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普京辽宁首富消失33个月:财富一天蒸发209亿 公司停牌

新普京 1

T+-
(原标题:辽宁前首富的过山车:神秘发家身家260亿,遭美国机构做空坠落)
作者丨市界
冯晨晨编辑|老拿从身家260亿的首富到还不起1300万债务,是什么样的感觉?12月18日晚,港交所发布公告称,从12月23日将对辉山乳业的上市地位给予取消。两年多停牌后,这家辽宁老牌乳企,最终还是走上强制退市的道路。事实上,辉山乳业的危机从2016年便已开始,美国做空机构浑水先后两次狙击辉山乳业,称自2014起辉山乳业就夸大利润率,存在财务造假问题。2017年3月24日,辉山乳业股价瞬间崩盘,一小时内市值蒸发高达320亿港元,约合287亿人民币。此后,辉山乳业债务危机接连爆发,涉及金融债权上百亿元,公司老板杨凯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从昔日260亿身家的“辽宁首富”,变成还不起1300万债务的“老赖”。神秘发家史出身不简单,成功搭上外资顺风车多数人知道杨凯,还是在2016年。那年,他以260亿元身家跻身胡润富豪榜第66位,成为辽宁首富,引发无数媒体争相报道。实际上,在这之前,这位辽宁前首富行事颇为低调,甚至很多基本资料都没有。对于他的过去,只有这一句,“杨凯出生于1957年,从事粮食机械、粮食深加工、奶牛养殖及乳品加工等多项涉农产业近30年。”不过,按杨凯此前的说法,他的创业开始于30年前,最早可以追溯到1992年。当时,杨凯担任沈阳隆迪粮食制品有限公司的副董事长、董事兼总经理。这是一家中外合资的企业,由美国隆迪国际公司投资。《中国新闻周刊》此前报道,一位接近杨凯的人士透露,杨凯在进入沈阳隆迪前曾在政府机关工作,“他在沈阳市比较典型,是官场混出来的人物。跟他交流,你会觉得他热情、大气,但又很霸道。”上世纪90年代,面临着产业结构调整与升级的东北,希望通过外资来为企业注入新鲜的血液。据《中国经营报》报道,2002年,沈阳确定要确保全年利用外资15亿美元。杨凯的背景,不仅是其成功“搭上顺风车”,也有助于辉山乳业的经营。2015年,杨凯带着西丰辉山乳业项目到辽宁铁岭时,当地政府表示,要尽最大努力帮助解决项目中遇到的问题。从天堂到地狱曾是辽宁首富身家260亿,还不起千万债务成“老赖”据官网显示,辉山乳业集团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51年。在杨凯接手后,辉山乳业开始大踏步前进。臭名昭著的三氯氰胺事件后,杨凯借助机会,将辉山乳业进一步做大。仅从2008年12月~2009年2月,辉山乳品的销售额是往年的200%,沈阳市场的份额突破85%。2013年9月,辉山乳业在港上市,IPO募集资金78亿元,在当时成为香港历史上消费品行业首次发行募集资金前三名。上市首日市值近400亿港元,同样跻身中国乳业境外上市公司市值前三甲。这样喜人的成绩,使得作为辉山乳业掌门人的杨凯身家大增,并以260亿元身家位列“2016年胡润百富榜”第66位,不仅是乳制品行业唯一入榜的企业家,还获得辽宁首富的称号。在杨凯看来,辽宁的乳业条件和资源并不差,按照规划,辉山乳业将回归A股,向全国乃至东盟市场扩张。可惜的是,杨凯似乎等不到这一天了。2016年底,辉山乳业在美国做空机构浑水的“逼迫”下节节败退。浑水认为,辉山乳业至少从2014年开始发布虚假财务报表,夸大其资产价值及负债。此外,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杨凯挪用公司资产1.5亿港元。不久后,浑水以国家税务总局增值税数据为佐证,发布第二份做空报告,指出辉山乳业存在大量欺诈性收入,并存在资金链危机,暴雷一触即发。在强大的攻势下,2017年3月24日,辉山乳业股价瞬间崩盘,一小时内市值蒸发高达320亿港元,约合287亿人民币,这让杨凯都惊呼,“公司股价暴跌,我是一点准备都没有”。自此,辉山乳业便开始长达两年多的停牌。自那后,辉山乳业债务危机接连爆发,涉及金融债权上百亿元,杨凯也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从昔日260亿身家的“辽宁首富”,变成还不起1300万债务的“老赖”。这位辽宁前首富,在一年时间内,便从山巅跌落低谷。父子神秘感一样爆棚旗下公司数量相差73倍不仅自身神秘感爆棚,杨凯的家室同样在大众面前鲜有露面。目前可以确认的是,杨凯有一位名为杨佳宁的儿子。辉山乳业招股书曾披露,杨凯及其儿子杨佳宁,分別持有沈阳兆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已发行股本的32%及38%。公司秘闻此前报道,杨佳宁代表辉山乳业参加公开活动,可以追溯到2014年。彼时,辉山乳业冠名央视的一档节目,杨佳宁以辉山乳业执行董事的身份,与杨凯一同参加。2015年5月,杨佳宁以辉山乳业执行董事的身份,出席一场小学生绘画比赛的启动仪式。2015年底,辉山乳业新大厦落成。媒体报道称,辉山乳业董事局主席杨凯与执行董事杨佳宁共同为大厦揭牌。不过,辉山乳业上市以来的董事名单上并未有杨佳宁。天眼查显示,沈阳兆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确曾有一位名为杨佳宁的董事,但在2017年1月,也就是辉山乳业被浑水做空且未股价未闪崩前,杨佳宁卸任公司董事一职。也就是说,在辉山乳业暴雷前,杨佳宁似乎有意与杨凯脱离关系。目前,杨佳宁名下仅有两家公司,分别为辽宁德佳肉牛产业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股东,与沈阳利川砌块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与法人。利川砌块成立于2006年,主要从事砌块及轻质建筑材料制造与销售等业务,注册资本1000万元,杨佳宁持股80%为实际控制人。相比而言,已沦为“老赖”的杨凯,名下公司依旧高达146家,是杨佳宁公司数量的73倍。这些公司不仅涉及农牧业、批发业、燃气生产和供应业、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等诸多业务,注册资本也多在千万乃至上亿级别。如今,随着辉山乳业的倒下,这位辽宁前首富又会迎来何样的命运,人们拭目以待。

