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鬼酒业绩、销售费用齐升 中粮“助攻”亦难重回第一阵营 提供者 财联社

T+-
针对经销商举报酒鬼酒检出“甜蜜素”、湘西州市场监管部门已受理的消息,中粮酒业内部人士向财联社记者透露,涉事产品应该是中粮入主酒鬼酒之前的产品,属于历史遗留问题。

前不久传得沸沸扬扬的中粮入主酒鬼酒一事终于得以尘埃落定。11月26日,国资委[微博]官方网站宣布中国华孚贸易发展集团公司(以下简称“华孚”)整体并入中粮集团有限公司。
“并购…

财联社(北京,记者
高飞)讯,8月20日晚间,酒鬼酒(000799.SZ)发布2019年上半年业绩报告,营收净利实现双增,但是从产品分类上看,高端产品营收占比较低,与目前白酒整体行业高端化现象不符。“酒鬼酒本身不是头部酒企,高端化与‘茅五泸’差别很大,业绩的增长,放在二三线酒企的视野来看,增长架构属于合理。”酒水行业分析人士欧阳千里对财联社记者表示。欧阳千里亦指出,目前酒鬼酒的挑战在于没有快速全国化匹配的资源。“重回第一阵营”和百亿目标是口号,当前百亿酒企比比皆是,差距已经被拉开,即便是有中粮助力,酒鬼酒重回第一阵营的可能性也不大。遥远的“短期目标”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酒鬼酒实现营业收入7.09亿元,同比增长35.4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56亿元,同比增长36.13%。该公司表示,营业收入的增长主要是由于内参及酒鬼系列收入增长。具体来看,酒鬼酒产品主要分为内参系列、酒鬼系列和湘泉系列,在2019年上半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59亿元、4.69亿元和6804.03万元,分别同比增长56.13%、34.18%和41.75%。尽管酒鬼酒全线产品均实现增长,但与销售目标仍相去甚远。在今年3月全国春季糖酒会期间举办的酒鬼酒战略发布会上,该公司曾高调提出了重回白酒第一阵营,“短期销售30亿、中期销售50亿、远期销售100亿”的目标。不过,即便是“短期目标”,与2018年实际取得的11.86亿元的成绩相比,仍相距近18亿元。事实上,在酒鬼酒的“百亿大计”中,被内参酒销售公司总经理王哲称为“与茅台、五粮液、国窖1573齐名的中国高端白酒四大品牌之一”的内参酒被寄予厚望。据了解,该公司为全面推动内参系列的发展,于2018年末成立了内参酒销售公司。王哲在酒鬼酒战略发布会上对外表示,内参酒短期要做到30亿以上的销售规模,进入中国高端白酒第一阵营,长期目标则是把内参酒打造成为百亿级单品。财联社记者查阅资料获悉,2016年-2018年,内参酒营收分别为1.49亿元、1.77亿元和2.44亿元,分别占营收总额的22.80%、20.10%和20.56%。2019年上半年,内参酒在酒鬼酒公司中的营收占比为22%。从数据上看,虽然内参酒近年在保持增长,但是并未扩大在公司内部的营收占比。对此,业内人士认为,该公司高端产品并不是主力产品,与目前白酒行业高端化增长并不一致,也与其他白酒企业高端产品是主力产品的现状不同。从内参酒的发展情况来看,想要达到既定目标较为困难。白酒专家蔡学飞在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表示,酒鬼酒作为区域酒企,由于主销市场与品牌高度限制,本身产品结构就无法做到以高端为主,目前酒鬼酒高端占比符合区域酒企产品高端化,客观地说酒鬼酒拥有一定的品牌优势,但是在整体名酒挤压竞争态势下,高端化与泛全国化需要更多的准备与调整优化。“酒鬼酒内参增长幅度是正常的走向,”白酒专家袁野向财联社记者指出,目前白酒高端化,只有茅台具备了金融产品的属性,除了投资以外,普通消费的数量有限。值得一提的是,与酒鬼酒业绩一同增长的还有该公司的销售费用。2019年上半年酒鬼酒销售费用为1.82亿元,同比增长31.23%,该公司表示销售费用的增长主要是因为广告费用增加。据了解,酒鬼酒为扩大广告宣传冠名
CCTV-5《直播周末》,CCTV-2与CCTV-10覆盖12个财经节目;内参酒冠名央视《对话》栏目等。业内人士表示,按照酒鬼酒的体量来看,销售费用过高,而过高的销售费用将会直接影响到净利润,且投放广告的效果存疑。针对一系列问题,财联社记者致电酒鬼酒相关工作人员,对方以不了解情况为由婉拒了采访。中粮系高管频繁更迭在披露上半年业绩的同时,酒鬼酒还发布了一则人事变动公告。公告称,8月20日,公司监事会收到监事周晨光的书面辞职报告,因工作变动原因,周晨光申请辞去所任酒鬼酒监事职务。而此前的6月19日,酒鬼酒副总经理、酒鬼酒供销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李明因工作变动原因辞职;此外,4月8日晚间,酒鬼酒方面称,李士祎因工作变动原因,申请辞去所任的酒鬼酒董事、副董事长职务以及酒鬼酒董事会专门委员会相关职务。自塑化剂风波后,中粮入主酒鬼酒,有中粮背景的高管纷纷进入酒鬼酒管理层。据不完全统计,酒鬼酒董事长王浩、总经理董顺钢,及辞任不久的副董事长李士祎均为中粮方面的代表,周晨光目前还担任中粮名庄荟国际酒业有限公司董事职务,李明也曾在中粮集团任职。在业内看来,酒鬼酒的人事调整,应该是中粮为了推动酒鬼酒发展,进行集团资源整合的一部分,一定程度上有利于中粮对酒鬼酒的整合工作。王浩也曾对外表示,自2015年中粮集团入主酒鬼酒以来,酒鬼酒在品牌建设、市场规模、销售业绩等方面均取得了提升。从数据上看,2016年-2018年酒鬼酒的业绩的确处于增长状态,营业收入分别为6.55亿元、8.78亿元和11.8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09亿元、1.76亿元和2.23亿元。不过,尽管其业绩较曾经的亏损阶段已有明显改善,其体量依旧较小。此外,酒鬼酒投资设立的酒鬼酒河南有限公司、酒鬼酒河南北方基地销售公司,也于今年上半年宣告破产,被公司以不良资产进行了处置。从布局的角度看,酒鬼酒拓展北方市场受阻。蔡学飞认为,酒鬼酒主要的问题是在中粮的助推下,如何完善高端品牌形象,并且借力实现产品结构升级与全国化布局,“总体来看,酒鬼酒存在高端产品占比过低,缺乏核心销售市场等问题。”

