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信用卡业务“凶猛”:发卡量、交易额猛增

图片 5

T+- (原标题:信用卡告急,共债者失守“最后一道防线”)
共债人群中一条广为传播的经验是,当网贷和信用卡同时出现欠款,要扛住网贷催收压力,力保信用卡,避免征信出现污点。不过在新的风控趋势和变量之下,越来越多的共债者正在丧失信用卡这最后一道防线。记者
|张晓琪编辑
|彭洁云刘正借的网贷全面逾期已经超过30天。这位90后不久前将微信名改为“人在泉州漂泊失联”,隐晦地透露了自己当前窘迫的处境:近10个网贷平台还不出钱来,就连他最重视还款的3张信用卡也快保不住了。像刘正这样的负债者在银行体系内被称作“共债人群”,被视为银行信用卡不良率抬头的“元凶”,也是近期商业银行信用卡风险管控中高度警惕的人群。他们的特点是多头负债,负债平台横跨各类p2p平台、消费金融机构、银行信用卡,通过借新还旧维持债务滚动。共债人群中一条广为传播的经验是,当网贷和信用卡同时出现欠款,要扛住网贷催收压力,力保信用卡,避免征信出现污点。但实际情况却是,经历了过去两年的发卡大潮和2018年以来网贷行业频繁出事等因素,信用卡不良率持续上升,监管和行业愈加关注信用卡资产质量问题。9月2日,监管发文支持P2P网贷机构接入征信系统,影响未来信用卡不良生成又添新变量。越来越多的共债者正在丧失信用卡这最后一道防线。保不住的信用卡刘正来自四川,初中辍学后就孤身一人来到泉州,在当地一家制鞋小黑厂打工,没有社保,工资年末结算一次。闲时会玩玩在线赌博,却在不知不觉中越玩越大。他刚刚更换了手机号码,原号码绑定太多网贷平台和信用卡账户,不能丢但也不敢用;新号码仅限和少数几个亲人联系,很少拨出,不接外地电话,但会用手机上网和处境相似但素未谋面的兄弟“相互勉励”。催收机构无孔不入。到QQ空间留言,搜出他多年前开的帖子在底下评论,上门催收。甚至有催收方爆了他的通讯录,给原手机号码里近期所有联系对象发催收短信,施加还款压力。他逾期的近十个网贷平台包括捷信、分期乐、来分期、桔子分期、买单侠、京东白条等,逾期欠款约2万。很快,他艰难维持还款的信用卡也要保不住了。他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持有的三张信用卡额度都已经用完,总欠款达四万。在陷入债务危机后,他先是按照发卡行规定的最低还款额度勉力维持,不过很快连最低还款也支付不起,开始找中介代还。这种代还实际上是拿下一期账单的额度偿还本期欠款。委托还款后,以刷卡消费形式将还款金额刷出返还给中介,将账单顺延到下期,中介收取手续费。按照刘正的设想,只要能付得起手续费,理论上可以将账单一直滚动下去。通过这种方式,刘正的三张信用卡也才苟延残喘不到一个月。今年9月,他其中一张招行信用卡额度由2.2万元降到五千,断了他最后的“保卡”希望。“降额后连找人代还也不行了,相当于还完卡债后没有额度把钱刷出来给人家,接下来就坐等信用卡逾期了。”刘正说。刘正所在的微信群聚集了近150名共债者。逾期不久的入群者大多焦虑、恐惧,习惯开启连珠炮式的发问,逾期已久的“老油条”常以过来人身份传授经验。当中一条广受认可的经验是,当网贷和信用卡同时出现欠款,一定要扛住网贷催收压力,力保信用卡,避免征信出现污点。“大部分网贷平台不纳入征信,最多就是爆通讯录,打电话、发短信骚扰或者恐吓,熬一熬就过去了。信用卡不一样,虽然银行催收手段相对温和,但会导致个人征信出现污点,千万不要逾期。”一位共债者告诫界面新闻记者。实际情况却是,越来越多的共债者正在丧失信用卡这最后一道防线。自2018年三季度起,信用卡不良率开始上升,据界面新闻记者统计,2019年半年报中披露信用卡资产质量数据的10家上市银行中,7家银行不良率上升,仅农业银行、中信银行、成都银行三家下降。部分上市银行信用卡资产质量数据
