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普京燕赵财险高管变动蹊跷 “三会一层”运作曾遭监管处罚

新普京 1

T+- (原标题:燕赵财险高管变动蹊跷 “三会一层”运作曾遭监管处罚)
中国网财经6月265日讯(记者 程宇楠)
近日,记者从企业信息公开平台天眼查发现,燕赵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燕赵财险”)高管人员名单发生了变更。变更信息显示,时任公司燕赵财险把原总经理的赵杰、原公司董事王树谦、董强从公司主要人员中移除,而吴晓辉、楚义芳、李建辉成为新增人员。据燕赵财险近期披露的公司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新增的吴晓辉任职董事、副董事长、总经理;楚义芳的职务为独立董事;李建辉任董事。记者继而梳理燕赵财险较早时期的偿付能力报告,发现在可查询到的最早的2016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就显示吴晓辉、楚义芳、李建辉已在公司任职。而天眼查平台上显示退出燕赵财险的三位人员始终并未出现在燕赵财险的偿付能力报告中。对于上述异常情况,中国网财经记者欲采访燕赵财险,记者通过客服客户引荐联系到了办公室相关工作人员,其推荐被采访人为董事会一相关工作人员。在采访时间将近截止时,该工作人员仅回复“首先,谢谢您对我们公司的关注。但是,我只是公司的一名普通基层员工,对于您想要了解内容并不知情,而且我也没有被公司授权做任何有关接受采访的工作。所以,请您不要采访我并做任何有关我们公司的报道,否则我公司必会追究您及贵公司的责任,谢谢。”,燕赵财险这样的管理工作效率并不稀奇。据悉,燕赵财产财险在今年5月17日曾收到中国银保监会一则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监管该决定书指出燕赵财险存在多项问题。其中就包括公司章程及“三会一层”运作方面的问题,指出部分履行董事职责的人员未取得监管部门核准的董事任职资格等问题。。燕赵财险当时公司章程及“三会一层”运作方面存在的问题主要包括:1.未按照《保险公司章程指引》要求完成章程修订。2.股东大会会议记录不完整、不规范。3.部分履行董事职责的人员未取得监管部门核准的董事任职资格。4.董事会成员中没有法律方面的专业人士。5.董事会会议记录不完整。6.董事会审计委员会人数不符合监管规定。7.董事会薪酬委员会人数不符合监管规定。8.部分董事会决议未按规定期限向监管部门报送。9.董事会专业委员会部分会议记录等档案材料不完整。10.董事会任期届满,公司未按照监管规定完成董事会换届。11.股东大会、董事会及经营管理层授权管理不规范。12.监事会会议召开时间间隔不符合监管规定。13.职工代表监事比例不符合监管规定。14.部分履行监事职责的人员未取得监管部门核准的监事任职资格。15.监事会任期届满,公司未按监管规定完成监事会换届。16.部分履行高管职责的人员未取得监管部门核准的高管任职资格。17.部分关键岗位空缺一年以上。那么天眼查信息平台更新的信息及燕赵财险披露的高管人员间的出入,是否与此有关?记者就此事联系到燕赵财险方。但很遗憾,截止发稿,对方并未给予回复。中国网财经记者从知情人处获悉,中国银保监会5月17日发布的监管决定书与此次天眼查平台上的人员变更并不是同一件事。监管决定书提到燕赵财险“三会一层”运作方面的问题是指,公司现披露任职的某些高管并没有正式在中国银保监会完成考核得到批准,应属于拟任状态,实际上并不行使相应职权,但至于为何披露公告中并未相应标出“拟任”状态,他表示并不清楚,仅是推测,燕赵财险在成立初期“不拘小节”,并未重视中国银保监会关于高管任职等方面的政策规定,导致在这方面工作不到位的情况。另外他透露,天眼查平台上此次显示的人员变更属实,但就退出高管队伍的三位人员为何从未在相关报告中披露的具体原因,他表示也不是很清楚。据公开信息显示,燕赵财险于2015年2月3日在河北省唐山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注册,注册资本为20.25亿元,是注册地在河北省唐山市的第一家全国性法人保险公司。组建燕赵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是河北省委省政府做出的重大决策,也是中国保监会与河北省2012年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的重点实施项目。截至2018年底,燕赵财险资产总计24.59亿元,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率为480.80%。开业至今,燕赵财险4年累计亏损8.36亿元,但整体来看,除去成立首年亏损5972.38万元,往后几年呈现逐年下降的趋势。其中,2016年亏损额为3.29亿元;2017年亏损额为2.64亿元;2018年亏损额为1.84亿元。

