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普京买亿元保险,送百万茅台!贵州茅台参股险企“犯事”

新普京 1

T+-
(原标题:买亿元保险,送百万茅台!贵州茅台参股险企“犯事”,收银保监2019首张罚单)
2019年1月份刚刚过一半,银保监会的1号罚单就出炉了。
1月18日,银保监会网站披露,银保监会【2019】1号行政处罚已于1月4日开给了华贵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贵人寿”)。罚单显示,经查,华贵人寿存在给予投保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其他利益、未按照规定使用经备案的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编制虚假财务资料三项违规。
据此,银保监会决定对华贵人寿罚款85万,同时,对时任总经理助理杨红燕、银保部副总经理王庆军、运营部总经理马悦波等华贵人寿6名责任人罚款45万,共计处罚130万元。
买保险送茅台?监管层说NO!
银保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华贵人寿存在给予投保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其他利益的行为。2017年7~8月,华贵人寿在银保业务经营过程中,制定并执行营销方案,向投保人赠送价值合计105.76万元的飞天茅台白酒,涉及保费11199万元。
同时,也出现未按照规定使用经备案的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的情况。
例如,2017年3月,华贵人寿承保保单号为666010000000002的《华贵交通工具团体意外伤害保险》,保险期间为2017年4月1日至2018年3月31日,涉及飞机、火车、轮船三项交通工具意外伤害保险责任。其中飞机意外伤害报备条款费率为0.1‰,实际按照0.9‰直接承保;火车意外伤害报备条款费率为0.15‰,实际按照0.75‰直接承保;轮船意外伤害报备条款费率为0.2‰,实际按照2.35‰直接承保。华贵人寿共收取保费200万元,向兼业代理机构支付手续费150万元,支付比例75%,大幅超出相关产品备案精算报告中的预定费用率25%。
此外,华贵人寿还存在编制虚假财务资料的情况。
一是2017年11月9日,华贵人寿银保部通过虚构参会人员虚增会议费金额的方式,套取资金12696元,套取资金主要用于银保团队的其他会议费用。
二是2018年1~5月,华贵人寿银保部通过虚列8名银保客户经理工资底薪,套取费用共计33860.89元,套取资金主要用于发放银保客户经理的节日福利。
三是2017年7月~2018年6月,华贵人寿银保部以奖励展业工具之名,安排以报销业务推动费方式虚假列支费用共计27.60万元,资金主要用于采购银保部日常会议及招待使用物品。
银保监会现场检查事实确认书、相关财务凭证、业务资料、相关人员调查笔录等证据对华贵人寿的违规行为进行认定。基于此,对应上述三项违规行为,银保监会对华贵人寿分别罚款30万、30万、25万元,相关负责人处以警告共计罚款45万,合计罚款金额130万。
茅台集团为第一大股东 难脱寿险公司“七亏八盈”宿命
资料显示,华贵人寿是于2017年2月成立的全国性人身保险公司,注册资本金10亿元,由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华康集团、贵州贵安金投、贵州贵民集团等11家单位共同出资创立。根据公开股权资料,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持有华贵人寿20%股份,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华贵人寿股东情况 华贵人寿和茅台的“亲密”关系不止于此。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华贵人寿官网上最新一篇新闻为《华贵保险贯彻学习
茅台集团2019年度工作会议精神》。文章表示,华贵人寿董事长汪振武、总经理刘卫平、副总经理樊春红受邀出席出席了茅台集团1月3日召开的2019年度工作会议。汪振武代表华贵人寿与茅台集团现场签订了2019年度生产经营目标责任状。
文章称,1月7日,华贵人寿组织公司全体管理层干部进行了会议精神学习。董事长汪振武、总经理刘卫平分别对会议精神进行了深刻的解读。
刘卫平号召大家学习茅台精神,追求高目标,高品质,要像茅台集团一样稳中有进、进中向好。养成艰苦奋斗、扎实、具体的管理作风和热情、包容的企业精神,更好的履行社会责任,把华贵人寿打造成为茅台集团新的增长极,共同形成更加强大的茅台品牌集群。
尽管成立时间不长,但华贵人寿总经理一职已经出现过一轮人事变动。近期,银保监会刚刚核准刘卫平担任华贵人寿总经理的任职资格。华贵人寿官网内容显示,刘卫平生于1964年,2018年10月起任华贵人寿总经理,全面负责该公司的经营管理工作,分管团险业务部、经代业务部、信息技术部、运营部等,曾历任吉祥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等职务。
而在2016年6月,华贵人寿获批筹建之际,拟任该公司总经理的是薛向刚。不过,经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监管层并未发布过有关薛向刚担任华贵人寿总经理任职资格的批复。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7年三季度起,华贵人寿的偿付能力报告中也不再出现薛向刚的相关信息。有业内人士在交流中表示,薛向刚在2017年三季度期间从华贵人寿离职。
随着刘卫平的正式履职,“汪刘”组合将如何带领华贵人寿实现业绩突围备受业界关注。在保险牌照收紧的大背景下,身为贵州省第一家本土保险法人机构的华贵人寿虽然顺利获批,但是迎面而来的经营难题却不容小觑。
从业绩表现来看,华贵人寿恐注定难以逃脱寿险公司“七亏八盈”的宿命。2017年年报显示,该公司实现保险业务收入4.24亿元,但净利润为-0.78亿元。进入2018年,华贵人寿的保险业务收入大幅上升,但是其整体盈利状况仍待考察。
在2019年新年致辞中,华贵人寿董事长汪振武表示,2019年,华贵保险坚定不移地推进业务转型,打造新银保、新网销、新经代、新团险的“四新”渠道,实现“较低资本消耗,中档投资收益,高效价值增长”的策略,促使价值上量、再扬风帆。

