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仕达克核心技术人员仅2人 突击申请专利难撇零发明专利窘境

图片 7

T+- (原标题:贝仕达克核心技术人员仅2人 突击申请专利难撇零发明专利窘境)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修远/研究员 唐里 映蔚
洪力/编审近年来,深圳贝仕达克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贝仕达克”)在宣传营销方面颇为“大方”,不仅赞助“河源万绿湖国际马拉松赛”,其销售费用也是逐年上升,且销售费用率也与行业“拉开差距”。正是毫不“吝啬”的贝仕达克,对员工的“抠门”可谓是“声名远扬”。其因“高管年薪不足20万”以及“一年只给研发人员发6万”引起热议,赚足了“眼球”。而反观身后,贝仕达克“倚重”外销,作为高新技术企业,核心技术人员仅为2人,
11名董监高,其中有6名学历为大专,而在上市前集中申请发明专利,或难撇零发明专利窘境。一、“倚重”外销,可持续盈利能力存疑作为智能控制器及智能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企业,贝仕达克重境外市场、轻境内市场的举动让人不解。招股书显示,贝仕达克的销售模式为直销,包括国内销售、深加工结转和直接出口三种,其中最主要的为出口销售。2016-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贝仕达克主营业务出口销售金额分别为3.13亿元、4.5亿元、5.23亿元、3.58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6.96%、96.02%、94.75%、94.25%。2018年,全球电动工具市场规模达到223亿美元,同比增长约5.69%;2018年,全球智能照明市场规模达到约148亿美元,同比增长约15%。贝仕达克下游行业发展前景良好。不济的是,2016年10月31日,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发布的数据显示,出口环境渐趋严峻。出口商品受内、外因双重不利因素影响,呈现出三大萎缩趋势。其中,包括“全球产业布局转移和消费习惯改变,导致部分电子产品出口持续萎缩”这一趋势。而按照上市公司行业分类指引,贝仕达克所处行业正是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因此,该趋势或将对依赖出口销售的贝仕达克产生不利影响。不仅如此,据海关总署2018年全年进出口有关情况发布会,近年来,世界经济增长或存放缓趋势,跨国贸易和投资或受到拖累。目前,主要国际组织已经纷纷下调了全球经济和贸易的增速。近期,世界银行下调了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期,从3%下调至2.9%,这反映出对国际经贸走势的担忧。此外,海关总署统计分析司司长李魁文表示,2019年外贸发展有望稳中提质。但是目前外部环境还是复杂严峻的,不稳定因素依然存在。产品“倚重”外销的贝仕达克,面临出口形势日趋严峻的尴尬境地。与此同时,智能控制器的国内市场规模持续增长,或成为一块“大蛋糕”。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2012-2017年,智能控制器市场规模逐年增长,2017年,智能控制器市场规模已超万亿元。2017年,在智能控制器各细分市场占比情况中,汽车电子占比位居榜首,占比为23.3%;其后为家用电器市场,市场份额占比为13.7%;排名第三的是工业设备,占比为13%。汽车电子市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5-2018年,国内汽车电子市场规模分别为4,115亿元、4,918亿元、5,515亿元、6,285亿元,2016-2018年同比增长分别为19.51%、12.14%、13.96%。预计2019-2020年,国内汽车电子市场规模分别为7,393亿元、8,946亿元,2019-2020年预计同比增长分别为17.63%、21.01%。可见,国内汽车电子市场规模逐渐扩大。除此以外,汽车电子行业与汽车行业密不可分。汽车行业市场规模同样可期。据国开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研究报告,以及中诚信证券评估有限公司对上汽集团的信用报告,国内汽车行业经历了十余年的持续繁荣期,全球销量占比由2005年的8.73%,上升至2016年的29.86%。