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普京万名钢贸商信用卡逾期:涉资数十亿 百人被通缉无法还贷

新普京 1

原标题:年末信用卡分期花样多
关键要算清实际成本  作者:段思宇  “尊敬的客户,您好!我们最近在推广信用卡分期优惠活动,现在分期可享受……”临近年末,类似的电话多了起来,颇有“卷土重来”之势。  目前,信用卡作为连接消费者与场景的重要平台,在银行零售转型中挑起了大梁,就信用卡分期而言,有业内人士表示,不同于往年,分期方式更多,除了最常见的账单分期、消费分期外,现金分期、任意分期等方式也越来越普遍,还有银行推出了专属分期信用卡,可在费率上给予一定优惠。  “感觉之前只有几家银行在尝试做,但今年有点全面铺开了,很多银行都在推信用卡分期。”前述从业者感叹道。这种动力,不仅来源于分期带来的手续费,也来源于银行经营策略的转变以及对用户黏性的要求。  关键要看实际成本  “事实上,信用卡分期一直在推广,只是年末可能面临着指标没完成的问题,所以要加紧去推,而且客观上来讲,每逢节假日,客户实际潜在需求也在加大。”一位资深信用卡从业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对于用户而言,当接到分期电话时,要算好一笔账。一位股份行人士对记者说,“现在信用卡分期,基本都不收利息,而是‘以费换息’,即收取手续费,所以要看好分期期限和费率。”  目前各个银行的信用卡分期期限从1个月到24个月不等,多为6个月和一年;付款方式上,主要分为每个月付款和一次性付款,其中,每个月的分期手续费低的在0.5%上下,高的则超过1%,比如6个月期的手续费多为0.65%左右,相当于1万块钱一个月的分期手续费是65元。  乍看之下,65元的分期收费并不算高,但这只能算作是名义成本,相较之下,实际成本要高很多。前述股份行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介绍,银行的分期手续费是按期初的分期总金额乘以一定的费率系数来计算,并不是按照每月剩余的未还金额来计算,这就意味着虽然待还的金额在减少,但手续费仍不变,相应的,资金成本自然而然就变高了,这也是多数人容易忽略的地方。  以分6个月还款12000元、手续费0.65%为例,每个月除了还本金2000元外,还需还手续费65元,总计2065元,若将其代入到计算内部收益率(IRR)的公式中,最后得到的收益率为0.92%,这一数字明显高于0.65%,也远远高于日常贷款成本。还需注意的是,在分期之后,就算是提前还款,分期手续费仍然照收不误,如此一来,是否分期,消费者就要慎重考虑了。  不过,这并不代表着银行信用卡分期全是“套路”,对于一些零利息零手续费的分期邀约,消费者不妨把握好时机、薅一下羊毛,这样既能增加自身资金流动性,也可利用省下来的资金做投资理财,赚取利差。换言之,于消费者而言,最关键的在于要充分了解分期还款产生的代价,两方权衡后再依据财务实际情况做决定。  另外,站在银行的角度,推广分期的意义又在于哪里?“分期不是目的,而是手段。”前述信用卡从业者对记者说道,“一方面,可以提高用户的黏性,一方面该部分收入已成为信用卡收入来源的重要部分。”  一位城商行信用卡中心人士亦告诉记者,目前一些银行“赔本”推分期的目的就在于培养客户,“对于大部分银行来说,是愿意培养优质客户的,通过一些优惠去吸引原本对分期并不感兴趣的客群,尽可能使客户形成习惯,总之第一次使用十分重要。”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不同于前几年仅寥寥几位“先行者”的尝试探索,如今大部分银行正发力信用卡分期领域,比如除了推广原有的账单分期、消费分期外,也支持现金分期、任意分期等方式,甚至还有银行推出了专属分期信用卡,在费率上提供优惠。  业务发展仍不容易  作为银行零售转型的重要突破口,信用卡因连接场景和消费被予以了重任,也衍生出了许多新花样。但不可忽视的是,自去年以来,在网贷行业加速出清、催收行业被加强整顿之下,共债人群多头授信渠道被打断,信用卡业务增速放缓,不良率等指标有所抬头。  央行此前发布的《2019年第三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截至三季度末,我国信用卡(包括借贷合一卡)在用发卡数量共计7.34亿张,环比增长3.25%,而在第二季度,环比增速为3.5%,在2018年,多为4%左右;与此同时,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919.16亿元,占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的1.24%,占比较上季度末上升0.08个百分点。  平安银行信用卡中心总裁俞如忠曾提到,不良率走高是目前信用卡行业面临的共同难题,究其原因,主要在于三方面,一是共债风险集中爆发;二是近期监管对催收行业的治理力度加大;三是金融行业面临的整体风险在上升。  那么又如何衡量各个银行的信用卡风险?综合多家券商的相关报告分析,首先要看该行信用卡贷款的占比,当风险集中暴露时,信用卡贷款占比较高的银行面临更大的风险敞口;其次是前期是否授信过度;再次是预测信用卡不良率的未来走向。天风证券研报提到,在股份制银行中,多数银行选择在近两年大力扩张信用卡业务,在经济进入下行通道前获客,质量难测,后续风险或相对较高。  为了防范风险,监管也在加强对信用卡业务的管理。比如,今年7月份,上海银保监局曾一口气下发6张针对信用卡业务的罚单,上海银行、招商银行、兴业银行、建设银行、浦发银行5家银行的信用卡中心以及工行上海市第一支行均涉其中,合计被罚190万元。  据了解,上海银行、招商银行信用卡中心是为部分客户办理信用卡业务时,未遵守总授信额度管理制度,被责令改正并处罚款。其中,上海银行信用卡中心被罚金额最高,为40万元,招商银行信用卡中心被罚20万元。  另外,12月11日,银保监会公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浦发银行信用卡中心又因催收外包管理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上海银保监局罚款50万元。  风控被视为金融的核心,对银行业来说更是如此。如今,身处金融科技时代的各家银行也正利用技术创新加强风控,比如有银行提出要以客户大数据为驱动,通过大数据、应用评分模型等工具优化风险管理策略,并强调筑牢风险底线,在信用卡业务全流程贯彻风险管理理念。

