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P2P和现金贷转战越南 砍头贷也去了

T+- (原标题:国内P2P和现金贷转战越南 砍头贷也去了)
越南高利率的市场环境,受到一些海外民间放贷机构的青睐。随着中国国内监管部门对网贷平台(P2P)、现金贷市场的清理整顿,国内一些平台已转移到越南开拓市场。最近在国内卷入舆论漩涡的“砍头贷”也跟着漂洋过海。与中国银行业情况有所不同,越南当地各银行存款利率定价的自主权较高,因此银行的存款利率高的同时,差别也不小。一位中国国有大行越南分行负责人向证券时报记者介绍,当地的贷款利率通常是在越南四大国有控股银行平均存款利率基础上,上浮一定的点数而确定。有的当地银行一年期存款利率上限能达8%。越南国家金融监督委员会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越南的信贷机构和个人市场存款利率较2017年有所上升,其中平均存款利率为5.26%,平均贷款利率为8.91%。“目前越南的P2P平台有40多家,规模最大的平台放贷规模达20亿美元。”一位在越南工作多年的中资银行高管告诉记者,来自中国的P2P平台有10家左右,还有来自新加坡的平台——其中不排除有中国平台借道新加坡的可能。经常到越南商务考察的深圳丰连金融董事总经理胡涛表示,目前一些转到越南的P2P、现金贷机构,实际上以线下业务为主,更像国内的小贷公司。转移过来的平台碰到了一些难题。“它们与第三方支付机构的线上支付端口对接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胡涛解释,“与第三方支付对接的前提是需要有完整透明的经营许可,而从国内过去的一些机构在当地的相关手续往往还没有办全,包括外商直接投资资格(FDI)、商务部登记书、互联网商务接入许可等。”谈及越南现金贷市场时,另一位中国国有大行越南分行高管说,当地现金贷贷款周期较短,年化利率很高,甚至能达70%。不过,越南建设证券执行董事王卫亚颇感担忧,“普通的现金贷还好,但国内的‘砍头贷’也被带到越南,对于一个发展中的市场来说是个不好的苗头。”所谓“砍头贷”,是网贷行业的一种贷款方式,即在给借款者放贷时先从本金里面扣除一部分钱,到手金额与实际借款金额不符,差额部分被称为“砍头息”。今年3月,中国互金协会表态,将全面排查高息现金贷等违规业务,严禁开展高息现金贷、“校园贷”“砍头贷”等。“现在越南本地的一些网贷平台也有采用‘砍头贷’。”胡涛说。前述在越南多年的中资银行高管告诉记者,越南监管部门反应其实很快,当地网贷市场的迅猛发展以及存在的乱象,已引起监管部门的关注,正准备出台新规进行管理,目前新规草案正在制定之中。

伴随越南的经济加速发展,引进更多外国投资人进驻,资本市场也成为关注领域。观察目前在越南开户的中国人约有3000多人,总数暂时排在美国、欧洲和韩国之后、位居第4。但今年来开户数量也开始呈现快速成长,预计统计到第1季底时的中国总开户数应能突破4000人。此外不光证券开户数,由于越南的高利率市场环境,也受到民间放贷机构青睐。尤其中国监管部门对网贷平台(P2P)、现金贷市场的整顿,更让一些境内平台转到越南市场,甚至近期备受议论的「砍头贷」也跟着漂洋过海。据《证券时报》引述常到越南商务考察的深圳丰连金融董事总经理胡涛说,目前一些转到越南的P2P、现金贷机构,实际上以线下业务为主,更像中国的小贷公司;陆资银行高管也透露,越南监管部门反应很快,当地网贷市场快速发展与乱象已引起关注,正准备推出新规管理。而就越南证券市场的发展情形,华泰证券今年第1季的越南市场调研后认为,目前越南中产阶级达300万人,当地证券市场类似于中国资本市场15至20年前的状态。这也导致越南当地居民对股市还比较陌生。据统计资料显示,截至去年底,在越南开设证券帐户的个人投资者为210多万户,约占当地总人口2.26%。越南建设证券副总裁、研究所所长杜宝玉说明,越南的外国个人投资者超过2.77万人。其中以美国人最多,现阶段中国开户人数约有3000多人,但按2019年以来开户成长趋势加快之下,预计第1季总开户数应能突破4000人。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围绕着现金贷,与之配套的整条产业链,比如风控、流量、大数据、催收等行业一大批人拿着机票踏上了迁徙之路。更有意思的是,现在,就连撸贷的“老哥”们也开始“走出去”了,只是他们不是去淘金,而是为了还债。

