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新普京贝仕达克核心技术人员仅2人 突击申请专利难撇零发明专利窘境

T+- (原标题:贝仕达克环评机构弄虚作假被“点名” 关联交易“矛盾”现疑云)
Photo by Nadine Shaabana on Unsplash《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修远/研究员
映蔚 唐里
洪力/编审近年来,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快速发展,而智能控制器作为智能化产品中不可或缺的器件,产品推陈出新,伴随的是日益增长的市场需求,深圳贝仕达克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贝仕达克”)正所处“未来可期”这一行业。而反观身后,贝仕达克不仅毛利率变动趋势异于同行,所选择合作伙伴系“猪队友”,其募投项目的环评机构曾因弄虚作假被“点名”。而更让人困惑的是,贝仕达克披露的关联交易金额与关联方“矛盾”,其交易金额的真实性几何?尚未可知。一、毛利率变动趋势,异于行业表现近年来,贝仕达克的毛利率变动趋势,异于行业表现。2016-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贝仕达克营业收入分别为3.27亿元、4.73亿元、5.59亿元、3.84亿元,2017-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44.61%、18.2%。同期,贝仕达克净利润分别为5,942.15万元、4,335.68万元、9,844.11万元、7,440.72万元,2017-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27.04%、127.05%。在营收增速下滑、净利润增速剧增的同时,贝仕达克销售毛利率变动趋势却异于同行。据同花顺IFinD数据,2016-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贝仕达克销售毛利率分别为31.95%、29.88%、31.06%、34.84%。同期,贝仕达克同行业上市公司深圳和而泰智能控制股份有限公司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为22.62%、21.63%、20.62%、22.61%;深圳拓邦股份有限公司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为22.09%、23.97%、19.95%、22.39%;深圳市朗科智能电气股份有限公司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为18.2%、18.41%、14.79%、18.29%;无锡和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为23.83%、22.74%、17.24%、19.27%;厦门盈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为42.06%、48.94%、43.03%、38.22%;深圳麦格米特电气股份有限公司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为33.77%、31.33%、29.49%、24.84%。2016-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上述6家同行业上市公司销售毛利率的均值分别为27.1%、27.84%、24.19%、24.27%。二、未分配利润近两亿元,不“差钱”反募资“补血”此番上市,贝仕达克拟募集资金5.5亿元,分别用于智能控制器及智能产品生产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补充流动资金三个项目,其中5,0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然而《金证研》沪深资本组研究发现,贝仕达克资产负债率呈下降趋势。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贝仕达克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34.86%、37.89%、32.19%、29.42%。同期,贝仕达克并无长期借款。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贝仕达克的短期借款分别为1,000万元、1,000万元。2016-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贝仕达克的财务费用分别为27.57万元、1,017.32万元、329.02万元、315.22万元,呈减少趋势。同期,贝仕达克的利息收入分别为4.09万元、5.66万元、7.5万元、35.75万元。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其利息支出分别为20.5万元、31.71万元。与此同时,贝仕达克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充足,且未分配利润近两亿元。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贝仕达克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分别为0.82亿元、1.13亿元、1.21亿元、1.68亿元。同期,贝仕达克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5,651.16万元、4,576.02万元、6,415.17万元、8,360.15万元,呈上升趋势。不止如此,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贝仕达克未分配利润分别为1.05亿元、0.24亿元、1.13亿元、1.88亿元。在资产负债率走低、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充足的情形之下,贝仕达克募资“补血”必要性存疑。三、环评机构弄虚作假被“点名”,或成“绊脚石”值得注意的是,贝仕达克所选择的合作伙伴或系“猪队友”,其募投项目的环评机构曾因弄虚作假被“点名”。据河源市政府公开信息,本次上市,贝仕达克募投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的环评机构,系河南迈达环境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迈达环境”)。据深圳市生态环境局数据,2019年2月13日,生态环境部向宁夏、内蒙古、黑龙江、河南等省级生态环境部门移送了四家环评机构问题线索,主要问题是在编制环评文件过程中,涉嫌违反国家有关环境影响评价标准和技术规范规定,编制的环评文件存在严重质量问题,也有部分环评机构为应付检查,弄虚作假,修改多份环评文件的情况。其中,迈达环境“榜上有名”。据佛山市禅城区政府公开信息,2017年7月12日,迈达环境因编制的环评文件存在编制质量和弄虚作假等问题,被禅城区环保局给予通报批评,并移交上级管理部门处理。据深圳市光明新区政府公开信息,2017年6月27日,迈达环境因项目归类有误,造成所提供的材料失实,被深圳市光明新区环境保护和水务局予以通报批评,并向全社会公布。据珠海市斗门区政府公开信息,2016年9月21日,迈达环境因编制的环评文件质量差、存在主要评价因子遗漏、主要环境保护措施缺失等问题,被珠海市斗门区环境保护局责令限期整改。四、关联交易存“出入”,交易数据真实性存疑除此之外,贝仕达克信息披露也疑点重重。据《金证研》沪深资本组研究发现,贝仕达克出现于上市公司深圳市云讯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讯通”)半年报的“大事记”中,贝仕达克对此却“只字未提”。据云讯通2019年半年报,云讯通2019年上半年“大事记”中,2019年1月,云讯通成功签约了贝仕达克MES系统项目。此外,据云讯通官网公开信息,贝仕达克MES系统项目以云迅通数字化工厂软件平台i-mes为核心、贝仕达克产线为基础,为工厂管理者提供数据支持,为贝仕达克的合作伙伴和客户提供信心保证。且双方合作的时间为2019年1月,贝仕达克招股书报告期为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因此该项合作在贝仕达克报告期内。上述现象或表明,云讯通“重视”与贝仕达克的合作。然而贝仕达克招股书中,并未提及任何关于云讯通以及MES系统项目的内容,令人费解。而贝仕达克关联交易金额与关联方所披存“出入”,前后相差逾4万元,令人困惑。据深圳市莎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莎朗股份”)2019年半年报,贝仕达克是莎朗股份实际控制人之直系亲属的参股公司,系莎朗股份的关联方。2019年上半年,莎朗股份向贝仕达克采购商品的金额为12.6万元。然而,贝仕达克招股书显示,2019年上半年,贝仕达克向莎朗股份销售注塑件及模具,销售金额为8.47万元,与莎朗股份披露的采购金额相差4.13万元。且贝仕达克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贝仕达克并无会计估计变更、会计差错更正,且其会计政策变更及合并范围变化,或未影响到其与莎朗股份的关联销售金额。与此同时,据莎朗股份2019年半年报,报告期内,莎朗股份并无合并范围变化、会计估计变更、前期差错更正,而其会计政策变不涉及关联交易,或未影响到莎朗股份对贝仕达克的采购金额。除此以外,莎朗股份2019年半年报显示,莎朗股份对贝仕达克的应付账款为8.16万元。然而让人疑惑的是,贝仕达克招股书显示,2019年上半年,在贝仕达克关联交易中的应收账款金额为5.27万元。也就是说,2019年上半年,贝仕达克披露其关联交易应收账款的总额,比莎朗股份披露的对贝仕达克的应付账款还少,令人匪夷所思。事出反常必有妖。贝仕达克上述种种问题,未来能否获得市场认可?尚待考验。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修远/研究员 唐里 映蔚 洪力/编审

