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安两年亏损近28亿:CEO陈劲被传离职 年内已有多位高管辞职

图片 4

T+- (原标题:众安保险难安)
顶着“三马”光环而生、身披首家互联网保险公司铠甲、以保险科技第一股登陆H股……众安在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安保险”)在拿下了诸多令旁人艳羡的“第一”后,却遭遇了净利加速下滑、高管纷纷出走的境遇。7月15日,针对媒体报道的众安保险CEO陈劲正在办理离职手续一事,陈劲本人给予否定回应。可无论陈劲是去是留,今年以来众安保险的确在经历一轮人事震荡。此外,在此前现金贷搭售保险的调查中,多位消费者投诉称贷款时默认“购买”该公司保险产品。多名高管出走7月15日,有媒体报道众安保险CEO陈劲已经提出离职。公开资料显示,陈劲自2014年6月加入众安保险,出任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及公司董事会投资决策委员会主任。此前,陈劲曾担任招商银行董事会办公室副主任、副总裁,招商基金副总裁等职务。虽然陈劲正面辟谣,但是众安保险的确正在经历一轮人事调整期。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截至目前,该公司昔日的多位干将已先后离职。3月末,众安科技CEO陈玮辞职“转会”泰康在线,负责泰康在线的科技服务板块;4月初,众安保险汽车事业群总裁王禹也被曝离职,赴任华农保险,接替张宗韬成为新一任总裁,同时,华农保险方面已对北京商报记者确认这一消息。继业务条线多位高管相继离职后,4月中旬,众安保险原副总裁吴逖将加盟合众财险的消息不胫而走。北京商报记者核实后获悉,吴逖确实将出任合众财险总裁一职。随着吴逖的出走,短短两个月时间,众安保险连失三员大将。对于高管的接连出走,有分析人士表示,人事变动或与该公司经营压力增大、战略布局相关。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保险与经济发展研究中心秘书长王向楠表示,互联网保险在初期的研发、推广、客户培育成本较高。同时,近几年车险和意外、健康险在互联网渠道贡献的保费大幅下降,效果发挥不足。此外,互联网险企还面临业务件数多,但多数业务无法形成消费闭环,没有与强大股东的核心资源充分结合等问题。而对于高管接连出走,北京商报记者采访众安保险,但截至发稿,该公司并未回复。净亏损加大股价一路狂跌曾经风光一时,如今却面临亏损不断、高管接连出走的窘境。数据显示,众安保险2014-2018年的保费总收入分别为7.941亿元、22.83亿元、34.08亿元、59.54亿元、113亿元。而与一路高歌猛进的保费相比,众安保险净利润在亏损的泥潭中越陷越深。2014-2016年,该公司净利润分别为0.27亿元、0.44亿元、0.09亿元。但从2017年开始,众安保险进入亏损期且亏损缺口持续加大,2017年、2018年分别亏损9.96亿元、17.96亿元。对此,众安保险将亏损加大的原因归于受承保增亏、投资收益下滑、科技输出拖累。一是承保业务板块,在综合成本率从2017年的133.1%下降至2018年120.9%的情况下,承保增亏3.057亿元;二是受A股市场低迷影响,权益二级市场的投资收益显著低于2017年水平,2018年总投资收益同比减少3.32亿元;三是由于科技输出业务尚处于研发投入及市场开拓阶段,净亏损同比扩大3.443亿元。的确,在科技输出业务上,众安保险下了不少“血本”。数据显示,2018年众安的科技研发投入达到8.5亿元,占总保费的7.6%。不过,一位保险公司高管指出,保险科技输出业务尚处于研发投入及市场开拓阶段,未来,如何将科技输出融入于保险核心系统之中,以提高保险流程效率还待考。同时,如何解决自身盈利能力欠缺及行业发展缓慢等多方面的挑战也值得关注。业绩下滑的同时,股价也接连下滑。截至目前,众安保险的市值为293亿港元,股价为每股19.92港元,相较于59.7港元的发行价跌幅高达66.6%,与股价巅峰时的97.8港元相比已跳水近八成。彼时,作为互联网保险第一股,众安保险在2017年上市之初曾大开造富模式,上市首日的股价最高涨了近18%,市值也一度达到近千亿港元。深陷现金贷强卖保险风波最近一段时间,现金贷平台“强售”保险产品备受诟病,不少借款人投诉称借款时“被保险”。7月4日,张力(化名)在聚投诉平台发帖投诉称,在小赢卡贷贷款时,被默认购买了众安保险的产品。根据张力贴出的图片,合同借款金额1.5万元,分12期偿还,其中第一期还2181.61元(包含1656.16元本息和525元保费),自第二期开始每期还1656.16元。此外,聚投诉平台还显示,岳先生于2018年7月10日在众安保险旗下的点点平台借款1.4万元,分12期偿还。最近,他发现当时贷款时被强制买过众安保险,保费2340.38元。岳先生投诉补充道,根据《关于整治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规范经营的通知》第五条规定,“不得借贷搭售。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得在发放贷款或以其他方式提供融资时强制捆绑、搭售理财、保险、基金等金融产品”。对此,北京商报记者采访众安保险,但截至发稿,该公司未予以回应。事实上,作为发力点之一,针对消费金融场景生态,众安保险此前推出了信用保证险、花豹VIP、马上金、马上花等产品,并于2017年11月成立了重庆众安小贷公司。数据显示,众安保险旗下的众安小贷2018年营收2107万元,净利润704万元。其中,发放贷款的利息收入达1988万元。不过,众安保险旗下的众安小贷进入消费金融市场的时间恰是行业监管趋严的开始,备受合规等因素的限制,互金平台的存活率正直线下降。同时,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陈嘉宁表示,随着市场逐步规范,非持牌机构在监管的要求下将逐步退出市场,持牌机构还存在一定发展空间。另外,小贷公司的发展还取决于是否能够与股东的资源相结合,是否能利用好股东的场景、数据、客户、资金等因素。北京商报记者陈婷婷李皓洁

