逮捕21人!又一上市公司实控人出事:涉嫌集资诈骗,股价3天暴跌85%!曾拒绝证监局现场检查

新普京 20

T+-
与之前曾引发轰动的“阜兴系”爆雷事件相比,金诚集团的套路颇为类似。“阜兴系”旗下拥有4家在中基协备案的私募机构,而金诚集团拥有6家。
(原标题:金诚集团爆雷 理财迷局套牢百亿资金) 时代周报记者 宁鹏
发自上海5月6日,港股上市公司金诚控股(01462.HK)短暂停牌,且未公告停牌原因。风暴始于“五一”小长假之前。4月29日,金诚控股发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执行董事兼主席韦杰以及执行董事徐黎云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遭杭州市公安局调查。5月3日,金诚控股跌20%,在近三个交易日累计跌幅高达84.68%,股价目前仅为0.072港元,已经沦为不折不扣的“仙股”。与之前爆雷的“非吸”案件不同,金诚集团不仅运营了在中基协备案的私募基金,同时还拥有一张颇为珍贵的基金销售牌照。杭州公安局拱墅分局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并无新的情况可以通报,该案件的进展会通过“平安拱墅”官微对外发布。披着私募的外衣金诚集团是金诚控股的母公司。天眼查信息显示,韦杰名下有159家公司。根据金诚集团官网的宣传,其旗下有6家私募及1家基金销售机构,共管理私募产品规模超过700亿元,有超过300种产品可供选择。金诚集团特意强调了其安全性:“我们的产品,每一个都是有政府信用为依托,有稳健回报和灵活周期的高端理财产品。”然而,这个理财迷局在一夜之间崩塌。4月28日晚间,杭州市公安局拱墅区分局发布通报,据浙江证监局移送线索及群众报案,依法立案侦查金诚财富集团有限公司涉嫌非法集资案,对金诚集团实际控制人韦某及相关涉案人员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据称,自4月28日凌晨开始,金诚集团韦杰、徐黎云、蒋雪琦等30多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杭州警方抓获。天眼查信息显示,韦杰这个“80后”曾经在浙江一家律师事务所做过7年律师,创业后才开始进入金融行业。与曾引发轰动的“阜兴系”爆雷事件相比,金诚集团的套路颇为类似。“阜兴系”旗下拥有4家在中基协备案的私募,而金诚集团拥有6家。区别是,金诚集团除了发行私募产品外,还拥有基金第三方销售牌照。“阜兴系爆雷时,相关产品的托管银行被投资者要求赔钱。而金诚集团拥有自己的销售渠道,几乎形成了一个闭环。”某资管行业资深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未兑付金额高达上百亿,让这一案件看起来触目惊心。但时代周报记者多方问询后发现,无论是在PPP行业,抑或是在金融圈,或者网贷行业,这家公司都籍籍无名。根据杭州市公安局拱墅区分局通报,金诚集团非法集资案受害人可以通过相关APP进行网络借贷投资人登记。事实上,与“阜兴系”类似,金诚集团旗下相关私募产品披着合法的外衣。金诚集团旗下的私募矩阵包括新余观悦、新余观复、金诚资管、杭州金转源、杭州金仲兴、杭州观复这6家经备案的私募基金。天眼查信息显示,这几家备案的私募基金,甚至连提供的联系电话都出现了重合。中基协官网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28日,金诚旗下共运作354只产品,主要投向为影视项目,以及特色小镇和保障房等PPP项目,仍在运作的基金产品共有323只,其中包括杭州金转源72只、杭州观复111只、杭州金仲兴29只、金诚资产50只、新余观复31只、新余观悦30只。公开信息显示,金诚旗下一些投向PPP项目的私募产品,融资期最短可达24个月,而年化收益率则高达7%―8%,甚至高达10.5%的年化收益率。这与PPP项目长周期的特点大相径庭。依照财政部发布的《关于推进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规范发展的实施意见》,规范的PPP项目应当符合以下条件:属于公共服务领域的公益性项目,合作期限原则上在10年以上。旗下基金连续被监管点名金诚集团的危机曝光,始于其旗下基金第三方销售公司的业务被暂停。2013年1月6日,浙江金观诚基金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称“金观诚基金”)拿到了证监会颁发的基金第三方销售牌照。某基金第三方销售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与私募基金采用备案制不同,基金第三方销售牌照是核准制,这块牌照并不好拿。然而,金观诚基金却创造了基金第三方销售公司被罚的纪录。2018年5月,浙江证监局责令金观诚基金整改,并暂停办理基金销售认购和申购业务6个月。根据该处罚决定,金观诚基金存在借用关联方经营场地销售私募基金产品、公开夸大宣传等情形,反映出内部控制存在重大问题,经营管理存在较大风险。6个月后,浙江证监局再出公告,责令其继续整改。浙江证监局认为,整改期间,金观诚基金存在与关联方业务混同、代销的关联方发行的多个基金产品出现兑付风险等新的重大问题和风险情况,金观诚基金应当继续整改存在的问题,并于2018年12月7日前提交书面整改报告。1月17日,金观诚基金被浙江证监局采取责令改正并暂停办理基金销售相关业务12个月的行政监管措施。事实上,这已经是金观诚基金近一年里4次被监管层点名。金观诚基金被整改,源自于浙江证监局2018年4月25日开展的私募专项检查。在这次检查中,金诚集团旗下的5家私募公司拒绝配合检查工作,监管要求公司法定代表人到浙江证监局接受监管谈话。浙江证监局表示,发现5家公司存在不配合现场检查工作的情况。而这5家私募均与韦杰存在关联。当时金诚集团官方给出的说法是,有个别员工思想认识不足,在监管部门工作人员要求拷贝其电脑资料时被拒绝,从而引起冲突。兑付危机蹊跷的是,金观诚基金的整改,与金诚集团的兑付危机“神同步”。2018年5月,金诚财富陷入了首次兑付危机,投资者发现,金诚财富旗下产品无法实现大额赎回。2018年7月9日,金诚集团官方宣布,旗下部分产品展期6―12个月。股权类私募基金业务相关方的权责界定非常模糊、存在歧义,资金募集和运用过程中的监管规定存在很大漏洞。中基协官网信息显示,自2018年4月后,金诚集团旗下私募公司再未成功备案过新私募产品,这意味着在金观诚基金被暂停销售业务后,金诚集团资金端受到很大影响。据中基协发布的《私募投资基金备案须知》,私募基金应单独管理,单独建账、单独核算,不得开展或参与任何形式的“资金池”业务,不得存在短募长投、期限错配等违规操作。从金诚集团旗下私募产品的运营来看,主要投资方向是特色小镇长期项目,以短期融资对接长期项目,项目的投资回报周期、回报率与私募产品周期、收益率严重不匹配。金观诚基金被整改,意味着“借新还旧”的链条被切断。今年4月26日,金观诚基金还在官网发布消息称,通过其购买基金的客户,产品的赎回不受影响,并留下了热线电话。时代周报记者多次拨打该号码,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新普京 1

