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普京中纪委:一些基层党员干部把低保当唐僧肉 频伸黑手

原标题:优亲厚友、盘剥克扣、吃拿卡要……斩断伸向困难群众“救命钱”的黑手

农村低保救助资金绝不容“黑手”乱伸

随着低保资金的进一步坚实和标准的提高,“关系保”“人情保”等问题时有发生——

“今年6月至11月,全国共退出不再符合条件低保对象157.8万户、333.9万人,新纳入低保181万户、352.9万人……”日前,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民政部纪检监察组组长龚堂华,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专访时,披露了一组农村低保专项治理数据,展示了整治取得的阶段性积极成效。

首席评论

为何有人要打“保命钱”的算盘?

农村低保资金是困难群众的“救命钱”。一段时期以来,一些基层党员干部却把低保当成“唐僧肉”,频频伸出“黑手”,挖空心思分一杯羹,是典型的漠视侵害群众利益问题,人民群众对此深恶痛绝。

新普京,□阅 尽

眼下,脱贫攻坚已经进入了“紧要关头”,在一些贫困地区被视为兜底保障的农村低保却屡屡“触雷”——

有的把低保作为送人情、拉关系的工具,利用职务便利优亲厚友,违规侵占低保金。比如,贵州省沿河县团结街道复兴村原村委会主任田永先,利用职务便利将不符合条件的妻子、母亲、兄弟、侄子等亲属评为保障对象,违规领取低保金共计7.6万余元。

报载,民政部不断深化农村低保专项治理,建立起从部到省市县的四级联动快速响应机制,集中查处一批贪污侵占、虚报冒领、截留挪用、优亲厚友等向低保救助资金“伸黑手”的违纪违法案件。6至9月,全国清退不再符合条件的低保对象92.8万户、185万人,新纳入低保96.5万户、185.4万人。同时,地方各级民政纪检监察机构共立案160件,问责干部182人。

甘肃定西市凤翔镇花坪村的一位村干部,将自己的父母从户内拆出后纳入农村二类低保,在4年多时间里违规领取低保金16542元;甘肃夏河县甘加镇哇代村的原村委会主任和村会计利用职务之便,违规领取低保补助资金26376元;甘肃山丹县大马营镇下河村违规分摊发放低保资金,从2014年至2016年,将507人的26.69万元低保金,擅自“调整”分摊发放给591人……

有的在经办低保中吃拿卡要、克扣盘剥、雁过拔毛,“鸡脚杆上硬刮油”。比如,吉林省乾安县大布苏工业园区原民政助理员刘凤军,在为群众办理低保中不仅索要“人情费”,还经常以“取消低保资格”要挟低保户“主动”给他“进贡”,先后59次索取、收受低保户钱款10.34万元。

农村低保是国家对农村居民的最低生活保障,是脱贫攻坚的“兜底”之举,是困难群众的“救命钱”。但在一些地方,财政低保资金却沦为“唐僧肉”,有的基层干部滥用职权、弄虚作假,大搞“关系保”“人情保”“福利保”,致使不符低保条件者也吃低保,而真正有困难的群众,则因各种原因“漏保”“脱保”,享受不到应有的权益。这不仅严重扭曲了低保政策,也大大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形象。

《工人日报》记者在甘肃采访中发现,类似这种分家立户、优亲厚友的“拆户保”、人人有份的“平均保”、轮流坐庄的“轮流保”、二次分配的“拼户保”、隐瞒家计的“瞒骗保”等问题在一些基层并不鲜见,暴露出部分县乡两级低保经办人员和村(居)委会干部利用职务便利贪污侵占、虚报冒领、截留私分、二次分配、吃拿卡要、揩油抽成、盘剥克扣等违法违纪问题。

有的利用信息不对称,截留冒领、违规占用群众低保金。比如,江西省赣州市赣县区沙地镇马口村党支部书记廖忠信,在帮助困难群众廖某办理低保后,欺骗廖某说指标少、没批准,长期冒领廖某低保金累计2.4万多元。

