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行长”冒充真行长 萝卜章坑掉多家银行42亿元

图片 2

T+- (原标题:“原行长”冒充真行长,带着一枚萝卜章坑掉多家银行42亿元)
近年来,在票据领域,一系列银行公章冒用、假章诈骗的事件频发,不仅给金融机构造成了严重损失,也为金融业的合规风控敲响了警钟。2014年的一个夏夜,杭州某贸易公司一汪姓职员,突然接到老板洪某的一个“神秘”急电:要他尽快想办法去私刻一枚银行印章,并提出两点要求:一是铜制的,二是中间能转动。当晚,这枚逼真的银行假印章便交到了洪某的手中。但令汪某没意料到的是,这枚“萝卜章”在2015年1月至2015年8月期间,竟数次以浙江民泰商业银行萧山瓜沥支行(下称民泰瓜沥支行)的名义,将多张无真实贸易背景的商业承兑汇票贴现并转贴现给后手的银行,最终套取汇票贴现款逾42亿元。中国裁判文书网近日公布了此案一审刑事判决书,还原了这桩假章诈骗案的始末。在这起票据诈骗案中,不仅银行印章是假的,就连银行行长都是假的。“原行长”冒充真行长在这起假章诈骗案中,民泰瓜沥支行原行长倪某,是重要的关键人物。倪某在2013年初负责民泰瓜沥支行的筹建工作,成立后任该行第一任行长。表面风光的他,其实那时候手头“有点紧”。原来,在2012年至2014年期间,他陆续借钱给朋友做资金转贴生意,数额高达8000多万元。后因资金无法回笼,产生了巨大的资金缺口。洪某是倪某的贷款客户。2014年7月,倪某告诉洪某其有资金困难,洪某说自己也有资金缺口。于是两人一拍即合,商议一起做商业承兑汇票转贴业务,并拉拢了有票据中介资源的鲁某。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此案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洪某、鲁某伙同倪某预谋利用商业承兑汇票贴现、转贴现方式套取资金。他们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伪造一套银行公章,利用空壳公司签发商业承兑汇票,开立同业账户,联系票据中介与转贴现银行……在这一诈骗链中,最核心的就是私刻银行(假)公章。2014年10月,在倪某办公室,洪某对民泰瓜沥支行的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组织机构代码证、金融许可证、银行公章文本的复印件等一一拍了照。而后续伪造的证件,就以此作为模板的。然而,不久之后,倪某的行长之位便岌岌可危。2015年初,倪某因为放贷问题被派到分行上班。当年3月18日,又因发现民泰瓜沥支行违规问题突出、贷款大量逾期等问题,浙江民泰商业银行决定给予倪某撤职处分,处分期限24个月。当时被摘掉行长“帽子”的倪某,开始铤而走险,仍以行长身份到处拼“演技”。洪某经常安排倪其去见一些票据中介或其他银行的人员,只需要倪某表明他是民泰瓜沥支行行长这一身份即可,具体业务由洪某、鲁某负责洽谈。在接下来几个月内,倪某、洪某、鲁某参与了一系列票据诈骗案,且三人分工明确。洪某:负责伪造民泰瓜沥支行的基础文件、上级行的授权委托书等业务材料,私刻该行公章、业务用章、法人私章等;鲁某:负责开立同业户,提供空壳公司的基础资料,联系票据中介及后手银行,并假冒民泰瓜沥支行工作人员身份出面沟通,办理票据贴现手续等;倪某:假冒民泰瓜沥支行行长。不过,2015年11月12日,因发现倪某有违规放贷问题,且其旷工时间长,严重违反劳动纪律,浙江民泰商业银行杭州分行决定给予倪某开除处分。疯狂套现42亿元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此案一审刑事判决书内容显示,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15年1月和8月,洪某、鲁某伙同倪某及其他中介人员,利用自己控制的空壳公司虚构贸易背景、签发无资金保证的商业承兑汇票,再使用伪造的民泰瓜沥支行的虚假业务材料、业务印章,以民泰瓜沥支行的名义将24张商业承兑汇票贴现并转贴现给后手银行,以此骗取商业承兑汇票贴现款逾13.6亿元。另外,他们还以民泰瓜沥支行的名义,为需要融资的公司贴现了50张商业承兑汇票并层层转贴现给多家后手银行,一共骗取贴现款逾29.2亿元,并从中收取好处费。至此,上述操作一共套取银行资金超过42.8亿元。回顾近几年发生的多例票据大案,几乎均涉及伪造票、变造纸票等情况,背后脱离不开虚假贸易、银行“萝卜章”以及票据中介的“灰色”游走等因素。就在上述系列案件中,由于上述贴现的几十张商业承兑汇票,并不是建立在真实的贸易背景之下,以及并没有考核企业实际还款能力,造成了后续多家转贴银行的纠合和资金损失。其中,实际造成出资行某股份制银行莆田分行损失9.424亿元、该行成都分行损失9.5亿元。票据行业监管升级目前,对票据行业的监管正在升级。今年11月,最高院发布的《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下称《纪要》)对票据纠纷等多个金融领域存在的争议或法律盲点进行了明确规定。其中,《纪要》涉及票据纠纷的共有7条,分别涉及贴现、转贴现、民间票据贴现效力、票据清单交易和恶意公示催告问题。业内人士认为,《纪要》将对民间票据行业产生重大影响。其中,“以贴现为业涉嫌犯罪”的明确,最受市场关注。而上述系列案件,涉及整个产业链,包括企业、票据中介、直贴行、转帖行等主体。下图为根据此案一审刑事判决书内容而整理的作案始末,可一窥多年前的票据市场生态。

