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上市险企半年净利246亿 三重利好奏欢乐颂

图片 1

T+- (原标题:险企偿付能力报告扫描:25家寿险仍亏损、15家资本告急)
(图片来源:壹图网)经济观察报 记者 姜鑫
孙昊曈保险公司上半年经营业绩随着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次第披露而浮出水面。记者梳理69家寿险公司、71家财险公司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发现,在保费收入上,今年上半年,华夏人寿、前海人寿均超千亿,超过了新华保险,后者在2018年保费收入排名第六。此外,在净利润方面,目前依然有25家寿险公司、29财险公司出现亏损。寿险位次再度生变寿险公司方面,保费收入较去年相比整体向好,但位次再度发生变化。根据上市险企披露,今年上半年,中国平安、中国人寿、中国人保、中国太保、新华保险分别实现原保费收入4462.4亿元、3782亿元、3213.82亿元、2070.25亿元以及739.94亿元,由于部分公司为综合统计,并不能体现出人身险业务排名,但却可以在非上市险企的披露中窥探行业变化。根据已披露的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华夏人寿、前海人寿保费收入均超千亿元,泰康人寿、富德生命人寿、天安人寿紧随其后,保费收入分别为568亿元,550亿元和396亿元。而新华保险上半年原保费收入为739.94亿元,这意味着华夏人寿、前海人寿保费规模已经排在新华保险前面。此外,天安人寿、工银安盛、中邮人寿、富德生命人寿和百年人寿等险企的保费都超过300亿元。而在2018年,人身险业务保费收入前十的位次是国寿股份、平安人寿、太保寿险、华夏人寿、太平人寿、新华保险、泰康人寿、人保寿险、富德生命人寿和天安人寿,原保费分别为5362.1亿元、4468.8亿元、2013.4亿元、1582.8亿元、1236.2亿元、1222.9亿元、1173.6亿元、937.2亿元、717.3亿元和585.7亿元。财险方面,市场集中度依然很高。数据显示,上半年,财险“老三家”公司保费收入4336.18亿元,平均增速12.9%,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其中,人保财险保费收入2353.35亿元,增速为14.92%;平安产险保费收入1304.66亿元,增速为9.75%;太保产险保费收入685.98亿元,增长12.28%。三家的合计市场份额达64.66%。此外,华安财险、国寿财险、中华财险、阳光产险的保费收入在百亿之上。25家寿险企业亏损根据已披露的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25家寿险公司在上半年交出了亏损的成绩单。幸福人寿、弘康人寿、天安人寿、爱心人寿、招商仁和人寿、君龙人寿、横琴人寿、复星保德信人寿、汇丰人寿在亏损榜单上占据了重要地位。其中幸福人寿、弘康人寿、天安人寿亏损额度超过1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就在2018年底,幸福人寿一度交出几十亿亏损的成绩单并在市场引起很大关注,2019年第一度,公司一度扭亏,而第二季度又陷入亏损。今年7月初,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信达”)曾发布公告称拟全部出清所持幸福人寿股权。2019年7月29日,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公告称,下调幸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主体长期信用等级为AA+,下调2018年资本补充债券(18幸福人寿)信用等级为AA。25家寿险陷入亏损的同时,也有不少险企释放了利好的消息。例如,此前,几家大型上市险企发布了上半年的业绩预告:新华保险净利预增80%,中国人寿净利润预增115%到135%,中国人保预增40%到60%。险企利润大增,得益于非经常性损益的影响。此前,财政部、国税总局此前下发的《关于保险企业手续费及佣金支出税前扣除政策的公告》,因执行该政策,险企2018年度应交企业所得税大幅减少而使得利润得以释放。此外,受益于权益市场的投资收益增加也有利于利润的增长。在已经披露业绩的保险企业中,泰康人寿、东吴人寿、阳光人寿、民生保险、富德生命人寿二季度盈利状况居于前列,其中泰康人寿以62.82亿元的收入排在首位,其他几家公司净利润则在13亿元至31亿元之间。财险方面,已披露的险企中有29家财险公司二季度处于亏损状态。泰康在线以2.49亿元的亏损额度出在首位,此外,阳光信保、中路保险、珠峰财险的亏损额度也在1亿元以上。值得注意的是,第二季度有42家财险公司处于盈利状态,而在第一季度,已披露第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的71家公司中仅有35家盈利。谁的偿付能力告急在偿付能力上,2019年第二季度也发生了新的变化。除了延续前两季度D级评级的长安责任险和中法人寿外,君康人寿的评级由B调降为C。根据相关规定,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不低于50%、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不低于100%、风险综合评级在B类及以上成为偿付能力达标的门槛。中法人寿的评级情况仍不乐观,再次延续了前几季度的D级评级,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再次下滑,已至-10425.91%。其在偿付报告中称,公司目前面临的主要面临着偿付能力不足、流动性不足、人员不足等风险。长安责任险也再次得到了D级评级,在2018年踩雷网贷平台履约险后,偿付能力持续不达标,长安责任险曾在第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表示:公司偿付能力的下滑主要是受保证保险业务的影响。公司在2019年5月收到了银保监会的监管措施决定书,在已被采取监管措施的基础上增加两项监管措施,一是责令公司限制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薪酬水平,二是责令公司上海,山东,河南及宁波4个省(市)级分支机构停止接受责任险新业务。据经济观察报记者统计,在68家寿险公司中,15家公司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低于150%,占比22%;在71家财险公司中,仅3家公司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低于150%,占比4%。数据显示,部分险企偿付能力处于红线边缘,珠江人寿、百年人寿、前海人寿核心偿付能力分别为77.85%、84.6%和68.82%。综合偿付能力上,富德生命人寿、弘康人寿、昆仑健康保险、中融人寿、华夏健康保险、建信人寿、上海人寿、信泰人寿、前海人寿、天安人寿、君康人寿、长安责任险、中煤保险、渤海保险等公司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低于150%。珠江人寿在上一季度被评为C级,而在本季度评级升为B级,但偿付能力充足率较上一季度均有所下滑。百年人寿的情况亦是如此,此前其曾连续两个季度被评为C类,直到本季度才被评为B类。百年人寿曾在今年3月成功发债20亿元,并在今年8月1日发布股权变更公告,大连城市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大连乾豪坤实置业有限公司、大连国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分别将所持百年人寿的8亿股、2亿股、8000万股股权,转让给奥园集团有限公司。目前奥园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百年人寿10.8亿股,持股比例13.86%。