T+-
(原标题:辽宁首富消失的33个月,财富一天蒸发209亿,公司停牌千日强制退市)
12月23日,辉山乳业的上市地位正式根据除牌程序予以取消。这个曾经跻身中国乳业产量前四强、
标榜“品质如山”的企业似乎已经无路可走。文|乔迟编辑|鹿鸣停牌1004天后,辉山乳业最终迎来了港交所的退市通知。12月23日,辉山乳业的上市地位正式根据除牌程序予以取消。联交所称,该公司的股份自2017年3月24日起已暂停买卖。2018年3月至2019年5月,联交所上市部认为该公司并未符合《上市规则》的规定,将该公司置于除牌程序的第一至三阶段。在除牌程序的第三阶段于2019年11月15日届满前,该公司并没有提交任何复牌建议。因此,联交所决定取消该公司股份在联交所的上市地位。这个曾经跻身中国乳业产量前四强、
标榜“品质如山”的企业似乎已经无路可走。被做空机构估值为零据官网显示,辉山乳业历史可追溯到1951年,主要从事奶品及婴幼儿配方奶粉生产及销售。随后它发展成为国内率先实现奶源全部来自于规模化自营牧场的大型乳制品企业,也是辽宁省最大业态奶生产商。2013年9月,辉山乳业在港交所正式挂牌上市,全球发行额13亿美元,跻身有史以来全球消费品公司首次发行前十名,上市首日市值近400亿港元,跻身中国乳业境外上市公司市值前三甲。因为股价蹿升,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先后在2015年和2016年成为沈阳首富和辽宁首富。危机出现在2016年,曾因成功做空东方纸业成名的做空机构浑水,在两年内连续阻击7家美股中资公司,其中三家公司退市,一家企业申请破产重组。最先中枪的东方纸业从此一蹶不振,目前股价在0.9美元徘徊,而它股价最高时曾达到8.19美元。如此高的命中率,使中概股企业对浑水闻风丧胆。12月,浑水将狙击目标瞄准为辉山乳业。在一个月内,浑水两次发布对辉山乳业的做空报告,报告称,自2014年辉山乳业就夸大利润率和资本开支,浑水还以国家税务总局增值税数据为证,显示辉山存在大量欺诈性收入。并且指出公司董事局主席杨凯有可能挪用公司至少1.5亿元人民币资产,真实数字或更大。浑水预估,辉山企业估值实际接近于零。被狙击后辉山的危机没有立刻显现,股价只是短暂下跌后回升,并维持横盘震荡,但是做空报告给辉山埋下一颗定时炸弹。2017年3月24日,辉山盘中遭遇“崩盘式“暴跌,盘中最大跌幅达90.71%。这一跌幅创下港股历史之最,一小时内市值蒸发320亿港元。午后被勒令临时停牌。至于原因,有消息称是辉山乳业因公司遭中国银行审计发现,账上30亿资金被转出投资地产,资金收不回来导致资金链断裂,消息走漏后造成股价大跌。国内多家给辉山乳业提供借贷的金融机构对其财务状况调查显示,辉山确实存在财务造假,其资金链也已岌岌可危。据统计,辉山乳业债务危机爆发时,涉及的金融债权高达上百亿,涉及70多家债权人,包括23家银行,十多家融资租赁公司以及部分P2P、私募机构。根据后来辉山披露的数据,截至2017年3月底,公司总资产约262亿元,其中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为29亿元,总债项达267亿元。2017年3月28日,辉山乳业发布了“股票不寻常下跌”的公告,否认了挪用资金等问题,但承认资金链断裂,曾向沈阳市政府求援。据21世纪经济报道称,在股价暴跌前一天,辽宁省政府金融办曾组织召开会议,要求辉山乳业让出部分股权以获得足够资金。辽宁省金融办要求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不要抽贷,并希望能给辉山乳业4周的时间来解决拖欠部分利息的问题,争取两周以后恢复付息能力,4周以后解决资金流动性问题。会上,杨凯承认公司资金链断裂,但称公司将出让部分股权引入战略投资者,通过重组在一个月之内筹资150亿元,他还充满信心的保证将解决资金问题。