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诚集团爆雷 理财迷局套牢百亿资金

图片 16

T+-
与之前曾引发轰动的“阜兴系”爆雷事件相比,金诚集团的套路颇为类似。“阜兴系”旗下拥有4家在中基协备案的私募机构,而金诚集团拥有6家。
(原标题:金诚集团爆雷 理财迷局套牢百亿资金) 时代周报记者 宁鹏
发自上海5月6日,港股上市公司金诚控股(01462.HK)短暂停牌,且未公告停牌原因。风暴始于“五一”小长假之前。4月29日,金诚控股发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执行董事兼主席韦杰以及执行董事徐黎云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遭杭州市公安局调查。5月3日,金诚控股跌20%,在近三个交易日累计跌幅高达84.68%,股价目前仅为0.072港元,已经沦为不折不扣的“仙股”。与之前爆雷的“非吸”案件不同,金诚集团不仅运营了在中基协备案的私募基金,同时还拥有一张颇为珍贵的基金销售牌照。杭州公安局拱墅分局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并无新的情况可以通报,该案件的进展会通过“平安拱墅”官微对外发布。披着私募的外衣金诚集团是金诚控股的母公司。天眼查信息显示,韦杰名下有159家公司。根据金诚集团官网的宣传,其旗下有6家私募及1家基金销售机构,共管理私募产品规模超过700亿元,有超过300种产品可供选择。金诚集团特意强调了其安全性:“我们的产品,每一个都是有政府信用为依托,有稳健回报和灵活周期的高端理财产品。”然而,这个理财迷局在一夜之间崩塌。4月28日晚间,杭州市公安局拱墅区分局发布通报,据浙江证监局移送线索及群众报案,依法立案侦查金诚财富集团有限公司涉嫌非法集资案,对金诚集团实际控制人韦某及相关涉案人员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据称,自4月28日凌晨开始,金诚集团韦杰、徐黎云、蒋雪琦等30多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杭州警方抓获。天眼查信息显示,韦杰这个“80后”曾经在浙江一家律师事务所做过7年律师,创业后才开始进入金融行业。与曾引发轰动的“阜兴系”爆雷事件相比,金诚集团的套路颇为类似。“阜兴系”旗下拥有4家在中基协备案的私募,而金诚集团拥有6家。区别是,金诚集团除了发行私募产品外,还拥有基金第三方销售牌照。“阜兴系爆雷时,相关产品的托管银行被投资者要求赔钱。而金诚集团拥有自己的销售渠道,几乎形成了一个闭环。”某资管行业资深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未兑付金额高达上百亿,让这一案件看起来触目惊心。但时代周报记者多方问询后发现,无论是在PPP行业,抑或是在金融圈,或者网贷行业,这家公司都籍籍无名。根据杭州市公安局拱墅区分局通报,金诚集团非法集资案受害人可以通过相关APP进行网络借贷投资人登记。事实上,与“阜兴系”类似,金诚集团旗下相关私募产品披着合法的外衣。金诚集团旗下的私募矩阵包括新余观悦、新余观复、金诚资管、杭州金转源、杭州金仲兴、杭州观复这6家经备案的私募基金。天眼查信息显示,这几家备案的私募基金,甚至连提供的联系电话都出现了重合。中基协官网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28日,金诚旗下共运作354只产品,主要投向为影视项目,以及特色小镇和保障房等PPP项目,仍在运作的基金产品共有323只,其中包括杭州金转源72只、杭州观复111只、杭州金仲兴29只、金诚资产50只、新余观复31只、新余观悦30只。