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人寿对赌失利流动资金承压 一季度现金流缺口52亿

图片 2

T+- (原标题:华夏人寿万能险飙升 与勤上股份对赌伤疤没好已忘疼?)
编者按:近日,华夏人寿接连公布2018年年报和今年一季度主要数据,其2018年盈利28.80亿元,但今年一季度却亏损逾4亿元。另有华夏时报报道称,今年一季度,华夏人寿万能险保费收入351.48亿元,较去年同期140.67亿元增长150%。事实上,今年上半年,华夏人寿的日子并不平静。上周(5月10日),银保监会对保单登记平台数据治理工作情况进行了通报,华夏人寿因数据错报现象严重被点名。4月30日,勤上股份发布公告,其2016年并购重组广州龙文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龙文”),华夏人寿等股东承诺广州龙文2015-2018年度净利润累计不低于5.638亿元,广州龙文三年来实际净利润合计2.95亿元,未完成上述业绩承诺。按照协议,华夏人寿需赔付勤上股份补偿款总计1.61亿元。勤上股份2016年受让华夏人寿持有的30%广州龙文股权时,以6亿元交易对价,向华夏人寿增发1.06亿股股份。换股之余,华夏人寿又以3.6亿元参与勤上股份非公开发行股份募资活动,并获得0.63亿股股份,增持后,华夏人寿万能险账户持股勤上股份11.15%,华夏人寿成为勤上股份第二大股东。此外,华夏人寿还通过自有资金账户持有0.46亿股股份,持股比例为3%。而截至5月15日收盘,勤上股份每股报2.84元,华夏人寿的持仓市值降至约6.10亿元。此外,华夏人寿还“踩雷”华业资本短融债,本息合计8576万元。该债权应于2018年10月15日兑付,但债券的兑付资金至今尚未落实,华夏人寿于今年3月将华业资本告上法庭。华夏人寿一季度万能险同比猛增150%华夏人寿近日发布2018年年报,其2018年实现保费收入1559.29亿元,同比增长125.84%;实现净利润28.80亿元,同比减少33.13%。然而,去年盈利的喜悦尚未持续太久,今年一季报华夏人寿业绩再次亏损。今年一季度,华夏人寿实现保险业务收入842.44亿元,环比增长107.28%,同比增长66.53%;但盈利能力并没有伴随保费收入的大幅增长而提高,今年一季度亏损4.04亿元,去年同期,华夏人寿净利润为32.49亿元。据华夏时报,在经历了2015年之前万能险的迅速扩张,华夏人寿当年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超过1500亿元。为了配合政策调整和降低经营风险,近年来华夏人寿在主动缩减万能险规模,2018年相关收入已经降至723.3亿元。然而类似的努力并不能掩盖它仍然拥有巨额万能险业务的事实,尽管2018年其万能险规模继续降低,但在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额排名中仍高居第三位,与原保费收入之比达到0.46,高于行业整体0.32的水平。应注意的是,虽然在银保监会官网上,本年一季度各人身保险企业的详细收入情况还未披露,但有数据显示,华夏人寿在本年一季度原保费收入842.44亿元,同比增长67%,持续扩张势头;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351.48亿元,这一数字在去年同期仅有140.67亿元,同比增长150%。一季度万能险的增长在其他保险企业也有体现,如复星保德信在今年一季度实现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实现了440%的增长达到15.87亿元,幸福人寿也毫不示弱地完成了同比超过400%的增长,达到4.14亿元人民币,而在同期,幸福人寿原保费收入同比降低2%。这样的现象在2018年就有所体现。2017年,安邦系和谐健康险万能险收入45.83亿元,同期原保费收入360.86亿元,两者比值仅有0.13,低于整体水平;而在2018年这一比值飙升至67.58。相似情况还有安邦人寿,该比值达到10.79,且万能险收入增至2113.83亿元,在中资人身保险企业中位居榜首。与勤上股份对赌失败,万能险账户被套牢值得一提的是,随着华夏人寿年报的披露,其与勤上股份对赌失败一事浮出水面,需赔付的补偿款总计1.61亿元。2016年1月,华夏人寿及其他各方与勤上股份签订《标的资产业绩承诺补偿协议》,承诺广州龙文教育科技有限公司2015年至2018年累计实现的税后净利润不低于5.638亿元,若低于则应按承诺金额与实际净利润差额的2倍向勤上股份进行补偿,公司按照原持有广州龙文股权比例30%承担。2016年6月,勤上股份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广州龙文资产募资方案,获证监会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审核委员会审核通过。同年7月,勤上股份将以5.67元/股发行2.65亿股。