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正义变了:那个激进”野心家”似乎向现实低头了

图片 1

T+- (原标题:孙正义变了)
那个激进、疯狂的“野心家”似乎向现实低头了,最近不断自我反思、自我修正甚至自我否定。作者
| 张超 编辑 |
安心互联网圈有一个广为流传的投资桥段——当年,马云在厕所里仅用6分钟就打动了软银创始人孙正义斥资4000万美元入股阿里巴巴,这一度被誉为“宇宙第一投资速度”。正是这笔投资让孙正义后来创造了2000倍投资回报纪录,更体会到了中国市场的潜力和机会。他开始转变投资思维——只要是跟中国沾边的项目都会去看,也会很快做出决定。在阿里巴巴大获成功后,这个桥段被奉为神话,甚至演绎出多个在厕所与孙正义谈定投资的故事。但时隔20年后,这个疯狂的投资人亲自修正了当年的桥段。“我记得其实应该是十分钟,”近日在东京大学与马云公开对话时,孙正义本人公开修正了20年前的那个桥段。他称,当时马云让他印象深刻,“(他)是唯一一个没向我要钱的,他甚至没有什么计划,他就谈了一下他对于未来的构想。”仔细观察孙正义近期的公开言论,可以看到,自我反思、自我修正甚至自我否定成了他的主基调。过去,疯狂的孙正义通过大手笔的资本运作,几乎改变了创投行业的游戏规则和格局。随着WeWork项目失败,这位激进的投资大佬开始审视自我,他不再一味强调规模扩张,而将投资策略集中在关注公司盈利和现金流。不知这个改变背后,究竟是因为岁月不饶人,还是人学会了随行就市。1“厕所投资学”作为一名投资家,外界对孙正义的判断往往会用“独具慧眼”和“果断”这类词汇。成就他这种投资风格的一个重要案例就是软银对阿里巴巴的投资。1999年10月,一封来自摩根士丹利亚洲公司资深分析师古塔的邮件将马云和孙正义联系在一起了。邮件提到,有一个人想和马云见面,建议去见见。彼时的马云刚刚获得高盛500万美元投资,一心正忙着发展阿里巴巴业务,就忽略了邮件。几天后,古塔一通电话催促,马云才去往北京见了孙正义。那次见面后,两人之间“6分钟达成协议”的故事就一发不可收拾,被传得神乎其神。《马云谈创业》一书里提到,当时在孙正义面前,马云原本是准备讲一小时,可是刚刚开始6分钟,孙正义就从办公室那一头走过来对着马云说:“我决定投资你的公司,你要多少钱?”一瞬间,马云整个人有些蒙,他本来是没有打算向孙正义要钱的,但两个男人对视了一会儿就不约而同笑起来了,“不用说话,彼此心里都知道,我们是一辈子的朋友,早就注定了的。”后来马云提到两人的这次见面时称,“我们都在这6分钟内,明白对方是什么样的人——迅速决断、想做大事、说到做到。”孙正义的这种果敢在软银追加投资阿里巴巴时再一次得到了体现。2003年“非典”后的7月,马云和时任阿里巴巴首席财务官的蔡崇信去到日本东京,与孙正义进行了会面。“我站起来去厕所,他(孙正义)追我到厕所里面谈,在厕所里我们敲定了投资的事,然后洗了洗手出来。所有人都傻了。就1分钟。”回忆起协议过程,马云透露:“到快要签字的时候,我们两人在卫生间小解,我提了一个数目——8200万美元,孙正义不假思索地就同意了。”这段孙正义的“厕所投资”经历,日后也广为流传。无独有偶,业界还流传着另外一个孙正义“厕所投资”的案例。据分众传媒创始人江南春回忆,2003年,他最绝望的时候在厕所遇到了孙正义,二人攀谈了一会,孙正义在没有任何商业计划书和财务报表的情况下,就决定向分众投资5000万元。正是这笔投资成了分众传媒的救命稻草。2践行《孙子兵法》众所周知,孙正义对外一直宣称自己祖籍福建莆田,酷爱《孙子兵法》,即使卧病也要坚持捧读。1982年,孙正义创办了两本计算机杂志《Oh!PC》、《Oh!MZ》以及一本购物指南《TAG》,由于不懂市场,杂志销售不佳,退货率居高不下,到1983年初竟然亏损了1000万美元。这让孙正义变得极为焦虑,身体也出现了不良反应,头发一抓掉一大把,最后急性肝炎犯了,只能在家休息。期间,他一口气读了4000多本经营和历史方面的书籍,彻底迷上了《孙子兵法》,并将该书的内容应用在了企业经营管理中。在公司大门的两边,孙正义还放了两句孙子语录作为厂训:一边是‘胜兵先胜而后求战’,另一边是‘败兵先战而后求胜’。那时候日本国内对孙子也很崇拜,这就为孙正义开拓日本市场带来了不少便利。1995年,孙正义开始将重点转向投资,他再次将《孙子兵法》的精髓应用到了软银的投资并购中,形成了一套自己的投资逻辑:1、看行业是否值得持续投入?2、看企业10年内能否成为行业第一?3、看进入门槛是否高?