新普京 ,前不久传得沸沸扬扬的中粮入主酒鬼酒一事终于得以尘埃落定。11月26日,国资委[微博]官方网站宣布中国华孚贸易发展集团公司(以下简称“华孚”)整体并入中粮集团有限公司。

“并购完成之后未来的看点或集中在两者相同业务的整合之上,未来两者的食糖和肉类产品值得期待。”中投顾问食品行业研究员梁铭宣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业内认为中粮看中的更多是华孚粮食储备和物流贸易能力。不过,由于酒鬼酒为华孚旗下子公司,这意味着中粮间接持有了酒鬼酒的股权,中粮将如何对待白酒产业仍然值得关注。

中粮吞华孚

对于两大央企的整合,国资委[微博]官网上的通报十分简洁,称经报国务院批准,中国华孚贸易发展集团公司整体并入中粮集团有限公司,成为其全资子企业。中国华孚贸易发展集团公司不再作为国资委直接监管企业。

截至目前,两家企业的官网尚未发布相关信息。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对于入主华孚后的未来发展规划,中粮方面只表示参照国资委发布的消息,并没有其他具体回应。

据了解,华孚是在原商业部、国内贸易部从事中央储备肉、中央储备糖经营管理和副食品流通与生产加工业务的公司、有关业务司局和科研单位基础上组建的大型国有独资商贸企业集团。其下属有5家子公司,包括中国糖业酒类集团公司、中国食品集团公司等。此外,公司拥有23座中央直属储备糖库,仓储面积70万平方米,储存能力160万吨;
拥有15座中央直属储备肉冷库,储存能力15万吨。

在华孚之前,国内最大的跨区域性粮食物流企业——中国华粮物流集团公司已经在2013年并入中粮,使得中粮拥有了梦寐以求的北粮南运通道。而此次吸收华孚后,除了物流仓储等加码,中粮旗下的中粮肉食和中粮糖业也获得了全产业链的整合。

