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新普京视频平台花式再收费 是否违反会员权益?

缅甸新普京 1

T+- (原标题:视频平台花式再收费,是否违反会员权益?)
老话说,买的没有卖的精!随着互联网的普及,越来越多的人购买视频平台的会员服务。但近年来,大家的会员是越办越多,平台的“套路”也越来越深。1、视频平台套路深尤其是这两天热播剧《庆余年》,因50元超前点播一事,迅速登上热搜,引来了网友的普遍不满。而在此之前,大热网剧《陈情令》也曾在一片反对声中,推出大结局超前点播。从网上的言论看,大家的焦点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超前点播”的收费太高;二是原有的会员权益未得到保障。我们在各大视频平台的会员宣传上,基本上可以看到“大片随意看”、“会员跳广告”。但实际上,购买会员仅能免去或跳过正片播放前的广告,并不能真正将播放中的广告“拒之屏外”,也没有做到“大片随意看”。根据数据显示,76%的用户遇到过“会员还需付费购买”的问题,不少院线新片和经典老片都需要单独缴费才能观看。那么,视频平台为什么会出现这些现象呢?原因就是为了赚钱!目前,各大视频平台,像爱奇艺、优酷土豆、腾讯视频,虽然营收规模都是百亿级别,会员人数动辄上亿,但没有一家盈利的,统统都是亏钱状态。亏损最厉害的是爱奇艺,2018年净亏损91亿元。早在去年10月,爱奇艺CEO龚宇就吐槽爱奇艺的会员价太低。那么,这一年多来,“涨价风”在爱奇艺内部就没停过,但仅限于光打雷,不敢下雨。毕竟外面还有优酷、腾讯视频在看着他碗里的肉,稍稍一涨价,就会对自己不利,除非行业联手。所以,为了缓解资金压力,视频平台只能变着法儿的多重收钱:一边向广告商收广告费,一边向用户收会员费。2、是否涉及违反会员权益?那么,这种花式收费或者花式推送广告,是否涉及违反会员权益呢?我们看看他们的《会员服务协议》,在第一部分就写明:爱奇艺有权基于自身运营策略单方面决定和调整会员服务内容、服务方式。如果会员不同意本协议的任一修改,可以取消已经获取的会员服务并停止使用。那么,会员选择停止使用,会退款吗?答案是,不会!因为在《会员服务协议》中写到:VIP会员服务一经开通后不可转让或退款。至于VIP广告的问题,《会员服务协议》里面是这样写的,用户在使用VIP会员服务的过程中,仍将接触到以各种方式投放的商业性广告或其他类型的商业信息,这不视为爱奇艺侵权或违约。当然,这不是爱奇艺一家的协议内容,我们从腾讯视频、优酷的会员协议中,也看到类似的言论。也就是说,这些机构对于维护自己的权益,是已经面面俱到了,但是会员因为收的费用本来就不高,所以会员的权益只能少之又少,基本上是一种格式化、单方面的协议,虽然说不上是霸王条款,但的确在权益上并没有体现出双方的一个对等,所以,一旦发生了这种另行收费事件,会员也只能“吃哑巴亏”。

缅甸新普京 1

豆瓣评分7.9,开播3天,播放量破亿,《庆余年》无疑是年末最受关注的国产剧之一。除了演员和剧情外,《庆余年》播出平台推出的“超前点播”付费模式,也持续引发热议。

原本享有“热剧抢先看”特权的会员们发现,要解锁《庆余年》最新剧情还需每集再交钱,为此,有律师以合同纠纷起诉腾讯和爱奇艺。

视频网站被批“吃相难看”背后,折射出行业的焦虑现状。当广告和会员收入难以支撑平台运营,如何寻求更好的付费模式终结烧钱状态,关系着各家生存。

有专家告诉南都记者,VIP再分等级实际是一种市场上常见的差异化定价行为,只是此次视频平台走得过于超前,与消费者对VIP的预期不符。单片点播模式还有待时间观察,如果走得超前,可能适得其反。

1

《庆余年》播出过半推点播,消费者表示不满

古装剧《庆余年》即将收官,但这部剧引发的超前点播争议或还将持续。

12月11日,《庆余年》的独播平台——腾讯视频和爱奇艺宣称,截止12月16日,会员用户购买50元付费包,每周可再解锁6集直至剧终。如果不想打包购买,也可以单集3元超前点播。

