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瑞银行:以B端投贷联动为突破,逐渐扩展C端场景消费金融

图片 7

T+-
(原标题:拆解万亿互联网“信贷聚合模式”:小贷手续费收入为何5倍于息差)
一张互联网小贷牌照,既可以放贷数百亿,更可以刷出5倍于利息收入的手续费。这一玩法,在2018年以来逐渐浮现并规模猛增,但其受到注意,还是由于近期的“套路贷”整治,大数据风控和网络爬虫清理,数个“大数据”公司被警方搜查。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获取的内部数据,揭示了这一玩法的“新花样”。在互联网贷款产业链上,当前流行的玩法是“信贷聚合模式”,即助贷或联合贷款,由蚂蚁金服、平安普惠、度小满金融、微众银行或新网银行等金融科技机构牵头或撮合,引入大数据风控、担保增信、银行等资金方。这条产业链的参与方各取所需——银行获得个人贷款息差、金融科技机构继续掌握流量入口,并实现“科技输出”。其结果是,原本以互联网小贷牌照放贷的金融科技机构,手续费的收入远超贷款息差,“一张小贷牌照放出千亿贷款”的旧模式已成过去时。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获取的数据显示,2019年1-6月,蚂蚁金服旗下蚂蚁小微小贷的手续费净收入接近14亿元,远超2.5亿的利息净收入。平安普惠旗下的平安小贷,去年利息净收入7.28亿元,但手续费和佣金收入达28亿元,使得该公司“缩表”40%的同时,营收增加了近29亿元。“助贷的风险是跨地域、跨机构的。实际上,助贷机构作为实际风险管理者,不承担风险,不受资本约束,利益冲动下,追求规模是必然选择。”一位助贷机构负责人坦言。对中小银行而言,通过金融科技机构,以助贷或联合贷款方式投放贷款,几乎是“上量容易、不良又低”的不二买卖。但是,除却头部机构,“隐性兜底”问题在信贷聚合模式中始终如影随形,银行沦为纯粹的资金提供方。对于中小银行,采用大数据风控管理单笔贷款风险,实际上缺乏操作的基础,导致各银行各种办法规避监管,表面合规。一位资深银行业人士反问,信贷聚合模式下的数据安全和风险认定,“和过去的联保业务有什么差别?”11月12日,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兼办公厅主任、新闻发言人肖远企表示,监管部门一直密切关注银行与第三方机构、金融科技平台的资金、技术等各类合作。对此,监管部门一方面持开放态度,允许银行业务经营有创新,另一方面也会密切关注“助贷”业务的潜在风险,比如科技安全风险、KYC风险、信誉风险等。肖远企还强调银行必须将“合规、风控”等核心业务掌握在自己手中。11月25日,央行发布《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指出,经过近年来的专项整治,网络借贷机构数量大幅减少,互联网金融风险有所收敛。2018年末,互联网金融行业个人贷款余额(统计口径包括网络平台借贷、网络小贷、互联网消费金融和赊销)同比下降22.7%,增速较2017年下降63.6个百分点。信贷聚合模式信贷聚合模式一般为:由金融科技公司搭建开放平台,将获客、数据、风控、增信、资金等业务节点中银行、保险等机构接入。实际上,通过互联网公司而非自己APP放贷,是近两年城商行、农商行转型“大零售”的一个不二法门。不过,尽管互联网消费金融如火如荼,但规模究竟有多大,并无权威统计。目前,业内普遍认为规模比较大的从事联合贷款/助贷业务的机构包括蚂蚁金服、微众银行和平安普惠。多位业内人士指出,联合贷款从2016年开始兴起,既是由于P2P网贷、现金贷整顿,使得金融科技平台转向从机构获取资金,也是银行对公业务不良上升,需要借助消费贷款提升业绩的双重后果。“放量很快,半年就可以冲到上百亿,不良还低。”一位股份制银行人士如是表示。不同金融科技公司,蚂蚁金服打法有所不同。蚂蚁金服在2015年推出“互联网推进器”计划,引入银行、理财和保险机构。例如,邮储银行与蚂蚁金服和腾讯在合作提供线上消费金融服务并搭建线下新零售体验中心。央行在《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中指出,互联网金融借贷近年来发展尤其迅速,在弥补传统金融服务不足、便利居民借贷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然而,部分居民利用互联网金融征信不完善,过度借贷,造成逾期无法偿还。那么,互联网贷款的规模到底有多,资产质量如何?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获悉,蚂蚁金服旗下的主力消费信贷产品——蚂蚁花呗,目前账单分期、交易分期的户均贷款大约为1600元、2500元。