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新普京宋志平:应加快推进国企改革 央企不能再犹豫观望

T+-
12月16日,由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主办的“2019中国企业改革发展峰会暨成果发布会”在北京香格里拉大酒店新阁大宴会厅举行。中国上市公司协会会长宋志平在会上表示,下一步我们讲起改革来,是国民共进一种全面的改革,不局限于国资国企的改革,当然国资国企改革是现在国企改革中心任务,但是从更大的范围来看,国企、民企、混合所有制企业都需要进一步改革。演讲实录:宋志平:尊敬的洪虎主任,尊敬的邵宁主任,尊敬的彭华岗秘书长,尊敬的晓球校长,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大家好。今天我们在这里召开2019中国企业改革发展峰会暨成果发布会,今天真的是高朋满座,大家聚集在这里,一起为中国企业改革发展进行交流和献计献策。我们每年开一次这样的峰会,每次开的会议都非常成功,这次也是,很多领导专家,有的都是从外地赶来,今天又下着雪,确确实实很高兴,很感谢大家。十九界四中全会前不久刚刚召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刚刚闭幕,在十九界四中全会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党中央对国资国企改革,对于企业的发展都做出了一系列重要部署,这次会议也是深入学习十九界四中全会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的基础上,来进行的一次高质量论坛。刚才华岗秘书长代表国资委做的一个非常系统的讲话,善长司长代表发改委也做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讲话,他们俩各有重点,讲得都非常好。,我们下来认真学习和落实。今天还有成果发布,我们的成果也是做的非常好,每一个成果质量都非常高,我们还有蓝皮书,这是根据国资委的要求,一年做一个中国改革发展的蓝皮书,从去年开始。今年还有中国企业改革50人论坛,这个是在国资委的指导和支持下,我们设立的,这个是由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会总召集,目的是集思广益,把我们热衷于,或者在改革上有思想,有成就的一些领导、官员、学者、企业家,企业家里面既有国有企业家,也有民营企业家,既有央企,也有地方国企,大家汇集在一起,搞了50人论坛。说是50人,实际上也是开口的,大家感兴趣都可以参加,这是一个闭门会议。我们的目的就在改革上,大家一块献计献策,给我们一些主管部门提供智力方面的支持。我们这个50人论坛今天正式揭牌,但是在整个筹备过程中大家非常支持。在这里我也非常感谢大家。关于改革这方面,我也想跟大家交流三点体会。第一点,我们要突出重点,深化改革。国企改革有40年历史,我在国企工作整整40年,经历了国企改革这40年的全过程,尤其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议以后,国企改革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在这个新的阶段里边,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部署,按照国资委的安排,我们改革进一步深化,提出了国资委管资本为主,提出了要把投资公司的资本作为抓手,提出了大力推进混合所有制,提出了要把机制作为激活整个企业微观主体的一个切入点,这些都是非常重要。尤其是顶层设计,现在作出1+N,1是指导意见,N有36个细则,同时国资委推出了十大改革试点,发改委和国资委推出了混改试点。现在国资委推出了双百试点。应该说1+N的顶层设计,基本上把我们大的改革思路都说清楚了,我们的各个试点对于探索基本路径和方法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国务院改革领导小组提三年,为三年改革计划打下良好的基础。我是这么看,国企改革到今天,大的思路已经明确了,大的方针也明确了,这其实不容易。因为围绕国有经济和市场经济结合是一个难题,各个国家都没有解决好,一股脑进行私有化,我们社会主义国家始终想探讨国有经济怎么和市场结合,应该说我们破解了这个难题。