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团进军“刷脸付” 银行业能否收复零售支付失地

T+- (原标题:银联入场 刷脸支付补贴战一触即发)
火爆的刷脸支付市场终于迎来了“国家队”成员。10月20日,在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金融科技分论坛上,银联发布全新智能支付产品“刷脸付”,正式宣布进军刷脸支付市场。用户信息保护方面,银联此次特别采用刷脸+支付口令的方式多增加一道密码验证保障安全。在分析人士看来,作为“国家队”代表的银联入场刷脸支付,代表了监管对于这种模式的认可,同时,安全验证的进一步稳固,又表现出监管希望对于现行刷脸支付验证方式的进一步改造,银联下场试水,也能够对未来生物支付相关技术标准、行业标准的制定产生推动作用。主打双重验证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银联“刷脸付”产品的开通方式主要通过采集人脸、选择银行卡、设置人脸支付口令三步完成。用户只需在手机银行或云闪付App注册开通并绑定银联卡,在商超、餐饮、药店、酒店、自助售货机等场景的特约商户结算时,无需拿出手机、银行卡等物理介质,根据提示完成“刷脸”操作并输入支付口令,即可成功付款。同时,开通“刷脸付”产品,银联需要将用户的姓名、身份证件号码、银行卡号、手机号码、支付口令、人脸图像和设备信息(设备型号、设备ID、设备类型、设备位置、IP地址)加密后共享给用户的发卡银行,发卡银行将决定是否为用户开通刷脸付服务。据了解,宁波、杭州、广州、嘉兴(乌镇)、长沙、武汉、合肥等地区的客户将率先享受到“刷脸付”服务。对于采用“刷脸+支付口令”双重验证方式,银联表示,通过刷脸实现交易路由,延续用支付口令交易验证方式,不改变客户使用、商户受理的交易习惯。“作为‘国家队’代表的银联入场刷脸支付,代表了监管对于刷脸支付模式的认可。”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但安全验证的更进一步,又表现出监管希望对于现行刷脸支付验证方式的进一步改造,也就是说,追求便捷不能以损害安全为前提。”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表示,“国家队”进军刷脸支付,一方面体现了刷脸支付成为未来支付手段的一种趋势,反映出各方对刷脸支付的积极态度,而另一方面,有助于加速刷脸支付在普通消费者群体中的渗透。银联此次战略布局,或能对此前就刷脸支付安全性抱有怀疑态度的消费者产生一些改观。便捷性与安全性刷脸支付产品的上线,最令市场关心的焦点就是用户的安全问题。在用户信息安全保护方面,银联也做出了全新的尝试。据银联介绍,人脸特征采集明确获得客户授权,严控数据使用范围,采用支付标记化、多方安全计算、分散存储等技术,严防信息泄露、篡改与滥用。在资金安全方面,充分尊重客户的主观意愿,通过专用支付口令进行主动确权,建立安全保障机制,保障客户的知情权、财产安全权等合法权益。“央行科技司曾明确指出过刷脸支付的安全隐患,但同时刷脸支付相比于现在主流的二维码支付又有一定的优势。”黄大智进一步指出,追求便捷的支付体验是消费者的需求,但从监管上要平衡安全与便捷,不能“惟便捷论”,银联的刷脸支付相对于支付宝、微信而言,增加了密码键盘的支付口令验证,更加安全,所以监管需要在保证一定程度安全的前提下,增加便捷性。