公开信息显示,金诚旗下一些投向PPP项目的私募产品,融资期最短可达24个月,而年化收益率则高达7%―8%,甚至高达10.5%的年化收益率。这与PPP项目长周期的特点大相径庭。依照财政部发布的《关于推进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规范发展的实施意见》,规范的PPP项目应当符合以下条件:属于公共服务领域的公益性项目,合作期限原则上在10年以上。旗下基金连续被监管点名金诚集团的危机曝光,始于其旗下基金第三方销售公司的业务被暂停。2013年1月6日,浙江金观诚基金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称“金观诚基金”)拿到了证监会颁发的基金第三方销售牌照。某基金第三方销售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与私募基金采用备案制不同,基金第三方销售牌照是核准制,这块牌照并不好拿。然而,金观诚基金却创造了基金第三方销售公司被罚的纪录。2018年5月,浙江证监局责令金观诚基金整改,并暂停办理基金销售认购和申购业务6个月。根据该处罚决定,金观诚基金存在借用关联方经营场地销售私募基金产品、公开夸大宣传等情形,反映出内部控制存在重大问题,经营管理存在较大风险。6个月后,浙江证监局再出公告,责令其继续整改。浙江证监局认为,整改期间,金观诚基金存在与关联方业务混同、代销的关联方发行的多个基金产品出现兑付风险等新的重大问题和风险情况,金观诚基金应当继续整改存在的问题,并于2018年12月7日前提交书面整改报告。1月17日,金观诚基金被浙江证监局采取责令改正并暂停办理基金销售相关业务12个月的行政监管措施。事实上,这已经是金观诚基金近一年里4次被监管层点名。金观诚基金被整改,源自于浙江证监局2018年4月25日开展的私募专项检查。在这次检查中,金诚集团旗下的5家私募公司拒绝配合检查工作,监管要求公司法定代表人到浙江证监局接受监管谈话。浙江证监局表示,发现5家公司存在不配合现场检查工作的情况。而这5家私募均与韦杰存在关联。当时金诚集团官方给出的说法是,有个别员工思想认识不足,在监管部门工作人员要求拷贝其电脑资料时被拒绝,从而引起冲突。兑付危机蹊跷的是,金观诚基金的整改,与金诚集团的兑付危机“神同步”。2018年5月,金诚财富陷入了首次兑付危机,投资者发现,金诚财富旗下产品无法实现大额赎回。2018年7月9日,金诚集团官方宣布,旗下部分产品展期6―12个月。股权类私募基金业务相关方的权责界定非常模糊、存在歧义,资金募集和运用过程中的监管规定存在很大漏洞。中基协官网信息显示,自2018年4月后,金诚集团旗下私募公司再未成功备案过新私募产品,这意味着在金观诚基金被暂停销售业务后,金诚集团资金端受到很大影响。据中基协发布的《私募投资基金备案须知》,私募基金应单独管理,单独建账、单独核算,不得开展或参与任何形式的“资金池”业务,不得存在短募长投、期限错配等违规操作。从金诚集团旗下私募产品的运营来看,主要投资方向是特色小镇长期项目,以短期融资对接长期项目,项目的投资回报周期、回报率与私募产品周期、收益率严重不匹配。金观诚基金被整改,意味着“借新还旧”的链条被切断。今年4月26日,金观诚基金还在官网发布消息称,通过其购买基金的客户,产品的赎回不受影响,并留下了热线电话。时代周报记者多次拨打该号码,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中国基金报 泰勒