这真是一个了不起的事情。现在方案、思路都明确了,关键是行动,关键是做。未来三年里,我们该怎么做,怎么行动起来,这是关键。就是刘鹤同志讲,一个行动胜过一沓纲领。在突出重点,深化改革里面有三件事,第一件事是一定要做好投资公司和资本运营公司这个层面上的工作,因为这是我们落实管资本为主的一个重要的抓手,国资委从管人管事管资产转变到管资本为主,管人管事更多的放到投资公司的董事会,就是央企集团这个层面更多的转化成投资公司性质的集团,事实上央企的集团一般来讲都不直接从事市场经营,我们基本上都是控股型的集团公司,所以我们转化成投资公司是非常容易,只是我们在整个结构上,再把职能做一些调整就可以了。这样的话,我们承接国资委管资本为主之后的一些管人管事的任务,这是一个非常大的事情。最近彭华岗主任给我发了一个微信,我以前学高等数学的时候,把定积分和不定积分结合在一起,现在投资公司上边是国有资本,下边是混合所有制股权投资,透过国有投资公司把这两者结合在一起,中间这个层次特别重要,不管是中央的国有企业集团,还是地方国有企业的集团,集团母公司转化成投资公司,加强投资公司的建设,设立强大的董事会,突出公司独立性,这是改革的抓手。第二点,混合所有制是我们引进市场化机制的突破口。为什么反反复复讲混合所有制,现在企业制度是四句话16个字,产权清晰,权责明确,政企分开,管理科学。这里面最难的是政企分开,纯的国有企业很难做到政企分开,这么多年的实践,我们觉得分不开。但是混合所有制,包括上市,混合所有制成为多元化的投资主题,这样的公司有利于政企分开,有利于把市场机制引入到企业中来。大家注意到十八届三中全会,我们的决议里面写了一大段,指的是在混合所有制里面,可以搞职业经理人,可以搞员工持股,发挥企业家精神。大家仔细去读,指的是在混合所有制里面可以引入这些机制。这是一个突破口。为什么老讲突破口,就是透过混合所有制。实际上国企根据现在的分类,分为公益保障类的和商业类的。公益保障类的,应该以国企为主,因为很多是非营利的,服务性质的企业,甚至是补贴类的。像北京的公交公司,这类企业不以效益为主,而是以服务为主,这些全世界都是以国有企业去做。在商业类的,充分竞争领域里边,国有资本大可不必单纯的以纯国有资本去做,我们要通过混合所有制,像中国建材,在中国建材集团资本向下,只有25%是国有资本,75%是社会资本。国药35%是国有资本,65%是社会资本,用比较少的国有资本吸收社会大量资本进行发展,这也是我们过去的一个战略,获得了快速发展。这样一个混合所有制方式,无论从国有经济的发展来看,还是从改革引入市场化机制来讲,这真的是一个很大的创新。西方国家也有混合所有制,比如法国的雷诺,法国政府占有25%,法国燃气公司,法国政府占36%,剩下的也是非公资本。像我们国家这么大规模的成体系的做,西方并没有。混合所有制是个好东西。现在我们也拿它做突破口,实际上是解决了在充分竞争领域里面的国有资本用什么方式进行发展。第三点,激励机制是改革的切入点。我记得去年在国有企业改革座谈会上,刘鹤同志就说改革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断其一指指的就是机制改革。如何发挥企业的微观活力,怎么让企业的微观活力能够有,那就是机制。机制以前叫劳动、分配和人事三项制度改革,今天好多企业三项制度改革也没有做到底,以前很大程度上是半市场化。今天又进入到高科技的财富时代,如果仅仅停留在三项制度改革是远远不够。现在我们国资委推进了员工持股,管理层股票计划和科技分工,超额分红权这些机制上深层次的改革,这个改革并不是只是在工资奖金层面,而是在财富的分配层面。党的十九界四中全会也是把资本、土地、技术、知识、数据等等都要量化成市场上的价值来参与分配报酬,其实也是一种新的分配方式,我老讲新三样或者共享机制。就是说我们不是只有所有者,不是只有资本来享受财富的分配,这也是一个全世界的趋势。大家知道,美国在1975年大企业圆桌会议定了一个原则,公司要以股东利益最大化为目标,1997年又重申了这么一个原则,构成了当代资本主义发展的基本模式。但是最近,他们又召开了会议,认为看来这样做是错误的。应该是有利于相关者,照顾到劳动者和方方面面,应该让社会更加美好,而不是单纯的只是股东利益最大化。我们在机制这个问题上,也要体现这种最新的社会潮流,同时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我们除了股东的利益之外,还要更多的考虑劳动者的利益,劳动者的分配。只有他们的利益得到满足,才能够让企业快速的发展,最后让股东的利益得到保证。这之间是这样一层关系。这是改革第一段。