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新普京张伟离世 锦州银行如何走到了今天?

T+- (原标题:张伟离世,锦州银行如何走到了今天?)
12月19日,一则突发消息震动金融圈,锦州银行原董事长张伟去世。消息人士表示,张伟原本罹患胃癌多年,一度治愈,于近期复发。后转至北京治病,进了好几次ICU,但还是于12月19日早晨7点不治身故。5个月前,张伟曾试图外逃美国在起飞前一刻被拦截并被采取边控而,而张伟离世距其11月15日卸任锦州银行董事长仅过去一个月。公开资料显示,张伟现年60岁,辽阳人,早年在锦州市铁路局工作,1992年初,张伟出任锦州市凌云城市信用社主任,后为锦州市城市信用联社(锦州银行前身)副主任。1998年,张伟出任行长;2002年,张伟出任董事长,并兼任行长一职,此后锦州银行被牢牢掌控在张伟手中17年。突爆巨亏锦州银行在2019年前,一直属于城商行中佼佼者。锦州银行成立于1997年,由锦州市十余家城市信用社和锦州市城市信用合作社整体改制而成。2015年12月,锦州银行在香港联交所上市。当时,锦州银行全行资产规模达到了3129亿元,是辽宁省资产规模第二大城市商业银行,在国内城商行中位列第18位。2015年12月,锦州银行正式挂牌香港联交所主板,募资总额为53.93亿港元。2016年4月,锦州银行就与东兴证券签署了首次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股票(A股)并上市的辅导协议,当时锦州银行表示A股上市发行的股份总数将不超过19.27亿股,相当于锦州银行当时已发行股本总额约33.33%。2018年之前,锦州银行业绩一直维持高速增长。自2015年上市之后,与东北地区的上市城商行和四大行相比,锦州银行净息差遥遥领先,2016年甚至高出第二名九台农商银行1个百分点。从其财报披露数据看,2013-2017年的5年时间里,该行营收增长3.79倍,净利润规模从2013年的13.55亿元增长至90.9亿元,增长约5.7倍。而从财报披露的资产质量看,锦州银行虽然在近年有所上升,但仍低于行业平均水平。截止2018年6月末,其不良率仍然只有1.26%,低于同期四大行。拨备覆盖率虽然有所下降,但仍然达到242.10%。而进入2019年,锦州银行突然两次延缓发布财报。2019年5月30日,知名会计师事务所安永辞任锦州银行审计师,锦州银行问题的盖子再难盖住。8月31日,锦州银行终于发布了2018年年报和2019年半年报。经营状况不出意料急转直下,2018年末,该行资产减值损失为236.84亿元,至2019年6月末,该行资产减值损失127.74亿元;2018年末,锦州银行亏损45.38亿元;至2019年6月,该行业绩持续亏损至8.68亿元。从资产情况看,至2019年6月末,锦州银行不良贷款余额近300亿元,较2018年末增110亿元;不良贷款由去年末的4.99%上升至6.88%。同时,该行贷款存在持续劣变走势,其关注类贷款余额高达920亿元,占贷款总体规模近21.6%。锦州银行突然爆发了巨额亏损、流动性危机与资产质量危机,曾经的优异业绩就像泡沫突然破裂,真实的锦州银行开始暴露。而造成这种局面的主要责任人,在外界和行内一些职员来看,张伟都有无可推卸的责任。张伟的锦州银行在市场、媒体和锦州银行内部人士中取得共识的是,在张伟17年“掌政”锦州银行期间,其在锦州银行有着说一不二甚至至高无上的权力。据多位接近张伟的锦州金融圈人士介绍,张伟除了把控锦州银行体系内的人事任免、大额信贷方向外,甚至还介入当地某些政府职能部门人员的任命。造成这种局面的重要原因之一在于其股权高度分散,其余股东大部分为各类民企。锦州银行第一大股东的股权占比也不超过9%。除了锦州市财政局持有的股份,按锦州银行历年来年报披露,近期连续爆雷的宝塔石化、华泰汽车、东旭集团等都成为过该行前十大股东。据此前媒体公开报道,“为什么锦州银行的主要股东是问题民企,都有资金饥渴症?因为大股东都是张伟挑的,而目的也很明确,‘互相服务’。”锦州银行内部人士曾透露,张伟此前多次带着锦州银行内部的歌舞团四处演出。2017年9月,宝塔石化对外宣传稿中指出,由张伟带队,锦州银行员工赴宝塔石化慰问演出,宝塔石化集团董事局主席孙珩超出席活动,并向锦州银行赠送了锦旗和书法长卷,用“真心真诚支持实体经济