孙正义认为,一个值得投资的企业在商业模式、产品或者管理团队上必须有独特之处,而企业只有成为第一才能获得超额利润。这套逻辑呈现出来的具体方法就是,孙正义一方面会通过认知套利,即利用不同国家和行业发展的不平衡,先在发达国家和地区开展业务,成熟后再向其它地区延伸;另一方面,利用资金优势抢夺头部项目,进而在这个赛道攻城略地。还是在1995年,孙正义将目光瞄准了互联网行业,他认为“纸面媒体将走向没落,互联网会强势崛起”。他很快成立了两只10亿美元的风险基金,抢先押注互联网赛道,雅虎就是他当时拿下的一条大鱼。彼时雅虎刚刚成立,一直待在硅谷的孙正义很快注意到了这家公司。无论是雅虎创始人杨致远身上的激情,还是他提出通过“搜索引擎”抓住互联网入口的构想,都让孙正义极为满意。唯一不合适的点在于,杨致远那时候并不缺钱。熟读《孙子兵法》的孙正义受到其中“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的启发,决定剑走偏锋。孙正义找到杨致远,告诉他:“我这里有1亿美元,一个月内就要投出去,如果你不让投,那我就去投网景(雅虎的竞争对手)。”最终,杨致远不得不妥协,孙正义凭借这1亿美元获得了雅虎33%的股份,5年后这笔投资价值200亿美元。2000年互联网泡沫发展到顶峰时,凭借着投资雅虎,孙正义个人财富急剧膨胀,一度超越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站上世界首富的位置。在外界看来,很多时候孙正义的投资更像是一场豪赌。但他指出,“我考虑的不是如何能锦上添花……我考虑的是20年后的事情。”孙正义认为,投资需要用大量的时间调查和思考,但要用极短的时间决策。“10秒钟想不明白的事情,继续想下去也是白费力气。”同时,投资阿里巴巴获得的丰厚利润也让孙正义有了一个新的思路——只要跟中国沾边的项目都投,尤其是10分钟之内找到感觉的铁定要投。3形势逼人变?孙正义这套“激进式”的投资打法一直延续到了“愿景基金”时代。凭借首个千亿美元规模的“愿景基金”,孙正义迅速组建了一个科技独角兽王国,其中不乏Uber、WeWork、滴滴这样的“超级独角兽”。但当Uber和WeWork这两个明星项目到了收割的时候,孙正义的处境却变得极为难堪。作为愿景基金成立后投资额最大的项目,Uber曾被寄予厚望。IPO前,该公司估值最高时一度达到1200亿美元,但到IPO时就降到了840亿美元。今年7月以来,Uber股价大跳水,截至目前,已较45美元的发行价下跌超36%,市值不足490亿美元。更大的波折发生在WeWork项目上。公开资料显示,成立9年里,软银向WeWork投资超过100亿美元。但自今年8月递交招股书以来,WeWork的商业模式遭到了严重质疑,公司估值也从年初的470亿美元大降至100亿-120亿美元,目前仅维持在70亿美元左右,几乎成为了投资圈的笑话。最终,WeWork不得不撤回IPO申请,超级独角兽也沦为了“毒角兽”。不服输的孙正义依然在竭尽全力援助WeWork。据悉,软银已经启动了对WeWork的30亿美元股权收购要约,要约截止期为明年4月1日。只是,经此一役,投资人和银行都开始动摇,不再无条件地支持孙正义。最新媒体报道称,在孙正义以高昂的代价救助WeWork之后,日本两家最大的银行集团高管私下表示,他们对软银愿景基金已经不像以前那么放心了。一位高管在11月中旬表示,他的公司希望在将更多资金借给软银之前,看到一份令人信服的WeWork翻身计划。另一家银行表示,对软银采取谨慎态度。这两家银行均参与了软银约27亿美元的贷款计划。WeWork和Uber带来的沉痛打击似乎也让孙正义转变了激进的投资策略,开始求稳。2019年11月底,在加利福尼亚州半月湾(Half
Moon
Bay)举办的一场软银集团活动上,孙正义通过视频传达出一个信息:“如今世界已经改变,我们必须为我们的每一家公司准备足够强大的基础,这样投资者才能相信公司会做得很好。不仅仅只是营收、总商品价值以及日活用户数量。”他明确提到,公司应该在“实现盈利、现金流充足且可持续”的情况下上市。言辞中,孙正义也透露了自己未来投资的侧重点——评判公司价值的最佳方法是衡量公司在“稳定状态”下现金流的倍数。“没有所谓的GMV、营收或用户数量的倍数一说,这些都很难证明是正确的。最终还是自由现金流的倍数,再无别的衡量标准。不要炒作,这点我从最近的事情中(指代WeWork)学到很多。”他说。

