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华上市以来首次亏损,港式餐饮的好日子早已远去

新普京 1

T+- (原标题:港式茶餐厅“失宠”,曾经一座难求的翠华上市以来首次亏损)
在TVB电视剧风行的时代,茶餐厅也随着这些电视剧火遍大江南北。2009年,有香港餐饮名片之称的翠华在上海开了其内地的首店,彼时的翠华相当于如今的网红店,开业时生意火爆,大排长龙,等位两个小时算是常态。最近几年,港式茶餐厅对内地消费者的吸引力逐步下滑,业绩也不尽如人意。近日,翠华控股(01314.HK)披露截至今年9月的中期业绩,公司由盈转亏,亏损4450.2万港元。这是翠华2012年在香港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图片来源:摄图网最近遭遇困难的香港餐饮品牌不只翠华,香港连锁快餐集团大快活(00052.HK)半年净利润下滑43%、大家乐(00341.HK)半年净利润减少34.5%。翠华上市以来首次亏损港星温碧霞当年说自己喜欢去茶餐厅吃饭,首推的是翠华。余文乐在《志明与春娇》里说,深夜里从兰桂坊出来,抬头看见翠华,就一定要去醒酒。翠华是香港餐饮文化的代表之一。翠华控股近日公布的截至9月底的2019年中期财报显示,公司实现营收8.38亿港元,同比减少6.4%,亏损4450.2万港元,上年同期为盈利1441万港元。对于亏损,公司在财报中解释称,受香港的社会活动和游客锐减波及,公司门店不得不临时改变、缩短营业时间、甚至关店,尤其在周末导致顾客无法兼顾,这些不利因素对业绩构成了严重影响。此外,报告期内还受到食材和人力成本上涨的影响。翠华在2009年进入内地市场,上市前在内地仅开店4家,到2016年,其在内地的门店数增至24家。截止今年9月末,它所有的84家餐厅分布在香港(41家)、内地(38家)、澳门(3家)及新加坡(1家)。财报显示,内地市场在营收中的占比约为35%。亏损虽是翠华上市以来的首次,但业绩放缓其实已经早有苗头。2016年财年公司年度盈利下滑54.5%;2017财年营收同比下滑1.2%至18.45亿港元;2018年财年营收和净利润同比下滑0.3%和11.4%。截止2019年3月31日的2019财年,实现收入17.87亿港元,公司拥有人应占年内溢利474.1万港元,同比分别下降2.9%和94.1%。受大环境影响,半年报业绩不好看的香港餐饮上市公司远不只一家。香港连锁快餐集团大快活中期业绩显示,股东应占利润5730万港元,同比下滑43.1%;若撇除会计准则修改影响,仍仅获得利润7110万港元,同比下滑29.4%。另一家香港连锁餐饮集团大家乐发布的中期报告显示,其股东应占利润同比减少34.5%至1.50亿港元。大家乐在内地有“大家乐”快餐品牌,共计107家店,目前全部分布在华南地区。大快活在内地的布局更少,仅有12家店铺。在内地遭遇水土不服中国的消费者口味变化日新月异,且中餐市场的竞争对手强者如林亦多如牛毛。据第一财经报道,如今再去翠华的餐厅,才惊觉原来不用再排队了,哪怕是饭点时分,其位于市中心的餐厅里的人也不过半数。内地餐饮市场曾被香港餐饮业视为一块大蛋糕。2012年,翠华控股在港交所上市募资,所募7.94亿港元资金中,投入内地开店资金高达2.78亿港元,占比35%。2013财年翠华在内地录得收入2.04亿港元,同比增长152.1%。这是公司内地收入增速的高光时刻。2015财年,公司来自内地收入5.22亿港元,同比增速47.04%。2016财年,内地收入增速跌破10%。2019财年,翠华控股在内地的收入首次出现负增长,为-1.76%。图片来源:摄图网翠华在内地开店速度也明显放缓。2016财年~2019财年,内地餐厅数量分别24家、29家、34家和35家,2019年9月底为38家。据长江商报报道,翠华在香港是低单价高翻台率的亲民街边店形象,进驻内地后却摇身一变,走起了中高端路线。武汉的翠华餐厅人均消费在80元—100元左右,价格比在香港贵30%左右,一个小份的西兰花标价40元左右,一份秘制海南鸡要130元,比香港本地贵不少。翠华在武汉的店面也是开设在汉街和泛海等繁华商业地段。定位变高了,服务却扯了“后腿”。不少消费者纷纷表示,现在的翠华价格偏高,服务差,环境有待提高,味道也越来越不“地道”了。每日经济新闻综合界面新闻、长江商报、第一财经等