资产质量方面,截至6月末,蚂蚁花呗整体逾期率1.54%,不良率1.16%。微众银行的“微粒贷”,模式是建立同业合作模式下的“联合贷款”合作放贷,到去年8月累计放款超过万亿元。截至去年末,微众银行有效客户已经超过1亿人,不良率为0.51%,同比下降0.13个百分点。平安普惠的主要模式为“普惠信贷聚合模式”,引入场景方、增信方、资金方等信贷业务产业链。截至6月末,借款对象包括1100万小微企业主和个体工商户为主的普惠金融人群。实际上,在联营贷款引入银行等机构资金之前,蚂蚁金服、平安普惠主要通过旗下互联网小贷牌照放贷,但小贷牌照受到资本金的限制。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蚂蚁金服旗下蚂蚁小微小贷在今年6月末的贷款余额刚超180亿元,上半年其利息净收入仅2.5亿元,但其手续费净收入接近14亿元,净利润达4.5亿元。平安普惠旗下的两家小贷牌照,也是类似的营收结构。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同时获悉,以平安小贷为例,2018年,平安小贷利息净收入7.28亿元,但手续费和佣金收入达28亿元。而在2017年,其利息净收入为12.86亿元,手续费和佣金净收入仅为129万元。其结果是,截至2018年末,平安小贷总资产132.78亿元,同比大幅减少40.11%;但是,2018年度营业收入38.30亿元,同比大幅增加28.91亿元;净利润17.94亿元;不良贷款率为2.03%,同比增加1.79个百分点。三波整治上述互联网贷款产业链,实际上是在获客/场景、数据风控、担保增信、资金来源等关键节点互相配合。这其中,蚂蚁金服、平安普惠、微众银行等金融科技机构手握场景、流量入口,需要引入外部资金解决资本金不足(银行、小贷的资本充足率要求)、负债端来源受限的难题。而以城商行、农商行为主的中小银行则需要做厚利润冲抵不良。经由这一互联网贷款产业链,包括天津银行、上海银行、江苏银行、南京银行等借助该模式实现个人消费贷款金额突增。例如,上海银行的互联网消费贷款2018年末达1095.19亿元,较上年末增长268%,但随后按下了暂停键,到今年6月末降至1076.34亿元。该行在2017年报中表示先后与微众银行、蚂蚁金服、京东金融、唯品金融等合作。截至2019年6月末,天津银行个人消费贷款为1011.70亿元,较上年末增加29.9%。该行表示,主要是由于采用助贷、联合贷款模式与互联网金融科技平台及电商平台加强合作,通过平台引流、切入消费场景等方式实现批量获客,本行独立风控审批,大力发展个人在线消费贷款业务。2019年三季度末,西安银行个人消费贷款218.70亿元,较上年末增长29.2%。其招股书中披露,个人消费贷款大幅上升的原因是“与优质大型互联网公司合作开展小额线上消费贷款业务”,该行与蚂蚁金服合作开展支付宝“借呗”线上贷款,人数近100万人。南京银行与度小满金融在2018年达成战略合作,南京银行为度小满金融提供三年100亿元授信额度,在金融科技、普惠金融、消费金融等合作。而这些业务的关键,在于风控。而今,这一风险正在外溢。“整治大数据爬虫是第一波,清查违规数据来源是第二波,调查APP个人隐私数据获取是第三波。”一位大数据机构人士表示,监管和警方已经连续对“大数据”应用进行了排查。特别是,大数据“爬虫”整顿已有时日,涉及银行、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互联网金融公司,对各家合作的大数据公司都产生了影响。“而且影响很大,尤其是非持牌机构。”一位股份制银行人士表示,当前银行对大数据风控很严,已经停掉了部分大数据合作。警方、监管对大数据行业整治,各行内部也需自查和第三方数据平台的合作方情况。“数据的采集、使用和保存,目前其法律边界尚比较模糊,但这与没有主体对助贷机构的监管负责有较大关系。”一位华东助贷机构负责人坦陈。大数据的边界在哪里?华东某城商行人士表示,目前合作的大数据合作方,采用爬虫技术的只剩一家,标准就是公开信息。目前主要爬取的是法院公开信息,经评估后认为合规合法,合作暂时不受影响。11月12日,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锋表示争取再有一段时间完成网络借贷的整治任务,对427家在运营的机构,在年底之前每家都完成分类处置的路径。对能力强、有金融科技基础的机构让其逐步转型为网络小贷公司,个别符合条件的可以转为持牌的消费金融公司。

图片 1

趣店在美国上市身价倍增,两个交易日中上涨了45%,美国时间19日交易结束后,市值115亿美元。在上市前,趣店备受争议,这家以现金贷起家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在成立不到三年半的时间市值上百亿,它会一个资本泡泡吗?