8月份,勤上股份正式完成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过户事宜,并对广州龙文办理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今年4月30日,勤上股份发布公告,广州龙文2015-2018年度实现净利润合计2.95亿元,相较承诺金额不低于5.638亿元,减少2.69亿元,完成率为52.24%,未完成上述业绩承诺,则业绩承诺方需按照约定承担净利润承诺补偿责任。华夏人寿称,公司已计提预计负债,相关事宜正在商议中。彼时,勤上股份受让华夏人寿持有的30%广州龙文股权,并以6亿元交易对价,向华夏人寿增发1.06亿股股份。换股之余,华夏人寿或是看好上市公司重组后在教育领域的前景,又以3.6亿元参与勤上股份非公开发行股份募资活动,并获得0.63亿股股份,增持后,华夏人寿通过其万能险账户成为勤上股份持股11.15%的第二大股东。在业绩对赌失利背后,华夏人寿通过股权置换取得的勤上股份股票,在二级市场表现也并不乐观。勤上股份2019年一季报显示,华夏人寿通过万能产险账户持有其1.69亿股股份,持股比列为11.15%;通过自有资金账户持有0.46亿股股份,持股比例为3%。从二级市场表现来看,勤上股份自2016年4月创下23.93元/股的阶段性新高后,股价便开始震荡走低。截至2019年5月15日,勤上股份收盘报2.84元/股(2016年6月曾公告10转15股)。目前,华夏人寿的持仓市值也降至约6.10亿元。“踩雷”华业资本短融债违约事实上,对华夏人寿而言,拖累业绩的“包袱”正在逐渐累积。日前,华夏人寿“踩雷”华业资本短融债,本息合计8576万元。3月26日,华业资本发布收到应诉通知书的公告,华夏人寿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华业资本支付已于去年10月实质性违约的“17华业资本CP001”本息合计8576万元,及本息的逾期利息。2017年10月12日,华业资本完成了2017年度第一期短期融资券的发行工作。该期短期融资券发行金额为5亿元,期限为365天,单位面值100元人民币,发行利率为7.2%,起息日为2017年10月13日,兑付日为2018年10月13日。其中,华夏人寿认购8000万元。上述短融债到期后,华业资本未能按期偿付,构成实质违约。因此,华夏人寿于今年3月提起诉讼,要求华业资本偿还8576万元本息,及以本息8576万元为基数,自2018年10月16日开始,至实际支付之日之间的本息逾期利息损失。在该短融券到期前夕,华业资本即发布公告称,“17华业资本CP001”应于2018年10月13日(此日为节假日,顺延至10月15日)兑付,但受公司应收账款未按期回款影响,由于公司流动性紧张,虽通过多方渠道筹集资金,但目前本期债券的兑付资金尚未落实,导致“17华业资本CP001”本息偿付存在不确定性。据第一财经,Wind资讯显示,评级机构东方金诚从去年9月底到10月中旬就一路将该短融债的债项评级从A-1屡次下调直至实质违约前几日的D。而东方金诚对于华业资本的主体评级也从去年9月底开始屡次下调,从过去的AA级下调至2018年10月的C级。实际上,华夏人寿不是唯一一家“踩雷”该短融券的保险公司。2019年1月28日,华业资本就曾公告称收到百年保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百年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诉华业资本“17华业资本CP001”短融券交易纠纷的法律文书。2017年10月,百年人寿、百年资管曾分别通过二级市场购买该短融券,总额分别为4500万元、500万元。据了解,目前,华业资本已有不少于17桩诉讼案在身,2018年,华业资本亏损64.38亿元。数据错报严重被监管点名5月10日,银保监会对保单登记平台数据治理工作情况进行了通报。银保监会称,保单登记平台数据治理工作开展以来,多数保险公司能够按照相关文件要求,拟定工作方案,对可能影响保单登记平台数据质量的情形进行全面排查,正视问题,主动整改,但仍有个别公司存在数据报送不及时、不完整、不准确,数据整改不积极、效率低等问题。银保监会指出,目前部分险企数据报送存在四大问题:一是个别公司长期迟报增量数据;二是个别公司数据漏报问题严重;三是个别公司数据错报现象严重;四是个别公司存在数据整改延期现象。其中,华夏人寿因公司数据错报现象严重,被监管点名。银保监会称,通过对保单登记平台数据的持续检核,发现个别公司数据错报问题严重。主要是华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在报送受益金额时,存在报送程序错误,将全部受益金额关联给所有受益人,导致受益金额翻倍的问题,严重影响保单登记平台数据准确性。对于存在的四大问题,银保监会提出三大要求,一是及时整改现有问题。上述存在问题的保险公司,要结合自身问题,明确工作计划,在2019年5月30日前完成现有问题整改,杜绝类似问题再次发生。二是完善数据报送监控和数据质量检查机制。各保险公司要高度重视数据报送过程中出现的迟报、漏报、瞒报、错报等问题,完善数据报送监控和数据质量检查机制,在相关业务发生时,严格按照T+1的要求报送数据,并加强数据质量自查,保证报送数据真实、完整、准确。三是持续加强数据治理,提升数据质量。中国保信要继续加强对保单登记平台的数据治理工作,采取多种方式,持续提升保单登记平台数据质量。各保险公司要积极配合中国保信,按照中国银保监会和中国保信的有关要求开展数据治理工作,按时完成对问题数据的整改。

