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剂行业全面探讨安全环保智能化

T+- (原标题:科迈化工又闯IPO 众风险“争相斗艳”)
继2015年、2017年后IPO闯关失败后,2019年6月19日科迈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迈化工”)又一次向上交所报送申报稿,冲击A股市场,此次预计募集资金约14.27亿元,募集资金用于河北橡胶新材料项目,其保荐机构为民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市科迈化工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其产品主要是防老剂和促进剂两大系列,包括防老剂TMQ和噻唑类
促进剂、次磺酰胺类促进剂等,主要用于制造轮胎、胶管、胶鞋、胶布等橡胶制品。《中国质量万里行》通过分析科迈化工相关材料,发现其存在诸多风险,或许是导致其屡次闯关IPO失败的原因,而此次闯关这些风险可能再次成为科迈化工再次冲击A股市场的绊脚石。触环保红线
用青山换银山?科迈化工被美誉为“全球深具影响力的橡胶助剂大型制造商”,却为何多次闯关IPO都无果?《中国质量万里行》通过查阅相关资料了解到,其环境保护、生产安全方面频繁触碰红线,敲响警钟。2017年科迈化工闯关IPO时,科迈化工招股书曾披露,其目前MVR设备有5套,设计的处理量为816吨/天。相关媒体采访的行业内人士认为,以那时科迈化工产量计算,其生产所产生的废水量约为1100吨/天,超出了其设计的816吨/天的处理量。此外,2016年科迈化工各类产品中,TBBS、CBS、DPG产品的实际产量,与科迈化工于2017年2月14日在官网发布的《2017年科迈环保信息公开》有一定出入,招股书披露的TBBS、CBS实际产量超出科迈化工环保信息公开信息中8200吨,DPG实际产能超出2000吨。除上述情况外,《中国质量万里行》发现,2017年科迈化工闯关时,其募集资金主要用于其内蒙古分公司扩建项目,而该项目却曾因为环保问题被停产。2015年10月,环境保护部环境监察局立即责成内蒙古自治区环保厅调查处理内蒙古科迈被举报存在的环境违法问题,在现场检查后,环保部门对内蒙古科迈立即采取停产整治措施,并处以罚款。其中违规原因包括:设备未验收且不能正常运营;设备未竣工环保验收便投入使用;烟气烟尘排放超标等。大型项目投产流程繁琐,为确保安全须经相关部门严格审查,致使企业存在先斩后奏的行为,但若项目匆匆上线会大大提高相关风险,最终可能得不偿失。据此次科迈化工招股书披露,橡胶新材料项目备案日期为2017年,此外,资料显示,河北科迈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科迈新材料)成立时间为2017年8月,如果橡胶新材料项目的实施主体为科迈新材料,那么科迈化工橡胶新材料项目有些匆匆上马的意味,而2017年恰恰是科迈化工第二次折戟IPO时节,是否意味着IPO失败后,马上开启新项目进行下次IPO备战?科迈化工真的准备好了吗?除上述环保问题外,2017年6月、8月、10月和2018年1月、3月,天津市滨海新区环境局分别对公司进行了五次现场检查,经采样监测,公司厂界下风向恶臭气体,超过《恶臭污染物排放标准》(DB12/-059-95)的环境恶臭污染物控制标准值20
(无量纲)
,分别处以12万元、12.5万元、11.5万元、11.5万元、12.5万元罚款,合计60万元。2017年6月被处罚后,却未彻底治理,而是屡次再犯,仅为“青山”换“银山”?那么未被检查的时候又是怎样?科迈化工真的如其对外宣称的是环保先行者?近年来,随着国家加大对环境的治理,治理效果显著,河北地邻首都,而首都的环境问题更是受到重视,每逢重要时期,周边工厂需停产,因而才会有“APEC蓝”、“阅兵蓝”等,橡胶作为高污染行业,科迈化工河北项目能否顺利落地并受到资本的垂青?敲安全警钟
屡现欺瞒行为除环保问题外,科迈化工曾一星期内发生两起安全事故,并皆出现瞒报行为。招股书显示,事故过后,该公司重金引入了杜邦安全管理体系,但科迈化工为何出现屡次排放臭气的行为?难道管理的只是自己地界的安全,却致周边人们的健康安全而不顾?2016年6月19日,公司天津厂区DCBS车间的造粒工序,在停工清理流化干燥床过程中发生一起粉尘爆燃事故,造成2人轻伤、1人重伤(经送至医院救治无效后于6月25日死亡)。招股书显示,“6.19”事故处罚结果如下,“以上事实违反了《安全生产法》第25条、第38条、第41条、第80条的规定。依据《安全生产法》第109条第(一)项和《生产安全事故罚款处罚规定(试行)》第14条第2款的规定,对公司处以50万元罚款。发生事故后存在瞒报行为,依据《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36条第(一)项和《生产安全事故罚款处罚规定(试行)》第12条的规定,对公司处以149万元罚款。依据《生产安全事故罚款处罚规定(试行)》第20条的规定,对公司作出合并罚款199万元的行政处罚。”“6.19”事故后,仅仅过了4天,2016年6月23日,又是在科迈化工天津厂区的油化车间,在停产清理油化设备时发生一起机械伤害事故造成1人死亡。”招股书显示,“6.23”事故处罚结果如下,“以上事实违反了《安全生产法》第25条、第38条、第41条、第80条的规定。依据《安全生产法》第109条第(一)项和《生产安全事故罚款处罚规定(试行)》第14条第2款的规定,对公司处以50万元罚款。发生事故后存在瞒报行为,依据《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36条第(一)项和《生产安全事故罚款处罚规定(试行)》第12条的规定,对公司处以149万元罚款。依据《生产安全事故罚款处罚规定(试行)》第20条的规定,对公司作出合并罚款199万元的行政处罚。”两起安全事故,相隔不足一周,更是均存在瞒报行为。除此之外,通过对比科迈化工2017年和2019年招股书,《中国质量万里行》发现2016年数据存在出入(此处篇幅所限,暂不做展开),其中关于“6.19”事故和“6.23”事故也存在数据上的差异,2017年招股书披露,2016年,刘荣媛、王树才二人因两起事故拆入资金为110万元,但2019年招股书披露,除此二人外王树华拆入180万元。(科迈化工2017年招股书披露关联性交易部分
)(科迈化工2019年招股书披露关联性交易部分
)报送招股书,其所提供数据应准确,出现的差异何为真?若2016年便支付290万元,为何2017年披露时只体现110万元?难道又一次瞒报?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第三次冲击IPO的科迈化工是否能够成功?或是再次折戟?如此这般的科迈化工又能否受到资本的青睐?《中国质量万里行》针对科迈化工存在的问题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时未收到任何回复。