第二段,以点带面,加快改革。最近国务院改革领导小组提出三年计划,就是我们时间不多。我们在上次1+N指导意见里面,指的是到2020年基本上解决国有企业改革问题,现在看来2020年完不成这个任务,现在正在做一个三年计划,希望再用三年时间,基本上解决国企改革的任务。现在从十八大到现在,七年时间,从十八届三中全会改革决议到现在六年时间,差不多从十八大开始十年时间,我们把国企改革这个主要的问题,基本的问题解决好。我们现在要行动,要以点带面。过去我们是搞试点阶段,现在应该是总结试点,全面推开,不能再只搞试点,因为我们已经试了六年。现在应该把试点经验很好的总结,同时在面上推广,不能面上不做,要点面结合。中央国企加上地方国企有11万户,我们的试点只有几百户,如果我们三年内要把国企改革的这项任务做好,就得动员国企上上下下全面的展开和参与。1+N出来了,细则出来了,试点也做了那么多,现在我认为应该面上加快推广。而在面上加快推广,集团公司应该负起主体责任,就是说集团公司应该在改革上要勇于担当,不能再犹豫观望,因为1+N出来,文件细则有了,试点也有了,我也希望我们的主管部门也要进一步放开,由点到面,在面上全面的推开。既要发挥顶层设计,又要发挥企业的首创精神,把这两个有机结合起来。既要自下而上,也要自上而下,从来的改革都是自下而上发展起来。今天有了这么多的改革经验,还是要调动企业广大干部员工改革的积极性和热情,改革不是几个人在小屋子里去设计去做的事情,改革应该是企业里千百万人大家共同行动。我们应该是点面结合,全面开展,加快改革的进程。第三段,国民共进,全面改革。为什么我讲这句话呢?大家看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的名字,还不叫中国国有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会,当然当年设立的时候主要企业是国有企业,我们这个企业研究会有28年历史,28年以前民企企业还没有像今天发展这么多,那个时候主要以国企为主。到今天我们这个协会赋予新的内容,我们企业既有国有企业,又有民营企业十,老说国有企业要改革,民营企业也要改革。我们老讲两个毫不动摇,或者说如果说的再具体一点,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毫不动摇,又要支持民营企业,鼓励民营企业的发展壮大毫不动摇,国企改革的方向,解决主要问题是市场化,民企提出也要改革,民企改革主要问题是什么?我的想法就是规范化。民营企业发展的很快,但是如何他的治理更加规范化,更加合理,这是横在民营企业前面一个问题。最近我老讲国企民企应该互相学习,大家取长补短,我们像一对孪生兄弟,共同支持中国经济发展,国有企业向民营企业学习什么?学习他们的市场意识,学习企业家精神,学习他们的创新精神。民企向国企学什么呢?学习国企的战略规划,学习国企的管控体系,或者叫治理体系,学习国企的团队建设。国企民企互相学习,互相融合,这是我们国家经济一大特点。我们是国民共进,大家共同学习。我们的改革现在既有国企的改革,市场化改革,又有民企改革,规范化改革,同时我们又有国民融合的混合所有制这样一个新的所有制形式的产生,所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是由我们微观的这种改革的国企,混合所有制和民企,微观的企业来作为基础,没有这些微观的作为基础,也谈不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微观特色就是改革的国企,市场化的国企,还有混合所有制企业,还有海量的民营企业。这是我们组成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一个特色。下一步我们讲起改革来,是国民共进一种全面的改革,不局限于国资国企的改革,当然国资国企改革是现在国企改革中心任务,但是从更大的范围来看,国企、民企、混合所有制企业都需要进一步改革。关于企业家和企业家精神,2020年有很大的压力,最近好消息不断,中美贸易战第一阶段的协议达成,确实给了大家很大的鼓舞。昨天晚上我写了一篇文章,确确实实这个协议的达成对我们来讲是件好事情,明年我们的经济下行压力,包括国际贸易保护主义,包括结构调整也会带来很多的压力,明年一定是不平凡的一年。现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把具体的方针、路线图,方法给部署了,我们要贯彻落实。