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普京赵锐勇兴衰史:从300亿市值掌门人到1300万悬赏对象

新普京 1

T+-
(原标题:作家赵锐勇的资本兴衰史:从300亿市值掌门人到1300万悬赏对象)
图片来源:海洛创意记者
|陈祺欣夏建统之后,资本市场另一知名玩家“长城系”实控人赵锐勇也被法院悬赏了。据杭州中级人民法院近日发布的悬赏公告,“长城系”实控人赵锐勇及其儿子赵非凡因涉及债务纠纷,未执行标的金额达1.3亿元。杭州中院发动社会力量征集赵氏父子的财产线索,最高可领赏金1307.69万元,为执行标的的10%。“长城系”最风光的时刻,仅长城影视一家上市公司的市值就过百亿,旗下上市公司总市值近300亿。截至12月26日,长城动漫(000835.SZ)市值18.23亿,长城影视(002071.SZ)市值21.44亿,天目药业(600671.SH)市值15.2亿,总计不到55亿元。这份过往六年的成绩单,显然不及格。尽管长城集团24日表示,将引入新的股权合作方,参与长城集团增资扩股及后续债务重整,但因此前多次引资都是签订框架协议之后没了下文,这一次同样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一位对赵锐勇有所了解的资本圈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老赵的(资本运作)套路就是用质押的钱去买上市公司的壳,以为自己有这个能力搞资本,其实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资本市场的复杂性。”作家赵锐勇的励志人生,《红日》赚到第一桶金浙江诸暨,全国综合实力百强县市之一,从古至今不少名人志士诞生于此。在资本市场,诸暨帮亦是赫赫有名的存在。注册地在诸暨的A股上市公司有数十家,位列浙江省第一,全国前三。“长城系”的掌舵人,作家赵锐勇的故乡便在此。在“长城系”债务危机爆发前,赵锐勇的人生可以说是“充满了励志色彩”的传奇。1954年出生的赵锐勇,只有大专学历,祖辈世代文盲,小学四年级即遭遇十年浩劫,辍学归乡以牧牛掏粪拾煤渣等营生度过少年。1980年,赵锐勇担任诸暨广播站记者,业余从事文学创作,著有长、中、短篇小说、电影、电视连续剧等二百余万字,曾十多次获省级以上各种文艺奖。1990年,36岁的赵锐勇破格被评为国家一级作家,也是在这一年,赵锐勇筹办诸暨电视台并担任台长。从大专学历的农村少年“逆袭”成为一级作家、编剧,赵锐勇无疑是智商与实力兼具的,这也成为他此后一度“玩转”资本市场的有利条件。1997年,浙江省文联创办浙江影视创作所,三年后,浙江影视创作所改制并组建长城影视有限公司,赵锐勇担任长城影视有限公司董事长并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2007年,长城影视有限公司改制成一家民营企业,赵锐勇成为实控人,并设立了长城集团控股东阳长城影视有限公司(下称东阳长城),在2010年,东阳长城改名“长城影视有限公司”。此后赵锐勇借长城影视开启了在资本市场的征程。赵锐勇曾对媒体透露,东阳长城投拍的第一部电视剧《红日》是其赚到的“第一桶金”。《红日》利润达2000万元,东阳长城也因此拿到2亿元的创投资金,随后的几年东阳长城拍的电视剧逐渐增多,并开启了IPO之路。“影视借壳第一股”,开启资本运作之路2013年前后,粉丝经济的票房效应刚开始显现,那两年跟“影视”、“文娱”相关的资产在A股市场备受追捧,一向嗅觉敏锐的资本来势汹汹。加上对上市公司并购重组的政策较为宽松,天时地利,在IPO之路无果后,赵锐勇操盘的东阳长城选择“曲线上市”,瞄准了江苏宏宝。2013年,江苏宏宝公告,拟通过资产置换及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东阳长城100%股权,本次交易构成借壳上市。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赵锐勇、赵非凡父子,上市公司主营由原来的“五金产品的生产与销售”转变为“电视剧的投资、制作与发行及其衍生业务,上市公司名称变更为“长城影视股份有限公司”。长城影视登陆A股市场后,赵锐勇便迫不及待地将股权质押以融资。截至2014年底,长城集团共进行了4次合计9930万股的股权质押,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8.90%,这些股份被质押给了不同的银行和券商机构。赵锐勇之所以急切地质押股权融资,或许是因为影视行业的特性决定了影视制作公司现金流紧张,投资回报周期长,日常需要大量的资金来维持运营,且东阳长城借壳时是有业绩承诺的——2014年至2016年,承诺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07亿元、2.36亿元、2.61亿元,承诺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93亿元、2.19亿元、2.43亿元。股权质押之余,赵锐勇在2014年至2016年间陆续收购了6家广告公司以及1家影视园,均为现金收购,且标的均与东阳长城签订业绩承诺协议及补偿安排。