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力文化:印章证照失控已报警

缅甸新普京,T+- (原标题:聚力文化公章“失控” 深交所发函问询
要求说明印章、证照失控对公司日常经营管理产生的影响 充分提示相关风险)
因并购而导致风波,致使聚力文化形成了高管的两套班子。聚力文化12月23日晚公告称,公司已多次联系前任董事长,要求其指示保管公司印章、证照资料的人员按照公司《印章管理制度》的规定将相关印章、证照交还给公司总经理,并配合公司办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截至目前,上述相关印章、证照资料仍未移交,也未配合公司办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公司上述印章、证照资料已处于失控状态。员工刘某某、周某仍未归还其保管的印章、证照等资料,公司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公章“失控”存在风险公告显示,聚力文化总经理于12月7日因公司部分人员工作调整,通知负责保管聚力文化、聚力文化北京分公司和聚力文化文娱板块子公司、分公司相关印章、证照资料的员工刘某某、周某按照公司《印章管理制度》规定,将保管的公司印章、证照资料清点移交给公司总经理,由总经理按照公司《印章管理制度》的规定重新确定印章、证照资料的保管部门和人员。刘某某、周某拒绝移交由其代为保管的印章、证照资料,并连续脱岗不到公司上班。聚力文化称,经公安备案后,公司于2019年12月13日对公司存放印章及资质文件的办公室门锁进行了开锁,发现保管上述印章、资料的保险柜已不在办公室。聚力文化指出,公司相关印章、证照资料失控期间,存在因印章被盗盖而签订损害公司合法权益的经济合同和其他法律文书的风险;任何人使用上述印章、证照资料签订的任何合同、协议,以及具有合同性质的文件或其他书面文件,公司均不予承认,并依法追究相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并追究由此给公司造成的一切损失。深交所曾对其通报批评聚力文化公告提及的前任董事长为余海峰,其通过并购重组方式进入上市公司。聚力文化前身帝龙新材于2008年上市,主营业务为高端装饰贴面材料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截至2018年12月31日,聚力文化游戏文化业务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13.08亿元,已计提坏账准备1.71亿元。年审会计师无法就上述应收账款的真实性和可收回性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2018年6月,聚力文化曾公告,余海峰及聚力互盈拟在12个月内增持上市公司不低于1亿市值的股份。但截至2019年6月,该动作仍未完成,深交所对其行为下发函件予以通报批评。管理层与控股方矛盾重重今年下半年,以余海峰为首的管理层与聚力文化原控股方发生了矛盾,自今年半年报发布之日,乱象更是持续升级。8月28日晚,聚力文化披露了半年度报告,与现任董事长余海峰等人的意见不同,公司董事姜飞雄,监事徐民、杜雪芳、陈敏,副总经理陈智剑表示无法保证半年度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对此,深交所对公司下发了关注函。聚力文化原实控人姜飞雄任职的子公司被指财务存在问题。聚力文化10月19日公告称,公司原计划于10月24日披露公司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因公司子公司浙江帝龙新材料有限公司财务人员不配合上市公司编制定期报告,编制的现金流量表完全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与资产负债表、利润表等勾稽关系混乱,公司无法在原定时间内完成三季报编制。公司财务总监已向相关财务人员发出通知,催收账务处理资料和银行对账单、网银U盾、营业执照等,对子公司资产和账务处理情况进行检查和核对。姜飞雄作为上市公司董事和子公司浙江帝龙新材料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公司也会请姜飞雄督促子公司相关财务人员尽快履行上述义务。余海峰发起对姜飞雄追责,自身却受到监事会的发难。聚力文化10月23日披露,监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提请罢免余海峰董事长职务的议案。监事会认为,根据《公司法》有关规定,“个人所负数额较大的债务到期未清偿”不得担任公司的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而余海峰目前持有上市公司全部股份已被冻结,且其涉及多笔债务诉讼,表明其个人存在较大债务不能到期清偿。12月6日,聚力文化董事会改选,余海峰和姜飞雄双方各提名了候选人进入董事会。12月10日,聚力文化公告称,陈智剑为公司第五届董事会董事长,取代余海峰的职务。这场升级的“内斗”引起了监管注意。深交所对此发函询问,要求公司列明相关印章、证照资料出现失控的主体情况,包括主体名称、注册资本、股权结构、经营范围等;要求说明上述事项对公司日常经营管理产生的影响,公司拟采取的具体措施;要求说明上述事项对公司2019年年度财务报告编制的影响;充分提示相关风险,说明公司是否仍对相关主体具有控制权、是否仍将其纳入公司2019年合并报表范围。

