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寿险回想:保障与理财各领风骚

新普京 1

原标题:万能险大户转型3年记 | 言行不一的上海人寿,转型口号多成空话

  编者按:寿险业不再一味强调保险的保障属性,才有了寿险业保障与理财的各领风骚。传统险预定利率市场化政策极大地丰富了保障型保险的品种,理财型保险为险企的保费规模作出了巨大贡献。在财产险领域,众多险企纷纷致力打破“车险独大”的局面,在农业险、网络虚拟财产保险以及重大工程险等方面发力。无论是寿险的市场化改革还是财险的非车险突破,都是一种对固有模式的颠覆,对创新的尊重,相信保险业2014年春光明媚。

新普京 1

来源:保财论道

  2013寿险回想:保障与理财各领风骚

近日,上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人寿”)披露2019年3季度偿付能力报告,经营业绩整体向好。成立于2015年的上海人寿,次年即实现盈利,业内人士分析,一方面因依托于股东在地产领域的优势进行投资,另一方面也与未进行分支机构设立,因此费用支出较小相关,未来需把握节奏,适时转型。

导读

  ■本报见习记者 刘敬元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人寿高管学历造假、产品问题接连被点名,违规股权也暂未清退,业内人士直言,上海人寿管理水平较差、较为混乱。基于此,建议上海人寿首先对治理结构进行明确,同时妥善解决股东股权问题,重新寻找股东进行增资。此外,可以尝试推进上海以外地区的业务拓展,实现进一步发展。

成立次年即盈利的上海人寿,一度引发业内瞩目,而随后,万能险遭监管、关联关系碰红灯,高管学历造假,产品管理存漏洞等重重问题,更使上海人寿卷入焦点旋涡。

  万能险意气风发 八公司保费超百亿元

上海人寿3季度保持盈利,业内提醒缺乏业务外拓适时转型

初期依靠万能险迅速提升保费规模,通过银邮渠道尝到甜头的上海人寿,尽管近几年提出转型,但仅在强监管之下,出现万能险保费规模短暂下滑的情形。

  从今年4月份开始,保监会在公布各险企的原保险保费数据的同时,还披露各公司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和“投连险独立账户新增交费”,其中“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包含分红险的投资账户资金及万能险投资账户资金两部分,不过由于分红险的投资账户资金很少,因而“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更多地反映的是万能险保费收入情况。

具体来看上海人寿的表现,2019年3季度,上海人寿实现保险业务收入31.35亿元,同比增长152.65%,同期实现净利润5925.70万元,但同比缩减41.11%。核心、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截至3季度末,分别为121%、127%。净现金流同比虽有下滑,但仍保持流入状态,2019年3季度净流入2.45亿元,同比缩减约8成。

之后,是再度回升的万能险,原地踏步的原保费收入,未显变化的业务结构、固化的渠道模式,如此看来,上海人寿“聚焦保险行业风险保障本质,专注优化产品结构和渠道多元化建设”的转型口号,目前,或只是一句空话。

  本报此前曾对生命人寿、人保寿等公司银保渠道主打万能险带来高保费的情况进行过报道,而在不久前的“双十一”期间,以国华人寿、生命人寿为代表的寿险公司再度打出高收益的招牌,并纷纷刷新电商渠道销售纪录。

目前经营数据向好的上海人寿,背后却存发展隐忧。回溯来看,成立于2015年2月的上海人寿,是《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保险服务业的若干意见》发布后获批筹建的第一家全国性保险公司,也是在上海自贸区注册的首家法人保险公司。

01

  事实上,这仅是寿险行业推出高预期收益、高现金价值资管型保险产品的一个个缩影。尤其是今年以来,推出高预期收益的万能险成为多家寿险公司的选择,这类万能险的保费资金池往往与特定资产项目挂钩,更体现保险产品的资产管理水平。

在成立首年亏损5.02亿的上海人寿,次年即实现盈利,净利润达到5929.87万元,2017年、2018年分别盈利4646.59万元、5842.42万元。在行业内寿险公司普遍需经历7至8年亏损期的背景下,上海人寿在成立次年即盈利的表现值得关注。

伴光环诞生,万能险助首年规模破百亿

  从绝对数上看,今年1-11月,“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规模最大的是平安寿险,该公司的这一数据达到了678.9亿元,与其原保险保费收入之比为0.5。另外还有7家寿险公司的这一数据超过百亿元,依次为生命人寿465.65亿元、华夏人寿296.4亿元、泰康人寿132.9亿元、前海人寿123.0亿元、人保寿116.3亿元、正德人寿105.3亿元、中国人寿100.6亿元。