银联的刷脸支付用刷脸+支付口令的方式,而支付宝/微信则通过刷脸(生物识别)+手机验证(常用场景免手机验证),便捷上,支付宝/微信更胜一筹,银联更复杂。而银联通过多增加一道密码验证,安全上更胜一筹。银联的正式入驻也打破了此前支付宝、微信支付在刷脸支付市场的垄断局面。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分析认为,在国内第三方支付市场上,移动支付是大势所趋,目前又以扫码支付为主。扫码支付依赖手机,并受制于网络等因素影响,而刷脸支付在便利性上更高,能够进一步提升支付效率,在安全性上也有一定提高。随着刷脸技术的逐步成熟、设备成本的下降,从去年底开始,刷脸支付成为支付宝、微信、银联的发力点,并已经开始推广应用。对于银联来说,这是一次赶超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机会。苏筱芮提到,从长远来看,银联亲自下场试水,也能够对未来生物支付相关技术标准、行业标准的制定产生推动作用。采用刷脸+支付口令双重验证方式也为行业树立了标杆,针对未来两巨头刷脸支付会不会在交易验证方面有所调整,北京商报记者分别向支付宝、微信支付进行咨询,但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于百程强调称,从支付方式看,银联主要采用刷脸+支付口令交易验证方式,在安全性上更高,当然体验上会弱于支付宝、微信。后两者在首次或认为出现异常支付等情况时,才需要用其他验证方式。目前刷脸识别还有一点误差率,需要其他验证方式的介入。补贴政策有望加码银联“刷脸付”的成功发布,将为支付产业带来新机遇、注入新动能。黄大智进一步分析认为,从市场应用上来看,二维码支付仍然是主流,刷脸支付的场景和城市仍然较少,同时,刷脸支付的成本更高,很难像二维码支付一样遍布各种生活小店。银联的入局对行业而言除了增加一个竞手之外,或许将会使刷脸支付的落地和推广提速,支付宝、微信、银联之间在场景布局、用户补贴方面,将开启新一轮的大战。支付宝、微信两巨头也早已在商户补贴上下力,去年12月支付宝宣布发布刷脸机具蜻蜓一代时,主要在推动刷脸普惠,提升收银效率。2019年4月,发布蜻蜓二代时,则主要在推动商家收银台的数字化营销。近日,支付宝宣布,将今年4月发布的30亿元市场刷脸支付补贴改为“无上限投入”。微信支付团队也基于硬件设备结合刷脸支付笔数的奖励对服务商进行补贴,此外还在刷脸硬件设备的推广方面有正常扶持政策。“出门只带脸就够了”的生活愿景已经变成现实,但金融科技的创新,始终离不开监管的约束。对于“刷脸”支付,目前尚无较为详细的监管文件。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在10月20日的论坛上同时提到,科技本身是中性的,用在何处、如何使用完全取决于人。金融业要充分发挥标准规范引领作用,把好安全关口,记牢合规准绳,在安全合规前提下让合理应用金融技术赋能金融提质增效。范一飞表示,将进一步加快制定条码支付互联互通标准,统一监管规则,推动实现不同App和条码的互认互扫。“目前来看,‘人脸识别+支付口令’是兼顾安全与便捷的实现方式。随着刷脸支付的不断发展,相关的监管办法和标准也有望出台。刷脸支付主要是关注支付安全和个人隐私问题,基于此,可能涉及技术准入、安全保障措施、用户信息保护、支付限额等方面建立相应的标准或要求。当然,目前银联的用户比二者还少很多,在推广力度上也可能有所限制,追赶的挑战依然不小。”于百程说道。