展开全文

原本以为VIP已可提前看剧,没想到还有超级VIP。南都记者采访多位追剧的用户,有人质疑收费过高,有人直言受到欺骗,还有人直接拿起法律武器告平台。

近日,律师吴声威和逻各斯称,将以合同纠纷为由分别起诉爱奇艺和腾讯视频。吴声威告诉南都记者,平台在没有尽到合理的告知义务的情况下,直接通过格式条款“粗暴”排除老会员的权益,令人无法接受。

南都记者发现,超前点播并非首次出现,视频平台此前已有过几次尝试。今年初,爱奇艺在青春剧《独家记忆》播出后半期推出“会员解锁”模式,VIP用户需要邀请三名好友助力抢先看剧。

而率先将超前点播发展为付费模式的是腾讯视频。今年8月7日,在暑期档热播剧《陈情令》即将完结时,腾讯视频开启付费点播,会员再花30元可超前看到大结局。尽管当时平台也被骂“吃相难看”,但数据显示不到一天,有超过250万人付费,直接为腾讯带来7500多万的收入。

“这波变现很快,收益很明显。”一名影视从业者告诉南都记者,从《陈情令》试水结果看,部分用户可以接受VIP二次付费。当然,如果不是能带来流量变现的热门剧,平台也不敢搞点播,因为担心用户流失。

《陈情令》初尝甜头后,腾讯在《没有秘密的你》《明月照我心》《从前有座灵剑山》《庆余年》等网剧上也采用相同的收费模式。南都记者统计发现,5部剧中单集点播费用基本在3元左右,大多是在剧情即将收官之际,《庆余年》则是选择在播出过半之时,50元打包价也较其它网剧高。

从视频网站屡次“试水”超前点播看,这种付费模式或许已在行业酝酿多时。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李三希告诉南都记者,超前点播看似创新,本质是一种差异化定价的行为。基于消费者对同一样商品的不同支付意愿,商家采取不同策略提供差异化服务,好比飞机分商务舱、头等舱和经济舱。之所以引起反弹,是因为与消费者对VIP的惯有预期不符。

2

“归根结底是钱的问题”

针对《庆余年》超前点播一事,12月17日,腾讯视频和爱奇艺方面回应称,推出这一付费模式,是为了满足用户需求,但未能考虑到用户的消费心理,在排播设计和告知上还不够体贴。

剧集播出到一半即推行单片点播,视频网站为何如此着急收割“韭菜”?有业内人士对南都记者表示,“归根结底是钱的问题。”

备案信息显示,《庆余年》的拍摄日期为2018年1月,制作周期7个月,报备机构为上海腾讯影视文化传播公司。去年1月,腾讯影业举行发布会公布主演阵容,包括张若昀、李沁、陈道明、吴刚等人。超级IP改编,演员阵容庞大,《庆余年》制作成本号称上亿。

“这个项目推出时,演员价格整体还很高。”一名了解电视剧发行业务的从业者告诉南都记者,从资本的角度考虑,企业要收回成本并多多盈利。

据南都记者了解,国内视频网站的收入来源包括广告营收、订阅会员、内容发行和其他营收等。相比广告,订阅会员日渐成为视频网站营收增长的主要驱动力。

11月7日,爱奇艺发布的Q3财报显示,订阅会员收入占比首次超过一半。在2019年第三季度末,爱奇艺会员规模达到1.058亿人,同比增长31%,会员服务收入37
亿元。在线广告营收达到21 亿元,去年同期为24亿元,同比下降12.5%。

和爱奇艺一样,腾讯视频的会员规模也呈现增长趋势,但广告收入继续承压。11月13日,腾讯公布的Q3财报显示,媒体广告收入为
37 亿元,同比下降28%,环比下降 17%。腾讯视频订购账户数同比增长22%至
1.002 亿。

南都记者查阅两家财报,腾讯方面称,本季度视频广告收入下降与内容排播的不确定性有关。爱奇艺则提到,除了部分内容延迟播出外,经济环境因素和信息流广告竞争激烈也产生一定影响。