制表:界面新闻根据央行公布的数据,截至2019年二季度末,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达838.84亿元,环比增长5.19%。一位股份行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近两年信用卡逾期高发人群与共债风险紧密相关,大致可分为两类人群:一是借旧换新的共债者,包括蓝领及部份经营不善的小企业主;二是套取信用卡资金投资P2P理财的投资者,当中不乏白领。2018年网贷平台集中出事产生连锁反应,共债者借新还旧链条断裂,难以从网贷平台筹措资金归还欠款;投资者本金损失,无法归还从银行得到的低利率资金。国泰君安银行业分析师邱冠华在研报中指出,表面上看共债者只是杠杆率较高的个体,用银行资金投资P2P理财、将资金投入经营领域、借新还旧三条链条的加入使得共债风险链条变得异常脆弱。无论是共债者还是投资者,其核心还款来源都不是自身收入,而是网贷平台的贷款或盈利。2018年网贷平台爆雷直接导致共债风险通过共债者和投资者两条主线,向银行表内传导。大跃进的反噬某股份行信用卡风控负责人认为,信用卡风险上升有三方面原因,一是监管对P2P平台整治影响了部分网贷公司,导致共债人群的资金链断裂,间接影响到信用卡上的风险表现;二是扫黑除恶下部分催收公司受到冲击,而贷后催收是信用卡风控重要一环;三是经济形势导致不良率上行。“大环境对各家银行多多少少会产生冲击,影响各家银行信用卡资产差异的重要变量是,在过去两年发卡大潮中,是否守住风控底线,或者是说把底线放低了多少。”一位信用卡资深人士说道。数据显示,2017年和2018年信用卡发卡高歌猛进,发卡增速均呈两位数增长。根据央行公布的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报告,截至2017年末,全国信用卡(包括借贷合一卡)累计发卡数量达5.88亿张,同比增长达26.35%;2018年末累计发卡数量达到6.86亿张,同比增速达16.73%。股份行发卡增速最为明显,2017年多家股份行发卡增速超过50%。2017年民生银行、平安银行、中信银行新增发卡量分别为1040.22万张、1509万张、1219.04万张,同比增长119.37%、80.0%、74.02%。2018年中信、平安、光大新发卡量超过1500万张。其中平安银行发卡增速由2017年的80%下滑至2018年的15.1%;2018年中信、光大发卡增速下降至43.44%、64.09%,增速依然强劲。浦发银行虽然未单独披露新发卡量,但其两年累积发卡量增速在上市银行均排名前列。2017年浦发信用卡累计发卡4116.52万张,同比增长49.24%;2018年累计发卡5650.54万张,同比增长37.26%。“发卡增速高与不良率抬升没有必然关系,”上述风控负责人指出,”我们看到一家银行新发上千万信用卡觉得有点夸张,但如果考虑到中国庞大的人口,这个数字并没有大到不合理。”但上述资深人士认为,过去两年信用卡发卡大潮中银行风险敞口相对较大,发卡门槛有所降低,伴随经济下行压力,部份客户资质加速恶化导致不良激增。这部分客群具有多头借贷的特性,抗风险能力较弱。“贷前发卡审批是整个信用卡风控最重要的一环,后续风控手段都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之上。”他强调。“怎么理解降低发卡门槛,每家银行都会根据风控模型给申请者打分,早些年可能要打到80分才能通过审批,2018年可能到70分就可以批下来。各家银行或多或少放松了尺度,只是程度各有不同。”另一位风控人士透露。另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某些激进的银行甚至将发卡审批权限下放到分行。绝大部分银行的信用卡都由卡中心统一审批,进行集中管理,分行风控水平参差不齐,下放审批权存在隐患。尤其将一些几十万的高额现金贷也下放到分行,风险显而易见。”上述股份行信用卡风控负责人坦言,过去两年守住风控底线真的很难,压力主要来自同业。“各家银行对彼此业务盯得很紧,内部检视压力挺大。不光我们,很多银行风险团队都会被检视人员问,你看某某行挣了几百亿,你们挣了多少亿,为什么差别这么大。人家发卡政策放松了,你们是不是也该松一松。”他透露,信用卡业务突飞猛进的浦发银行是让他们倍感压力的银行之一。2017年浦发银行实现信用卡业务总收入487.51亿元,增速高达125%。2018年开年后仅用三个月,其信用卡营业收入就突破百亿,全年收入达552.78亿元。“当时各家银行开会碰到浦发的同事,大家还会开玩笑跟他们说,你们害得我们被检视。”他回忆道,“从风险角度讲,就是你顶不顶得住同业压力。顶不住,就只好这么做,等过几年风险上升了再说。“2018年下半年开始,信用卡不良加速暴露。浦发银行2018年末信用卡不良率同比上升0.49个百分点,2019上半年较2018年末继续增长0.57个百分点,增速继续扩大。