新普京 1

新普京,最近遭遇困难的香港餐饮品牌不止大快活,还有翠华。

明朝中期至民国初年四百余年的历史长河中,“走西口”成为中国历史上大规模人口迁徙的标志性事件。在走西口的历史中,无数山西人、陕西人、河北人,打通了中原腹地与偏远边疆的经济文化通道,推动了华夏文明的繁荣发展亦让晋商的名头响彻中华大地。

该公司截至9月底的2019年中期财报显示,翠华控股有限公司实现营收8.38亿港元,同比减少6.4%,亏损4450.2万港元,上年同期其净利润为1441万港元。

400年以后的1945年,二战的阴霾尚未消散,为求温饱,香港诞生出一种西餐和冰室融合的新型廉价餐厅——茶餐厅。经过数十年发展,这种自成一派的餐饮模式,成为香港饮食文化的标杆,并在90年代走出香港一隅,开始在中国内地、中国澳门、东南亚甚至更遥远的海外开枝散叶,宛如港版“走西口”。

这是翠华2012年在香港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

然而,在饮食多元化的今天,港式餐饮企业“走出去”的路途并不一帆风顺,尤其是在大环境发生变化的2019年,他们中多数内心“五味杂陈”。

对于亏损,公司在财报中解释称,受香港的社会活动和游客锐减波及,公司门店不得不临时改变、缩短营业时间、甚至关店,尤其在周末导致顾客无法兼顾,这些不利因素对业绩构成了严重影响。此外,报告期内还受到食材和人力成本上涨的影响。

大家乐:坚定北上,建立大湾区“根据地”

财报还指出,自今年6月中旬以来,香港一直面对前所未有的挑战。据香港旅游发展局的数据,今年8月访港旅客跌幅高达四成,锐减近236万人次;9月访港人数按年大减34.2%至310.4万人次;“十一”国庆假期,内地访港人数同比下跌56%。

要说港式餐饮,必然绕不开大家乐。这家香港首屈一指的港式餐饮集团,由罗腾祥、罗开睦叔侄在1968年创办,迄今已有超过50年历史。截至2019年12月31日,大家乐的市值接近110亿港元,在港股餐饮板块位列第二,在港股连锁快餐厅板块则位居榜首。

零售业和餐饮业是受香港近期社会局势影响最大的两个行业。早在今年10月,翠华就曾发过盈利警告,称今年中期将录得亏损。

即使如此,关注大家乐的投资者应该早已发现,公司股价已经在长期高位盘踞数年之久,始终无法有效突破。整个2019年大家乐股价表现先扬后抑,以全年1.76%的涨幅草草收尾。

实际上在此之前,翠华近年来业绩放缓已是不争的事实。

事实上,2019年的大家乐日子并不好过。公司2019/20上半财年数据显示,公司实现收入约42.64亿港元,同比仅增长1.6%;股权持有人应占溢利同比减少34.5%至1.5亿港元。对此,大家乐在财报中大吐苦水,将利润减少的原因归咎于市场气氛疲弱,销售增长受阻。

近三财年的财报数据清楚地反应了这种下滑趋势:截至2016年3月底的财年内,该公司年度盈利下滑54.5%;截至2017年3月31日止的财年,营收同比下滑1.2%至18.45亿港元;截至2018年3月31日止的财年,营收和净利润同比下滑了0.3%和11.4%。

要知道在香港11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林立着数万家餐厅,纵使强如大家乐,亦难长期维持高速成长。