新普京 1

最新资讯《买保险送茅台编虚假材料!银保监罚单“砸向”华贵人寿-阳光人寿保单查询》主要内容是阳光人寿保单查询,这份罚单直指华贵人寿存在“给予投保人保险合同以外的其他利益”、“未按照规定使用经备案的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和编制虚假财务资料”三项违法行为,监管查实的行为主要发生在2017年3月至2018年6月。,现在请大家看具体新闻资讯。
2019年银保监会第一张罚单开出(银保监会罚决字〔2019〕1号),“中奖”的是华贵人寿。这也是华贵人寿成立以来收到的第一张罚单,处罚金额共计达130万元。三大违法行为1月18日
,银保监会对华贵人寿下发了一张行政处罚决定书。这份罚单直指华贵人寿存在“给予投保人保险合同以外的其他利益”、“未按照规定使用经备案的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和编制虚假财务资料”三项违法行为,监管查实的行为主要发生在2017年3月至2018年6月。违法行为1:给予投保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其他利益2017年7至8月,华贵人寿在银保业务经营过程中,制定并执行营销方案,向投保人赠送价值合计105.76万元的飞天茅台白酒,涉及保费11199万元。时任华贵人寿总经理助理杨红燕、银保部副总经理王庆军、银保部销售支持处负责人段冉对上述违法行为负有直接责任。违法行为2:未按照规定使用经备案的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一是2017年3月,华贵人寿承保保单号为666010000000002的《华贵交通工具团体意外伤害保险》,保险期间为2017年4月1日至2018年3月31日,涉及飞机、火车、轮船三项交通工具意外伤害保险责任。其中,飞机意外伤害报备条款费率为0.1‰,实际按照0.9‰直接承保;火车意外伤害报备条款费率为0.15‰,实际按照0.75‰直接承保;轮船意外伤害报备条款费率为0.2‰,实际按照2.35‰直接承保。华贵人寿共收取保费200万元,向兼业代理机构支付手续费150万元,支付比例75%,大幅超出相关产品备案精算报告中的预定费用率25%。二是2017年6月,华贵人寿承保保单号为666010000000010的《华贵团体意外伤害保险》,保险期间为2017年6月9日至2017年9月8日。该款产品报备的条款费率为2.025‰(季交费率),实际按照5.467‰(季交费率)直接承保。华贵人寿共收取保费79.82万元,向兼业代理机构支付手续费31.95万元,支付比例40%,大幅超出相关产品备案精算报告中的预定费用率25%。时任华贵人寿运营部总经理冯悦波对上述违法行为负有直接责任。违法行为3:编制虚假财务资料一是2017年11月9日,华贵人寿银保部通过虚构参会人员虚增会议费金额的方式,套取资金12696元,套取资金主要用于银保团队的其他会议费用。二是2018年1至5月,华贵人寿银保部通过虚列8名银保客户经理工资底薪,套取费用共计33860.89元,套取资金主要用于发放银保客户经理的节日福利。三是2017年7月至2018年6月,华贵人寿银保部以奖励展业工具之名,安排以报销业务推动费方式虚假列支费用共计27.6万元,资金主要用于采购银保部日常会议及招待使用物品。时任华贵人寿总经理助理杨红燕、银保部副总经理王庆军、营业一部负责人吴庆庆、营业一部银保部经理张鹏对上述违法行为负有直接责任。根据决定书,银保监会最终对华贵人寿罚款共计85万元,对杨红燕、王庆军等6名相关负责人处以警告并罚款共计45万元,累计罚款130万元。时任总经理助理杨红燕——15万元时任银保部副总(主持工作)王庆军——15万元时任运营部总经理冯悦波——6万元时任银保部销售支持处负责人段冉——3万元时任营业一部负责人吴庆庆——3万元时任营业一部银保部经理张鹏——3万元茅台为大股东值得注意的是,1月10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人身保险产品近期典型问题的通报》,针对2018年5月产品专项核查清理工作和近期监管备案中发现的典型问题,一口气共通报了六大问题。