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普京北大方正人寿三年换了三位董事长 连亏5年半合计4.1亿元

T+- (原标题:陆家嘴国泰人寿独立董事全部空缺 尚未进入稳定盈利期)
华夏时报 记者吴敏
北京报道近日,陆家嘴国泰人寿披露今年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报告显示,该公司二季度实现保险业务收入5.25亿,环比上一季度的8.22亿,下滑了36%。二季度实现净利润9316.56万,核心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235.72%。结合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可知,陆家嘴国泰人寿今年上半年共实现盈利1.22亿。陆家嘴国泰人寿相关负责人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公司获利主要受到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下发《关于保险企业手续费及佣金支出税前扣除政策的公告》新政策红利影响,同时,公司业务及投资绩效持续提升,且费用管控加强,因此上半年利润同比增长较大。”其进一步表示:“上半年,公司把握债券市场的配置机会,加大长久期地方政府债等免税债券的配置力度,进一步缩小资产负债久期缺口,优化资产负债匹配。同时,把握权益市场的机会,获得超额收益。下一步公司将在控制好风险的前提下,在利率下行的市场环境下,适当加大另类投资的配置力度。”值得一提的是,陆家嘴国泰人寿二季报还显示,该公司四名独立董事全部空缺。上半年盈利1.22亿公开资料显示,陆家嘴国泰人寿原名国泰人寿,最初成立于2004年12月底,由中国东方航空集团公司与台湾地区国泰人寿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发起成立,双方各持有50%的股权。2014年,中国东方航空集团退出,并将50%股权转让给上海陆家嘴金融发展有限公司,并完成更名。目前,陆家嘴国泰人寿注册资本30亿元,双方股东各持50%股权。值得注意的是,在股权变更之前,陆家嘴国泰人寿的经营状况一直不佳。其年报数据显示,2009——2013年,陆家嘴国泰人寿净利润一直亏损,分别为-1.41亿元、-1.82亿元、-1.61亿元、-1.22亿元和-3301.85万元。直到2014年,也就是上海陆家嘴金融发展有限公司接盘的当年,该公司一举实现3680.41万的净利润,扭亏转盈。2015年的净利润则更是攀升到1.06亿元。尽管如此,陆家嘴国泰人寿仍没有进入稳定盈利期。2016年,陆家嘴国泰人寿的净利润下降到712.79万元,与上年相比骤减93.25%。2017年再次转亏损4851万元。而最新披露的2018年报则显示,该公司再次盈利1248.4万元。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陆家嘴国泰人寿产生退保金3242.8万元,同比增长了68.7%。由其年报可进一步得知,陆家嘴国泰人寿2018年产生的退保金全部来自于个险渠道。对此,上述陆家嘴国泰人寿相关人士向本报记者解释称,因2017年公司整体保费增速达到70%以上,因此2018年公司整体退保金较前年有所增加,属正常情况。公司退保率并未增加,近年来陆家嘴国泰人寿第13个月累计继续率皆在90%以上,属行业前端水平,合同品质优良,无异常情况。截至2018年底,公司总资产已累积至80亿元,流动性充足。公司连续多个季度获得监管机构给予的风险综合评级A类评价,且偿付能力充足。不过,该公司二季度净现金流由正转负,为净流出5,302.25万元,公司解释称,是因为投资活动现金流出略大于经营活动现金流入所致,属于公司的正常经营行为,公司累计现金及流动性管理工具足以覆盖此部分净流出,且预计未来公司净现金流均为正,现金流状况良好。此外,陆家嘴国泰人寿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还显示,该公司未来一季度1年内、1-3年、3-5年、5年以上综合流动比率分别为:1552.58%、-291.09%、-148.84%、-240.57%、4.32%。而综合流动比率为负,该公司解释为:“是因寿险续期收费导致负债现金流出为负(即正流入)所致。5年以上综合流动比率仅为4.32%,公司需要合理调整资产组合结构,防范流动性风险。”独立董事全部空缺值得一提的是,本报记者在陆家嘴国泰人寿的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发现,该公司4名独立董事全部空缺。去年7月9日,中国银保监会发布的《保险机构独立董事管理办法》中要求,保险机构董事会独立董事人数至少为3名,并且不低于董事会成员总数的1/3。对存在持股50%以上控股股东的保险机构,独立董事占比应达到1/2以上。《办法》还要求,各保险机构要在2019年底前将独立董事人数和比例调整到位。对于存在持股50%以上控股股东的保险机构,应当严格对照《办法》规定及前两年保险机构公司治理评价结果,调整董事会人员构成及独立董事人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董事会在现代企业制度当中,是公司治理的重要核心,通常董事是由股东选举产生,所以大多数董事是公司的主要股东或者股东代表。那么在这种架构当中,独立董事是一个很重要的制度安排,独立董事属于董事会成员,但他不在公司中担任其他职务,而且要求独立董事与公司的主要股东不存在一些关系。目的是让他能够相对独立客观的去做一些判断,有利于完善公司治理,特别是保护中小股东的利益。那么独立董事空缺至少不符合保险机构的独立董事管理办法。”一位保险公司独立董事亦告诉本报记者:“我们国家对金融业,不管上市不上市,都开始实行严格监管,信息要严格披露,非上市公司治理结构也是要严格参照上市企业来执行,所以不上市的保险公司,也有独立董事这个制度,如果四名独立董事都有空缺,这个原则上讲是不应该的。新完善的独董制度也规定董事会独立董事人数至少为3名,并且不低于董事会成员总数的1/3。这样才能起到更好的建议权和监督权的作用。”