分季度来看,成立至2018年,上海人寿均在上半年出现亏损,而在下半年扭亏为盈,转圜颓势。对此,寿险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分析称,“这主要是基于上半年寿险公司揽入大量负债业务,费用支出加剧,而投资与相应的收益往往在下半年推进。目前国内寿险公司盈利还是依赖于利差”。

2015年,国务院下发《关于加快发展现代保险服务业的若干意见》,上海人寿应势设立,成为在上海自贸区注册的首家法人保险公司。

  而从相对规模上看,前11个月“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原保险保费收入”这一比值最高的是正德人寿,其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规模达到了原保险保费收入规模(1.09亿元)的95.9倍。另有5家寿险公司的这一比值大于20,分别为和谐健康的75.7、珠江人寿的71.3、前海人寿的32.7、瑞泰人寿的28.4、安邦人寿的20.0。

新普京 ,近几年,上海人寿投资收益则保持在相对稳定的状态,2015年至2017年连续3年投资收益保持在约24亿元,2018年实现投资收益29.2亿元。在其投资动作来看,房地产投资颇受上海人寿青睐,2018年数据显示,上海人寿投资型房地产53.51亿元,较净资产相去不远。成立以来,上海人寿已设立昆明锦慧置业公司、上海佳寿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两家地产子公司及租赁、物业等关联公司,2019年10月,上海人寿刚刚推进对锦慧置业的增资方案,关联交易也多围绕地产项目推进。

这家险企从诞生即受监管青睐,2016年原保监会批准4家保险机构开展险资境外投资业务,上海人寿即为其中之一;同年7月,上海人寿拿下税优健康险试点资格。

  通过上述数据不难发现险企在万能险销售上的意气风发。值得注意的是,盲目地发展短期理财性质的万能险等资管型保险业务仍有一定风险。保监会险资运用监管部主任曾于瑾此前警示道,保险公司经营资管型保险业务要坚守管理长期资金的定位,不能用短期滚动的理财产品去对接长期资产。

“投资收益较高的保险公司,投资标的以地产项目或长期股权投资为主,高收益也对应高风险,这是保险公司所进行的战略选择”,上市寿险业内人士分析指出。

成立首年,上海人寿即依靠万能险实现规模的快速扩张,在原保费收入达到44.02亿元的同时,万能险保费收入突破百亿,次年继续上行,达到119.94亿元。

  监管机构也注意到这类业务的风险,如河南保监局就推出了三项举措加强对高现金价值万能险业务的监管。一是通过加强新老口径业务数据对比监测分析,重点关注保费规模和增速、退保金额和退保率、新单期交率、险种占比等6项关键指标数据差异,防止万能险风险因统计口径变化游离于监管之外。二是提高银邮网点巡查暗访频度,全面掌握销售前端规范程度,严厉打击以历史结算利率水平承诺固定收益的误导行为。三是对高现价万能险业务占比高的几家公司开展专项检查,通过查档案、比数据、听回访等方式评估业务品质,摸清风险底数。

“上海人寿的动作,是对股东在地产方面资源优势的利用,将保险资金实现套利,即资产驱动负债的模式,但这一模式潜藏风险”,保险业内人士王立刚同时指出,“此外,上海人寿业务始终盘踞于上海,未开设分支机构,也是其前期实现盈利的主要原因之一,投入支出较小”。

随之而来的即是快速攀升的退保金支出,从2016年的32.43亿元,激增至2017年的88.93亿元。

  分红险占比降1个百分点

值得一提的是,在上海人寿实现盈利的同时,保费收入却呈现明显波动,2016年,在保险业务收入翻倍增长,实现108.6亿元后,2017年骤跌至64.7亿元,2018年再度出现缩减,收入64.02亿元。

02

  意健险占比微升

这主要是基于监管对于万能险业务的约束,2016年末,原保监会公告称,对9家险企开展了万能险专项检查,并对问题公司下发监管函,责令整改,其中即有上海人寿的身影。此后,在174号文下发的背景下,万能险业务占比较高的上海人寿,保费应势收缩。