新普京 1

钢贸商的信用卡纠纷,掀起钢贸危机的冰山另一角。

作者:姜旭波

在钢贸商为信用卡的巨额账单发愁时,银行也在寻求解决办法,甚至传出在福建宁德的银行为信用卡透支逾期还款打折的消息。

来源:独角金融

时代周报记者向宁德上海商会了解到,实际上,之前在福建宁德流传的“本金八折”的优惠方案已经取消,新的方案为“分期还款,滞纳金减免”。目前,浦发银行、上海银行等推出了相关的信用卡逾期还款方案,基本上采用的是“分期还款、利费减免”的方式。

浦发银行信用卡中心收到了今年的第二张罚单。

“我们希望银行给的时间长一点”,福建周宁县的钢贸商张珍,反复向时代周报记者重复这句话,这是她目前最希望银行做到的。

12月11日,中国银保监会官网公布的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显示,浦发银行信用卡中心被上海银保监局罚款50万元。而早在今年7月份,该中心还因“对申请人收入核定严重不审慎”被罚。

“怎么说呢?银行不可能等5年、10年、20年。如果是对公贷款,数额过百万,实在还不起的话还可以债转股;但信用卡贷款本身就是小额贷款,按照信用卡的会计规则,银行等不起、亏不起。”一位股份制银行信用卡中心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坦言。

此外,浦发银行信用卡还面临诸多“困扰”:业绩增速放缓、遭众多用户投诉……

那么,钢贸商与银行这场信用卡恩怨,究竟要如何了断?

1

“希望银行多给点时间”

信用卡中心屡次遭罚

张珍是福建周宁县的一个钢贸商,在钢贸危机发生后,她与丈夫总计欠下100多万元的信用卡债务,至今尚未还清。

据央行行政处罚表显示,浦发银行信用卡中心此次被罚的原因是,“2019年1月,该中心信用卡催收外包管理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而处罚的依据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第项、《中国银监会关于进一步规范信用卡业务的通知》第十四条第二款。

“那时候我们不缺钱,银行的人找我们办信用卡,有时候卡直接办了寄过来。后来,我们的资金链断了,每个月要还银行利息,就拿信用卡套现还钱”,张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我们都想着先顶一下,以后会好的。”