他建议,未来主要是加强对于人脸识别技术的监管,以及支付验证方式的改进。而对于信息保护等方面,要更多的从监管方面做出努力。如坚持“收集授权、使用有界限、存储应保护”的原则。

摘要
在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金融科技——深度融合多向赋能”论坛上,中国银联携手六大行等60余家金融机构联合发布了全新智能支付产品“刷脸付”。分析人士认为,从支付产业发展来看,商业银行作为金融“国家队”,此次创新实践对于提升其自身支付服务质量与水平、推动支付产业高质量发展、深化金融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具有重要意义。而站在银行业自身角度而言,布局“刷脸付”领域也成为其未来能否打破由第三方支付引领的扫码支付竞争局面、进而反攻零售支付市场的关键之举。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对本报记者称,“银联的入局对行业而言除了增加一个竞手之外,或许将会使刷脸支付的落地和推广提速。”

新普京 ,专家认为,对于银行业而言,创新发展支付业务的前提仍然是严守风险底线。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在论坛上提到,金融业要充分发挥标准规范引领作用,把好安全关口,在安全合规前提下,让合理应用金融技术赋能金融提质增效。

《证券日报》记者在北京某超市看到,其自助结账柜台的刷脸支付鲜有问津,很多用户确实会选择自助结账柜台结账,但支付方式却依然会选择二维码支付。“我觉得不安全,二维码方便。”有用户这样说。

安全性难题新解 “刷脸”时代正式开启

近日,刷脸支付迎来银联的入局。

据银联介绍,“刷脸付”利用人工智能、大数据等先进技术,通过刷脸实现交易路由,延续用支付口令交易验证方式,不改变客户使用、商户受理的交易习惯。目前,宁波、杭州、广州、嘉兴(乌镇)、长沙、武汉、合肥等地区的客户将率先享受到“刷脸付”服务。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相比银联,支付宝及微信支付都早已入局。

现有竞争格局有望打破 反攻零售支付市场迎来契机

种种迹象表明,刷脸支付正在成为巨头们新的发力点。经过多年发展,刷脸支付技术正在逐步进入成熟商用阶段,目前刷脸支付功能的自助收银机具已在零售、餐饮、医疗等大型商业场景中得到使用。

在分析人士看来,银联“刷脸付”的落地,意味着由人脸识别支付所触发的新一轮支付变革大幕正徐徐拉开,扫码支付时代所奠定的竞争局面将有望打破。对于银行业来说,这是一次反攻零售支付市场的重要契机。

有意思的是,在二代“蜻蜓”发布的前一个月,微信支付也发布了其刷脸支付设备“青蛙”,且二者功能非常相近,均瞄准线下商铺的支付场景。

分析人士认为,从支付产业发展来看,商业银行作为金融“国家队”,此次创新实践对于提升其自身支付服务质量与水平、推动支付产业高质量发展、深化金融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具有重要意义。而站在银行业自身角度而言,布局“刷脸付”领域也成为其未来能否打破由第三方支付引领的扫码支付竞争局面、进而反攻零售支付市场的关键之举。

“银联在新产品商用上一直较为谨慎。此次刷脸付的推出,意味着这个支付方式已经被主流从业者认可和接受。”中国支付网创始人刘刚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坚守安全合规底线 扮演好标准引领者角色

摘要
2019年10月20日,中国银联携手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等60余家机构联合发布全新智能支付产品“刷脸付”。《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除了银联之外,目前支付宝、微信支付也早已布局“刷脸支付”。

刷脸支付正式迎来了“国家队”进场。在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金融科技——深度融合·多向赋能”论坛上,中国银联携手六大行等60余家金融机构联合发布了全新智能支付产品“刷脸付”。

或将开启新一轮大战

“人脸识别支付是真正的支付体验升级,人脸识别支付对于客户来说实现了无感化,整个过程不需要现金、银行卡和手机就能够完成一次商品价值的交换,是一次完全脱离实物承载介质的支付变革。”农行信用卡中心高级工程师、经济师高尚认为,从商业银行的角度看,布局刷脸支付,符合支付行业无卡化的发展趋势,也符合商业银行当前数字化转型的发展趋势。

2019年10月20日,中国银联携手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等60余家机构联合发布全新智能支付产品“刷脸付”。

“银行卡支付、移动支付等传统金融支付方式在一定程度上无法确定使用者是否为其本人,因为可以借给家人共同使用。人脸识别支付可以明确消费实体是谁,便于商业银行确定客户的精准画像标签;通过人脸识别发起的支付交易行为,客户无法进行否认,此外,人脸识别支付交易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防范伪冒和欺诈交易的发生。”高尚认为。

但赔付机制未必能消除消费者的“忧虑”,黄大智称,“生物识别的唯一性,使其一旦泄露,危害严重,因此,消费者对其持怀疑态度,担心个人隐私和权利边界被侵犯。”