图片 1

中国网财经7月17日讯(记者 程宇楠)
近日,有媒体曝光众安在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安在线”)CEO陈劲正在办理离职手续一事,引起业内关注。

7月15日,据界面报道,国内首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众安保险CEO陈劲将离任,陈劲本人表示
“没有的事儿”,但众安内部人士称其已经提出离职,但还需要走流程。

众安在线5月24日发布公告显示,众安在线股东周年大会上刚通过选举陈劲为执行董事一职。据悉,陈劲于2014年6月9日通过核准担任众安在线的总经理兼CEO,此前还曾担任过中信银行(601998)信用卡中心总裁,以及在招商银行(600036)、招商证券(600999)、招商基金均担任过重要管理岗位。

就是否已提出离职一事,券商中国记者再次向陈劲求证,陈劲回复称,“没这回事”。不过他的离职传闻还是受到了极大关注。

陈劲就离任传闻回复界面新闻,称离任是“没有的事儿”,但界面新闻透露,曾有接近众安在线内部人士表示“劲总已经提出离职,但还需要走流程,预计还没有那么快公告”。基于摇摆不定的信息,中国网财经记者联系到众安在线相关负责人,她表示,“没有听说劲总离职的消息,不太清楚,还是以他回复的为准”。

连年亏损股价走低

陈劲出走暂未有确凿消息,但众安在线2019年来已出走的高管却不止于此,接二连三有高管离任,甚至有的已经到其它疆域“立杆挂帅”。

公开资料显示,众安在线于 2013 年 11 月 6
日揭牌开业,不设分支机构,完全依托互联网平台开展保险业务,是国内第一家获得互联网保险牌照的保险企业。

4月1日,有媒体爆料,众安科技原CEO陈玮辞职,转而到泰康在线负责科技服务板块,对此,中国网财经记者向泰康在线求证,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为加强科技能力,已引进多位人才,陈玮就是其中一位。

在中国平安、阿里巴巴及腾讯等大股东的助力下,众安在线成立后业务发展较为迅猛,其业务触达多个领域,目前已建立起健康、消费金融、汽车、航旅、生活消费等5大业务板块。

陈玮离职后不久,众安车险总裁王禹也被曝离职,业内传言称,王禹将转而投向华农保险,接棒华农保险原总经理张宗韬。记者联系到华农保险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暂未获得验证。