2019年上半年交行信用卡透支不良率2.49%,比上年末突然大幅提升0.97个百分点。上述风控负责人告诉记者,上述不良率尚不能完全体现信用卡实际资产质量。“不良率跟每家银行核销有关,核销多一点,不良率的数字就好看一些。各家银行核销标准存在差异,但银行沉淀利润越高,就有更多空间提取拨备进行核销。“但计提拨备会影响当期利润,我们私下了解到,有部分银行2018年或2019年上半年信用卡中心利润出现下滑。很有可能就是加大拨备计提力度应对资产恶化,拖累了利润,为前期激进做法付出了代价。”他补充道。不良拐点在哪里去年开始,行业已经关注到信用卡资产质量问题,少部分嗅觉灵敏的银行在2018年初就已采取管控措施。“我们从2018年初开始控制发卡增速,是动手比较早的银行。行业普遍在2018年下半年到2019初开始有动作,因此可以看到上半年各行发卡速度明显慢下来。”一位上市银行高管告诉记者。近日有报道称,7月底监管召集部分银行分管管理层前往北京开会,要求银行控制信用卡业务,下半年不得新增规模,不得下发考核指标。该高管表示,其所在银行并没有收到明确的窗口指导。“但监管开了好几次会都在强调,感觉信用卡风险在上升,总的来讲觉得发展激进了一些,所以特别强调各家银行要控制好风险,”他指出,“倒没有明说不能发展太快,但我们解读的话,或多或少有这个意思。”当前信用卡风险政策调整主要围绕防范共债风险展开。一方面发卡端谨慎授信。某股份行信用卡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该行主要以低风险客群为准入对象,例如缴纳社保、公积金、个税和有房等优质职业客群。界面新闻记者走访过程中,广发银行信用卡推销员工告诉记者,如果是工厂蓝领,即便工厂缴纳社保也比较难批下来,原因是蓝领换工作频率太高。这与此前发卡大潮的情形形成对比。刘正告诉界面新闻,他个人的第一张信用卡是邮储银行的,是2018年在贵人鸟工厂打工时办理的,当时银行办卡人员在工厂门口支起摊子免费办理。第二、第三张信用卡则是通过某个给银行导流的app办理,每张卡审批通过可获得一百元返现。发卡端另一个重要举措是控制信用卡授信额度,严格执行“刚性扣减”。“刚性扣减”是指银行给信用卡持卡人授信额度时需扣除用户在其他银行已获得的额度,比如银行核定该用户授信额度是10万元,客户在其他银行已有6万元额度,则该银行最多只能给这位客户4万元额度。“今年监管对‘刚性扣减’检查得非常严格,我们也在严格执行。”华南某股份行信用卡人士透露。针对存量“共债客群”,各家银行采取的措施主要是循序渐进地降额。上述股份行信用卡人士表示,该行系统自动按规则定期开展风险评估工作,对预警的客户采取下调额度或限制交易,以控制并降低高风险客户占比。信用卡不良拐点什么时候会出现?该股份行信用卡人士表示,该行新发放业务的资产质量稳定向好,总体预计下半年信用卡不良新增将趋于平稳。“我们动手比其他银行快了接近一年,内部定下的目标是今年三季度、四季度不良早期指标停止上升,甚至开始有一点下降。最近两个月这个指标已经在往下走了,但不排除会有反复,要持续6个月才能判断已经形成趋势。”上述上市银行高管透露。他补充道:“行业不良拐点肯定比我们慢,具体时间很难讲。大家肯定都是在做控制,但不好说什么时候能够出头,因为经济大环境还不明朗。”在业内人士看来,还有一个新的变量会影响信用卡不良生成。9月2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联合发布《关于加强P2P网贷领域征信体系建设的通知》,支持P2P网贷机构接入征信系统,加大对网贷领域失信人的惩戒力度。“大多数共债客群倾向于先还信用卡,尽量不让征信出现污点。现在将网贷平台和银行拉到同一水平线,就考验各家机构的催收水平,问题是银行催收手段较网贷平台相对温和,在催收上不占优势,对银行短期不良是个压力。”有业内人士表示。但上述银行高管认为,网贷平台纳入征信重要意义体现在解决银行信息不对称问题,能够有效防范多头借贷与共债风险。目前银行掌握网贷平台借贷数据是缺失的,除了央行征信中心、百行征信,还要需要向多家第三方平台购买数据。即便如此,也是盲人摸象,没有一家平台数据是完整的。”“从风险管理角度来看,我们希望发卡审批时能借助完整数据看清客户的风险,最大程度降低逾期可能性。从源头把控住客户质量,而不是等客户逾期,再去头疼还款顺序问题。”他补充道。(应采访对象的要求,文中的刘正为化名)

