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人出境游”造”了多少钱?购物热情是住宿餐饮的5倍

图片 3

T+- (原标题:中国进入“低欲望社会”?那是不懂时下国人的消费)
中国进入“低欲望社会”?那是不懂时下国人的消费举一反三中国经济数据不支持“低欲望社会”结论。城市广场的店铺里,曾经顾客络绎不绝的名牌服装店门,现在人变少了;以前高高在上的高档餐厅,也因为顾客变少,做起了团购活动;年轻人不再去攀比买包包,转而购买几十元一个的盲盒……这些现象让一些人惊呼:低欲望社会来临了。
某种程度上,这些现象是因为新一代年轻人思想观念的转变,产生出更加多样化的生活追求。但更重要的是,这种低欲望,本质上是欲望的转型,而不是欲望的消失。中国经济数据不支持“低欲望社会”结论“低欲望社会”这个词,源于著名日本管理学家大前研一出版的同名社会观察类畅销名作。在书中,大前研一眼中的日本,高端专卖店和百货公司不复当年热闹,取而代之的是随处可见的百元店,与人气超高的优衣库、遍地开花的便利店。下班后,男人们也不再愿意出去交际,宁愿待在家里;城市的夜生活远不如当年红火,光顾夜店的男性明显比20多年前少了很多。与消费方式一起改变的,还有日本人的观念,日本人不再追大牌,转而开始崇尚“极简主义”“断舍离”。大前研一将这些现象概要性地归结为一个词,“低欲望社会”——即人口减少、超高龄化、失去上进心和欲望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不过,中国与日本并不相同。经过改革开放四十多年的飞速发展,中国经济得到了极大的发展,民众生活水平也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1952年至2018年,中国人均GDP从119元提高到6.46万元,实际增长70倍。但是,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经济还有很大提升空间。2018年,中国人均GDP接近1万美元的水平,排名世界第74位。离日本人均4万美元的水平,还有很大差距。有发展空间,就意味着机会,有机会就会促使人产生创造财富的欲望。所以,这些数据都意味着,中国既不应该说进入“低欲望社会”,实际上,也不可能是低欲望社会。中国人还需要奋斗,中国经济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更具体的经济数据,也并不支持低欲望社会的观点。今年国庆假期期间,多项消费数据创下新高:10月1日至7日,全国实现国内旅游收入6497.1亿元,同比增长8.47%。黄金周期间,重庆、青海、湖北、四川和江苏等地重点监测餐饮企业营业收入同比分别增长17.0%、16.3%、15.7%、14.0%和11.3%。某移动支付平台发布的2019国庆黄金周出境游报告显示,“十一”期间,国人出境游移动支付消费再创新高,人均支付接近2500元,同比去年增长14%;单笔消费金额同比增幅达11%。这些数字都显示出消费并未呈现出“低欲望”,而是出现某种程度上的转移。所谓低欲望社会,实是欲望的转型升级其实,一些人眼中的低欲望社会,更精确地说,是欲望的升级转型。一个上中产买了1000万元的房子,一个中产买了辆50万元的车,一个小白领买了一个1万元的苹果手机,当他们进行这类所谓的“高欲望”的消费时,他们的很多消费就会呈现出“低欲望”的特征。这不是欲望变低了,而是欲望转型了。例如,一个很明显的趋势是,中国人的文化服务消费迅速增加了。2018年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体育健身活动、旅馆住宿支出分别增长了39.3%和37.8%。与此对应的是,中国商业联合会和中华全国商业信息中心的数据也显示,除运动服零售量实现同比正增长外,其他品类服装零售量均不及上年同期。运动服,如户外冲锋衣、球服等的增加,意味着整个运动开支的增加,运动开支还包括场地、器械、设备等,衣服仅仅占运动开支的一小部分。所以,看起来在衣物上呈现出低欲望,实际上是消费层次的高欲望。这些现象都是符合经济发展规律的。服装一直是中国人显示自身品位与经济地位的一种商品,所以,中国人会在服饰上花很多钱。随着经济发展,人们用来“定位自身身份的选项”也更丰富了。从而在服装上,呈现出低欲望的特征。比如,在农村,春节返乡时,人们穿什么衣服不再重要,更重要的成了是否开一辆车。而有了开车支出,原本过年买一套“好衣服”的钱减少了,转而投向了汽车消费。再比如,如今每逢长假都是朋友圈摄影大赛,这些各地区,各国景区的照片,背后都需要消费支撑。值得警惕的是,虽然中国经济整体上不支持低欲望社会的说法,但也应该看到,年轻人面临阶层固化,以及整个社会的老龄化问题,也导致某些方面呈现出低欲望特征。但显然,舆论也不必以偏概全,贸然做出“中国接近进入低欲望社会”的结论。□刘远举(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中国经济数据不支持“低欲望社会”结论。