对于业绩走下坡路,翠华在财报中基本都归结为以下几个主要原因:人民币贬值,消费气氛疲弱,市场竞争激烈以及成本费用增加。

应对如此局面,大家乐选择了两条路,一是发展多元化餐饮业务,二是进军中国内地及海外市场。

翠华在2009年进入内地市场,上市前在内地仅开店4家,到2016年,其在内地的门店数增至24家。截止今年9月末,它所有的84家餐厅分布在香港、中国内地、澳门及新加坡。财报显示,内地市场在营收中的占比约为35%。

根据智通财经APP的了解,大家乐旗下拥有多个餐饮品牌,按不同业务板块划分可分为,快餐餐饮及机构饮食、休闲餐饮两大板块。

在内地,翠华遭遇了水土不服。

其中快餐餐饮包括核心品牌大家乐以及一粥面,截至2019财年中期,二者分别拥有165间和48间门店。机构餐饮则分为,为香港企事业单位提供机构餐饮“泛亚饮食”品牌和专门为香港在校学生提供午餐盒饭的“活力午餐”品牌。

餐饮行业分析师林岳对界面新闻表示,翠华尝试过本土化来迎合内地食客的口味,推出了水煮鱼等和茶餐厅定位完全不同的菜色,这种做法宣告失败———茶餐厅不擅长这类菜色、且导致食客对这种做法产生了困惑。

休闲餐饮则包括两大中餐品牌“上海姥姥”和“米线阵”,二者分别开设13间及20间门店,此外还有两大西餐品牌意粉屋和利华超级三文治,两大品牌分别经营8间及14间门店。

其次,在林岳看来,香港面积小,餐厅供应链不是难题,但想在内地扩大规模时情况会有不同。2017年时,翠华只在上海设有中央厨房,但它要为上海周边门店和武汉等地门店进行餐饮配送80%的品类,运营成本和压力不小。

从营收角度分析,上半财年,快餐餐饮及机构饮食实现收入31.33亿港元,同比增长2.2%,休闲餐饮实现收入4.43亿港元,同比下降4.1%。由此可见,大家乐采取多元化经营策略对公司业绩拉动有限。相反“走出去”或许是公司破解业绩滞涨的最优解。

此外,翠华的口碑也在不断下滑。林岳表示,在大众点评上可以看到,无论是价格还是服务,翠华都被受到质疑。加上近年来内地餐饮市场竞争激烈,人们很容易找到性价比和味道更好的餐厅。

智通财经APP了解到,早在1992年,大家乐便开始将目光转向了中国内地,以北、上、广为根据地打通内地市场。经过近30年耕耘,截至2019年9月30日门店总数达到107间,公司在中国内地实现中期收入6.12亿港元,同比增长3.6%。

界面新闻也曾报道过,翠华的圆桌与包厢在内地意味着更低的翻台率。对于内地消费者而言,翠华与其他人均在百元以上的餐厅无异,人们在其中的社交用餐因素远大于一顿便餐。而内地一线城市各项开店成本高涨,过去的飞速扩张加之单店的翻台率与低坪效,导致中短期内翠华盈利明显下跌。

2019年7月,大家乐与包括越秀、佳兆业在内的八大地产商实施战略合作,共同深耕粤港澳大湾区市场。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财年,大家乐在中国内地增开5家门店,计划下半财年增开16家。在智通财经APP看来,大家乐此举意味以大湾区为“根据地”进一步向二三线城市乃至全国扩展经营网络,与此同时还能坐享外卖业务附加值,可谓一举两得。也因此,2020年大家乐在中国内地的业务拓展值得关注。

尽管翠华尝试推出了更多细分品牌做差异化,在近几年里推出了更多品类的副线——如日式快餐店“廿一堂”及面包烘焙品牌“BEAT
Bakery”等。

大快活:巩固香港市场不“折腾”

但无可挽回的、港式餐饮最好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不止翠华,包括大快活、稻香以及太兴等在内地的发展表现都已不如从前。