图片 1

在西方主流媒体的风向里,孙正义曾经一度被认为是比埃隆·马斯克,更有可能影响下一波互联网潮流的人。最近,这个激进、疯狂的东方投资狂人似乎终于向现实低头了,并开始自我反省甚至自我否定。

原标题:疯狂的软银

在最近一次接受《福布斯》的采访中,日本软银集团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孙正义承认,随着该公司收紧财务支出,以及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继续撼动日本经济,愿景基金投资的88家公司中至少有15家将会破产。

来源:硬核财经

“投资战术上,我已经开始后悔。”这位不可一世的“野心家”终于在媒体面前低了头。软银三季度财报遭遇滑铁卢,新冠疫情尚未结束,愿景基金的成绩单的至暗时刻远未到来。

20年前孙正义投资阿里巴巴,被誉为互联网界的一段佳话,孙正义本人也有了“投资大师”的称号。2017年成立1000亿美元的软银愿景基金,令全球风投机构汗颜。

第三季度财报亏损已达2250亿日元

但是阿里之后,孙正义和软银就再也没有特别成功的投资。孙正义千亿豪赌,就是为了寻找下一个阿里。今年5月Uber上市后,孙正义直言找回来当初投资阿里的感觉。

孙正义此番服软,还要从让软银栽了大跟头的WeWork说起。

孙正义万万没想到,从那一刻起他迎来了创业40年来最艰难的时刻,Uber和WeWork两笔百亿美元以上的投资爆雷,让软银损失惨重。雪上加霜的是,优衣库母公司迅销总裁柳井正退出软银董事会,在这之前柳井正担任软银董事会成员已有18年。

