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普京总部突遭调查!51信用卡旗下上海公司“人去楼空”

T+- (原标题:51信用卡旗下上海公司“人去楼空”)
《科创板日报》21日讯,今日上午,51信用卡(2051.HK)位于杭州市西湖区西溪谷国际商务中心的杭州总部突遭警方调查。中午时间,《科创板日报》记者来到上海浦东新区陆家嘴世纪金融广场2号楼的上海公司,不过,该公司已“人去楼空”,现场还标注有51信用卡logo。经记者采访获悉,该物业承租方为上海静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法定代表人为51信用卡法定代表人、CEO孙海涛,主营为银行信用卡营销员提供办卡需求业务,自2017年11月1开始承租,租期为36个月,对于前述事项,记者多次电话联系采访,但始终打不通。(财联社记者
陈夏怡)

《科创板日报》(上海,记者
金婉霞)讯,昨天夜里,一条重磅事件砸向科创板圈。申联生物
(688098.SH)第二大股东UNITED
BIOMEDICAL,INC(中文名称:美国联合生物医药公司,下文简称UBI)所持有的1,815,221股份被司法冻结。按照申联生物昨日收盘股价14.9元/股计算,共涉及市值2700余万元。图说:公告部分内容UBI所持股份为何被冻结?UBI是何种背景?这背后是否有隐情?今日(12月5日)上午,《科创板日报》记者进行了采访调查。事起2200万元的法律服务费纠纷前述股权被冻结事件的起始源于一笔2200万元的“法律服务费纠纷”。据申联生物公告披露,冻结申请人为北京市中伦(上海)律师事务所,UBI与该律所之间发生“法律服务费纠纷”,金额为2200余万元。随后,北京市中伦(上海)律师事务所向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上海国际仲裁中心)申请仲裁及财产保全,后者将相关材料提交至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后,法院冻结了UBI所持有的申联1,815,221股股份。不过,截止目前UBI“尚未收到与上述被冻结事宜相关的法律文书”,而北京市中伦(上海)律师事务所尚未回复《科创板日报》记者的采访。按照公告内容,UBI持有申联生物股份总数为68,230,450
股,占比16.65%,被冻结股份数量占UBI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比例为2.66%,因而被冻结股份数量占公司总股本的0.44%。UBI系美籍华人创业公司,曾在国内创办多家企业至于UBI背景,申联生物招股书披露,成立于1983年,董事长为王长怡博士,主营业务为研发、开发及生产包括针对慢性及感染性疾病的免疫类药品、生物制品、治疗方案等。招股书还显示,UBI主要股东有王长怡与丈夫Nean
Hu(分别持股35.78%,10.27%)、王长怡的女儿Mei Mei Hu与女婿Louis G
Reese(分别持股6.06%,20.47%),另有三家机构共持股27.42%。相关经营状况的数据显示,UBI在2018年的总资产为7,604.61万美元,其中净资产6,578.62万美元;2019年上半年,总资产增至8,206.17万美元,净资产增至7,030.38万美元。另外,2018年净利润亏损125.33万美元,2019年前半年扭亏为盈,净利润为61.17万美元。目前,《科创板日报》记者未能查到UBI在中国相关住址和联系方式,未能进一步获得有关上述诉讼事项的相关置评。不过,另据第三方平台天眼查显示,在国内,王长怡博士担任联生药(扬州)生物医药有限公司、联亚药(扬州)生物医药有限公司、联药(上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联亚药(上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这4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此外,UBI全资控股联扬生物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后者又与中牧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各自持股50%成立了上海优耐特生物医药有限公司。