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中介持续洗牌 年内405家被注销许可证

T+- (原标题:提供虚假资料 惠邦保险经纪遭吊销业务许可证)
长期以来,“资料造假”都是保险机构违规的一个重灾区,诸如“虚构财务数据”“承保或理赔档案不实”等均属于“造假”范畴。对于此类行为,监管部门多采取警告、罚款以及责令整改的处罚措施。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日前获悉,北京惠邦保险经纪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惠邦保险经纪)则因为存在编制、提供虚假资料的问题,被北京银保监局吊销了《经营保险经纪业务许可证》。经济学家宋清辉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称,一般而言,保险中介机构到期未延续、主动申请注销和存在违法违规行为等,是监管部门对其营业资格进行注销或吊销的三大原因。以北京银保监局为例,《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2018年其至少披露128份注销业务许可证的公告,对象绝大多数为保险兼业代理机构。存在提供虚假资料等问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以下简称《保险法》)发现,惠邦保险经纪编制、提供虚假资料的行为违反了其中要求的“保险公司、保险代理机构和保险经纪人应当按照保险监督管理机构的规定,报送有关报告、报表、文件和资料;必须如实记录保险业务事项,不得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和重大遗漏。”实际上,资料造假的问题长期以来都是保险行业的一大“顽瘴痼疾”。依照《保险法》规定:编制或者提供虚假的报告、报表、文件、资料的,由保险监督管理机构责令改正,处10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可以限制其业务范围、责令停止接受新业务或者吊销业务许可证。为了解违规的具体情况,《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尝试与惠邦保险经纪取得联系,但截至发稿时未得到回应。公开资料显示,惠邦保险经纪成立于2003年9月,注册资本5000万元,由费龙波、赵海梅两名自然人持股。关于保险中介机构营业资格被吊销或注销的原因,经济学家宋清辉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称,一般而言是与保险中介机构到期未延续、主动申请注销以及存在违法违规行为等有关。以北京银保监局为例,《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2018年,其至少披露128份注销业务许可证的公告,对象绝大多数为具备车险、健康险、意外险等业务场景的保险兼业代理机构,如汽车修理厂、航空服务公司、旅行社、物流公司等,注销原因则多与“保险许可证有效期届满未延续”相关。保险中介行业竞争加剧一方面,保险中介机构因经营资格被注销而离场;另一方面,部分机构背后的股东也在“洗牌”。北京产权交易所官网显示,自2019年1月24日起,北京某保险代理有限公司100%股权就被其股东挂牌转让,转让底价为430万元。具体来说,这家保险代理公司规模较小,注册资本仅200万元,企业总人数也只有5人。财务报表显示,2018年1~10月,该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累计为106.96万元、主营业务利润累计为105.87万元、净利润累计则为-0.74万元。尽管体量十分有限,但在补充披露中,该挂牌信息明确指出:“2016年保险监管机构下发了69张中介牌照,2017年监管机构批复的中介牌照仅为35家(包括保险代理、保险经纪和保险公估公司),2018年中介牌照为14家(包括保险代理、保险经纪和保险公估公司)”,颇为强调保险中介牌照的稀缺性。实际上,据宋清辉观察,2019年保险业的发展总体将呈现回归保障、加快开放和(监管)不断趋严等特点,可能会对保险中介机构造成较大的冲击,行业洗牌或会逐渐加速。与此同时,一些保险中介机构将借助科技的力量,在金融科技方面谋求发展机会,满足客户的需求,为客户提供更加高效的服务。在这种市场趋势之下,保险中介机构应该向何种方向努力?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院长李晓林认为,信息综合化的平台模式能够更好地契合时代的发展,拓展保险的服务能力和范围。对于保险这种信任型商品,有信誉的保险中介会像现在的互联网搜索引擎一样成为客户挑选保险产品的第一窗口;其信息获取速度将大大超过保险公司以及其他参与机构。第一时间了解客户,使得保险中介拥有保险市场最大的话语权。而宋清辉也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直言:“当前,保险中介行业竞争加剧,但机遇也同时出现;只有那些把客户利益放在第一位,并在资金、技术、人才等方面大力度投入的中介机构,才有可能在竞争中胜出,历练出独特的竞争优势。”

本报记者 冷翠华

摘要
据北京保险中介行业协会秘书长陶立新近日介绍,截至今年9月底,北京有保险中介法人机构396家,同比减少11家,主要是因为保险中介监管从严,部分保险中介机构被注销了业务许可证。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今年到目前为止,已有405家保险中介被注销业务许可或者撤销分支机构。在严监管环境下,保险专业中介和兼业代理机构的数量增长可能放缓甚至有所减少,提质增效成为更加重要的看点。

据北京保险中介行业协会秘书长陶立新近日介绍,截至今年9月底,北京有保险中介法人机构396家,同比减少11家,主要是因为保险中介监管从严,部分保险中介机构被注销了业务许可证。