图片 1

“尊敬的用户,您已符合我行办理信用卡资格”,每个人都能或多或少收到不同银行的开卡信息。

文 | 米格

在转型零售道路上,各家银行纷纷将贴近更多消费场景的信用卡业务作为一个重要抓手跑马圈地。央行数据显示,人均持有信用卡数量正快速上升,截至今年二季度达到0.46张,这意味着平均每两人就持有一张信用卡。

图片 2

上市银行中报也披露了大中型银行的信用卡业务业绩如发卡量、信贷余额、交易额表现。在发卡量保持快速增长的同时,值得关注的是信用卡业务在不良控制上差强人意,加之消费金融迅猛扩张,也带来部分银行信用卡不良率较年初上升,逾期额度较2014年前翻番。此时,有声音质疑信用卡会不会成为下一个不良高发区?

最近,从多家银行发布的财报都可以看出,信用卡的逾期在上升。

发卡量、交易额“猛增”

为此,一些银行紧急刹车,采取了一些风控措施。

从市面上竞争激烈的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发行信用卡规模和交易额来看,多家银行信用卡发卡量持续爆发。

此后,很多用户投诉称自己被降额,比如一位用户的额度从6万变成3千,甚至有人的额度直接从5万元变成8元。

记者通过半年报数据统计,有四家银行跻身累计发卡量“亿级”门槛,分别是工行、建行、招行、中行,发现张数为1.56亿张、1.15亿张、1.14亿张、1.04亿张。其中,中行是新晋“亿级”体量,上半年环比增长了52%;招商银行成为股份行的佼佼者,在过去四年间保持10%以上的发卡增长率。

信用卡逾期为何上涨?

平安银行在全力进行零售转型的战略下,新增信用卡发卡量位列前三,新增917万张,同比上升81.2%。中信银行和光大银行均保持高速上行趋势,分别新增863.27万张、604.6万张。

业内人士称,2018年银行发卡激增,同时,它们大规模进行线上获客,用户普遍下沉,这埋下了一定隐患。

值得一提的是,浦发和农行的新增发卡量出现负增长。浦发信用卡较去年同期减少了两成,农行缩减了两位数。对此,经济观察报记者联系浦发银行信用卡中心,截至发稿暂未得到回复。

而底层现金贷用户的逾期问题,也开始通过风险的传导,影响到银行用户。

融360分析师李万赋认为,“浦发银行的信用卡业务在2017年下半年进行了一轮较为狂热的推广,之后由于某些原因,于2018年上半年有所收缩。浦发银行的授信使用率下降,不良率却在业务整体收缩的前提下持续提高,相对其他银行而言,信用卡质量承压。”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银行在紧急刹车,另外一些银行还在猛烈扩张,抓紧发卡……

除了累计发卡规模外,衡量银行信用卡业务“王者地位”的因素还有信用卡交易额。招行信用卡上半年交易额再夺魁,增速为41.23%达到1.82万亿元,约占今年前六个月的全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十分之一。

01无故降额?

