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银理财掌门人详解产品发行:初期以固收为主

T+- (原标题:理财产品估值、转让难点何在?
管理规模超万亿的交银理财这样看)
图/宋文辉作为首批开门迎客的理财子公司,征求意见的净资本约束监管规定影响几何?在产品发行和互联网渠道合作上如何考虑?建立统一理财转让平台的难点何在?围绕这些热点问题,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交行同业与市场业务板块总监兼交银理财董事长涂宏、交银理财总裁金旗。资金投放空间仍大9月20日,银保监会就《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净资本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下称《净资本管理办法》)公开征求意见,提出理财子公司净资本管理应当符合两方面标准:一是净资本不得低于5亿元人民币,且不得低于净资产的40%;二是净资本不得低于风险资本,确保理财子公司保持足够的净资本水平。金旗表示,总体来说《净资本管理办法》符合预期,对资本金管理要求与商业银行的要求基本一致,银行理财产品端投资适当参照了信托公司的相关办法。按照《净资本管理办法》要求,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均按照评级、担保方式分别设定1.5%、2%和3%的风险系数进行设定。而标准化资产不消耗资本金。“总体来说对理财子公司的影响不是很大,资金投放仍有较大空间进行非标投资。因为现在交银理财的资本金是80亿元,如果杠杆用得比较多,非标投资的资本金占用按照1.5%来计算,那么差不多可以投放3000-4000亿的规模。”金旗称。他补充道,银行理财投资股票等权益类资产与其他标准化资产一样,不占用资本金,未来肯定会增加这方面的投资,“当前资本市场估值来看,长期还是看好的,管理人也会顺应市场需求增加比例,具体增加到多少,要看市场接受程度。”初期产品偏重固收交银理财在开业之初,已有部分产品面世。有的产品较为火爆,比如交行副行长吕家进曾经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交银理财首只产品上架两天就销售了35亿元,原来我们设定的目标只有10亿元,后来根据渠道和分行的要求,增加了发售量。”截至目前,交银理财发行及受托管理规模超过1万亿元(注:在国有大行中低于工行、建行、农行,与中行规模相当),其中净值型产品规模超过3000亿元。9月23日交银理财发布了首批新产品,聚焦现金管理、商业养老、科创投资、上海要素市场以及长三角一体化等六大主题。“交银理财首批产品有三个特点:一是完全符合资管新规要求,二是响应国家战略、服务实体经济,三是助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吕家进表示,“长三角指数通过甄选长三角区域高质量上市公司,致力于打造全球资本配置长三角区域的价值之锚。”目前,交银理财的产品体系以固定收益类为主,辅之以混合类、权益类、商品及衍生品类。涂宏坦言,目前固收类产品占据主流,是因为负债端来源主要是3-6个月的“短钱”,这是行业现象,子公司开业之初估计很难转变。“未来在2020年之后,各家理财子公司都会发力,到时候产品发行节奏会加快。”金旗表示。互联网渠道产品单独设计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在各家银行进行“表外回表”的过程中,部分银行出现了“不敢回”的现象。原因在于,各地监管对回表动作合规性把握尺度不同,有些回表行为可能会被认定为“表内外资产未能有效风险隔离”。金旗解释称,原先的规定是表内绝对不能承接表外资产的,现在银行也在与监管部门商量回表“豁免”,目前正在按照“一事一议”的原则在商榷中。但“回表”过程中也存在一些麻烦,比如股权类投资和永续类贷款,目前交行正在集中梳理这些问题,向银保监会和当地监管部门提出自己的方案。今年8月,中银协就商业银行理财产品核算估值指引(《征求意见稿)》(下称估值指引)公开征求意见,金旗认为,估值指引对各类投资资产,包括债权类、权益类、商品和衍生品类,非标和标准化资产的估值要求都比较严格,有利于理财产品估值的透明化和标准化。估值指引中提到了“侧袋估值法”,要求将风险资产从“主袋”剥离并单独核算估值。金旗指出,理财产品,尤其是现金管理类产品申购赎回特别频繁,这有利于防止提前赎回,“晚知晚觉”的客户不会吃亏,保证了这部分客户的权益。但对于理财子公司的信息化建设提出了更高要求。此前,业界一直呼吁建立统一的理财转让平台。涂宏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平台的建立原则上没有问题,问题在于估值。标准化资产可以按照市场化价格交易,但是非标资产透明度较低,估值较难。从产品类型看,固收类产品中债券交易频繁,估值简单;但商品及衍生品类的交易量小,市场深度不够,估值较难。存量业务在统一平台上转让还较难实现,但现在资管新规要求打破刚兑,净值化转型,未来透明度提升,可流动性增加,有这么一个转让平台是非常必要的。涂宏也提到,各家银行产品参数和评价标准不同,如果上了一个集中的统一平台,需要就各类产品制定更详细的标准。在渠道建设方面,交行目前是“1+3”的形态,1是母行,3是“BAT等互联网+银证保同业渠道+新组建直销团队”。对于互联网渠道,业内一直有争论。因为互联网公司追求的更多是“指数增长”这类的扩张目标,与银行稳健发展的诉求不同,并且可能弱化银行的品牌效应。金旗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互联网与银行的管理要求、客户偏好各有不同,因此目前暂时采用独立打造互联网渠道产品的模式在“试水”,与其他渠道产品分开发行。

证券时报记者 马传茂

银行系理财子公司开业后运行情况如何?产品发行及渠道建设如何规划?正在征求意见的净资本约束监管规定影响如何?

