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售解禁高峰来袭 紫金银行放量下杀

新普京 1

T+- (原标题:紫金银行:13.69亿股限售股将于2020年1月3日上市流通)
证券时报e公司讯,紫金银行(601860)12月26日晚间公告,13.69亿股限售股将于2020年1月3日上市流通,占公司总股本的37.39%。本次上市流通的限售股为公司首次公开发行限售股。

新普京 1

新普京 2

13.69亿股限售股上市流通首日,紫金银行股价重挫逾4%。

原标题:限售解禁高峰来袭,紫金银行放量下杀

《投资壹线》汪下弟

摘要
1月3日,紫金银行(601860.SH)报收5.45元/股,全天跌幅4.05%,开盘一度跌逾7%。大跌的背后,是上市一周年的紫金银行迎来13.69亿股的限售股解禁,占公司总流通股本的三分之一。

近期,银行股迎来限售股解禁潮,杭州银行、成都银行等部分银行股价相继上涨,而紫金银行则没那么幸运。占公司总股本近四成的限售股上市首日,紫金银行股价单日跌幅超4%。业内人士称,高比例限售股上市流通,股价下跌是必然现象。

A股2020年开门红之后,在解禁潮的影响下,市场走势出现分化。

去年6月初,紫金银行副董事长黄维平因个人原因配合有关部门调查,其已于近期离职;去年10月份,公司原独立董事毛玮红亦离职,两人都曾担任公司风险管理与关联交易控制委员会委员一职。其中,黄维平系紫金银行组建成立后的首位董事长。

1月3日,紫金银行(601860.SH)报收5.45元/股,全天跌幅4.05%,开盘一度跌逾7%。大跌的背后,是上市一周年的紫金银行迎来13.69亿股的限售股解禁,占公司总流通股本的三分之一。

股价下挫逾4%

数据显示,2019年A股共有203家新股IPO,较2018年的105家增长了近100%。去年IPO市场的红火带来今年限售股的解禁潮,2020年全年将迎来1372家次、共2774.61亿股开始流通。其中,1月更是全年解禁的重中之重,将有187家次、合计559.72亿股开始流通,约占全年解禁量的20%。

新普京,截至1月3日收盘,紫金银行收报5.45元/股,跌4.05%,主力净流入为-2.95亿元,总值200亿元。

中泰证券认为需关注1月限售解禁高峰,6455亿规模成全年最大解禁单月,其中定增解禁3360亿,同样处于年内最大单月解禁规模。全年来看限售解禁高峰在1、11、12月,解禁规模都在3000亿以上。分板块来看,主板的解禁高峰在1月、11月、12月,解禁规模超过2000亿;中小板解禁高峰在1月,解禁规模超过2000亿;创业板解禁高峰在一季度,连续3个月,解禁规模超过600亿。

紫金银行近五日股价走势

紫金银行连番大跌

来源:同花顺

2019年1月3日,紫金银行登陆A股,总股本36.6亿股中首发10%即3.66亿股。限售股3.29亿股,占比为90%。

同花顺财经数据显示,截至1月3日,银行板块总体跌幅为0.33%。其中,紫金银行跌幅排名第一;平安银行涨幅排名第一,为1.84%,收报17.18元/股。

一年以后这些限售股迎来解禁,在部分股东选择自愿锁定后,2020年1月3日实际解禁股份合计13.6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7.39%。

紫金银行股价大幅下挫的主因,或是其1月3日新增的13.69亿限售股上市流通所致,该轮限售股占公司总股本37.39%,占比接近四成。

此前,紫金银行曾因即将迎来解禁“先跌为敬”。2019年12月9日,紫金银行股价大跌8.53%,当时市场普遍认为是由于1月即将有22亿股的天量解禁到来而引发抛售。

首发限售股上市流通明细清单显示,南京龙池大酒店有限公司、南京天宝混凝土有限公司、石家庄融维贸易有限公司、南京华宇市政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南京钢林进出口有限公司等股东,持本次限售股数量总计为5542.11万股,占紫金银行总股本比例为1.51%。本次限售股上市流通后,上述股东均不再持有紫金银行限售股股票。其他本次上市流通首发限售股数量则为13.14亿股,占总股本比例为35.88%。

12月10日紫金银行发布公告回应称,因有部分股东自愿锁定,1月实际解禁股份从原先预期总股本的60%减少至37.39%,公司也会积极应对本次限售股解禁。

近期,多家银行迎来密集限售股解禁潮。不同于紫金银行,这些银行股价迎来上涨。

股东锁定限售股的行为,市场有所买账。到真正迎来解禁的那一天(2020年1月3日)时,紫金银行股价表现渐趋平稳,跌幅从开盘最高的逾7%缩至4%,较12月的大跌有所缓和。

2019年12月31日,杭州银行新增流通股2.94亿股,占总股本5.73%,当日股价收报9.16元/股,涨0.11%。

不过紫金银行股价的走低并不完全是因为解禁。公司上市后很快从3.14元的发行价快速攀升至11.63元的最高峰。此后大半年公司股价一路走低,12月以来基本保持在5元区间,市值较高峰期已缩水一半。

同日,成都银行也新增流通股53.41万股,占总股本0.01%,当日股价收报9.07元/股,涨1.23%,

2019年上市以来,紫金银行负面消息频频,业务方面连收罚单。当年8月3日中国人民银行南京分行对紫金银行警告并罚款188.8万元。10月10日连吃银保监会江苏监管局3张罚单,因贷后管理不到位、不正当手段吸收存款等原因共计被罚款95万元。