2017 年 9 月 28 日众安在线在港交所上市,发行价 59.70 港元,募集资金约
137 亿港元,对于市值约 860 亿港元。成为国内第一家上市的互联网保险企业。

4月中旬,众安保险原副总裁吴逖将加盟合众财险的消息也被曝出。吴逖本人在接受新浪财经的采访时也给出了肯定回应。

股东背景雄厚,头顶多个光环,众安在线的业绩表现却一直饱受诟病。

对于众安在线公司高管接二连三出走,众安保险相关负责人表示不方便回复。

财报数据显示,过去几年间,众安在线的原保费收入曾呈现出“起飞”的亮眼上划线。2015年至2018年底,原保费收入从20亿元提升至112亿元,公司的营业收入也不断抬升,从2015年的25.09亿元提升至2017年的55.83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92.91%。

公开资料显示,众安在线成立于2013年10月9日,注册资本为14.7亿元。成立初期,众安在线保费收入一路“高开”。除了成立首年即短暂的2013年保费收入为254.63万元,往后的几年,众安在线保费收入一直增势迅猛,2014年至2018年的保费收入分别为,7.94亿元、22.83亿元、34.08亿元、59.54亿元、113亿元。

7月12日,众安在线发布公告称,6月原保险保费收入总额约13.13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升约13%。2019年1月至6月,公司原保险保费收入总额约为人民币59.01亿元,同比增长15%。

与保费收入迅速的增势不同,众安在线的净利润一直低迷,2017年开始更是直接“低走”,亏损大幅扩大。具体来看,2013年亏损额为2991.21万元;2014年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0.27亿元;2015年实现净利润0.44亿元;2016年开始下滑,实现净利润937.2万元;2017年开始进入亏损局面,亏损数额与净利润相比可以说是比较严重,2017年及2018年分别亏损9.96亿元及17.96亿元,两年合计亏损27.92亿元。

保费虽保持增长,但2017年开始众安在线进入亏损期。公司从2017年上市截止2018年底,净利润均处于亏损状态。数据显示,众安在线2017年度净亏损9.964亿元,2018年亏损17.97亿元,在《2018年财产险公司亏损榜》中排名第2。

众安在线在公司2018年年报中解释亏损原因主要有三:一是由于2018年已赚保费同比增长90.7%,导致综合成本率虽然在优化下从2017年的133.1%下降至120.9%,但仍然增亏3.06亿元;二是投资收益方面,由于国内A股市场低迷的影响,投资收益水平降低,加之由于2017年导致的未配置资金大多数投资于流动性资产中,所以实际收益率偏低;三是科技输出业务方面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1.12亿元,净亏损4.53亿元,由于这方面尚处于研发投入及市场开拓阶段,做出了大量资金投入。

众安在线称,净亏损加大的原因是承保亏损随著保费收入同比快速增长而增加,投资收益(包括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净额)由于市场疲软而减少。可见,众安在线整体业务收入转化为利润的效用并不尽如人意。

众安在线公司亏损加剧的背景下,高管接二连三离任,公司进一步发展情况引得业内关注,对此,中国网财经记者将持续跟进了解。

对于业务快速增长但亏损扩大的现象,陈劲表示,“我们业绩增长的同时,去年整个业务结构做了非常大的调整,这和我们整个经营思路’追求有质量的增长’是一脉相承的。在逐步调整业务结构过程中,把一些承保亏损业务逐步从组合当中调整出去,增长的包括健康险及消费金融的保险和车险。”陈劲表示,希望能够通过结构调整,让综合成本率有一个明显的下降。

与此同时,众安在线连续传出重要人士变动的消息。4月1日,众安科技CEO陈玮被曝离职。继陈玮之后,4月4日,众安保险再传重要人事变动——众安保险汽车事业群总裁王禹离职。据财联社报道,众安保险金融技术部总经理王愚、众安零售业务负责人等多位事业部中高层也在近两个月内相继离职。

业内有声音猜测,众安在线高管变动频繁,可能与其亏损连年扩大、股东内部压力大有关。

被曝变相收取网贷“砍头息”