广告收入不尽人意,这使得视频网站转向挖掘会员业务。此前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过去广告收入是视频网站的主要营收来源,但存在增速慢、空间有限等缺点。相比之下,会员天花板更高,增长时间更久。

目前国内仅有爱奇艺和腾讯两家视频网站宣布会员规模步入亿级。当会员收入成为视频网站主要营收,后续会员增长的空间还有多大,是否会进入存量状态,这将直接影响平台的收益。

一个更严峻的事实是,视频网站仍普遍处于亏损状态。以爱奇艺为例,Q3的运营亏损为28亿元。“会员收入和广告收入平不掉每年的版权采购成本,”有业内人士称,视频网站转而谋求差异化服务,把付费意愿强的人‘筛’出来再收割一笔。

3

创新付费模式与用户体验如何平衡?

广告植入无处不在,VIP之外再推超级VIP,视频网站“急功近利”的背后反映了行业的盈利焦虑。

在历经跑马圈地的“烧钱大战”后,目前国内视频网站市场呈现“优爱腾”三足鼎立格局。《2019年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位于第一梯队,整体用户渗透率为80.2%,芒果TV、哔哩哔哩处第二梯队,整体用户渗透率为9.2%。

五大视频网站会员收费情况。

12月27日,南都记者统计头部5家视频平台的会员收费情况发现,苹果手机用户购买各家1个月会员基本需要花费25元,3个月价格在68元,年费略有不同。爱奇艺售价最高248元,腾讯和哔哩哔哩均为233元,优酷和芒果TV为228元。除了哔哩哔哩的年费仍为233元,安卓手机用户购买其余四家年度会员的费用均在198元。

根据各家会员开通页面的介绍,会员享有跳过广告、热剧抢先看、高清画质等特权。但是VIP会员服务协议写明,VIP仅可跳过视频播放前的贴片广告而非全部。会员观看热门影片、超前点播剧集也需额外付费且有观影时限。

南都记者统计发现,《中国机长》《少年的你》刚在爱奇艺、腾讯和优酷上线时,单片收费12元,会员收6元。而一些好莱坞大片《速度与激情:特别行动》《蜘蛛侠:英雄远征》《复仇者联盟4》等,普通用户点播观看需要花费6元,会员半价,有效期为48小时。

如此看来,视频网站会员并非很多人想象中美好。《庆余年》超前点播被指“吃相难看”的主要原因也在于此。那么在创新付费模式的同时,视频网站究竟该如何兼顾用户体验?

因超前点播起诉爱奇艺的吴声威告诉南都记者,“我不反对‘超前付费’这个模式,但是它必须合理的方式落地,而不是这样直接粗暴地推出,让用户没有办法去选择。”

“如果视频平台要对会员分级收费,应该通过提供全新特权或是在新周期提出涨价等方式。”他说。

有业内人士指出,未来视频网站付费之路大概有两个方向,一是涨价。此前爱奇艺曾表示酝酿提高会员价。二是在会员基础上,区分VIP、白金VIP、黄金VIP等,即花钱越多享有特权越多。

基岩资本副总裁岑赛铟在接受《证券市场红周刊》采访时表示,与触动更广泛会员群体的基准付费相比,单点付费不失为另一种解决方案。若尝试成功,传统视频网站的“非会员-会员”的二重模式,也有可能转向“非会员-泛会员-单点剧集会员”的三重分层模式。

在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熊文聪看来,热播剧靠单点付费模式实现盈利,会带动其它剧集效仿。从长远来看,这有利于反哺更多优质内容的产出,鼓励从业者的创作热情。但就目前来看,这种模式还有待时间观察,如果走得特别超前,可能适得其反。

“在消费者对创新付费模式有了稳定的预期后,”李三希告诉南都记者,视频网站会员分级的前提是进一步细分市场,提供差异化服务。消费者的正向反馈和对服务的有益补偿,反过来也能催生更高质量服务,促进行业创新。

然而不管何种尝试,消费者买不买账是成败的关键。“如果定价超出合理范畴,未尽到充分告知的义务,用户还是可以‘用脚投票’。”熊文聪说。

采写:南都记者李玲 见习记者黄莉玲 实习生王凡

编辑:蒋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