对于以上现象,哈尔滨商业大学金融学客座教授江瀚对《投资壹线》表示,高比例限售股上市流通肯定会导致股价下跌,因为限售股解禁导致市场上可流通股份增多,接盘资金没有那么多,在需求未增的情况下,供给大增,则价格下跌;但低比例限售股上市流通,供给量未大增,股价则不一定下挫。

人事方面,紫金银行的变动也非常频繁。2019年6月5日,公司副董事长黄维平因个人原因配合有关部门调查不能正常履职,直至12月2日公告称黄维平已辞职。另外,外部监事杨荣华因个人工作地点变动原因于3月辞职,独立董事毛玮红也于10月30日因自身工作原因辞去相关职务。

财经评论员郭施亮则对《投资壹线》表示,限售股上市流通,需要看具体解禁性质,如实控人属于国资性质,如财政部、国资委等,高比例解禁对股价影响有限。但对于民企上市公司,尤其是解禁类型牵涉到创投公司、上市公司高管等,减持意愿会更强一些。

1月7000亿解禁潮来袭

董事相继辞职

紫金银行的13.7亿股解禁只是开始。数据显示,2020年1月共有187家次、约560亿股的限售股解禁在路上,市值合计约7000亿元。

紫金银行前方股价震荡下行的同时,后方营地亦不甚安稳,人事变动频频。

从解禁数量来看,1月超过10亿股的巨量解禁共有12只个股,除紫金银行外,还有中油资本(000617.SZ)的87.43亿股、中国银河(601988.SH)52.18亿股、中油工程(600339.SH)40.31亿股、五矿资本(600390.SH)38.82亿股、顺丰控股(002352.SZ)27.02亿股、江苏国信(002608.SZ)23.58亿股、海航基础(600515.SH)22.49亿股、招商南油(601975.SH)17.67亿股、青岛港(601298.SH)14.16亿股、中国中车(601766.SH)14.1亿股、中远海控(601919.SH)10.22亿股。

2019年12月3日,紫金银行公布《关于公司董事辞职的公告》显示,公司董事会收到黄维平的辞职报告,其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副董事长、风险管理与关联交易控制委员会委员等职务。

根据海通证券统计,2020年1月非银行金融、交通运输、电子元器件等行业解禁金额最大。按照2019年12月31日的股价估算:2020年1月非银行金融、交通运输、电子元器件等行业解禁金额最大,解禁金额分别为2291亿元、1230亿元、916亿元,解禁市值/自由流通市值分别为9.13%、17.65%、5.25%。从个股来看,20年1月中油资本、顺丰控股解禁规模最大,解禁金额分别为1064、1005亿元,解禁市值/自由流通市值分别为96.8%、61.2%。

紫金银行2018年年报显示,黄维平曾任南京市商业银行国际业务部副总经理、总经理,江苏省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办公室主任,南京市江宁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主任、党委书记、理事长,及紫金银行董事长。期内任江苏溧水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紫金银行副董事长。

银行股也成为今年领衔解禁潮的板块,紫金银行只是开始,后续还有青农商行、苏州银行、浦发银行、渝农商行、浙商银行、邮储银行、北京银行等16只银行股迎来巨量限售股解禁。

天眼查显示,
2011年3月,紫金银行组建成立后,黄维平担任首位董事长;而至2014年12月19日,紫金银行法人由黄维平变更为张小军,黄维平成为公司副董事长。

海通证券认为,A股大量解禁对市场影响有限,不必过于担忧1月到期解禁的高峰期将影响春季行情。第一,解禁不等于减持。按照2019年12月31日的股价估算,1月A股解禁市值约为6876亿元,远高于2019年月均解禁的2632亿元。但解禁额并不代表产业资本减持额,还要考虑限售股解禁后减持的约束比例及市场行情对产业资本增减持的影响。

此外,2019年半年报显示,黄维平持有紫金银行50万股股票,高于公司董事长张小军的29.41万股;2018年,黄维平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为124.58万元。

第二,减持意愿与行情及估值高低有关。从历史来看总体上市场底部及估值底部附近产业资本往往表现为净增持,而在市场行情持续回暖时,产业资本往往表现为净减持。目前A股PE(TTM)、PB(LF)分别为17.4、1.68倍,对应2005年以来从低到高的分位数为35.6%、19%,仍处低位。

2019年6月6日,紫金银行公告称,副董事长黄维平因个人原因,正在配合有关部门调查,不能正常履职。此外,公司各项经营活动正常开展。

第三,减持额大小与短期涨跌关系不大。长期来看产业资本增减持额可作为判断市场大拐点的信号,而从短期来看产业资本波动较频繁,对市场行情并没有很大影响。以2019年行情为例,9月和12月产业资本分别净减持561亿元和541亿元左右,而上证综指在9月和12月的涨跌幅分别为0.66%和4.6%,并未出现明显下跌反而上涨,而在减持额仅为19亿元左右的5月,上证综指大跌5.8%。

同年10月30日,紫金银行《关于独立董事辞职的公告》指出,毛玮红向董事会申请辞职,辞去原担任的公司独立董事、审计委员会委员、风险管理与关联交易控制委员会委员等职务。

值得注意的是,黄维平和毛玮红均担任过公司风险管理与关联交易控制委员会委员一职。根据紫金银行官网公布的组织架构显示,董事会下设风险管理委员会和关联交易控制委员会。

针对上述问题,《投资壹线》致函紫金银行,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