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存款被叫停!各银行态度不同

图片 1

T+- (原标题:停售、收缩业务 智能存款被叫停?民营银行仍有卖)
停售、收缩业务,智能存款被叫停?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要求银行梳理智能存款产品情况昨日,多家媒体报道,监管层自5月初召开会议,要求行业自律,清理按日均规模分档计息的活期存款产品。具体为,监管正在清理停办利率和存款金额挂钩的创新存款产品。清理停办的产品属性为“根据客户活期存款账户日均余额、参考定期存款利率、设置分档利率的活期类存款创新产品”。所谓“创新存款产品”,业内一般俗称“智慧存款”或“智能存款”。
5月22日,有银行向新京报记者确认,确实收到了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的通知。据新京报记者采访了解到,目前有大行的部分智能存款产品到期不再续约或者计划停售,多家股份行开始着手梳理或者收缩智能存款业务。从民营银行看,有民营银行下架或售罄不再推出智能存款产品,但也有多家民营银行“智能存款”在售。大行、股份行停止办理业务、着手收缩智能存款业务5月22日,一上市银行的高管向新京报确认,“我们行确实收到了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举行会议的通知。通知表示,会议有两项议题需要表决,第一针对创新存款产品,大行带头,半年内将规模余额压到零;第二,以后所有的贷款(包括信用卡)定价,必须明确使用年化利率。”但该高管表示,尚未收到其所在银行清理智能存款产品的通知。上述银行高管收到另一银行人士转给他的文件,名为《清理结构化存款业务的通知》。文件显示,根据5月9日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会议决议,商业银行应立即着手有序停办活期存款创新产品(按日均规模分档给予定期存款利率甚至更高利率的活期产品)。“这是另一银行的内部人士发我的他们行的通知。”另有一股份制银行北京分行向新京报确认,其所在的分行已收到总行的文件,根据要求,对各金融机构灵活存款产品情况进行梳理。“要求协助反馈北京地区开展的灵活产品的情况,灵活存款产品包括但不限于设计的规则,满足客户什么需求,定价方式等,例如我们行推出的一些智能存款产品。”“我们总行确实收到了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的电话通知,希望梳理智能存款产品业务的相关情况。目前,我们全行正在梳理当中。”上述股份制银行总行的人员表示。据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官网显示,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是由金融机构组成的市场定价自律和协调机制。在符合国家有关利率管理规定的前提下,对金融机构自主确定的货币市场、信贷市场等金融市场利率进行自律管理。一家股份行南方地区一分行的负责人表示,其所在银行已开始着手收缩智能存款业务。“监管在很早之前就创新存款产品提点过我们了,我们已经开始收缩一个月了。”“目前根据总行的要求,我们对智能存款产品的政策做了调整。降低了利率,在合规整改前签约的客户继续享受3%以上的利率,合规整改后的客户利率稍微高于2%。”上述银行负责人表示。另据财新报道,建行自2019年5月17日开始停止办理“聚财”1号-7号等产品自动续约,产品到期不再续约;同时,全渠道停办“聚财”1号-9号产品;但在2019年8月30日前,还可以购买“聚财”10号产品。民营银行多家银行依然在售智能存款产品智能存款产品发轫于民营银行。“智能存款或者智慧存款是利率市场化过程中出现的一种自然现象。主要是一些中小银行、民营银行因为机构网点少、品牌影响力不够,吸引存款的能力较差,这些银行采取了用较高利率的办法来吸引存款客户。”