现金贷的“出海”故事远比想象的要精彩。

最先嗅到海外市场商机的是现金贷平台,他们在国内被“315”点名之后,凭着在国内迅速生长获得的经验,开始扬帆出海,征战四方,印尼、越南、菲律宾成为他们的主战场。很快,走出去的现金贷平台出现了水土不服,一些平台铩羽而归,与此同时,又有一些平台蠢蠢欲动,伺机出海。

伴随着现金贷平台出海的,是在其背后默默支持的系统供应商和流量平台。这些闷声发大财的玩家迫不及待地前来投石问路。与国内的玩法不同,在这一片新的土地上,第三方们投其所好地生成了适合更低门槛进来的现金贷平台的新玩法。

现金贷出海后的坏账率是恐怖的。一位现金贷平台创始人直言:坏账率比国内高三成。这给了催收很大的发挥空间。但当催收团队把在国内屡试不爽的催收经验和催收技术搬过去的时候,竟然发现这些成熟的套路全部失效……

新奇的是,现金贷的主要参与方撸贷老哥们也开始出走。但他们出去不是为了淘金,而是为了还债。讽刺的是,80%超利贷的钱流入了网赌,反过来,东南亚一些网赌公司最喜欢招聘的员工就是借了超利贷的老哥们。他们从受害者变成害人者,滋养着这条产业链的畸形繁荣……

铩羽而归

曾经,现金贷在印尼是一个很火的传说。

印尼也是现金贷出海的第一站。因为印尼的人口基数和生活方式,让投资人和现金贷公司双眼放光。印尼有2.6亿人,移动互联网的渗透率超过了50%,而仅有36%的人拥有银行账户,2%的人拥有信用卡。而且,当地人爱社交爱消费。到了发薪日,当地员工就开始放飞自我,购物、狂欢、吃大餐。等到钱花完了,又乖乖跑回来准点打卡上下班。对现金贷来说,这简直是再合适不过的市场了。

2018年前后,一现金贷上市公司投资人在非公开场合曾说,“国内有一百多个团队准备去印尼做现金贷”。其实到现在,也还是有国内企业到印尼考察。根据现金贷从业者统计,至今真正落地印尼的中国企业,只有三四十家。这些企业的月交易量最高的也仅过亿元,大多数平台在千万级别徘徊。

“目前国内在印尼的企业主要有三类,一种是去得早、得到资本支持的创业公司,比如我们;另一种是在国内做得比较大的现金贷企业,比如掌众;还有一种比较特殊,是一些传统行业的老板,他们本来就和民间借贷有些关系,也想在现金贷赚点钱。”一位现金贷从业者表示。

但是,赚钱并不容易,目前还在印尼的国内企业,大部分还未实现盈利。出海布局,国内现金贷企业首先要符合当地监管要求。印尼规定金融科技借贷公司放贷利率不能超过2周回购利率的7倍,另外要获取准入牌照,也需要满足一系列的条件,企业需要实缴5000万元人民币以上的资金,登记注册时需持有10亿印尼盾(约合人民币47.2万元),申请牌照时需持有25亿印尼盾;时间成本需要1年左右,所以印尼大部分现金贷公司都较难申请牌照。