为进一步获悉相关回应,《科创板日报》记者实地走访了UBI相关公司。《科创板日报》记者致电上海优耐特生物医药有限公司(下称“优耐特生物”),工作人员表示对于冻结事件“不是很清楚”,目前依然还在正常办公,工作地点“还在老地方”。当记者根据地址来到位于上海浦东“创e空间”园区的优耐特生物时却发现此地早已人去楼空。物业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今年6月,优耐特生物已全部搬离,属于正常退租。图说:人去楼空的上海优耐特生物医药有限公司记者了解到,优耐特生物在此办公、生产已有十余年,最高峰时期租借了1000多平米的办公场地,其中800多平米用于生产车间,200多平作为办公用地。大约从两年前开始,其生产车间开始逐步搬离。具体生产什么产品、经营情况如何,物业表示并不知情,不过十几年来,其“物业费、水电费从未拖欠”,且“老板是一对美籍华人夫妻”只是“很少出现”。据工商信息,优耐特生物及王长怡直接控制的联扬生物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的办公地址均设在此处。对此,物业表示从未听说过“联扬”,但物业证实“他们有好几个公司都在这里,其实都是一拨人”并解释说,“就像人有几个名字一样”。

《科创板日报》(上海 记者
陈夏怡)讯,“昨日公司配合调查一事,引起了大家的关注,也给社会舆论带来了不好的影响,对此我们非常的自责……”,今日一早,51信用卡的创始人兼CEO孙海涛对外发出一封致广大用户的信。随后,51信用卡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公司杭州办事处接受政府有关部门上门调查,主席兼行政总裁、执行董事、CFO及部分员工正协助调查,需两位董事协助之调查已暂时完结,两位董事未被相关政府部门扣留。公司资产没有被扣押或冻结,业务营运和财务状况正常健全。就在昨日上午,51信用卡杭州总部突遭警方调查,该事件随即引起轩然大波,股价大幅下跌,公司临时停牌等,随着杭州警方公布原因、以及孙海涛以及公司层面进一步的披露相关原因和进展,该事件是否会继续发酵,还有待观察。不过,值得关注的是,上述事件的发生与其主营业务的调整不无关系,从2011年的主打信用卡管理业务,到2015年进入网络信贷,近年来,随着金融监管的不断加强,一些经营不规范的P2P和财富管理机构不断退出市场,这也给51信用卡的经营发展埋夏了极大的风险。警方突然调查去年7月,51信用卡带着满身荣耀成功登陆港交所,收盘价为9.1港元,市值突破100亿港元。彼时恐怕没人会想到,时隔15个月之后,面对51信用卡的是这样一番场面。昨日上午,有消息传出,浙江警方突击进入51信用卡在西溪的办公大楼,在51信用卡所在的楼层内,每层都有警方人员进驻。消息一出,51信用卡股价午后暴跌逾39%,并已于当日10月21日下午1时50分起在港交所申请停牌,停牌前跌幅超34%。其最新市值仅为21.3亿港元,累计跌超80%,“独角兽”俨然已经成为“毒角兽”。昨日中午,《科创板日报》记者来到51信用卡旗下上海公司,不过,该公司已“人去楼空”,现场标注有51信用卡logo。经记者采访获悉,该物业承租方为上海静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法定代表人为51信用卡法定代表人、CEO孙海涛,主营为银行信用卡营销员提供办卡需求业务,自2017年11月1日开始承租,租期为36个月,对于前述事项,记者多次电话联系采访,但始终未拨通。据悉,昨日下午3至4时左右,开始有警方带人和资料纸箱下楼。据知情人士透露,51信用卡内部员工被带走时,现场12辆警车全部坐满,CEO孙海涛或已被带走协助调查。杭州公安局官方微博21日晚间通报称,10月21日,杭州警方对51信用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51信用卡)委托外包催收公司涉嫌寻衅滋事等犯罪行为开展调查。名为“信用卡”,实则早已不是核心据天眼查显示,51信用卡成立于2012年8月2日,实际经营主体为“杭州恩牛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孙海涛。