在备受关注的用户信息保护方面,银行版“刷脸付”作出了积极尝试。据银联介绍,“刷脸付”特别采用“刷脸+支付口令”的方式多增加一道密码验证保障安全。在信息保护方面,人脸特征采集明确获得客户授权,严控数据使用范围,采用支付标记化、多方安全计算、分散存储等技术,严防信息泄漏、篡改与滥用;在资金安全方面,充分尊重客户的主观意愿,通过专用支付口令进行主动确权,建立安全保障机制,保障客户的知情权、财产安全权等合法权益。

赔付机制难消忧虑

事实上,新一轮支付大战已悄然打响。《金融时报》记者了解到,在刷脸支付市场,支付宝、微信已从场景布局、用户补贴方面开始发力。近日,支付宝宣布将今年4月发布的30亿元市场刷脸支付补贴改为“无上限投入”;微信支付团队也基于硬件设备结合刷脸支付笔数的奖励对服务商进行补贴,此外还在刷脸硬件设备的推广方面有正常扶持政策。

据银联方面介绍,“刷脸付”利用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通过刷脸实现交易路由,延续用支付口令交易验证方式,不改变客户使用、商户受理的交易习惯。用户只需在手机银行或云闪付APP注册开通并绑定银联卡,在相应场景的特约商户结算时,无需拿出手机、银行卡等物理介质,根据提示完成“刷脸”操作并输入支付口令,即可成功付款。

业内人士表示,决定刷脸支付普及度的焦点主要在于支付安全和个人隐私问题,目前来看,“人脸识别+支付口令”是兼顾安全与便捷的实现方式。而随着刷脸支付的不断发展,相关的监管办法和标准也有望出台,基于此,可能需要在技术准入、安全保障措施、用户信息保护、支付限额等方面建立相应的标准或要求,银行业在这些方面应该尽早布局,发挥行业引领作用。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为了消除用户的顾虑,银联、支付宝、微信支付都强调其安全性,且不约而同地增加了赔付机制。

不仅如此,“刷脸付”对于银行业自身业务开展也有着重要意义。

银联方面表示,在个人隐私方面采集人脸特征,需100%获得用户授权,人脸信息与个人身份信息分散存储,且严格控制访问权限,保障信息安全。而在资金安全方面,有风险赔付机制。

“从此次中国银联联合银行共同行动来看,‘刷脸付’的安全性方面应该已经得到了检验。”董希淼认为。

支付宝方面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支付宝的“刷脸支付”采用的是3D人脸识别技术,在进行人脸识别前,会通过软硬件结合的方式进行检测,来判断采集到的人脸是否是照片、视频或者软件模拟生成,能更有效地避免各种人脸伪造带来的身份冒用情况。

“一是信息泄露风险。人脸特征具有唯一性,不法分子可通过远程等方式,在公共场所批量获取用户人脸信息,‘盗脸’一旦发生后患无穷;二是假体攻击风险。虽然现在活体检测技术水平已经大大改进,但新型攻击手段不断出现,对用户资金安全造成潜在威胁,不容忽视;三是算法漏洞风险。目前,人脸识别算法仍在快速迭代,可能存在隐藏的未知漏洞,一旦被不法分子发现并加以利用,或将造成系统性风险。”董希淼认为。

场景布局、用户补贴

事实上,“刷脸付”已经不算是一个新生事物。从去年底开始,刷脸支付成为支付宝、微信的发力点,逐步开始推广应用。同时,此前已有多家银行试水人脸支付。不过,从此前市场上的落地情况来看,刷脸支付的落地商用至今仍处于起步阶段,而业内争议的一大焦点还在于对安全性的考虑。

黄大智坦言,“其实刷脸支付的生物识别的唯一性相比于二维码和手机更具安全性,在用户体验上,刷脸支付更胜一筹。同时,在商业应用上,刷脸支付可以连接更多的增值服务系统,比二维码更具有优势。”

与此同时,在保障支付安全性的前提下,商业银行需要积极做好准备,提升支付创新能力,扮演好行业标准引领者的角色,更好地推动这一处于市场应用与推广初期的创新支付方式发展,同时,也要对未来生物支付相关技术标准、行业标准的制定产生推动作用。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除了银联之外,目前支付宝、微信支付也早已布局“刷脸支付”。