转型言行不一,业务结构、渠道拓展鲜有成效

  在资管型险种大扩容的同时,寿险业今年并不乏坚守保障的成员,无论是在个险、团险、银保还是充斥主打收益险种的网销渠道。

渠道角度也可以观测上海人寿的业务结构,据往年年报信息显示,上海人寿业务以银保渠道与团险为主,2018年上海人寿保费收入占比前5大险种,均来自银保渠道。

2016年末,上海人寿收原保监会监管函,要求对万能险进行整改,再加之2017年行业回归保障,上海人寿开启转型。

  保监会公布的数据也显示,今年的寿险业务结构有所调整。前三季度,寿险公司分红险原保险保费收入6766.2亿元,占寿险公司业务的78.7%,同比下降1个百分点;健康险与意外险原保险保费收入占比分别上升0.7和0.3个百分点。

“对于新设公司而言,扩大保费规模主要依赖于非个险渠道,销售产品以低价值理财型产品为主”,寿险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介绍称,“这就要求公司有所规划,明确负债情况,适时转型”。

“小蘑菇”定期寿险、“览海菁英医疗保险”等健康险产品推出,上海人寿提出要对业务结构调整提速,打造具有代表性的寿险与健康险的拳头产品。并强调将聚焦保险行业风险保障本质,专注优化产品结构和渠道多元化建设,增加高价值业务创新。

  以中美联泰大都会人寿为例。今年1-11月期间,该公司的顾问行销渠道中,健康险、传统寿险等保障型产品的销售占比超过七成;在银保渠道,保障类产品(如年金型保险、重疾险、意外险)的销售占比近八成;在直效行销渠道中,两全保险及长期意外、健康附加险组合的销售规模更是达到近九成的占比。

“从上海人寿目前的布局动向和业务情况来看,实现盈利并不奇怪,但能否实现可持续的盈利,还要看长期的表现”,王立刚提醒称。

效果如何?

  中英人寿也在个险、经代和银保渠道销售多款保障型产品,并在普通型寿险业务费改新政实施后迅速推出两款新预定利率的保障型产品,分别提供重疾相关的七重保障、癌症治疗全过程保障,同时为预算有限的客户提供了消费型计划的选择,获得了客户的认可。

高管学历造假、违规股权仍未清退,上海人寿漏洞难藏

业务结构方面,数据最为直观。在行业万能险保费收入整体大跌,舆论以万能险收入作为寿险公司是不是“听话”的重要衡量标准背景下,上海人寿打着自己的主意。

  而中资险企中,太平人寿的保障型险种覆盖个险、银保及新兴电商渠道,相较往年,今年这类保险的保费均有所增长。同时,该公司在充分调研市场和一线队伍需求的基础上,结合自身的特点和优势,创新出保障责任更全、更贴合市场、更具针对性的险种。

仅从经营数据来看,上海人寿表现积极,但经营过程中的漏洞,却在频繁爆发。

不同于多数进行业务转型的险企,选择拓展渠道提升原保费收入占比的模式,上海人寿选择了“避风头”,暂时缩减万能险保费收入,随后即现反弹。

  如,今年太平人寿与工行联合推出一款简单、免核保的创新式银行自助终端专属保险产品太平路路宝意外伤害保险,只要持工行联名芯片卡或其他工行借记卡,即可在工行的查询缴费机等自助终端上购买,每份保费166元,可在一年内享受1至40万元的意外保障,是一款性价比颇高的意外保险产品。

10月25日,上海银保监局接连披露《不予许可周秋实董事会秘书任职资格的批复》《不予许可周秋实副总经理任职资格的批复》,公告显示,经查,周秋实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本科毕业证书与该校证书不符,因此不予许可周秋实副总经理、董秘的任职资格,并在1年内不再受理对周秋实的任职资格申请。

2017年,上海人寿万能险保费收入虽有下行,达到80.49亿元,但占规模保费比仍高达55.44%,2018年,上海人寿万能险保费收入再度回升至百亿以上,达到107.21亿元。

  而在电商渠道,泰康人寿针对淘宝卖家推出的消费型人身保障计划“乐业保”,弘康人寿推出的消费型重疾主险“健康人生”,都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根据上海人寿2019年2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周秋实现年41岁,自2016年3月出任上海人寿人力资源总监。曾任大连对外经济贸易合作局、大连铸造工业公司人事经理、董秘;览海控股集团人力资源总监。在最新披露的3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周秋实的名字并未出现。