2019行至过半,四大上市险企齐发业绩预增报告,那非上市险企的日子又如何?整体来看,受几大利好提振,行业呈现出回暖状态。

图片 1

截至8月2日,《国际金融报》记者梳理了74家非上市财险公司、70家非上市寿险公司2019年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发现,74家财险公司平均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437.62%、平均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441.6%,45家财险公司最近一期风险综合评级(2019年一季度,下同)得A,上半年净利润合计约21.3亿元。

记者 姜鑫 实习记者 孙昊曈
龚紫君上市险企开始渐次披露年报业绩的同时,非上市险企也通过第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披露了2019年度的经营成绩单。

70家寿险公司(不含养老险公司)平均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164.98%、平均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172.85%,34家寿险公司最近一期风险综合评级达A,上半年净利润合计224.72亿元。

从行业整体数据看,保险业2019年的发展速度依然不慢:2019年全年,保险公司原保险保费收入4.3万亿元,同比增长12.2%;保单件数高速增长,2019年前四季度保险业新增保单件数495.4亿件,同比增长70.5%。截至2019年第四季度末,保险公司总资产20.6万亿元,较年初增加2.2万亿,增长12.2%。

1

记者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2月20日,共有72家财险公司,68家寿险公司公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在披露偿付能力的同时,保费收入、经营利润亦浮出水面。

偿付能力:产险总体优于寿险

偿付能力不达标者依然有之,但仍是老面孔:陷入流动性困局的中法人寿、风险综合评级仍为C级的百年人寿和长安责任险。另外亦有部分公司徘徊在偿付能力红线边缘。

整体看来,财险和寿险在2019年二季度的偿付能力表现都不错。

业绩方面,强者恒强的市场逻辑并没有发生变化,非上市险企的保费收入、利润分化明显,华夏人寿、泰康人寿保费收入突破千亿,但也有近30家企业年度保费收入尚不足百亿;而在大型险企占据利润大头的同时,亦有25家寿险公司和财险公司尚在亏损之中。

74家财险公司平均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437.62%、平均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441.6%;70家寿险公司(不含养老险公司)平均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64.98%、平均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72.85%。

利润之镜:50家险企处于亏损状态

显然,财险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率远高于寿险公司,其中财险公司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寿险公司的2.65倍,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寿险公司的2.55倍。

2019年,对于保险行业来说,环境较其他行业更为友好:一方面税收优惠政策落地,另一方面资本市场表现良好,投资收益喜人,特别是在2019年第三季度业绩披露时,几家上市险企利润同比增幅高达80%,遥遥领先于其他行业。