新普京 ,近日,陆家嘴(600663)国泰人寿保险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陆家嘴国泰人寿”)发布2018年度报告。报告显示,相较2017年的亏损状况,2018年陆家嘴国泰人寿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1248.4万元。另外,2018年陆家嘴国泰人寿的投资收益同比增长31.6%。

自更名之后就未实现盈利的北大方正人寿,今年上半年仍旧深陷亏损模式。

资料显示,陆家嘴国泰人寿原名国泰人寿,最初成立于2004年12月底,由中国东方航空集团公司与台湾地区国泰人寿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发起成立,双方各持有50%的股权。2014年,中国东方航空集团退出,并将50%股权转让给上海陆家嘴金融发展有限公司,并完成更名。目前,陆家嘴国泰人寿注册资本30亿元,双方股东各持50%股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近日,北大方正人寿披露的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公司二季度再度亏损3033万元,上半年累计亏损已达5281万元。也就是说,自2012年更名以来,北大方正人寿已累计亏损4.1亿元。

近十年来,陆家嘴国泰人寿的盈利状况并不稳定。据统计,自2009-2013年间,陆家嘴国泰人寿连年亏损。而在上海陆家嘴金融发展有限公司接盘的当年,陆家嘴国泰人寿实现3680.4万元的盈利。连续盈利三年后,陆家嘴国泰人寿在2017年再次出现亏损。时至2018年,陆家嘴国泰人寿实现盈利。整体来看,最近十年间,陆家嘴国泰人寿的盈利能力远远低于亏损程度。2009-2018年,已经累计亏损5.3亿元。

在业务经营不佳的状况下,北大方正人寿的现金流也出现了危机,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截至二季度末,净现金流为-1亿元,1~3年内综合流动比率为-2541%,而导致现金流风险的主要原因则是万能险产品。北大方正人寿表示,会密切关注新业务、有效业务和投资现金流的匹配管理,建立预计退保相对集中的时间点的现金流情况和处理预案。

对于目前的盈利情况,陆家嘴国泰人寿相关负责人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陆家嘴国泰人寿自2014年起提出聚焦“泛个险”战略,集中资源重点打造长期有价值的个人长期保障性业务后,业务步入健康快速的发展轨道。2017年业务加速发展,相应带来了新单保费的快速增加,由于新单保费所需首年度费用较高,故对公司盈利状况产生一定影响,属于业务快速成长的正常波动。随着续期保费的不断增加,且投资绩效持续优于行业水平,故2018年公司实现1248万元税后净利润。

值得注意的是,除却未实现盈利,在方正集团接手的这几年里,北大方正人寿的管理层团队也是频频变动,甚至曾三年四换董事长,今年7月又再次迎来新董事长施华,新的领导班子能否扭转这一局面仍是未知数。

他还表示,2019年公司将继续贯彻落实“泛个险”战略,追求长期有价值业务的稳健成长,随着续期保费的不断积累,预计2019年公司在业务发展与盈利上持续稳定向好。

更名五年连续亏损

业务方面,2018年陆家嘴国泰人寿实现保险业务收入23.2亿元,同比增长46.0%。据银保监会数据统计,2018年保户投资款及投连险独立账户新增交费较2017年同比下降32.0%。因此,与保险业务收入的增幅相比,2018年陆家嘴国泰人寿规模保费的同比增长幅度较低,为20.2%。

说起北大方正人寿,其经历不可谓不曲折。

随着业务的较快发展,陆家嘴国泰人寿2018年的退保金及赔付支出增长也较为明显。其中,2018年赔付支出2.2亿元,同比增长16.4%。

2002年11月,海尔集团和纽约人寿合资成立海尔纽约人寿,各占一半股权。但双方经营理念不同,2010年底,宣布分手;2011年初,海尔集团与日本明治安田生命保险结盟,并更名为海尔人寿;奈何一年零四个月后,海尔人寿与方正集团牵手。

而退保金方面,同比增长幅度较大。年报显示,2018年陆家嘴国泰人寿产生退保金3242.8万元,同比增长68.7%。另外,由其年报可进一步得知,陆家嘴国泰人寿2018年产生的退保金全部来自于个险渠道。