中国基金报 泰勒

中国基金报 泰勒

金诚财富还是爆了。

曾说负责到底的金诚集团老总韦杰,在4月28日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之后,6月5日的最新消息,已经被公安机关执行逮捕。

涉嫌非法集资

金诚集团80后董事长韦杰等21人被捕

金诚集团实控人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13人取保候审

6月5日午间,杭州拱墅警方官方微博@平安拱墅通报,金诚集团涉嫌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的进展情况。

案情通报介绍,经拱墅区人民检察院批准,公安机关已依法对该案主要犯罪嫌疑人韦某等21人执行逮捕,并对13名犯罪嫌疑人取保候审。

与此同时,公安机关全力开展追赃挽损工作,已依法对涉案公司及人员相关银行账户、基金、股票、房产、车辆、土地等予以冻结或查封。

新普京 2

公安机关称,投资人可持相关资料,就近到属地公安机关递交报案材料,同时,投资人可继续通过“警察叔叔”APP和“杭州公安”微信号的专栏登记报案。

公安机关已委托具有专业资质的会计师事务所和律师事务所对金诚集团的财务账目予以审计,对相关项目和资金资产开展全面核查,相关工作正在紧张有序进行中。

4月底已经爆雷

实控人韦杰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4月27日,根据浙江省证监局移送线索及群众报案,杭州公安局拱墅区分局依法立案侦查金诚财富集团有限公司涉嫌非法集资案。4月28日,杭州公安局拱墅区分局依法对金诚集团实际控制人韦某及相关涉案人员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新普京 3