在风险综合评级方面,有45家财险公司风险综合评级得A,占比超六成,国寿财险等28家财险公司风险综合评级为B。

尽管几家处于龙头地位的上市险企并未纳入到统计中来,但在市场份额上看,前10家非上市寿险公司保费总占比达到23%,而加之市场份额超过15%的平安、国寿,以及同样排在前列的中国太保等公司,寿险市场分化程度可见一斑。

仅有长安责任一家财险公司核心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不达标,在2018年第四季度和2019年一季度风险综合评级为D。公司方面表示,针对偿付能力不足的问题,股东会、董事会、管理层表示高度重视,已积极推进增资扩股工作,并取得了阶段性进展。

财险市场分化状态更甚。在已经披露第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的非上市财险公司中,仅有5家险企市场份额占比超过1%,排在这些财险公司首位的国寿财险占比仅为5.46%,而根据以往数据,人保财险一家的市场份额就已经超过三成。

另外,有34家寿险公司风险综合评级为A,占比近五成。其中君康人寿因一季度末公司偿付能力存在一定压力,风险综合评级为C。

记者发现,在披露第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的68家寿险公司中,43家公司在2019年实现盈利,25家寿险公司处于亏损状态。

值得一提是,“老大难”中法人寿自2016年第三季度开始,其偿付能力就已经开始突破监管红线,并呈现连续下降的趋势,直至今年二季度,其核心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再次下降至-10425.91%,最近两期风险评级均为D,“摘帽”遥遥无期。

非上市险企中,泰康人寿业绩表现抢眼,2019年度实现净利润210亿元,超过其他42家公司盈利之和;阳光人寿41亿元的净利润排在非上市寿险公司利润榜的第二位;此外,中美联泰大都会人寿、富德生命人寿、中邮人寿、中信保诚、民生人寿、招商信诺六家险企盈利水平在10亿元以上。总体来看,2019年上述险企盈利之和近400亿元,远超去年180亿元的水平。不难发现,外资险企盈利能力不输部分中资公司。

对于偿付能力不足的原因,中法人寿解释称,“因公司资本金长期未得到补充,在以风险为导向的偿付能力评估体系下,公司经营费用支出导致实际资本持续下降,公司总体偿付能力低于监管要求水平。”

财险方面,72家披露第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的非上市财险中,国寿财险在盈利榜单中拔得头筹,并呈现一家独大态势,2019年国寿财险实现净利润21.23亿元,实现保费收入711.16亿元;英大财险和阳光财险的利润也达到10亿元水平。而在47家同样利润为正的财险公司中,有30家险企的利润不足1亿元。而在2018年,非上市财险处于盈亏各半状态。

“公司已启动业务管控、费用管控、投资管控等偿付能力管理的相关措施,并对偿付能力的发展情况进行密切追踪。为使公司尽早正常经营,更好地保障客户权益,防范风险,公司将加大与各方的沟通力度,加快公司资本金补充过程。”该公司补充表示。

140家保险公司中,50家险企处于亏损状态,占比35.7%。天安人寿、渤海人寿、招商局仁和人寿等13家保险公司亏损额度在1亿元以上。财险方面,泰康在线、安诚财险、阳光信保、珠峰保险、渤海保险、中路保险、浙商保险、前海财险、融盛保险的亏损额度超过1亿元。

2

偿付能力红线:3险企偿付能力不达标

利润:寿险强势回暖

整体来看,相较于上一季度,披露偿付能力报告的险企中,近半数的财险公司和近六成寿险公司偿付能力有所下降。记者统计发现,在已公布偿付能力报告的72家财险企业中,有37家公司的核心偿付能力下降,占比51.3%,68家寿险企业中,40家公司的核心偿付能力有所下降,占比58%。

利润方面,各家非上市险企增速喜人。70家非上市寿险公司,74家非上市财险公司2019上半年共实现净利润246亿元。

根据相关规定,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不低于50%、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不低于100%、风险综合评级在B类及以上才算是偿付能力达标。

各家非上市险企今年二季度单季盈利为169.36亿元,较一季度实现盈利76.66亿元,环比大幅增长120%。

财险企业中,仅长安责任险一家公司偿付能力仍未达标,尽管评级有所上调,但长安责任险仍在最新评级中得到了C。在此次报告中,长安责任险称,2019年8月,银保监会批复同意公司的增加注册资本,公司资本金增加至32.5亿元,核心资本,实际资本大幅增加,偿付能力得到恢复,化解了公司偿付能力阶段性不足风险。2019年11月1日,中国银保监会正式下发了解除长安责任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正式解除了因公司偿付能力不足而对其采取的包括停止接受部分新业务、停止增设分支机构等监管措施。