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介绍。据新京报记者2018年12月不完全统计,蓝海银行、富民银行、众邦银行、振兴银行、微众银行、苏宁银行、百信银行、网商银行、亿联银行、华通银行及湖南三湘银行等多家银行发行有智能存款产品。那么,目前民营银行的智能存款产品是否被叫停?富民银行APP显示,该行的智能存款产品“富民宝”未下架,但处于“售罄”的状态。“这款产品其实已经售罄或者说下架一个多月了,因为没有额度了,以后也不会再推出了。”该行的客服人员告诉新京报。另一家互联网银行的相关负责人也向新京报表示,“我们行的智能存款产品已经下架几个月了,我们也在等监管政策明朗。”不过,也有不少民营银行的智能存款产品依然在售。记者在某理财平台看到,众邦银行的众邦宝30天产品、百信银行的百信智慧存90天、180天、360天产品,以及振兴银行的振兴智慧存5号、6号、7号、8号产品在售。微众银行APP也显示,该行的智能存款产品在售。而在去年12月20日,该行上线4个月、50万元起售的“智能存款+尊享版”下线。“我行智能存款+是一款银行存款产品。从经营策略和阶段性目标等方面综合考虑,我行设定了智能存款+产品销售截止期。”彼时,该行相关人士回复新京报。此外,网商银行的智能存款产品“定活宝”在售,但实行每日销售限额管理制度。解
释何谓“智能存款”?“‘智能存款’应该是媒体提出的新概念,相关部门和金融机构并没有对这一概念做出统一的解释”。苏宁金融研究院特约研究员江瀚说,从金融的角度看,“智能存款”并没有什么新鲜的内涵。江瀚介绍,在互联网模式下,包括BAT旗下微众银行、网商银行、百信银行等在内的部分民营银行,陆续推出了不同于传统活期理财的存款类产品,目前在业内统称“智能存款”。这种创新产品的本质和核心依然是定期存款,因为只有定期存款才能够确保较高的收益水平,而且这种收益水平还是固定的。多位银行人士与江瀚看法相似。一位上市银行高管告诉新京报记者,“银行早就有很多这样类似的产品了,蚂蚁金服、网商银行也早就推出定活宝类的产品,只是这样的产品有各种各样的名称,只是这一次被叫‘智能存款’而火起来了”。他认为,“‘智能存款’不是新事物,只是个新概念。”从不少银行推出的智能存款产品看,不少产品起存金额较低、存入金额无上限,支持全部或部分金额提前取出。从收益上看,“智能存款”的收益率普遍较高,基本在4%左右,产品存得越久,利率越高。“智能存款和定期存款的不同之处在于,其所有权和收益权是可以转让的,当投资者需要用钱时,可以把收益权转让出去,从而实现了类似于活期的收益形式,转让的受益方则是一些机构。”江瀚说。争
议利率市场化必然or创新过度?“有关部门要维护市场秩序、担心出现恶意竞争而加强监管,这可以理解,但不能简单地‘一刀切’。”董希淼说,在利率市场化进程下,利率管制已经基本放开。中小银行的同业负债成本较高,智能存款的推出是利率市场化过程中的必然现象。他认为,“积极稳妥地推进存款利率市场化是正确的,但能不能允许中小银行在存款利率有更高的浮动上限空间,慢慢推动利率市场化。‘一刀切’叫停无异于与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方向背道而驰。”据悉,2013年7月,央行全面放开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管制。2015年10月,央行宣布对商业银行和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等不再设置存款利率浮动上限。也有银行人士表示,可以理解叫停“智能存款”。“像智能存款产品、结构性理财产品可能会变相成为保本产品,这与打破刚性兑付的原则相背。而且,在银行支持小微企业低利率融资的背景下,银行变相哄抬存款利率价格,会造成竞争的失序。”上述银行人士表示,从大层面看,很难界定这一创新是否过度、是否可持续,以及是否会对银行造成伤害。“因此,监管持有审慎的态度,使得创新不至于走偏,也是可以理解的。”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侯润芳

