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新普京记者手记:防治尘肺病 仅靠工伤保险还不够

原标题:如何避免“开胸验肺”重演?仅靠工伤保险还不够

原标题:如何避免“开胸验肺”重演?仅靠工伤保险还不够 来源:界面新闻文 |
马亮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日前,《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
国家卫生健康委关于做好尘肺病重点行业工伤保险有关工作的通知》(人社部发〔2019〕125号)正式下发,提出要加大尘肺病重点行业职工的工伤保险扩面工作力度,实现相关职工的应保尽保。文件要求粉尘危害高发企业要加强尘肺病预防工作,做好劳动者职业健康检查和宣传培训工作。此外,文件还规定要进一步提高职业性尘肺病人的诊疗待遇,使他们能够得到妥善有效的诊疗。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和国家卫生健康委联合发文,为广大职业性尘肺病人带来了福音,也有望使“开胸验肺”这样的悲壮事件不再发生。2009年6月,河南省新密市碎石工张海超艰难维权却走投无路,万般无奈之下他决定通过开胸活检这样的极端做法来进行工伤认定。这一壮举使他成为尘肺病患者的维权代表,并因此而获得120余万赔偿金。但是,他不得不将一半赔偿金用于双肺移植,并要为此而终生服药。如今十年过去了,随着这部文件的出台和实施,尘肺病人不用再像张海超那样“开胸验肺”了。两部委的这项政策对于保障重点行业职工的健康具有重要意义,但是需要认识到这项工作的艰巨性。在保障自身安全和维护合法权益方面,类似尘肺病人这样的职业病患者仍然面临许多难以跨越的障碍。看过纪录片《美国工厂》的观众会对中美两国的制造业生态有深刻认识。中国工厂的工人将加班、高温、噪音、无防护的工作环境视为常态,而美国工厂的工人却难以忍受并通过工会和法庭来维权。这使中国工厂的制造成本远低于美国工厂,但也为许多社会问题埋下了隐患。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制造”和人口红利是建立在牺牲工人福祉的基础上的,虽然成绩显著,但是却并不光彩。更重要的是,短期高速增长带来的长期隐性后患开始慢慢浮现,并让我们不得不为过去的政策不力而埋单。要想维护尘肺病人等职业病群体,就需要加强对重点行业的监管力度。将相关行业职工纳入工伤保险覆盖范围,有利于织密“社会安全网”,使他们能够得到最基本的社会保障。但是,我们不能让全社会为违法违规企业埋单,而是要加强对重点企业的监管,使其更加注重职工的身心健康。首先,需要对尘肺病等相关职业病群体进行排查,并对因为企业原因而未纳入工伤保险的群体进行适当救助。文件仅对纳入工伤保险的职工进行保障,这有助于在扩面的过程中解决增量问题,但是却无法处理存量问题。由于劳资关系的严重不对等,职工往往无法获得企业提供的工伤保险,并游离在社会保障的范围之外。特别是涉及尘肺病的采石、采矿、建筑等重点行业,往往是低学历、低技能和中高龄的农民工群体,他们的维权意识和能力都低于其他行业,通常很难向企业争取合法权益保障。这个受到职业病危害而未获得社会保障的庞大群体,不应成为被历史遗忘的弱势群体。政府应兜住底线,对这类群体进行必要的救济,才能树立维护社会公平的信念。其次,在工伤保险的扩面过程中,要转换政策思维,并吸收行为科学的政策设计思想。比如,工伤保险的参保应作为“默认”选项,除非企业有充分的理由要求不参保。这意味着重点行业的职工是默认参保的,如果企业不主动为其投保,就可以视为企业违规,由此造成的职业病也应主要由企业来埋单。与此同时,还要简化参保的程序和申领诊疗待遇的流程,使职业病人可以获得更加有尊严和体验感的医疗保障服务,避免“开胸验肺”这样的极端事件再次上演。在这方面要加强“互联网+政务服务”,使数据“多跑腿”,减少职业病人在不同地区和部门之间来回跑腿和反复证明的烦恼和负担。最后,对重点行业的职业病问题进行监管,有赖于创新监管方式并加强跨部门联合执法。职业病不完全是工伤保险扩面问题,还涉及如何防患于未然。除了人社部和卫健委的参与,还需要联合发展改革委、工信部、生态环保部、自然资源部等部门,对相关行业的企业进行合力监管。比如在“放管服”改革的背景下,企业监管普遍推行“双随机,一公开”的做法,令很多职业病高发企业难以得到有效监管。为此要对职业病相关的重点行业加大抽查权重,使其得到更多的监管注意力。要建立企业信用的联合奖励和惩戒机制,对涉嫌违规的企业加大监管频次和惩罚力度,使其不敢越雷池一步。对于守法尽责的企业,则可以降低抽查权重并鼓励企业自我监管。许多企业之所以敢于无视职工的身心健康,不采取必要的防护措施和缴纳工伤保险,就在于它们能够在低成本地参与市场竞争的同时逃避法律惩罚;与之相比,守法尽责的企业用人成本较高,在市场竞争中会处于弱势地位。因此,要通过多部门联合执法的方式来加大监管力度,避免“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发生。这可以使守法尽责的企业可以通过优胜劣汰来扩大市场占有率,并通过良性市场竞争将违法违规的企业挤出市场。(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责编邮箱:yanguihua@jiemian.com)

