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新普京相互宝分摊费增长,对8000万会员会有哪些影响?

缅甸新普京 2

T+- (原标题:相互宝分摊费增长到1.48元 蚂蚁金服回应争议)
相互宝太火了,以至于最近一期每人分摊金额增长到1.48元后,引发社会广泛关注。这背后,是相互宝8000多万用户对切身利益的关切。21世纪经济报道曾于4月16日刊发《三问“相互宝”:怎样保证每人分摊费用不超过0.1元?》,此次再问相互宝,是基于其运行中的一些新动态、新争议。相互宝因为能够满足更广泛的社会群体在健康保障上的需求而逐渐受到追捧,但亦受到一些质疑,比如最近一期被帮助人数和每人分摊金额的大幅增加是否合理,如何既缩短核保调查周期又保证结果准确无误等。用户的心理是“用最少的钱获得最好的保障”,但需要强调的是,相互宝是大病互助计划,不是保险,强加其替代保险的使命尚不现实。“188元红线”按照当前的法律体系和模式本质看,网络互助不属于保险似乎几无争议。根据保险法规定,在保险人、投保人、保费缴纳、保险金给付等契约主体和契约关系等显著要件方面,网络互助与保险具有明显差异;同时,保险运营的核心是基于刚性赔付的偿付能力体系管理,而网络互助平台运营与此具有本质区别。打开相互宝,被帮助成员人数映入眼帘。目前,相互宝大病互助计划显示,上期分摊(2019年7月第2期),被帮助成员496人,分摊人数7562.1万人,每人分摊1.48元。从2019年5月开始,相互宝被帮助成员人数开始大幅增加。2019年5月两期,相互宝大病互助计划被帮助成员35人;6月两期被帮助成员250人;7月两期被帮助成员782人;在此之前,每月被帮助成员人数基本稳定,多在5人以内。这样的增长合理吗?这些被帮助成员是否都经过了严格的核赔调查?对此,蚂蚁金服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这主要受两个因素的影响:首先,相互宝的总人数在不断增加,患病成员人数也会相应增加。其次,用户加入相互宝后有3个月的等待期。等待期内患上重疾是不符合救助规则的,所以前期的救助人数会相对较少。等待期过后,患上重疾并且符合救助规则的成员数会变多。实际上,救助人数取决于有多少成员不幸患上重疾,这一点是不受任何外力影响的。随着成员总数的增加,大数法则开始发挥作用,相互宝成员的重疾发生率会开始接近社会平均水平。不过,蚂蚁金服认为,由于相互宝成员结构更年轻,它的重疾发病率会低于社会平均水平。蚂蚁金服强调,相互宝的每一个互助案件,都会由专业的第三方调查机构进行严格的实地调查。调查内容包括申请人疾病和就医情况、申请人既往就医记录,确保用户符合相互宝《健康要求》和互助条件。调查完成后,相互宝会对互助案件进行复审、终审。每月7日、21日,相互宝会公示所有符合互助条件的案件接受社会监督。此外,相互宝的所有案件审核一直都是按照规则来进行的,不存在审核放宽或者从严的情况,未来也不会。然而,由于分摊人数的增速不及被帮助成员人数,每人分摊金额亦水涨船高。对此,蚂蚁金服表示,早在去年年底,相互宝就承诺过,2019年的人均分摊总金额不会超过188元,超过部分由蚂蚁金服承担。实际上,2019年1-7月,用户平均每人在相互宝里分摊的总金额,还不到10元。深圳华博精算咨询有限公司创始合伙人王晓波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从重疾发生率的角度来看,188元对大部分相互宝用户是划算的,但只适用于2019年。2020年及以后,相互宝用户每年支付的钱,基于实际罹患重疾情况而定,是否划算不好评价,但如果健康用户逐步退出,费用趋势是会上升的。值得一提的是,相互宝收取每笔救助金8%的管理费,随着救助金总额的增加,管理费也相应增加。蚂蚁金服回复称,相互宝收取的8%管理费完全用于案件调查、产品运营、技术等工作,目前还无法覆盖成本。后续,将会通过技术的运用降低运行成本。拆解两例赔审案回顾相互宝两例赔审案件,今年3月,相互宝的首例赔审案例上线,“皮肌炎”成为网络热搜。相互宝成员唐某因意外跌入洪涝沟后深度昏迷,家属发起了互助金申请,但核保调查员在核查中发现唐某此前因皮肌炎需遵医嘱长期服用激素药物,认为这不符合健康告知要求,所以做出了不给予互助金的初步审核结果。但在唐某家属看来,皮肌炎并非导致意外和昏迷的原因,连续服药的情况也早在两年前,并不违背健康告知要求。今年4月,相互宝成员张某女儿的“肝炎”问题再度引发关注。张某女儿意外摔伤,导致脑部重创,当即做了开颅手术,他向相互宝发起了互助金申请,但相互宝工作人员通知,由于张某女儿病历显示曾于满月时患有肝炎,不符合理赔要求,不能申请互助金。于是,张某找到了一年前的湖北省妇幼的病历,显示出院记录确实是婴儿肝炎综合征。对此,他咨询了多位儿科医生,表示这属于婴儿常见病,即病理性黄疸,不至于影响保险,况且已经治愈出院,肝功能无异常。为此,湖北省妇幼还为其开具了诊断证明。因为存在争议,两例案件均交给了相互宝赔审团审议。最终,前者未能获得互助金,后者获得了互助金。不难发现,赔审团的作用至关重要。这两个案件如果刨除赔审团的参与,核保调查的结果是否合理?赔审团是否真的能达到公平、公正的效果?蚂蚁金服认为,赔审团的设立,能够让争议类案件被公开透明、情理兼顾地处理。审议过程中,案件的情况、规则的讨论完全公开透明,各方也按照规则进行审议,最大限度地保证了结果公正。值得一提的是,从运营至今,相互宝对健康告知也进行了相应调整。这是否与争议案件有关?蚂蚁金服指出,相关调整是经过了用户调研、公开征求意见,最终才调整生效的。从专业性和必要性上来说,也是科学的调整。此外,相互宝案件公示的时间是否等于相互宝案件的处理时间?蚂蚁金服表示,从生病确诊到案件公示的时间,并不等于相互宝案件的处理时间。实际上,用户患病后报案时间是不一样的,有的用户患病后可能很早就报案了,有的用户可能等出院后才报案。所以,不能把用户生病到公示的时间等同于相互宝的案件处理时间。从立案到有初审互助结论告知用户,在用户配合提供完整申请资料基础上,相互宝第一阶段将目标周期定在不超过30天。后续随着调查能力的提升,将会不断缩短这个周期。