方正集团入驻后,成为海尔人寿的单一大股东,因此海尔人寿也再次更名为北大方正人寿,其股东构成为北大方正集团有限公司、明治安田生命相互保险社和青岛海尔(600690,股吧)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51%、29.24%和19.76%。

对此,陆家嘴国泰人寿相关负责人表示,2017年公司整体保费增速达到70%以上,因此2018年公司整体退保金为3242.8万元,较前年有所增加,属正常情况。但是,公司退保率并未增加。截至2018年底,公司总资产已累积至80亿元,流动性充足。

然而,更名后的北大方正人寿经营也并不顺畅。根据其近期发布的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二季度,北大方正人寿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208.6%,保险业务收入2.8亿元。但业务收入并未改善北大方正人寿的利润,数据显示,上半年北大方正人寿的净利润为-5281万元,自2012年以来,已累计亏损4.1亿元。而这也不是北大方正人寿首次出现亏损,《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自2012年更名之后,北大方正人寿就未实现盈利。数据显示,2012年~2016年期间,其分别亏损1.07亿元、6548.56万元、3786.51万元、3612.73万元和1.14亿元。

针对渠道建设,以上相关负责人表示,配合银保监会“保险姓保”之基调,公司持续聚焦价值导向策略,推动个险、团险职域、经代以及银保渠道的发展。其中,个险渠道是发展的重中之重,是业务经营的主轴、长久获利的来源;团险职域、经代渠道和银保渠道是业务发展的重要支柱,为公司持续利润、品牌影响、创新发展提供重要支持。

《每日经济新闻》就经营问题致电北大方正人寿总部的电话,但是前台转机后,一直未有人接听。不过,在2016年年报里,北大方正人寿曾针对经营亏损给出回应:公司年度亏损同比增加的主要原因,是由于近年来利率下行,导致公司传统型保险业务增加准备金计提。剔除此项因素对损益的影响,公司经营性损益持续好转。

上文中所提到的数据在年报里也有体现,其中,2016年关于提取寿险责任准备金一栏中,显示的数据是9.8亿元,而在2015年,这一数据是3.5亿元。可见,官方提到的亏损也是事出有因。

所谓的寿险责任准备金主要是指是指保险公司为将来要发生的保险责任而提存的资金,一般跟保险业务和保费规模的发展相关,寿险公司80%~90%的负债都为寿险责任准备金负债,而这些准备金大小在精算假设上的轻微变化或在准备金评估方法上的变化都会对某个时期的收入和公司的价值产生极大的影响。

45岁施华上个月接任董事长

一方面,北大方正人寿深陷亏损泥沼,另一方面,公司管理层也是频频变动,其董事长的更迭也如走马灯一般。

2015年初,北大方正人寿原董事长李国军因卷入利益输送事宜被有关部门带走协助调查。2015年5月,周全锋接任董事长一职,而接棒不足半年,周氏离任,董事长变更为张旋龙。张旋龙,北大方正人寿股东方正集团的创始人之一,不过,这位老资格的董事长上任未满两年便卸任。

今年7月,保监会发布了一则核准施华担任北大方正人寿董事长任职资格的公告。公开资料显示,45岁的施华,现任北大方正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1998年至2017年先后担任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部门经理、方正奥德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总监、事业部总经理、副总裁,方正国际软件有限公司副总裁。

有媒体统计,2015年以来,北大方正人寿先后经历了副董事长、董事、总经理助理、独立董事、监事、总精算师等职位的更迭。2015年11月24日正式任命张旋龙接替周全锋担任董事长、韦俊民接替魏亚欧担任董事、杨骁担任董事。在此之前的5月25日,公司任命周全锋接替李国军担任董事长、殿岡裕章接替和田康担任副董事长。北大方正人寿2015年董事会累计变更人数超过董事会成员人数的1/3。

从目前的情况看,摆在新任董事长施华面前的难题可不少,除却经营、保费规模等压力外,此前北大方正人寿曾用万能险拓展市场的“副作用”也暴露出来——现金流风险和退保压力逐步凸显。

据保监会披露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末,该公司今年以来所实现的万能险保费收入同比劲减97.92%,规模保费同样在此拖累下同比有所下滑。在理财型险种快速降温的背景下,北大方正人寿现金流承压。据该公司披露的今年二季度偿付能力公告显示,公司今年二季度末现金流为-1亿元,而一季度仅为-3796.98万元。

北大方正人寿方面坦言,由于万能险账户主要源于银保的产品,其保险期限短、客户退保相对集中,对公司的现金流及流动性管理影响显著。公司密切关注净现金流的趋势,为配合公司负债端业务转型,公司资产端已做好准备,积极防范流动性风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