图片 1

曾说负责到底的金诚集团老总韦杰,在4月28日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之后,6月5日的最新消息,已经被公安机关执行逮捕。

作者:许尚进

金诚集团80后董事长韦杰等21人被捕

来源:独角金融

13人取保候审

4月28日凌晨,有消息称金诚财富集团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立案,公司创始人韦杰、徐黎云、蒋雪琦、谷德耀等33名相关涉案人员被抓获。

6月5日午间,杭州拱墅警方官方微博@平安拱墅通报,金诚集团涉嫌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的进展情况。

图片 2

案情通报介绍,经拱墅区人民检察院批准,公安机关已依法对该案主要犯罪嫌疑人韦某等21人执行逮捕,并对13名犯罪嫌疑人取保候审。

图片 3

与此同时,公安机关全力开展追赃挽损工作,已依法对涉案公司及人员相关银行账户、基金、股票、房产、车辆、土地等予以冻结或查封。

(图片为金诚集团投资人提供)

图片 4

独角金融致电杭州市公安局拱墅区分局核实情况,警方表示,“金诚财富集团已被立案,韦杰等相关人员也被抓,但具体抓捕的人数要问经侦大队。”独角金融又致电金诚集团的品牌部,但对方表示不方便接电话。

公安机关称,投资人可持相关资料,就近到属地公安机关递交报案材料,同时,投资人可继续通过“警察叔叔”APP和“杭州公安”微信号的专栏登记报案。

2018年7月开始,金诚集团旗下的私募基金产品陷入兑付危机。2019年1月31日,金诚集团召开了投资人代表沟通会,公司创始人、董事长韦杰在会上表示,金诚集团的总负债是103亿元,存续的基金规模是157亿元,他承诺“都会负责到底”。

公安机关已委托具有专业资质的会计师事务所和律师事务所对金诚集团的财务账目予以审计,对相关项目和资金资产开展全面核查,相关工作正在紧张有序进行中。

4月23日,金诚集团还在苦苦坚持,在官方微信上发布《声明》称,“我司的战略重组目前已进入关键落实阶段,为避免竞争对手及其他别有用心者通过重组信息牟取不当利益;甚至可能出于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破坏重组,从而损害全体投资人的权益,我司暂时不便透露重组具体细节。条件成熟时,我司将适时向投资人及相关媒体进行披露。”

4月底已经爆雷

图片 5

实控人韦杰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图片截自金诚集团官微)

4月27日,根据浙江省证监局移送线索及群众报案,杭州公安局拱墅区分局依法立案侦查金诚财富集团有限公司涉嫌非法集资案。4月28日,杭州公安局拱墅区分局依法对金诚集团实际控制人韦某及相关涉案人员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如今,所有的承诺都随风飘散,韦杰身陷囹圄,金诚集团岌岌可危。

图片 6

曾经风光无两

公开资料显示,金诚财富作为金诚集团旗下核心产品,旗下拥有一家基金销售公司浙江金观诚,以及新余观悦、新余观复、金诚资管、杭州金转源、杭州金仲兴、杭州观复等6家经备案的私募基金管理人。主要投向所谓的影视项目,以及特色小镇和保障房等PPP项目。发改委、财政部等部委在2015年开始大力推广PPP业务,韦杰正是抓住这个时机大力发展PPP项目,陆续成立私募基金管理公司和备案发行相关产品,经过3年时间公司私募基金规模也呈现爆发式增长。

金诚集团,指以浙江诚泽金开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为主体,官网资料称,金诚集团是一家综合性的现代城市发展集团,在加拿大、日本、南非、新加坡等8个国家和地区的60多座城市设有分支机构,拥有港股上市公司金诚控股及新三板挂牌公司太悦健康(832227.OC)、丽晶光电(831777.OC)等5家公司。

截至2019年4月28日,金诚旗下共运作354只产品。浙江金观诚有31只产品;6家私募基金管理公司还在运作的基金产品共有323只:包括杭州金转源72只、杭州观复111只、杭州金仲兴29只、金诚资产50只、新余观复31只、新余观悦30只。而这些产品的背后实控人全是韦杰。

在金诚集团发行的私募产品中,有很多产品都投向其运作的“特色小镇项目”。金诚集团曾对外宣称,公司从事的新型城镇化业务,是国家提出PPP特色小镇的全国最大范本,至2017年9月底,拥有特色小镇项目59个,与政府项目签约总量超5700亿元。

关于金诚集团的故事,基金君此前有过详细报道,可直接点击右边链接查看《700亿金诚集团崩塌!80后老板被抓,警方刚确认:涉嫌非法集资!5天前还发文呼吁投资人”耐心冷静”》

图片 7

被抓后,公司股价已经崩盘

(图片截自金诚集团官网)

金诚控股于5月15日宣布,张应坤、牛钟洁及陈钊辞任公司独立非执行董事。这是最近该公司经历的又一次人事大地震。

韦杰是金诚集团的创始人、董事长,公开资料显示,1981年韦杰出生于浙江东阳,他是浙江大学法学硕士,凭借其缔造的“新型城镇化下的金融产业链”获2015中国经济年度人物,旗下相关公司有177家。早年他曾在律所担任法律助理,2008年前后,年仅27岁的韦杰创办金诚,投身金融创业。2016年有杂志报道称,韦杰曾接到一个电话号称赚了11位数,跻身至百亿身家的地位。