2017年7月,共享办公品牌WeWork宣布获得由软银集团等机构5亿美元的A轮融资,开始与软银结缘,并开始加速WeWork在中国的业务扩张步伐,不足一个月,软银再投44亿美元。其后,孙正义不断加注,一路成为WeWork
的最大股东,并计划于2019年8月申请IPO,WeWork一度估值达470亿美元,曾被认为是美国最顶尖的科技初创公司之一。

两年前软银以44亿美元投资WeWork时,柳井正言语间就流露出了自己的不满,“他有个坏毛病,就是什么都想做”,不过他还是给了孙留了面子,“这也是他的魅力所在”。

没成想,孙正义主导的这笔激进的投资,最终成了他投资案例中栽的最大的一个跟头。

代理起家

2019年9月,WeWork
IPO折戟,在撤回IPO申请书后,WeWork的估值直接下滑至78亿美元,这直接影响到了软银的财务报表。甚至,愿景基金在遭遇这笔投资厄运之后,财务困难的阴翳一直未曾消逝。

在很多媒体报道中,孙正义从小家境贫寒,但实际上他父亲的游戏厅生意做的很大,经营着十几家弹子房。这也是孙正义能够到美国留学的原因。

WeWork申请IPO被撤回,再加上令人失望的Uber和Slack
IPO,软银愿景基金报告称,2019年第三季度运营亏损已达2250亿日元,几乎抹去了软银集团的所有利润,财务状况彻底逆转,并令所有投资者感到恐慌。

孙正义个子不高,只有一米五,但是心气非常高。高中时期,孙正义读到了一本《犹太商法左右世界经济》的书,对作者很是崇拜。1974年赴美留学前,孙正义希望见一见这位作者。

孙正义将WeWork的失败归咎于过度相信伊诺曼所为其描述的愿景,以至于WeWork的估值过高,但他同时表示,“即使没有WeWork的厄运,我们现在也有信心投入新的管理层、新的计划,我们将扭转局面,并获得可观的回报”。

但那本书的作者藤田田是日本麦当劳的董事长,又怎么可能见这个名不见经传的高中生?但孙正义一直待在藤田公司的门口,几天过去了就是不走。公司里的人见他如此执着,便安排藤田抽出时间见了他几分钟。

尽管如此,孙正义的投资基金进展并不顺利,许多初创公司受到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的冲击,被迫停止运营,解雇或暂时解雇员工。

“我就要去美国了,您觉得我该在美国学什么?”孙正义深知藤田最了解美国,一见面就问了这么一句话。藤田不假思索地说:“该学学计算机。”

收紧口袋,开启挽救计划

孙正义就是这样,对于人生目标的达成有着严苛的计划,并总能找到最快通往成功的那条路。

当前,这位62岁的投资狂人已经开始做出艰难的财务决策,包括停止对已在投资日程上的公司现金注入,允许所投资的公司破产,同时接受过去大额投资的公司在生死线上苦苦挣扎。

19岁那年孙正义就立下了这样的人生规划:20岁创立自己的公司;30岁赚到上亿美元的钱用于投资;40岁选一个重要的行业,然后把重点都放在这个行业上,并在这个行业中取得第一;50岁,实现梦想,公司收入超过100亿美元;60岁把接力棒交给接班人,退休。

甚而如文首所提及的,声称“我认为至少会有15家投资公司将会破产。”说出此番话之时,这位偏执的投资大鳄依然倔强的表示,“这未必是坏事,只要将资金和时间仔细转向那些被视为稳定的愿景基金投资公司,初创企业就不太可能走向破产的边缘。”

展开全文

当前,软银的愿景基金管理着总共88项投资,由于最近的动荡,孙正义表示,未来的投资节奏将放缓。

孙正义就读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学术氛围颇为浓厚,孙正义耳濡目染,并在1979年自己编写了一个翻译软件。孙正义充分发挥自己的推销才能,最终得到了夏普负责人佐佐木正的赏识,花100万美元买下了孙正义的翻译软件。