图片 1

城市广场的店铺里,曾经顾客络绎不绝的名牌服装店门,现在人变少了;以前高高在上的高档餐厅,也因为顾客变少,做起了团购活动;年轻人不再去攀比买包包,转而购买几十元一个的盲盒……这些现象让一些人惊呼:低欲望社会来临了。

名牌包,马桶盖,电饭煲……中国游客在全球“买买买”的能力早已有目共睹。

某种程度上,这些现象是因为新一代年轻人思想观念的转变,产生出更加多样化的生活追求。但更重要的是,这种低欲望,本质上是欲望的转型,而不是欲望的消失。

世界旅游组织本周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人是全球旅游中“最爱剁手”的群体。

中国经济数据不支持“低欲望社会”结论

中国2015年全年出境游人次已达1.2亿,2016年春节出境游人次预计将达近600万。

“低欲望社会”这个词,源于著名日本管理学家大前研一出版的同名社会观察类畅销名作。在书中,大前研一眼中的日本,高端专卖店和百货公司不复当年热闹,取而代之的是随处可见的百元店,与人气超高的优衣库、遍地开花的便利店。下班后,男人们也不再愿意出去交际,宁愿待在家里;城市的夜生活远不如当年红火,光顾夜店的男性明显比20多年前少了很多。

大体量的出游规模,加上舍得花钱的出游特点,中国人在全球旅游上“造”了多少钱?

与消费方式一起改变的,还有日本人的观念,日本人不再追大牌,转而开始崇尚“极简主义”“断舍离”。大前研一将这些现象概要性地归结为一个词,“低欲望社会”——即人口减少、超高龄化、失去上进心和欲望的年轻人越来越多。

尽管2015年全球受到汇率波动、油价下跌、恐怖袭击等因素影响,但是各国民众出境游热情不减。

不过,中国与日本并不相同。经过改革开放四十多年的飞速发展,中国经济得到了极大的发展,民众生活水平也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1952年至2018年,中国人均GDP从119元提高到6.46万元,实际增长70倍。但是,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经济还有很大提升空间。

世界旅游组织本月18日发布的年度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全球出境游人次同比增加4.4%,达创纪录的11.8亿,中国继续稳坐最大出境游客来源国的宝座。

2018年,中国人均GDP接近1万美元的水平,排名世界第74位。离日本人均4万美元的水平,还有很大差距。有发展空间,就意味着机会,有机会就会促使人产生创造财富的欲望。所以,这些数据都意味着,中国既不应该说进入“低欲望社会”,实际上,也不可能是低欲望社会。中国人还需要奋斗,中国经济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报告特别指出,2004年以来,中国出境游花销总额每年都以两位数增长,消费力不可小觑。

更具体的经济数据,也并不支持低欲望社会的观点。

中国国家旅游局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出境游人次首次过亿,达1.07亿人次,出境游开支总额近900亿美元。而2015年出境旅游人次更增加到1.2亿。

今年国庆假期期间,多项消费数据创下新高:10月1日至7日,全国实现国内旅游收入6497.1亿元,同比增长8.47%。黄金周期间,重庆、青海、湖北、四川和江苏等地重点监测餐饮企业营业收入同比分别增长17.0%、16.3%、15.7%、14.0%和11.3%。某移动支付平台发布的2019国庆黄金周出境游报告显示,“十一”期间,国人出境游移动支付消费再创新高,人均支付接近2500元,同比去年增长14%;单笔消费金额同比增幅达11%。这些数字都显示出消费并未呈现出“低欲望”,而是出现某种程度上的转移。