国有大行亦保持跟随队形。交行位居第二,交易额为1.47万亿元,建行和工行紧随其后,交易额分别为1.45万亿元、1.41万亿元。另外,股份行信用卡交易额增速迅猛,同比增长率普遍超40%。

最近,北京用户林欣的平安银行信用卡额度,突然从64000元降到了3200元。

总得来看,共有七家银行信用卡交易额在万亿级别。除上述四家外,还有平安银行交易额1.21万亿元,增速达89.9%;光大银行为1.06万亿元,增速43.51%;民生银行交易额1.02万亿元,增速为41.01%。三大股份行中信银行、浦发银行、兴业银行的交易额分别是0.96万亿元、0.83万亿元、0.69万亿元。从上述数据反映信用卡领域市场挖掘空间大,仍是银行的香饽饽。

一夜之间,额度缩减到原来的5%。

信用卡发卡量的猛增也伴随着授信额度持续扩张。央行数据显示,2018年第二季度末,银行卡授信总额为13.98万亿元,环比增长6.4%;银行卡卡均授信额度2.19万元,与2017年末相比增长了3.3%。

图片 3

半年报数据显示,目前已有3家银行的信用卡卡贷余额超过5000亿元,建行当属最高,卡贷余额为6313.05亿元;工行和招行分别为5839.69亿元和5121.91亿;交行贷款余额为4979.2亿,紧随其后。

“平安银行还要求我提供近期消费的发票。”林欣称,他用这张卡已经5年,从来没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在股份制银行中,浦发信用卡卡贷余额4111.56亿元,较上年末下降1.66%;平安银行、光大银行、民生银行等均有双位数涨幅。其中,平安银行的贷款余额增加了1777.74亿元,增速高达85.49%。

实际上,早在3月,就有多位用户在投诉网站上,发起“平安银行信用卡无故降额”联名投诉。

逾期风险几何

有降额操作的不止是平安银行。用户透露,多家银行的信用卡额度都出现了下调。

同时,2017年以来,中国信用卡市场发展迅猛,从而带来部分银行信用卡不良率较年初上升。2017年末,现金贷新规出台,压缩了部分风险管理水平薄弱的小贷、P2P等企业的发展空间。国信证券通过各银行定期的报告分析,仅在八家公布不良率的银行来看,其不良率上升的银行占比过半,包括建行、招行、浦发、中信、平安。

大量用户在“21聚投诉”上称,“信用卡被无故降额”,投诉对象涉及民生、广发、华夏等银行。

截至6月末,招行信用卡贷款不良率为1.14%,较上年末上升0.03个百分点。该行半年报解释称,这主要是现金贷新规、共债风险等外部因素的影响。浦发银行截至今年6月末信用卡不良贷款余额64.92亿元,不良率1.58%,较上年末上升0.26个百分点,风险水平整体平稳可控。邮储银行同比上涨了0.92个百分点,浙商银行的不良率虽然由1.01%略涨至1.06%。

图片 4

而兴业银行不良率为1.27%,降幅最大,同比下降0.46个百分点;中国银行同比下降0.43个百分点至2.43%。

有媒体报道称,广发银行大面积降额,从20万降到5万元,或者从10万降到5万元,甚至有用户从5万降到8元。

央行在8月20日发布《2018年第二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为756.67亿元,环比增长6.35%,占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的1.21%,较上季度末下降0.02个百分点。该数据与2010年相比,增幅约10倍;相较于2014年,信用卡逾期额度亦翻番。

图片 5

据51信用卡发布的数据来看,卡用户以90后居多,呈现年轻化的特点。而这一帮群体往往是借贷活跃、消费需求高的一类,也是造成逾期与不良的“重点”区域。

而银行降额的风控标准也扑朔迷离。

另一方面,自2017年1月1日起,我国银行业开始实施信用卡新规,除了免除滞纳金、取消复利等鼓励消费者使用信用卡的规定外,还规定发卡行可根据自身经营情况和持卡人风险灵活度确定信用卡免息还款期和最低还款额,这意味着银行可通过调升利率获取更高利润。更加深信用卡用户的扩容和降低还款的门槛。

一位在城商行负责风控的从业者称,如果发现一位用户连续数月使用额度突然达到了80%以上,他们就会激活降额措施。

基于多种因素,目前市场存在一种声音认为高速发展的信用卡业务会不会成为下一个不良高发区,甚至引发信用危机?

