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新普京前董事长坠亡!董秘实名喊冤 呼吁股东维权 这场“砍头息”官司该如何判?

缅甸新普京 6

T+- (原标题:起底坠亡董事长“砍头息” 银行流水牵出重重疑点) 证券时报记者
李小平7月9日,金盾股份副总经理、董秘管美丽和法律顾问向曙光律师又一次在杭州萧山机场汇合,目的地是河南郑州。此前,两人已经应约将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但河南法院方面的一通临时电话,打乱了这场事先约定的采访。最终,记者在杭州市区到机场的车上以及机场大厅完成了采访。7月4日晚,金盾股份发布了一份《关于收到裁判文书的公告》,原告单新宝、河南合众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白永锋与金盾股份的债务诉讼(其中单新宝2宗,下称“长葛四案”)二审判决,金盾股份全部败诉。随后,管美丽在其个人微博上发文称,金盾股份在河南遭受司法不公,请求共同维持上市公司合法权益。管美丽的“喊冤“,在市场上引起了广泛关注。证券时报记者也试图通过这次采访,最大限度还原坠亡董事长周建灿的砍头息真相。还原“砍头息”周建灿生于1963年,浙江上虞人,金盾股份创始人、实际控制人,持有公司19.72%的股份。作为一家最高市值过百亿元的A股上市公司董事长,再加上旗下金盾控股集团的资产,周建灿的身价曾高达数十亿元。按照常理,在民资富庶的浙江,周建灿找人借款不应是难事。但是,浙江的民资放贷也有自己的交际圈。据了解,2017年下半年,嗅觉敏锐的浙江民间借贷圈,察觉到了周建灿偿债压力,已将其列入“危险名单”。迫于巨大的资金需求,周建灿只能四处筹钱,借款的对象也就越来越远。河南、重庆、湖北、广东等地,都成为周建灿筹钱的地方。周建灿在2017年下半年发生的民间借款对象,大多发生在非浙江地区。2018年2月11日,金盾股份收到河南省长葛市人民法院的民间借贷诉讼通知。起诉理由是:2018年1月9日、1月10日,单新宝与金盾股份签订了《保证借款合同》,分别为2000万元和1000万元,期限分别15天和10天。约定还款到期后,被告金盾股份拖欠借款本金未还。金盾股份法律顾问向曙光称,在诉讼发生之前,单新宝已经与周建灿之间有过多次借贷往来,累计借贷金额约8000万元,借款都是支付到周建灿的账户。2018年2月11日收到的关于单新宝的3000万元诉讼,属于新增借贷,该笔借款也是支付到周建灿的账户。根据周建灿借款的经办人张汛(时任金盾控股集团投融资部负责人)的说法,早在2017年9月29日,周建灿就与单新宝发生了第一笔借贷,金额约1500万元。后张汛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已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据张汛称,周建灿原来与长葛方面没有打过交道,其向长葛方面的借款也都是经中间人介绍,第一次河南长葛的人来借款的时候,周建灿本人亲自参加谈判。但后面发生的若干次借款,周建灿本人没有参与,都是张汛按以前的模式进行操作。从银行流水来看,在周建灿与单新宝发生第一笔1500万元借款时,张汛事先预付180万元给单新宝。同时,在向周建灿支付1500万元借款之前,单新宝的银行账户,其实也没有1500万元。那么,出借给周建灿的1500万元所需款从哪里来?银行流水还显示,有多个他人账户,分多次向单新宝账户汇款,再加上张汛事先预付180万元利息,才凑足了1500万元。这种民间借贷关系,出现两个问题:砍头息和套路贷。何为砍头息?业界的说法指的是高利贷或地下钱庄,给借款者放贷时先从本金里面扣除一部分钱,这部分钱称为砍头息。“在民事诉讼中,我们没法查询银行流水的,只有法院、公安等才有这种权限。”