公开资料显示,金诚财富作为金诚集团旗下核心产品,旗下拥有一家基金销售公司浙江金观诚,以及新余观悦、新余观复、金诚资管、杭州金转源、杭州金仲兴、杭州观复等6家经备案的私募基金管理人。主要投向所谓的影视项目,以及特色小镇和保障房等PPP项目。发改委、财政部等部委在2015年开始大力推广PPP业务,韦杰正是抓住这个时机大力发展PPP项目,陆续成立私募基金管理公司和备案发行相关产品,经过3年时间公司私募基金规模也呈现爆发式增长。

截至2019年4月28日,金诚旗下共运作354只产品。浙江金观诚有31只产品;6家私募基金管理公司还在运作的基金产品共有323只:包括杭州金转源72只、杭州观复111只、杭州金仲兴29只、金诚资产50只、新余观复31只、新余观悦30只。而这些产品的背后实控人全是韦杰。

关于金诚集团的故事,基金君此前有过详细报道,可直接点击右边链接查看《700亿金诚集团崩塌!80后老板被抓,警方刚确认:涉嫌非法集资!5天前还发文呼吁投资人”耐心冷静”》

被抓后,公司股价已经崩盘

金诚控股于5月15日宣布,张应坤、牛钟洁及陈钊辞任公司独立非执行董事。这是最近该公司经历的又一次人事大地震。

此前的5月2日,金诚控股公告称,公司执行董事、公司秘书、财务总监黄金定于公告发布当日辞职。在黄金定辞职后,金诚控股的公司授权代表、公司秘书、法律文件代理人及财务总监之职位,处于空缺状态。

随着三名独立非执行董事辞职,在金诚控股5月2日公布的五名董事会成员中,仅剩韦杰、执行董事徐黎云在职,但二人目前均无法对这家上市企业的日常运营展开真正管理。

据杭州市公安局拱墅分局4月28日发布的警方通报,因涉嫌非法集资案,杭州警方对韦杰及相关涉案人员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金诚控股公告称,自4月28日公司未能与韦杰、徐黎云两位执行董事取得联络。

“董事会认为本公司不能够维持适当的董事会的运作,以确保符合香港联交所证券上市规则。”金诚控股在5月15日的公告中如是说。

再来看看股价。

4月28日被抓后,金诚控股在4月30日、5月2日,5月3日三个交易日中,天天崩盘式暴跌,分别跌66.6%、42.68%、20%,一共跌了85%,目前股价报0.072港元/股,一毛钱都没有,市值不到3亿港元。

新普京 4

规模号称700亿

官网显示,金诚财富成立于2008年,
是一家集金融产品研发、财富管理、基金销售、高净值客户VIP服务于一体的综合性金融服务机构。通过携手各地政府打造新型城市,发行以城市化发展基金为主的稳健类理财产品,与客户共享全球优质产业资源。截止2018年初,累计管理资产规模超700亿。

截至现在,金诚集团以特色小镇为核心产品,旗下已囊括金诚新城镇、金诚财富、金诚产业、金诚之星、有象文化、酒店、房地产、金诚金融、公众公司等9个板块。

其中,金诚财富是集私募基金管理和基金销售于一体的综合性金融服务机构,旗下拥有1家基金销售公司金观诚,同时拥有新余观悦、新余观复、金诚资管、杭州金转源、杭州金仲兴、杭州观复6家经备案的私募基金管理人。

拥有港股上市公司金诚控股及新三板挂牌公司太悦健康、丽晶光电等5家公众公司。

其创始人韦杰1981年生于金华东阳。浙江大学法学硕士。毕业后,韦杰依照所学专业考取司法资格证书、律师执照,成为一名律师。

新普京 5

韦杰也有着传奇的财富故事。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3月,某杂志专访韦杰时了解到,前几天,他召集同事开会布置年后工作,途中一个电话打进来,电话那头的证券公司说:韦总,你赚了很多钱,11位数。会议室里所有人都听到了,大家掰着指头数一下,百亿。“他们都看着我,我也看着他们。知道了?知道了!之后继续开会。”

金诚为何崩塌?

