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鬼酒举报人石磊:若酒鬼酒认为被”要挟” 请报案

T+- (原标题:【独家】举报人石磊再发声明:若酒鬼酒认为被“要挟”
请第一时间报案)
财联社(长沙,记者李拥军)讯,今天上午,酒鬼酒举报人石磊公司再次发出声明,回应酒鬼酒公司的第二次《澄清公告》。以下为石磊公司今日声明全文:我是石磊,湖南湘西酒鬼酒公司原经销商,实名举报54度老酒鬼酒非法添加甜蜜素。12月18日,我向湘西州市场监管局实名举报。12月21日、22日,酒鬼酒公司连续发布两份公告,声称“从未采购甜蜜素,也从未向54°500ml老酒鬼酒中添加甜蜜素”。没有证据。酒鬼酒说出来的“真相”,不是真相。孰是孰非,静候官方调查酒鬼酒的两份公告,并未提供哪怕一点有信服力的证据材料,一切的一切,仍停留于口若悬河的诡辩。作为一家上市企业,面对提供充分证据的举报,只是忙着输出观点,而非以事实说话。如此做法,究竟是为了查明事实、给公众交代,还是为了掩耳盗铃、让真相埋没?酒鬼酒公司声称,经查证,本公司从未采购甜蜜素,也未向54度500ml老酒鬼酒中添加甜蜜素。未采购,也未添加,那么,我封存在库的几万瓶酒里有没有甜蜜素,敢不敢正面回复?我还留意到,网上有言论甚至质疑,“谁知道你的检测是真是假?万一甜蜜素是你加的呢?万一酒被你掉包了呢?”我不知道,发表相关言论者是否酒鬼酒公司的利益相关方。我再次重申:从2016年到2019年,我们公司依法向多家权威检测机构申请了三次检测,程序合法,事实清楚。“我掉包”、“我添加”的话,我还敢实名向监管部门举报,请问,发表这样观点的人,是有多么低估监管部门的水平和能力?酒鬼酒公司称,相关产品在出厂时符合国家食品安全相关标准和规定”存在误导性陈述,《食品添加剂卫生标准》(GB2760-2007)国家标准在2007年已经制定,请大家去查一查。酒鬼酒公司声称,已经提请相关市场监管部门对本公司市场流通产品进行全面检测,并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布检测结果。这是最值得玩味的一点。2016年发函及诉讼中提交了酒里含有甜蜜素的多方检测报告,酒鬼酒公司不予重视置之不理,不进行自查,还意图通过法院判决来“强制执行”原告仓库的问题酒,企图销毁证明息事宁人,置流向市场的4万瓶于不顾,现在媒体曝光了,才开始启动检测程序。我不知道“市场流通”的54度500ml老酒鬼酒还有多少?我公司的仓库中有5万多瓶,不敢流入市场,请求监管部门前来检测。我也呼吁,广大消费者将流向市场的54度500ml老酒鬼酒送检,让真相早日大白。舆论关注点不应跑偏,聚焦事实酒鬼酒公司反复强调我在“谋求不正当利益”,并声称,绝不向任何要挟、勒索妥协。不得不佩服酒鬼酒强大的公关团队,他们似乎觉得,只要对举报者进行了道德上的污名化,那么,这个举报者所说的一切,也都不足为凭了。真的是这样吗?众所周知,要挟、勒索是违法犯罪、令人不齿的举动。在与酒鬼酒公司的合作中,我遭遇了不公,5万瓶添加了甜蜜素的酒品烂在我手里,几年来,我一直以合法方式、在法律框架内寻求法律救济,何来“要挟、勒索”?一个简单的逻辑,若酒鬼酒公司认为,我有对其“要挟、勒索”的举动,酒鬼酒公司应当第一时间前往公安机关报案,而非对着全国人民大喷口水。时至今日,我并未收到有公安机关对我进行“涉嫌勒索”的询问及调查。酒鬼酒公司声称,我“要挟,勒索”,既是对我的诽谤,也是对我的公开恐吓与威胁。我保留追究其相关责任的权利。酒鬼酒公司的公关策略显然取得了一定的效果,我也看到一些舆论的关注点已经跑偏,从酒鬼酒是否存在产品质量问题,转移到我是否在谋求不正当利益上。限于篇幅,关于我和酒鬼酒公司的经济纠纷,我将另外述文,一一回复。本文想讨论的只有一点:先得解决酒鬼酒的产品质量问题,还原事情的真相。石磊2019年12月23日上午

石磊说不知道“市场流通”的54度500ml老酒鬼酒还有多少,“我公司的仓库中有5万多瓶,不敢流入市场,请求监管部门前来检测”,消费者也可将流向市场的54度500ml老酒鬼酒送检,让真相早日大白。