此前的5月2日,金诚控股公告称,公司执行董事、公司秘书、财务总监黄金定于公告发布当日辞职。在黄金定辞职后,金诚控股的公司授权代表、公司秘书、法律文件代理人及财务总监之职位,处于空缺状态。

图片 8

随着三名独立非执行董事辞职,在金诚控股5月2日公布的五名董事会成员中,仅剩韦杰、执行董事徐黎云在职,但二人目前均无法对这家上市企业的日常运营展开真正管理。

2016年开始,金诚集团以金诚特色小镇为核心产品,以江、浙为核心,打造融合“PPP+产业化+金融化”的小镇投资、建设、运营的全生命链小镇。目前金诚特色小镇已在浙江、江苏、湖南、贵州、福建、江西、湖北、河南、安徽、吉林十省有布局。

据杭州市公安局拱墅分局4月28日发布的警方通报,因涉嫌非法集资案,杭州警方对韦杰及相关涉案人员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金诚控股公告称,自4月28日公司未能与韦杰、徐黎云两位执行董事取得联络。

“PPP”指的是政府和企业合作成立合营公司,“产业化”指的是为金诚特色小镇配套金诚文化、教育、酒店、医疗健康等产业,“金融化”则是通过产业基金投资、资产证券化、债券投资等金融手段服务于金诚特色小镇。

“董事会认为本公司不能够维持适当的董事会的运作,以确保符合香港联交所证券上市规则。”金诚控股在5月15日的公告中如是说。

简言之,就是金诚集团与政府成立合营公司,经营特色小镇项目,再由金诚集团通过旗下基金管理人发行基金产品参与项目投资。

再来看看股价。

而金诚集团的私募基金管理和基金销售等业务主要由旗下的金诚财富运营操作。金诚财富拥有一家基金销售公司浙江金观诚基金销售有限公司(原名“浙江金观诚财富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金观诚”),金诚财富同时拥有新余观悦、新余观复、金诚资管、杭州金转源、杭州金仲兴、杭州观复6家经备案的私募基金管理人。截至目前,7家私募机构发行登记备案的私募产品共达351个。

4月28日被抓后,金诚控股在4月30日、5月2日,5月3日三个交易日中,天天崩盘式暴跌,分别跌66.6%、42.68%、20%,一共跌了85%,目前股价报0.072港元/股,一毛钱都没有,市值不到3亿港元。

而在逾期爆发之前,金诚集团在接受浙江证监局现场检查时竟然拒检,此事在业内掀起大波浪,也为金诚后来发展的异常埋下了伏笔。

图片 9

5家私募抗拒检查

规模号称700亿

2018年4月,浙江证监局连发5条公告称,因在开展2018年私募基金专项检查工作过程中,金诚财富旗下的5家私募机构不配合开展现场检查工作,故而对金诚旗下除新余观悦、新余观复之外的其他5家私募机构的法定代表人采取监管谈话措施。

官网显示,金诚财富成立于2008年,
是一家集金融产品研发、财富管理、基金销售、高净值客户VIP服务于一体的综合性金融服务机构。通过携手各地政府打造新型城市,发行以城市化发展基金为主的稳健类理财产品,与客户共享全球优质产业资源。截止2018年初,累计管理资产规模超700亿。

2018年初,证监会私募部向各地证监局发送《关于开展2018年私募基金专项检查工作的通知》,《通知》将“集团化跨辖区私募机构、管理非标债权的私募机构、其他存在问题风险线索的私募机构”这三类私募机构纳入重点检查对象范围。

截至现在,金诚集团以特色小镇为核心产品,旗下已囊括金诚新城镇、金诚财富、金诚产业、金诚之星、有象文化、酒店、房地产、金诚金融、公众公司等9个板块。

其中,对集团化跨辖区和兼营类金融业务的私募机构重点检查内容包括:检查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不同私募机构之间,以及私募机构与其他机构之间控制关系、业务往来、资金往来、产品嵌套情况,核查关联交易是否存在利益输送,业务隔离和风险隔离是否有效,信息披露是否充分及时完整,是否存在“自融自担”以及是否建立防范利益冲突机制等情况。