图片 1

图片 2

近年来,在票据领域,一系列银行公章冒用、假章诈骗的事件频发,不仅给金融机构造成了严重损失,也为金融业的合规风控敲响了警钟。

中国基金报记者 乔麦

2014年的一个夏夜,杭州某贸易公司一汪姓职员,突然接到老板洪某的一个“神秘”急电:要他尽快想办法去私刻一枚银行印章,并提出两点要求:一是铜制的,二是中间能转动。

一位“假行长”,利用假印章、假材料,伙同他人在仅仅8个月时间中通过商业承兑汇票贴现、转贴现方式从多家银行套取资金超过40亿元……日前,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份刑事判决书揭露了这桩诈骗案的始末。

当晚,这枚逼真的银行假印章便交到了洪某的手中。但令汪某没意料到的是,这枚“萝卜章”在2015年1月至2015年8月期间,竟数次以浙江民泰商业银行萧山瓜沥支行的名义,将多张无真实贸易背景的商业承兑汇票贴现并转贴现给后手的银行,最终套取汇票贴现款逾42亿元。

身陷资金困局

中国裁判文书网近日公布了此案一审刑事判决书,还原了这桩假章诈骗案的始末。在这起票据诈骗案中,不仅银行印章是假的,就连银行行长都是假的。

行长瞄上商业承兑汇票转贴业务

“原行长”冒充真行长

2015年1月至2015年8月,被告人洪虎良、鲁万雯伙同倪某,使用空壳公司虚构贸易背景、签发无资金保证的商业承兑汇票或使用其他公司出具的商业承兑汇票,并用伪造的银行业务文件与公章通过背书对汇票进行编造,利用浙江民泰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萧山瓜沥小微企业专营支行名义将商业承兑汇票贴现并转让,骗取下手银行票据贴现款共计人民币44亿元,造成实际损失25亿元。

在这起假章诈骗案中,民泰瓜沥支行原行长倪某,是重要的关键人物。

故事要从六年前说起。

倪某在2013年初负责民泰瓜沥支行的筹建工作,成立后任该行第一任行长。表面风光的他,其实那时候手头“有点紧”。

彼时,作为本案重要人物之一的倪某还是一位“真行长”。2013年年初,倪某至浙江民泰瓜沥支行负责筹建工作,后任该行第一任行长。但很少人知道,当时的他已经出现资金问题。

原来,在2012年至2014年期间,他陆续借钱给朋友做资金转贴生意,数额高达8000多万元。后因资金无法回笼,产生了巨大的资金缺口。

2012年至2014年,倪某陆续借款给朋友8000余万元做资金转贴生意,后因资金无法回笼产生巨大资金缺口。他将这一状况告诉了本案中的另一重要人物——其贷款客户洪某,恰巧洪某说自己也有资金困难。

洪某是倪某的贷款客户。2014年7月,倪某告诉洪某其有资金困难,洪某说自己也有资金缺口。于是两人一拍即合,商议一起做商业承兑汇票转贴业务,并拉拢了有票据中介资源的鲁某。