自2009年以来,便成为全球汽车产销第一大国。上述现象或表明,智能控制器境外市场存在诸多不确定性,而境内市场俨然成为一块不可忽视的“大蛋糕”。贝仕达克对境外市场的“倚重”,颇有“顾此失彼”的味道。《金证研》沪深资本组还注意到,贝仕达克招股书披露的同行公司中,仅一家存在境外市场占比超九成的情况。2016-2018年,深圳和而泰智能控制股份有限公司境外销售金额占同期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63.79%、68.53%、58.46%;无锡和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境外销售金额占同期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5.32%、3.51%、3.46%;深圳市朗科智能电气股份有限公司境外销售金额占同期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39.82%、36.32%、41.52%;深圳麦格米特电气股份有限公司境外销售金额占同期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15.46%、18.88%、18%;深圳拓邦股份有限公司境外销售金额占同期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57.7%、49.83%、55.83%;厦门盈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境外销售金额占同期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93.61%、95.86%、95.12%。由此可见,对于贝仕达克来说,对境内市场这块“大蛋糕”,或“视而不见”,令人费解。二、核心技术人员仅为2人,“突击”申请专利难撇零发明专利“窘境”事实上,作为高新技术企业的贝仕达克,却不得不面对发明专利为0的境况。想要开拓境内市场,或也并非易事。针对上述情形,贝仕达克在上市前集中申请发明专利,或为填补“漏洞”。国家知识产权局公开信息显示,贝仕达克最早申请的发明专利为“一种电子产品的测试系统及方法”,申请日期为2017年9月28日。此后,贝仕达克发明专利的申请日期均集中于2018年4月17日-2019年9月29日之间,也就是招股书签署日期之前的一年半的时间内。不可回避的是,贝仕达克首次披露招股书时间为2019年2月15日。与此同时,贝仕达克招股书的报告期为2016-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招股书签署日期为2019年9月29日。与贝仕达克集中申请发明专利的时间“不谋而合”。竞争力“捉襟见肘”,而贝仕达克实用新型专利终止失效的情形,也不容忽视。国家知识产权局数据显示,贝仕达克的名为“一种电量指示器”、“多功能手电筒”、“一种LED灯驱动电源”三项实用新型专利,因未缴纳年费而终止失效。事实上,贝仕达克的专利还存在受让情形。招股书显示,贝仕达克的名为“广角LED发光灯管”、“分离式LED灯管”的两项实用新型专利,是由贝仕达克的实际控制人肖萍,于2017年3月无偿转让得来的。而肖萍转让贝仕达克专利的签署时间是2016年12月,也在贝仕达克的报告期之内。上述情形表明,贝仕达克研发创新能力或不足。问题还未结束。贝仕达克核心技术人员“屈指可数”的问题,也值得关注。招股书显示,贝仕达克的核心技术人员仅为2人,分别为肖萍和孙太喜。其中,孙太喜身兼数职,分别为贝仕达克的董事、副总经理、研发中心总监。然而据招股书,肖萍和孙太喜的学历均为大专,令人唏嘘。问题不止于此,贝仕达克11名董监高,有6名学历为大专,公司风控治理或存漏洞。除去3名独立董事,上述董监高合计共有8人,分别为肖萍、李清文、李海俭、孙太喜、吴祥久、周创、杨小萍、李钟仁。其中,肖萍、李清文、孙太喜、周创、杨小萍、李钟仁6人学历为大专,超过半数。而贝仕达克内部风控治理,或也存在隐患。招股书显示,贝仕达克子公司伯仕达克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港伯仕”),因未能在规定的期限内呈交其2015-2016年度最后评税,及2016-2017年度暂缴纳配套的利得税报税表做最终评税,被香港税务局提起诉讼。2017年11月,法院判处香港伯仕需支付港币6,000元罚款。种种问题“高悬”,贝仕达克在资本市场的道路上又能走多远?《金证研》沪深资本组将继续保持关注。