相互宝是在支付宝上线的一项大病互助共济服务,拥有超过8000万名会员。据了解,在相互宝推出之初,平均每期的个人分摊费用最高也就几毛钱,但官方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该费用突然暴涨至1.48元,因此引起了广大网友的质疑。今天,蚂蚁金服官方对于上涨原因进行了回应。YVz奇闻怪事_科学探索_新鲜事_台湾新闻_百战网

当我们跳出案例,会发现讨论本身就具有意义,它是对商业保险的市场和消费者进行了一次公开“教育”。商业是商业,公益是公益,但商业和公益可以同时并存,不应该相互冲突甚至抵消。

缅甸新普京 1YVz奇闻怪事_科学探索_新鲜事_台湾新闻_百战网

文丨《中国企业家》记者张弘

蚂蚁金服回应称此次分摊金额增加的主要有一下几点原因:YVz奇闻怪事_科学探索_新鲜事_台湾新闻_百战网

编辑丨王芳洁

1、参与相互宝的总人数在不断增加的同时患病成员的占比同样会增加,而由于被帮助人数比例的增加,分摊的金额自然会有所增加。YVz奇闻怪事_科学探索_新鲜事_台湾新闻_百战网

头图来源丨被访者供图

2、用户在提交相互宝申请后会有3个月的等待期,在三个月之前符合救助规则的人数较少,而在这期间加入相互宝的人数激增会导致三个月之后被帮助成员相应的大幅增加,就会致使分摊金额增加。YVz奇闻怪事_科学探索_新鲜事_台湾新闻_百战网

救,还是不救?

3、因相互宝理赔审核时间较长,可能会出现申请人在年初时就提交了申请,但在近期才正式通过,也有可能致使分摊金额增加。YVz奇闻怪事_科学探索_新鲜事_台湾新闻_百战网

缅甸新普京,蚂蚁金服的“相互宝”陷入了一场大讨论。5小时内,超过25万相互宝“赔审员”参与了讨论和投票,成为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网络争议解决案例。

从2019年5月开始,相互宝被帮助成员人数开始大幅增加。2019年5月两期,相互宝大病互助计划被帮助成员35人;6月两期被帮助成员250人;7月两期被帮助成员782人;在此之前,每月被帮助成员人数基本稳定,多在5人以内。YVz奇闻怪事_科学探索_新鲜事_台湾新闻_百战网