如果说大家乐未来的业绩增长将更多依赖中国内地,那么大家乐的“小兄弟”——大快活该如何摆脱业绩滞涨情形就显得有些扑朔迷离。

资料显示,大快活创立于1972年,创始人为罗芳祥,彼为大家乐创办人罗腾祥的兄弟。

大快活虽然比大家乐晚了4年面世,但在香港的成长速度并不逊色。截至2019年9月30日,大快活在香港和中国内地共计拥有167间店铺,其中155间位于香港。

大快活由于和大家乐为兄弟公司,两家公司的商业模式和经营的菜品及服务都十分相似,因此不难猜测大快活和“大哥”一样有着相同的境遇。

2019财年上半年,大快活收入同比增加4.5%至15.39亿港元,公司股东溢利同比减少43.1%至5726.2万港元。

关于利润下滑,大快活的解释是,公司采纳《香港财务报告准则》第16号导致1380万元负面影响,若剔除这部分影响,公司股东应占溢利约为7110万港元,同比减少29.4%。此外,租金及工资成本持续上升及市场气氛偏弱也是公司利润下滑的主要原因。

大快活表示,公司相信市场上依然拥有许多增长机会,尤其是在公司的特色餐厅和中国内地业务方面。

不过根据智通财经APP的观察,大快活扩展多元化业务和进军中国内地市场的力度,较大家乐而言明显偏弱。

从门店构成来看,大快活位于香港的155间门店中有143间快餐店及12间特色餐厅,其中ASAP占2间、一碗肉燥占3间、一叶小厨占5间、友天地占1间及垦丁茶房占1间。特色餐厅占比仅为7.7%。

上半财年,大快活在中国内地餐厅为12间,其中新开1间,公司计划在下半年在中国内地增设两间新店。总体来看,大快活在中国内地的扩展计划“不痛不痒”,公司能否在2020年有效摆脱业绩滞涨的局面需要画一个问号。

翠华:上市首亏,成也北上败也北上

其实,需要画问号的不只是大快活,还有翠华。作为香港特色餐饮的一张名片,翠华餐厅曾是每一位初到香港的游客,必须“打卡”的餐厅。正是顶着令人瞩目的光环,2012年,翠华作为“茶餐厅第一股”在香港上市。

谁能想到,香港茶餐厅的代名词也有上市“七年之痒”。2019/20财年中期,翠华实现营收8.38亿港元,同比将减少6.4%;而股东应占亏损达到4450.2万港元,而上年同期则是盈利1441万港元。

翠华称,收益减少主要由于旗下若干餐厅于回顾期间因租约到期而结业,以及香港市场的顾客数减少等因素影响。

无论如何,用“大败局”来形容翠华上半财年的业绩并不为过。分地区来看,翠华在香港营收5.37亿港元,同比下降4.5%,在中国内地营收2.92亿港元,在新加坡、澳门等其他地区实现收入0.92亿港元同比增长8.1%。

从营收结构来看,来自中国内地的收入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事实上翠华亦投入了想当大的资源维系中国内地市场,也曾取得非常好的回报。

2009年,翠华北上上海开出公司在内地的第一家门店,立刻生意火爆,想品牌正宗港式没事的消费者趋之若鹜。

不过,当时的翠华,对进军内地的态度保持谨慎,至上市前只在内地开了4家店。上市以后公司变得“激进”起来。2012年,公司上市募集的7.94亿港元资金中,有2.78亿港元用来在内地开店。

2013财年,翠华在内地实现收入2.04亿港元,同比增长152%。2015财年,公司来自内地收入5.22亿港元,同比增速47.04%,这是翠华进军中国内地的“蜜月期”,但好景不长。

2016财年,翠华来自中国内地收入增速跌破10%,至2019财年公司在中国内地的收入下滑1.76%,迎来首次负增长。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此次翠华在中国内地的营收下滑超过双位数,但公司在内地门店数量反而净增长4间至38间。

据智通财经APP分析,翠华在中国内地处境尴尬,主要和翠华餐厅的定位有关。翠华在香港属于大众餐和快餐,但到了内地在菜品和服务不变的前提下摇身一变以“知名精致港式茶餐厅”的定位来经营,且售价较香港高出一头。随着中国内地餐饮结构不断快速变化,以及消费者猎奇心理逐渐退去,翠华在内地的经营愈发举步维艰。

在智通财经APP看来,港式餐饮进军内地要想成功,要的不是简单的商业模式的复制,而是一场变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