两人随即一拍即合,商议一起做商业承兑汇票转贴业务。同时,洪某将鲁某介绍给倪某认识,并说鲁某认识很多银行,可以帮忙解决资金问题。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此案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洪某、鲁某伙同倪某预谋利用商业承兑汇票贴现、转贴现方式套取资金。

紧密筹划

他们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伪造一套银行公章,利用空壳公司签发商业承兑汇票,开立同业账户,联系票据中介与转贴现银行……

伪造“萝卜章”、联系票据中介

在这一诈骗链中,最核心的就是私刻银行公章。

接下来,倪某等人开始快马加鞭地进行一系列准备工作。一审刑事判决书公布了大量细节。按时间线来看:

2014年10月,在倪某办公室,洪某对民泰瓜沥支行的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组织机构代码证、金融许可证、银行公章文本的复印件等一一拍了照。而后续伪造的证件,就以此作为模板的。

2014年10月,洪某在倪某办公室给民泰瓜沥支行的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组织机构代码证、金融许可证、银行公章文本的复印件等进行了拍照;

然而,不久之后,倪某的行长之位便岌岌可危。

2014年11月,洪某伪造好民泰瓜沥支行的汇票专用章和收讫章,以及营业执照等基础材料等;

2015年初,倪某因为放贷问题被派到分行上班。当年3月18日,又因发现民泰瓜沥支行违规问题突出、贷款大量逾期等问题,浙江民泰商业银行决定给予倪某撤职处分,处分期限24个月。

约一周后,鲁某说她联系好了一家银行,可以开立同业账户,过几天要上门核实,让倪某负责接待;

当时被摘掉行长“帽子”的倪某,开始铤而走险,仍以行长身份到处拼“演技”。洪某经常安排倪其去见一些票据中介或其他银行的人员,只需要倪某表明他是民泰瓜沥支行行长这一身份即可,具体业务由洪某、鲁某负责洽谈。

几天后,上海金山惠民村镇银行的工作人员在鲁某的带领下到民泰瓜沥支行,并拿出《开户确认书》让其签字,该文件上加盖了假的支行公章。

在接下来几个月内,倪某、洪某、鲁某参与了一系列票据诈骗案,且三人分工明确。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本案中的重要工具,假印章的“出炉”其实颇为容易。2014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洪某很急地打电话问其下属汪某,有没有地方刻章。他提了两个要求,一是章是铜制的,二是这个章中间要会转,并说当天就要拿到。汪某便联系几个刻章小广告上的电话,并将洪某写给其的刻章要求交给对方。

洪某:负责伪造民泰瓜沥支行的基础文件、上级行的授权委托书等业务材料,私刻该行公章、业务用章、法人私章等;

这个章当天就刻好了,汪某拿到后交给洪虎良。根据汪某的供词,他记得洪虎良之前是刻了一整套章的,但好像其中一枚刻错了,所以很急地让其去刻这枚章。

鲁某:负责开立同业户,提供空壳公司的基础资料,联系票据中介及后手银行,并假冒民泰瓜沥支行工作人员身份出面沟通,办理票据贴现手续等;

“假行长”铤而走险

倪某:假冒民泰瓜沥支行行长。

8个月套取银行资金超42.8亿

不过,2015年11月12日,因发现倪某有违规放贷问题,且其旷工时间长,严重违反劳动纪律,浙江民泰商业银行杭州分行决定给予倪某开除处分。

准备工作做得差不多了,倪某的行长地位却出现问题。

疯狂套现42亿元

2015年年初,倪某因为放贷问题被派到分行上班。2015年3月18日,因发现民泰瓜沥支行违规问题突出,贷款大量逾期等,浙江民泰商业银行决定给予倪某撤职处分,处分期限24个月。

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此案一审刑事判决书内容显示,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15年1月和8月,洪某、鲁某伙同倪某及其他中介人员,利用自己控制的空壳公司虚构贸易背景、签发无资金保证的商业承兑汇票,再使用伪造的民泰瓜沥支行的虚假业务材料、业务印章,以民泰瓜沥支行的名义将24张商业承兑汇票贴现并转贴现给后手银行,以此骗取商业承兑汇票贴现款逾13.6亿元。