华瑞银行的业务重心在B端企业,极限SDK和投贷联动自成特点,而同时,向C端个人消费贷的拓展一直在进行。

定位模糊:趣店是金融科技公司吗?

FinX金融了解,华瑞银行与租房、租车、装修、汽车等多个场景展开合作,场景消费金融业务目前虽未全面扩张但已小有规模。

趣店似乎并不想以金融科技的身份融入这波Fintech上市潮,它拥有自己独特的“王牌”。

截至2017年底,华瑞银行个人贷款余额达24亿,个人消费信贷余额15亿,主力产品租金贷余额3.22亿。

图片 2

投贷联动向合作企业C端用户放贷,个人消费信贷余额近15亿

翻阅趣店在美国证监会提交的招股文件发现,趣店巧妙避开了“金融科技”(Fintech)的字眼,而采用了“a
data technology

新世纪评级2018年6月对华瑞银行的一份评级报告显示,2017年,华瑞银行总资产391亿,总存款253亿,总贷款184亿,其中公司贷款159亿,个人贷款24亿,不良贷款率0.05%。

empowered credit provider”(数据科技赋能的信贷提供商)的自身市场定位。

除了以传统对公贷款、同业和投资业务为主,华瑞银行还布局了科创金融和互联网金融两大创新业务。

根据趣店的定位,作为一家纯线上的“贷款提供商”,如同所有金融同类公司的核心一样,风控技术往往是其发展的核心生命力,而风控技术却成为趣店一直备受质疑的“命门”。

图片 3

在风控技术上,趣店完全依赖于第五大股东蚂蚁金服开发的一款信贷评分系统——芝麻信用,只要用户芝麻分大于600,趣店便敞开大门为其提供贷款。

(来源:华瑞银行信用评级报告;数据截止:2017年底)

梳理趣店路演PPT中的7个投资亮点,与蚂蚁金服的合作是其打出的主要“王牌”之一。

华瑞银行是首批科创金融投贷联动的试点银行之一,科创金融业务主要为投贷联动,投资A-C轮融资的科技型企业。

蚂蚁金服在趣店E轮融资中战略入股,招股书披露,蚂蚁金服目前持股12.8%,为趣店第五大股东。蚂蚁金服在支付宝App中开放第三方服务入口“来分期”为趣店导流。趣店也由此获得了比同行更加低廉的获客成本和更迅速的规模增长。此外,今年趣店还与蚂蚁金服旗下“借呗”平台签约,通过“借呗”平台进行获客。

上述文件显示,截至2017年底,华瑞银行合作投资机构40家,投放企业70多家,放款近百亿,资产余额超30亿。该贷款利率一般在5%-7%,90%的贷款期限在半年以内。

那么,趣店的流量是百分之百来自于支付宝吗?趣店称,“在支付宝上获得了绝大多数(majority)的用户”,但其并未具体披露该渠道占趣店业务量的比重。

此外,作为投贷联动的衍生,华瑞银行还以合作科创企业为平台,向其上下游企业的C端个人用户提供个人消费信贷和企业主的经营性贷款。

虽然得到蚂蚁金服的入股加持,但这种合作却并不稳定。根据趣店在招股书中所称,这种合作未来将更加严格受限,并可能逐渐缩减。趣店与股东蚂蚁金服的合作将如同支付宝平台上其他第三方服务一样,进行按年付费续约。

这一业务中,合作的科创企业为发放贷款的基础,需要提供全额风险兜底并按照华瑞银行的风控标准进行客户筛选和审核,而获客、运营和催收由华瑞银行负责。

趣店也为与蚂蚁金服的战略合作付出了昂贵的费用。以2016年为例,趣店付给蚂蚁金服的费用高达4亿元,其中包括了支付宝的支付处理和结算费用、付给芝麻信贷提供的信用分析信息费用以及付给芝麻信贷和支付宝的借款人约定费用。