但是,由WeWork所传导的软银糟糕的财务状况必须得到处理,以平息投资者的忧虑并稳定股价。上周,软银已经撤回了以30亿美元收购WeWork股份的要约,理由是该要约未能满足交易完成条件,而且“存在多项新的重大刑事和民事调查悬而未决”。假使这笔交易达成,那么最大的收益者将是伊诺曼,在宣告撤回收购WeWork的股份后,WeWork董事会下属的特别委员会起诉软银,声称软银违反了协议义务。

或许是认识到自己更擅长推销,而非研发,此后几十年孙正义再也没有从事过与研发相关的工作。

此外,软银还宣布了410亿美元的资产出售计划,其中包括出售资产以提振股价和减少债务。一项与最新计划无关的48亿美元回购计划也在酝酿之中。

1981年,24岁的孙正义回日本创办软银公司,在东京分销个人电脑软件,当时他只有两名兼职员工。在开业的第一天,身材矮小的孙正义站在两个苹果纸箱上,宣布五年内这家公司的销售额将达到7500万美元并成为日本第一。在场的两名员工一致认为他疯了。

内外交困。2020年,软银所投资的曾对标埃隆·马斯克所创办卫星发射公司的OneWeb宣布申请破产,并裁减了大部分员工。英国媒体《金融时报》援引知情人士透露,在疫情爆发之前,OneWeb曾与其“大金主”软银进行谈判,以筹集20亿美元的新资金,但软银并未解囊。

孙正义的口才让他在创业初期如鱼得水,说服了东芝和富士通投资软银,后来因为经营不善亏本,他退回了财团原有投资资金。孙正义的责任感赢得了前辈们的佩服,软银也因此声名鹊起。

尽管声称将有15家公司倒闭,孙正义依然表示,在愿景基金所投资的88家公司中,至少还有15家会取得成功。

上世纪90年代,美国软件公司开拓日本市场,孙正义凭借其在硅谷的人脉,为软银招揽了不少业务。

孙正义开始求稳

1991年,孙正义说服美国区域网络专业公司网威开拓日本市场,为了分散风险,拉了迪士尼入伙。到1994年,网威系统成为日本区域网络主要标准之一,年营业额达1.3亿美元。网威副总裁Darl
McBride评价孙正义是个可以使任何事成真的中介人。

随着软银第三季度财报的发布,资本市场对于孙正义的诟病越来越多,在这一财季,软银营业利润下降了99%,远低于分析师的预期。甚而很多LP开始明确拒绝向软银提供新的资金。

1992年,孙正义得到思科公司的日本代理权,并建议思科以路由器为试水,测试思科日本分公司的可行性,一个月后邀集了日本十四家会社,共同出资4千万美元,启动项目。同年软银占据了日本路由器市场70%的份额。

在VC/PE市场,孙正义的投资风格一度一凌厉著称,曾经6分钟投资阿里巴巴的“宇宙第一投资速度”人尽皆知,此番投资给他带来了超2000倍的投资回报。但他一以贯之的的投资风格亦曾遭到一些LP的不满。

1994年,软银在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同年上市的还有优衣库,37岁的孙正义成为了10亿美元富豪。孙正义的特别之处在于,既不做实业,也不做研发,只靠代理就发了家。

据外媒此前的报道,愿景基金经常在投资时给出过高估值,而愿景内部也时常是孙正义“一人说了算”。在当愿景计划以160亿美元收购初创公司WeWork时,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强烈反对。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在愿景基金中所占份额过大,具有一票否决权,此事曾让孙正义颇为恼火,于是在愿景二期基金募资时,尽可能谋求投资者群体多元化,以尽可能减少投资者对于愿景决策的干扰。

也是在这时候,孙正义开始了他的投资生涯,并在90年代中后期赶上了互联网的红利。

而今,接二连三的沉痛打击似乎也让孙正义转变了激进的投资策略,开始求稳。

三天首富

此次,孙正义第一次对西方媒体承认自己后悔了,“在互联网诞生之初,我也曾受到同样的批评。在投资战略上,我已经感到后悔,但是在战略上,我还在坚持。至于愿景基金的愿景,一直如此。”