原标题:聚力文化:印章证照失控已报警
  □本报记者 于蒙蒙 刘杨      聚力文化12月23日晚公告称,公司已多次联系前任董事长,要求其指示保管公司印章、证照资料的人员按照公司《印章管理制度》的规定将相关印章、证照交还给公司总经理,并配合公司办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截至目前,上述相关印章、证照资料仍未移交,也未配合公司办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公司上述印章、证照资料已处于失控状态。刘某某、周某仍未归还其保管的印章、证照等资料,公司已向公安机关报案。  深交所当晚即向聚力文化发去关注函,要求公司列明相关印章、证照资料出现失控的主体情况,包括主体名称、注册资本、股权结构、经营范围等;要求说明上述事项对公司日常经营管理产生的影响,公司拟采取的具体措施;要求说明上述事项对公司2019年年度财务报告编制的影响;充分提示相关风险,说明公司是否仍对相关主体具有控制权、是否仍将其纳入公司2019年合并报表范围。  公章不翼而飞  公告显示,聚力文化总经理于2019年12月7日因公司部分人员工作调整,通知负责保管聚力文化、聚力文化北京分公司和聚力文化文娱板块子公司、分公司相关印章、证照资料的员工刘某某、周某按照公司《印章管理制度》的规定,将保管的公司印章、证照资料清点移交给公司总经理,由总经理按照公司《印章管理制度》的规定重新确定印章、证照资料的保管部门和人员。刘某某、周某拒绝移交由其代为保管的印章、证照资料,并连续脱岗不到公司上班。  聚力文化称,经公司多次联系、催促,刘某某、周某仍拒绝交出保管的印章和证照资料,并继续脱岗拒绝到公司上班。经公安备案后,公司于2019年12月13日对公司存放印章及资质文件的办公室门锁进行了开锁,发现保管上述印章、资料的保险柜已不在办公室。  聚力文化指出,上述印章、证照资料失控已对公司的正常运营造成严重影响。公司将依法追究相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并追究由此给公司造成的一切损失。公司相关印章、证照资料失控期间,存在因印章被盗盖而签订损害公司合法权益的经济合同和其他法律文书的风险。在公司上述印章、证照资料失控期间,任何人使用上述印章、证照资料签订的任何合同、协议以及具有合同性质的文件或其他书面文件,公司均不予承认,并依法追究相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并追究由此给公司造成的一切损失。  收购标的埋“雷”  聚力文化公告提及的前任董事长为余海峰,其通过并购重组方式进入上市公司。聚力文化前身帝龙新材于2008年上市,主营业务为高端装饰贴面材料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2016年4月,聚力文化以34亿元购买余海峰、火凤天翔、杭州哲信、聚力互盈、天津乐橙等合计持有的美生元100%股权。2017年12月,聚力文化召开董事会,选举余海峰为公司董事会董事长。  聚力文化的股权关系也发生了变化。公司原控股股东为帝龙控股,实际控制人为姜飞雄。2017年12月,帝龙控股及股东姜祖功与宁波揽众天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宁波揽众天道”)签订协议,将持有的合计8000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转让给宁波揽众天道。股份转让后,宁波揽众天道持有上市公司9.40%的股权,帝龙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17.77%,余海峰持股15.32%,公司无控股股东和无实际控制人。  值得注意的是,聚力文化2018年对美生元计提商誉减值损失29.65亿元。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聚力文化2018年年报出具非标准审计意见。截至2018年12月31日,聚力文化游戏文化业务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13.08亿元,已计提坏账准备1.71亿元。年审会计师无法就上述应收账款的真实性和可收回性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  除了标的资产问题,董事长余海峰亦被指存在违规。2018年年报显示,因公司董事长规范意识不足,凌驾于公司内部控制之上,存在董事长通过公司相关合作方作为资金通道对公司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情形,累计占用公司资金1.57亿元。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上述占用公司资金未收回。截至2019年4月29日,聚力文化已收回占用资金1.35亿元。  公司内斗不断  今年下半年,以余海峰为首的管理层与聚力文化原控股方发生了矛盾。  聚力文化原实控人姜飞雄任职的子公司被指财务存在问题。聚力文化10月19日公告称,公司原计划于10月24日披露公司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因公司子公司浙江帝龙新材料有限公司财务人员不配合上市公司编制定期报告,编制的现金流量表完全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与资产负债表、利润表等勾稽关系混乱,公司无法在原定时间内完成三季报编制。公司财务总监已向相关财务人员发出通知,催收账务处理资料和银行对账单、网银U盾、营业执照等,对子公司资产和账务处理情况进行检查和核对。姜飞雄作为上市公司董事和子公司浙江帝龙新材料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公司也会请姜飞雄督促子公司相关财务人员尽快履行上述义务。  余海峰发起对姜飞雄追责,自身却受到监事会的发难。聚力文化10月23日披露,监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提请罢免余海峰董事长职务的议案。监事会认为,根据《公司法》有关规定,“个人所负数额较大的债务到期未清偿”不得担任公司的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而余海峰目前持有上市公司全部股份已被冻结,且其涉及多笔债务诉讼,表明其个人存在较大债务不能到期清偿。  聚力文化权力格局亦悄然生变。12月6日,聚力文化董事会改选,余海峰阵营提名张楚、林明军进入董事会,其余四席均来自姜飞雄一方的提名人选。12月10日,聚力文化公告称,陈智剑为公司第五届董事会董事长,取代余海峰的职务。据媒体报道,陈智剑是姜飞雄的表弟。