华贵人寿就因为保险条款前后不一被银保监会点名。此次华贵人寿受罚原因中有一条颇吸引眼球,在银保业务经营过程中,向投保人赠送价值合计105.76万元的飞天茅台白酒。更有意思的是,华贵人寿与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茅台酒集团”)关系十分密切。官网资料显示,华贵人寿是于2017年2月成立的全国性人身保险公司,由茅台酒集团、华康集团、贵州贵安金投、贵州贵民集团等11家单位共同出资创立。《国际金融报》记者查询企查查发现,茅台酒公司是华贵人寿的单一大股东,股权比例达20%。买保险送茅台,用母公司的酒开子公司的路,情理之中却在法理之外。背靠茅台,这家险企的业绩如何?据公开数据,华贵人寿在2017年实现保险业务收入4.24亿元,净利润为-0.78亿元。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华贵人寿2018年第三季度实现保险业务收入0.61亿元,和上季度末的4.02亿元相比大幅下滑84.83%。不过,从2018年前三季度整体来看,该公司共计实现保险业务收入4.8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00.83%。在寿险公司普遍“七亏八盈”的特征之下,华贵人寿董事长汪振武2018年初表示,要“力争六年盈利、八年打平、九年上市”,并且把控战略目标与产品、结构、渠道策略的平衡,保费获取成本与投资能力的平衡,公司资本金与业务适度规模等角度的平衡。流水的高管华贵人寿成立未满两年,总经理职位已变动了两次,换任期间,空缺更长达一年。2016年6月,华贵人寿获批筹建之际,薛向刚拟出任该公司总经理一职。但没等来批复的他,在2017年三季度期间就离开了工作岗位。他曾对媒体表示,离开华贵人寿的主要原因是股东方面的变化。公开信息显示,薛向刚1997年进入保险行业,历任太平洋人寿总公司财务预算处处长、太平洋人寿广东分公司总经理助理;光大永明人寿总公司计划财务部总经理;阳光保险集团财务部副总经理。后又成为了珠江人寿总经理助理、财务负责人,中国先锋金融集团有限公司首席财务官。2018年10月24日,银保监会核准了刘卫平担任华贵人寿新一任总经理的任职资格,距薛向刚离职时间过去了一年左右。华贵人寿内部人士曾回复称,薛向刚离职后,公司一直有临时负责人代为履行相关职能,而这个人正是刘卫平。在取得银保监会批复前,刘卫平的身份是拟任总经理。据华贵人寿官网信息,刘卫平生于1964年,曾历任吉祥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等职务。2018年10月起任华贵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全面负责该公司的经营管理工作,分管经团业务部、网络业务二部、信息技术部、运营部。本文源自国际金融报更多精彩资讯,请来金融界网站(www.jrj.com.cn)

资料图,图文无关

2019年1份刚刚过一半,银保监会的1号罚单就出炉了。

1月18日,银保监会网站披露,银保监会1号行政处罚已于1月4日开给了华贵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罚单显示,经查,华贵人寿存在给予投保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其他利益、未按照规定使用经备案的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编制虚假财务资料三项违规。

据此,银保监会决定对华贵人寿罚款85万,同时,对时任总经理助理杨红燕、银保部副总经理王庆军、运营部总经理马悦波等华贵人寿6名责任人罚款45万,共计处罚130万元。

买保险送茅台(600519,股吧)?监管层说NO!