另外,2018年以来,印尼监管出手频频,为国内现金贷出海印尼浇了几瓢冷水。此前,印尼监管部门约谈现金贷企业,之后下架无注册资格的现金贷产品,监管手段层层加码,已有不少国内出海印尼的企业打起了退堂鼓。

转战越南

“几乎所有仍在印尼开展业务的国内出海企业,都做好了开拓第二市场的准备。”一位现金贷从业者对新金融记者表示,大家不约而同地将目光瞄准了越南。

与印尼相比,越南有着类似的优势,比如人口基数、经济发展情况及消费习惯。越南拥有近1亿人口,在东南亚各国中仅次于印尼和菲律宾,人口红利巨大。越南国家金融监督委员会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越南的信贷机构和个人市场存款利率较2017年有所上升,其中平均存款利率为5.26%,平均贷款利率为8.91%。越南证券公司表示,越南消费贷款市场预计到2019年将达到440亿美元,这主要得益于消费者支出的增加,城市化的增加以及国内银行严格的贷款规则。

一直以来,越南的借贷业务主要都存在于线下,参与者也多为银行这样的传统金融机构,如不符合银行的借贷标准,消费者只能依赖于民间的个人借贷。目前越南的P2P平台有40多家,规模最大的平台放贷规模达20亿美元。其中来自中国的P2P平台有10家左右。“目前一些转到越南的P2P、现金贷机构,实际上以线下业务为主,更像国内的小贷公司。”一位现金贷从业者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越南现金贷的基础设施建设并不完善,比如线上支付,在越南还是一个比较新的领域。支付平台不管是放款还是回款,都需要银行及第三方中介协助扣款和转账,可以说还相当不便利。此外数据、征信、身份验证等,均不完善。跟印尼数百家现金贷公司激烈竞争的现状相比,越南的现金贷行业还处于初级阶段,市场亟待开发,玩家也还不多。

尽管越南市场还未被现金贷真正开发出来,但有一个不好的苗头是——这里已经出现了“砍头息”。一位现金贷从业者表示,当地网贷市场的迅猛发展以及存在的乱象,已引起监管部门的关注。监管部门正准备出台新规进行管理,目前新规草案正在制定之中。

闷声发财

现金贷一窝蜂地出海催高了流量成本。所谓流量,就是平台获取的借贷人的数量。在印尼,现金贷的借贷人,主要通过第三方代理公司、广告公司、工具类APP、

现金贷导流平台等获得。

“流量一天一个价儿。刚出来的时候,一个用户成本大概是50—60元人民币,现在翻了好几倍。”一位现金贷创始人告诉记者,在印尼,绝大部分的现金贷平台都在买流量,而流量费是按照竞价排名方式计算的,买家多了,流量价格自然就上去了。

业内人士认为,把流量价格夸大,一方面有可能是创业者想通过这种方式来给后来者降温,而另一方面,市场还处在起步阶段,平台会压低通过率,这也会抬高自己的流量成本。

流量成本扼住了现金贷平台盈利的喉咙,却喂饱了从事流量生意的公司们。在国内赚得盆满钵满的流量平台把模式搬到了国外,依然活得很滋润。“其实我们没有必要出来,在国内日子很好过,不过我们是寄托在现金贷平台上生存的,出海已成趋势,我们的脚步也要跟上。”一家贷款超市从业者告诉记者,尽管不承担贷款风险,但国外的流量生意并不好做。“我们发现有些人有两张身份证轮流用,想获得真实有效的客户并不容易。”

高额的流量成本把现金贷平台的利润直接吸走,现金贷平台没有盈利空间,只能不断买量、不断做用户、不断打新。至少需要八到九个月才能回本,盈利周期至少被延长了半年。不少小规模的现金贷平台为了压缩成本,开始租用现金贷系统。