曾拒绝接受证监局检查

新普京,让金诚集团出名的,是2018年4月的拒不配合浙江证监局调查一事。

金诚集团通过旗下多个备案私募基金和一家基金销售公司向社会公众募集资金,投向所谓的影视项目,以及特色小镇和保障房等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项目,实际上大量资金用于短期固定收益产品的循环付息和借新还旧,部分资产项目不真实,另有相当一部分被实际控制人转移挪用。整个金诚系募集资金规模截止到2018年5月高达300亿元;截止到2018年10月,未能兑付的规模仍有超过170亿元。

杭州运河财富小镇,是杭州拱墅区金融机构聚集区,就在这里,浙江证监局的正常检查遭到拒绝。

去年四月,浙江证监局按照证监会的统一部署和安排,开展2018年私募基金专项检查工作。但是在检查过程中,浙江证监局发现5家公司存在不配合现场检查工作的情形。

根据披露,不配合检查的5家私募机构,分别是杭州观复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杭州金仲兴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浙江金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杭州金转源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浙江金观诚财富管理有限公司。

从股权关系来看,上述5家公司大股东不尽一致,但是穿透核查之后,最终均归属于金诚集团。

新普京 6

新普京 7

5月25日,浙江证监局网站挂出《关于对浙江金观诚财富管理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并暂停办理基金销售相关业务措施的决定》,对金观诚财富采取责令改正并暂停办理基金销售认购和申购业务6个月的监督管理措施。

在此期间,金诚集团旗下基金期限错配的风险开始显现。原本进入开放期的基金停止赎回,开始出现展期兑付的情况;同时因信用问题,公司无法在正常的金融体系获得授信贷款,至此金诚集团真正陷入“流动性困局”。

5700亿政府订单成谜

金诚集团自称从2015年7月22日到2016年8月22日,累计拿下35个新型城镇化项目,签约总投资额1800亿元;截至2017年9月,金诚集团拥有特色小镇项目59个,政府项目签约量超过5700亿元。目前,已在浙江、江苏、湖南、贵州、福建、江西、湖北、河南、安徽、吉林10省布局金诚特色小镇,其中又以江、浙为核心。

“原来,金诚集团只是一个卖理财产品的金融公司,有资金端。前些年从政策到地方政府,都在鼓励发展PPP项目,能找得到资金的金诚集团,得到了一些地方政府青睐,这主要是地方政府有大力推进建设的压力。但是,宣称有5700亿元订单,肯定不可能。”一家沪市A股公司董事长表示。

事实上,这与金诚本身的体量并不匹配。而据公开资料,金诚集团旗下4家私募机构先后合计发行了超过250只各种类型的私募产品,并大量投向PPP项目。

不过,最终,这5700亿元订单无据可查,大多数PPP项目均停留在框架协议或口头约定层面,尚未正式立项,更未进入动工阶段。也正是因此,外界终于发现金诚集团的操作手法。即借这些并不存在的项目,在各种渠道频繁渲染拿单能力,并以PPP项目名义发行基金。

兑付危机爆发

被暂停基金销售业务。金诚系私募基金随后因为不能借新还旧而迅速陷入流动性危机,旗下陆续进入开放期的基金产品开始停止赎回和单方面要求投资者签署展期协议。投资者要求赎回资金,但始终未果。

去年五月被暂停基金销售,两个多月后的7月10日,部分投资者收到了金诚集团暂停大额赎回的通告。譬如金诚易4号,金诚集团旗下的杭州观复投资称:“因本基金目前赎回量过大,已触及大额赎回条款,为更好进行基金流动性管理,保障客户利益,管理人决定暂停本基金赎回业务,预计6-12个月重启赎回业务。”

有投资者告知媒体,金诚集团对其的表述是管理规模在140亿元左右。杭州本地的信托业人士也证实,金诚集团的总管理规模确实在百亿以上。

投资者反映,此前金诚方面给出的答复是“3-6个月重启大额赎回”,但3个月的承诺期已过,金诚方面却表示仍拒绝大额赎回,还表示如果投资者签署展期协议同意继续展期,才可以立即赎回5%,其后按照5%/月的额度逐步赎回。对此,多位投资者表示拒绝签署展期协议。

去年9月,在“金诚集团”的公众号上,金诚集团承认旗下私募基金管理机构管理的部分基金产品出现了暂停开放、延期兑付等情况,但已与绝大多数投资人签订了展期协议。2019年初,金诚集团董事长韦杰在公司的官方公众号上回顾过往时再次提及:“我们的产业链布局过长,流动性安排不够成熟,导致在面对意外情况时的调整空间不够充足。”

根据中基协备案信息,自2018年4月后,金诚集团旗下私募公司再也没有成功备案过新私募产品。也就是说,在金观诚基金被暂停销售业务后,金诚集团的资金端受到了很大的影响。“监管目前要求金观诚基金整改解决关联方发行的基金产品的兑付,但是资金池业务没水进来了,哪来的钱兑付给投资者?去年刚被暂停基金销售时还要求员工自己购买基金,但根本无法持久。”一位三方财富的销售人员表示。

中国基金报:报道基金关注的一切

Chinafundnews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中国基金报

万水千山总是情,点个 “好看” 行不行!!!