深圳贝仕达克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营业务为智能控制器及智能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应用于电动工具领域,并向智能家居、汽车电机等领域拓展,主要客户包括TTI、捷和电机等企业。

近年来,深圳贝仕达克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在宣传营销方面颇为“大方”,不仅赞助“河源万绿湖国际马拉松赛”,其销售费用也是逐年上升,且销售费用率也与行业“拉开差距”。

根据财务数据显示,贝仕达克最近两年业绩成长性可圈可点,2017年和2018年营收同比增速分别为44.61%和18.2%,扣非后净利润同比增速更是高达88.78%和38.99%。但与此同时,应收账款余额的持续走高,成为贝仕达克的风险点之一,特别是2019年上半年,在营业收入相当于2018年全年70%的基础上,应收账款净值却从2018年末的0.93亿元猛增到1.37亿元。

正是毫不“吝啬”的贝仕达克,对员工的“抠门”可谓是“声名远扬”。其因“高管年薪不足20万”以及“一年只给研发人员发6万”引起热议,赚足了“眼球”。而反观身后,贝仕达克“倚重”外销,作为高新技术企业,核心技术人员仅为2人,
11名董监高,其中有6名学历为大专,而在上市前集中申请发明专利,或难撇零发明专利窘境。

更何况,贝仕达克的财务风险还不仅限于应收账款这一项。

?