同时,有业内人士指出,中粮连续得到国资委安排吸收华粮和华孚也暗示,延展产业链实现中央企业整合仍是国资委整合大计的一条主线。

近年来,为推进全产业链战略,打造中国的国际大粮商,中粮集团在米面油糖肉蛋奶等领域可谓频频出击,海内外并购步伐正在加快。宁高宁执掌中粮集团后,其主导了超过50起以上的并购,中粮集团整体负债率经常高居60%以上。其中,包括蒙牛、华粮、美国来宝农业和澳糖等,从农业、乳业和加工制造业实现全产业链的整合目标。

“并购完成之后未来的看点或集中在两者相同业务的整合之上。华孚下属中糖集团、中国食品集团等5家子公司,其中中糖集团是全国第一大糖商,中国食品集团以肉类经营为主。中粮集团旗下也有食糖、家佳康生鲜肉及万威客肉制品业务,未来两者的食糖和肉类产品值得期待。”
梁铭宣说。

意外获得酒鬼酒

值得玩味的是,中粮入主酒鬼酒一事喧宾夺主,反倒成为业内关于此次中粮并购华孚的讨论主角。

公开资料显示,酒鬼酒大股东为中皇有限公司,其持有酒鬼酒31%的股权,而华孚全资控股的中国糖业酒类集团公司持有中皇有限公司50%的股权。按此关系计算,中粮自此将间接持股酒鬼酒。

“此次是资产划拨,中粮意在整合物流,并不是主要冲着酒鬼酒来的。”曾经担任中粮旗下中国食品白酒市场总监,现任华泽集团陕西太白酒业董事长的舒国华向本报记者表示。

尽管和储备糖、储备肉比起来,酒鬼酒对中粮的价值没有那么显著,但是由于它曾陷入“塑化剂”风波,受关注度却比华孚的其他产品要高得多。

受此利好消息影响,酒鬼酒在国资委公布这一则并购消息的第二日即11月27日开盘报收14.33元,开盘后就急速拉升涨逾7%。

事实上,酒鬼酒自2012年塑化剂风波的压力一直没能恢复元气。据酒鬼酒(000799)10月底发出的2014年业绩预告,预计今年亏损最多达到1.2亿元,同比下跌227%。对于业绩不佳,酒鬼酒称是销售收入大幅下降,同时因调整产品结构导致整体盈利能力下降。此次攀上中粮集团,能否扭亏是酒鬼酒和业内所期待的。

“中粮拥有产业化的经验,曾经成功运作了福临门和可口可乐等。其成熟的视野、经验和人才储备是酒鬼酒需要的。同时,酒鬼酒现在还有很多市场化的影子干扰发展,中粮通过成熟的市场化机制运作对酒鬼酒是一个利好。”上海国际酒业交易中心顾问肖竹青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同时,梁铭宣也认为,塑化剂风波、行业调整期、业绩表现不佳使酒鬼酒陷入各种困难境地,如经营现金流不足,以及由此导致的产品调整、终端策略不到位等等。而中粮集团作为国内大型央企,其资金实力无疑强大,以及由此引发的人才聚集等诸多优势,这些对于当下的酒鬼酒而言十分迫切。

但是,目前仍不可忽视的问题是,这已经不是中粮首次触酒,多年来,中粮和白酒的关系始终若即若离。除了曾多次卷入和地方名酒的入股“绯闻”外,最直白的表述莫过于在2013年时,中粮旗下的中国食品时任董事总经理栾秀菊曾和媒体有这样一番对话:“在近一两年内,我们品类扩张首先考虑的是白酒。”

不过,随着栾秀菊去职中国食品,中粮去年12月底起挂牌转让其持有的安徽白酒龙虎尊酒业全部的50.98%股权。在中国食品的官网公司概况中,原有的“徽商”、“龙虎尊”、“焦陂”白酒等产品字样均消失,酒类产品中只点名葡萄酒、黄酒品牌。而北京产权交易所官网显示,白酒龙虎尊酒业股改项目自11月24日起又再挂牌,挂牌价格从3669.92万元下调到2642.34万元。

对此,白酒专家晋育锋认为,即使这次中粮集团整合华孚成功,短期内酒鬼酒不会有大的变化,中粮集团是间接持股酒鬼酒,中糖集团、中皇有限公司法人地位暂时不会有大的改变。此外,参照中粮集团之前对习酒的入股,中粮集团是战略投资人身份,属于财务投资,并未参与企业运营。

而酒鬼酒方面截至记者发稿前,未能给予相关回复。对于中粮进驻后的重组进程,本报记者将持续关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