新普京 8

拱墅警方通报:4月27日,根据浙江省证监局移送线索及群众报案,杭州公安局拱墅区分局依法立案侦查金诚财富集团有限公司涉嫌非法集资案。4月28日,杭州公安局拱墅区分局依法对金诚集团实际控制人韦某及相关涉案人员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新普京 9

公开资料显示,金诚财富作为金诚集团旗下核心产品,旗下拥有一家基金销售公司浙江金观诚,以及新余观悦、新余观复、金诚资管、杭州金转源、杭州金仲兴、杭州观复等6家经备案的私募基金管理人。主要投向所谓的影视项目,以及特色小镇和保障房等PPP项目。发改委、财政部等部委在2015年开始大力推广PPP业务,韦杰正是抓住这个时机大力发展PPP项目,陆续成立私募基金管理公司和备案发行相关产品,经过3年时间公司私募基金规模也呈现爆发式增长。

截至2019年4月28日,金诚旗下共运作354只产品。浙江金观诚有31只产品;6家私募基金管理公司还在运作的基金产品共有323只:包括杭州金转源72只、杭州观复111只、杭州金仲兴29只、金诚资产50只、新余观复31只、新余观悦30只。而这些产品的背后实控人全是韦杰。

据21报道,不少金诚员工正忙碌搬离办公室的个人用品,据多位员工表示,他们也是“今天上班后突然接到消息。”

新普京 10

新普京 11

此外,一位协助警方办案的搜查人员透露,“目前抓了30多个人,案件还在侦查中,和案件相关的资料需要现场封锁”。

新普京 12

2019年1月31日,金诚集团召开了投资人代表沟通会,公司创始人、董事长韦杰在会上表示,金诚集团的总负债是103亿元,存续的基金规模是157亿元,他承诺“都会负责到底”。

4月23日,金诚集团还在苦苦坚持,在官方微信上发布《声明》称,“我司的战略重组目前已进入关键落实阶段,为避免竞争对手及其他别有用心者通过重组信息牟取不当利益;甚至可能出于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破坏重组,从而损害全体投资人的权益,我司暂时不便透露重组具体细节。条件成熟时,我司将适时向投资人及相关媒体进行披露。”

新普京 13

规模号称700亿

官网显示,金诚财富成立于2008年,
是一家集金融产品研发、财富管理、基金销售、高净值客户VIP服务于一体的综合性金融服务机构。通过携手各地政府打造新型城市,发行以城市化发展基金为主的稳健类理财产品,与客户共享全球优质产业资源。截止2018年初,累计管理资产规模超700亿。

截至现在,金诚集团以特色小镇为核心产品,旗下已囊括金诚新城镇、金诚财富、金诚产业、金诚之星、有象文化、酒店、房地产、金诚金融、公众公司等9个板块。

其中,金诚财富是集私募基金管理和基金销售于一体的综合性金融服务机构,旗下拥有1家基金销售公司金观诚,同时拥有新余观悦、新余观复、金诚资管、杭州金转源、杭州金仲兴、杭州观复6家经备案的私募基金管理人。

拥有港股上市公司金诚控股及新三板挂牌公司太悦健康、丽晶光电等5家公众公司。

其创始人韦杰1981年生于金华东阳。浙江大学法学硕士。毕业后,韦杰依照所学专业考取司法资格证书、律师执照,成为一名律师。

新普京 14

韦杰也有着传奇的财富故事。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3月,某杂志专访韦杰时了解到,前几天,他召集同事开会布置年后工作,途中一个电话打进来,电话那头的证券公司说:韦总,你赚了很多钱,11位数。会议室里所有人都听到了,大家掰着指头数一下,百亿。“他们都看着我,我也看着他们。知道了?知道了!之后继续开会。”

