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居民杠杆率最高的城市是哪个?你绝对想不到

图片 1

T+- (原标题:中国居民杠杆率最高的城市是哪个?你绝对想不到——)
过高的居民杠杆率虽可短期对经济增长产生促进作用,但长期来看,将对消费与投资产生挤出效应,对经济增长的速度与质量都会有所抑制。央行近日发表的2019金融稳定报告显示,目前国内居民杠杆率超60%,已对消费产生一定挤压作用。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近日发布的《NIFD季报宏观杠杆率》称,在其统计的34个城市中,居民杠杆率高于80%的城市有5个,依次分别为杭州(103.2%)、厦门(96.3%)、温州(91.1%)、海口(83.8%)、深圳(82.3%)。居民杠杆率的计算方式为,居民杠杆率=住户贷款余额/GDP。而从杠杆率指标来看,这些城市居民部门所蕴含的金融风险较大,这些城市的住房价格也都较高。这也说明居民杠杆率与房地产的高度相关性。央行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显示,2018年末,我国住户部门贷款余额47.9万亿元,其中个人住房贷款余额25.8万亿元,占住户部门债务余额的比例为53.9%。人民银行工作人员测算发现,2018年末,我国住户部门杠杆率为60.4%。央行《2019年第三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显示,9月末住户贷款余额为53.6万亿元,其中个人住房贷款余额29.05万亿元,占住户部门债务余额的比例为54.2%。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发布《NIFD季报宏观杠杆率》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居民部门杠杆率上涨了3.1个百分点。2008-2018年十年间年均增幅3.5个百分点,而从今年前三季度看,居民杠杆率单季增幅在1个百分点,全年的增幅可能会超过过去十年的平均值。住户部门杠杆率上升已对消费产生一定的挤压作用。央行的《中国区域金融运行报告(2019)》中指出,居民杠杆率水平对消费增长的负面影响值得关注。计量分析结果表明,控制人均可支配收入、社会融资规模等因素后,居民杠杆率水平每上升1个百分点,社会零售品消费总额增速会下降0.3个百分点左右。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1-12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9.0%,低于上年1.2个百分点。2019年前三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8.2%。“我国居民杠杆率在全球已处于中等水平,在新兴经济体中亦是无出其右。过高的居民杠杆率虽可短期对经济增长产生促进作用,但长期来看,将对消费与投资产生挤出效应,对经济增长的速度与质量都会有所抑制。”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发布的《NIFD季报宏观杠杆率》称。央行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指出,从区域划分看,各省份住户部门债务分布不均衡。2018年,住户部门杠杆率超过全国水平的省份(直辖市)有:浙江(83.7%)、上海(83.3%)、北京(72.4%)、广东(70.6%)、甘肃(70.1%)、重庆(68.6%)、福建(65.8%)和江西(63.1%),其中,杠杆率水平最高的浙江和最低的山西之间相差50个百分点。上述地区中,浙江、上海、北京、广东、福建和重庆的债务收入比也超过全国水平,居民债务负担较重。但《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认为风险仍旧可控。我国对住房抵押贷款的最低首付比要求更为严格,月偿债比率和最长还款期限与国际实践基本一致,住户部门风险抵御能力较强。2018年,我国住户部门贷款的不良率,尤其是个人住房贷款不良率继续保持较低水平。截至2018年末,个人不良贷款余额7103亿元,不良率为1.5%,低于银行贷款整体不良率0.5个百分点。其中,个人住房贷款、个人汽车贷款和个人信用卡贷款不良率分别为0.3%、0.7%和1.6%,与上年同期持平。

图片 1

原标题:央行:住户部门杠杆率浙江最高山西最低,两者差50个百分点

记者 胡群 近年全国房价涨幅有所回落,但居民杠杆率增幅仍值得警惕。

中国人民银行11月25日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披露了中国住户部门最新的负债情况,并给出了下一步在个人住房贷款等领域的政策建议。

11月25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中国金融稳定报告》显示,2018年末,我国住户部门贷款余额47.9万亿元,其中个人住房贷款余额25.8万亿元,占住户部门债务余额的比例为53.9%。人民银行工作人员测算发现,2018年末,我国住户部门杠杆率为60.4%。