然而,杨凯的信心并没有阻挡住辉山的危机。2017年4月10日晚间,辉山乳业发布公告称,上海法院发出冻结辉山乳业6家子公司股权的命令。4月底,辉山乳业的管理层大量离职,董事会仅剩杨凯与一致行动人葛坤,而葛坤处于“失联”状态。据界面新闻获得的一份时间为2017年8月的辉山重组资料显示,仅金融类债权就高达380亿元,偿债难度十分巨大。彻底陷入危机的辉山乳业,不得不寻求债务重组。2017年11月16日,辉山乳业公告称,截至2017年3月31日的综合净负债可能达人民币105亿元,鉴于此,公司进入临时清盘。12月4日,辉山乳业公告称,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接受公司债权人提出的对公司两间主要附属公司破产重整的申请,正式启动破产重整程序。此后两年间,辉山的重组计划多次被债权人否决。最新的重组进展是在2019年8月,据界面新闻报道,按照一份由“辽宁辉山乳业集团系列公司管理人”在7月26日下发的《投资方案》显示,伊利拟投资15亿元获得新辉山公司67%的股权,并承接辉山乳业的所有债务。12月19日,《财经天下》周刊拨打辉山乳业的电话求证,电话并未接通。“消失”的董事长杨凯董事长杨凯与辉山乳业的缘分要追溯到20年前。90年代初,辉山乳业被认为是沈阳当地最好的企业之一,隶属于沈阳农垦总公司。44岁的杨凯在沈阳隆迪粮食制品有限公司担任董事兼总经理。当时,沈阳市政府为辉山乳业招商引资,杨凯供职的隆迪公司看中了这个机会,2002年,拿到了52%的控制权,成功入主辉山乳业。2004年,隆迪获得辉山乳业100%股权,之后直接将50%股权转给杨凯。接手辉山乳业后,杨凯首先将目标定在了乳业全产业链的打造上。这在当时的乳品行业看来并非明智之举,产品利润很有可能无法覆盖大量的养殖成本。尽管遭到不少质疑,杨凯依然坚持这一目标。杨凯曾在一段宣传片中表示,“我是一个真实的人,辉山能走到今天也离不开真实。当别人为了抢占市场和资本不择手段的时候,我创造了乳制品行业最完美的全产业链。”后来的事实证明杨凯当初的决定,在一定程度上是正确的。2008年,中国乳制品爆发“三聚氰胺”事件,国内生鲜乳产量年均增长率大幅滑坡,行业危机爆发。依靠全产业链的辉山乳业却幸免于难,销售额年均增长200%。在2008年以前,辉山乳业只是一个辽宁的家乡品牌,之后,辉山品牌被打响,不仅占据沈阳80%、辽宁60%以上的市场份额,还稳居东北第一。从2009年开始,野心勃勃的杨凯带领辉山乳业加速扩张,2013年赴港上市后,借助资本的力量,辉山在沈阳、抚顺、锦州多地投资建设奶牛繁育和乳品加工产业集群项目,投资超200亿。从2014年起,杨凯多次增持股份,直接和间接持股比例合计超过60%。2015年辉山乳业股价飙升,杨凯身家随之上涨,2016年以260亿元身家登上胡润百富榜,排在第66位,成为辽宁省首富。首富宝座仅仅一年过后,杨凯成为了外界声称导致辉山股价暴跌的罪魁祸首。股价闪崩后,辉山乳业几近断裂的资金链和财务造假问题一并曝光,而这一系列的矛盾都指向了公司董事长杨凯,外界质疑股价暴跌起因于杨凯挪用30亿元投资地产。“都是谣言”,杨凯随后否认,这是他唯一一次对辉山股价暴跌作出回应,此后至今,人们都只能从公告中了解他的动向。辉山乳业股价跳水大跌那天,杨凯的财富一天蒸发209亿元。《中国新闻周刊》报道提到,杨凯涉及的个人债务达到40亿元。2017年12月7日,辽宁省盘山县人民法院公布,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被列入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2018年12月20日,辉山乳业系列企业向管理人提交重整计划草案(初稿),涉及2702家债权人向管理人申报5155笔债权、720亿元。