其中,金诚财富是集私募基金管理和基金销售于一体的综合性金融服务机构,旗下拥有1家基金销售公司金观诚,同时拥有新余观悦、新余观复、金诚资管、杭州金转源、杭州金仲兴、杭州观复6家经备案的私募基金管理人。

而号称拥有500亿元资产规模的金诚集团,在浙江证监局例行检查时,非但没有做好带头作用,反而不配合。

拥有港股上市公司金诚控股及新三板挂牌公司太悦健康、丽晶光电等5家公众公司。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检查当天,金诚财富旗下的公司关门拒绝检查,态度十分坚决,试图给浙江证监局一个下马威,此举震惊整个浙江私募基金圈,也让业内开始警醒金诚集团的风险。

其创始人韦杰1981年生于金华东阳。浙江大学法学硕士。毕业后,韦杰依照所学专业考取司法资格证书、律师执照,成为一名律师。

金诚集团给出的官方说法是,4月24日,有个别员工思想认识不足,在监管部门工作人员要求拷贝其电脑资料时被拒绝从而引起冲突。次日,尚在外地出差的金诚集团董事长韦杰因该事件被批评、警示和教育,且主动撰写了情况说明,与监管部门做了沟通。在浙江证监局提出约谈要求后,韦杰取消原有行程,带领相关高管团队前往浙江证监局,配合完成约谈。

图片 10

关于拒检的真相,网上流传诸多说法,一种是说拒检的人是韦杰,另一种说是韦杰的表姐、金诚集团总裁徐黎云。真相到底如何,外界不得而知,但是拒检的做法,疑云重重。

韦杰也有着传奇的财富故事。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3月,某杂志专访韦杰时了解到,前几天,他召集同事开会布置年后工作,途中一个电话打进来,电话那头的证券公司说:韦总,你赚了很多钱,11位数。会议室里所有人都听到了,大家掰着指头数一下,百亿。“他们都看着我,我也看着他们。知道了?知道了!之后继续开会。”

裁员和展期已于事无补

金诚为何崩塌?

2018年5月,金观诚迎来了“大地震”。因存在借用关联方经营场地销售私募基金产品、公开夸大宣传等情形,金观诚被浙江证监局采取责令改正并暂停办理基金销售认购和申购业务6个月的监督管理措施。

曾拒绝接受证监局检查

图片 11

让金诚集团出名的,是2018年4月的拒不配合浙江证监局调查一事。

(图片截自浙江证监局官网)

金诚集团通过旗下多个备案私募基金和一家基金销售公司向社会公众募集资金,投向所谓的影视项目,以及特色小镇和保障房等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项目,实际上大量资金用于短期固定收益产品的循环付息和借新还旧,部分资产项目不真实,另有相当一部分被实际控制人转移挪用。整个金诚系募集资金规模截止到2018年5月高达300亿元;截止到2018年10月,未能兑付的规模仍有超过170亿元。

对此惩罚,金观诚随即发布公告“忏悔”:确存在因公司发展过快,各板块人员和业务未隔离到位等不合规现象,同时个别员工无视监管部门法律法规和公司募集行为规范条例,夸大宣传等情况。后续我司将严格按照监管部门要求,对以上现象和相关人员做整改和严厉处罚。

杭州运河财富小镇,是杭州拱墅区金融机构聚集区,就在这里,浙江证监局的正常检查遭到拒绝。

图片 12

去年四月,浙江证监局按照证监会的统一部署和安排,开展2018年私募基金专项检查工作。但是在检查过程中,浙江证监局发现5家公司存在不配合现场检查工作的情形。

(图片截自金观诚官网)

根据披露,不配合检查的5家私募机构,分别是杭州观复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杭州金仲兴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浙江金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杭州金转源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浙江金观诚财富管理有限公司。