收购时间标的交易价格2014年6月28日上海胜盟100%股权1.26亿元浙江光线80%股权1.84亿元2015年2月10日东方龙辉60%股权3.43亿元上海微距60%股权1.62亿元诸暨创意园100%股权3.35亿元2015年6月27日上海玖明51%股权2.52亿元浙江中影51%股权1.29亿元2016年3月12日东方龙辉30%股权2.06亿元上海微距30%股权0.97亿元上海玖明25%股权1.49亿元长城影视完成借壳在2014年4月底,2014年6月开始收购广告公司,自2015年开始,广告业务营收比例超过总营收的50%,在2016年,公司总营收甚至超过七成是来源于广告业务。在业绩承诺期内,通过收购的几家广告公司均超额完成业绩承诺,东阳长城亦勉强完成当初借壳上市时的业绩承诺。值得注意的是,业绩承诺期结束后的第一个财年,即2017年,东阳长城的业绩立即“变脸”,净利润亏损2.2亿元。2017年开始,长城影视以现金收购了9家旅行社和3家实景娱乐公司。赵锐勇表示,自己的愿景是希望将长城影视打造成一个“全内容,全产业链”综合性影视传媒集团。与此对应的是,长城影视的影视业务不断萎缩,2014年电视剧的业务收入比例为78.13%,到了2018年仅有4.24%。与此同时,疯狂收购的后遗症逐渐显现,长城影视的财务费用剧增,资产负债率攀升,巨额商誉像一把悬在头顶的利剑。上市公司的财务费用从2014年的453万元逐年上升,至2018年财务费用高达1.02亿元,资产负债率从2014年的35.43%上升至2018年为82.41%。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上市公司的商誉账面价值高达13.5亿元,占净资产的比例达148%。3亿拿下长城动漫,上演“左手倒右手”关联交易2014年长城影视借壳上市后,长城集团进行股权质押融资期间,赵锐勇买下了四川圣达(现长城动漫)。2014年7月20日,四川圣达控股股东圣达集团与长城影视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圣达集团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8.54%的股权作价3亿元转让予长城集团。转让完成后,长城集团成为四川圣达第一大股东,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赵锐勇。赵锐勇拿下四川圣达后,一边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一边迅速改选董事会,组建新的管理层。新任董事会成员包括浙江富润(600070.SH)董事长赵林中,祥生集团董事长陈国祥、上峰水泥(600070.SH)董事长俞锋。他们不仅是赵锐勇的老乡,同时也是资本市场上赫赫有名的“诸暨帮”人物。另一方面,上市公司一直停牌筹划重大资产重组,直至2014年11月28日披露重大资产购买及关联交易预案。上市公司拟以现金10.16亿元购买杭州长城动漫游戏有限公司100%股权、湖南宏梦卡通传播有限公司100%股权、杭州东方国龙影视动画有限公司100%股权、北京新娱兄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滁州长城国际动漫旅游创意园有限公司45.74%股权、上海天芮经贸有限公司100%股权、杭州宣诚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7家标的公司中有5家是关联方(合计作价9.15亿元),其中长城集团持有杭州长城100%的股权,长城集团控股子公司青苹果网络持有滁州创意园4.48%的股权和宣诚科技30%的股权,赵锐勇的弟弟赵锐钧持有滁州创意园1.35%的股权。上市公司副董事长申西杰持有滁州创意园0.13%的股权,长城集团副总经理童超持有滁州创意园0.18%的股权,长城集团副总经理宣剑波持有宣诚科技66.85%的股权。上市公司副董事长贺梦凡持有宏梦卡通15%的股权,天津一诺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在未来12个月内可能成为上市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其持有新娱兄弟99.9%的股权。但这些标的资产却存在“历史盈利能力不足、尚未实现收入”的风险:且上市公司还在交易预案中明确表示,长城动漫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拟购入的标的资产中,杭州长城子公司美人鱼动漫、东方国龙、新娱兄弟、滁州创意园、宣诚科技最近三年存在增资或转让的情形,且增资、转让的价格与此次交易的作价存在较大差异。根据交易预案,标的资产在此次交易中的评估增值率大部分都很高,例如天芮经贸净资产为-17.77万元,预估增值率高达45682.44%,新娱兄弟净资产为795万元,交易价高达5亿元。相比高溢价的资产评估值及交易价格,标的公司却并未给出很高的业绩承诺,宏梦卡通与滁州创意园甚至无业绩承诺:根据长城动漫2014年的三季报,此时上市公司的货币资金仅有6770.53万元,总资产仅4.75亿元,如何完成这10.16亿元的现金收购呢?根据交易预案,这10.16亿元的收购资金来源,其中10%为上市公司的自有资金,其余部分由上市公司向银行申请贷款解决。此时与重大资产购买及关联交易预案同时发布的,还有一份非公开发行股票募资方案,上市公司拟募资21.34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将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该募资远超公司当时的资产规模4.75亿元及停牌时市值19.27亿元。这次非公开发行股票的认购对象中,又出现了“诸暨帮”的身影。