新普京 1

辉山乳业董事长,辽宁首富,铁腕企业家,低调的官场人——杨凯拥有诸多标签,但关于他的信息,网页上只有寥寥几页。

这个神秘商人低调到,百科上三百字概括生平,众人只能管中窥豹。

细长眼上趴着一对淡眉,聚财的大鼻下是看起来能言善辩的一双薄唇,框在圆方圆方的脸盘里。杨凯长着一张处变不惊,“富甲一方”的脸。

他却很低调,鲜少在公开场合露脸。

但12月18日晚间,港交所一纸公告昭告:由12月23日上午9时起,取消辉山乳业的上市地位。舆论一片哗然。

杨凯也再次被“炸”到了台前。

“官商两道通吃”

生于1957年的杨凯是土生土长的沈阳人。

“他在沈阳市比较典型,是官场混出来的人物。”身边人曾经这样评价杨凯;在下海经商之前,他一直在政府机关工作。

上世纪90年代,东北面临着产业结构调整与升级,迫切需要外资为企业注入新鲜血液。

2002年,沈阳提出了要通过抓大项目、运作企业赴海外上市等方式,确保全年利用外资15亿美元的工作目标。

当时,辉山乳业被认为是当地最好的企业之一。沈阳市政府开始大力为辉山乳业招商引资。

外界一致认为,辉山乳业将花落新希望奶业。彼时,新希望董事长刘永好对控股辉山也胸有成竹,还亲自专门赶赴沈阳商谈合资的事情。

反转突然而至:

一家名为美国隆迪的外资公司,最终获得了辉山乳业52%的控股权。

“政府起了关键的作用,如果政府不支持,没有成功之说。”时任美国隆迪公司执行总裁李安民如此回应这个令众人意外的结果。

美国隆迪是一家涉足房地产、农业等领域的投资公司。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在华投资了以粮食为原料的食品精加工企业,其中就包括一家名为沈阳隆迪粮食制品有限公司的合资企业;而当时在沈阳隆迪担任职副董事长、董事兼总经理的,正是杨凯。

没人知道“混迹沈阳官场”的杨凯,在当中有多少斡旋。

随后美国隆迪对媒体宣布,在辉山乳业的经营上,“杨凯是不二的人选。”

艾问查阅资料发现,辉山乳业成立于1951年,前身是沈阳农垦总公司下属的国有企业。1998年底,沈阳农垦总公司将沈阳地区的多个畜牧场、牛奶公司、乳品加工企业整合在一起,组建了“沈阳辉山乳业集团”。

2004年7月,沈阳市农垦联合企业总公司彻底退出沈阳乳业,沈阳乳业又由中外合资变为外资美国隆迪独有,杨凯为沈阳乳业新任总经理,负责日常运营管理。

在辉山乳业与美国隆迪的合作仪式上,沈阳市的多位领导亲自到场剪彩,接见与合资相关的英美人士。由此可见当时沈阳官方对美国隆迪投资的重视度。

2004年12月,在美国隆迪取得沈阳乳业全部股权5个月后,总经理杨凯获得了沈阳乳业50%的股权。辉山乳业上市招股书里的解释是,“基于杨凯对沈阳乳业及所有其他合营公司所做的贡献”,业务伙伴将沈阳乳业的50%权益转让给杨凯。

经过了复杂的股权转让和经营实体变更,最终在2012年8月,杨凯成为辉山乳业的大股东和董事长。

向辽宁首富进军

不得不承认,杨凯的 “时运很正”。

实力和运气同样重要,后来杨凯对辉山的经营的确也彰显了他“有魄力,善经营”。

2002年,杨凯45岁,带着对家乡品牌的热爱,开始了辉山乳业的经营管理和战略规划,开创了“自营牧场”模式。

当时,多数乳品企业都在斥巨资抢占奶业市场,跑马圈地。杨凯的“全产业链”路线遭到董事局一致反对——他们认为这是一条“龟速”发展的路线。

而杨凯力排众议,最终确立了打造“全产业链”的路线。

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横空出世,中国乳业发展受到重创。

此前10年,中国乳业高速发展,生鲜乳产量的年平均增长率是17.4%,而自2008年后,乳业发展速度明显放缓,生鲜乳产量年均增长率骤降到1.29%。

辉山乳业却在行业一片哀嚎中杀出血路。

从2008年12月到2009年2月,辉山乳品的销售额是往年的200%,沈阳市场的份额突破85%。

在同行们纷纷退出维稳之际,杨凯却大举扩张,异军突起。

2013年9月27日,辉山乳业在港交所上市,募资金额超百亿港元,市值一跃成为海外乳业上市公司前三。

2014年10月8日,辉山乳业和荷兰乳业巨头皇家菲仕兰有限公司宣布成立合资公司,在中国运营完全垂直的婴幼儿配方供应链。

2015年,杨凯凭借140亿元的身家,跻身胡润百富榜上的沈阳首富。次年,杨凯则以260亿元身家,跻身胡润榜第66位,一跃成为辽宁首富。

“花路上埋着雷”

高楼一砖一瓦建起,崩塌只消一分一秒。

杨凯高歌猛进的路上,藏满了一颗颗地雷。

2016年12月,美国知名做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针对辉山乳业连发两份做空报告,指出辉山乳业的三大罪状:过去发布的盈利有造假之嫌,夸大牛牧场资本支出,同时公司主席涉及挪用公司资产,价值最少达1.5亿元。

2017年3月24日上午,港股“辉山乳业”在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股价如断崖式泥石流倾泻而下,400亿港元市值暴跌85%,300多亿瞬间蒸发,成港股市场史上最大悲剧。