□记者 韩业清

文/马亮

缅甸新普京,近日,人社部、卫健委联合发布通知,明确自2020年开始,在尘肺病重点行业开展为期3年的工伤保险扩面专项行动,要求各地做好职业性尘肺病人诊断和相关待遇保障工作。这不仅为广大职业性尘肺病人带来了福音,也能够进一步杜绝类似“开胸验肺”事件的再次发生。

日前,《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
国家卫生健康委关于做好尘肺病重点行业工伤保险有关工作的通知》正式下发,提出要加大尘肺病重点行业职工的工伤保险扩面工作力度,实现相关职工的应保尽保。文件要求粉尘危害高发企业要加强尘肺病预防工作,做好劳动者职业健康检查和宣传培训工作。此外,文件还规定要进一步提高职业性尘肺病人的诊疗待遇,使他们能够得到妥善有效的诊疗。

尘肺病又叫矽肺病,是指由于在职业活动中长期吸入生产性粉尘,并在肺内潴留而引起的、以肺组织弥漫性纤维化为主的全身性疾病。目前,尘肺病已成为中国职业病中最严重的病种。在所有职业病中,尘肺病占90%;而在尘肺病人中,农民工占90%,死亡率高达22.04%。

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和国家卫生健康委联合发文,为广大职业性尘肺病人带来了福音,也有望使“开胸验肺”这样的悲壮事件不再发生。2009年6月,河南省新密市碎石工张海超艰难维权却走投无路,万般无奈之下他决定通过开胸活检这样的极端做法来进行工伤认定。这一壮举使他成为尘肺病患者的维权代表,并因此而获得120余万赔偿金。但是,他不得不将一半赔偿金用于双肺移植,并要为此而终生服药。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按时缴纳工伤保险费,职工个人不缴纳工伤保险费。然而,包括尘肺病重点行业在内的部分企业,为了减少成本的支出,不为职工缴纳工伤保险,导致一些职工罹患职业病或受到其他工伤后,无法享受工伤保险的待遇。

如今十年过去了,随着这部文件的出台和实施,尘肺病人不用再像张海超那样“开胸验肺”了。两部委的这项政策对于保障重点行业职工的健康具有重要意义,但是需要认识到这项工作的艰巨性。在保障自身安全和维护合法权益方面,类似尘肺病人这样的职业病患者仍然面临许多难以跨越的障碍。

此次,两部门联合发文,有针对性地制订扩面专项行动工作计划,加大扩面工作实施力度,将尘肺病重点行业职工依法纳入工伤保险保障范围,有利于杜绝尘肺病重点行业企业逃避为职工缴纳工伤保险,导致部分职工罹患尘肺病无法获得必要的工伤保险救助现象的发生。

看过纪录片《美国工厂》的观众会对中美两国的制造业生态有深刻认识。中国工厂的工人将加班、高温、噪音、无防护的工作环境视为常态,而美国工厂的工人却难以忍受并通过工会和法庭来维权。这使中国工厂的制造成本远低于美国工厂,但也为许多社会问题埋下了隐患。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制造”和人口红利是建立在牺牲工人福祉的基础上的,虽然成绩显著,但是却并不光彩。更重要的是,短期高速增长带来的长期隐性后患开始慢慢浮现,并让我们不得不为过去的政策不力而埋单。