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是动员企业和企业家,大家共同努力。总书记有一段话说的特别好,市场的活力来自于人,特别是来自于企业家和企业家精神。总书记对企业和企业家精神寄托了无限的希望,我们中国的企业有3000多家以公司制注册资企业,同时我们有六七千万家个体工商企业,加起来我们有1.15亿经济主体。这么大的经济主体,海量的企业家如果我们大家团结一致,万众一心,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这个时候我们需要弘扬企业家精神。企业家精神就是创新、坚守和责任。其中坚守和责任也至关重要,坚守非常重要,责任非常重要,这个时刻我们就看企业家的表现。在这里我就想跟大家交流这么多,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批评指正。

新浪财经讯
由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主办的“2019中国企业改革发展峰会暨成果发布会”于12月16日在北京举行。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会长宋志平出席并演讲。  在提到国企改革时,宋志平提出三点:第一,要突出重点,深化改革。宋志平认为,国企改革的思路、大方针已经明确,“这其实不容易”,他解释称,围绕国有经济和市场经济的结合是一个难题,各个国家都没有解决好,甚至一股脑进行私有化。“我们社会主义国家始终想探讨国有经济怎么和市场结合,应该说我们破解了这个难题。这真是一个了不起的事情”。  宋志平也强调,方案、思路都明确了,关键是行动。他认为,深化改革有三个重点。第一是一定要做好投资公司和资本运营公司的工作,这是落实“管资本为主”的一个重要的抓手。“事实上,央企的集团一般都不直接从事市场经营,基本上都是控股型的集团公司,所以我们转化成投资公司是非常容易,只是在结构上,把职能做一些调整就可以了”,宋志平表示。  “上边是国有资本,下边是混合所有制股权投资,透过国有投资公司把这两者结合在一起,中间这个层次特别重要,不管是中央的国有企业集团,还是地方国有企业的集团,集团母公司转化成投资公司,加强投资公司的建设,设立强大的董事会,突出公司独立性,这是改革的抓手”,宋志平解释。  第二,混合所有制是引进市场化机制的突破口。现代企业制度可总结为16个字:产权清晰,权责明确,政企分开,管理科学。宋志平认为,最难的是“政企分开”——纯的国有企业很难做到政企分开,这么多年的实践,我们觉得分不开。“但是混合所有制,包括上市成为多元化的主体,这样的公司有利于政企分开,有利于把市场机制引入到企业中来”,他说。  在宋志平看来,混合所有制企业,可以引入职业经理人制度,做员工持股,发挥企业家精神,“这是一个突破口”。“这样一个混合所有制方式,无论从国有经济的发展来看,还是从改革引入市场化机制来讲,这真的是一个很大的创新”,宋志平感慨,“西方国家也有混合所有制,比如法国的雷诺,法国政府占有25%,法国燃气公司,法国政府占36%,剩下的也是非公资本。像我们国家这么大规模的成体系的做,西方并没有。混合所有制是个好东西。现在我们也拿它做突破口,实际上是解决了在充分竞争领域里面的国有资本用什么方式进行发展”。  第三,激励机制是改革的切入点。宋志平介绍,谈到机制,以前是劳动、分配和人事三项制度改革,直到现在,很多企业的三项制度改革也没有做到底,以前很大程度上是半市场化的。当下,进入了高科技的财富时代,如果仅仅停留在上述三项制度改革上是远远不够的。  “现在国资委推进了员工持股,管理层股票计划和科技分红,超额分红权这些机制上深层次的改革,这个改革并不是只是在工资奖金层面,而是在财富的分配层面”,他说。  “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除了股东利益之外,还要更多的考虑劳动者的利益,劳动者的分配。只有他们的利益得到满足,才能够让企业快速的发展,最后让股东的利益得到保证。这之间是这样一层关系”,宋志平认为。  第二段,以点带面,加快改革。“过去是搞试点阶段,现在应该是总结试点,全面推开,不能再只搞试点,因为我们已经试了六年了,现在应该把试点经验很好的总结,同时在面上推广,不能面上不做,要点面结合”,宋志平呼吁,应该在面上加快推广。  因此,央企的集团公司应该负起主体责任,在改革上要勇于担当,不能再犹豫观望。“因为1+N出来,文件细则有了,试点也有了,我也希望主管部门要进一步放开,由点到面,在面上全面的推开。