除业绩亏损外,众安在线还面临消费投诉激增问题,近日,多位消费者在第三方投诉平台上点名众安保险,称其在用户不知情的状况下捆绑网络借款平台私自投保,质疑其变相收取“砍头息”。

据投诉人“最爱小猪猪丶”在6月14日向黑猫投诉平台反映:自己在51借款平台上借7000
12个月共还8436.24元,
但下款后“在本人不知情及并未收到任何信息,未有任何人员跟我核实投保信息情况下,作为被保人由汉口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在众安保险公司对本人进行两份投保,在本人不知情未签字确认的情况下私自扣除本人银行卡内1167.96元作为保险金。”

投诉人要求众安保险退还所有保费,并解释为何没有在明确位置进行标识,是否是有意隐藏绕过本人进行投保,这种捆绑销售是否涉嫌联合网贷平台收取高额砍头息。

图片 2

另一位消费者“大白蒙丢丢”也有同样遭遇。其投诉称,自己在小赢卡贷借款时,平台在没有任何提醒的情况下,为自己捆绑销售众安保险。消费者投诉称此种模式是变相的高利砍头息,并表示自己向众安反映后,客服称1至3日会有处理结果,如今问题确仍未解决。

图片 3

截至7月15日,黑猫投诉平台上有关众安保险的投诉有近64条。聚投诉上对众安保险的投诉达753条,今日与小赢卡贷捆绑销售众安保险有关的投诉就有4条。

图片 4

根据中国保监会印发的《互联网保险业务监管暂行办法》规定,互联网保险产品的销售页面上应包含下列内容:保险产品名称(条款名称和宣传名称)及批复文号、备案编号或报备文件编号;保险条款、费率(或保险条款、费率的链接),其中应突出提示和说明免除保险公司责任的条款,并以适当的方式突出提示理赔要求、保险合同中的犹豫期、费用扣除、退保损失、保险单现金价值等重点内容。

根据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近日通报的2019年一季度保险消费投诉情况显示,众安在线在财产保险公司销售纠纷投诉量居首位,今年一季度投诉量达137件,同比增长1270.00%;财产保险公司理赔纠纷投诉量居前10位的公司中,众安在线676件,同比增长273.48%。

在此背景下,二级市场众安在线的股价上演“滑铁卢”。上市后,众安在线的股价在达到93.65港元的最高价后便一路跌跌不休,截至今日收盘,众安在线每股报19.92港元,下跌1.87%,距最高价93.65港元已跌去78.72%,较发行价已跌去了66.63%。

相关新闻:

已有数名大将离职

除了此次陈劲离职传闻,今年以来众安亦有数名大将离职。

今年4月,众安科技原CEO陈玮离职,至泰康科技任职,曾担任腾讯金融科技副总裁的朱立强接任众安科技新CEO。

与陈玮离职时间相当,众安汽车事业群总裁王禹亦离职,赴华农保险拟任总经理。来自平安的林革接任王禹,成为众安保险汽车事业群新总裁。

随后,众安保险金融技术部总经理王愚也离职。

据界面新闻报道,人事变动的背后伴有业务布局的变化,众安在线正在对一些业务部门进行重大调整。

另据记者了解,众安保险的高管层也在微妙变化。2017年7月3日,众安保险董事长欧亚平儿子欧晋羿成为众安在线非执行董事。2019年5月24日召开的众安保险股东大会上,已审议及批准重选欧晋羿为公司执行董事,任期至第三届董事会任期届满时止。记者了解到,欧晋羿目前已参与公司部分经营管理工作。

一位接近众安保险人士认为,目前来看众安在线运转正常,并未有重大架构调整。

众安目前已经基本建立了综合化的运营平台。根据该公司2019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旗下子公司、合营企业和联营企业已达11家。这还不包括子公司下设机构。

例如,2019年3月底,获得香港虚拟银行牌照的众安虚拟金融于2018年8月8日在港成立,是众安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

人事调整将如何影响众安保险实际运营,未来众安保险将如何走向,将由时间作答。

上游新闻综合自界面新闻、券商中国、新金融深度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