中国橡胶网讯“橡胶助剂专业委员会2001年成立以来,坚持技术创新、清洁生产和做大做强3个方针,绿色化工、清洁生产引领中国橡胶助剂走向了世界,现在全球70%的产品是我们的产品。”10月20日,在天津召开的第十五届全国橡胶工业新材料技术论坛暨2015年橡胶助剂专业委员会会员大会上,中国橡胶工业协会橡胶助剂专业委员会名誉理事长许春华强调,“虽然成绩很大,但仍有不足,还有部分企业没有实现清洁生产,安全管理还需加强,自动化、信息化、智能化水平还有待提高,为此必须坚持安全生产第一,绿色制造,掀起自动化、智能化新高潮,全面实现强国目标。”

关于修改《〈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罚款处罚暂行规定》部分条款的决定
关于修改《〈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罚款处罚暂行规定》部分条款的决定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关于修改《〈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罚款处罚暂行规定》部分条款的决定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关于修改《〈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罚款处罚暂行规定》部分条款的决定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令第42号
《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关于修改<罚款处罚暂行规定>部分条款的决定》已经2011年8月29日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办公会议审议通过,现予公布,自2011年11月1日起施行。
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 骆琳 二○一一年九月一日
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关于修改《〈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罚款处罚暂行规定》部分条款的决定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决定对《罚款处罚暂行规定》部分条款作如下修改:一、第五条第一款第三项修改为:“故意不如实报告事故发生的时间、地点、初步原因、性质、伤亡人数和涉险人数、直接经济损失等有关内容的,属于谎报。”第四项修改为:“隐瞒已经发生的事故,超过规定时限未向安全监管监察部门和有关部门报告,经查证属实的,属于瞒报。”二、第十二条增加一款,作为第一款:“事故发生单位有《条例》第三十六条第一项规定行为之一的,处200万元的罚款;同时贻误事故抢救或者造成事故扩大或者影响事故调查的,处300万元的罚款;同时贻误事故抢救或者造成事故扩大或者影响事故调查,手段恶劣,情节严重的,处500万元的罚款。”原第一款调整为第二款,并修改为:“事故发生单位有《条例》第三十六条第二至六项规定行为之一的,处100万元以上200万元以下的罚款;同时贻误事故抢救或者造成事故扩大或者影响事故调查的,处200万元以上300万元以下的罚款;同时贻误事故抢救或者造成事故扩大或者影响事故调查,手段恶劣,情节严重的,处300万元以上500万元以下的罚款。”三、删除第十三条第一项。第三项修改为:“谎报、瞒报事故或者事故发生后逃匿的,处上一年年收入100%的罚款。”四、第十四条增加一款,作为第二款:“事故发生单位有本条第一款规定的行为且谎报或者瞒报事故的,处20万元的罚款。”五、第十五条增加一款,作为第二款:“事故发生单位对较大事故发生负有责任且有谎报或者瞒报行为的,处50万元的罚款。”六、第十六条增加一款,作为第二款:“事故发生单位对重大事故发生负有责任且有谎报或者瞒报行为的,处200万元的罚款。”七、第十七条增加一款,作为第二款:“事故发生单位有本条第一款规定的行为且谎报或者瞒报事故的,处500万元的罚款。”八、删除第二十二条。本决定自2011年11月1日起施行。《罚款处罚暂行规定》根据本决定作相应的修订,重新公布。
《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罚款处罚暂行规定(2007年7月12日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令第13号公布