据北京保险中介行业协会秘书长陶立新近日介绍,截至今年9月底,北京有保险中介法人机构396家,同比减少11家,主要是因为保险中介监管从严,部分保险中介机构被注销了业务许可证。

事实上,并非北京一地如此,各地银保监局都在加强保险中介监管。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今年到目前为止,已有405家保险中介被注销业务许可或者撤销分支机构。在严监管环境下,保险专业中介和兼业代理机构的数量增长可能放缓甚至有所减少,提质增效成为更加重要的看点。

事实上,并非北京一地如此,各地银保监局都在加强保险中介监管。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今年到目前为止,已有405家保险中介被注销业务许可或者撤销分支机构。在严监管环境下,保险专业中介和兼业代理机构的数量增长可能放缓甚至有所减少,提质增效成为更加重要的看点。

深圳注销160家

深圳注销160家

今年到目前为止,全国被注销保险业务许可或撤销分支机构的保险中介机构达405家,体现出监管要求更加严格。

今年到目前为止,全国被注销保险业务许可或撤销分支机构的保险中介机构达405家,体现出监管要求更加严格。

例如,根据深圳银保监局的信息,截止到7月份,依法注销了深圳市深业汽车贸易有限公司等160家机构的《保险兼业代理业务许可证》。同时,根据河南银保监局的信息,今年该局撤销了35家保险专业中介分支机构,同时,注销了50家保险兼业代理机构许可证。贵州今年已有41家保险兼业代理机构的许可证过期失效;江西、黑龙江和北京今年已经分别注销了36家、35家和26家保险专业和兼业机构的保险业务许可证。

例如,根据深圳银保监局的信息,截止到7月份,依法注销了深圳市深业汽车贸易有限公司等160家机构的《保险兼业代理业务许可证》。同时,根据河南银保监局的信息,今年该局撤销了35家保险专业中介分支机构,同时,注销了50家保险兼业代理机构许可证。贵州今年已有41家保险兼业代理机构的许可证过期失效;江西、黑龙江和北京今年已经分别注销了36家、35家和26家保险专业和兼业机构的保险业务许可证。

根据银保监局要求,被注销了保险业务许可证的机构不得继续开展保险代理等业务,同时,各保险公司也不得与这些机构继续开展业务合作。

根据银保监局要求,被注销了保险业务许可证的机构不得继续开展保险代理等业务,同时,各保险公司也不得与这些机构继续开展业务合作。

从保险中介机构被注销业务许可证的原因来看,主要有三类,一是许可证有效期届满未延续,这也是最主要的情况。如:深圳被注销保险许可证的160家机构全部是由于许可证有效期届满未延续。又如,11月4日,北京银保监局注销了广州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三里河东路证券营业部以及北京密云汇丰村镇银行有限责任公司的保险兼业代理许可证,也属于上述情况。

从保险中介机构被注销业务许可证的原因来看,主要有三类,一是许可证有效期届满未延续,这也是最主要的情况。如:深圳被注销保险许可证的160家机构全部是由于许可证有效期届满未延续。又如,11月4日,北京银保监局注销了广州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三里河东路证券营业部以及北京密云汇丰村镇银行有限责任公司的保险兼业代理许可证,也属于上述情况。

二是保险中介机构主动终止保险业务,如北京银保监局注销了中国民族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法国兴业银行(601166,股吧)有限公司的许可证,便是由于机构自身依法终止;河南襄城汇浦村镇银行今年也主动注销了兼业代理机构许可证。同时,河南35家保险专业中介分支机构被撤销也是因为主动撤销。

二是保险中介机构主动终止保险业务,如北京银保监局注销了中国民族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法国兴业银行(中国)有限公司的许可证,便是由于机构自身依法终止;河南襄城汇浦村镇银行今年也主动注销了兼业代理机构许可证。同时,河南35家保险专业中介分支机构被撤销也是因为主动撤销。

三是其他原因被监管机构依法注销许可或者吊销牌照。例如,广东省的广州市永富保险代理有限公司、珠海保众保保险代理有限公司等6家保险专业中介机构,被广东银保监局不予延续许可证的有效期,予以注销。同时,河南清丰县龙腾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河南东顺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被河南银保监局吊销了兼业代理机构许可证。

三是其他原因被监管机构依法注销许可或者吊销牌照。例如,广东省的广州市永富保险代理有限公司、珠海保众保保险代理有限公司等6家保险专业中介机构,被广东银保监局不予延续许可证的有效期,予以注销。同时,河南清丰县龙腾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河南东顺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被河南银保监局吊销了兼业代理机构许可证。