5700亿政府订单成谜

金诚集团自称从2015年7月22日到2016年8月22日,累计拿下35个新型城镇化项目,签约总投资额1800亿元;截至2017年9月,金诚集团拥有特色小镇项目59个,政府项目签约量超过5700亿元。目前,已在浙江、江苏、湖南、贵州、福建、江西、湖北、河南、安徽、吉林10省布局金诚特色小镇,其中又以江、浙为核心。

“原来,金诚集团只是一个卖理财产品的金融公司,有资金端。前些年从政策到地方政府,都在鼓励发展PPP项目,能找得到资金的金诚集团,得到了一些地方政府青睐,这主要是地方政府有大力推进建设的压力。但是,宣称有5700亿元订单,肯定不可能。”一家沪市A股公司董事长表示。

事实上,这与金诚本身的体量并不匹配。而据公开资料,金诚集团旗下4家私募机构先后合计发行了超过250只各种类型的私募产品,并大量投向PPP项目。

不过,最终,这5700亿元订单无据可查,大多数PPP项目均停留在框架协议或口头约定层面,尚未正式立项,更未进入动工阶段。也正是因此,外界终于发现金诚集团的操作手法。即借这些并不存在的项目,在各种渠道频繁渲染拿单能力,并以PPP项目名义发行基金。

危机肇始于2018年4月底

拒绝接受证监局检查

金诚集团通过旗下多个备案私募基金和一家基金销售公司向社会公众募集资金,投向所谓的影视项目,以及特色小镇和保障房等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项目,实际上大量资金用于短期固定收益产品的循环付息和借新还旧,部分资产项目不真实,另有相当一部分被实际控制人转移挪用。整个金诚系募集资金规模截止到2018年5月高达300亿元;截止到2018年10月,未能兑付的规模仍有超过170亿元。

杭州运河财富小镇,是杭州拱墅区金融机构聚集区,就在这里,浙江证监局的正常检查遭到拒绝。

去年四月,浙江证监局按照证监会的统一部署和安排,开展2018年私募基金专项检查工作。但是在检查过程中,浙江证监局发现5家公司存在不配合现场检查工作的情形。

根据披露,不配合检查的5家私募机构,分别是杭州观复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杭州金仲兴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浙江金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杭州金转源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浙江金观诚财富管理有限公司。

从股权关系来看,上述5家公司大股东不尽一致,但是穿透核查之后,最终均归属于金诚集团。

新普京 15

新普京 16

次日,尚在外地出差的金诚集团董事长韦杰因该事件被批评、警示和教育,且主动撰写了情况说明,与监管部门做了沟通。在浙江证监局提出约谈要求后,韦杰取消原有行程,带领相关高管团队前往浙江证监局,配合完成约谈。

监管升级,被暂停基金销售业务

去年5月份,浙江证监局传来消息,金诚集团旗下的浙江金观诚财富管理有限公司被采取了责令改正并暂停办理基金销售相关业务措施。

新普京 17

浙江证监局文件显示,
在日常监管中,发现浙江金观诚财富管理有限公司(工商登记名称已变更为“浙江金观诚基金销售有限公司”)存在借用关联方经营场地销售私募基金产品、公开夸大宣传等情形,反映出公司内部控制存在重大问题,经营管理存在较大风险。

浙江证监局认为,上述情形违反了《证券投资基金销售管理办法》第九条、第十五条、第二十二条的规定。依据《证券投资基金销售管理办法》第八十七条的规定,决定对你公司采取责令改正并暂停办理基金销售认购和申购业务6个月的监督管理措施。

6个月之后,浙江证监局在去年11月23日再发通知,称其整改不到位,基金销售业务继续暂停,需要公司在2018年12月7日前提交书面整改报告,在验收通过之前不得恢复基金销售认购和申购业务。

新普京 18

而在今年初,浙江证监局发布通知,浙江金观诚内控仍存重要问题、经营管理存在较大风险,责令公司整改并暂停基金销售业务12个月。

新普京 19

浙江证监局表示,在整改期间,浙江金观诚存在与关联方业务混同、风险不隔离、代销的关联方发行的多个基金产品出现兑付风险并引发投资者群访等新的重大问题和风险情况,反映出公司内部控制仍存在重大问题、经营管理存在较大风险。