只要原保费收入占比达到一定比例,有所提升,即便万能险保费收入短期内控制有限,也无伤大雅,不妨碍寿险公司发挥保险保障功能。然而,上海人寿原保费收入却并未提升规模,甚至逆势而下。

  “乐业保”为电商平台上的卖家、小二等群体提供低成本、高保障的意外、医疗、养老等保障服务。目前包括两个产品,即乐业保1号和乐业保2号。以乐业保1号为例,其保额10万元,保费则是每人每个月10元,一个人一年的保费为120元,而其保障则是癌症和身故,其中癌症是只要确诊即可赔付。乐业保2号的保障范围是住院津贴,保障金额为50元每天,每人每个月的保费为5元。

“高管的学历需要保险公司进行层层审核,正常情况下是不会出现这种问题”,王立刚指出,来自于第一大股东览海集团的周秋实所暴露的问题,“和上海人寿的运营管理是由股东一家独大有关”。

2017年上海人寿原保险保费收入仅有64.7亿元,同比缩减逾4成。2018的原保费收入原地踏步,达到64.08亿元,甚至比上年还缩减约6000万。

  “健康人生重大疾病保险A款”则开启了“万元保额、保费几十元”的时代。该产品保障内容覆盖45种重大疾病,不过,由于其是将理财与保障分开的消费型险种,客户仅须支付获取保额的风险成本,同时该产品在设计时提高了预定利率,因而其费率低于业内。

对此,近日,上海人寿总裁石福梁向媒体表示,对于周秋实的学历问题,上海人寿十分重视,已严格按照监管要求进行了后续处理,周秋实本人目前也已提出离职。

将2018年的上海人寿与2016年对比来看,原保费缩减约4成,万能险略有下滑,实在称不上有所转型。

  值得一提的是,业绩盈利的合资寿险公司阵营在今年将至少再添两员。根据公开信息,中德安联人寿、工银安盛人寿这两家合资寿险公司在今年已实现盈利。

上海人寿在产品方面也存弊病。今年9月,银保监会下发《关于近期人身保险产品问题的通报》,对2017年各公司备案产品截至2018年底的销售情况进行统计分析,发现部分公司相当数量的产品备案后并无销量或者销量极低。其中,包括上海人寿在内的78家公司,销量为零的产品数量超过10个。

透析背后,上海人寿所喊出“多元化渠道”建设也似乎是一句空话。

  其中成立14年的中德安联人寿在今年上半年就已实现盈利。而工银安盛的新任总裁张文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工行正式入主逾一年后的工银安盛人寿在今年9月份正式实现盈利。

银保监会表示,产品销量为零,不论是保险公司主动调整产品计划,或者是消费者不认可导致,均表明产品策略不清晰,产品管理存在漏洞,产品开发效能低下,同时也是对监管资源的浪费。

从近三年的渠道业务来看,上海人寿依然在坚持银邮代理这一以中短期保险产品销售为主的渠道。银邮渠道并不意味着不能推进保障型保险产品,只是基于这一渠道的特点,在一定程度上已经与中短期保险产品画上了等号。

  据本报统计,截至到2012年年底,公布业绩的26家合资寿险公司中,实现盈利的仅8家,这一数字与2011年持平;2012年当年,中德安联人寿、工银安盛人寿分别亏损1.28亿元、1.07亿元。

而就在今年1月,银保监会通报2018年5月产品专项核查清理工作和近期监管备案中发现的典型问题时,也点名了上海人寿,经查,上海人寿存在个别产品无法律责任人或总精算师签字现象。

而上海人寿,选择坚持这一销售渠道推进业务,无论是原保险还是万能险,均主要以银邮渠道为主要销售渠道。

  事实上,根据保监会发布的数据,今年寿险公司的经营效益均大幅提升。前三季度,寿险公司预计利润总额为470亿元,同比增加393.6亿元,增长515.7%。

“这的确说明上海人寿的管理水平较差,较为混乱”,多位业内人士直言道。

2016年至2018年,上海人寿通过银邮代理渠道实现的原保费收入占比分别为99%、98%、96%。而在手续费与佣金支出中,多数也是用于支付银邮渠道中的佣金。

不仅如此,上海人寿还存在股权问题待解。2016年,上海人寿拟增资至60亿元的方案获批,此次增资由览海集团等5家原股东及洋宁实业、和萃实业、幸连贸易三家新股东参与,增资完成后,三家新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13.75%、13.75%、3%。