用心用情帮助民营企业”。而在2018年11月16日,宝塔实业(000595)发布公告称,公安机关通报公司实际控制人孙珩超因涉嫌票据诈骗罪,被银川市公安局逮捕。据联合资信2018年7月26日发布的信用等级公告内容显示,截至2018年3月底,宝塔石化集团获得的主要合作银行授信总额为148亿,这148亿授信总额来自5家银行,锦州银行授信额度为37亿,仅次于甘肃银行的50亿。这或许只是浮出水面的一小部分,但反映了张伟时代锦州银行埋下的重重隐患。梳理来看,锦州银行资产被侵主要路径为,大股东通过实际控制的壳公司或者关联公司,向锦州银行进行借款;向其他机构质押锦州银行资产获得借款,将其他金融机构作为股权质押包装成理财产品、资管产品,让锦州银行买单。而这种风险之所以被掩盖数年,主要原因是企业长期通过“借新还旧”的方式还款还息,以维护银行不良贷款率的稳定、维系银行整体资产良好的“假象”。随着近年经济下行与金融监管加强,当借款企业资不抵债或银行提高信贷门槛,无力续贷的情况下,前期借款才会以不良的形式呈现在银行后续财务上。也就出现了风险的大规模爆发。管理层换血锦州银行问题爆发后,监管部门介入并积极协调。2019年7月,工行、信达、长城等机构出资60亿元战略入股锦州银行。其中工商银行全资子公司工银投资受让的股份数占锦州银行普通股股份总数的10.82%,中国信达受让锦州银行的内资股股份,占普通股股份总数的比例为6.49%。9月29日,锦州银行发布公告称,鉴于该行股权架构的变动,对董事会进行了重新改选,新董事会有15人组成,包括5名独立董事。新提名的董事会候选人中,共有7名来自工行,2名来自中国信达,1名来自中国长城,换言之,所有10名执行董事和非执行董事均来自上述三家新进入的机构。2019年11月15日,在锦州银行重组后的第一次董事会后,张伟卸下了董事长一职。“开会的时候他就是被推着轮椅出来的。”据财新报道,这是张伟最后一次出现在锦州银行。就在日前,锦州银行正式迎来了新任“掌门人”,工行“老兵”魏学坤获得辽宁银保监局的任职资格批复,出任锦州银行的董事长。同时,副董事长郭文峰的任职资格也获得核准,而此前,其已在8月获批出任该行行长一职。

T+- (原标题:锦州银行原董事长突然“离世”:掌舵长达17年
不良贷款余额近300亿)
2019年12月19日,据财新网报道,锦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锦州银行”)原董事长张伟因病已于19日在北京离世。几乎同时,多家媒体报道锦州银行新任董事长魏学坤任职资格被批复。资料显示,张伟于2002年出任锦州银行董事长,担任这一职位长达17年。不过,据经济观察网报道,2019年7月,张伟曾试图外逃美国,在北京首都机场于起飞前一刻被拦截。据悉,这一“外逃未遂”事件后,相关部门随即对张伟采取了边控措施。根据该报道,张伟被控或与锦州银行资产损失有关。“据多位接近张伟的锦州金融圈人士介绍,张伟除了把控锦州银行体系内的人事任免、大额信贷方向外,甚至还介入当地某些政府职能部门人员的任命”。锦州银行成立于1997年1月22日,总部位于辽宁省锦州市,2015年12月7日港交所上市(股份代号:0416),在全国设立15家分行,员工超6000名。2018年以前,锦州银行财报一直都非常好看,算是城商银行中的佼佼者。据其财报,2013-2017年的5年时间里,该行营收增长3.79倍,净利润规模从2013年的13.55亿元增长至90.9亿元,增长约5.7倍。而在2018年却突然急转直下,一年亏损45.38亿元;到今年上半年亏损依然停不下来,2019年上半年业绩持续亏损至8.68亿元。今年3月以来,锦州银行股价呈现断崖式下跌。截至发稿,该公司股价报2.42港元/股,今年累计跌幅达68.47%。12月12日,浙商证券决定撤销对锦州银行A股上市首次公开发行股票辅导备案,原因是该行的“董事及经营业绩发生较大变化”。该行管理班子也在近期大换血。12月16日,锦州银行迎来新“掌门人”,工行两位“老兵”魏学坤、郭文峰获辽宁银保监局任职资格批复,分别任锦州银行董事长、副董事长,此前8月郭文峰已出任该行行长。值得一提的是,辽宁银保监局还在此前的11月密集批复包括魏学在内的锦州银行10名董事任职资格,以及锦州银行4名独董任职资格。不过,天眼查资料显示,锦州银行的法人目前仍为张伟,且与其他自然人实控锦州银行0.5%的股份。图源:天眼查截至发稿,时间财经多次联系锦州银行,未获回复。持续亏损54亿元今年10月31日,张伟最后一次与锦州银行一起出现在公告中,彼时柳州银行第六届董事会换届被批复。柳州银行公告中表示,感谢包括以张伟为首的第五届董事会对柳州银行做出的贡献,并任命魏学坤和郭文峰为第六届董事回董事长和副董事长,取得相关监管机构任职资格批复后,分别开始履行董事长和副董事长职责。