业内人士认为,保险许可证有效期届满未延续以及保险中介机构主动注销许可证,这两种情况背后都反映出相关机构放弃了保险代理业务,或有少数机构或是由于管理疏漏忘记办理相关手续,但这就涉嫌违法违规经营。而保险中介机构的许可若是被依法吊销,则可能是由于比较严重的问题。例如,北京银保监局明确指出,惠邦保险经纪公司存在编制、提供虚假资料的问题,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八十六条、第一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并依法吊销了其业务许可证。

业内人士认为,保险许可证有效期届满未延续以及保险中介机构主动注销许可证,这两种情况背后都反映出相关机构放弃了保险代理业务,或有少数机构或是由于管理疏漏忘记办理相关手续,但这就涉嫌违法违规经营。而保险中介机构的许可若是被依法吊销,则可能是由于比较严重的问题。例如,北京银保监局明确指出,惠邦保险经纪公司存在编制、提供虚假资料的问题,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八十六条、第一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并依法吊销了其业务许可证。

保险中介监管趋严

保险中介监管趋严

事实上,今年,无论是银保监会还是各地银保监局,都在加强保险中介监管,治沉疴、明标准,进一步推动中介市场的规范健康发展。

事实上,今年,无论是银保监会还是各地银保监局,都在加强保险中介监管,治沉疴、明标准,进一步推动中介市场的规范健康发展。

今年2月份,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加强保险公司中介渠道管理的通知》;4月份,下发《关于印发2019年保险中介市场乱象整治工作方案的通知》,聚焦保险中介市场较为突出和影响保险业稳定健康发展的违法违规问题;8月份,下发《保险中介机构行政许可事项服务指南》,对保险代理、保险经纪和保险公估3个主体准入规定进行了统一整合,同时加强了对申请人的管理。多措并举,推进保险中介市场的规范发展。

今年2月份,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加强保险公司中介渠道管理的通知》;4月份,下发《关于印发2019年保险中介市场乱象整治工作方案的通知》,聚焦保险中介市场较为突出和影响保险业稳定健康发展的违法违规问题;8月份,下发《保险中介机构行政许可事项服务指南》,对保险代理、保险经纪和保险公估3个主体准入规定进行了统一整合,同时加强了对申请人的管理。多措并举,推进保险中介市场的规范发展。

近日,北京银保监局又先后下发两份文件,以加强对保险中介机构和保险销售人员的管理。一是《关于加强北京地区保险专业中介机构合规管理的通知》,主要针对保险中介的内部管理不完善和经营不合规的问题;二是《北京银保监局关于加强北京地区保险机构销售、经纪从业人员管理的通知》,主要从管好人的角度保护消费者权益。

近日,北京银保监局又先后下发两份文件,以加强对保险中介机构和保险销售人员的管理。一是《关于加强北京地区保险专业中介机构合规管理的通知》,主要针对保险中介的内部管理不完善和经营不合规的问题;二是《北京银保监局关于加强北京地区保险机构销售、经纪从业人员管理的通知》,主要从管好人的角度保护消费者权益。

目前,我国保险中介机构数量庞大,根据中国保险年鉴统计,截至2018年年底,我国保险专业中介机构达2647家,同时,有3.2万家保险兼业代理机构,代理网点22万余家。在我国保险业的发展过程中,中介机构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业内人士认为,在当前的严监管环境下,保险专业中介和兼业代理机构的数量增长可能放缓甚至有所减少,提质增效成为更加重要的看点。

目前,我国保险中介机构数量庞大,根据中国保险年鉴统计,截至2018年年底,我国保险专业中介机构达2647家,同时,有3.2万家保险兼业代理机构,代理网点22万余家。在我国保险业的发展过程中,中介机构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业内人士认为,在当前的严监管环境下,保险专业中介和兼业代理机构的数量增长可能放缓甚至有所减少,提质增效成为更加重要的看点。

在保险中介机构去粗存精的同时,保险销售从业人员也处于大浪淘沙的状态。《中国金融稳定报告》指出,营销员虽然数量庞大,但人员素质参差不齐,人均产能低,脱落率高,保险机构的人海战术难以为继。普华永道《保险中介行业发展白皮书》也指出,中介机构须摈弃当前粗放式的增员模式,转向高质量的精细化发展路径,既需要对现有销售团队进行精简优化,打造精英团队,又需要通过优化约束与激励机制来激发销售团队的绩效产能。

在保险中介机构去粗存精的同时,保险销售从业人员也处于大浪淘沙的状态。《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指出,营销员虽然数量庞大,但人员素质参差不齐,人均产能低,脱落率高,保险机构的人海战术难以为继。普华永道《保险中介行业发展白皮书》也指出,中介机构须摈弃当前粗放式的增员模式,转向高质量的精细化发展路径,既需要对现有销售团队进行精简优化,打造精英团队,又需要通过优化约束与激励机制来激发销售团队的绩效产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