不过,这并没有影响倪某等人实施计划,这位已被撤职的“假行长”仍然冒充“真行长”到处“洽谈”。

另外,他们还以民泰瓜沥支行的名义,为需要融资的公司贴现了50张商业承兑汇票并层层转贴现给多家后手银行,一共骗取贴现款逾29.2亿元,并从中收取好处费。

同业账户开好后,洪某经常安排倪某去见票据中介或其他银行的人员,其只要表明是民泰瓜沥支行的行长即可,具体业务由洪某、鲁某负责洽谈。这期间,洪某让倪某多弄些公司用于开商业承兑汇票。

至此,上述操作一共套取银行资金超过42.8亿元。

接下来,便是预谋落地阶段,倪某、洪某、鲁某三人进行了一系列票据诈骗行动。经审理查明,具体犯罪事实包括两大方面。

回顾近几年发生的多例票据大案,几乎均涉及伪造票、变造纸票等情况,背后脱离不开虚假贸易、银行“萝卜章”以及票据中介的“灰色”游走等因素。

1.票据诈骗事实。2015年1月和8月,三人利用空壳公司虚构贸易背景、签发无资金保证的商业承兑汇票,再使用伪造的民泰瓜沥支行的虚假业务材料、业务印章,以民泰瓜沥支行的名义将24张商业承兑汇票贴现并转贴现给后手银行,以此骗取商业承兑汇票贴现款。

就在上述系列案件中,由于上述贴现的几十张商业承兑汇票,并不是建立在真实的贸易背景之下,以及并没有考核企业实际还款能力,造成了后续多家转贴银行的纠合和资金损失。其中,实际造成出资行某股份制银行莆田分行损失9.424亿元、该行成都分行损失9.5亿元。

其中,1月骗得贴现款2.9069亿余元,被倪某、洪某、鲁某、其他票据中介等人瓜分,用于归还借款及个人消费等。同年7月,倪某资金不足,无法兑付到期汇票,遂通过鲁某借得2亿元以兑付该3亿元汇票。

票据行业监管升级

8月骗得贴现款10.7291亿余元。被倪某和鲁某各处分5亿余元。倪某将所骗资金用于归还个人借款等,被告人鲁万雯将所骗资金先后出借给湖南金某再生资源产业集团有限公司5亿元,出借给温州九龙生态园旅游有限公司1.395亿元等。案发前,该笔票据款仅兑付1450万元。案发后,向某借款的人陆续归还贴现款1.431亿元,实际造成出资行兴业银行莆田分行损失9.424亿元。

目前,对票据行业的监管正在升级。今年11月,最高院发布的《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对票据纠纷等多个金融领域存在的争议或法律盲点进行了明确规定。

2.骗取贴现贷款事实。2015年4月至6月,洪某及倪某使用伪造的银行业务资料、业务用章等材料,以民泰瓜沥支行的名义贴现多张商业承兑汇票并层层转贴现给多家后手银行,从而骗取贴现款。出票公司收到贴现款后,支付巨额好处费给中介人员,被告人洪某及倪某亦从中牟利。

其中,《纪要》涉及票据纠纷的共有7条,分别涉及贴现、转贴现、民间票据贴现效力、票据清单交易和恶意公示催告问题。

经计算,三个月时间一共骗取贴现款逾29.2亿元。收到上述汇票贴现款后,光大国际公司以融资服务费名义支付好处费,倪某分得701万余元。

业内人士认为,《纪要》将对民间票据行业产生重大影响。其中,“以贴现为业涉嫌犯罪”的明确,最受市场关注。

整体来看,通过上述两大犯罪事实,倪某、洪某、鲁某等人一共套取银行资金超过42.8亿元。

而上述系列案件,涉及整个产业链,包括企业、票据中介、直贴行、转帖行等主体。

洪某、鲁某分别被判处10年、15年有期徒刑

下图为根据此案一审刑事判决书内容而整理的作案始末,可一窥多年前的票据市场生态。

倪某另案处理

本文来源:上海证券报

根据一审判决,被告人鲁某犯票据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万元。

被告人洪某犯票据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犯骗取贷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犯使用虚假身份证件罪,判处拘役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犯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1.5万元。

被告人陈某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5万元。

根据判决书,2015年4月至6月,陈某作为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行票据业务部工作人员,在经办商业承兑汇票贴现业务过程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通过联系转贴现业务的前后手银行等为票据中介提供帮助,以促成商业承兑汇票贴现业务完成,从中收受票据中介肖某1等人支付的好处费共计2285万余元。

来源:中国基金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