公司在收到该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之日起12个月内,暂停从事签订新的销售协议、宣传推介基金、发售基金份额、办理基金份额申购业务活动。暂停期间,如果公司完成整改要求,经过证监局的验收通过,可以提前解除上述行政监管措施。

兑付危机爆发

被暂停基金销售业务。金诚系私募基金随后因为不能借新还旧而迅速陷入流动性危机,旗下陆续进入开放期的基金产品开始停止赎回和单方面要求投资者签署展期协议。投资者要求赎回资金,但始终未果。

去年五月被暂停基金销售,两个多月后的7月10日,部分投资者收到了金诚集团暂停大额赎回的通告。譬如金诚易4号,金诚集团旗下的杭州观复投资称:“因本基金目前赎回量过大,已触及大额赎回条款,为更好进行基金流动性管理,保障客户利益,管理人决定暂停本基金赎回业务,预计6-12个月重启赎回业务。”

有投资者告知媒体,金诚集团对其的表述是管理规模在140亿元左右。杭州本地的信托业人士也证实,金诚集团的总管理规模确实在百亿以上。

投资者反映,此前金诚方面给出的答复是“3-6个月重启大额赎回”,但3个月的承诺期已过,金诚方面却表示仍拒绝大额赎回,还表示如果投资者签署展期协议同意继续展期,才可以立即赎回5%,其后按照5%/月的额度逐步赎回。对此,多位投资者表示拒绝签署展期协议。

去年9月,在“金诚集团”的公众号上,金诚集团承认旗下私募基金管理机构管理的部分基金产品出现了暂停开放、延期兑付等情况,但已与绝大多数投资人签订了展期协议。2019年初,金诚集团董事长韦杰在公司的官方公众号上回顾过往时再次提及:“我们的产业链布局过长,流动性安排不够成熟,导致在面对意外情况时的调整空间不够充足。”

根据中基协备案信息,自2018年4月后,金诚集团旗下私募公司再也没有成功备案过新私募产品。也就是说,在金观诚基金被暂停销售业务后,金诚集团的资金端受到了很大的影响。“监管目前要求金观诚基金整改解决关联方发行的基金产品的兑付,但是资金池业务没水进来了,哪来的钱兑付给投资者?去年刚被暂停基金销售时还要求员工自己购买基金,但根本无法持久。”一位三方财富的销售人员表示。

借新还旧

据投资者反馈,2013年前的金诚集团只是一家理财产品代销公司,随后通过对金融牌照资质的申领,开始大规模发行中短期类固收基金产品;同时搭上了地方政府PPP融资及基础建设服务,借着政信产品的背书开始在资金端和资产端进行期限错配、借新还旧等多种操作,由此形成了后来的所谓“金诚模式”——先与地方政府签订一个PPP项目的框架,随后立刻上架该项目的私募产品开始销售,同时销售的产品将项目从时间上拆分错配。

“金诚的金融产品期限一般是1-2年,但是项目建设期远超过这个时间,特别是PPP项目6年以上才能回款是常态,所以金诚集团需要由发行后面的基金来兑付前面的资金。在2018年5月份后被监管叫停半年时候,基金销售端无法开展募集工作,当兑付金额远高于募集量时候,这就是造成流动性紧张和展期的原因之一。”

此前,杭州金诚新城镇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叶恒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一部分股权基金产品,比如周期是5-7年,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每两年设置一个开放期,投资者以当时的估值退出,会有其他投资者开放赎回;而一些债权基金产品,我们也有很多资金来源,比如一些在建工程,我向银行抵押后,可以从银行获得一笔钱,然后把投资者的钱还了,然后实现投资者退出。”

涉嫌自融自担

金诚另一个引人争议的地方,在于多数私募产品涉嫌自融自担。

工商资料显示,金诚集团旗下6家私募机构先后发行了超过310只各种类型的私募产品。其中,新余观悦30只,新余观复31只,观复投资109只,金转源71只,金诚资产47只,金仲兴为47只。上述发行的基金,其中大量产品都投向PPP项目,部分PPP项目涉及的投资基金,从1号延续至10号,甚至20号。

以太湖人鱼小镇为例,公开资料显示,金诚集团将与无锡滨湖区政府合作,共同打造特色小镇项目“太湖人鱼小镇”。此项目是以互动型VR游戏为主题的超级乐园,计划总投资200亿元,总用地面积1258亩、总建筑面积约160万方。