当日,辉山乳业紧急停牌,市值仅剩下56亿港元。

这一停就是两年,辉山乳业此后再没能在资本市场开启交易。成千上万没回过神的投资者被套牢,跑都跑不出去。

杨凯的家人则“十分机智”。

儿子杨佳宁,在雷爆的前一刻,似乎有意撇清与杨凯的关系。

辉山乳业招股书曾披露,杨凯及其儿子杨佳宁,分別持有沈阳兆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已发行股本的32%及38%。

沈阳兆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确曾有一位名为杨佳宁的董事,但在2017年1月,也就是辉山乳业被浑水做空且股价未闪崩前,杨佳宁卸任公司董事一职。

此外,据媒体报道,杨凯和妻子葛坤以通过设立两层英属维尔京群岛公司的方式,间接持有上市公司中国辉山乳业控股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权。而葛坤作为辉山乳业的财务总监,在其债务危机爆发期间突然“失去联系”。

2017年5月26日,辉山乳业公告称,葛坤也已不再担任公司董事职位,即时生效。

杨凯似乎想一肩抗下所有“重负”。

而一份时间为2017年8月的辉山重组资料显示,仅金融类债权就高达380亿元。

此后2年间,辉山开始进入漫长的重组阶段。其后,辉山乳业实控人杨凯“首富”变“首负”,也成了老赖。

停牌的两年后,一切终于到了终局。

2019年12月18日晚间,港交所发布公告称,将自12月23日上午9时起,取消中国辉山乳业控股有限公司(下称辉山乳业,6863.HK)的上市地位,引发市场一片嘘声。

数据显示,杨凯或在包括辉山乳业在内的127家大小公司中拥有职务,在其中115家担任法人,并对外投资20家公司,实际控制27家公司。这些公司广泛分布在租赁和商务服务业、批发零售业、制造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农林牧渔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热力燃气、水生产和供应业以及建筑业中。

而杨凯本人已被限制高消费,并疑似拥有接近30条股权被冻结信息,被冻结股权数量从110万股到2.7亿股不等。

事实上,自2016年12月发布了截至9月30日止六个月的中期业绩之后,辉山乳业再没有发布任何关于业绩的公开报告,其董事会及高管成员在2017年末也近乎全数离职。数据显示,目前其董事会成员仅剩杨凯及钟卫民在列,杨凯为辉山乳业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钟卫民为独立非执行董事。

而公司高管成员几乎仅剩杨凯一人。

辉山坠落三宗罪?

从国企职工熬到辽宁首富用了近30年,而从云端跌落,却只要短短一天。

商业帝国的彻底崩塌,也仅用了2年。

扩张太快,债台高筑,财务造假,是这场大溃败的三宗罪。

辉山近些年在规模上的急速扩展令人瞠目。2009年,
辉山乳业先后在沈阳、抚顺、锦州、阜新等地投资建设了良种奶牛繁育及乳品加工产业集群项目。2013年开始,辉山乳业又开始将目光锁向华东地区,对山东、河北、四川等新区域市场进行初步布局,更在江苏盐城布置辉山的全产业链模式。

这被外界视为辉山发出了大规模扩张、从区域品牌走向全国性乳品企业的信号。

这条路走得明显“操之过急”。

“虽然辉山自称是全产业链模式,但是其支撑点是有限的,这种所谓的全产业链模式,使得盘子看起来很大,可能就有水分。”业内人士称。

这也是浑水机构质疑辉山乳业的地方。美国浑水公司报告声称,辉山乳业夸大奶牛养殖场的开支,且资本开支造假,浑水估计夸大的程度在8.9亿元到16亿元之间,夸大的目的是为了掩盖收入中造假行为,通过掩盖财务造假行为,转移公司资产。

辉山乳业在发布的公告中对这种说法进行了否认。不过,企业的急速扩张背后确实带来了越发沉重的资金压力。

据了解,2013财年至2016财年,建牧场、购草料、奶牛养殖、饲料加工等高额支出使辉山乳业欠下了巨额债务。四年中,辉山乳业总负债分别为46.28亿元、78.25亿元、106.49亿元和170.87亿元。

2016年年度的辉山财报上,列出该集团整体毛利率达到56%,而同期的国内乳业巨头蒙牛的毛利率多少呢?仅有33.7%。当然了,2014、2015年度辉山乳业的毛利率与同行“现代牧业”、“中国圣牧”、“蒙牛”相比,也同样是高的离奇。