原标题:内讧升级 聚力文化印章“失控” 来源:上市公司

北京商报讯聚力文化高层之间的内讧并未停止。12月23日晚间,聚力文化一纸公告宣布公司及部分子公司印章、证照资料已处于失控状态,并且多次联系前任董事长余海峰,上述相关印章、证照资料仍未移交。这也让围绕在聚力文化原高层之间的内讧更加白热化。

根据聚力文化12月23日晚间发布的公告显示,负责保管公司、公司北京分公司和公司文娱板块子公司、分公司相关印章、证照资料的员工刘某某、周某拒绝移交由其代为保管的印章、证照资料,并连续脱岗不到公司上班。经公安备案后,公司于2019年12月13日对公司存放印章及资质文件的办公室门锁进行了开锁,发现保管上述印章、证照资料的保险柜已不在办公室。

聚力文化表示,公司已多次联系前任董事长,要求其指示保管公司印章、证照资料的人员按照公司《印章管理制度》的规定将相关印章、证照资料交还给公司总经理并配合公司办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截至目前,上述相关印章、证照资料仍未移交,也未配合公司办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公司上述印章、证照资料已处于失控状态。

针对相关问题,聚力文化方面相关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发现该情况后,公司一直就印章和证照资料事宜与前任董事长及相关人员进行协调”。在聚力文化及部分子公司印章“失控”的背后,是余海峰方面与姜飞雄方面两方势力的内斗。

在今年7-8月,聚力文化高层之间的内讧开始出现在公众视野,姜飞雄提名独董候选人遭到否决,彼时公司董事长余海峰就投了弃权票;之后在2019年半年报中,姜飞雄称无法保证半年度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到了10月,双方的矛盾升级,聚力文化审议通过了《关于提请罢免余海峰董事长职务的议案》。

12月,姜飞雄表弟陈智剑当选聚力文化董事长,在公司的新一届董事席位中,姜飞雄方面占据4席,余海峰方面占据2席。但如今伴随着聚力文化及部分子公司印章“失控”,也意味着姜飞雄方面虽已“上台”,聚力文化的内讧却并未停止。

据了解,聚力文化目前处于无控股股东、实控人状态,根据2019年三季报显示,公司单一第一大股东为余海峰,持股比例15.33%;姜飞雄持股比例4.35%,位列第四大股东。聚力文化在三季报中表示,姜飞雄、卜静静、帝龙控股、姜祖功、姜筱雯、姜丽琴为一致行动人,其中卜静静、帝龙控股也均位列前十大股东之列,持股比例分别为5%、3.28%。经计算,仅姜飞雄、卜静静、帝龙控股三方,合计持有聚力文化12.63%的股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