在近几年扫码支付引领的支付浪潮中,银行已经被第三方支付机构逐步超越。而零售支付恰恰是未来支付的战场。“得零售者得天下”已成为银行业共识,零售支付所带来的客户黏性可观,正是银行业发力零售市场的重要原因。

虽然支付机构对刷脸支付态度较为积极,但从目前市场应用上来看,二维码支付仍然是主流,且真正愿意用刷脸支付的用户,仍不占大多数。

意欲反攻零售支付市场,如何在刷脸支付市场赢得先机已成为摆在商业银行面前的必答题。

黄大智认为,安全隐患主要表现在几个方面。“首先是技术上的安全问题,即生物识别的认证是否足够安全。第二是账户信息、生物识别的数据等信息是否足够安全。”

银行业正在积极作为。《金融时报》记者从农行了解到,该行日前与联想创投子公司国民认证正式达成战略合作,对“农行掌上银行”APP进行全面安全的智能升级,农行移动端应用将实现用户登录、支付等场景下的指纹、3D人脸、虹膜等全方位的生物识别认证能力。

安全隐患问题不容忽视

当下,支付无卡化已成趋势,而作为一种新型、具有大规模商业化推广前景的创新支付方式,业内倾向认为“刷脸付”将有很大可能替代扫码支付,推动国内支付行业从卡时代、APP时代进一步向以“刷脸付”为代表的生物识别支付媒介时代跃迁。

记者注意到,支付宝及微信支付对于刷脸支付领域,优惠战已经开打。此前,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将分别开启“8.8扫货节”和“8.8智慧生活日”。在活动期间,使用刷脸支付能享受到各种优惠等。

“支付的便捷性必须建立在安全性基础之上。”
新网银行首席研究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技术是一把“双刃剑”。人脸支付在提升支付服务便捷性的同时,也存在一些应用风险,在某些时候这种风险还非常大。

蚂蚁金服是行业内最早布局人脸识别技术的公司之一。2015年,支付宝率先将人脸识别技术应用于用户登录后,这一技术先后用于实名认证、找回密码、支付风险校验等场景;
2018年12月份,支付宝宣布推出一款全新的刷脸支付产品——
“蜻蜓”;2019年4月17日,支付宝宣布推出“蜻蜓”第二代,主要基于线下消费场景。

“刷脸支付的安全隐患除了来自于假人脸欺诈及人脸数据的采集和泄露问题。假人脸欺诈将会直接导致消费者的钱财被远程盗刷,人脸数据泄露影响的问题就更加严重,一旦被犯罪分子获取并加以利用,后果将不堪设想。”刘刚坦言。

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是,大众担忧的安全隐患问题仍是刷脸支付必须迈过去的“一道坎”。

刘刚也强调认为,“二维码支付其实是刷卡支付的升级版,得益于4G网络和智能手机的广泛普及,除了需要携带手机进行扫码,几乎已经没有缺点。而刷脸支付正是为了解决这‘最后一公里’,让消费者不再受限于手机终端的是否有网、是否有电等问题,直接用身体特征来识别并支付。”

应加强对人脸识别技术的监管

据悉,微信支付早在2017年就与绫致集团合作了杰克琼斯智慧门店,成为用刷脸激活会员的雏形。今年3月份,微信的刷脸支付设备“青蛙”开始正式上线;
8月26日,推出了“微信青蛙Pro”正式发布,搭载扫码器、双面屏。

另外,刷脸支付虽然仍存在一定的隐患,但从支付发展趋势及应用来说,前景仍不可限量。有业内人士表示:“刷脸支付未来3年或将呈现爆发式增长。”

“可以预测到,支付宝、微信、银联之间在场景布局、用户补贴方面,将开启新一轮的大战。”黄大智对记者表示。

微信支付方面则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其刷脸支付使用安全等级最高的3D活体检测技术,可以有效抵御视频、纸片、面具等的攻击。且如果因为刷脸支付导致账号资金损失,也可以申请全额赔付。

刷脸“买单”仍不是主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