根据2011年9月1日《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关于修改〈罚款处罚暂行规定〉的决定》修订)
第一条
为防止和减少生产安全事故,严格追究生产安全事故发生单位及其有关责任人员的法律责任,正确适用事故罚款的行政处罚,依照《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的规定,制定本规定。
第二条
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和煤矿安全监察机构对生产安全事故发生单位及其主要负责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责任人员等有关责任人员实施罚款的行政处罚,适用本规定。
法律、行政法规对行政处罚的种类、幅度和决定机关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
第三条 本规定所称事故发生单位是指对事故发生负有责任的生产经营单位。
本规定所称主要负责人是指有限责任公司、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或者总经理或者个人经营的投资人,其他生产经营单位的厂长、经理、局长、矿长等人员。
第四条
本规定所称事故发生单位主要负责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的上一年年收入,属于国有生产经营单位的,是指该单位上级主管部门所确定的上一年年收入总额;属于非国有生产经营单位的,是指经财务、税务部门核定的上一年年收入总额。
第五条 《条例》所称的迟报、漏报、谎报和瞒报,依照下列情形认定:
报告事故的时间超过规定时限的,属于迟报;
因过失对应当上报的事故或者事故发生的时间、地点、类别、伤亡人数、直接经济损失等内容遗漏未报的,属于漏报;
故意不如实报告事故发生的时间、地点、初步原因、性质、伤亡人数和涉险人数、直接经济损失等有关内容的,属于谎报;
隐瞒已经发生的事故,超过规定时限未向安全监管监察部门和有关部门报告,经查证属实的,属于瞒报。
第六条
对事故发生单位及其有关责任人员处以罚款的行政处罚,依照下列规定决定:
对发生特别重大事故的单位及其有关责任人员罚款的行政处罚,由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决定;
对发生重大事故的单位及其有关责任人员罚款的行政处罚,由省级人民政府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决定;
对发生较大事故的单位及其有关责任人员罚款的行政处罚,由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决定;
对发生一般事故的单位及其有关责任人员罚款的行政处罚,由县级人民政府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决定。
上级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可以指定下一级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对事故发生单位及其有关责任人员实施行政处罚。
第七条
对煤矿事故发生单位及其有关责任人员处以罚款的行政处罚,依照下列规定执行:
对发生特别重大事故的煤矿及其有关责任人员罚款的行政处罚,由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决定;
对发生重大事故和较大事故的煤矿及其有关责任人员罚款的行政处罚,由省级煤矿安全监察机构决定;
对发生一般事故的煤矿及其有关责任人员罚款的行政处罚,由省级煤矿安全监察机构所属分局决定。
上级煤矿安全监察机构可以指定下一级煤矿安全监察机构对事故发生单位及其有关责任人员实施行政处罚。
第八条
特别重大事故以下等级事故,事故发生地与事故发生单位所在地不在同一个县级以上行政区域的,由事故发生地的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或者煤矿安全监察机构依照本规定第六条或者第七条规定的权限实施行政处罚。
第九条
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和煤矿安全监察机构对事故发生单位及其有关责任人员实施罚款的行政处罚,依照《安全生产违法行为行政处罚办法》规定的程序执行。