日前,交行同业总监与市场业务板块总监兼交银理财董事长涂宏、交银理财总裁金旗在上海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详细回答了这些问题。

作为全国首批开业、沪上首家银行系理财子公司,交银理财目前发行及受托管理的规模已超万亿,其中净值型产品规模超过3000亿元。

首批推出六大主题产品

成立于6月6日的交银理财,日前正式推出首批新产品,聚焦普惠金融、现金管理、商业养老、科创投资、上海要素市场以及长三角一体化等六大主题。

其中,公司已于8月8日面向普惠大众成立了第一只产品——稳享一年定开理财产品,并在两天内超额募集35亿元。这也是全国银行理财子公司按照资管新规成立的首款产品。

缅甸新普京,“交银理财首批产品有三个特点:一是完全符合资管新规要求,二是响应国家战略、服务实体经济,三是助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交行副行长吕家进表示。

据了解,目前交银理财的产品体系以固定收益类为主,辅以混合类、权益类、商品及衍生品类。“整个行业负债端大部分是3~6个月的‘短钱’,所以子公司开业初期固收类产品占据主流。”涂宏说。

涂宏此前透露,公司现金管理类和固定收益类产品将继续占据主导地位,合计占比80%~90%。其中,固收类产品也被交银理财确定为公司打造的拳头产品和旗舰产品。

业内人士认为,长期而言理财子公司加大权益投资比例是必然趋势,但在形成完整的投研体系、团队、能力之前,选择工具型与指数化产品切入权益市场要比主动管理类产品更加合适。

权益投资重点

要加强投研建设

9月20日,银保监会就《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净资本管理办法》公开征求意见。

根据《办法》,理财子公司净资本管理应当符合两方面标准:一是净资本不得低于5亿元,且不得低于净资产的40%;二是净资本不得低于风险资本,确保理财子公司保持足够的净资本水平。

金旗表示,《办法》总体符合预期。其中,对资本金的管理要求与对商业银行的管理要求基本一致,银行理财产品端投资则适当参照信托公司的投资管理办法。

此外,《办法》对理财业务投资标准化资产的风险系数设定为0%,意味着标准化业务发展不受净资本约束,理财非标则按照评级、担保方式分别设定了1.5%~3%的风险系数。

“对我们的影响不会很大,测算下来仍有较大的非标投资空间。”金旗表示,交银理财的注册资本为80亿元,如果允许放大杠杆倍数,非标投资的资本金占用按照1.5%计算,大约还有3000亿元~4000亿元的投资规模。

在权益投资方面,金旗表示,银行理财子公司在权益市场的投入未来肯定会增加,但增加到多少,还要根据市场情况和客户接受程度来看。“长期来看,目前的资本市场估值具有相当的投资价值。”

在介绍交银理财权益投资的思路时,金旗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重点要加强投研建设。“一是做好人才培养、吸引外部一流人才工作;二是与头部非银机构加强合作,做大FOF、MOM;三是在策略上,所有的权益投资都要紧紧围绕国家发展战略、重点支持行业等进行。”

金旗此前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未来权益投资占比提升是一个趋势,“我们第一步要在两三年内提升到5%左右,长期再进一步提升到10%”。

互联网渠道产品

单独设计和管理

虽然基于母行销售渠道,交银理财的首只产品大幅超募,上架两天销售35亿元,但理财子公司销售渠道完全倚重母行也不可取。

金旗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未来交银理财整体渠道建设将采取“1+3”模式。“‘1’是指以母行渠道为主,“3”是指BAT等互联网渠道、银保证等同业渠道,以及未来子公司自身建立的直销团队。”

“其中,直销团队可以面对机构客户、公司客户,甚至未来的一些高端个人客户,都会建立直销渠道,打造直销团队、直销能力。”金旗说。

此外,由于互联网渠道与理财子公司自身的管理要求、投资者类型及偏好存在差异,金旗表示,会根据互联网渠道的特点和对产品的要求,单独给互联网渠道设计产品、单独管理,不会与其他渠道产品混合运作。

“初期我们推出的互联网渠道产品可能以拳头产品为主,不会全面铺开。未来合作不断加深后,再逐步增加产品种类。”金旗透露。

此前接受采访时,涂宏也表示,交银理财还考虑在产品的灵活性和流动性方案做一些探索,“譬如有没有可能推动母行理财产品的抵押和转让”。

事实上,建立统一的理财产品转让平台一直为业内所呼吁。涂宏认为,较好的流动性能更多地吸引理财产品投资者,因此建立这样一个平台非常有必要。

但他也表示,难点在于估值,“标准化资产可以按照市场价格交易,但非标资产透明度相对较低,估值难度较大。具体到产品分类来看,固收类、债券交易频繁、估值数据易得的产品转让比较容易,而交易量小,市场深度不足的产品估值比较困难,譬如商品及衍生品类理财产品。”

在涂宏看来,存量理财产品在统一平台上转让的难度较大,但理财产品逐渐过渡到理财子公司发行的符合资管新规的产品后,非标产品等影响信息披露的产品会比较少,甚至没有,届时理财产品的透明度将显著提升,建立理财转让平台有助于业务发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