中国旅游研究院和蚂蜂窝旅行网共同发布的《全球自由行报告2015》显示,2015年中国自由行出境人次达到8000万,平均消费11624元,同比增长24.1%。

所谓低欲望社会,实是欲望的转型升级

自2013年以来,中国出境游的消费总额已把早年间公认的“花钱能手”美国、英国和德国甩在身后了。

其实,一些人眼中的低欲望社会,更精确地说,是欲望的升级转型。

图片 2

一个上中产买了1000万元的房子,一个中产买了辆50万元的车,一个小白领买了一个1万元的苹果手机,当他们进行这类所谓的“高欲望”的消费时,他们的很多消费就会呈现出“低欲望”的特征。这不是欲望变低了,而是欲望转型了。

中国游客听导游讲解。

例如,一个很明显的趋势是,中国人的文化服务消费迅速增加了。2018年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体育健身活动、旅馆住宿支出分别增长了39.3%和37.8%。

对中国游客来说,多国放宽对中国的签证政策是一大利好消息。今年10月1日,人民币将正式加入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这也会更有利于中国人“走出去,花钱!”

与此对应的是,中国商业联合会和中华全国商业信息中心的数据也显示,除运动服零售量实现同比正增长外,其他品类服装零售量均不及上年同期。运动服,如户外冲锋衣、球服等的增加,意味着整个运动开支的增加,运动开支还包括场地、器械、设备等,衣服仅仅占运动开支的一小部分。所以,看起来在衣物上呈现出低欲望,实际上是消费层次的高欲望。

不过,揣着钱走出去,但却未见得舍得在吃和住上掏腰包。中国人出境游的消费明细显示,国人出国游花费在食宿上的比例并不多,他们对购物有着5倍于住宿和餐饮的热情。

这些现象都是符合经济发展规律的。

《全球自由行报告2015》显示,中国自由行游客在购物、餐饮方面消费占比最多,分别达到55.8%和10.5%,交通和住宿消费分别仅占13.1%和9.7%。

服装一直是中国人显示自身品位与经济地位的一种商品,所以,中国人会在服饰上花很多钱。随着经济发展,人们用来“定位自身身份的选项”也更丰富了。从而在服装上,呈现出低欲望的特征。比如,在农村,春节返乡时,人们穿什么衣服不再重要,更重要的成了是否开一辆车。而有了开车支出,原本过年买一套“好衣服”的钱减少了,转而投向了汽车消费。

新春佳节临近,国内最大的在线旅游服务商携程旅行网预测,春节期间全国出境游人次有望接近600万。截至本月13日,在携程预订旅游线路的游客中,超六成选择境外游,最受欢迎的旅游目的地前三甲为泰国、日本和韩国。

再比如,如今每逢长假都是朋友圈摄影大赛,这些各地区,各国景区的照片,背后都需要消费支撑。

中国人对于出境游的热爱也为热门目的地带来了商机,游客和商家“皆大欢喜”。

值得警惕的是,虽然中国经济整体上不支持低欲望社会的说法,但也应该看到,年轻人面临阶层固化,以及整个社会的老龄化问题,也导致某些方面呈现出低欲望特征。但显然,舆论也不必以偏概全,贸然做出“中国接近进入低欲望社会”的结论。

以日本为例。日本观光厅统计显示,2015年中国游客在日消费额占全部访日游客消费总额的四成,中国游客在日人均消费额为28.38万日元(约合1.6万元人民币),比其他地区游客在日人均消费多10万日元(约合5590元人民币),位居榜首。

除了亚洲地区,中国游客的购买力还“感染”到美国和一些欧洲国家。

图片 3

中国游客办理值机,

巴黎去年11月遭遇连环恐怖袭击后,许多当地人听从内政部警告,闭门不出。而中国游客“扫货”的热情完全没有减少。恐袭后一周,在巴黎一条购物街上,接送中国游客的巴士接连不断。当地店员说,恐袭后九成顾客是中国人。

那条购物街,距导致上百人死亡的巴黎恐袭发生地巴塔克兰剧院,仅3公里。

当然,国人消费的热情也不尽然集中在血拼购物上。携程今年的报告还披露,春节期间,国人出境游最远的目的地已经到达南极。(记者郑昊宁,编辑凌朔、徐超,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