新普京 1

杨崇、郑利鹏

2019年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截至二季度末,燕赵财险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和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623.72%,保险业务收入1.64亿元,净利润0.33亿元,净资产12.09亿元。

自2015年2月成立至今,燕赵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多次面临董事、监事、高管人员无法获得银保监会任职资格批复的窘境。

8月6日,燕赵财险在中保协网站披露了第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更正版),对7月26日披露版本的实际资本一项进行了更改。原先版本燕赵财险没有更新二季度实际资本所需数据,公布的依然是一季度的数据版本。

近日,最新发布的第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燕赵财险人事再次出现变动迹象:公司拟任董事、董事长王素平未出现在董事名单中;拟任总精算师再度换人;新单独增设董事会秘书职位,该职位此前一直由总经理助理赵桂芳兼任。

2019年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截至二季度末,燕赵财险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和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623.72%,保险业务收入1.64亿元,净利润0.33亿元,净资产12.09亿元。

此外,燕赵财险近期曾因“公司未按照监管规定完成董事会换届;部分关键岗位空缺一年以上”等多项问题收到监管罚单。同时,该公司自2015年2月开业至2018年底,累计亏损8.37亿元。

错把一季度数据当二季度发

拟任董事长去哪里了

《国际金融报》记者对比发现,燕赵财险认可资产本季度数由24.31亿元更改为24.15亿元,上季度末值由24.43亿元改为24.3亿元,两项数据均有所下降。

燕赵财险最新发布的第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公司拟任董事、董事长王素平未出现在董事名单中。但截至目前,该公司暂未披露关于拟任董事长是否更换的相关信息。

认可负债本季度末值从12.68亿元降至12.21亿元,上季度末值从12.65改成了12.68亿元;实际资本本季度末值从11.62亿元改为11.94亿元,上季度末值从11.78亿元改为11.62亿元;核心一级资本的本季度末值与上季度末值也有更正,分别更正为11.94亿元与11.62亿元。

燕赵财险2018年年报显示,2018年10月31日,公司原董事长甘中达退休离任,选举王素平为董事、拟任董事长。同时,2018年第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首次出现王素平个人信息,并称其任职资格正在核准中。

不难发现,本次错误是燕赵财险没有更新二季度实际资本所需数据,而是错将上季度的数据直接搬至第二季度。

公开资料显示,甘中达和王素平进入燕赵财险之前的工作履历皆为地方政府任职背景,未有保险业从业经历。其中,甘中达曾任河北省金融工作办公室党组副书记、副主任;王素平曾任河北省邢台市市委副书记。

更正版原版本

直至2019年第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发布,王素平的任职始终未获得银保监会批复。

关于数据出错的原因,《国际金融报》记者向燕赵财险相关人士进行了询问,但截至记者发稿前,尚未收到回复。

王素平最近一次公开信息停留在今年3月,以燕赵财险党委书记身份参加机构调研。日前,《中国经营报》记者从多位燕赵财险的内部人士处独家获悉,燕赵财险拟任董事长人选更换,将由杜彦卿担任。本报记者就此向燕赵财险多次求证,不过该说法暂未获得该公司的正面回应。