新普京,《通知》明确规定,对因催收外包管理不力,造成催收外包机构损害欠款人或其他相关人合法权益的,银行业金融机构承担相应的外包风险管理责任。监管部门将视情况追究相关银行业金融机构和人员责任,视严重程度采取责令限期整改,限制、暂停或停止其信用卡新发卡业务,以及实施其他相应的行政处罚等审慎性监管措施。

“曾经我们办理信用卡易如反掌”,一位周宁上海商会人士直言,“不管是中国银行还是光大银行等,只要从他们那里贷款,都会配套一张额度不等的信用卡,各银行几乎大同小异。如果没有贷款,银行业务员也会上门推销,卡中心审批门槛极低,有申请就会通过;在透支额度的设定上也较为宽松。”

这并非浦发银行信用卡中心第一次被罚。

“我老公办了工商银行、浦发银行的信用卡,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估计有六七张卡吧,都还不上”,张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我自己也有几十万的信用卡欠款未还清。”

今年7月,上海银保监局公布了一批行政处罚信息。其中,浦发银行信用卡中心被上海银保监局责令改正,并处罚款30万元。被罚的原因是,该中心因为于2015年至2018年6月期间,为部分客户办理信用卡业务时,对申请人收入核定严重不审慎。

而像张珍这种情况,在宁德籍钢贸商中不在少数。有媒体报道称,周宁商会相关人士曾提供数据显示,周宁人有6.7万在上海经商,其中有一半都办理了信用卡,而且人均额度在50万左右。他推测,目前周宁人信用卡逾期人数在一万左右,涉及数十亿金额。

此外,2018年4月,由于部分信用卡现金分期资金被用于证券交易,以及部分信用卡分期资金被用于非消费领域,浦发银行信用卡中心被上海银监局责令整改,同时被罚款175.16万元。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福建周宁人曾经是各银行追逐的对象,有周宁人曾说,仅凭一张周宁县人身份证,就可以从银行贷出至少500万。而现在,同样是周宁人的身份证,到银行办业务,很可能被拒之门外。一位宁德上海商会人士曾向记者透露,从去年年初,各家银行开始行动,对用福建宁德市身份证办理的信用卡,只能还不能用,甚至多还也不能使用。拥有宁德市身份证并从事钢贸行业的人士,不仅不能申请信用卡,包括办理按揭买房、按揭购车等业务都受到限制。

2

现在,张珍的丈夫因为信用卡问题被通缉。“不怕你笑话,我老公躲起来了,出来就要被抓。”张珍说,因为不敢出示身份证,张珍的丈夫不能打工,也不敢买汽车票、火车票,只能躲回周宁老家。不仅是张珍的丈夫,有周宁商会的人曾向媒体诉苦,坦言因信用卡被通缉、拘留的周宁钢贸商不下百人。

涉嫌暴力催收、虚假宣传

上海法院网数据显示,被称为“上海钢贸大王”的上海松江钢材城董事长肖家守,卷入上百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其中包括工商银行、兴业银行与平安银行等。

除了屡次被罚,浦发银行信用卡还遭到众多用户的投诉。

张珍自己则留在上海打工还债,一个月挣2000块钱,读大学的女儿一边读书一边打工,偶尔可以帮父母还债。

12月13日,独角金融在聚投诉上搜索“浦发信用卡”后,出现了4655条投诉帖。在近期的投诉帖中,大部分正是关于浦发银行信用卡暴力催收问题。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们就希望银行给我们时间,时间长一点”,在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过程中,张珍反复说着这句话。“希望银行不要算滞纳金、利息,因为利滚利太厉害了。”

徐先生12月12日在聚投诉发帖称,由于前段时间经营的个体餐饮生意不好,一时资金周转不开,导致浦发信用卡逾期。12月12日,浦发委托第三方催收打电话恐吓、上门拜访,下午打电话说还要上门催收。

$pager$

值得注意的是,浦发银行信用卡推出的“万用金”业务还涉嫌“虚假宣传”。

最佳还款方案难求

12月13日,高先生在聚投诉上发帖称,他17年1月份办理了万用金业务,额度为8万元,分24期还。浦发银行宣传的月利息为0.79%,他总共应还15000元利息。“但是实际算下来月利率0.95%还要多,根本没人告知过我,我也不懂为啥宣传的是0.79%,实际收0.95%还要多。”