比如,授信1万,连续数月使用8000,就会降额。

国信证券首席分析师王剑认为,境内信用卡市场距离危机还有段距离。“一方面全行业逾期情况还在改善,第二是信用卡市场的快速发展仅持续不到两年,时间上仍处于前期发展。第三是卡均授信额度的增长还算正常。整体来看,虽然去年以来有大量银行涌入信用卡市场,再加上今年上半年流动性较为紧张、加强了对现金贷的监管,共债问题导致银行信用卡不良率有所上升。”

“有的银行检测到用户使用网贷或者小额现金贷之后,也会降额。”资深信用卡中介罗小文透露。

未雨绸缪、防微杜渐是金融市场应对风暴来临前最好的准备。正如光大银行信用卡中心副总经理柴如军在《2018年中国银行业发展论坛》上表示:“信用卡产业跟其他产业一样,也有他自身的规律,也会经历培育、发展、快速扩张、成熟等阶段。毫无疑问,个人认为我们的信用卡行业正处于一个快速扩张的阶段,金融科技的创新、银行持续地加大投入,会延长该阶段的期限。而在这个阶段,要关注风险,才能实现信用卡产业可持续发展,而不是单纯去关注人均持卡数量,还要更加关注高质量的发展指标。”

实际上,除了降额之外,银行信用卡申请的通过率也在降低。

“以前通过率大概是60%,现在只有15%。”罗小文称,这已经严重影响了中介们的生意,很多中介甚至都转行去做信用卡代还产品了。

“以往,本地人去农商行办信用卡,额度都是1万起批。”罗小文表示,“而现在,即使是优质客户,额度也变成了5000多。”

某国有银行员工透露,他们的信用卡最低额度标准,从2000-5000元,直接下降到几百元,缩水严重。

除此之外,银行催收也变得越来越激进。

“不停打电话,态度强硬。”多位各地的信用卡客户投诉,称自己被疯狂骚扰,“甚至说要上门催收”。

21聚投诉报告显示,仅4月,在针对银行的投诉中,涉及“催收”关键字的,已达到1387件。而交通银行的催收投诉达到了590件。

降额、降低通过率、抓紧催收等,就是银行面对坏账率上升风险时,收紧风控的常见措施。

那么,信用卡的不良率在上升吗?

02不良率上升

2018年末,浦发、平安、中信等多家银行的信用卡不良率,都在上升。

从10家银行披露的数据来看,已有6家银行的信用卡不良率超过了1.5%。民生银行达到了2.15%。

而从上升幅度来看,中信银行最甚。

财报显示,2018年年末,中信银行的信用卡不良余额为81.95亿元,不良率达到1.85%,比上年年末涨了0.61%。

而在2018年中报中,中信银行的信用卡不良余额,仅为31.96亿元。

也就是说,半年时间,其不良余额上涨幅度达到了156%。

这样的涨幅,已超过了有“零售之王”之称的招商银行,与“黑马”平安银行。

一位浦发银行的催收合作商称,早在2016年,他接到的浦发银行外包催收单子就开始增加,“而且2017年的整体单量比2016年高出数倍”。

财报显示,2018年,浦发的信用卡不良率已达到1.81%,同比上涨了0.49%。

实际上,信用卡逾期上升,几乎是大多数业内人士都已经预料到的结果。

2017到2018年,银行大力发展零售业务,这两年也成为了中国信用卡历史上的高光时刻。

当时,银行的铁饭碗“对公业务”遭遇瓶颈,另一块肥肉“房贷”也不再猛烈增长,银行利润最丰厚的两块业务,均受打击。

几乎所有的银行都不得不另觅新欢。

而此时,消费金融市场强势崛起,互联网巨头和金融科技公司在其中捞金,干得风生水起。

银行顺势而为,开始出击零售业务,大力发卡。

这就是银行“零售时代”的开端。

2018年刚过,某银行北京分行就被下了“军令状”:年底前必须新增20万张信用卡。

工商、招商等各大银行,都相继推了新产品,如工银生肖卡、招行今日头条联名卡等。

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末,全国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在用发卡数量共计6.86亿张。

而浦发银行2018年末信用卡的流通卡量,达到了3750.36万张,同比增长39.50%。

中信证券发布报告称,招商、中信、兴业、光大、平安和上海银行的2018年年末信用卡发卡量,增速均超过了30%。

在回忆那段历史的时候,不少业内人士都认为当时部分银行过于激进,生怕错失了消金浪潮。

而其中的两个环节,为日后埋下了隐患……

03埋下隐患

这次的坏账,主要集中在哪些用户身上?