然而,在财政部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中心的PPP项目库,并没有查询到人鱼小镇项目。

2017年3月,一家名为无锡人鱼旅游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无锡人鱼旅游”)的企业注册成立,该公司初始股东方为金诚集团成员杭州金诚新城镇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金诚新城镇”),法定代表人为金诚集团实控人韦杰,注册资金为50亿元,实缴金额未显示。

同年5月,北京嘉轩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立“金诚特色小镇——无锡人鱼投资私募基金”,这只基金募集总额5亿元,投资标的为无锡人鱼旅游10%股权。值得注意的是,该私募基金在运作1个月后,金诚新城镇将自己部分股权质押29.5亿给北京嘉轩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这意味着,金诚新城镇从该项目中抽取29.5亿元资金,去向不明。

成立于2015年7月的北京嘉轩财富资产管理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吴昊天。基金业协会私募基金管理人信息公示中显示,吴昊天2016年9月之前在金诚集团另一成员公司浙江诚泽金开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担任高级投资经理,此后一直到2017年3月人鱼小镇基金启动前,吴昊天均在金诚新城镇担任投资总监。

有A股公司董事长称,金诚集团的很多特色小镇项目,并不是真正的PPP项目,只是借政策鼓励的PPP之名,去备案发售理财产品。这其实是典型的自融自担行为,是绝对不允许的。

有知情人士称,部分经济欠发达地区,最终能够做成PPP项目的其实很有限。有些企业抓住地方政府求发展的心理,把PPP模式做歪了。金诚集团在很多项目操作过程中,从项目流程,到资金募集,均对外宣称为模式创新,其实很多地方都涉嫌违法违规。比如,金诚集团在项目操作中,普遍存在着自融自担的情况,这显然是不被允许的;PPP项目不能有回购,而金诚集团在给投资者介绍时,频频提到项目兜底回购,多重保障。另外,金诚集团对外发售的私募产品,很多时候没有针对具体项目实施分离,存在资金池问题。

项目真实存在,实际投入资金远小于募集资金

钱去哪儿了?

有投资者反应,他参与了金诚财富旗下私募基金——“金坛项目”。根据合同内容显示,金诚资管作为管理人设立,募集规模6亿元,年化投资目标业绩为9.9%。

标的为常州金坛经济开发区保障房及市政工程PPP项目。2016年,社会合作方金诚资管中标后与政府方的江苏金坛国发国际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各占股80%、20%共同成立了注册资本为10亿元的常州市金坛金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负责建设该开发区的保障房楼盘、市政道路、景观绿化等PPP项目。

截至2018年底,基金份额有31亿多份,按照初始净值1元计算,累计约募集超31亿元,超700名投资人参与投资。

部分基金持有人在2019年1月15日去常州金坛经济开发区实地调研该项目并向当地政府征询后得知,合营公司实际使用资金13亿,目前已回款2亿,尚存余11亿。

剩余的20亿元流向何方?多位相关投资者怀疑这部分钱已被挪用甚至侵占。

根据投资人提供的与项目合营公司总经理庄慧俊的录音,庄慧俊称由于银行网银和财务由金诚保管使用,金诚集团将31亿元基金之中的20亿元汇到金诚指定的浙江有关公司,这些资金汇出前未经合营公司董事会集体决定。

据韦杰在投资人代表沟通会上的讲法:“钱的流向主要是项目对应当期实际发生的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土地费用、工程款费用、相关税费管理费用;在资金闲置期间,为减轻成本压力进行理财投资;根据基金合同约定,支付前期投资者的投资回报。”

公司股价去年一度闪崩

而随着挤兑危机的发生,港股上市公司金诚控股自去年12月遭遇暴跌,一日闪崩64%,市值从64亿一日蒸发43亿,价格跌至0.6港元/股

新普京 20

暴跌的前天,正是金诚集团的十周年纪念日。当日,董事长韦杰发表了一篇《感谢2018,时代和命运在不断推动着我们向前》的致辞文章。文章表达了公司创业初期的艰辛、上半年感受到的社会、经济环境变化带来的挑战,以及对未来的信心等。

韦杰最后表示,“感谢2018年,所有的艰辛都是成长。
冬天终将过去,春天就在眼前。站在新的起点,我们重整旗鼓,再踏征程!”

如今看来,重整旗鼓是没有的,仍是金诚的凛冬,最后祝福投资者都能拿回自己的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