目前,湖南省湘西州市场监督管理局已受理石磊的举报情况,但还未正式立案。石磊说,若湘西州市场监督管理局决定不对此事立案,他将向省级和国家级市场监督管理局继续举报。

石磊在声明中表示,酒鬼酒公司声称已提请相关市场监管部门对市场流通产品进行全面检测,“这是最值得玩味的一点。2016年发函及诉讼中提交了酒里含有甜蜜素的多方检测报告,酒鬼酒公司不予重视置之不理,不进行自查,还意图通过法院判决来强制执行原告仓库的问题酒,企图销毁证明息事宁人,置流向市场的4万瓶于不顾,现在才开始启动检测程序,孰是孰非,静候官方调查。”

“我不知道‘市场流通’的54度500ml老酒鬼酒还有多少?我公司的仓库中有5万多瓶,不敢流入市场,请求监管部门前来检测。”石磊在声明中写到。

编辑 祝凤岚 校对 危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12月23日,甜蜜素风波后的第一个工作日,酒鬼酒一字跌停。跌停板上的封单超过4万手。截至9时51分,酒鬼酒跌停板上的封单已超过10万手。

新京报记者 王子扬

石磊还称,时至今日,他并未收到有公安机关对我进行“涉嫌勒索”的询问及调查。

根据酒鬼酒公告,2015年12月,石磊要求酒鬼酒再赠送8000瓶54°500ml老酒鬼酒。2016年初,酒鬼酒新任管理团队提出对经销商存有疑虑的2013年前所有库存产品予以退换,并给予合理补偿,同时对石某2015年12月提出的要求予以拒绝。酒鬼酒称无法接受也未同意其对酒鬼酒赠送产品及与酒鬼酒产品无关的广告费用给予补偿的要求。

12月22日晚间,酒鬼酒发布公告,正面否认曾采购并向涉事白酒中添加甜蜜素,明确已提请市场监管部门对公司市场流通产品全面检验,并呼吁媒体向公安部门提供线索,查明此前报道中提到的“个别员工私自添加甜蜜素”事宜。

新京报讯12月23日上午,实名举报54度老酒鬼酒非法添加甜蜜素的经销商石磊发布第二份声明称,质疑54度500ml老酒鬼酒在市场上的流通数量,称酒鬼酒的两份公告并未提供有信服力的证据材料,应先解决产品质量问题,还原事情真相。

原经销商石磊针对酒鬼酒的澄清公告,再发声明。

他还提到,“从2016年到2019年,公司依法向多家权威检测机构申请了三次检测,程序合法,事实清楚。”舆论关注点不应跑偏,聚焦事实。“在与酒鬼酒公司的合作中,5万瓶添加了甜蜜素的酒品烂在我手里,几年来我一直以合法方式、在法律框架内寻求法律救济,何来‘要挟、勒索’?”

公开资料显示,这次引发关注的甜蜜素,化学名为环己基氨基磺酸钠,是一种人工合成的无营养甜味剂,甜度是蔗糖的30-40倍。因其甜度口感良好,所以常用于蜜饯,糕点,酱菜,调味料和饮料等食品中,是目前食品行业中应用最多最广的一种甜味添加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据了解,甜蜜素事件曝出后,酒鬼酒曾于12月21日发声明称,酒鬼酒公司严禁添加甜蜜素,也从未采购过甜蜜素;酒鬼酒生产销售的所有产品均100%合格。12月22日晚间,酒鬼酒再发第二份公告称:酒鬼酒原经销商石磊因与公司发生经济纠纷,“意欲谋求不正当利益,被公司严厉拒绝。湘西州中级人民法院、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两审均驳回其高额赔偿的请求。”

此外,针对之前酒鬼酒表示双方存在经济纠纷,举报人“谋求不正当利益”的说法,石磊表示,要挟、勒索是违法犯罪、令人不齿的举动。在与酒鬼酒公司的合作中,我遭遇了不公,5万瓶添加了甜蜜素的酒品烂在我手里,几年来,我一直以合法方式、在法律框架内寻求法律救济,何来“要挟、勒索”?

12月23日,石磊向澎湃新闻记者发布了第二份声明,称他公司仓库内的54°500ml老酒鬼酒是经过多家权威检测机构的检测,在程序合法的情况下,检测出酒内含有甜蜜素,希望酒鬼酒提供充分的证据材料,做出正面回应。

此前的12月17日,澎湃新闻接到酒鬼酒供销有限责任公司“54°500ml老酒鬼酒”总代理北京来今雨轩文化传播公司法定代表人石磊实名举报称,其仓库里封存了5万瓶酒鬼酒,被检出添加了“甜蜜素”,“不敢流向市场,酒鬼酒又不肯赔偿损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