不仅盈利呈现下滑趋势,其与勤上股份业绩对赌失利还将令该公司面临高达1.6亿元的支出或等价补偿

图片 1

图片 2

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郑玮

《投资时报》研究员 凌岳

从“踩雷”华业资本短融债违约,到与勤上股份1.61亿元对赌失败,华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业务规模一路快速扩张,华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自2015年起便跻身市场前五,2018年更以2306亿元总保费晋级中国大型险企行列。然而,花无百日红,从“踩雷”华业资本短融债违约,到与勤上股份(002638.SZ)对赌失败,华夏人寿也终遭挫折。

长江商报记者观察到,华夏人寿一季度的现金流持续承压,净现金流达到-52.2亿元,其2018年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则高达-174亿元,其收到再保险业务现金净额为-19亿元,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31.8亿元。

华夏人寿披露的2019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一季度该公司虽然保险业务收入仍增长翻倍,但是盈利状况却不甚理想,净亏损更高达4.04亿元。此外,在强监管的大环境下,其万能险业务已显现“卷土重来”之意味。

其2019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一季度该公司虽然保险业务收入仍增长翻倍,但是盈利状况却不甚理想,净亏损更高达4.04亿元。

对于亏损原因,华夏人寿对《投资时报》解释称,公司收益浮盈没有变现,但综合收益达70亿元。

不仅经营乏力,其内部管理也漏洞百出,就在上个月,银保监会对保单登记平台数据治理工作情况进行了通报,华夏人寿因数据错报现象严重被点名。

净利下滑万能险抬头

“由于一季度公司收益浮盈尚未变现,导致从数据上看净利润为负,但一季度综合收益达到70亿元。”6月2日,华夏人寿相关负责人向长江商报记者回应到。

还未来得及好好感受2018年的盈利喜悦,华夏人寿今年一季度便陷入亏损的尴尬境地。

而对于现金流问题,该内部人士表示,华夏人寿本季度3个月内、1年内、1-3年综合流动比率分别为275.43%、405.40%和74.96%。同时,公司顺利完成了开门红期间给付高峰,没有出现任何给付资金问题。

2019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华夏人寿一季度实现保险业务收入842.44亿元,环比增长107.28%,同比增长66.53%。然而,在保险业务收入实现大幅上涨的同时,该公司的盈利却大幅下挫,亏损4.04亿元,而去年同期则实现了32.49亿元净利润。

对赌1.61亿元或不涉及现金赔付

其实,华夏人寿去年业绩就呈现不稳态势,二季度至四季度净利润分别为-2.03亿元、2.7亿元、-1.8亿元,最终依靠一季度的净利润拉动来实现全年盈利。

因一项三年前的资产交易业绩承诺未达成,华夏人寿面临支付1.6亿补偿。

引人关注的是,华夏人寿的万能险业务规模又出现扩张苗头。据相关报道,该公司2019年一季度原保费收入为842.44亿元,同比增长67%;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则达351.48亿元,同比增长149.15%。

近日,上市公司勤上股份发布公告称,2016年全资购买了华夏人寿等持股的广州龙文教育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后者未能达到承诺的净利润业绩,因此,将向对手方、业绩承诺方华夏人寿等,进行追偿。