其中浙江富润认购766.5万股、祥生实业认购1078.4万股、新湖中宝认购721.9万股、上峰控股认购895.7万股、天津一诺认购3565万股等。2015年6月,长城动漫收到证监会对非公开发行股票审查的反馈意见通知书。通知书指出,长城动漫申请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同时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非公开发行股票募资部分用于偿还重大资产重组交易产生的银行借款,且非公开发行股票认购对象与重大资产重组交易对象存在重合情况。证监会要求长城动漫说明,上述交易方案是否属于变相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是否构成借壳上市,非公开发行股票认购对象中,长城集团、新长城基金、浙江富润、祥生实业、新湖中宝、天津一诺等6个认购对象拟认购股份涉及交易金额17.1亿元,公司在重大资产重组事项中买入上述6个认购对象的资产交易金额合计为7.69亿元,该关联交易是否损害中小投资人的利益。长城动漫的回复否认了变相购买资产,并表示自2014年7月上市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之日起,向控股股东长城集团及关联方购买的资产总额为4.16亿元,仅占上市公司2013年度的期末资产总额的75.77%,不构成借壳上市,亦否认了关联交易损害中小投资人利益。尽管长城动漫“有理有据”地回复了证监会,但并没有等到证监会的批文。2015年12月,长城动漫将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募资规模压缩到1.2亿元,并全部由长城集团认购,才在2016年2月取得批文。当然长城动漫也没能逃过质押的“命运”,2015年3月20日,长城集团已将其所持长城动漫的99.7%股票质押。赵锐勇及“长城系”的末路,等待救赎与长城影视和长城动漫的故事对比起来,“长城系”的第三家上市公司天目药业的故事则单调得多。2015年10月,长城集团斥资5亿元收购了天目药业16.77%的股权,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2016年2月,长城集团又通过证券交易系统增持天目药业204万股,买入价为6662.64万元。上市多年,天目药业的业绩持续低迷,其扣非净利润在十年时间里有9年均为亏损,上市公司寄希望于并购重组注入优质资产,然而七年时间七次尝试重组均以失败告终,逐渐沦为“壳股”。天目药业被长城集团拿下后,作用多体现在替长城集团和长城影视等关联方提供违规担保,以及股票被控股股东质押以融资。2019年11月4日,天目药业公告显示,其存在替长城集团借款2000万元未入账且未披露,向长城集团出借资金460万元未披露,以及违规为长城影视借款提供最高额保证担保1亿元未披露的问题。这不是天目药业第一次信披违规。除此之外,长城动漫、长城影视也存在信披违规的问题,同样涉及为长城集团违规担保。博盖&容纳咨询创始合伙人高剑锋曾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这说明上市公司内控治理严重缺失,上市公司的经营处于极大的风险中。经历了股票大量质押、借款未能偿还、募资未能顺利、上市公司多项违规担保等系列问题后,“长城系”债务危机彻底爆发。“长城系”旗下三家上市公司的股票已悉数质押且几乎全部被司法冻结和轮候冻结。在严重的债务危机下,长城集团多次引入外援,先后与之江新实业、永新华控股、科诺森、桓苹医科达成合作框架,通过增资扩股等方式引入资金,但后续并无进展。12月24日晚间,长城动漫、长城影视、天目药业相继发布公告,控股股东长城集团及实控人赵锐勇、赵非凡与陕西中投、老凤皇签署《合作框架协议》,陕西中投、老凤皇拟不低于20亿元实物资产对长城集团进行增资扩股,同时将出资不低于15亿元现金参与长城集团后续债务重整优化,或通过法律法规允许的方式与长城集团开展战略合作。公告显示,陕西中投隶属于香港信威集团,成立于2002年5月,注册资本金20亿元人民币。截止到2019年6月30日,拥有各类资产评估总计约700亿,托管资产规模67亿。据21世纪经济报道,在搜索引擎上,尚不能查到香港信威集团的官网。此外,在ICRIS系统搜索“香港信威集团”跳转出来的唯一结果——“香港信威集团有限公司”,已在2014年11月28日宣告解散。界面新闻记者在天眼查搜索香港信威集团发现,并未有成立于2002年5月的公司,搜索结果显示,所有的“香港信威集团”几乎都已宣告解散,仅有一家成立于2003年7月16日的中国香港企业“信威集团有限公司”仍注册,但并无公开信息。通过对陕西中投股权穿透后发现,其实控人为网点投资有限公司,但网点投资有限公司亦无公开信息。长城集团已经多次对外援引投资者开展股权合作最终却没有下文,同样地,本次陕西中投、老凤皇增资扩股,并参与长城集团后续的债务重整的股权合作为框架性协议,后续是否签订最终协议、是否最终合作,尚存在重大不确定性。不过受此消息影响,12月26日长城影视、长城动漫股价均有所上涨。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多次引战投不成功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价格谈不拢,合作双方对于企业估值和权益分配存在严重分歧。赵锐勇打造的长城系只是借着杠杆泡沫的特殊时期的窗口,自己本身并不具备资本运作的能力和资源。”