这场讨论始于相互宝的一例互助金申请,年近50岁的相互宝成员唐某因意外跌入洪涝沟中,由于伤势较重,一度陷入深度昏迷,其住院治疗费用超过50万元。随后唐某家属向相互宝发起了互助金申请,想通过这一方式获得10万元的互助金。

这样的增长合理吗?这些被帮助成员是否都经过了严格的核赔调查?YVz奇闻怪事_科学探索_新鲜事_台湾新闻_百战网

但相互宝的相关调查员在核查中发现,唐某在加入相互宝前因皮肌炎需遵医嘱长期服用激素药物,不符合相互宝的健康告知要求。随后调查员做出了不给予互助金的初步审核结果。而在唐某的家属看来,皮肌炎并非导致意外和昏迷的原因,连续服药的情况早就出现在两年前,并不违背健康要求。

对此,蚂蚁金服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这主要受两个因素的影响:YVz奇闻怪事_科学探索_新鲜事_台湾新闻_百战网

因存争议,最终该案件被交由相互宝的赔审团来审议。赔审开始5小时后,申请人“喊停”。结果是58%的赔审员投了反对票,42%的赔审员投了支持票。申请人无法获得救助金。

首先,相互宝的总人数在不断增加,患病成员人数也会相应增加。YVz奇闻怪事_科学探索_新鲜事_台湾新闻_百战网

一个引发争议的条款

其次,用户加入相互宝后有3个月的等待期。等待期内患上重疾是不符合救助规则的,所以前期的救助人数会相对较少。等待期过后,患上重疾并且符合救助规则的成员数会变多。实际上,救助人数取决于有多少成员不幸患上重疾,这一点是不受任何外力影响的。随着成员总数的增加,大数法则开始发挥作用,相互宝成员的重疾发生率会开始接近社会平均水平。YVz奇闻怪事_科学探索_新鲜事_台湾新闻_百战网

作为一项大病互助计划,相互宝自2018年10月上线以来就引发关注。数据显示,目前有超过4000万用户加入,该计划已救助16位成员。

不过,蚂蚁金服认为,由于相互宝成员结构更年轻,它的重疾发病率会低于社会平均水平。YVz奇闻怪事_科学探索_新鲜事_台湾新闻_百战网

按照规则,加入该计划后,成员如果遇到重大疾病或意外,可申请30万元或10万元的互助金,而这笔费用由所有相互宝成员共同承担。同时据相互宝的官方说明,每月的14日和28日为分摊日,每位成员为单个患病成员分摊金额不会超过0.1元。

蚂蚁金服强调,相互宝的每一个互助案件,都会由专业的第三方调查机构进行严格的实地调查。调查内容包括申请人疾病和就医情况、申请人既往就医记录,确保用户符合相互宝《健康要求》和互助条件。调查完成后,相互宝会对互助案件进行复审、终审。每月7日、21日,相互宝会公示所有符合互助条件的案件接受社会监督。此外,相互宝的所有案件审核一直都是按照规则来进行的,不存在审核放宽或者从严的情况,未来也不会。YVz奇闻怪事_科学探索_新鲜事_台湾新闻_百战网

同时,患病成员在申请互助金时,如果对审核人员的初步审核结论有异议,可申请赔审团审议。而成员是否符合健康告知、大病界定等因素则是引发双方异议的主要原因。

然而,由于分摊人数的增速不及被帮助成员人数,每人分摊金额亦水涨船高。对此,蚂蚁金服表示,早在去年年底,相互宝就承诺过,2019年的人均分摊总金额不会超过188元,超过部分由蚂蚁金服承担。实际上,2019年1-7月,用户平均每人在相互宝里分摊的总金额,还不到10元。YVz奇闻怪事_科学探索_新鲜事_台湾新闻_百战网

实际上,此次争议案例是赔审团的第一次启动,竟掀起了轩然大波,讨论也从赔审团内部延伸到外部。互联网上,大家展开了更为广泛的讨论,除了唐某是否符合救助标准,还有对相互宝制度设计的质疑。例如,有用户反馈相互宝《健康要求》协议中对于“连续服药30天”的条款规定并不够清晰。

深圳华博精算咨询有限公司创始合伙人王晓波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从重疾发生率的角度来看,188元对大部分相互宝用户是划算的,但只适用于2019年。2020年及以后,相互宝用户每年支付的钱,基于实际罹患重疾情况而定,是否划算不好评价,但如果健康用户逐步退出,费用趋势是会上升的。YVz奇闻怪事_科学探索_新鲜事_台湾新闻_百战网

此前,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认为,赔审团操作机械化地根据“近两年”“连续服用药物30天”等作为拒绝理赔理由,未免有些过于僵硬。就医行为条款中的“连续三十天服用药物”的规定,并未对药物种类(例如处方药与非处方药等)进行限制,也未对这些需要简单用药的慢性疾病进行规定,明显存在漏洞。