万能险规模上涨的并非华夏人寿一家。譬如,今年一季度,复星保德信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达到15.87亿元,同比增长达440%;幸福人寿这一数据涨幅也超过400%,原保费收入则同比降低2%。

具体而言,勤上股份购买标的公司广州龙文时,华夏人寿等交易对手方承诺,广州龙文2015年到2018年累计税后净利润不低于5.638亿元。若低于,华夏人寿等交易对方则应按约定向上市公司进行股权或现金方式补偿。补偿金额为,承诺金额与实际净利润差额的2倍。而广州龙文2015年到2018年合计净利润2.945亿元,仅为承诺金额5.638亿元的52.24%。

对于万能险上涨是否将产生风险,华夏人寿方面表示,公司主要流动性风险监管指标在本季度整体保持在良好的水平。一季度优质流动资产总额1073.33亿元,折算后总额865.13亿元左右。3个月内、1年内综合流动比率比率较上季度有所上升,1-3年内综合流动比率较上季度有所下降。3个月内、1年内、1-3年综合流动比率分别为275.43%、405.40%和74.96%。同时公司聚焦期交、聚焦价值,进一步加强保障型产品的研发和销售,业务转型升级成效显着。

根据协议,华夏人寿等对手方共计需要补偿5.386亿元。其中,华夏人寿承担30%,需要支付1.616亿元的补偿。

业绩对赌失利或赔1.6亿

对于是否最终确定要补偿、补偿资金来源以及对偿付能力影响等问题,华夏人寿表示,目前最终赔付方案暂未确定,未来假设最终补偿方案按照上述相关数据执行,按照相关协议约定,华夏人寿只需使用在上市过程中获得的股票进行补偿,且补偿上限所对应的股票数约为5966万股,因此赔付不涉及现金赔付。

业绩对赌失败,或许将让华夏人寿迎来更为棘手的流动性危机。

同时,华夏人寿表示,已根据勤上股份相关业绩等情况在2018年底预提相关负债,该事件对公司偿付能力的影响已在2018年底偿付能力中体现,不会对公司未来偿付能力产生额外影响。

据了解,早在2016年1月,华夏人寿及其他各方与勤上股份签订《标的资产业绩承诺补偿协议》,承诺广州龙文教育科技有限公司2015年至2018年累计实现的税后净利润不低于5.638亿元,若低于则应按承诺金额与实际净利润差额的2倍向勤上股份进行补偿,公司按照原持有广州龙文股权比例30%承担。

据了解,对赌协议是正常和普遍存在的商业条款。保险资金的不同之处在于,受到严格监管,因此参与对赌要在符合有关监管规定的前提下。从实际业务中看,保险资金在对赌协议中一般是作为对赌接受方,很少作为对赌承诺方。也有市场人士认为,不能简单地凭借要支付1.6亿补偿款,就认定华夏人寿的这一相关交易是亏损的,而要结合其2016年当期的交易收益,来综合看待收益性。

如今,华夏人寿将不得不为当初的约定买单。勤上股份于今年4月30日发布公告称,广州龙文2015—2018年度实现净利润合计2.95亿元,相较承诺金额减少2.69亿元,完成率仅为52.24%。按照约定,一旦未完成业绩承诺,则业绩承诺方需按照约定承担净利润承诺补偿责任。

现金流动承压

根据协议,华夏人寿等对手方共计需要补偿“承诺金额与实际净利润差额的2倍”给上市公司,计5.386亿元。其中,华夏人寿方面承担30%,即需要支付1.616亿元的补偿。

1.61亿元的补偿金额对于业务规模位居中国寿险市场前列的华夏人寿来说,或许并不算一个大数目,但结合近期华夏人寿披露的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来看,这1.61亿元的支出却无异于雪上加霜。

对此,华夏人寿方面表示,目前最终赔付方案暂未确定。未来相关各方就补偿方案达成一致,假设最终补偿方案按照上市公司公告的相关数据执行,按照相关协议约定,华夏人寿只需使用在上市过程中获得的股票进行补偿,且补偿上限所对应的股票数约为5966万股,因此赔付不涉及现金赔付。

华夏人寿2019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一季度公司净亏损超4亿元,净现金流则为-52.2亿元。

其同时表示,根据勤上股份相关业绩等情况,华夏保险2018年底已经预提相关负债,该事件对公司偿付能力的影响已在2018年底偿付能力中体现,不会对公司未来偿付能力产生额外影响。