图源:柳州银行公告现年61岁的张伟,1958年出生在辽阳,1973年参加工作,曾在锦州铁路局工作多年。1997年,张伟出任锦州银行副行长。2002年出任董事长后,担任该职长达17年,占其职业生涯近一半时间。据21世纪经济报道,在张伟17年“掌政”期间,其在锦州银行有着“说一不二甚至至高无上的权力”,可以随意挑选股东“互相服务”。而此举带来的则是锦州银行股权高度分散,除了锦州市财政局持有的股份,其余股东大部分为各类民企,锦州银行第一大股东的股权占比也不超过9%。其实早在2015年,时代周报也曾报道锦州银行与太阳能企业汉能集团关系密切。2015年5月20日,汉能薄膜发电股价大跌46.95%,市值蒸发1443亿港元。对此,该报道曾表示锦州银行于2014年向汉能薄膜发电提供80亿元大额贷款,其中,锦州银行的理财产品定向债务融资工具中也有汉能集团的身影。在锦州银行官网公布的2008-2010年年报统计,该行在这三年间大股东曾频繁变动30余次。近年来连续爆雷的宝塔石化、华泰汽车等都是该行的前十大股东。图源:2019年锦州银行中期业绩报告根据报道,2017年9月,张伟还曾带着锦州银行内部歌舞团赴宝塔石化演出。据宝塔石化当时对外宣传稿,由张伟带队的锦州银行员工不辞辛劳赴宝塔石化慰问演出,宝塔石化集团董事局主席孙珩超出席活动,并向锦州银行赠送了锦旗和书法长卷。2018年11月16日,孙珩超因涉嫌票据诈骗罪被银川市公安局逮捕。图源宝塔石化宣传稿张伟本人或对即将到来的暴风雨也有预感。据经济观察网报道,2019年7月,张伟曾试图外逃美国,飞机起飞前一刻被拦截。事发当晚,张伟在与锦州市政府官员饭局上提前离席到达北京首都机场。该消息引起锦州市官员警觉后与机场公安将张伟拦截。直接牵出柳州银行问题的事件是2019年5月31日晚,锦州银行几次延迟发布年报后,受聘不到一年的安永会计师事务所辞任。据锦州银行公告,安永在辞任函中表示,安永注意到有迹象显示,锦州银行向其机构客户发放的某些贷款实际用途与其信贷文件中所描述”用途不一致”,安永要求提供额外证明文件“以证明客户偿还贷款的能力及该等贷款的实际用途。”这与此前媒体所述锦州银行资产被侵路径一致。即大股东通过实际控制壳公司或者关联公司,向锦州银行进行借款。再向其他机构质押锦州银行资产获得借款,将其他金融机构作为股权质押包装成理财产品、资管产品,让锦州银行买单。而当借款企业资不抵债或银行提高信贷门槛,无力续贷的情况下,前期借款会以不良的形式呈现在银行后续财务上。锦州银行2018年财务报告几经难产后,于今年9月终于面世。数据一如外界预料中的“惨淡”。根据财报,2018年末,锦州银行亏损45.38亿元;至2019年6月,该行业绩持续亏损至8.68亿元,合计亏损54.06亿元。至2019年6月末,锦州银行不良贷款余额近300亿元,较2018年末增110亿元。不良贷款由去年末的4.99%上升至6.88%,远超过当前银行业平均不到2%的水平。而2013-2017年,锦州银行不良率均不到1.1%,2018年上半年末,不良率也仅为1.26%。对此,锦州银行给出的解释是,主要是由于宏观经济下行,本行业务所在区域经济形势变差,及部分行业客户经营出现困难。重组已开始2019年7月28日,工商银行、信达资产、长城资产宣布投资入股锦州银行。其中,工商银行全资子公司工银投资受让的股份数占锦州银行普通股股份总数的10.82%。中国信达受让锦州银行的内资股股份,占普通股股份总数的比例为6.49%。工商银行、中国信达均表示,本次投资属于财务性投资。同天,锦州银行官网发文,锦州银行董事会秘书孙晶表示,目前该行各项业务均正常办理。前期因安永辞任导致年报延期披露等内外部原因,银行同业业务受到一定影响,对流动性管理形成压力。而在地方政府、金融管理部门的支持下,经过自身的努力,该行同业业务逐步恢复正常,其他各项业务经营平稳。图源:锦州银行官网随后的9月29日,锦州银行发布公告称,鉴于该行股权架构的变动,一名持有总股本3%以上的股东建议而董事会已通过第五届董事会届满前提前退任,对董事会进行重新改选。新董事会由魏学坤、郭文峰等在内共15人组成,包括5名独立董事。不过,新提名的董事会候选人中,共有7名来自工行,2名来自中国信达,1名来自中国长城,换言之,所有10名执行董事和非执行董事均来自上述三家新进入的机构。(北京时间财经
吴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