新普京 1

兜底式承诺正在长城系上市公司身上上演尴尬一幕。

在长城影视、长城动漫实控人赵锐勇发出“你买股,我兜底”的承诺后,6月15日,两家公司公布了“公司员工响应实际控制人倡议增持公司股票完成情况”,最终两公司仅有3名员工响应了赵锐勇的号召,占两家公司员工总数的0.49%,合计买入股票金额不足4万元。

99%的员工均放弃了实控人兜底的增持的机会背后,是长城动漫70%以上的资产负债率,以及长城动漫近三年每况愈下的业绩(2016年是上市后首亏);而长城影视一季度营收同比大幅下滑超50%,净利润下滑超20%,负债率也达65%。

同时,作为兜底增持的承诺人,赵锐勇实际控制的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集团)所持长城影视、长城动漫、天目药业股票已质押大半。截止到6月18日,长城集团所持有长城影视的股权质押率达99%,持有的长城动漫股权质押率约为96%,持有的天目药业最新的股票质押率为83.37%。

实控人系“借壳高手”,已控制3家上市公司

长城系在资本市场上“长袖善舞”,已有3家上市公司。

作为手下有3家上市公司控制权的赵锐勇,其曾担任过诸暨电视台台长,是我国一级作家。与其他作家不同,其资本运作手法相当凌厉,被称为“借壳高手”。资料显示,长城集团成立于2010年10月份,目前,赵锐勇、赵非凡父子合计持有长城影视文化集团100%股权,为长城影视文化集团实际控制人。

而早在2009年,赵锐勇试图将长城集团子公司长城影视IPO,其后被否。2013年8月,长城影视通过与A股上市公司江苏宏宝进行资产置换,2014年6月成功借壳江苏宏宝实现上市目标。

1个月后,长城集团又迅速开始进行第二次借壳。当年7月与A股上市公司四川圣达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成为四川圣达的第一大股东。随后,长城集团迅速开始对四川圣达资产重组,由焦炭企业向动漫设计、动漫游戏等业务的公司转型。

两个月闪电入主两家上市公司后,长城集团并没有停止资本扩张的脚步。2015年8月长城集团又再次公开宣布,公司正在紧锣密鼓筹备第3家上市公司:长城旅游。

2015年10月,长城集团对另一家上司药企天目药业出手,与天目药业股东深证长汇投资等4家合伙企业签署股权转让协议,长城集团以5亿元的价格受让天目药业2042万股股票,持股比例占天目药业总股本的16.77%。

2015年11月9日,天目药业同意赵锐勇担任公司董事长。2016年至今,长城集团多次增持天目药业股份,目前持股比例已达24.63%,是天目药业的控股股东。

三年斥几十亿并购,多次因高溢价被问询

在上述框架搭好后,长城影视和长城动漫又进行了一系列收购。据报道,长城影视3年来共收购了7家公司,总金额超过30亿元。长城动漫也曾欲收购9家公司,其中2家未获得证监会批准而终止,涉及金额超10亿元。

与此同时,在收购过程中,收购标的的盈利性、高溢价等问题成为长城系多次并购中被问询或被质疑的问题。

今年4月,长城影视宣布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18.95
亿元收购首映时代和德纳影业,欲通过并购实现“跨越式”发展。其中对首映时代、德纳影业的收购定价分别为13.5亿元、5.45亿元。数据显示,截止到2016年10月31日,首映时代所有者权益账面值为4130.74万元,德纳影业的所有者权益账面价值为5265.47万元,两家公司的收购溢价分别为3168.99%、935.62%。