高管都去哪了?7位都是拟任状态

上述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拟任董事长杜彦卿已制定一系列改革措施,并计划今年在完成保费任务的同时,实现扭亏为盈。“目前公司内部冲劲十足,杜董个人很有魄力,是一位真正的实干家。”

新普京,出现这一低级错误,或许与财险公司内部管理混乱有关。记者注意到,燕赵财险的管理层变动蹊跷,飘忽不定。

公开资料显示,杜彦卿出生于1963年6月,此前曾任河北省财政厅党委成员、副厅长,后加入招商局资本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担任副总经理。

燕赵财险最新发布的第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公司拟任董事、董事长王素平未出现在董事名单中。但截至记者发稿,该公司暂未披露关于拟任董事长是否更换的相关信息。

招商资本官网显示,7月17日,杜彦卿参加了招商局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干部大会,并称“在今后的工作中将一如既往地关注和支持招商资本和两只国家级基金的发展。”同时接受招商资本董事长周松赠送的工作纪念盘。

燕赵财险2018年年报显示,2018年10月31日,公司原董事长甘中达退休离任,选举王素平为董事、拟任董事长。与此同时,2018年第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首次出现王素平个人信息,并称其任职资格正在核准中。

此外,记者注意到,燕赵财险拟任总精算师人选亦多次更换。2018年第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燕赵财险首次披露总精算师人选,由张永建拟任。仅隔3个月,2018年第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拟任总精算师由张永建变更为林海。2019年第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燕赵财险拟任总精算师再次由林海变更回张永建。2019年6月,燕赵财险官网仍在发布招聘总精算师的信息。

另外,根据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拟任总精算师变成了张永建;新设董事会秘书职位,由许光磊拟任。

董事、高管任职三年未获批

而张永建并非一张“新面孔”。他在2018年第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就被披露显示为燕赵财险的总精算师人选。但3个月之后,当年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拟任总精算师由张永建变更为林海。

本报记者梳理燕赵财险披露的信息发现,其拟任董事、监事、高管任职资格迟迟未能获批,等待期限最长超过三年。

如今,张永建又变回拟任总精算师,这样的来回倒腾令人摸不着头脑。

燕赵财险第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燕赵财险拟任董事为王文学。

报告中高管人员基本情况一栏,7个职位有4位为拟任管理人员。加上董事会、监事等高管,一共有7位拟任干部,董事长一职更是空缺。

据了解,王文学并非来自股东方,系华夏幸福基业控股股份公司(下称“华夏幸福基业控股”)董事长、廊坊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自燕赵财险首份偿付能力报告(2016年第一季度)发布至今,王文学一直为拟任董事,但目前仍未获批。

“三会一层”运作曾遭监管处罚

燕赵财险2016年关联交易公告曾披露,华夏幸福基业控股受让燕赵财险19.75%的股权转让事项正在办理中,并上报原保监会审批。但截至目前,该项股权转让并未获批。

实际上,5月17日,该公司就因管理混乱收到过中国银保监会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其中包括股东股权、公司章程及“三会一层”运作、关联交易管理、内部审计、考核激励、发展规划、合规与内控管理、信息披露等方面的17项违法违规事实:

通常来说,非股东方成员一般担任公司独立董事职务。王文学拟任董事的任职资格或许要等相关股权受让获批。

  1. 未按照《保险公司章程指引》要求完成章程修订。

  2. 股东大会会议记录不完整、不规范。

  3. 部分履行董事职责的人员未取得监管部门核准的董事任职资格。

  4. 董事会成员中没有法律方面的专业人士。

  5. 董事会会议记录不完整。

  6. 董事会审计委员会人数不符合监管规定。

  7. 董事会薪酬委员会人数不符合监管规定。

  8. 部分董事会决议未按规定期限向监管部门报送。

  9. 董事会专业委员会部分会议记录等档案材料不完整。

  10. 董事会任期届满,公司未按照监管规定完成董事会换届。

  11. 股东大会、董事会及经营管理层授权管理不规范。

  12. 监事会会议召开时间间隔不符合监管规定。

  13. 职工代表监事比例不符合监管规定。

  14. 部分履行监事职责的人员未取得监管部门核准的监事任职资格。

  15. 监事会任期届满,公司未按监管规定完成监事会换届。

  16. 部分履行高管职责的人员未取得监管部门核准的高管任职资格。

  17. 部分关键岗位空缺一年以上。

公司高管方面,以公司拟任副总经理、合规负责人谢臻须为例,其于2016年2月加入燕赵财险,任职审批至今未获批复。

公开信息显示,燕赵财险于2015年2月3日在河北省唐山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注册,注册资本为20.25亿元,是注册地在河北省唐山市的第一家全国性法人保险公司。组建燕赵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是河北省委省政府作出的重大决策,也是原中国保监会与河北省2012年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的重点实施项目。

期间,谢臻须在2018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未出现在高管名单中,直至2019年第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再次出现。同样情况还包括拟任总经理助理王来臣。

但这一明星项目盈利状况却不尽如人意,数据显示,该公司开业至今4年累计亏损8.36亿元。其中,2015年,净亏损0.6亿元;2016年净亏损3.29亿元;2017年净亏损2.64亿元;2018年净亏损1.84亿元。截至二季度末,燕赵财险净利润0.33亿元。

据记者了解,谢臻须本科学历,此前并无保险公司任职经验,自2011年6月至2016年1月担任河北保监局稽查处处长。随后,曾进入燕赵财险股东之一的河北建设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短暂任职一个月。

银保监会相关人士告诉记者,银保监会对于保险公司高管人员任职有着严格的审批流程,通常申报材料齐全且合规的情况下,受理后的20个工作日内可获得批复结果,即批复或不予许可。如果在报批阶段存在申请人提交材料不完整的情况,保险公司将有一次材料补正机会,即在3个月内提交相关补正材料。

此外,原保监会2015年发布的《保险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核准事项服务指南》显示,总经理、副总经理和总经理助理申请人需具备大学本科以上学历或者学士以上学位,以及从事金融工作8年以上或者经济工作10年以上。

对于拟任董事长人选是否有变,拟任人员为何多次更换,拟任董事、高管任职资格未能获批是否由于不符合相关规定等问题,本报记者向燕赵财险发送采访提纲。不过截至发稿时,燕赵财险方面暂未予以回复。

累计亏损8.37亿元

燕赵财险的相关问题早已得到监管方面的关注。

2019年1月,银保监会公布的2018年保险法人机构公司治理现场评估结果显示,28家财险公司中燕赵财险评分垫底。其中监管评分为60分,自评分为96分,综合得分69.4分。

银保监会称,此次评估发现保险法人机构存在股东股权行为不合规、“三会一层”运作不规范、自我评价不客观等问题。其中,50家机构中,自评分与监管评分相差比例在25%以上的有13家。

2019年5月,银保监会发布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称,2018年银保监会对燕赵财险进行了公司治理现场评估,发现存在多项违法违规事实。具体包括股东股权、公司章程及“三会一层”运作、关联交易管理、内部审计、考核激励、发展规划、合规与内控管理、信息披露,共八个方面内容。

其中,公司章程及“三会一层”运作方面涉及问题多达17项,涵盖董事会任期届满,公司未按照监管规定完成董事会换届;部分关键岗位空缺一年以上;董事会成员中没有法律方面的专业人士等。针对上述问题,银保监会方面要求燕赵财险立即整改。

此外,燕赵财险自2015年2月开业至2018年底,一直为亏损状态,累计亏损8.37亿元,不过净亏损额在逐年下降。具体而言,2015年,净亏损0.6亿元;2016年净亏损3.29亿元;2017年净亏损2.64亿元;2018年净亏损1.84亿元。

燕赵财险第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截至二季度,公司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和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623.72%,保险业务收入1.64亿元,净利润0.33亿元,净资产12.09亿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