贝仕达克IPO超高利润迷雾:高管年薪不足20万 涉嫌利润操纵

图片 1

原创: 胡飞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一家深圳高科技公司。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邹晨辉深圳市贝仕达克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距离登陆资本市场又近了一步。

智能控制行业极少涌现黑马,深圳贝仕达克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是例外吗?

2月18日,经济观察网记者在证监会官网查阅发现,证监会官网已于2月15日披露贝仕达克IPO招股说明书,该公司拟冲刺创业板。

这家成立于2010年的行业新兵,目前营收规模约5亿元,处于中等水平。蹊跷的是,在毛利率、净利率等方面,却将行业龙头拓邦股份、和而泰等轻松踩在脚下。

贝仕达克前身为深圳市贝仕达克电子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2010年5月14
日,注册资本为8000
万元。目前,该公司无控股股东,肖萍、李清文夫妇系公司实际控制人。

招股书显示,2018年贝仕达克实现营收5.59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0.98亿元,2018年毛利率为31.95%,净利率为17.61%。作为参照,2018年前三季度拓邦股份、和而泰毛利率分别为19.68%、20.65%,净利率分别为8.12%、10.18%。显然,在这两项财务数据上,贝仕达克均呈现碾压之势。

其中,肖萍、李清文夫妇合计控制公司95.00%的表决权,其中直接持有公司9.36%的股权,通过深圳市泰萍鼎盛投资有限公司、深圳市奕龙达克投资有限公司、深圳市创新财富一号投资合伙企业和深圳市创新财富二号投资合伙企业控制公司85.64%的表决权。

非止如此。若将时间线拉长,考察贝仕达克更早些时候的经营情况,公司的毛利率与净利率同样高的“离谱”。

招股说明书显示,贝仕达克主业营业为智能控制器及智能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其中,智能控制器主要应用于电动工具领域,并向智能家居、汽车电机等领域拓展,主要客户包括TTI、捷和电机等国际知名企业;智能产品系智能控制器的下游延伸,主要包括智能照明、智能安防等产品,主要客户包括亚马逊、TTI等。

图片 2

该公司本次拟公开发行新股不超过2667万股,拟募资54962.60万元,其中45319.60万元用于智能控制器及智能产品生产建设项目;4643.00万元用于研发中心建设项目;5000.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据招股书,2016年度、2017年度贝仕达克毛利率分别为30.07%、28.18%,同期行业平均水平为18.56%、19.61%;与此同时,公司2016年、2017年贝仕达克净利率分别为18.17%、9.17%,拓邦股份、和而泰虽贵为行业龙头,自上市以来净利率却常年在10%以下徘徊。

招股说明书显示,该公司2016年、2017年、2018年三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
32689.02万元、47271.66万元、55874.27万元,复合增长率为30.74%;同期实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3613.34万元,6821.18万元,9480.92万元,复合增长率为61.98%。

何以如此?

在招股说明书中,贝仕达克向投资者揭露了公司存在的相关风险。

智能控制器又称控制面板,简单说,就是在一块PCB板上焊接电线及各类器件。该领域下游涉及业务繁多,囊括汽车电子、家用电器、电动工具及智能家居等多个领域。

其一是客户集中度较高风险。据招股说明书,报告期各期,公司前五大客户的销售占比分别为98.29%、98.03%和98.34%,其中第一大客户TTI
的销售占比分别为81.68%、80.18%和83.49%,处于较高水平。TTI
系全球电动工具市场的领军者,拥有Milwaukee、AEG
和RYOBI等十余个知名品牌,市场排名全球第二,其中在消费级/DIY
电动工具领域市场占有率超过50%,位列全球第一。尽管公司与TTI
合作多年,一直保持稳定的合作关系,但若未来TTI
的市场份额下降、其对智能控制器的需求降低、减少甚至取消与公司合作,可能导致公司业绩增速放缓甚至下滑的风险。

图片 3

其二是应收账款坏账风险。据招股说明书,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4436.63
万元、8575.77 万元和9331.64
万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23.60%、27.41%和26.48%,应收账款账龄均在一年以内,应收账款的对象主要为TTI、亚马逊、和而泰、拓邦股份和捷和电机等优质企业,上述客户资信良好、实力雄厚。同时,公司为占营业收入80%以上主要客户的应收账款购买了保险,在一定程度上转移了应收账款坏账风险。若公司主要客户的财务状况发生重大不利变化,导致应收账款可能不能按期收回或无法收回,将给公司带来一定的坏账风险。