但实际上,银行们也在寻求解决办法。

对此,独角金融12月13日致电浦发银行信用卡客服时,对方表示,“具体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算的,但如果我们告诉客户月利息是0.79%的话,后期是不会变的。”

在宁德上海商会的官网上,记者发现了一则“宁德上海商会与浦发银行、上海银行信用卡逾期还款业务”的公告,发布时间为5月8日。在公告中显示浦发银行、上海银行信用卡逾期还款方案。

公开资料显示,万用金是浦发银行信用卡推出的一款预借现金分期业务,用户同时拥有浦发银行的信用卡和借记卡才可办理,并且这笔资金是浦发银行在客户信用额度之外给其自由使用的资金,并不占用信用卡额度。

时代周报记者致电宁德市上海商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上海银行与宁德市上海商会的协商结果为,对有还款意愿并与银行签署还款协议者,可享受免除滞纳金,减免部分利息;首次还款约为本金的10%,剩余部分再根据客户所欠的额度等情况分期还款(原则上不超过36期);对已签署协议并正常还款的客户,银行不予案件处理;有意愿与银行签署还款协议的客户,需先将首次还款的额度存入上海银行营业点,然后持存款凭证与银行签署协议;针对部分有能力全额还款的客户,银行将给予更优惠的政策。

3

浦发银行信用卡中心的信用卡逾期还款具体方案为:还款分12期以下,息费全免;分24期,息费减免80%;分36期,息费减免70%;分48期,息费减免60%;分60期,息费减免50%。

业绩增速放缓,不良率攀升

除了可以分期还款之外,持卡人的信用记录还可以“洗白”。“资金由商会出资,帮申请人洗白,到时候恢复正常信用记录。”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独角金融了解到,浦发银行的信用卡相当丰富。浦发银行信用卡中心官网显示,浦发银行信用卡有高端白金、标准系列、商务旅行、生活娱乐等9种类型,而用户则可以享受品质特权、消费返现、试听会员、等11项权益。以浦发OPPO联名信用卡为例,持有该信用卡的用户,除了可以享受银联手机闪付交易笔笔返现3%、境外消费笔笔返现2%等特权外,还可以免费领取视频和音乐会员季卡。

但接下来的问题是,银行和钢贸商各自的诉求能否得到妥善解决?

尽管种类不少,但浦发银行信用卡的业绩增速放缓。浦发银行在2019年三季报中未提及信用卡相关数据,但这种趋势从其2019年半年报中可见一斑。

一位股份制银行信用卡中心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如果持卡人实在还不起,就只能跟银行商量还款政策,但很少这样商量的,因为很难一家一家协商,除非银行有一个统一划一的标准。”

据浦发银行2019年半年报显示,截止2019年6月30日,浦发银行信用卡流通卡数4262.73万张,较上年末增长13.66%,流通户数3171.20万户,较上年末增长8.11%。而2018年同期,该行信用卡流通卡数较上年末增长16.70%;流通户数较上年末增长14.25%。

他告诉记者,从信用卡经营上,会区分“好客户”和“坏客户”。如果是坏客户的话,银行宁愿其销卡走人,因为付出的成本比收益多;如果是好客户的话,银行为了维护客户,会对其进行评估,并愿意减免。但减免金额上不会太过分,比如,减免利和费的20%、30%、50%。而减免金额多少要看权限,减免几十万元要报总行;如果是减几千、几万元,则由信用卡中心决定。

信用卡交易额及收入增速同样放缓。浦发银行2019年半年报显示,信用卡交易额10401.78亿元,同比增长25.69%;信用卡业务总收入282.99亿元,同比增长2.49%。而2018年上半年,浦发银行信用卡交易额为8275.93亿元,同比增长64.36%;信用卡业务总收入276.12亿元,同比增长26.28%。

对于银行“减免利费”的做法,他表示,对于欠款比较严重的客户,银行减免利和费的做法,是公认可行的,这实际上等于银行把利润让出去,不少信用卡中心在对特殊客户时,偶尔采用这种做法。但是,“本金打折”的做法就值得商榷,从企业的角度而言,银行确实有权去处置自己的资金成本,但要股东同意,董事会通过。但是,一般而言,银行是不会在本金上让步的,因为本金是硬成本。“我个人觉得做法不是特别成熟,银行对钢贸客户采取本金打折,那以后对其他客户也做这样的减免?标准是什么?”

