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内15家银行发行永续债合计近5700亿元

原标题:首批农商行永续债呼之欲出  本报记者罗晗  从大型商业银行到股份行,再到城商行,商业银行永续债发行主体不断扩容。近日,深圳农村商业银行发行永续债获银保监会核准,首批农商行永续债呼之欲出。  发行阵营不断扩容  近日,深圳农村商业银行获深圳银保监局核准发行不超过25亿元人民币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首批农商行永续债呼之欲出。  今年是银行永续债发行的“元年”。1月,中国银行发行了我国首单银行永续债。4个月后,民生银行拿下第二单银行永续债,也是首单由股份行发行的永续债。11月以来,银行永续债发行节奏明显加快。据统计,11月至今,已有建设银行、台州银行、威海商业银行、徽商银行、中信银行先后发行永续债;此外,12月18日-19日,杭州银行、平安银行先后发布公告获准发行永续债。  值得一提的是,11月15日,台州银行16亿元永续债启动发行,是首单城商行发行的永续债。此后,威海市商业银行、徽商银行也加入其中,分别发行30亿元、100亿元永续债。  而农商行的加入,标志着中小银行永续债发行阵营进一步扩容,节奏料进一步加快。Wind数据显示,截至12月22日,已有15家商业银行合计发行了5496亿元永续债。若平安银行在年底完成发行,今年银行永续债规模有望突破6000亿元。  CBS操作常态化  对于今年刚诞生的一个债券品种来说,发展速度不可谓不快,背后反映的是银行补充资本的强烈诉求和监管部门对于银行补充资本的支持态度。其中,央行创设并持续开展央行票据互换(CBS)操作就是一大体现。  2月以来,截至12月22日,央行已开展6次央行票据互换(CBS)操作,尤其是8月以后,每月都有一次。随着银行永续债的扩容,操作规模也从最初的15亿元增加至近期的60亿元。  央行在今年1月创设CBS时表示,它可增加持有银行永续债的金融机构的优质抵押品,提高银行永续债的市场流动性,增强市场认购银行永续债的意愿,从而支持银行发行永续债补充资本。  中小银行“回血”有路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截至三季度末,我国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的平均水平分别为10.85%、11.84%和14.54%,较二季度末有所提高。不过,中小银行资本补充压力仍然较大。根据《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商业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最低要求为6%,再加上计提储备资本的要求,8.5%的充足率成为非重要系统银行的监管“红线”。目前部分中小银行已经触及或低于这一红线。  分析人士认为,中小银行11月之前主要靠发行二级资本债补充资本,如今永续债发行门槛降低,中小银行发行永续债的浪潮正在酝酿中。专家预计,将来相关部门会在永续债发行等方面加大对中小银行的政策支持力度。

原标题:年内15家银行发行永续债合计近5700亿元

图片 1

永续债作为今年新的资本补充渠道,受到机构的追捧。而时值年末,银行永续债的发行还在提速,并且中小银行发行永续债的身影迅速增加。

原标题:银行花式“补血”继续!邮储银行将发不超800亿元永续债
这六家城商行今年也获批发行永续债

《证券日报》记者根据中国货币网数据统计,截至12月29日,今年银行发行的永续债规模共计5696亿元。其中,11月份以来,台州银行、威海市商业银行、徽商银行永续债落地,若再加上11月18日、12月18日和20日获批发行永续债的泸州银行、深圳农商行和杭州银行,目前已6家中小银行永续债将问世。

摘要
3月4日,邮储银行宣布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公开发行不超过800亿元永续债。

今年以来,永续债成为银行补充资本的新的政策工具,东方金诚首席金融分析师徐承远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政策鼓励下,未来国有大行和股份行发行规模将继续占有主导地位,而中小银行发行机构也有望持续扩容。”

3月4日,邮储银行宣布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公开发行不超过800亿元永续债。

11月以来中小银行永续债发行加速

据了解,此次发行所募集资金将用于补充该行其他一级资本。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9月末,邮储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55%,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55%,资本充足率为13.27%。

从年初到10月份,永续债这一重要的资本补充工具仅有股份制银行和国有大行发行,数量众多的中小银行并未享受到永续债的利好。11月6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第九次会议提出“当前要重点支持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优化资本结构”。随后,中小银行永续债发行大提速。从11月初至12月25日,包括深圳农商行在内,已有6家城商行、农商行发行或获准发行永续债。其中有三家已成功发行,包括11月15日台州银行发行永续债16亿元;11月28日威海市商业银行成功发行永续债30亿元;11月29日微商银行发行永续债100亿元;中小银行永续债发行明显加速。

2020年以来,已有多家银行获批发行永续债,发行主体主要是城商行。包括桂林银行、广西北部湾银行、华融湘江银行、东莞银行、江苏银行、湖州银行。同时,1月15日,杭州银行成功发行了70亿元的2020年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票面利率为4.1%,成为今年发行的首单银行永续债;2月18日在中国债券信息网发布公告称,平安银行于2月21日至2月25日发行该行2020年第一期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发行规模为300亿元。

不过,虽然中小银行永续债发行提速,但是与大行相比,中小银行永续债的发行规模和覆盖数量仍偏小。目前已经发行的台州银行、威海市商行的永续债合计仅为46亿元,再加上泸州银行和深农商行获批的额度,合计不足百亿元。而近期仅平安银行一家便获批500亿元的永续债额度。

银行继续花式“补血”

未来银行永续债发行热潮有望持续

3月4日晚间,邮储银行发布公告称,该行已收到来自银保监会和央行的批复,同意该行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公开发行不超过
800 亿元人民币(或等值外币)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