值得一提的是,相互宝收取每笔救助金8%的管理费,随着救助金总额的增加,管理费也相应增加。蚂蚁金服回复称,相互宝收取的8%管理费完全用于案件调查、产品运营、技术等工作,目前还无法覆盖成本。后续,将会通过技术的运用降低运行成本。YVz奇闻怪事_科学探索_新鲜事_台湾新闻_百战网

韩骁称相互宝的赔审团不应该咬文嚼字,而是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不忘初心让更多人得到帮助。

CBm2IVrPGm0U3Z43r8kDw6pR7F0EBg

靠谱保CEO吴军对《中国企业家》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他认为此次案例究竟赔付与否,要看各自依据何在。“需要回归到最初的契约内容,条文、规定具体是什么。”

吴军向《中国企业家》分析称,出现争议的根源在于契约本身依然存在不完善的地方。在相互宝的争议案例中,文字上的漏洞容易令用户产生歧义,说明在规则制定上尚不够完善。在传统的商业理赔中,类似此次由于具体规定引发争议的案例较少。“条款应该更具体、更精准、更明确,才不会产生争议。”吴军说。

但鼎臣管理咨询创始人史立臣告诉《中国企业家》,相互宝更像是一种具有公约性质的公益组织。由于参与投票的25万人均为相互宝成员,加入后就代表一种认同、认可规定。“发生争议后,大家采取了投票的方式,因此每个成员都应尊重这个结果,互助平台更强调相互,前提在于彼此认可。”

3月28日,蚂蚁金服副总裁尹铭发表公开信,针对说明条款存在歧义,以及不够清晰的问题,尹铭表示后续会在《健康要求》里做更清晰的界定和说明,减少此类纠纷的出现。

一场5小时的公开课

为解决争议案例,2019年2月28日,相互宝上线了“赔审团”机制。相互宝的成员通过考试可以成为赔审员,在此机制下,理赔判定权不再单方面地掌握在机构手上。目前在相互宝通过考试的赔审员已有90万人。

按照规定,在争议案件中,当赔审员有效投票数大于或等于1000票时,审议结果有效。50%以上的赔审员票数支持代表审议通过时,申请人可以获得互助金。另外,赔审团审议的时间一般为24小时。但此次案例因为申请人的家属提出要求,所以赔审在开始5个小时后被喊停。

缅甸新普京 2

来源:被访者供图

从投票过程和留言来看,相互宝赔审员对于此次争议案件的分歧较大,反对给救助金的赔审员认为,成员应该在严格遵守健康要求的前提下加入,并且没有证据能证明昏迷与既往病史没有关系。而支持给救助金的赔审员则认为,申请人昏迷是因为意外,与皮肌炎没有关系,而且相互宝带有公益性质,就应该能帮一个是一个。

公开信中,尹铭表示,将开通爱心筹款通道,帮助赔审失败的申请人。救或不救,终于两全。一方面赔审团的审议结果受到了尊重,另一方面申请人也获得了救助。

风波逐渐平定。当我们跳出案例,会发现讨论本身就具有意义,它是对商业保险的市场和消费者进行了一次公开“教育”。

吴军认为,此次案例一是让用户看到平台做出一次合理的赔审并不那么容易;二是在于告诫用户价值观应该多元化,更重要的是,相互宝将投票的过程在互联网上展示出来,更加透明化。

“商业是商业,公益是公益,但商业和公益可以同时并存,不应该相互冲突甚至抵消。即便有经过严格筛选的25万名赔审员参与,也并不一定能够得到高度一致的结果。”吴军说。

另有业内人士表示,虽然相互宝首个赔审案例引发了争议,但无论是在保险还是互助领域,赔审团机制都可以改变平台说了算的现状。它让用户有平等的话语权,在透明、公开的环境下解决争议。这种创新的纠纷处理机制,应该被复制到消费、版权保护等更多领域中。

在公开信中,蚂蚁金服表达更多的是自省。尹铭承认,相互宝和赔审团机制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在赔审过程中的突发状况、申请人的感受、赔审后续帮助措施上,可以有更周到、更有温度的制度设置。

“每一次救助、每一场赔审,都是为了让它变得更好。”尹铭说。

。END。

制作:王超 图编:王家乐审校:张格格

2019年4月13-14日,全球木兰论坛暨2019中国商界木兰年会将在北京召开,董明珠、何巧女、陈春花、王潮歌、管清友等上百位大咖出席演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