费收入和转让武汉环球贸易中心等方式筹集兑付资金。

与中华联合财产保险有限公司达成战略合作公告,自2018年7月18日起,厚本平台的在投用户与新出借用户将可以通过中华财险的“借款人履约保证保险”逐步获得保险保障。

持续的兑付高峰,给天安财险短期流动性带来较大的压力。

一时间,多家媒体云集报道,中华联合财险“踩雷”厚本金融。又因厚本金融存在财务造假和高管挪用资金,为止损而报案。

中债资信指出,截至2019年3月末,天安财险保户储金及投资款规模为229.46亿元,其中约213亿元将在2019年内陆续到期;除兴业银行股权外,天安财险最主要投资资产为384.94亿元信托和183.47亿元未上市股权投资基金,88.71亿元卖出回购资产在5月陆续到期,规模略超过2019年3月末天安财险存款、债券和股票投资总和,综合考虑2019年第二季度预计经营性现金流净流出约104亿元,此次兑付情况主要依赖信托计划或未上市股权投资基金回收资金,2019年信托计划预计全部到期,但具体到期时间和到期规模不详,回售兑付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

联想曾经的“侨兴债违约”、长安责任险的P2P爆雷极为十数亿、甚至数十亿的雷区,这一次中华联合财险“踩雷”厚本金融带来的保证保险窟窿几许?根据《财经》(博客,微博)的报道,保证保险致其亏数十亿元,除了在内部处分了相关责任人,亦叫停了该业务。

2018年报显示,天安财险的主营保险产品包括车险、意外险、责任保险、健康险和企业财产保险,五大险种保费收入分别为119.07亿元、8.75亿元、7.94亿元、4.73亿元、3.99亿元。但五大险种在2018年全部承保亏损,承保利润分别为-6.8亿元、-1.9亿元、-2381万元、-3883万元、-4605万元。

2019年上半年,厚本金融累计出借人数量192243人,累计借款人数量54831人,借贷余额11.8亿元。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一起学私募。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如果借款人全部违约,承保方极有可能支付超过10亿元的赔付。

2019年前三季度,一众老牌保险公司因为上半年资本市场的火红和减税利好,赚得盆满钵溢,平均增幅超过100%。与中华联合体量差不多的大地财险、阳光财险净利润均过10亿元。

第二梯队领头羊国寿财险则超过20亿元,与之体量颇有差距的太平财险净利润也达到5亿元。

同期,中华联合净利润仅为0.25亿元。

2018年,其年度净利润为11.4亿元。2010年后,中华联合年度净利润分别是8.5亿元、27.7亿元、21.8亿元、11.4亿元、20.0亿元、24.5亿元、8.8亿元、13.5亿元。

8月15日,海关总署、银保监会扩大参与关税保证保险试点保险公司名单的公布,共计有8家财险公司参与关税保证保险试点。

财险八大家,除中华联合外,全部进入试点范畴。

2

-Insurance Today-

踩雷者的悲凉往事:妖魔化源头

保险公司因保证保险“深陷泥潭”非个例,自2016年以来,超15家保险主体曝出“踩雷”事件:

2016年底,招财宝11.46亿元的侨兴私募债发生逾期,浙商财险“踩雷”;

2018年2月,安邦旗下平台邦融汇爆雷2.44亿元,与其开展开展履约保证保险业务的12家公司受到牵连,其中不乏原安邦财险、富德财险、易安财险、华农财险等中小财险主体;

2018年下半年,长安责任“踩雷”多家网贷平台;天安财险、安心财险分别“踩雷”天安金交中心、米缸金融;

太平财险合作的P2P平台蜜蜂有钱也收到公安部门的立案侦查……

作为贷方主体与借方主体、权利人与义务人之间履约关系的最后兜底保障,P2P网络平台“爆雷”后,给贷方、险企和社会带来了极大的危害。

纵览一众蹚雷者,颇是悲凉,巨亏、重罚、追责高管……

2015年已实现持续盈利的浙商财险,2016年一曲侨兴债风波,令之三年内巨亏达20亿元。随后,保险监管部门对之罚款200余万元,停止经营保证保险业务1年,给予时任董事长高秉学及相关负责人个人处罚与警告,总经理金武撤职处分。

长安责任更甚,不仅背上42亿元的债务,今年上半年的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降至-222.27%,并导致最新一期风险评级降为D。

监管部门责令增加注册资本金,完成增资扩股,暂停了其接受除车险和责任险以外的新业务,停设分支机构等处罚。

直至下半年,新的大股东入主后,方才有所缓和。

3

-Insurance Today-

镜子的另一面:最大非车险种练成术

10年间保证保险保费由8亿元飙升至2018年的650亿元,规模增长近30倍。

2018年增速70%后,2019年三个季度再揽保费630亿,以30%增速碾压一众财险险种,问鼎非车险第一宝座、财险第二大险种。

同期,第一大财险险种——车险保费增速4个百分点。

按照30%以上的增速行进,保证保险保费将在2019年达到900亿元左右,距离千亿关口一步之遥。

镜子的另一面,保证保险也是大公司必争之地。

600多亿元的保证保险领域,主要由五大家把持:平安产险、人保财险、阳光财险、大地财险、太保财险占据九成江山。

利润情况亦不错,2018年承保盈利13亿元。加上行业约6个百分点的保险资金投资收益率,收入不菲。

4

-Insurance Today-

后记:亏损的源头,履约保证保险

事实上,自2015年以来,监管部门已三令五申要求加强互联网平台保证保险业务的风险管理。自2017年以来,随着网贷平台不断爆雷,一些力推履约保证保险业务的保险公司损失惨重,陆续退出该领域。

而网贷平台爆雷潮中,部分财险公司却反其道而行之。原因当是车险滑落背景下的,行业“大非车”战略的集体下注。

财险老牌险企均在抢跑非车险,第二大险种保证保险的诞生即在这一背景下疾速前行。

至于亏损,乃至部分险企巨亏的是之一个细分险种——网贷平台的履约保证保险。

这部分保费仅为保证保险的十分之一左右。其中,保证保险最大的细分险种是小额消费贷款保证保险,占比市场份额超过八成。

发迹于银行,有着政策支持的小额消费贷款保证保险,2018年规模约550亿元,承保利润约8个百分点。

其他建工履约保证保险、中小企业贷款履约保证保险、汽车贷款履约保证保险、关税履约保证保险等保证保险市场份额合计约3个百分点。

几乎占据小额消费贷款保证保险百分百比例的五大公司,利润颇为不错。那么这一险种的亏损也就大白天下。

承保亏损者多风控实力较弱的小型市场主体,埋单的是履约保证保险和激进的发展模式。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今日保。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