《证券日报》记者根据中国货币网数据统计,截至12月29日,今年以来,中行、工行、农行、渤海银行、台州银行、徽商银行、中信银行等15家银行发行永续债规模共计5696亿元。其中股份制银行占了7家,分别是平安银行、中信银行、广发银行、渤海银行、浦发银行、华夏银行、中国民生银行,合计发行规模达2350亿元,其中5大国有银行都发行了永续债,合计规模达3200亿元。

公告显示,邮储银行于2019年10月29日召开的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批准,拟在境内外市场发行不超过800亿元人民币或等值外币的减记型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至此,六大行均已发行不同额度的永续债。

徐承远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商业银行永续债发行热情高涨主要有4个原因。首先是随着资管新规等监管规定实施,商业银行表外业务加速回表,资本消耗压力加大;其次是银行业盈利能力下滑、内源性资本补充受限,叠加资本计(补)提压力日渐增加,创新发行永续债补充其他一级资本优化资本结构、夯实资本实力成为当务之急;第三是在“支持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政策下,商业银行永续债发行扩容,未来发行数量和规模有望持续增加;最后从投资者的角度来看,银行发行的永续债收益相对较高,目前发行的银行资质较好,债券安全性较高,是机构较好的投资品种。

除了永续债之外,银行也积极通过优先股、定增等方式花样“补血”。比如,中国银行3月5日发布公告称,1.98亿股境外优先股发行完毕,净募资约28.17亿美元,将全部用于补充一级资本。泸州银行近日宣布,拟以非公开发行方式面向合格投资者发行不超过3.6亿股新H股。

平安证券的分析师指出,监管层鼓励银行发行永续债,主要是寄希望于多途径补充银行资本,特别是一级资本。目前我国商业银行存在资本总量短缺和结构性失衡两大问题,永续债的推出能够针对性的缓解银行压力。同时,银行系统重要性高,行业信用风险很低,满足一些机构对高票息、低信用风险资产的需求。

据数据统计,2019年共有15家银行合计发行了5696亿元的永续债,包括工、农、中、建、交5家国有银行,民生、华夏、浦发、中信、平安、渤海与广发7家股份制银行,以及台州银行、徽商银行和威海市商业银行3家城商行。

值得注意的是,人民银行还创设了央行票据互换工具(CBS),并将合格的银行永续债纳入央行担保品范围,以促进提升永续债的流动性和市场接受度。目前,央行已开展7次央行票据互换(CBS)操作,随着银行永续债的扩容,操作规模也从最初的15亿元增加至近期的60亿元,截止到12月24日中国人民银的2019年第七期央行票据互换(CBS)操作,年内累计操作量累计达320亿元。

具体来看,5家国有大型银行总共发行3200亿元永续债,7家股份制银行总共发行2350亿元永续债,3家城商行总共发行146亿元永续债,其中,徽商银行发行100亿元、台州银行发行16亿元、威海市商业银行发行30亿元。

2020年以来,在多项政策的支持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的背景下,2月24日至27日,江苏银行、湖州银行、桂林银行、广西北部湾银行的永续债发行申请,相继获得当地银保监局批复。而1月就有华融湘江银行、东莞银行两家银行的永续债发行申请获得批复。除江苏银行外,其他均为区域非上市银行。

中小银行“补血”提速

不同于大型商业银行发行永续债时受到市场追捧,随着永续债发行主体下沉至城商行,部分中小银行因其较低的信用等级,发行的永续债面临市场认购意愿不强,债券流动性较差等问题,无法及时补充一级资本,提升风险递补能力。

“为解决上述问题,央行于2019年1月24日创设票据互换(CBS)工具,目的就是为商业银行发行永续债提供流动性支持。”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此前表示。

2月28日,央行官网发布公告显示,当日央行开展了央行票据互换(CBS)操作以提高银行永续债的市场流动性,操作量50亿元,期限3个月,费率0.10%,支持银行发行永续债补充资本。

据悉,本次操作面向公开市场业务一级交易商公开招标,中标机构包括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农商行、证券公司等各类金融机构。换入债券既有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和股份制银行发行的永续债,也有城商行发行的永续债,体现了对中小银行发行永续债补充资本的支持。

温彬介绍说,央行通过票据互换(CBS)操作,从中标机构(主要是指公开市场业务一级交易商)换入合格银行发行的永续债,同时换出等额央行票据,以增加持有银行永续债的中标机构持有的优质抵押品,提高市场对永续债的认购热情。为支持城商行永续债的发行并提高流动性,央行于年内开展了两期“以券换券”票据互换操作,互换规模合计110亿元,占城商行永续债新发行规模的28.95%。

2020年以来,当前,监管层对于银行永续债发行申请的批复不断提速,已有华融湘江银行、东莞银行、江苏银行、湖州银行、桂林银行和广西北部湾银行等6家城商行发行永续债,规模共计380亿元。

对此,有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永续债将提高发行银行资本质量和资本充足水平,从而有助于进一步增强资本实力,提升风险抵御能力和服务实体经济实力,预计2020年,永续债的发行范围将逐渐覆盖到更多中小银行。

此外,温彬认为,下阶段,政策上在支持企业复工和复产,稳定我国就业和经济发展的基础上,通统筹做好疫情防控、经济社会发展和防范金融风险等工作,持续加大对中小银行的支持力度,保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

从最新数据上看,银行业资本充足率也有所提升。据银保监会2月17日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四季度末,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92%,较上季末增加0.08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95%,较上季末增加0.11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为14.64%,较上季末增加0.1个百分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