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光耀谈如何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中国亟待破解“两端”乏力的问题

T+- (原标题:朱光耀:2019年是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增长最低迷的一年)
#gallery35921 .nph_photo_view{ height:400px;} /6 –> 分享到 易信
LOFTER 新浪微博 腾讯空间 人人网 有道云笔记 网易财经| 查看图集|
国务院参事、财政部原副部长朱光耀
图集已浏览完毕重新浏览 李礼辉在2020网易经济学家年会发表主题演讲
王建宙在2020网易经济学家年会发表主题演讲
管清友在2020网易经济学家年会发表主题演讲
–>由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中国产经新闻报社、网易财经联合主办的2020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于12月22日在北京粤财JW万豪酒店举行,本届论坛的主题是《开放新格局智领新增长》。国务院参事、财政部原副部长朱光耀在演讲时表示,2019年,世界经济面临不断下行的压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四次下调2019年全球的经济增长预期,从年初预测的3.9%下调到3%。这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的最低年增速。2019年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后经济最为低迷的一年。值得警觉的是,世界贸易组织(WTO)预计,2019年全球贸易增速仅为1.2%。作为经济增长重要推动力的国际贸易,通常增速高于经济增速。但目前全球面临的是低迷的全球经济增长和更加低迷的全球贸易增长。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2019年,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对全球经济和全球贸易造成了重大冲击。以下为现场实录:2019年,世界经济面临不断下行的压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四次下调2019年全球的经济增长预期,从年初预测的3.9%下调到3%。其中,10月份IMF最新的3%的预测值比此前7月预测的3.2%下调了0.2个百分点。这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的最低年增速。2019年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后经济最为低迷的一年。特别值得警觉的是,2019年全球贸易比全球经济更为低迷。WTO预测,2019年全球贸易增长率仅为1.2%。国际贸易是推动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正常情况下其增速要高于经济增速。全球贸易比已经低迷的全球经济更为低迷的现状说明,2019年世界经济确实出现了问题。究其原因就是在这一年中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对全球经济和全球贸易造成了重大冲击。尽管不愿看到,但事实是,12月10日,由于美国一国的阻挠,WTO的上诉争端解决机制处于停摆。美国是全球第一大经济体,曾是建立WTO的推动者,而且在过去多年一直标榜是自由贸易的引领者。但美国的民粹主义推动了美国在国际经济贸易体制中采取了单边主义的措施,对WTO上述争端解决机制法官的任命进行阻挠,从而使得WTO这一最关键机制在今年12月10日陷于停摆,更严重的是导致整个WTO体系的运作现在都处于停顿的状态。2020年,多贸易体制受阻的危害性和影响还会持续。在全球经济整体增速仅为3%的同时,值得警惕的是,全球90%以上的经济体在2019年都出现了经济增速下行。IMF关于2019年各国经济增长预期的数据显示,与7月份的预测值相比,美国下调了0.2%,德国、英国调整的幅度都很大。尽管IMF10月的数据显示,2019年印度经济增长预期可达6.1%,但现在看,2019年印度的经济增长率将会有较大幅度的下调。中国下调了0.1%,但IMF预测2019年中国经济增长率仍将达到6.1%。中国成为2019年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以上内容根据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新普京,摘要
财政部原副部长朱光耀表示,明年,中国应该按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部署化外部压力为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动力,集中精力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朱光耀说,要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方针,全面做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资、稳外贸、稳投资、稳预期的“六稳”工作,深化改革,扩大开放。至于如何做好中国自己的工作,朱光耀认为,有两个方面特别重要:一是深化改革、扩大开放,二是坚定不移地推进创新驱动,从而提高全要素劳动生产率。

摘要
10月15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报告》,将2019年世界经济增速下调至3%,较今年4月份预测值下调0.3个百分点,这是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最低水平。IMF还全面下调了美国、欧洲、中国和印度的增长预期。

朱光耀讲述全球经济大变革中的新机遇

10月15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报告》,将2019年世界经济增速下调至3%,较今年4月份预测值下调0.3个百分点,这是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最低水平。IMF还全面下调了美国、欧洲、中国和印度的增长预期。

“我们也要客观的认识到,在提高全要素劳动生产率方面,我们在两个方面存在亟需加以改进的地点:一个是基础科研的投入,第二个是把实验室中的科研成果转化为现实的生产实践。这实际上是处于两端的两个问题。”财政部原副部长朱光耀说道。