图片来源:天眼查据披露,公司主要为用户提供涵盖个人信用管理服务、信用卡科技服务、线上借贷撮合及投资服务等一站式个人财务服务。据其最新的中报显示,51信用卡目前已经管理信用卡达1.387亿张,用户达8340万。51信用卡的收入来源主要分为四块:信贷撮合及服务费、介绍服务费、信用卡科技服务费以及其他收益。信贷撮合服务费:即撮合贷款成功后向借款人收取的服务费,包括前期服务费、后期服务费,其收入科目与宜人贷和拍拍贷一致。信贷介绍服务费:除了提供“51人品贷”和“给你花”两款信贷产品外,51也为平台上的客户提供来自外部的第三方线上贷款产品。这些客户或是没有满足贷款审批条件,或是借款需求旺盛需要通过第三方实现分流。转介贷款后,51向第三方平台收取信贷介绍服务费。信用卡科技服务费:信用卡转介及发行联名信用卡所得收入。51信用卡与二十多家商业银行开展合作,提供信用卡申请转介服务,用户申请信用卡成功后将获得一笔服务费其他收益:主要包括小额贷款公司、信托计划向发放贷款产生的利息收入和逾期费用。公开数据显示,一直以来信贷撮合及服务费都是51信用卡的主要收入来源。信贷撮合及服务费在2015年、2016年、2017年、2018的收益分别为0.17亿元、3.84亿元、16.27亿元、20.56亿元,对应的占收益总额比例约为18.67%、67.28%、71.73%、73.1%。而从最新的2019年半年报看来,其信用卡科技服务费业务只占了总体营收的7.9%。图片来源:51信用卡半年报由此看来,51信用卡虽标注着“信用卡”的旗号,但实际上更多依赖的是网贷业务。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随着金融监管的不断加强,一些经营不规范的P2P和财富管理机构不断退出市场。一旦政策发生调整,51信用卡在这方面的业务将会面临极大冲击。其管理层似乎也逐渐意识到了这一问题,并在2019年上半年采取了更为谨慎的战略,业务也愈加平衡和多元。根据半年报显示,公司目前营收中来自非信贷撮合业务的收益由2018年的26.8%上升至2019年上半年的42.6%。这也意味着信贷撮合及服务费从73.2%的比例降到了57.4%,值得注意的是,其在年报中着重强调,公司的信贷撮合业务资金来源正变得多样化。其中机构资金在信贷业务资金来源中的比重出现了明显增长,由2018年上半年的8.5%增长至2019同期的34.9%,大幅降低了个人借贷的比重,控制了风险。不过对于信贷撮合业务收入下滑的现象,有另一种分析称,在目前监管“没有最严只有更严”的形势下,P2P行业整体大幅受挫,51信用卡的该部分业务由此下滑。此外,原本在野生金融行业内普遍存在的暴力催收现象减少,从而间接导致了P2P、小额贷款等公司的劣质资产的违约率上升。图片来源:51信用卡半年报数据安全的潜在风险针对被调查原因,此前外界主要认为有两个:一是利用爬虫抓取银行用户数据被举报,二是暴力催收。根据杭州警方21日晚间通报称,10月21日,杭州警方对51信用卡委托外包催收公司涉嫌寻衅滋事等犯罪行为开展调查对于“暴力催收”,深圳某金融圈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前几年开始很多机构就把催收外包给了第三方公司,最疯狂时这些催收公司,无所不用其极地追债。“我周围很多投资人和朋友都是做生意的,最疯狂的时候是2016年左右,那时候有过一张信用卡的额度是过百万的情形。2016-2017真的很多老板资金链断裂,我有好几个朋友因为还不了信用卡或者贷款,直接进去或者破产。”该金融圈内人士表示,希望能看到个人破产法的出台,比如可以先偿还本金,这样对于借贷双方都是好事,而不至于诉诸于暴力。不过,值得注意的是,随着网贷的发展,数据问题日益凸显。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主任薛洪言认为,这次51信用卡被查,可能跟数据问题有分不开的关系。从产业链角度看,大数据公司是金融行业的数据源头。“有别于传统金融机构中科技部门人员占比通常较低,我们的员工中研发人员占比超过50%,通过高粘度的信用卡管理和海量的用户,我们得以不断提升科技能力……因此用户可以在最短时间内,最方便地找到他们可能感兴趣的信用卡信息和其他产品信息,从而极大地提升了用户的使用体验。”51信用开如是在其2019年中报中强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