另外,浦发银行的信用卡不良贷款率呈上升趋势。2018年,其信用卡不良率从2017年末的1.32%上升至1.81%;到了2019年上半年末,其信用卡不良率进一步上升0.57个百分点至2.38%。

从时间上来看,对于钢贸商而言,他们更渴望分期还款的方式。“一次性还款是还不起的,不然早就还了。”张珍说,她知道信用卡欠款是一定要还的,但是希望银行能够给她时间。但对于银行而言,时间意味着成本、风险等。

至于交易额、收入等增速放缓的原因,浦发银行方面并未在公开场合提及,但浦发银行零售业务相关负责人在半年报业绩发布会上表示,信用卡不良率的上升是行业普遍现象,与持卡人收入下降有关。不良率数据有一定滞后性,当前的数据反映的是此前若干年信用卡业务增长较快的情形,目前行内已对信用卡业务进行结构调整。

$pager$

“银行首先应该分析每笔不良贷款形成的成因,抓住症结,对症下药,以保证利润的增长。同时,银行应该借助互联网、人工智能,逐渐提高不良资产处理效率,让更多力量加入到债务盘活和化解的业务领域当中,以保证其健康发展。”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对独角金融表示。

信用卡逾期危机起源

你对浦发银行信用卡有什么想说的?欢迎评论区留言与我们互动。

当钢贸行业萎靡,钢贸贷款出现风险时,银行开始收紧贷款的发放。与此同时,钢贸商通过朋友间拆借、民间借贷等途径也出现困难,不少钢贸商通过信用卡套现,以此偿还银行贷款和民间拆借的贷款和利息。大量银行信用卡逾期不还,钢贸贷款危机渐渐向银行信用卡转移。

时代周报记者观察发现,现在整个银行业的信用卡的坏账和不良率都在逐年增加。2013年末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251.92亿元,较上年末增加105.34亿元,同比增幅超7成。而2011年末和2012年末的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分别为110.31亿元和146.58亿元,同比增幅分别为43.5%和32.88%。

根据2013年银行年报,共9家银行公布了去年的信用卡不良率,平均不良率为1.44%,较2012年上升0.16个百分点,远高于去年末商业银行1%的不良率。

在上海市高院的官网上,记者发现,近期上海地区的信用卡纠纷案件密集,涉及银行包括浦发银行、上海银行、招商银行等。

另外,中信银行前行长朱小黄曾透露,银行新增的不良资产主要就是2011-2013年间形成的钢贸行业不良贷款,其中最突出的就是上海为主的钢贸。

“你会发现,这种一出事就是银行的分行出事,地区性的经济特征很明显,这与银行绩效考核有关系。”一位银行业内人士表示。

不过,钢贸信用卡危机,不能简单地归罪于银行的发卡不审慎和钢贸商的贪婪。如果说钢贸贷款危机,最初源于为中小企业放贷的政策春风。那么,钢贸商的信用卡危机,则又尴尬地折射出中小企业贷款难的一面。

“有许多小微民营企业主来我办公室反映,现在他们根本无法生存下去,各家银行只收不贷。银行的贷款不还又影响企业征信,还了银行又不续贷。因当时这些企业从各家银行贷出的钱都已投入到固定资产或设备中去发展再生产,而现时期要还银行贷款只能通过民间借高利贷来偿还。”福建省第十二届人大代表钟乃祥曾向媒体这样表示。

一位银行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不仅仅是钢贸行业的问题,说白了,总体而言是中小企业贷款难的问题。如果像国外的一些中小企业,可以通过非银行的手段贷到款,可能钢贸商就不会通过信用卡这种很特殊的方式进行贷款。如果给钢贸商更多的小额贷款选择的话,他不一定会通过信用卡套现等方式实现。金融体系缺乏相应的支持,就不能怪小企业贷款难,不能怪机构不愿意贷出去。而当一套相应的金融机制慢慢建立起来后,在某种程度上,可以保障这些人贷款没那么艰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