时隔5个月,“智能存款”再度被收紧——监管要求商业银行立即着手,有序停办活期存款创新产品,这意味着这项业务将彻底终结。去年才面世就火爆市场的“智能存款”,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产品?为何监管要彻底终结它?曾经的“爆款”退市后又将对行业产生哪些深刻影响?

以行业自律形式有序停办

近日,市场传出消息:具体产品属性是“根据客户活期存款账户日均余额、参考定期存款利率、设置分档利率的活期类存款创新产品”。

昨日,南都记者在业内走访确认,5月初的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会议要求,商业银行应有序停办活期存款创新产品。具体是指根据客户活期存款账户日均余额、参考定期存款利率、设置分档利率的活期类存款创新产品。

“我们是上周收到的通知,这周已经开始把产品停售了。按要求先停了增量,存量就随着时间到期后自然终止。现在系统已经不允许自动续期了”。华南地区某国有行零售业务负责人昨日向南都记者表示。

据南都记者走访了解,此次清理整顿主要有几个重点:一是主要针对日均规模,分档给予定期存款利率甚至更高利率的活期产品;二是银行需要梳理报送本行的智能存款产品情况,国有大行带头压降规模;三是存量部分到期后自然终止,增量一律停发,不再允许新办。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清理“智能存款”是通过行业自律的方式,展开清理整顿。前述华南地区某国有行零售业务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据其了解此次监管并没有对商业银行发文,该行从总行到分行亦是逐级转达,并没有文件。

据南都记者了解,目前多家大行的部分智能存款产品到期不再续约或者计划停售,但部分目前民营银行的智能存款产品仍然在售。

南都记者梳理发现,百信银行“智惠存”、微众银行“智能存款”、富民银行“富民宝”、众邦银行“众邦宝”、网商银行“定活宝”在其银行A
PP仍未下架。

民营银行是否收到相关通知?未来是否会下架相关产品?南都记者分别向微众银行、网商银行发去采访。截至南都记者发稿前,微众银行方面尚未回应。微众银行电话客服向南都记者表示,原“智能存款+”已售罄下线,智能存款是新产品,两者之间差别在于利率有调整。而网商银行方面表示,该行没有智能存款产品,定活宝并非“智能存款”产品。

图片 1

中小银行的困境与竞争

智能存款到底是什么产品?目前尚无统一定义,但一般而言,这类活期存款创新产品有几个共同的特点:门槛较低,可随存随取且收益率较高,兼具流动性、收益性和安全性。

这些存款之所以实现短期内的高利率,诀窍在于“期限错配”和配置资产的高利率。联讯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李奇霖曾分析指出,“期限错配”就是用“资金池”让定期存款“活期化”。

因此与现行的活期存款及定期存款相比,智能存款在收益和流动性上几乎可以说完全碾压。但因期限错配等问题,智能存款被认为有扰乱存款定价、加剧市场竞争之嫌。

事实上,发轫于民营银行的“智能存款”,在2018年面世后火了一把,不少银行纷纷跟进推出。尤其是在银行拉存款普遍困难、竞争激烈的今天,这一产品让中小银行、民营银行打破揽储困境。正因为各自处境的不同,南都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各银行对监管清理整顿智能存款的态度各不相同。

“老实说,我们推出自己的智能存款只是因为同业都有,你没有客户就要走,所以就推了。但实际上我们都是有针对性地推向部分客户,原本的活期存款成本很低,普遍推广后反而极大地抬高了资金成本,并不划算。因此没普遍推,智能存款在总存款的比重较低”。前述华南地区某国有行零售业务负责人直言,确实去年以来存款成本有所攀升,此次清理整顿是个“好事”。“不打价格战,停止互相伤害”。

“有关部门要维护市场秩序、担心出现恶意竞争而加强监管,这可以理解,但不能简单地‘一刀切’”。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说,在利率市场化进程下,利率管制已经基本放开。中小银行的同业负债成本较高,智能存款的推出是利率市场化过程中的必然现象。未来能不能允许中小银行在存款利率有更高的浮动上限空间?慢慢推动利率市场化。

采写:南都记者吴梦姗、李群

记者熊润淼、田姣对本文亦有帮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