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普京保监会中介部:保险经纪人公估人管理办法即将公布

新普京 1

T+- (原标题:保险中介洗牌进行时: 400家牌照被注销 头部公司喊增员)
保险中介行业的洗牌正在进行时。近日,北京保险中介行业协会秘书长陶立新介绍,截至2019年9月末,北京保险中介法人机构396家,同比减少11家,其中保险专业代理机构170家,同比减少3家,保险经纪机构177家,同比减少7家。在谈到减少的原因时,陶立新表示主要是严监管环境下,不少机构被注销了经营许可证。北京市的情况并不是个例。数据显示,今年年初至9月底,各地银保监局陆续注销近400家保险中介机构的许可证。其中保险专业中介机构46家,保险兼业代理机构334家。因许可证有效期届满未延续而被注销的占241家,其他注销原因包括被所属法人机构撤销、依法注销、依法吊销和主动撤销等。同样就在近期,北京市保险业协会先后下发《关于加强北京地区保险专业中介机构合规管理的通知》、《关于加强北京地区保险机构销售、经纪从业人员管理的通知》,两份通知两份通知明确要求,强化保险机构销售、经纪从业人员管理,必须执业登记,不得超范围经营个人业务,不得变相返佣;提升专业中介合规管理,不得以“加盟”、“承包”等方式大规模开设分支机构,以线上注册等方式大量招募从业人员,必须有独立营业场所,与非保险金融业务进行严格隔离等举措。行业监管趋严的同时,新的涌入者也在不断加入。今年已有30家保险中介公司成立,包括10家保险代理公司、17家保险经纪公司,以及3家保险公估公司。此外,不少互联网巨头还通过曲线收购的方式进军。今年10月,360金融通过收购拿到了保险经纪牌照,阿里、腾讯、百度等互联网巨头也有布局。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全国共有保险中介集团公司5家,全国性保险代理公司240家,区域性保险代理公司1550家,保险经纪公司499家。2018年,保险中介渠道实现保费收入3.37万亿元,占全国总保费收入的87.4%,而近5年保险中介渠道保费占比始终在80%以上,是保险销售的重要渠道,而这一增长态势正在继续。洗牌时代,处在第一梯队的中介公司面对竞争也在不断扩大规模。在明亚保险经纪15周年周年庆典上,公司总裁杨臣提出了公司的五年目标:五年后达到公司数量30家,经纪人队伍达到4万名,年新单标准保费达到50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就在2014年-2015年期间,明亚保险经纪实现了80%人力复合增长以及90%以上的业绩增长。与此同时,在保险销售中起着关键作用的代理人正在迎来分类监管。经济观察网记者从机构处获悉,银保监会向14家保险机构下发了《关于调研保险销售从业人员分级分类管理情况的函》,调研拟了解上述保险公司代理人分类监管的情况经验。据了解,上述14家公司包括中国人寿、平安人寿、太平人寿、新华保险、友邦保险上海分公司、陆家嘴国泰人寿、中英人寿、中德安联人寿、人保财险、国寿财险、华泰财险、美亚保险、东京海上日动火灾保险和安联保险。调研内容主要包括四个方面,包括各公司针对从业人员销售产品的分级分类管理情况及相关制度、各公司针对从业人员从业状况的分类管理情况及相关制度、各公司对保险销售从业人员分级分类监管的政策建议,并请外资公司提供本国或地区保险监管部门及行业自律组织对保险销售从业人员分级分类管理情况及制度资料等内容。自1992年友邦保险将代理人制度引入中国,代理人制度在我国已经发展了近30年的时间,而截至2018年底,我国代理人队伍规模已经达到871万人。随着保险行业的不断发展,保险中介机构和保险代理人的规模的也不断增长,在发展过程中,也伴随着大量的销售误导等乱象,银保监会一直将此作为监管重点,但销售乱象仍然存在。但同时,粗放式的传统营销模式开始进入瓶颈期,不少公司经营策略出现分化。例如,在今年三季报中,几家上市险企的人力规模变动出现分化,中国平安、中国太保人力规模有所减少,新华保险和中国人寿队伍规模则有所减少。以中国平安为例,截至2019年9月末,平安寿险代理人数量124.万人,较年初下降12.1%,较2019年6月末下降3.2%。