中小型寿险公司的盈利能力远远好于中小型财险公司,70家寿险公司上半年利润是74家财险公司的10.55倍。也就是说,一家中小型寿险公司就大约相当于10家中小型财险公司。

寿险公司中,百年人寿情况并不乐观,延续了上一季度的C评级,公司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达为128.08%,已经逼近监管红线。

70家非上市寿险公司上半年共计实现盈利224.72亿元。40家寿险公司暂时给出了满意的答卷,实现了正向盈利。另有30家寿险公司未能实现盈利,但亏损缺口较去年有所收窄。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1月,银保监会曾因欺骗投保人、业务数据记载不真实、客户地址信息不真实等事对百年人寿开出罚单。

从二季度单季来看,上述寿险公司共计实现盈利153.03亿元,相比一季度的71.69亿元,环比增长113.46%,利润大大提高。

中法人寿风险评级再次被评为D,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也再次下滑至-16130.78%,公司在其偿付报告中表示,公司2017年4月下旬陷入流动性枯竭,为应对流动性危机,公司努力协调股东借款,已采取管理层降薪,削减非必要支出等多项应急措施暂缓风险暴露,日常运营均靠股东借款维持。

74家非上市财险公司上半年共计实现净利润21.3亿元。40家财险公司实现正向盈利,33家在上半年的成绩不太理想,无奈亏损。总体盈负公司比例延续了一季度的风格。

除了上述偿付能力不达标的险企外,部分险企的偿付能力处在监管红线边缘。《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管理规定》规定,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低于60%或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低于120%等偿付能力风险较大的保险公司为重点核查对象。2019年第四季度,渤海财险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12.61%,去年第三季度为128.85%。渤海财险是首家总部设在天津的全国性财险公司。目前,第一大股东为天津市泰达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40.62%,澳大利亚保险集团有限公司与天津滨海高新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分别位居第二和第三大股东。据了解,渤海财险已在天津产权交易中心挂牌增资项目。挂牌信息显示,渤海财险通过公开方式增发股份不超过9.68亿股,意向投资方认购股份每股价格不得低于1.0331元。

从二季度单季来看,这些非上市财险公司实现盈利16.33亿元,相比一季度的4.97亿元,环比增长228.57%,似乎可以给财险市场带来一些信心。

此外,前海人寿、珠江人寿、长安责任险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72.23%、75.73%以及92.99%,不足100%。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方面,安心财险险、中煤保险、天安人寿、珠江人寿、富德生命人寿等公司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在130%以下。

具体来看,哪些险企是发展中的佼佼者,名副其实的“现金奶牛”?哪些险企又在此次比拼中遗憾落败?

泰康人寿、阳光人寿、民生人寿、富德生命人寿、中美联泰大都会人寿是非上市寿险利润榜单的前五名,也是上半年净利润10亿元俱乐部的成员。

泰康人寿更是实现盈利109.56亿元,问鼎非上市险企,独自一人撑起百亿俱乐部。从单季来看,泰康人寿二季度实现盈利62.82亿元,环比增长16亿元。

阳光人寿排名第二,实现盈利28.07亿元;民生人寿上半年实现盈利14.84亿元;富德生命人寿上半年实现盈利13.49亿元;大都会人寿实现净利润10亿元。

从增长看,非上市寿险公司中,有6家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增量超过10亿元。分别是泰康人寿增加34.8亿元;富德生命人寿增加32.1亿元;天安人寿增加17.1亿元;前海人寿增加13.5亿元;民生人寿增加12.6亿元;最后是终于迎来好消息的幸福人寿,增加了12.4亿元。

盈利的另一端是亏损,君康人寿在二季度未能翻身,上半年累计净亏损16.57亿元,亏损最多。而一季度,该公司就已以8.31亿元的净亏损,位居寿险亏损榜首。

再看财险这边,英大泰和财险、阳光财险、华泰财险、鼎和财险、中华联合财险、中石油专属财险、国元农业、美亚财险、都邦财险、中银保险、永安财险、永诚财险12家险企上半年净利润高于1亿元。其中,英大泰和财险净利润为7.35亿元,排在首位;阳光财险紧跟其后,净利润7.09亿元;华泰财险、鼎和财险实现净利润3.5亿元、3.16亿元;其余公司利润皆在1亿元至2亿元之间。

互联网险企的日子不太好过,泰康在线、易安财险、安心财险都未能实现盈利。值得注意的是,众安在线在日前公布了一份预告中期业绩扭亏为盈的公告,而2019年第一季度净利润为2.83亿元。

3

原因:三重利好“助推”