第十条
事故发生单位及其有关责任人员对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和煤矿安全监察机构给予的行政处罚,享有陈述、申辩的权利;对行政处罚不服的,有权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
第十一条
事故发生单位主要负责人有《条例》第三十五条规定的行为之一的,依照下列规定处以罚款:
事故发生单位主要负责人在事故发生后不立即组织事故抢救的,处上一年年收入80%的罚款;
事故发生单位主要负责人迟报或者漏报事故的,处上一年年收入40%至60%的罚款;
事故发生单位主要负责人在事故调查处理期间擅离职守的,处上一年年收入60%至80%的罚款。
第十二条事故发生单位有《条例》第三十六条第一项规定行为之一的,处200万元的罚款;同时贻误事故抢救或者造成事故扩大或者影响事故调查的,处300万元的罚款;同时贻误事故抢救或者造成事故扩大或者影响事故调查,手段恶劣,情节严重的,处500万元的罚款。事故发生单位有《条例》第三十六条第二至六项规定行为之一的,处100万元以上200万元以下的罚款;同时贻误事故抢救或者造成事故扩大或者影响事故调查的,处200万元以上300万元以下的罚款;同时贻误事故抢救或者造成事故扩大或者影响事故调查,手段恶劣,情节严重的,处300万元以上500万元以下的罚款。第十三条
事故发生单位的主要负责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有《条例》第三十六条规定的行为之一的,依照下列规定处以罚款:伪造、故意破坏事故现场,或者转移、隐匿资金、财产、销毁有关证据、资料,或者拒绝接受调查,或者拒绝提供有关情况和资料,或者在事故调查中作伪证,或者指使他人作伪证的,处上一年年收入80%至90%的罚款;谎报、瞒报事故或者事故发生后逃匿的,处上一年年收入100%的罚款。第十四条
事故发生单位对造成3人以下死亡,或者3人以上10人以下重伤,或者300万元以上1000万元以下直接经济损失的事故负有责任的,处10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的罚款。事故发生单位有本条第一款规定的行为且谎报或者瞒报事故的,处20万元的罚款。第十五条
事故发生单位对较大事故发生负有责任的,依照下列规定处以罚款:造成3人以上6人以下死亡,或者10人以上30人以下重伤,或者1000万元以上3000万元以下直接经济损失的,处20万元以上30万元以下的罚款;造成6人以上10人以下死亡,或者30人以上50人以下重伤,或者3000万元以上5000万元以下直接经济损失的,处30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的罚款。事故发生单位对较大事故发生负有责任且有谎报或者瞒报行为的,处50万元的罚款。第十六条
事故发生单位对重大事故发生负有责任的,依照下列规定处以罚款:造成10人以上15人以下死亡,或者50人以上70人以下重伤,或者5000万元以上7000万元以下直接经济损失的,处50万元以上100万元以下的罚款;造成15人以上30人以下死亡,或者70人以上100人以下重伤,或者7000万元以上1亿元以下直接经济损失的,处100万元以上200万元以下的罚款。事故发生单位对重大事故发生负有责任且有谎报或者瞒报行为的,处200万元的罚款。第十七条
事故发生单位对特别重大事故发生负有责任的,处200万元以上500万元以下的罚款。事故发生单位有本条第一款规定的行为且谎报或者瞒报事故的,处500万元的罚款。第十八条
事故发生单位主要负责人未依法履行安全生产管理职责,导致事故发生的,依照下列规定处以罚款:发生一般事故的,处上一年年收入30%的罚款;发生较大事故的,处上一年年收入40%的罚款;发生重大事故的,处上一年年收入60%的罚款;发生特别重大事故的,处上一年年收入80%的罚款。
第十九条
法律、行政法规对发生事故的单位及其有关责任人员规定的罚款幅度与本规定不同的,按照较高的幅度处以罚款,但对同一违法行为不得重复罚款。第二十条
违反《条例》和本规定,事故发生单位及其有关责任人员有两种以上应当处以罚款的行为的,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或者煤矿安全监察机构应当分别裁量,合并作出处罚决定。第二十一条
对事故发生负有责任的其他单位及其有关责任人员处以罚款的行政处罚,依照相关法律、法规和规章的规定实施。第二十二条
本规定自公布之日起施行。