深交所曾就并购标的的评估标准、盈利能力、对上市公司的影响等方面进行了问询。长城影视回复称,标的公司首映时代和德纳影业均属于轻资产交易标的。

从长城动漫来看,此前其收购的泛娱乐公司也是溢价较高。2014年11月,刚刚借壳成功的长城动漫宣布以10.16亿元的总价购买杭州长城、宏梦卡通、东方国龙、新娱兄弟、天芮经贸、宣诚科技共6家公司100%股权,并收购滁州创意园45.74%股权,并购标的涵盖动漫原创、平台运营、衍生品等三大业务类别。其中评估增值率最高的天芮经贸收购溢价为239倍;宣诚科技、新娱兄弟、东方国龙的估值溢价率分别达到171倍、128倍和10.7倍。

在长城动漫对灵境科技和迷你世界的并购中,标的资产盈利能力问题同样被问询。深交所同样针对长城动漫发出问询函,要求其补充披露收购标的灵境科技的盈利模式。最后,由于标的资产盈利预测的信息披露不充分,长城动漫对灵境科技和迷你世界的并购方案被否决。

长城影视:并购催肥营收,资产负债率超65%

长城影视成功借壳上市后,开启了频繁的“买买买”模式。商业版图的扩张为长城影视带来明显业绩增长,长城影视2015年收购的几家公司为长城影视增加了4.68亿元的广告收入。2015年,长城影视的营业收入为9.9亿元,较2014年增加4.8亿元,当年长城影视营收增幅达94.74%,2016年也达到了36.46%。

近年来,长城影视的资产负债率迅速上升。东方财富数据显示,截止到2014年、2015年、2016年年末,长城影视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35.43%、60.45%、66.18%,几近增加一倍。一季度末,其资产负债率为65.63%。

2015年2月10日,长城影视为了进一步延伸产业链,又决定以8.4亿元的总价收购西藏山南东方龙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60%股权等资产。大手笔扩张的同时,长城影视也开始进行收购的配套融资,计划以17.26元/股的价格发行5069万股股票,总募资额不超过8.75亿元,其中杭州长城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等7家特定投资者准备认购。

不过长城影视2015年9月14日晚间公告称,鉴于近期资本市场环境发生较大变化,公司在综合考虑当前融资环境、融资时机等因素后,经与其他各方深入沟通和交流,公司决定终止此次非公开发行股票相关事项。

数据显示,长城影视2017年第一季度的业绩下滑,当期营业收入为1.16亿元,同比降低54.4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233万元,同比降低24.88%。

长城动漫:多家并购标的未完成业绩承诺

在“买买买”上,长城动漫一定程度上延续着长城影视的风格。

和长城影视一样,长城动漫用募资来支撑重组的计划也并不是很顺利。有媒体报道,长城动漫在收购宏梦卡通的过程中还拖欠了宏梦卡通原股东40万元的股权转让款,到2017年1月才还清。

长城动漫转型之路并不顺畅。直到2015年底,其公司一半营收来自炼焦行业。公司2014年、2015年、2016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48亿元、3.57亿元、3.27亿元;归属净利润分别为597万元、1807万元、-8129万元。而扣非净利润则是三年连续为负,分别为-3433万、-1806万、-1.40亿。同时公司2015和2016年年末资产负债率均在70%以上。

2016年7月,长城动漫最终决定剥离其主要资产——子公司圣达焦化99.80%的股权。公司称,本次交易完成后,长城动漫将完全退出焦化行业,彻底转型为动漫文化产业企业。

借壳上市以来首次出现亏损的背后,长城动漫前期并购的东方国龙、天芮经贸、宣诚科技、美人鱼动漫4家公司,2016年均没有达到收购时约定的业绩承诺。

长城动漫在2016年年度报告中称,诸暨美人鱼动漫成立时间较短,在行业中竞争地位有限,市场占有率低;宏梦卡通有着过去的辉煌,但由于经营不善已陷入经营困境;东方国龙资金缺乏,自我发展速度缓慢,市场占有率低;新娱兄弟虽然是国内老牌也有运营平台目前市场占有率仅为1%-2%。

值得注意的是,长城集团质押股权的比例也十分高。截止到6月18日,长城集团持有长城影视的股权质押率达99%,持有的长城动漫股权质押率约为96%,持有的天目药业最新的股权质押率为83.37%。

新京报记者 李云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