而金诚之所以出现这么大规模的逾期,与禁售处罚规定有一定关系。

从股权关系来看,上述5家公司大股东不尽一致,但是穿透核查之后,最终均归属于金诚集团。

据“石榴询财”发布的一篇网友投稿分析,金诚集团已陷入了流动性枯竭的局面。由于6个月禁售基金的监管处罚,金观诚半年内不得发售基金产品,6月需兑付的金额有10亿元,可实际上才募集到2亿元,远远不够。后来公司从各方筹措资金完成了兑付。但7月份,募集量只有几千万,本金都不够兑付,只能应付点儿利息,流动性难题再也掩盖不住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金诚集团决定统统展期。

图片 13

曾是金诚集团员工的何婕透露,“6月份公司没多少业绩,所以决定大面积裁员,不出单的销售全部清退。”何婕刚入职不久,领导劝她先凑点钱出一单保住职位,8月以后公司慢慢就好了。无奈之下,何婕向老家的亲朋好友东拼西凑借了100万元,在7月2日成功购买了杭州观复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发行的《金诚政信宝6号私募基金》,约定投资1个月。

图片 14

政信宝6号的募集额度是20亿元,主要投资于金诚集团旗下所发行的PPP和政信类私募产品,所谓政信类私募产品,就是指融资主体为国有企业、国资政府平台、国企改制建设方等类型,而PPP类私募基金,则是私募基金作为社会资本方和政府一起参与到传统基础设施领域。

5月25日,浙江证监局网站挂出《关于对浙江金观诚财富管理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并暂停办理基金销售相关业务措施的决定》,对金观诚财富采取责令改正并暂停办理基金销售认购和申购业务6个月的监督管理措施。

结果可想而知,7月份金诚发布了延迟兑付公告。何婕很绝望,“我不是一个合格的投资人,我就是个傻子。农村人几辈子奋斗存下来的钱,现在都没了。我父亲病重,现在都没钱医治,我特别恨我自己。”

在此期间,金诚集团旗下基金期限错配的风险开始显现。原本进入开放期的基金停止赎回,开始出现展期兑付的情况;同时因信用问题,公司无法在正常的金融体系获得授信贷款,至此金诚集团真正陷入“流动性困局”。

金诚的陨落

5700亿政府订单成谜

据了解,金诚的私募产品期限一般是1-2年,项目的建设期一般是3-5年,在建设期内,通常需要发行新的基金产品来兑付前面的基金。等项目建设完成通过验收后,政府才会分期拨付款项,并且承担的利息成本最多就6.5%,低于金诚集团承诺给投资人的8%的收益。

金诚集团自称从2015年7月22日到2016年8月22日,累计拿下35个新型城镇化项目,签约总投资额1800亿元;截至2017年9月,金诚集团拥有特色小镇项目59个,政府项目签约量超过5700亿元。目前,已在浙江、江苏、湖南、贵州、福建、江西、湖北、河南、安徽、吉林10省布局金诚特色小镇,其中又以江、浙为核心。

一位熟悉PPP的行业人士分析,“PPP的收益率只有6%左右,当年就不看好短融长贷模式,且成本收益也不匹配,商业模式很难做到现金流自循环。”

“原来,金诚集团只是一个卖理财产品的金融公司,有资金端。前些年从政策到地方政府,都在鼓励发展PPP项目,能找得到资金的金诚集团,得到了一些地方政府青睐,这主要是地方政府有大力推进建设的压力。但是,宣称有5700亿元订单,肯定不可能。”一家沪市A股公司董事长表示。

图片 15

事实上,这与金诚本身的体量并不匹配。而据公开资料,金诚集团旗下4家私募机构先后合计发行了超过250只各种类型的私募产品,并大量投向PPP项目。

金诚集团表示,“金诚财富私募项目主要投向及盈利来自政府融资类项目的利息收入、ppp项目中自营物业及集团自营业务的运营收入、自有固定资产的增值收益、投资影视、股权类项目投资收益。”

不过,最终,这5700亿元订单无据可查,大多数PPP项目均停留在框架协议或口头约定层面,尚未正式立项,更未进入动工阶段。也正是因此,外界终于发现金诚集团的操作手法。即借这些并不存在的项目,在各种渠道频繁渲染拿单能力,并以PPP项目名义发行基金。