安全环保要保持警钟长鸣

“安全、环保是化工企业使用频率最高的词汇。和前几年相比,天津市安全环保监管管理越来越严格。5年前,天津市化工企业有几百家,现在减少到100多家。”中橡协橡胶助剂专委会理事长、科迈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树华表示,因为化工生产具有危险性,但凡出事,就会造成很大的社会恐慌。“8·12”天津危险品仓库爆炸后,山东东营等地又接连有化工厂爆炸,都给橡胶助剂企业敲响了警钟。“要在安全环保投入上加大力度,由监管下的被迫变成企业的自觉行动,严格安全、环保管理,在政策法规认识上要深入。”王树华提出了自己中肯的建议。

山东尚舜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刘经福在谈到安全生产问题时说,“生产企业经常讲安全第一、环保第一、质量第一、销售第一。每项工作都很重要,其实没有安全,什么都是空的。安全才是职工最大的幸福。推崇一句话‘宁听骂声不听哭声’,日常的严格管理,就是为了杜绝安全生产事故。”

“安全好比开头的数字1,有了这个‘1’,企业的财富可以无限大。而一旦没有做到安全生产,所有的一切都会化为乌有。”江苏圣奥化学科技有限公司CEO助理唐志民对中国橡胶杂志记者说,“安全生产管理工作就像骑在老虎背上,冷不防就会咬你一口。要了解老虎特性,就像《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的老虎与少年一样,经过斗争、磨合,最终相安无事地待在了同一条船上。促进剂M生产这么多年,防老剂生产用到的氢气易燃易爆,之所以都没有出事故,是因为掌握了他们的物性。安全、环保工作没有完成时,只有进行时,永远在路上。”

“江苏连云港环保抓的很紧,达标排放的废水收费由每吨6~7元,现在提高到每吨最高六七十元了。”江苏连连化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连加松说。

“助剂专委会在成立之初就提出了‘大力推进橡胶助剂清洁生产’的意见,已经取得了重大突破,总体水平已经站在世界前列,但与新环保法相比,橡胶助剂的清洁生产仍然任重道远,还没有全面推广应用,资金投入明显不足,部分中小企业心存侥幸。”许春华说。

原橡胶助剂销售前10强企业——天津一化化工有限公司张维仁总工程师对环保治理感触颇深,“真正深入研究进去,才知道废水处理有多难,‘水’有多深。今后将全身心投入废水处理工作。”