银保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华贵人寿存在给予投保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其他利益的行为。2017年7~8月,华贵人寿在银保业务经营过程中,制定并执行营销方案,向投保人赠送价值合计105.76万元的飞天茅台白酒,涉及保费11199万元。

同时,也出现未按照规定使用经备案的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的情况。

例如,2017年3月,华贵人寿承保保单号为666010000000002的《华贵交通工具团体意外伤害保险》,保险期间为2017年4月1日至2018年3月31日,涉及飞机、火车、轮船三项交通工具意外伤害保险责任。其中飞机意外伤害报备条款费率为0.1‰,实际按照0.9‰直接承保;火车意外伤害报备条款费率为0.15‰,实际按照0.75‰直接承保;轮船意外伤害报备条款费率为0.2‰,实际按照2.35‰直接承保。华贵人寿共收取保费200万元,向兼业代理机构支付手续费150万元,支付比例75%,大幅超出相关产品备案精算报告中的预定费用率25%。

此外,华贵人寿还存在编制虚假财务资料的情况。

一是2017年11月9日,华贵人寿银保部通过虚构参会人员虚增会议费金额的方式,套取资金12696元,套取资金主要用于银保团队的其他会议费用。

二是2018年1~5月,华贵人寿银保部通过虚列8名银保客户经理工资底薪,套取费用共计33860.89元,套取资金主要用于发放银保客户经理的节日福利。

三是2017年7月~2018年6月,华贵人寿银保部以奖励展业工具之名,安排以报销业务推动费方式虚假列支费用共计27.60万元,资金主要用于采购银保部日常会议及招待使用物品。

资料图

银保监会现场检查事实确认书、相关财务凭证、业务资料、相关人员调查笔录等证据对华贵人寿的违规行为进行认定。基于此,对应上述三项违规行为,银保监会对华贵人寿分别罚款30万、30万、25万元,相关负责人处以警告共计罚款45万,合计罚款金额130万。

茅台集团为第一大股东

难脱寿险公司“七亏八盈”宿命

资料显示,华贵人寿是于2017年2月成立的全国性人身保险公司,注册资本金10亿元,由中国贵州茅台(600519,股吧)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华康集团、贵州贵安金投、贵州贵民集团等11家单位共同出资创立。根据公开股权资料,中国贵州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持有华贵人寿20%股份,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华贵人寿股东情况

华贵人寿和茅台的“亲密”关系不止于此。

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注意到,华贵人寿官网上最新一篇新闻为《华贵保险贯彻学习
茅台集团2019年度工作会议精神》。文章表示,华贵人寿董事长汪振武、总经理刘卫平、副总经理樊春红受邀出席出席了茅台集团1月3日召开的2019年度工作会议。汪振武代表华贵人寿与茅台集团现场签订了2019年度生产经营目标责任状。

文章称,1月7日,华贵人寿组织公司全体管理层干部进行了会议精神学习。董事长汪振武、总经理刘卫平分别对会议精神进行了深刻的解读。

刘卫平号召大家学习茅台精神,追求高目标,高品质,要像茅台集团一样稳中有进、进中向好。养成艰苦奋斗、扎实、具体的管理作风和热情、包容的企业精神,更好的履行社会责任,把华贵人寿打造成为茅台集团新的增长极,共同形成更加强大的茅台品牌集群。

尽管成立时间不长,但华贵人寿总经理一职已经出现过一轮人事变动。近期,银保监会刚刚核准刘卫平担任华贵人寿总经理的任职资格。华贵人寿官网内容显示,刘卫平生于1964年,2018年10月起任华贵人寿总经理,全面负责该公司的经营管理工作,分管团险业务部、经代业务部、信息技术部、运营部等,曾历任吉祥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等职务。

而在2016年6月,华贵人寿获批筹建之际,拟任该公司总经理的是薛向刚。不过,经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监管层并未发布过有关薛向刚担任华贵人寿总经理任职资格的批复。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7年三季度起,华贵人寿的偿付能力报告中也不再出现薛向刚的相关信息。有业内人士在交流中表示,薛向刚在2017年三季度期间从华贵人寿离职。

随着刘卫平的正式履职,“汪刘”组合将如何带领华贵人寿实现业绩突围备受业界关注。在保险牌照收紧的大背景下,身为贵州省第一家本土保险法人机构的华贵人寿虽然顺利获批,但是迎面而来的经营难题却不容小觑。

从业绩表现来看,华贵人寿恐注定难以逃脱寿险公司“七亏八盈”的宿命。2017年年报显示,该公司实现保险业务收入4.24亿元,但净利润为-0.78亿元。进入2018年,华贵人寿的保险业务收入大幅上升,但是其整体盈利状况仍待考察。

在2019年新年致辞中,华贵人寿董事长汪振武表示,2019年,华贵保险坚定不移地推进业务转型,打造新银保、新网销、新经代、新团险的“四新”渠道,实现“较低资本消耗,中档投资收益,高效价值增长”的策略,促使价值上量、再扬风帆。

记者 |袁园编辑|廖丹何小桃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每日经济新闻。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