根据金诚的运作模式,6个月禁售令无疑是造成其大规模逾期的致命一击,没有新的资金进来填补,资金链断裂也就可想而知。更严峻的问题是,金诚集团旗下在建的项目大多是靠基金来补血,现在资金链断裂,项目难以为继,更别谈政府会还款。

兑付危机爆发

重新募资来填补资金缺口是最好的办法。但不幸的是,2018年11月,浙江证监局发布公告,暂不解除对金观诚责令改正并暂停办理基金销售相关业务措施的通知。

被暂停基金销售业务。金诚系私募基金随后因为不能借新还旧而迅速陷入流动性危机,旗下陆续进入开放期的基金产品开始停止赎回和单方面要求投资者签署展期协议。投资者要求赎回资金,但始终未果。

图片 16

去年五月被暂停基金销售,两个多月后的7月10日,部分投资者收到了金诚集团暂停大额赎回的通告。譬如金诚易4号,金诚集团旗下的杭州观复投资称:“因本基金目前赎回量过大,已触及大额赎回条款,为更好进行基金流动性管理,保障客户利益,管理人决定暂停本基金赎回业务,预计6-12个月重启赎回业务。”

(图片截自浙江证监局官网)

有投资者告知媒体,金诚集团对其的表述是管理规模在140亿元左右。杭州本地的信托业人士也证实,金诚集团的总管理规模确实在百亿以上。

雪上加霜,金诚集团爆雷似乎已是命中注定。

投资者反映,此前金诚方面给出的答复是“3-6个月重启大额赎回”,但3个月的承诺期已过,金诚方面却表示仍拒绝大额赎回,还表示如果投资者签署展期协议同意继续展期,才可以立即赎回5%,其后按照5%/月的额度逐步赎回。对此,多位投资者表示拒绝签署展期协议。

今年以来,私募爆雷的情况屡屡出现,先是“阜兴系”旗下意隆财富的多个私募基金爆仓;中精国投踩雷18亿元,实控人外滩控股销声匿迹;后又有国盈基金实控人被警方采取强制性措施。

去年9月,在“金诚集团”的公众号上,金诚集团承认旗下私募基金管理机构管理的部分基金产品出现了暂停开放、延期兑付等情况,但已与绝大多数投资人签订了展期协议。2019年初,金诚集团董事长韦杰在公司的官方公众号上回顾过往时再次提及:“我们的产业链布局过长,流动性安排不够成熟,导致在面对意外情况时的调整空间不够充足。”

私募产品大规模出现问题是何原因?如何兑付?投资人权益又如何保障?

根据中基协备案信息,自2018年4月后,金诚集团旗下私募公司再也没有成功备案过新私募产品。也就是说,在金观诚基金被暂停销售业务后,金诚集团的资金端受到了很大的影响。“监管目前要求金观诚基金整改解决关联方发行的基金产品的兑付,但是资金池业务没水进来了,哪来的钱兑付给投资者?去年刚被暂停基金销售时还要求员工自己购买基金,但根本无法持久。”一位三方财富的销售人员表示。

经济学家、清晖智库创始人宋清辉曾对独角金融分析,“私募产品大规模出现问题无法兑付,与监管不力以及发展行业不规范有直接的关系。随着国家推进打破刚性兑付,政府一般不会协助企业解决逾期问题,投资人需要自负盈亏,看不懂的投资尽量不玩是投资良策。未来,随着私募基金监管的进一步加强,不规范私募未来将会被淘汰。”

北京君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黄东在接受《新华网》采访时提出了对私募基金监管的几点建议,“有非法集资倾向的私募基金,关注点没有放在如何投资上面,必须严厉禁止,从严惩处;而对于那些致力于吸纳社会闲散资金,对高成长性企业进行投资的私募基金,可在搭建法律框架的基础上,实行较为宽松的管理方式,促进资金自由流动,增加企业成长的活力。”

关于金诚集团被立案的事情,你有什么看法?留言区聊聊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