当天,IMF首席经济学家吉塔·戈皮纳特在美国华盛顿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当前,全球经济正在同步放缓。我们再次将2019年的增速下调,至3%,这是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慢的速度。

12月21日,在由腾讯新闻·原子智库主办、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联合主办的“请回答2020:腾讯风云演讲暨2019经济年会”上,朱光耀发表了题为《全球经济大变革中的新机遇》的演讲。

戈皮纳特说,“贸易壁垒增加和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加剧,继续削弱增长动力。”

回顾2019年的全球经济形势,朱光耀说,今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4次下调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从年初的3.9%一路下调到3%,创下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增速。更值得警觉到是,世界贸易组织(WTO)预测,2019年全球贸易增长只有1.2%,比已经相当低迷的全球经济增速还要低,这是一种非常反常的情况。

报告指出,全球经济活动步伐继2018年最后三个季度大幅放缓之后仍然疲软。尤其是制造业活动势头严重减弱,已降至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

究其原因,朱光耀说,在这一年中,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对多边贸易体系成了重大的冲击,而且这些冲击还在持续。12月10日,WTO最关键的上诉机制由于美国一国的阻挠被迫处于停摆状态。“毫无疑问,这将对2020年的全球经济,特别是全球贸易状况产生持续的影响。”

报告强调,不断加剧的贸易和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增加了未来全球贸易制度以及更广泛的未来国际合作的不确定性,给商业信心、
投资决策和全球贸易造成了不利影响。

在这些外界因素的影响下,如何评价2019年中国经济的表现?朱光耀说,2019年前三季度中国经济增长6.2%,据IMF预测,全年中国经济增长6.1%。“即使按照IMF预测的6.1%来看,中国经济表现是所有全球主要经济中增长最快的。”

IMF认为,各央行通过行动和沟通,明显转向实施更加宽松的货币政策,已经缓解了上述紧张局势对金融市场情绪和活动的影响,同时总体上具有韧性的服务业部门为就业增长提供了支持。尽管如此,前景依然不稳定。

他指出,去年,中国经济规模为13.6万亿美元,如果今年实现6.1~6.2%的经济增长,那么新增经济增量在9000万美元左右,远远超过一般中等规模的国家经济总量,中国在世界总体经济规模中的份额在不断增加,影响在不断扩大。他说,中国经济稳中向好、持续向好的基本态势没有变。

IMF预测,2020年世界经济增长率有望回升至3.4%,但相比4月的预测下调了0.2个百分点,这主要反映了拉丁美洲一些新兴市场、
中东以及面临宏观经济压力的欧洲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的经济表现预计将有所改善。

对于2020年的全球经济形势,朱光耀说,IMF的预测是全球经济增速为3.4%,其中最关键的是中美两国的表现。他还提到,12月16日,IMF新任总裁格奥尔基耶娃说,随着中美贸易争端的缓和,预计中国2020年经济增速将达到6%。

但IMF强调,由于上述若干国家前景存在不确定性、中国和美国经济增长预期将会放缓以及一系列突出的下行风险显现,全球活动的步伐很有可能进一步大幅放缓。

在朱光耀看来,明年,中国应该按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部署化外部压力为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动力,集中精力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为了预先阻止这种结果的发生,报告指出,应当果断制定各项政策以缓解贸易紧张局势、重振多边合作,并及时为经济活动提供必要的支持。为了增强抵御风险的能力,政策制定者应当消除对中期经济增长造成风险的种种金融脆弱性。

“我们当前确实面临着一些更大的挑战,包括结构性、周期性因素交织,也包括三期叠加的因素在持续产生影响。中国经济面临着下行的压力。”朱光耀说,面对这些挑战,要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方针,全面做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资、稳外贸、稳投资、稳预期的“六稳”工作,深化改革,扩大开放。

至于如何做好中国自己的工作,朱光耀认为,有两个方面特别重要:一是深化改革、扩大开放,二是坚定不移地推进创新驱动,从而提高全要素劳动生产率。

朱光耀指出,经过40多年的快速发展,经济总规模和综合国力的提高让中国具备了按联合国定义的齐备的工业体系。这为我们发展先进制造业、利用数字经济提升制造业生产力水平提供了难得机遇,使我们在提高全要素劳动力方面具有一个非常有力的优势。

但另一方面,朱光耀说,也要客观认识到我们在提高全要素劳动生产率方面存在的问题。一是基础科研投入不足,二是科研成果转化不足,这实际上是处于两端的两个问题。我们亟需通过努力来破解这两方面的瓶颈,以提高中国经济发展的潜在生产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