“这个圈子的盈利模式有两种,一是系统出租费用,还有一些系统商出租系统是不收取租金的,他们从现金贷平台抽点,比如利润的10%或者回款额的1%作为技术维护费。”一家系统商从业者表示,不少对海外市场蠢蠢欲动的现金贷平台对这个新市场也没有太多的把握,所以不少小规模平台不愿太多的成本投入,先租用系统上线看看市场。

手段失效

几乎现金贷产业链条上的每一个环节都在路上,催收也不例外。只是他们的海外淘金之路比较艰难。

“东南亚一些国家现金贷的风控和催收体系,相当于几年前中国的水平。”一位在印尼从事催收工作的员工称,在一些地方,既没有征信数据,也没有成规模的风控公司,风控自动化很难。现在一些现金贷平台通过线上审核放款,就是申请人在线上填完资料,现金贷平台由人工电话核实借款人信息。

在风控缺失的背景下,一些地方的现金贷平台M1的坏账率为30%左右,催过一轮过后的坏账率还在20%左右,有的地方坏账率甚至达到50%。这对催收来说似乎是一块很大的“蛋糕”,但这块“蛋糕”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拿下的。

在印尼,OJK(印尼金融管理局)严令禁止辱骂和威胁客户,所以,催收们辱骂式催收是不凑效的。而催收们在国内惯用的曝通讯录一度还是有点效果的。但此后,OJK重拳出击,所有现金贷平台都被通知关闭爬取用户通讯录的权限。不只是印尼,越南也颁发新政,要求催收不得曝借款人的通讯录。

被认为最有效的催收方式作废。而上门催收是一个危险系数很高的催收方式。前述催收员工直言:上门催收,被打的可能性很大。因为有的催收员上门甚至配上保镖。但即使这样,催收的效果也并不好。

“一定要找当地人组建催收团队,这是铁律。”该催收员工说,“当地人对自己的文化更为了解,他们更清楚如何催收效果最好。”

正因为这是一个不好干的工作,所以员工的流动性很大。有数据显示,印尼催收员工的流失率,比中国的高约30%。但他们的薪酬不低。业务能力强的每个月可以拿到1万多元人民币,一般的员工也能拿到五六千元人民币。“这边的催收公司不少,但他们一直很头疼如何找到一个更为有效且合规的催收方式。”该催收员工说。

上岸还是下海?

想不到的是,背了一身网债的撸贷老哥也走出去了。而向他们抛出橄榄枝的,是位于柬埔寨、菲律宾、缅甸、老挝等地区的网赌公司。根据统计,有24万超利贷老哥们出海给网赌公司打工。据媒体报道,一些网赌公司80%的员工都是撸贷老哥。

“很多人都是被拉去的。”一位网络借贷者告诉记者,撸贷老哥们都会有自己的群,而在这些群里,经常有人发布“诱人”的招聘广告。

“零费用海外工作,出国机票签证公司全包。酒店式公寓,三年保底45万。推广岗位的底薪是6000元,每月递增500元,盈利提成3到10个点。”招聘广告唯一的要求就是年龄18到35岁之间,每分钟可以打45个字。

老哥们过去后,会再发展新人过去上班。每拉一个人过去上班,他就能拿到500元提成。“老哥拉老哥太容易了。似乎是同病相怜的人,彼此了解对方的心理和痛处。”一位撸贷者表示。

除了拉人入场,老哥们在网赌公司还要负责推广。所谓推广,就是拉人下水玩网赌。推广的提成来自于客户输的钱。有消息称,10万以下提成3%,10万到20万提成5%,20万以上提成8%,最高10%。比如,一个客户输了15万,他就可以拿到提成7500元;输了25万,就可以拿到提成2万元;输了30万,就可以拿到提成3万。“这些到网赌公司上班的撸贷老哥都是被利滚利的网贷逼得走投无路,这种赚钱还贷的方式是他们的唯一活路,所以忠诚度很高。就算实际情况再差,90%的人都会留下。”一位借贷者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