1995年,孙正义刚涉足互联网,就准备向成立不久的雅虎投资200万美元。当时即便是在美国,在许多人眼里,互联网看似火爆,但还没有明确的赢利模式,向一家前景不明的公司投资是颇具风险的事。结果孙正义遭到了股东的一致反对。

这种心态在2019年11月底已有端倪。彼时,在加利福尼亚州半月湾举办的一场软银集团活动上,孙正义通过视频传达出一个信息:“如今世界已经改变,我们必须为我们的每一家公司准备足够强大的基础,这样投资者才能相信公司会做得很好。不仅仅只是营收、总商品价值以及日活用户数量。”孙正义明确提到,公司应该在“实现盈利、现金流充足且可持续”的情况下上市。

说一不二的孙正义不仅没有听取股东意见,还在第二年追加1亿美元投资,包括雅虎创始人杨致远在内的大多数人都认为孙正义疯了。但事实证明,孙正义赌对了。后来就连杨致远也不得不承认,孙正义真是一个目光长远的赌徒。对雅虎的投资,孙正义收到了144倍的回报。

言辞中,孙正义也透露了自己未来投资的侧重点评判公司价值的最佳方法是衡量公司在“稳定状态”下现金流的倍数。“没有所谓的GMV、营收或用户数量的倍数一说,这些都很难证明是正确的。最终还是自由现金流的倍数,再无别的衡量标准。不要炒作,这点我从最近的事情中学到很多。”孙正义说。

1999年,孙正义听说了在中国的电子商务公司阿里巴巴,经由摩根士丹利,孙正义找到了马云。在很多媒体报道中,马云当时正是最落魄的时候,但真相并非如此。当时马云刚获得高盛5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不是马云要孙正义的钱,而是孙正义想见马云一面。

20年前,互联网泡沫破灭之时,孙正义曾经损失数十亿美元。现在,他正努力说服软银的投资者,让他们相信愿景基金能够经受住当前的新冠疫情所引发的潜在衰退。

最终,孙正义决定以2000万美元投资阿里巴巴,后来孙正义提出追加投资,但遭到了马云的拒绝。

截至1999年底,孙正义在世界范围内投资了450多家互联网公司,肆无忌惮的收购让软银的市值飙升至990亿美元,成为了日本最大的公司。

互联网泡沫前半年,美国科技公司估值一路上涨,孙正义的身价也是一路水涨船高,不夸张地说已经达到了一天上涨一亿的境地,他还成功取代比尔·盖茨当了三天世界首富。

但孙正义万万没想到,当年他全球首富宝座还没坐热,将他推上首富宝座的网络泡沫就破裂了。股价在半年里狂跌,孙正义个人身家蒸发700亿美元,当年世界首富比尔·盖茨的身价也不过780亿美元。孙正义创下了人类史上最大个人金融损失纪录,公司也濒临破产。

即便是身价跌到只有原来的1%,孙正义依然保持着激进的投资风格。2006年,孙正义力排众议,斥巨资收购了体量比软银还大的沃达丰日本公司,跻身日本三大运营商之列。

但没过多久,日本政府宣布运营商要提供“携号转网”服务。当时沃达丰的信号最差,口碑也最烂,要是开放“携号转网”,估计第一天转出的用户就能让沃达丰日本破产,所有人都认为孙正义真是没有任何翻盘的可能。

面对政府的压力,孙正义竟然想出在“携号转网”服务正式实施的前一天,推出“网内电话互打免费”这样杀手级的服务。不仅没有大量用户转出,反而有大量用户转入。

2014年9月19日,继投资雅虎后,孙正义迎来其投资生涯的第二个高峰,阿里巴巴成功登陆纽交所。一夜之间,“6分钟敲定2000万美元投资,最后升值为240亿美元”的故事被中国互联网圈奉为传奇。