原标题:中邮集团欲“出清” 2家保险代理股权

新普京 1

本报记者 冷翠华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近日,《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中国邮政集团有限公司在北京产权交易所发布两则股权转让信息,转让其控股的两家保险代理公司100%的股权,最低的一家公司股权转让底价仅为265万元,另一家公司股权转让底价为418.7万元。在去年9月份,中邮集团便已集中发布其控股的4家保险代理公司股权转让的预披露信息。

新普京 ,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姜鑫

业内人士认为,此类股权转让的主要价值在于其牌照价值,不过,相对于保险公司牌照,保险代理公司的牌照资源并不是特别紧缺,而保险中介机构要发挥出真正的作用,亟需专业化运营管理。

  “对保险经纪、保险公估人的监管规定,将很快颁布,对保险代理人监管制度还将继续修订完善。”在1月20日举行的2018保险中介高峰论坛暨于家堡论坛上,保监会中介监管部副巡视员施强表示谈了保险中介机构的下一步监管动向。

2家保险代理已无新进保费收入

  会上,施强还介绍了保险中介机构的发展情况:截至到2017年第三季度,全国共有保险中介集团5家,全国性保险代理公司223家,区域性保险代理公司1549家,保险经纪公司483家,保险公估公司336家,全国银行类保险兼业代理机构1936家,开展相互代理的保险机构法人机构57家,共实现保费收入26837亿元、人身险保费2199亿元,同比增长了24.5%,占全国总保费收入的87.6%。其中兼业代理渠道,专业代理渠道和营销人员渠道占比分别是38%、7.8%和41.8%。

根据股权转让信息,中邮集团拟转让的2家保险代理公司目前已经没有新增保费收入,转让底价均略高于总资产金额。

  保险行业的发展离不开保险中介,而与其他中介机构相比,保险中介必须经过保监会批准,有许可证,随着保险行业的发展,保险机构在发展过程中也存在一些问题,正因为此,监管机构对保险中机构进行了一系列的清理和改革工作。

具体来看,内蒙古邮政保险代理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转让底价为418.70万元。2018年,其营业收入为34.18万元,营业利润和净利润均为13.42万元;2019年前11个月,该公司营业收入为0元,营业利润和净利润为42.87万元,资产总计为406.17万元。

  施强介绍称,2014年初至2016年初,保险中介监管开展了历史上规模最大,面度最广,动员全行业参与的保险中介市场的清理整顿工作,工作以保险中介市场清理整顿为抓手,突出问题,以风险为导向,并开启了新一轮保险中介市场监管改革。在清理整顿后,保监会印发了《中国保监会关于深化保险中介市场改革的意见》,改革意见全面规划了中介市场深化改革的目标、原则、任务,将完善准入退出管理,鼓励推动变革创新,强化自我管控,加强监督管理,注重行业自律,加强信息披露等列为重点的工作任务。

同时,云南邮政保险代理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底价265.00万元。2018年,其营业收入5.84万元,营业利润为5.43万元,净利润为5.05万元;2019年截至三季度末,该公司营业收入为0元,营业利润为0.74万元,净利润为0.73万元,资产总计为252.33万元。

  “制度建设既是前期清理整顿、化解风险的成果,也是正本清源、深化改革的过程,总的思路是以保险法为统领,针对保险中介市场的三种人,三类业务分门别类制定保险代理人,保险经纪人,保险公估人的监管规定,提高规章的统筹性,通过制订这三部规章,实现从过去管机构,管批设,到将来管人,管行为的转变。这是保险中介发展与监管的顶层设计”,施强表示,目前,经过全行业的共同努力,保险经纪人监管规定和保险公估人监管规定基本完成了法定程序,预计很快将正式颁布。

分析人士认为,中邮集团转让控股保险代理公司股权正是其清理整合股权投资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此前,该公司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明确坚决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国有企业瘦身健体和改革集体企业等精神,全面开展股权投资清理整合工作,力争到2019年年底全面完成清理整合任务。

  而据施强介绍,保险代理人监管规定还将做进一步的修订完善,近期保监会将会在官网通过发表完整准确的解读信息,此次修订的保险经纪人,保险公估人管理规定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特点。