从年报数据来看,尽管上海人寿旗下涵盖保险兼业代理、公司直销、保险经纪、保险专业代理等渠道,但对银邮渠道的偏重,意味着上海人寿其他渠道未有较大贡献。此外,还有一个信号即在于分支机构的铺设,展业已四年的上海人寿,仍然仅盘踞于上海。

然而,在2018年,银保监会向上海人寿下发撤销行政许可决定书,指出上海人寿股东洋宁实业、和萃实业在2016年的增资申请中隐瞒关联关系,提供虚假材料,撤销此前对两家参与增资的行政许可,并要求上海人寿引入合规股东。

03

但蓝鲸保险注意到,在上海人寿最新披露的3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洋宁实业与和萃实业仍在股东之列。从其背后关系来看,两家企业与上海人寿第一大股东览海集团存在关联关系,构成一致行动人,三者合计对上海人寿持股比例,已超出监管上限。

盈利维持,短钱长投青睐地产

向好的经营业绩背后,上海人寿潜藏的问题屡屡被监管点名,对于成立不足5年,仍聚焦于上海市场的上海人寿而言,未来发展之路需要考量与关注。

也有好处,体现在净利润数据。打破寿险业常规7-8年亏损周期,上海人寿在成立第二年即实现盈利,2016年实现净利润5929.87万元,此后两年盈利态势也得以保持。

“上海人寿需要先把治理结构进行明确,这是经营发展的基础”,王立刚建议道,“将股东股权问题妥善解决,重新寻找股东进行增资。此外,可以尝试推进上海以外地区的业务拓展,实现进一步发展”。(蓝鲸保险
石雨 shiyu@lanjinger.com)

这与上海人寿在投资端的表现关联密切。伴随万能险占比过高而来的问题,往往呈现于投资端。自成立以来,上海人寿的投资收益表现平稳,2015年至2018年分别为2.31亿、23.97亿、23.65亿、28.39亿。

不同于多数万能险保费占比较高险企,选择将资金投向二级市场谋高收益,上海人寿的“短钱”主要选择了“长投”。2018年数据显示,定期存款128亿元,长期股权投资121.5亿元,为其主要资产。

值得一提的是,房地产是其投资的主要领域,子公司信息显示,上海人寿旗下已设立昆明锦慧置业公司、上海佳寿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两家地产子公司,同时投资多家租赁、物业等相关产业公司,今年10月,上海人寿又加码对昆明置业子公司进行增资。

其在中保协网站披露的重大关联交易项目,也多见为不动产项目。数据显示,2018年,上海人寿投资性房地产期末金额为53.51亿元,占总资产比约11%,与58亿元的净资产差额不大。

青睐房产投资,与股权结构相关,上海人寿目前第一大股东为览海集团,持股20%,主营投资管理、房地产开发经营等。而在上海人寿的关联交易中,与览海集团的交集并不少见。

继续深探,上海人寿“股东在增资过程中隐瞒管理关系,股东超比例持股,代持股份”等问题渐渐浮出水面。

2017年,银保监会下发监管函,提出上海人寿在“三会一层”运作、关联交易、内部审计等方面存在问题,禁止上海人寿半年内直接或间接与览海集团开展关联交易,包括财务资助、关联交易等。

04

管理不“靠谱”,疏漏频现

对于险企而言,手握巨大体量的资金,肩负保障风险的职责,路遥车慢,无论是业务转型,还是战略定位,均存调整空间,但这背后,必须有“靠谱”的股东夯实地基,以及“靠谱”的管理层掌舵加持。上海人寿,却难达此条件,问题相继暴露。

2019年以来,上海人寿相继因“个别产品无法律责任人或总精算师签字”、“产品备案后销量为零的数量超过10个”等问题被点名,被指出产品策略不清晰、产品管理存在漏洞等。

不仅如此,10月,上海人寿高管周秋实因学历造假,被银保监会直接公示点名,不予许可其任职资格。而在2018年曾有媒体提出质疑时,上海人寿还曾为其作保。对此,业内直言,这是上海人寿审核环节缺失、经营管理混乱的结果。

结语

日前,上海人寿披露业务数据,前3季度保险业务收入同比有所增长,盈利趋势也得以维持。

或也正是抱紧“盈利”指标,上海人寿在渠道、分支机构、产品创新方面,都不舍得加大投入。

只是,若紧守当前经营模式,加之混乱的经营管理,陷入故步自封之态,上海人寿作为一家人身险公司,也就难以发挥风险保障的重义。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