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普京中昌数据:控股股东所持1.14亿股股份被轮候冻结

新普京 1

T+- (原标题:中昌数据:控股股东股份被轮候冻结)
证券时报e公司讯,中昌数据(600242)17日晚公告,根据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出具的《协助执行通知书》,徐忠阳因与公司控股股东三盛宏业等借款合同纠纷案,向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申请对三盛宏业持有的公司1.14亿股进行轮候冻结,占其持股比例100%,占公司总股本24.88%。控股股东持有的公司股份累计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10次。此外,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存在债务违约情况,已到期未兑付的有息负债规模约50亿元。

新普京 1

新普京 2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原标题:控股股东陷债务纠纷 中昌数据利润下滑商誉高企

客户端

10月至11月,几则有关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股份被轮候冻结的公告,将中昌数据推至“闪光灯”之下。受此影响,公司股价连连下跌。恰逢此时,多名高管辞职。三季报显示,净利润下滑,21.56亿元的商誉或成为“定时炸弹”。面对种种情况,中昌数据将何去何从?

  新浪财经讯 12月17日消息,中昌数据晚间公告,根据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出具的《协助执行通知书》,徐忠阳因与公司控股股东三盛宏业等借款合同纠纷案,向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申请对三盛宏业持有的公司1.14亿股进行轮候冻结,占其持股比例100%,占公司总股本24.88%。控股股东持有的公司股份累计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10次。此外,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存在债务违约情况,已到期未兑付的有息负债规模约50亿元。

因为控股股东涉及债务纠纷,中昌大数据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昌数据”,600242.SH)部分股份遭到轮候冻结。2019年11月1日,上交所对其下发的监管函显示,要求公司全面核实股东方债务情况以及公司实际控制权、经营、资产安全等情况和存在的风险事项,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充分提示风险。由控股股东债务纠纷引发的一系列事件,正在逐步影响中昌数据。

股份遭冻结实控权恐发生变更

今年10月9日,中昌数据发布股份被司法冻结的公告。公告显示,公司控股股东上海三盛宏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三盛宏业”)因为债务纠纷,所持有的部分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三盛宏业及其一致行动人累计被司法冻结股份占其持股总数的26.16%,占公司总股本的10.33%。

随后,中昌数据发布多个有关控股股东股份被司法冻结的公告。最新的11月19日公告显示,三盛宏业所持有中昌数据的股份被全部冻结,三盛宏业及其一致行动人被司法冻结的股份占其持股总数的92.01%,累计质押股份占持股总数的98.26%。

开始控股股东只是部分股份被冻结,到如今发展为全部被冻结。从披露的一系列公告来看,三盛宏业债务危机正在升级。由控股股东引发的事件,也波及到了中昌数据。此前,三盛宏业及实际控制人陈建铭为中昌数据1500万元的贷款提供担保,由于近期三盛宏业及陈建铭担保能力下降,宁波银行向法院起诉中昌数据,冻结其浦发银行一般户及云克科技、上海钰昌部分股权。

目前,中昌数据由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进行担保的债务为7.25
亿元,对于控股股东债务危机是否会影响到上市公司的正常运营,中昌数据强调:不会对公司治理结构及生产经营造成重大影响,但是如果控股股东三盛宏业及一致行动人被冻结及轮候冻结的公司股份被司法处置,可能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

受此影响,11月,中昌数据股价一路震荡下行,由11月1日的8.31元,下滑至11月27日的6.78元。有媒体报道,各路投资者抛股撤退的直接诱因,就是公司控股股东三盛宏业的债务风险。

净利润下滑商誉高企

“屋漏偏逢连夜雨”,中昌数据股份遭冻结的同时,净利润也出现了下滑。

10月31日,中昌数据发布2019年三季报。报告显示,1至9月,营收23.6亿元,同比增加9.35%;归母净利润2831万元,同比下滑70.89%;扣非归母净利润2789万元,同比下滑71.35%。

随着净利润下滑,中昌数据账面上20多亿元的商誉,引起投资者的广泛关注。截止今年9月30日,中昌数据商誉达到21.56亿元,占总资产的58.5%,占净资产的92.9%。

据了解,中昌数据20多亿元的商誉主要来自于几起收购。2016年,该公司收购北京博雅立方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博雅科技”)形成商誉7.82亿元;2017年,收购上海云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云克”)形成商誉8.49亿元;2018年,并购北京亿美汇金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亿美汇金”)55%股权形成商誉5.13亿元。

博雅科技于2015年1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完成业绩承诺。业绩承诺期后,今年上半年,博雅立方净利润即出现下滑。与上年同期相比,下滑21.2%。另外两个公司云克科技和亿美汇金上半年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6389万元、2764万元,上半年分别完成当年承诺业绩的
50.30%、26.32%。

可见,这三家公司除云克科技之外,另外两家上半年实现的净利润并不理想。

如此发展下去,将为中昌数据的后续经营埋下一颗“定时炸弹”。

主业调整高管变动频繁

在中昌数据控股股东深陷债务泥潭、公司净利润下滑、商誉高企之时,多名高管也在近期宣布离职。

今年10月22日至10月29日,谢晶辞去公司副董事长职务、游小明辞去公司董事长职务、徐鸿翔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上述三人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此前的2017年至2018年,就先后有4位高管离职。另外,公司的董事长、财务总监也变动频繁。

高管变动的背后是中昌数据的主业调整,中昌数据原名中昌海运,此前致力于干散货运输业务、疏浚业务的经营。随着2016年至2017年的几起收购,中昌数据主业变更为大数据营销业务,原来的国内干散货运输业务已被悉数置出。2019年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主营业务为国内外数字化营销、为企业提供客户营销、大数据产业园区服务等。

如今,中昌数据聘任厉群南为总经理,新的领导班子将如何带领中昌数据破局?其后续经营状况将如何发展?《投资者攻略》将对此持续关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