首先值得关注的是贝仕达克的货币资金,根据财务数据披露,该公司2016年末到2018年末的货币资金余额分别多达8190.76万元、11330.39万元和12075.37万元。在正常的逻辑下,公司有这么多的货币资金存在银行,必然就会对应着有存款利息收入,最低也能按照0.35%的活期存款利率获得利息。

一、“倚重”外销,可持续盈利能力存疑

但是,贝仕达克披露的数据显示,2017年和2018年的利息收入金额分别只有5.66万元和7.5万元,即便按照活期存款利率计算,这两年中的平均银行存款金额也分别只有1617.14万元和2142.86万元,这都远远低于贝仕达克披露的各年度年末的上亿元货币资金余额。

作为智能控制器及智能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企业,贝仕达克重境外市场、轻境内市场的举动让人不解。

与此形成对照的是,在2019年上半年末,贝仕达克的账面货币资金余额为1.68亿元,相比2018年末增加了三分之一;而2019年上半年中,贝仕达克的利息收入达35.75万元,相当于2018年全年的5倍,这也反衬出该公司以前年度货币资金与银行利息的匹配并不正常。

招股书显示,贝仕达克的销售模式为直销,包括国内销售、深加工结转和直接出口三种,其中最主要的为出口销售。2016-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贝仕达克主营业务出口销售金额分别为3.13亿元、4.5亿元、5.23亿元、3.58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6.96%、96.02%、94.75%、94.25%。

至于造成这种数据异常的原因是什么,贝仕达克并未接受记者采访。

2018年,全球电动工具市场规模达到223亿美元,同比增长约5.69%;2018年,全球智能照明市场规模达到约148亿美元,同比增长约15%。贝仕达克下游行业发展前景良好。

再继续来看贝仕达克的经营数据,该公司产品产能和产量在2018年均出现了显著增长,其中产能从2602万个增加到2866万个、增幅约为10%,产量从2521.37万个增加到2957.92万个、增幅达15%以上,公司所拥有的机器设备原值也从3196.63万元增加到4510.01万元,这都指向公司的经营规模出现了显著增加。

不济的是,2016年10月31日,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发布的数据显示,出口环境渐趋严峻。出口商品受内、外因双重不利因素影响,呈现出三大萎缩趋势。其中,包括“全球产业布局转移和消费习惯改变,导致部分电子产品出口持续萎缩”这一趋势。

但与此同时,2018年末贝仕达克的员工人数仅为1178人,相比2017年末的1347人大幅减少了10%以上,这也与该公司持续扩张的经营规模并不匹配。

而按照上市公司行业分类指引,贝仕达克所处行业正是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因此,该趋势或将对依赖出口销售的贝仕达克产生不利影响。

此外,根据招股书披露,贝仕达克在报告期内的毛利率,显著超过了同行业的平均水平。而且从毛利率的变化趋势上,在最近三年贝仕达克是稳步提升,而同期同行业的公司毛利率波动都很大;特别是2018年,同行业毛利率都是下滑的,唯独贝仕达克还提升了2个百分点多。这同样值得投资者关注。

不仅如此,据海关总署2018年全年进出口有关情况发布会,近年来,世界经济增长或存放缓趋势,跨国贸易和投资或受到拖累。目前,主要国际组织已经纷纷下调了全球经济和贸易的增速。近期,世界银行下调了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期,从3%下调至2.9%,这反映出对国际经贸走势的担忧。

此外,海关总署统计分析司司长李魁文表示,2019年外贸发展有望稳中提质。但是目前外部环境还是复杂严峻的,不稳定因素依然存在。

产品“倚重”外销的贝仕达克,面临出口形势日趋严峻的尴尬境地。与此同时,智能控制器的国内市场规模持续增长,或成为一块“大蛋糕”。

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2012-2017年,智能控制器市场规模逐年增长,2017年,智能控制器市场规模已超万亿元。

2017年,在智能控制器各细分市场占比情况中,汽车电子占比位居榜首,占比为23.3%;其后为家用电器市场,市场份额占比为13.7%;排名第三的是工业设备,占比为13%。汽车电子市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5-2018年,国内汽车电子市场规模分别为4,115亿元、4,918亿元、5,515亿元、6,285亿元,2016-2018年同比增长分别为19.51%、12.14%、13.96%。预计2019-2020年,国内汽车电子市场规模分别为7,393亿元、8,946亿元,2019-2020年预计同比增长分别为17.63%、21.01%。