非上市险企利润大涨,上市险企也在近日齐发业绩预增报告,实为罕见。根据相关规定,发布业绩预增公告一般意味着其业绩增长超过50%。

四家上市险企公告显示,中国人寿增长最为显著,上半净利润预计增长115%-135%;其次,中国太保预增96%,新华保险预增80%,中国人保预增40%-60%。

非上市险企、上市险企的净利大增,综合来看,主要得益于三个方面的利好“助推”。

一是行业整体“回暖”。

事实上,自2019年年初以来,整个保险行业便已明显回暖,人身险表现尤其突出。

根据银保监会最新披露2019年上半年保险行业统计数据,上半年原保险保费收入2.55万亿元,同比增速达14.16%。其中,人身险业务原保费收入19644亿元,同比上涨16.05%;财产险业务原保费收入5893亿元,同比上涨8.29%。

而在去年同期,人身险业务原保费收入为16927.58亿元,同比下滑7.44%。一年间,人身险业务原保费增速由负转正,从-7.44%到16.05%,相差23.49个百分点。

二是税收新政释放利润空间。

2018年5月29日上午,财政部、税务总局联合下发《关于保险企业手续费及佣金支出税前扣除政策的公告》(下称“新政”)。其中提到,保险企业发生与其经营活动有关的手续费及佣金支出,不超过当年全部保费收入扣除退保金等后余额的18%(含本数)的部分,在计算应纳税所得额时准予扣除;超过部分,允许结转以后年度扣除。新政自2019年1月1日起执行。

中国国际税收研究会理事汪蔚青曾给《国际金融报》记者算了一笔经济账,称寿险公司2019年可少支出381.02亿元的企业所得税,财险公司将大约节省出88亿元所得税。

四家上市险企在预增公告中也一致将新政对于2018年所得税费用影响金额一次性确认在2019年,并调整作为非经常性损益。其中,中国人寿所得税减少约51.54亿元,中国太保减少约48亿元。

三是投资收益稳步增长 。

从盈利结构来看,投资收益已经成为多数险企收入的重要来源,甚至成为决定险企当年净利润的一大重要因素。

四家上市险企在中期业绩预增公告中均表示,业绩增长的主要原因包括投资收益的同比增加。

中国人寿称,“自2018年底以来,公司在既定战略资产配置策略安排下,及时布局,主动操作,叠加2019年上半年境内股票大幅上涨影响,公司公开市场权益类投资收益同比大幅增加。”

中国太保同样称受“投资收益增加(主营业务)”影响所致。

此外,恒安标准人寿会计运营部总经理王继宗向《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截至2019年6月,公司投资收益同比增长56.8%。”

记者还注意到,截至8月2日收盘,今年以来A股五大上市险企中国人保、中国平安、中国人寿、中国太保、新华保险的涨幅分别为63.20%、55.56%、43.23%、35.66%、29.36%,而上证指数涨幅仅为14.99%。

4

下半年:新单业务可期

展望保险行业下半年,各家研究机构表现出不同看法。

中金公司认为,下半年新业务增速持续疲弱,加上利率下行将压制寿险公司估值,但是中报利润超预期、重疾险定义调整、估值切换、A股反弹等积极因素将带来板块股价的表现机会。具体来看,下半年新业务价值增长依然困难,或引发市场对于长期增长前景的担忧;长端利率重新下行将压制寿险估值修复;市场对于重疾险价格战担忧过度,但一系列积极因素将带来下半年股价表现机会。

申万宏源则表示,代理人团队转型正当时,未来产能与收入稳定提升将成为各险企工作重点。

“在二季度人力逐步回稳后,我们预期三季度险企新单增速将逐步回正,拉动全年NBV(新业务价值)维持稳定增长。
”申万宏源分析。

天风证券同样预计险企三季度新业务价值(NBV)增长呈好转趋势。并从四个方面给出分析:

一是管理层变动及公司架构调整等短期影响逐步消除,如新华保险、中国人寿。

二是7月各公司上市多款新的保险产品,预计公司将通过产品促销方案,促进新产品销售。

三是代理人增长情况将得到好转。例如,中国平安5月、6月上市适合新人销售的产品“安心百分百”,有助于在三季度提升新人留存。

四是基层机构对于监管的适应性将加强。财险方面,综合成本率下降拐点或在三季度,主要由于已赚保费形成率会提高,以已赚保费为分母的赔付率会降低。

招商证券分析师郑积沙预计,下半年,投资收益率企稳回升,叠加税率调整和追溯调整的一次性影响,再考虑到剩余边际的稳定释放,多因素共振有望助推上市险企2019年全年业绩增速同比翻倍增长。郑积沙还表示,2019年上市险企整体投资收益率有望优于去年同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