工艺设备将走向微反应智能化

2014年4月,橡胶助剂行业把自动化、智能化作为一个新起点,通过骨干企业的不懈努力和资金投入,一年多来,已经在自动化控制和生产方面取得了效果。

据介绍,“十一五”期间,以江苏圣奥、中石化南京化工公司为代表的防老剂6PPD实现了过程与包装自动化生产;“十二五”期间,南京曙光化工集团有限公司的硅烷偶联剂生产实现了全线自动化,作为样板工厂向行业推广。

“科迈公司通过对防老剂和促进剂自动化改造和提升,取得了显著效果。防老剂TMQ实现全线自动化,劳动生产率提升40%,人员减少50%;
2011年内蒙古生产基地建成了促进剂MBT产品吨包自动包装生产线,实现产品自动灌装、自动称量,现场环境大幅改善,人员不用进入操作间就可完成包装过程。公司还建成了年产1万吨DCBS自动化示范线。”王树华对中国橡胶杂志记者说。

尚舜化工虽然起步比较晚,但自动化工作进展很快。据刘经福介绍,已经完成了防老剂4020自动化生产线、RD全自动包装生产线,正在实施促进剂DM自动包装线,2016年还将实现不溶性硫黄和TBBS的全自动生产。

“目前大型企业基本实现了中控自动化生产工艺,并不断由间歇生产向连续生产过渡。”许春华说,“但是,橡胶助剂工业最大的缺憾,就是最大的品种——促进剂总体上还是间歇法生产,没有做到连续生产。我国微化工技术研究已经有10多年,如果促进剂能够连续在管道里面实现微反应,肯定是革命性、颠覆性的技术革新。”

“我们与南京化工大学合作的微化工微反应研究即将取得成功。”较早介入该研究的山东斯递尔化工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朱嘉震透露,该技术在很多产品上应用完全没问题,一旦成熟,将全方位推荐给行业。据许春华介绍,微化工反应技术,与传统的间歇式反应釜生产工艺完全不同,成功解决了传统工艺易爆炸和反应不彻底的技术难题。该技术将精细化工研发过程中低效、间歇的合成工艺转变为像石油化工那样可控、连续流程的工艺,实现了化工生产过程节能降耗,化工系统微型化和绿色化,并提高了过程安全性。

规范市场尚需行业自律

“进入9月份以来,生产原材料价格持续下滑,下游轮胎等行业的需求继续减少,加之行业信心不足,市场变得扑朔迷离。行业仅靠一味降价争抢订单,方法看似简单有效,结果适得其反,行业再一次陷入恶性竞争的境地。”王树华在介绍行业形势时说。

“行业自律说了不是一年了。企业应该扪心自问,清洁生产是不是认真去做了,是不是做的可以了。”原山东阳谷华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传华对中国橡胶杂志记者说,“虽然现在售价低也还有点利润,但那是在牺牲了行业很多利益的基础上实现的,所以呼吁行业别再拼价格了,应该制定制度要求大家认真执行。”

“助剂企业还是沿用习惯性思维,仅仅根据原材料成本来确定产品售价,没有把高昂的环保、安全投资计算在成本里。”连加松说。

负责国内销售的科迈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建东一直关注轮胎企业开工率。他说,“尽管今年轮胎企业的开工率平均60%~70%,但助剂企业基本没有真正感受到来自轮胎厂的降价要求,压力主要来自于内耗。如果频频下调售价,不仅轮胎厂不会理解,行业自身合理的毛利也很难延续下去。四季度毛利率最多维持到20%,明年一季度可能只有15%了。”

“新环保法实施以来,起到了很大的效果,已经对小企业有所触动,但也遇到了一些问题。橡胶助剂行业将在明年6月份正式发布清洁生产评价指标体系协会标准,争取未来上升为国家或行业标准。”中橡协橡胶助剂专委会秘书长高波对中国橡胶杂志记者说,此举拟通过惩恶扬善,弘扬先进,鞭策后进,淘汰落后,推动行业清洁生产工作。协会将清洁生产先进企业推荐给下游轮胎、胶管胶带等企业。如果一些企业完不成清洁生产达标指标,将在媒体或协会会议上以黑名单等形式予以曝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