长期以来,职业病诊断难、鉴定难等问题早已为人熟知。

要想维护尘肺病人等职业病群体,就需要加强对重点行业的监管力度。将相关行业职工纳入工伤保险覆盖范围,有利于织密“社会安全网”,使他们能够得到最基本的社会保障。但是,我们不能让全社会为违法违规企业埋单,而是要加强对重点企业的监管,使其更加注重职工的身心健康。

2009年,为拿到正确的诊断、获得工伤赔偿,在多方求助无门后,被逼无奈的河南农民工张海超到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坚持“开胸验肺”来证明自己得了尘肺病。

首先,需要对尘肺病等相关职业病群体进行排查,并对因为企业原因而未纳入工伤保险的群体进行适当救助。文件仅对纳入工伤保险的职工进行保障,这有助于在扩面的过程中解决增量问题,但是却无法处理存量问题。由于劳资关系的严重不对等,职工往往无法获得企业提供的工伤保险,并游离在社会保障的范围之外。特别是涉及尘肺病的采石、采矿、建筑等重点行业,往往是低学历、低技能和中高龄的农民工群体,他们的维权意识和能力都低于其他行业,通常很难向企业争取合法权益保障。这个受到职业病危害而未获得社会保障的庞大群体,不应成为被历史遗忘的弱势群体。政府应兜住底线,对这类群体进行必要的救济,才能树立维护社会公平的信念。

如今十年过去了,随着两部门通知的发布,尘肺病人不用再像张海超那样“开胸验肺”了。通知中要求,各地要做好职业性尘肺病人诊断和相关待遇保障工作。职业病诊断机构对符合职业性尘肺病相关诊断标准的,应及时作出职业性尘肺病诊断。对已诊断且明确参加了工伤保险的职业性尘肺病工伤职工,社会保险经办机构要按规定及时支付工伤保险待遇。

其次,在工伤保险的扩面过程中,要转换政策思维,并吸收行为科学的政策设计思想。比如,工伤保险的参保应作为“默认”选项,除非企业有充分的理由要求不参保。这意味着重点行业的职工是默认参保的,如果企业不主动为其投保,就可以视为企业违规,由此造成的职业病也应主要由企业来埋单。与此同时,还要简化参保的程序和申领诊疗待遇的流程,使职业病人可以获得更加有尊严和体验感的医疗保障服务,避免“开胸验肺”这样的极端事件再次上演。在这方面要加强“互联网+政务服务”,使数据“多跑腿”,减少职业病人在不同地区和部门之间来回跑腿和反复证明的烦恼和负担。

尽管职业性尘肺病已被纳入工伤保险,但其高致死率和漫长的治疗周期,只靠发病后工伤保险提供的救助费用并不能减少无数病患的痛苦。因此,针对尘肺病,记者认为应当推出一个像“交强险”那样的强制险种,以对这部分空白进行补充,只要有涉尘的工作环境就应该给职工上保险。

最后,对重点行业的职业病问题进行监管,有赖于创新监管方式并加强跨部门联合执法。职业病不完全是工伤保险扩面问题,还涉及如何防患于未然。除了人社部和卫健委的参与,还需要联合发展改革委、工信部、生态环保部、自然资源部等部门,对相关行业的企业进行合力监管。比如在“放管服”改革的背景下,企业监管普遍推行“双随机,一公开”的做法,令很多职业病高发企业难以得到有效监管。为此要对职业病相关的重点行业加大抽查权重,使其得到更多的监管注意力。要建立企业信用的联合奖励和惩戒机制,对涉嫌违规的企业加大监管频次和惩罚力度,使其不敢越雷池一步。对于守法尽责的企业,则可以降低抽查权重并鼓励企业自我监管。

此外,尘肺病不完全是保险扩面问题,还涉及如何防患于未然。除了人社部和卫健委外,还需要多部门参与,对尘肺病重点行业的企业进行合力监管。督促企业真正将粉尘污染防治各项措施规定落实到位,才能从源头上减少职工罹患尘肺病,令职工的生命健康获得切实保障。

许多企业之所以敢于无视职工的身心健康,不采取必要的防护措施和缴纳工伤保险,就在于它们能够在低成本地参与市场竞争的同时逃避法律惩罚;与之相比,守法尽责的企业用人成本较高,在市场竞争中会处于弱势地位。因此,要通过多部门联合执法的方式来加大监管力度,避免“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发生。这可以使守法尽责的企业可以通过优胜劣汰来扩大市场占有率,并通过良性市场竞争将违法违规的企业挤出市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