可见,国内汽车电子市场规模逐渐扩大。

除此以外,汽车电子行业与汽车行业密不可分。汽车行业市场规模同样可期。

据国开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研究报告,以及中诚信证券评估有限公司对上汽集团的信用报告,国内汽车行业经历了十余年的持续繁荣期,全球销量占比由2005年的8.73%,上升至2016年的29.86%。自2009年以来,便成为全球汽车产销第一大国。

上述现象或表明,智能控制器境外市场存在诸多不确定性,而境内市场俨然成为一块不可忽视的“大蛋糕”。贝仕达克对境外市场的“倚重”,颇有“顾此失彼”的味道。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还注意到,贝仕达克招股书披露的同行公司中,仅一家存在境外市场占比超九成的情况。

2016-2018年,深圳和而泰智能控制股份有限公司境外销售金额占同期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63.79%、68.53%、58.46%;无锡和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境外销售金额占同期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5.32%、3.51%、3.46%;深圳市朗科智能电气股份有限公司境外销售金额占同期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39.82%、36.32%、41.52%;深圳麦格米特电气股份有限公司境外销售金额占同期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15.46%、18.88%、18%;深圳拓邦股份有限公司境外销售金额占同期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57.7%、49.83%、55.83%;厦门盈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境外销售金额占同期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93.61%、95.86%、95.12%。

由此可见,对于贝仕达克来说,对境内市场这块“大蛋糕”,或“视而不见”,令人费解。

二、核心技术人员仅为2人,“突击”申请专利难撇零发明专利“窘境”

事实上,作为高新技术企业的贝仕达克,却不得不面对发明专利为0的境况。想要开拓境内市场,或也并非易事。

针对上述情形,贝仕达克在上市前集中申请发明专利,或为填补“漏洞”。

国家知识产权局公开信息显示,贝仕达克最早申请的发明专利为“一种电子产品的测试系统及方法”,申请日期为2017年9月28日。此后,贝仕达克发明专利的申请日期均集中于2018年4月17日-2019年9月29日之间,也就是招股书签署日期之前的一年半的时间内。

不可回避的是,贝仕达克首次披露招股书时间为2019年2月15日。与此同时,贝仕达克招股书的报告期为2016-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招股书签署日期为2019年9月29日。与贝仕达克集中申请发明专利的时间“不谋而合”。

竞争力“捉襟见肘”,而贝仕达克实用新型专利终止失效的情形,也不容忽视。

国家知识产权局数据显示,贝仕达克的名为“一种电量指示器”、“多功能手电筒”、“一种LED灯驱动电源”三项实用新型专利,因未缴纳年费而终止失效。

事实上,贝仕达克的专利还存在受让情形。招股书显示,贝仕达克的名为“广角LED发光灯管”、“分离式LED灯管”的两项实用新型专利,是由贝仕达克的实际控制人肖萍,于2017年3月无偿转让得来的。而肖萍转让贝仕达克专利的签署时间是2016年12月,也在贝仕达克的报告期之内。

上述情形表明,贝仕达克研发创新能力或不足。

问题还未结束。贝仕达克核心技术人员“屈指可数”的问题,也值得关注。

招股书显示,贝仕达克的核心技术人员仅为2人,分别为肖萍和孙太喜。其中,孙太喜身兼数职,分别为贝仕达克的董事、副总经理、研发中心总监。

然而据招股书,肖萍和孙太喜的学历均为大专,令人唏嘘。

问题不止于此,贝仕达克11名董监高,有6名学历为大专,公司风控治理或存漏洞。

除去3名独立董事,上述董监高合计共有8人,分别为肖萍、李清文、李海俭、孙太喜、吴祥久、周创、杨小萍、李钟仁。其中,肖萍、李清文、孙太喜、周创、杨小萍、李钟仁6人学历为大专,超过半数。

而贝仕达克内部风控治理,或也存在隐患。招股书显示,贝仕达克子公司伯仕达克电子有限公司,因未能在规定的期限内呈交其2015-2016年度最后评税,及2016-2017年度暂缴纳配套的利得税报税表做最终评税,被香港税务局提起诉讼。2017年11月,法院判处香港伯仕需支付港币6,000元罚款。

种种问题“高悬”,贝仕达克在资本市场的道路上又能走多远?《金证研》沪深资本组将继续保持关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