一位银行的风控负责人陈以深透露了两个关键信息:“数据显示,这次出现坏账的很大一部分用户,都是互联网获客。”

而另一部分,则来自低额度用户,额度低于1万元的用户中出现坏账的,“非常多”。

这意味着,线上发卡用户和下沉用户,成了逾期的重灾户。

但是,这曾经是银行打下新版图的两把利剑……

过去,银行的零售业务,只针对金字塔尖的好用户。

但这部分用户已经几乎被银行洗干净,如果想大力发展新用户,银行只能去新的领土,用新的方式拓展。

线上发卡,是银行获客的新法宝。

媒体报道称,2017年,大部分股份制商业银行的互联网渠道占比,就已经超过了60%。

招行信用卡相关人士也曾对外透露,目前招行信用卡线上获客占比61.21%,线上成为其获客的主流渠道。

而浦发银行副行长潘卫东更透露,2017年年底,该行信用卡网上获客的新增客户,达到了70%以上。

在线上获客的同时,银行的用户开始下沉,从金字塔尖不断往下移动。

甚至有不少金融科技公司明显感觉到,银行在抢它们的用户,行业一度认为,银行此举是在收割金融科技的战果。

不少中介发现,信用卡用户的通过率明显提高,而且额度都很高,“以前信用卡额度只能给几百元的用户,当时直接批下几千元。”

但值得注意的是,银行缺少服务白户和下沉客户的经验。

“银行的风控模型、运营经验都没有跟上。”陈以深称,“对于下沉用户的行为习惯和征信采集,银行都还在探索阶段。”

银行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潘卫东直言:“浦发银行数字化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在数字化条件下加强风险控制。”

线上获客和用户下沉埋下的隐患,在一定的外力作用下,有了爆发的苗头……

陈以深电话回访过一些曾经表现良好,却突然不还款了的用户。

“对方很诚恳,表示并不是不想还,而是还不上了,因为他们失业了。”陈以深称,经济不景气,是不可回避的客观原因。

这样的大背景,加上本身的安全隐患,激发了风险因素,带来了信用卡逾期潮。

04风险传递

金融的金字塔是依靠什么来划分层级的?

一个比较简单直接的标准,就是利率。

银行信用卡的利率在18%左右,所以它们圈出了金字塔塔尖的用户。

而巨头和一些头部金融科技公司的利率在18%到36%之间,它们圈出了庞大的中间用户群体。

再往下,就是现金贷产品,它们的利率超过36%,甚至高达1000%,圈出的是最为庞大的底层用户群体。

在过去,银行觉得自己待在安全区域内,但因为用户的下沉和风险传导,银行已很难独善其身。

最近P2P行业的不稳定,以及现金贷市场的逾期爆发,是否影响到银行?

陈以深监测到,有一部分用户在用信用卡的钱,偿还一些小额现金贷产品。

中信银行的财报也指出,受现金贷等行业乱象影响,国内信用卡贷款的不良率有所提升,市场上出现了一些对于信用卡风险的担忧情绪。

这意味着,风险的穿透性,已突破了银行的安全边界。

一些行业人士认为,高利率、高风险产品的坏账,可能最终会由低利率产品来承担。

面对这样的逾期小高潮,各家银行的应对措施各不相同。

降额、降低通过率,都是风控刹车的措施。

但却有一些银行觉得,信用卡市场空间巨大,小高潮也阻碍不了历史的大浪潮。

“我们离真正的危机还很远。”一位业内人士指出,台湾在经历信用卡疯狂增长后,余额增加至原来的3-5倍,“而中国大陆三年来仅增长了不到1倍”。

“对比国际经验来看,当前中国居民的杠杆率、信用卡应偿余额占比、人均持卡量等前瞻指标,仍处于较安全水平。”中信银行在财报中,也对此持乐观态度。

因此,一些银行不但没有刹车,反而踩下了油门。

一家股份银行信用卡中心员工透露,它们预计在2020年发行信用卡突破1亿张,速度不减,全速前进。

经济不景气,从长期来看,对信贷业务肯定不是好事。

但从短期来看,它会让信贷需求变得旺盛,推动信贷行业的爆发。

不过,这种爆发,到底是虚假繁荣,还是潮头风口?

这恐怕要从历史,也要从未来中去寻找答案……

*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本文为一本财经和腾讯财经联合出品的系列报道之一,旨在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为读者呈现最具行业深度的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