“这些保险代理公司近两年经营规模很小,完全具备股权投资清理的特征。”一位业内人士表示。而在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教授郝演苏看来,中邮集团自身有庞大的网点机构,同时还有控股的邮储银行,再单独投资保险代理公司本无多大必要,且其近年业务量很小,因此,清理在情理之中。

  首先是细化准确条件,规范市场退出。加强出资人的管理,以负面清单形式强化对股东合伙人的审查,并对股东的出资能力,合伙人的专业性提出了明确具体的要求;对资本金托管,公司治理,内控细化要求,夯实公司运营基础;优化工作流程,经纪机构实行先照后证,优化申请和报告流程,公估机构实行备案和公告流程;实施分类管理,保险经纪公司、保险公估公司都将划分为全国性机构和区域性机构,鼓励根据资本实力和经营优势精耕细作、特色经营;此外,还将规定退出情形,形成优胜劣汰,进出有序的生态系统。

郝演苏认为,此类股权转让的主要价值在于其牌照价值,不过,相对于保险公司牌照,保险代理公司的牌照市场价格也要低很多。尽管如此,从市场整体情况来看,保险中介公司的牌照价格却有较大差异,尤其是部分前景被看好的保险中介股权转让的溢价率较高。比如在2018年,杭州大自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曾以4038.61万元收购东吴保险经纪64%的股权,较其账面价值增值近290%。

  其次,要落实简政放权的要求,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对保险经纪,保险公估的分支机构进行备案管理,列名备案条件,介绍合规情况,简明合规流程;明确审计公司的管理责任,确保保险经纪、公估机构健全治理架构,合规高效运营;引入职业登记管理,提高从业人员的信息真实性,加强职业教育。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2017年以来,监管政策趋严,保险牌照审批收紧,部分资本通过申请保险中介牌照“曲线救国”。近两年,出于产业协同的考虑,产业资本纷纷布局保险中介市场,既有互联网巨头,也有汽车行业的巨头公司。

  第三,抓住关键环节,规范经营秩序。保险经纪人可以从事在保险经纪业务,明确保险经纪人应当按照保监会的规定,开展互联网保险经纪业务,规定销售非保险金融产品须具备法定的条件,规定保险经纪人与保险公司解付保费,支付佣金的具体事项;新的规章还将明确保险公估从业人员从业禁止行为,加大对出具虚假报告处罚力度,对公估程序进行了细化。

此外,近年来,保险产销分离的趋势已经成为市场共识,保险中介价值凸显,正是资本看好中介牌照的原因。

责任编辑:杜琰 SF007

保险中介市场持续变革

我国保险中介机构数量庞大,在多年发展过程中,既为保险业的做大做强贡献了力量,也出现了诸多问题,如销售误导、保险公司虚挂中介业务套取费用等。近几年,针对保险中介市场的监管政策主要着力于整顿和规范,仅在2019年,便有400多家保险中介被注销,同时,目前银保监会还正酝酿制定保险中介机构分级分类管理办法,拟进一步规范该市场。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我国有2647家保险专业中介机构,其中保险中介集团5家,全国性保险代理公司240家,区域性保险代理公司1550家,保险经纪公司499家,已备案保险公估公司353家。此外,我国还有约3.2万家保险兼业代理机构,兼业代理网点22万余家。

快速壮大的队伍也伴随着诸多问题,如,部分保险机构管理责任不落实,对从业人员招聘、培训、考核等管理不到位,从业人员执业能力不高,销售误导等侵害保险消费者权益的问题时有发生;部分保险机构盲目扩大从业人员队伍,误导招聘、无序流动等问题屡禁不止;部分保险机构委托未办理执业登记的人员开展保险销售、经纪业务活动等。

2019年,银保监会拟通过“机构持牌、人员持证”的监管思路,强化保险公司的管理责任,拟从根本上理顺保险公司与中介机构的合作关系,减少市场乱象。同时,北京银保监局等监管机构还通过加强对保险中介机构的管理以及从业人员的管理,进一步深入整治保险中介市场乱象,补齐监管制度短板,引导保险专业中介机构专业化发展。

业内人士认为,在产销分离大趋势下,专业保险中介有较大的潜在价值,但在全方位规范运营、机构和人员的监管要求皆不断提高的背景下,保险中介机构要发挥出真正的作用,亟需专业化运营管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