其实,华夏人寿净利润和现金流的下滑在上一季度就已露端倪。数据显示,2018年四季度末,华夏人寿净亏损1.8亿元,净现金流也从上一季度的13亿降至不足3亿。

另外,华夏人寿通过股权置换取得的勤上股份股票,在二级市场的表现也并不乐观。2019年5月28日报收于3.04元/股,距52周最高价的4.68元/股相差35%。目前,华夏人寿的持仓市值约为6.5亿元。

除本次对赌失败的1.61亿元补偿款外,近期还不断有关于华夏人寿资金无法按时回收的消息传出。

勤上股份2019年一季报显示,华夏人寿通过万能产险账户持有其1.69亿股股份,通过自有资金账户持有0.46亿股股份,持股占比合计为14.15%。

例如,天安财险未按时足额支付87.88亿元回购款。4月26日,西水股份发布公告称,为补充公司流动资金需求,天安财险曾于3月份将持有的兴业银行价值约87.88亿元股票所对应的收益权转让给华夏人寿。根据回购条款,天安财险应该在5月6-14日之间,分批将回购款88.71亿元支付给华夏人寿。截至发布公告时,天安财险已筹集46亿元,存在不能按时足额支付华夏人寿款项的风险。日前,西水股份公告称,子公司天安财险与华夏人寿签署了补充协议,双方同意将支付日延迟到6月6日-6月14日。另外,由于华夏人寿踩雷华业资本短期债券违约,8576万元本息未能如约回收。

经营压力凸显

值得注意的是,华夏人寿于1月份曾在内部发文称拟裁员降薪,在2月底之前减员5%,下半年将择机另行减员5%,一时引发业界聚焦。

可以看到,华夏人寿上半年面临的经营压力不容小觑。

对华夏人寿而言,业绩之外的风险也同样存在。

偿付能力报告数据显示,该公司2018年一季度至2019年一季度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99.12%、98.52%、99.5%、99.26%、108.3%,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124.89%、123.78%、123.86%、122.82%,128.68%,虽然满足监管要求,但持续处于行业偏低水平。

5月10日,银保监会对保单登记平台数据治理工作情况进行了通报。其中,华夏人寿因公司数据错报现象严重,被监管点名。

而关于该公司的其他坏消息也在发酵。有报道称,日前该公司“踩雷”华业资本短融债,本息合计8576万元。华夏人寿于今年3月提起诉讼,要求华业资本偿还8576万元本息,及以本息8576万元为基数,自2018年10月16日开始,至实际支付之日之间的本息逾期利息损失。

银保监会称,通过对保单登记平台数据的持续检核,发现个别公司数据错报问题严重。主要是华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在报送受益金额时,存在报送程序错误,将全部受益金额关联给所有受益人,导致受益金额翻倍的问题,严重影响保单登记平台数据准确性。

在该短融券到期前夕,华业资本曾发布公告称,“17华业资本CP001”应于2018年10月13日(此日为节假日,顺延至10月15日)兑付,但受公司应收账款未按期回款影响,由于公司流动性紧张,虽通过多方渠道筹集资金,但目前本期债券的兑付资金尚未落实,导致“17华业资本CP001”本息偿付存在不确定性。

“本次通报的情况发生于2018年,当时监管制定数据要求后,因公司原系统与监管数据要求存在个别不一致地方,导致报送口径理解有误,个别数据报送存在错误。”上述华夏人寿内部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公司在当时及时发现问题并已快速整改完毕,未对客户利益产生重要影响。

另外,今年5月10日,中国银保监会对保单登记平台数据治理工作情况进行了通报,并指出了部分险企数据报送所存在的四大问题:一是个别公司长期迟报增量数据;二是个别公司数据漏报问题严重;三是个别公司数据错报现象严重;四是个别公司存在数据整改延期现象。

其中,华夏人寿因公司数据错报现象严重被监管方点名。银保监会指出,华夏人寿在报送受益金额时,存在报送程序错误,将全部受益金额关联给所有受益人,导致受益金额翻倍的问题,严重影响保单登记平台数据准确性。

据此,银保监会提出三大要求,一是及时整改现有问题。上述存在问题的保险公司,要结合自身问题,明确工作计划,在2019年5月30日前完成现有问题整改,杜绝类似问题再次发生;二是完善数据报送监控和数据质量检查机制;三是持续加强数据治理,提升数据质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