就在辉山乳业暴雷的前一天,2017年3月23日,辽宁省金融办召开的辉山乳业债权工作会议上,杨凯承认资金已链断裂。但他依然信心满满地表示,一个月内,辉山乳业就可以筹集150亿元的资金,用于维护市值,恢复投资者信心,保护辉山品牌。

纸包不住火,辉山事件发酵后,讨债者纷纷曝光辉山乳业的债权金额。

据估计,辉山乳业有70多家债权人,其中23家银行、十几家融资租赁公司,金融债权预计至少在120亿元以上。除此之外,据可靠消息源透露,杨凯本人还涉及40亿元的个人债务,此外,辉山乳业还欠供货商款项接近30亿元。

2018年12月20日,辉山乳业提交的重整计划草案显示,辉山系债务涉及2702家债权人、5155笔债权,累计720亿元。

浮华假象,一夕就被拆穿。

针对辉山乳业断崖式下跌之惨景,市场分析人士认为,公司债券逾期,大股东挪用资产炒房,浑水做空直指公司财务造假是股价崩跌的主要原因。

有经济学者分析认为,辉山乳业的股权结构存在问题。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在辉山股价大跌之前,杨凯持股量为73.56%,减去当日抛出的2.51亿股,持股量依然有71.7%。这是一种不合理的股权结构。

从结构分析,股权集中容易造成体制僵化,出现铁腕人物。其他的董事层更像一个打工者,而不是合作方。强势的性格有好处,但也会有不足。

中国奶协常务理事王丁棉分析认为,辉山乳业之所以走到今天如此败落的境地,与投资决策失误及对行业与市场变化预判出现严重偏差等原因有关。“辉山乳业想走全产业链发展模式并无不妥,但当家人杨凯看不到行业存在的危机,在大大超出企业实力的情形下贪图‘大干、快上和做大’,导致投资过大,出现资金链断层。

我是一个真实的人,辉山能走到今天也离不开真实。当别人为了抢占市场和资本不择手段的时候,我创造了乳制品行业最完美的全产业链。”鲜少在公众场合高谈阔论的杨凯曾这样评价自己。

建在谎言之上的“真实”,犹如聚沙成塔,一碰就碎。

这份评价今时来看,不免令人唏嘘。

END

编辑:莫得感情

图编:穆增林

往期阅读

艾问嘉宾

冯仑

|周鸿祎|高西庆|宋志平|董明珠|王中军|俞敏洪|刘永好|马蔚华|徐小平|蔡文胜|许达来|熊晓鸽|周逵|阎焱|符绩勋|徐新|贺志强|李开复|邓锋|张磊|戴威|周航|孟兵|杨浩涌|李国庆|陈年|韩坤|何伯权|傅盛|卫哲|毛大庆|洪清华|车建新|吴晓波|姬连强|何梅
|卢俊卿|曹晓欢|李斌|宿华|余凯|张旭豪|徐井宏|张亚勤 | 张颖 |
尤瓦尔.赫拉利|贾斯汀·卡塞尔|凯文·凯利

……

艾问企服

今日头条 | 蚂蚁金服 | 海康威视 | 猎豹移动 | 碳云智能 | 第四范式 | 金蝶 |
腾讯 | 百度 | 诺辉 | 电信 | 恒大集团 | 建业集团 | 工商银行 | 光大控股 |
华泰证券 | 汉富控股 | 诺远投资 | 向上金服 | 长江青投 | 兴证资本 | 道口贷
| TalkingData | 清博 | 人民网 | 网易 | 36Kr | 亿欧 | 创业邦 | 清科 |
GMIC | APEC | Money20/20 | GIC | 三联 | 吴晓波频道 | 新榜 | 功夫财经 |
千聊 | 拉勾网 | 封面新闻 | 中欧 | 金投赏 | 零一科技 | 智联招聘 | Vphoto
| 洛客设计 | 北京坊 | 真爱梦想 | 皇派门窗 | 尚流 | 有书 | 猎云网 |
京东方

……

iask005

vivi040313

bp@iask-capital.com

iask00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