既要发挥顶层设计,又要发挥企业的首创精神,把这两个有机结合起来”。  “今天有了这么多的改革经验,还是要调动企业广大干部员工改革的积极性和热情,改革不是几个人在小屋子里去设计去做的事情,改革应该是企业里千百万人共同的行动”,宋志平强调。  第三段,国民共进,全面改革。宋志平认为,人们总是说国有企业要改革,其实民营企业也要改革。国企改革的方向是解决市场化的问题,而民企改革的主要问题是规范化。“国企、民企应该互相学习,取长补短,我们像一对孪生兄弟,共同支持中国经济发展”,宋志平认为。  他分析称,国有企业应向民营企业学习市场意识、企业家精神和创新精神。而民企应向国企学习战略规划、管控治理体系、团队建设。“国企民企互相学习,互相融合,这是我们国家经济一大特点”。  “下一步我们讲起改革来,是国民共进的全面改革,不局限于国资国企的改革,当然国资国企改革是现在国企改革中心任务,但是从更大的范围来看,国企、民企、混合所有制企业都需要进一步改革”,他强调。  宋志平提到,我国有1.15亿个经济主体,“这么大的经济主体,海量的企业家,如果团结一致,万众一心,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  新浪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在政策推动和经济大环境倒逼的双重作用下,国企改革已迫在眉睫,混合所有制改革逐渐成为最为有效的措施之一。近日有消息称,国资委有望近期发布国有企业改革的三类框架性指导意见,即混合所有制改革指导意见、组建国有资产投资公司指导意见、董事会三项职权改革指导意见。首批6家试点中央企业将根据指导意见制定企业的改革落实方案。

试点央企要等待国资委框架性的指导意见,企业自己的方案还需要由国资委批准。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的过程中,很多问题还不明确。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改革主要以增量改革为主、存量改革为辅,以总结经验为主、新的探索为辅。下一步关键是尽快推出核心指导文件和配套意见。

混合所有制改革在央企层面发力的同时,地方版国企改革方案也相继推出。不久前,广东省出台《关于全面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意见》,目前已有北京、天津、上海、重庆、甘肃等16个省份出台了国资国企改革方案,其中一半的省份明确了发展混合所有制的时间表和目标,吸引民资参与国企改革更是被反复提及。

在国有资本证券化率方面,超过一半的省份提出了数量目标:重庆计划用3年至5年时间推进20家重点国企整体上市,80%以上的竞争类国有企业对应的国有资本实现证券化;湖北提出到2020年力争将全省国有资本证券化率提高到50%;湖南提出到2020年竞争类省属国有企业资产证券化率达到80%;广东则提出到2020年省属企业资产证券化率由现在的20%上升到60%。

国企改革主要解决两个问题,即国企经营方式的市场化及国企制度体制的市场化,前者经过多年的改革已经基本解决,而后者则对应混合所有制改革,目前改革刚刚开始。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原国务院国资委企业改革局副局长周放生表示,国有经济和民营经济各有优劣势,混合所有制改革就是要推动两者优势互补以及两者劣势的对冲。而这一过程中,涉及到国企和民企双方的问题,国企的混合所有制改革需要恰当的信息公开渠道,此外在实现混合所有制后,企业经营管理等方面也需要相应的制度设计和安排。

如何在混合所有制改革中对国企与民企的诉求进行平衡?资本市场可发挥积极作用。

实施优先股制度是实现混合所有制的捷径,能化解国有资产混合过程中的流失风险,保证国有股优先获得股息和国有股的优先权,还能提高民营企业的积极性。中国建筑材料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宋志平表示,推行优先股可以有三种合作形式,一是在民营企业中加入优先股,国资拥有优先权和有限处置资产的权利;二是在混合所有制企业里,可以将一部分国有股量化成优先股,剩下的再拿出来,和普通股合作;三是把整个公司作为国家优先股,交给领导层或者是交给管理层,整个团队来经营可以交给民营企业也可以交给国企自己的管理团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