截至2017年末,华瑞银行通过投贷联动业务以贷款或非标投资的方式投放项目74个,规模32亿,以协议方式获得认股权证42笔近2亿元,目前信托计划已实现盈利153万元。同时,通过消费金融平台的传递,个人消费信贷余额已达14.68亿。

4亿元换来的“数据”相当高效,趣店披露的坏账率显示:2016年和2017年的第一季度,趣店保持了约0.5%的“年化M1+拖欠率”,即年内平均每贷款1000元,仅有5元借款人在30天内无法偿还。

租金贷余额3.22亿,件均1.6万,已布局汽车/家装/旅游等场景,签约大搜车/灿谷

至此,趣店业务中的两大核心——依赖于芝麻分的“风控”和依赖于支付宝App导流的“获客渠道”,均“寄生”于股东之一的蚂蚁金服。无法想象如果失去蚂蚁金服的支持,趣店又会有怎样的发展。

另一大创新业务即互联网金融,华瑞银行通过SDK开放给合作企业,布局支付、互联网借贷和投资理财。

利润迷局:半年10亿利润何来?

华瑞银行开发了多款互联网借贷产品,其中「极时花-租房贷」2017年已于多家一线城市的大型公寓建立合作,租金贷余额3.22亿元,平均利率8%,贷款期限12-24个月,户均贷款余额1.55万元。

靠校园贷起家的趣店在遭遇校园贷监管风暴之后是如何快速发家的?

这一模式中,华瑞银行通过与各类长足公寓或租房平台合作,将产品嵌入到合作平台的消费场景中。合作平台负责推介客户,华瑞银行独立审批放款。

2017年上半年,趣店累计向中国700万活跃借款人提供了约382亿元的信贷服务,目标是那些未被传统金融机构服务的消费者,是需要小额信贷服务的年轻的,活跃的移动端用户。根据其未经审计的财务数据,趣店今年上半年收入达到18.33亿元,净利润达到9.74亿元,超过早在2015年已经上市的宜人贷(NYSE:YRD)上半年8.18亿元的净利润,成为最赚钱互联网金融公司之一。

此外,华瑞银行还在租车购车、家装、旅游等多个场景开展消费贷款试点。FinX金融获悉,2018年,华瑞银行向大搜车投放了两单共计1亿元的流贷资金授信,与美股上市公司「灿谷」签订1亿元信贷协议。

图片 4

图片 5

趣店在招股书中表示,趣店主要从事以小额信贷为核心的消费金融业务,旗下“来分期”主要是现金贷业务,趣店主要通过融资服务费盈利;“趣店”主要是消费分期业务,主要包括3C数码产品的分期付款,通过收取融资费和销售服务费盈利。

通过开放SDK合作的方式,华瑞银行能够快速开展消费信贷业务,不过与各企业平台应用场景不同,风控模型和系统均需要根据其客户行为和产品特点中重新设计,因此身体业务尚未铺开,实际贷款规模较小。

业内人士评论称,“趣店的风格较为激进,校园贷监管政策之后主要是靠‘来分期’支撑。”

而且受政策收紧影响,该类产品仍处于测试评审阶段,规模尚未得到有效扩张。

据记者体验,如果在趣店平台上希望通过分期付款的方式拿到一部最新款的iPhone

财务数据显示,2015年-2017年,华瑞银行份实现营收2.56亿、6.6亿和9.8亿元,收入来源抓哟为利息收入和手续费及佣金。但联合贷款规模增长加重了华瑞银行的手续费及佣金支出,使得整体净收入出现下滑。

8(6088元人民币),那么,一年分12期付讫则需要付利息1251.32元,年利率高达为20.55%。在来分期借款5000元,按照最高分6期,最后的手续费是537.94元,年利率也年利率也约为20%左右。

作为首批民营银行,华瑞银行的发展也远低于微众和网商。2015年-2017年同期,微众银行分别营收2.26亿、24.49亿和67.48亿,实现净利润-5.84亿、4.01亿和14.48亿。

以现金贷的普遍利率来算,“来分期是超过业内平均水平的。”上述业内人士说。而此前,来分期的利率曾经超过36%的最高民间借贷利率,这亦引起过用户的争议。

在这两个业务中,主要通过收取利息和手续费获取利润,其中,“来分期”成为最重要的利润来源。趣店的强项在于现金借款,商品佣金费和商品分期收入目前占比较小。占据趣店80%以上收入的则是“短期贷款的本金和应收账款融资服务费用”。