《报告》总结称,2018年,我国住户部门债务水平上升趋势有所放缓,个人住房贷款的较快增长势头得到一定程度的抑制,短期消费贷款在经历2017年的异常增长后企稳回落,经营贷款增速小幅回升,互联网金融行业个人贷款增速有所减缓。与其他国家相比,我国住户部门债务风险并不突出,住房信贷政策也更为审慎,但债务分布不均衡,部分地区住户部门和一些低收入家庭杠杆率相对较高。下一步,应坚持从宏观审慎视角密切关注住户部门债务风险变化,防范住户部门债务水平的过快上涨。

另据央行《2019年第三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显示,9月末住户贷款余额为53.6万亿元,其中个人住房贷款余额29.05万亿元,占住户部门债务余额的比例为54.2%。

数据显示,2018年末,个人住房贷款余额为25.8万亿元,占住户部门债务余额的比例为53.9%,同比增长17.8%,增速连续两年回落,较同期住户部门全部贷款增速低0.4个百分点,自2014年以来首次低于住户部门全部贷款增速。个人住房贷款近两年增速回落与我国房价增速放缓有关。2018年,房地产市场在调控措施不断升级的背景下逐步回归理性。

虽然央行尚未披露2019年三季度的住户部门杠杆率,但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发布《NIFD季报宏观杠杆率》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居民部门杠杆率上涨了3.1个百分点。2008-2018
年十年间年均增幅3.5个百分点,而从今年前三季度看,居民杠杆率单季增幅在1个百分点,全年的增幅可能会超过过去十年的平均值。

除房贷数据外,报告披露,经过近年来的专项整治,网络借贷机构数量大幅减少,互联网金融风险有所收敛。2018年末,互联网金融行业个人贷款余额同比下降22.7%,增速较2017年下降63.6个百分点。

住户部门杠杆率上升已对消费产生一定的挤压作用。人民银行7月19日发布的《中国区域金融运行报告》中指出,居民杠杆率水平对消费增长的负面影响值得关注。计量分析结果表明,控制人均可支配收入、社会融资规模等因素后,居民杠杆率水平每上升1个百分点,社会零售品消费总额增速会下降0.3个百分点左右。

2018年末,我国住户部门杠杆率为60.4%。从变动情况看,我国住户部门杠杆率增幅仍处于较高区间。与上年相比,2018年我国住户部门杠杆率上升3.4个百分点,而同期美国和澳大利亚住户部门杠杆率分别下降1.5个和0.7个百分点,日本、英国等经济体住户部门杠杆率虽有不同程度上升,但增幅均小于中国。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1-12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9.0%,低于上年1.2个百分点。2019年前三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8.2%。

从区域划分看,2018年,住户部门杠杆率超过全国水平的省份(直辖市)有:浙江(83.7%)、上海(83.3%)、北京(72.4%)、广东(70.6%)、甘肃(70.1%)、重庆(68.6%)、福建(65.8%)和江西(63.1%),其中,杠杆率水平最高的浙江和最低的山西之间相差50个百分点。上述地区中,浙江、上海、北京、广东、福建和重庆的债务收入比也超过全国水平,居民债务负担较重。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不过,报告也表示,2018年,我国继续实施审慎的房地产信贷政策,与其他高杠杆率国家相比,我国对住房抵押贷款的最低首付比要求更为严格,月偿债比率和最长还款期限与国际实践基本一致,住户部门风险抵御能力较强。

2018年,住户部门短期消费贷款同比增速有所回落。《报告》称,主要原因可能在于:一是近年来居民购房支出骤增,一定程度上挤压了居民消费空间,以及金融管理部门严厉打击消费贷产品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

2018年,我国住户部门贷款的不良率,尤其是个人住房贷款不良率继续保持较低水平。截至2018年末,个人不良贷款余额7103亿元,不良率为1.5%,低于银行贷款整体不良率0.5个百分点。其中,个人住房贷款、个人汽车贷款和个人信用卡贷款不良率分别为0.3%、0.7%和1.6%,与上年同期持平。

