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规输血楼市终被查 农村金融机构成受罚“重灾区”

T+- (原标题:违规输血楼市终被查 农村金融机构成受罚“重灾区”)
上证报中国证券网讯(唐燕飞 记者
颜剑)监管层查处商业银行涉房信贷领域违规毫不手软。上证报统计发现,截至12月20日,银保监会及派出机构今年共发出57张涉及银行违规输血房地产的罚单,处罚金额达2800多万元。其中,超过三分之二的罚单内容为银行违规发放用于购房的个人综合消费贷款。从地域看,浙江地区的商业银行所获罚单数量显著高于其他省份;从银行类型来看,农商行、农信社等农村金融机构领到了过半涉违规房地产贷款罚单。浙江监管力度大
惩罚额度高从严监管下,浙江地区的银行拿到了最多的涉房贷款罚单。上证报统计发现,截至目前,浙江银保监局今年共开出13张银行违规涉房贷款的罚单,共有12家银行被罚。其中,5张罚单在百万元级别以上,分别给了建设银行浙江省分行、富阳农村商业银行、温州银行、南京银行杭州分行、舟山岱山农商银行。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银行业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王剑告诉记者,各地方银保监局对信贷资金流入房市的监管尺度不同。相较其他省份而言,浙江省银保监局对于试图以个人消费贷款业务作为渠道,来向楼市输血的行为予以了更严的监管力度。3个月前,浙江银保监局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个人消费贷款有关问题的通知》(〔2019〕213号,以下简称“通知”),进一步规范辖内个人消费贷款业务,要求金融机构从贷款全流程各环节入手,加强用途真实性审查,严禁贷款资金违规流入禁止性领域。“对于一些商业银行来说,通过房贷业务来做高消费信贷业务,既可以做出规模,风险又相对较低,因而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邮储银行资产管理部投资经理卜振兴认为。与监管罚单相对应的,是浙江省近年来坚挺的住房价格。“近几年来,从全国来看,杭州楼市上涨较快,个人住房按揭贷款增长也比较明显,居民投资意愿强烈,从而推高了杠杆率。”诸葛找房数据研究中心分析师王小嫱分析称,未来涉及房地产业务的贷款仍是监管重点。农村金融机构受罚较多在涉房信贷方面,受到处罚的银行机构有约50家,涉及各类商业银行及农村金融机构。受罚的原因包括个人消费贷款资金被挪用于购房、贷款资金被挪用于房产公司经营、对公房地产开发贷款贷后检查流于形式等。其中,农商行、农信社收到的罚单数量居首位,达34张。如今年1月的罚单显示,江西宜丰农村商业银行将非按揭类贷款资金当做住房贷款发放,连吃4张罚单。对此,卜振兴认为,农村金融机构需要加强内控管理和风险管理,提高合规能力。“农村金融机构存在的普遍问题是信贷风控审查不严格,贷款实际用途管控不严格,贷后管理不到位,合规意识不够。”卜振兴对上证报表示。一位在银行业从业多年的人士表示,基层信贷人员的业绩压力较大,也是农村金融机构前赴后继“踩红线”的重要原因。“许多农商行业务都比较单一,经营者只能在传统业务范围内同质化竞争,房贷业务、房地产融资常被银行认为是‘稳赚不赔’的行业,为了完成业绩,银行人员容易铤而走险。”

监管层查处商业银行涉房信贷领域违规毫不手软。

上证报统计发现,截至12月20日,银保监会及派出机构今年共发出57张涉及银行违规输血房地产的罚单,处罚金额达2800多万元。其中,超过三分之二的罚单内容为银行违规发放用于购房的个人综合消费贷款。

从地域看,浙江地区的商业银行所获罚单数量显著高于其他省份;从银行类型来看,农商行、农信社等农村金融机构领到了过半涉违规房地产贷款罚单。

浙江监管力度大 惩罚额度高

从严监管下,浙江地区的银行拿到了最多的涉房贷款罚单。

上证报统计发现,截至目前,浙江银保监局今年共开出13张银行违规涉房贷款的罚单,共有12家银行被罚。其中,5张罚单在百万元级别以上,分别给了建设银行浙江省分行、富阳农村商业银行、温州银行、南京银行杭州分行、舟山岱山农商银行。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银行业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王剑告诉记者,各地方银保监局对信贷资金流入房市的监管尺度不同。相较其他省份而言,浙江省银保监局对于试图以个人消费贷款业务作为渠道,来向楼市输血的行为予以了更严的监管力度。

3个月前,浙江银保监局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个人消费贷款有关问题的通知》,进一步规范辖内个人消费贷款业务,要求金融机构从贷款全流程各环节入手,加强用途真实性审查,严禁贷款资金违规流入禁止性领域。

“对于一些商业银行来说,通过房贷业务来做高消费信贷业务,既可以做出规模,风险又相对较低,因而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邮储银行资产管理部投资经理卜振兴认为。

与监管罚单相对应的,是浙江省近年来坚挺的住房价格。“近几年来,从全国来看,杭州楼市上涨较快,个人住房按揭贷款增长也比较明显,居民投资意愿强烈,从而推高了杠杆率。”诸葛找房数据研究中心分析师王小嫱分析称,未来涉及房地产业务的贷款仍是监管重点。

农村金融机构受罚较多

在涉房信贷方面,受到处罚的银行机构有约50家,涉及各类商业银行及农村金融机构。受罚的原因包括个人消费贷款资金被挪用于购房、贷款资金被挪用于房产公司经营、对公房地产开发贷款贷后检查流于形式等。

其中,农商行、农信社收到的罚单数量居首位,达34张。

如今年1月的罚单显示,江西宜丰农村商业银行将非按揭类贷款资金当做住房贷款发放,连吃4张罚单。对此,卜振兴认为,农村金融机构需要加强内控管理和风险管理,提高合规能力。

“农村金融机构存在的普遍问题是信贷风控审查不严格,贷款实际用途管控不严格,贷后管理不到位,合规意识不够。”卜振兴对上证报表示。

一位在银行业从业多年的人士表示,基层信贷人员的业绩压力较大,也是农村金融机构前赴后继“踩红线”的重要原因。“许多农商行业务都比较单一,经营者只能在传统业务范围内同质化竞争,房贷业务、房地产融资常被银行认为是‘稳赚不赔’的行业,为了完成业绩,银行人员容易铤而走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