一个社会的文明及公平与否,一个重要的衡量标准是,穷人能否获得基本保障。近年媒体屡屡曝光的材料显示,一些地方的农村低保政策变调走样情况突出,个别手握“微权力”者通过骗取、侵吞、截留等方式掠夺群众的“活命钱”,其手法方式不断花样翻新,群众反应强烈,甚而引发民愤,其危害绝不容小觑。

农村低保即农村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是针对家庭年人均纯收入低于当地最低生活保障标准的农村居民推出的生活保障制度,在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中,这项兜底保障的惠民政策也被群众称为“保命钱”。

有的钻政策“空子”,弄虚作假、“大变活人”,骗取低保金。比如,安徽省怀远县淝河乡河嘴村委会原委员、报账员唐奎俊,虚构5名根本不存在的“村民”姓名,为其中4人申报低保、1人申报五保,骗取低保金并据为己有。

一些地方出现低保乱象,原因诸多。除了制度设计不够完善外,亦与监管不严、审查不力等因素有关。有的地方因扶贫力度加大,贫困户脱贫了却未及时退出低保,致使已不符条件者继续享受低保。而有些脱保者则因家庭变故,如患重大疾病等又返贫,却因基层干部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未及时将其纳入低保。因此,要消除各种乱象,对低保对象就要实行动态化管理,建立良好的进退机制。

近年来,贫困面大、贫困程度深的甘肃积极争取中央和省财政加大支持力度,2018年以来共筹集社会救助资金216.26亿元,为推进脱贫攻坚兜底保障工作奠定了资金基础。同时,连续14年提高农村低保、农村特困人员救助供养标准和补助水平。全省农村低保标准提高到每年4020元,一、二类对象年补助水平分别达到4020元、3816元,使纳入低保的贫困家庭均实现了吃穿“两不愁”。

有的把名额指标当成“香饽饽”,作为辛苦费、福利费截留私分,集体贪占。比如,浙江省台州市路桥区金清镇下盟村在失土农民生活保障名额分配中,村“两委”班子集体将部分名额“折”成征地拆迁工作辛苦费,绕过村民代表大会,取消参保名单公示环节,私下分摊给班子成员亲友。

当然,关键还是要确保低保制度的规范化与公开透明运行。有的地方之所以低保乱象频出,盖因低保户的认定与低保金发放暗箱操作,由个别村干部或基层领导一人说了算,村乡究竟哪些人享受低保,群众不知情更无权过问。因此,要根除这种现象,就需强化低保制度在基层的规范化运作,并辅之以刚性的透明公开机制。哪些人符合低保、哪些人该享低保,群众心里最清楚。公开透明是最好的监督和防腐剂,推进低保信息的公示不可或缺。

但是,随着农村低保资金的进一步坚实和标准的提高,“关系保”“人情保”问题时有发生。在日前甘肃省政府新闻办举行的民政助力脱贫攻坚新闻发布会上,甘肃省民政厅副厅长王建强现场剖析了问题背后的“三种原因”:一是个别基层特别是乡、村干部不严格执行政策规定开展入户调查、审核工作;二是末端监督监管还存在漏洞,县级民政部门工作力量薄弱,很难实现核查入户不少于30%的要求;三是政策解读培训不到位,一些基层干部不掌握认定低保对象条件和备案制度要求等政策规定。

这些突出问题侵害困难群众切身利益,违背党的初心使命,损害党群干群关系,啃噬群众幸福感、获得感和安全感。一方面,这折射出一些基层党员干部宗旨意识不强,纪法观念淡薄,私心作祟、利欲熏心,频频向低保金伸出“黑手”;另一方面,也反映出有的地方重发放轻监管,制度不健全或者执行不力,成为“挂在墙上”“写在纸上”的“稻草人”,给一些基层党员干部进行暗箱操作留下了“弹性空间”。