图片 6

规模“绝技”:助贷模式

除了利润的暴增,另外值得关注的是趣店的规模飙升“绝技”。

在趣店成立的三年内,2014年收入仅有0.24亿元、2015年达到2.35亿元,2016年达到14.43亿元,年均增长近十倍。在趣店披露的资产负债表上,也揭示出趣店资产暴涨之谜——助贷。

2017年上半年,趣店从机构合作伙伴获得的信贷经费资助已经在资产中超过半数,合作机构的信贷经费资助达到183.67亿元,占总资产负债表规模353.92亿元一半。因此,目前趣店已经是一家以“助贷”为主业的放贷机构。

“助贷”模式在国内大范围兴起是在去年,助贷服务机构基本都是新兴机构和创业公司,数量不多,体量也不大,比如中腾信、我来贷、大数金融等。助贷服务机构可以选择合作的资金方包括:银行、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互联网小贷公司等持牌金融机构。

趣店通过与银行金融机构、消费金融公司以及其他多个机构合作来保证充足的资金来源,其在招股书中详细披露了三种放贷模式。

第一种,通过商业银行、消费金融等银行业合作机构提供的信贷资金进行放贷的模式。

通过与银行金融机构建立信贷资金经费合约,银行方面可以利用趣店的数据驱动信贷评估模式来获取由于缺乏在传统金融机构信贷数据而未能得到服务的潜在借款人。趣店向银行推荐这些符合标准的借款申请,包括对借款人的信用评估和建议信贷额度等业金融机构审查借款申请后,批准借款申请。银行将审查这些贷款申请,并批准信贷经费,并作为直接贷款人向用户放贷。

趣店透露,其已经与一家银行签订了一份高达20亿元的信贷资金协议,根据该协议,借款人直接向银行偿还本金和融资服务费用,银行将会扣除借款人偿还费用后,付给趣店“贷款便利费”作为助贷机构的费用。然而如果遇到坏账,趣店则被要求偿还相关银行所有的用户逾期费用。此外,趣店还披露,2016年9月,已经与一家中国消费金融公司签订为期一年的合同,参照与银行合作的模式,建立了高达8亿元的信贷经费基金。今年上半年,通过与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的合约,趣店确认的助贷费用(loan

facilitation fees)0.5亿元。

需要指出的是,趣店并未披露上述一家银行和消费金融公司的具体名字。

第二,趣店通过更加复杂的信托模式募集的信贷基金更是高达137.63亿元,成为助贷模式中最主要的模式。

今年上半年,趣店与合作金融机构共同建立的信托基金规模高达137.63亿元,其中55.75亿元是合作金融机构资金,81.88亿元则是趣店自有资金。趣店由此在今年上半年确认了超过1.83亿元的融资收益。

图片 7

具体来说,在这种模式中趣店与银行、资产管理公司等签订协议提供信贷资金,通过信托公司建立通道,由信托基金直接提供给借款人。根据借款协议,信托基金将作为借款方。同样,借款人也是直接向信托偿还本金和融资服务费用。

每个信托产品都按照借款人年龄、产品等标准划分为特定项目。这些金融机构合作伙伴通过投资信托单元的形式,使得这些机构合作伙伴获得一个固定投资收益回报。如果出现坏账,趣店依然有义务补上这些坏账的部分。

第三,在表外业务部分,2016年底趣店与私人资本合作,把收取信贷借款费用的权利转移给私人金融资产交易平台,例如P2P公司,这些平台根据从趣店得到的付款权从而为P2P平台的投资者提供投资产品。但这部分由于P2P平台提供的资金成本相对较高而于今年4月停止。

易观智库分析师李子川表示,助贷模式在网络金融出现之前就一直存在,它不是直接提供具体金融服务,只是对金融机构技术支持。

趣店与金融机构合作保障了它的外部资金支持,不过坏账风险也被转嫁到了自身。趣店希望由这种模式通过定价策略,能够覆盖风险获得收益,当业务体量继续扩大,或会面临瓶颈。对于趣店来说,助贷模式可以提供大量资金,产生规模效应,迅速扩大市场,其弊端在于助贷服务机构仍然比较缺钱,受资金方制约很大。然而,上市仅仅是开始,未来才会是一场对趣店的长期考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