千亿豪赌

时至今日,孙正义承认,阿里巴巴是他有史以来最成功的投资。而寻找一个阿里,似乎成为了孙正义后半生努力的方向。2017年,年满60岁的孙正义不仅没有功成身退,反而憋出了一个大招,那就是总规模高达1000亿美元的软银愿景基金。

孙正义需要更大笔的资金,2017年3月27日,孙正义在纽约拜会了沙特王储,“我打算给你个万亿美元的礼物:你们给我的基金投资1000亿美元,我还给你们1万亿美元。”孙正义面不改色地夸下海口。45分钟,搞定了沙特土豪450亿美元真金白银。

不过沙特金主钱多但并不傻,他们拿出450亿美元的同时要求软银出资250亿美元,然后又组团去忽悠其他土豪,把剩下的300亿美元填上。

赌资到位了,孙正义就开始疯狂下注:向给定领域的最成功科技创业公司投入巨资,少则也有1亿美元左右,多则数十亿美元。如果创业者不肯拿这么多钱,并且付出更多股份、承诺取得更高的回报,那么他就会把这笔疯狂的金额投给你的竞争对手。

基金成立一年,孙正义花掉的钱比美国整个风险投资行业一年的投资总额还要多。更疯狂的是,孙正义还要每隔2到3年发起一个新的1000亿美元愿景基金,并且要每年投出去500亿美元。

软银愿景成立的当年,孙正义豪掷44亿美元投资共享办公领域的WeWork,而敲定这笔投资只花了12分钟。孙正义问了公司创始人亚当·诺依曼一个问题:“在战斗中,聪明人和疯子谁会赢?”当诺依曼回复“疯子”时,孙正义则说:“你是正确的,但是你们还不够疯狂。”

有了孙正义的支持,持续亏损的WeWork迅速扩张,2018年,其空间入驻率高达
90%,会员总数则增长了116%,达到 40.1
万家。到今年年初,WeWork估值高达470亿美元。

可惜眼看到了收获的季节,但是由于投资者对公司的巨额亏损感到担忧,WeWork被迫取消了IPO计划。亚当·诺依曼在IPO前夕套现超过7亿美元。时至今日,WeWork的市值已经不足80亿美元。

最让孙正义受争议倒不是亏钱,而是对于WeWork问题的处理:继续接盘WeWork,软银总共花了150亿美元,买一个价值80亿美元公司的不到80%的股份。

孙正义对Uber的投资,也曾被寄予厚望,2018年77亿美元收购了15%股权,趁的是公司正面临一系列危机,自以为捡了便宜,估值约为480亿美元。Uber今年5月在美股IPO,孙正义感慨又找到了当初投资阿里的感觉。

但随即遭到了当头棒喝,Uber上市首日跌破发行价,如今只剩下510亿美元市值,对比此前1200亿美元的估值,蒸发了超过一半市值。Uber创始人卡兰尼克套现近17亿美元。

在Uber之前,孙正义还投资了中国的滴滴出行,2017年软银一共花了80亿美元买了滴滴14%的股权,当时的估值是576亿美元。值得一提的是,滴滴的估值大致上是按照Uber的一半来估的。如今Uber缩水到了510亿美元,那么滴滴价值几何?

受累于WeWork和Uber,软银在截至今年9月底的第二财季中,营业亏损高达65亿美元,而这也是软银14年来的首个季度亏损。孙正义在当时的新闻发布会上直言,“这让我感到惭愧和紧迫。”

不难发现,这些年软银除了阿里,并没有什么特别成功的投资。为寻找下一个阿里,孙正义几乎到了疯狂的程度。有人说他老糊涂了,也有人说他投机上瘾,这些年里其他高管越来越插不上话,或许这就是柳井正弃孙正义而去的原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