由于汽车电子行业壁垒较高,长期遭欧美日企业把控,国内智能控制公司便将发力重点放在家用电器和电动工具领域,并逐渐诞生一批龙头企业,如拓邦股份、和而泰等。2017年,拓邦股份实现营收26.8亿元,与国际龙头——英国英维斯控制、德国代傲控制、金宝通等相比仍有不小差距。

此外,贸易摩擦等风险也被提及。据招股说明书,该公司及主要客户的产品销往北美、欧洲、香港等地区。2018年6月以来,美国多次宣布对中国商品加征进口关税,其公布的征税清单中包括部分智能控制器产品及电动工具等下游终端产品。尽管公司2018
年度的营业收入仍保持快速增长,但若中国未来与美国的贸易摩擦升级或与其他国家产生贸易摩擦,并直接涉及公司出口的主要产品,可能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其中原因,据联讯证券分析,一是国际龙头涉足智能控制行业较早,多数有50年以上历史,具备技术、资源、专利等优势;二是国外企业合作客户产品较为高端,单价较高。

在此背景下,“黑马”贝仕达克的涌现堪称奇迹。在招股书中,公司称毛利率之所以高于行业平均水平,有多个原因。

首先是电动工具控制器毛利率通常较家电控制器更高,但时间财经在采访中了解到,事实并非如此。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并不能简单得出结论说,电动工具控制器毛利率高于家电控制器,智能控制器行业品类繁杂,仍要具体产品具体讨论。

贝仕达克还称,“公司研发实力较强,可以快速响应客户需求”。但实际上,2017年贝仕达克研发费用1745.07万元,在营收中的占比为3.69%。同期,拓邦股份研发投入2.07亿元,营收占比为7.72%。

更蹊跷的是,虽然贝仕达克在官网称
“致力成为智能控制全球领先企业”,但在对待技术人员及高管方面,却表现得异常吝啬。

时间财经查阅发现,贝仕达克共有两名核心技术人员,分别为创始人、董事长肖萍与研发中心总监孙太喜。孙太喜出生于1975、大专学历,自2010年起担任研发总监,但2018年他从公司领取的薪酬仅为24.43万元,远低于行业水平。非止如此,公司核心高管2018年平均薪酬甚至不足20万元。

图片 4

芯片行业资深工程师、知乎大V“蓝宝王”告诉时间财经,这种薪酬结构在深圳并不合理,如今普通工程师年薪都已经20万元起步。以珠海芯片上市公司全志科技为例,2017年高管平均年薪100万元以上,就算未上市前的2014年,高管年薪也有60万元。“我比较怀疑数据来源的真实性”,“蓝宝王”表示。

在卓博人才网上,贝仕达克给“嵌入式软件工程师”职位开出的最新月薪是15k-25K。时间财经拨通上面的联系电话后,相关人士回复称,实际薪水比这个还要高一些,但要看能力。若以均值20K计算,普通工程师一年薪水最低也有24万,研发中心孙太喜怎么可能只领取24.43万元年薪呢?

关于上述问题,时间财经多次致电贝仕达克,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种种迹象显示,行业“黑马”贝仕达克涉嫌通过人为压低高管和员工薪酬来降低“三费”(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及研发费用),最终达到增加利润的目的。而在此前,已有多家拟上市企业因此问题被否。

“大客户依赖症”?

2013年9月26日,成立仅三年的贝仕达克与TTI
Macao签订了一份销售合同。自此,这家智能控制行业新兵就开始了“躺着赚钱”的美好时光。

图片 5

TTI Macao是香港上市企业创科实业(Techtronic
Industries,简称“TTI”)的子公司。TTI于1985年在香港创办成立,如今已成为全球电动工具市场龙头企业,旗下拥有Milwaukee、AEG等多个知名品牌。2017年公司全球销售额超过60亿美元,实现净利润4.70亿美元。

2017年年报显示,TTI连续第八年营收创新高、连续第十年纯利创新高。受此驱动,TII股价一路走高,市值一度超过1000亿港元。2019年2月22日,香港恒生指数公司将科创实业纳入恒指成分股,后者也因此成为蓝筹新贵。TTI的强势崛起,也使不少供应商从中获利,其中就包括贝仕达克。