短期消费贷款包含了车贷与大部分信用卡贷款,是消费者购买潜力的最直接反映。《NIFD季报宏观杠杆率》称,当前国际国内复杂多变的经济形势在一定程度上对居民的消费需求和购买欲望有所抑制。消费贷增速放缓将一定程度上拖累整体消费增速。

《报告》在下一步的政策建议中指出,应坚持从宏观审慎视角防范住户部门债务风险,多措并举应对部分地区住户部门债务增速过快和部分低收入家庭债务负担过重问题。

我国住户杠杆率的口径并不一致。人民银行工作人员测算的2018年末的住户部门杠杆率为60.4%,国际清算银行公布的2018年中国住户部门杠杆率为52.6%,而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测算结果为53.2%。

一是继续严格遵循“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政策定位,完善“因城施策”差别化住房信贷政策,抑制投机性购房。同时,加大对住房租赁市场的金融支持和规范,促进形成“租售并举”的住房制度。

《报告》认为,从国际同比看,我国住户部门杠杆率与国际平均水平一致,低于发达经济体平均水平,但在新兴市场经济体中处于较高水平。从变动情况看,我国住户部门杠杆率增幅仍处于较高区间。与上年相比,2018年我国住户部门杠杆率上升3.4个百分点,而同期美国和澳大利亚住户部门杠杆率分别下降1.5个和0.7个百分点,日本、英国等经济体住户部门杠杆率虽有不同程度上升,但增幅均小于中国。

二是在鼓励金融机构创新消费金融业务模式和拓展服务领域的同时,督促机构坚持对消费行为真实性的审查、提高对消费信贷产品的风险管理能力。

我国居民杠杆率在全球已处于中等水平,在新兴经济体中亦是无出其右。过高的居民杠杆率虽可短期对经济增长产生促进作用,但长期来看,将对消费与投资产生挤出效应,对经济增长的速度与质量都会有所抑制。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发布的《NIFD季报宏观杠杆率》称。

三是继续发挥普惠金融政策引导和激励作用,使金融服务惠及更多群众。加强金融知识普及,持续开展风险提示和宣传教育,引导树立正确的财务观念,避免低收入家庭过度负债。

《报告》指出,从区域划分看,各省份住户部门债务分布不均衡。2018年,住户部门杠杆率超过全国水平的省份有:浙江、上海、北京、广东、甘肃、重庆、福建和江西,其中,杠杆率水平最高的浙江和最低的山西之间相差50个百分点。上述地区中,浙江、上海、北京、广东、福建和重庆的债务收入比也超过全国水平,居民债务负担较重。

四是积极运用大数据分析,加快建立全覆盖的个人征信体系,为金融机构和金融管理部门决策提供可靠的数据基础。

《NIFD季报宏观杠杆率》显示,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70个大中城市目录,并基于数据可得性等因素对各地区的居民杠杆率水平进行估算,在统计的34个城市中,居民杠杆率高于80%的城市有5个,分别为杭州、厦门、温州、海口、深圳。从杠杆率指标来看,这些城市居民部门所蕴含的金融风险较大,这些城市的住房价格也都较高。这也说明居民杠杆率与房地产的高度相关性。

五是结合居民资产和收入情况,开展分区域、分层次的居民债务风险监测分析,全面反映住户部门债务水平。

虽然我国部分省市居民杠杆率上升较快,且已攀升至较高水平,但《报告》认为风险仍旧可控。

住户部门贷款违约风险较低。《报告》称,2018年,我国继续实施审慎的房地产信贷政策,与其他高杠杆率国家相比,我国对住房抵押贷款的最低首付比要求更为严格,月偿债比率和最长还款期限与国际实践基本一致,住户部门风险抵御能力较强。2018年,我国住户部门贷款的不良率,尤其是个人住房贷款不良率继续保持较低水平。截至2018年末,个人不良贷款余额7103亿元,不良率为1.5%,低于银行贷款整体不良率0.5个百分点。其中,个人住房贷款、个人汽车贷款和个人信用卡贷款不良率分别为0.3%、0.7%和1.6%,与上年同期持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