低保是惠及千百万贫困民众的“阳光”惠民政策,最容不得黑手与阴影介入。而要确保低保制度的正常实施,就须有完善的审核追责机制。对有渎职行为或以权谋私者要严肃究责,对向低保金伸黑手者更要及时曝光,严厉打击。只有筑牢低保政策的安全监管网,才能充分释放低保制度的公平正义。

同时有关人士也指出,由于监管失控,基层黑恶势力和贪腐干部也不断伸出黑手引发“低保腐败”。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开展以来,各级民政部门主体责任和纪检监察机构监督责任同向发力、同频共振,坚持零容忍,严查违规违纪行为,坚决向农村低保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亮剑。仅2019年6月至11月,各级民政部门共收集线索16485条,其中查证属实并向同级纪检监察机关移交1513条,涉及干部549人;驻民政部门纪检监察机构共发现或收到移交问题线索681条,其中立案调查516件、问责604人,不断释放动困难群众“奶酪”必受严惩的强烈信号。

(作者是本报首席评论员)

从去年开始,甘肃省就启动了兜底保障工作专项行动,向农村最低生活保障中的“人情保”和“关系保”开刀,严惩发生在贫困群众身边的贪污侵占、虚报冒领、盘剥克扣低保款等违法违纪问题,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严肃罪责问责,及时移交纪检监察部门处理。仅今年1月至8月,甘肃省纪委监委就查处扶贫领域违纪违法问题1348件,处理2794人,其中党纪政务处分1499人,组织处理1307人,问责461人,移送司法机关32人。

同时,各级民政部门和纪检监察机构不断巩固深化专项整治成果,把“当下改”与“长久立”相结合,边整治、边堵塞制度漏洞,深化标本兼治,形成长效机制,确保低保资金一分一厘发放到困难群众手中,坚决维护群众切身利益。驻民政部纪检监察组督促民政部加强顶层设计、优化政策供给,出台规范完善农村低保救助政策等文件,下力气解决“表现在基层、根子在上面”问题,跑好“最先一公里”。甘肃省针对惠民惠农财政补贴资金“一卡通”存在的问题,修订出台财政扶贫资金国库集中支付管理制度,让392亿惠民补贴直达群众。贵州省建立民生监督员制度,配备3.2万余名村级民生监督员,共发现农村“微腐败”问题2.9万余个。浙江杭州聚焦村级小微权力、小型工程、小额资金等重点领域,建立健全村级“三小”监督体系,深入推进清廉乡村建设。

同时,为彻底解决“人情保”“关系保”问题,甘肃省将低保审核的主体责任由村(居)委会调整到乡镇(街道),由乡镇(街道)组织申请低保对象家庭的审核工作,村(居)委会是协助乡镇(街道)做好入户调查、民主评议等工作。

针对一些干扰民主评议的问题,甘肃民政部门运用农村低保家庭困难状况评估指标体系,通过家庭成员、家庭收入、家庭财产、家庭大额支出、民主评议5项指标,对困难程度进行量化,并且大幅降低民主评议的比重。对家庭困难状况明显,但民主评议不达标的,由乡镇(街道)和民政部门入户查实后直接纳入保障范围。

针对部分基层干部通过优亲厚友、分家立户形成的“拆户保”、二次分配形成的“拼户保”和隐瞒家计的“瞒骗保”,严格落实基层民政经办人员、村干部及其近亲属备案制度,重点管理,定期对备案对象家庭开展入户核查,及时进退升降,动态管理。同时,通过信访部门、门户网站、媒体曝光、投诉举报电话等渠道,随时受理农村低保投诉问题,及时派出工作人员入户核查办理,情况属实的限期整改给予救助。

各地纪委监委结合开展小微权力整治,对贪污侵占、截留挪用、虚报冒领等基层“蝇贪蚁腐”和“小官巨贪”始终保持惩治的高压态势,严打“蝇贪蚁腐”“小官巨贪”。

康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