据招股书披露的材料,贝仕达克与TTI签订的合同期限是三年。到期后,双方无异议时,每年自动续期一年。2016至2018年,贝仕达克从TTI分别斩获订单2.67亿元、3.79亿元、4.66亿元,同期公司营收为3.27亿元、4.73亿元、5.59亿元,第一大客户TTI的销售占比分别高达81.68%、80.18%和83.49%。以此为据,称“TTI养活了贝仕达克”并不为过。

然而,这并非行业普遍情况。时间财经查阅拓邦股份年报发现,2015至2017年公司第一大客户销售占比分别为21.17%、20.29%、20.59%,同期和而泰的数据为23.72%、17.90%、19.00%,均未出现“大客户依赖症”。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拓邦股份第一大客户也是TTI。当年公司从TTI共获取销售额5.52亿元,在销售总额中的占比为20.59%。时间财经以投资者身份致电拓邦股份董秘办,相关人士表示,公司与TTI的合作,是从千万级客户逐渐培养起来的。从几千万合同到1个亿、3个亿,再到2017年的5个亿,经历了相当长一段时间。

反观贝仕达克,自2013年与TTI签订合同到2016年,仅仅用三年时间订单金额就达到2.67亿元。但蹊跷的是,同样拿到TTI约5亿元订单(贝仕达克在2018年,拓邦股份在2017年),贝仕达克毛利率却显著高出拓邦股份不少,而在净利率方面,贝仕达克更所向披靡,拓邦股份仅有8.38%。

净利率高的可怕

贝仕达克的赚钱“独门秘籍”究竟是什么?时间财经查阅发现,秘密就在公司对“三费”的“精打细算”上。

图片 6

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贝仕达克期间费用(销售费用、管理费用、财务费用及研发费用)分别为3437.75万元、8347.51万元和6069.29万元。2017年,贝仕达克为提高员工积极性,同意其以2.5元/股价格向公司增资,产生股份支付费用2650.22万元。

若剔除上述费用,在过去三年中,贝仕达克的实际费用率分别为10.52%、12.04%和10.86%。若单就该项数据来看,似乎有一定合理性,但细究起来,其实藏有不少“猫腻”。

截至2018年12月31日,贝仕达克拥有员工1178人,其中生产人员864人、营销人员47人、行政管理人员120人、研发技术人员147人。

图片 7

2018年,公司为销售人员、管理人员、研发人员支付的薪酬分别为332.76万元、965.64万元、927.25万元。这意味着,2018年贝仕达克销售人员、管理人员、研发人员的平均年薪约为7.08万元、8.05万元、6.31万元。

作为对照,拓邦股份2017年拥有销售员工341人,共支付工资4454.29万元,公司销售人员人均年薪约13.06万元;和而泰2017年销售人员共193人支付的总薪酬为2700.54万元,销售人员人均年薪约13.99万元。

为何贝仕达克销售人员工资仅有同行业的一半?考虑到2017年贝仕达克实施了员工股权激励计划,不排除存在部分员工自愿降薪的可能。退回到2016年,贝仕达克在册员工为720人,若以2018年的员工结构比例进行换算,2016年公司拥有生产人员528人、营销人员29人、管理人员73人、研发人员90人。

2016年,贝仕达克给销售人员、管理人员、研发人员支付的薪酬分别为179.68万元、532.72万元、605.71万元。这意味着,2016年贝仕达克销售人员、管理人员、研发人员的平均年薪分别约为6.19万元、7.29万元、6.73万元。该项数据与2018年相比,并无太大出入。

简言之,过去三年中,贝仕达克背靠大客户TTI,利用低研发投入、高管及员工的低薪酬获取了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的毛利率与净利率,同时还享受15%的企业所得税优惠税率。

在招股书中,贝仕达克并未披露2019年后公司能否通过高新技术企业复批。若该项福利消失,且核心高管及员工因薪酬过低而流失,“黑马”贝仕达克超高的毛利率与净利率还能维持多久?(北京时间财经
胡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