向曙光称。根据相关银行流水明细以及付款凭证显示,单新宝自2017年9月29日起,就和周建灿发生过多笔借款往来,借款通常在10-15天,每笔借款发生当日,均由张汛从其账户预先支付砍头息,砍头息支付金额通常是借款金额的8%-15%不等。周建灿与单新宝的第一笔1500万元借款,借款期限为12天。按照180万元砍头息来算,日均利率1%。管美丽称,单新宝等人和周建灿发生的借款以及砍头息支付金额计算,借款日息实际上在1%左右,年化高达360%左右,是名副其实的“超级高利贷”和“砍头”息。根据相关银行流水明细以及付款凭证显示,周建灿从长葛四案原告合计借进的14000万元中,当天支付的砍头息合计金额达到1628万元,砍头息的收款账户分别为:单新宝本人、杨莉、芜湖华天、林川川。其中杨莉除了代表单新宝收款,还代表芜湖华天收款。在单新宝借给周建灿的款项中,杨莉收到砍头息之后又立即支付给了单新宝。“银行流水显示,以杨莉为例,在收到砍头息之后,杨莉又很快将这笔款项转给了单新宝,这就是出借人规避砍头息和高利贷的方法。”向曙光如是说。空白合同埋下的隐患民间借贷活跃的浙江,借款人与出借人发生借贷关系时,经常会出现凭借款人的还款实力,借贷双方在口头约定还款时限、利息的情况下,即可放款。为了防止跑路情况发生,有时借款人会将一张事先签名、盖章的空白纸,交给出借人,以此作为还款保证。这种凭借个人信用的形成的民间借贷行为,若借款人正常履约,一般不易出现纠纷。但一旦出现违约、跑路、失联等情况,就会衍生出系列诉讼纠纷问题。当时,身为金盾控股集团董事长的周建灿,凭借自身的法律意识和律师团队,理当在借款之时,拟定一份正规的借款合同。但是,急需资金周转的周建灿,也同样遵循民间借贷规则。正常的履约之下,周建灿与各债权人都相安无事。但是,转折发生在2018年1月30日,周建灿坠楼身亡后,民间借贷的纠纷问题也就随之而来。2018年2月1日,长葛地方法院以受理单新宝诉金盾股份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为由,冻结了金盾股份的多个银行账号。截至目前,金盾股份因为原董事长周建灿去世引发一系列事件,造成公司面临了40宗诉讼案件,合计标的金额25.69亿元。管美丽表示,原告单新宝所谓的借款合同只有一份,而且有些地方就是空白的,随后单新宝起诉时,在空白合同上想怎么填就怎么填。向曙光指出,单新宝向长葛法院提交的《保证借款合同》上面加盖的金盾股份印章是伪造的,而且也没有周建灿本人的签名。长葛和许昌两级法院认定周建灿的行为构成表见代理缺乏依据,一是没有证据证明周建灿是行为人,二是周建灿不是金盾股份的法定代表人,无权代表公司对外从事民事行为,三是所有款项都是汇入周建灿个人账户,周建灿才是实际借款人,四是原告明显存在过错甚至恶意,非善意相对人。据了解,金盾股份已经向河南高院提出申诉。对于周建灿所借资金的去向,管美丽也给出了正面回应,按照张汛向警方的供述,周建灿的借款所得,主要用途包括两部分。一是归还前期的利息;二是流向周建灿所控制的金盾控股集团名下,包括浙江金盾消防器材有限公司、浙江金盾压力容器有限公司。其中,归还利息占主要部分,在牵涉到的民间借贷债务29.11亿元中,超过10亿元是用于归还利息。同类案件裁决不同据了解,金盾股份在周建灿去世以及长葛法院进行财产保全后,即发现公司的印章存在被伪造情形,立刻向绍兴市公安局上虞区分局报案。接到报案后,绍兴市公安局上虞区分局于2018年2月5日对上市公司印章被伪造一案立案侦查。2月28日,以涉嫌集资诈骗罪对浙江金盾消防器材有限公司(周建灿持90%股权)立案侦查,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张汛(金盾集团投融资部部长)立案侦查,据了解,公安机关后又将金盾控股集团纳入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的犯罪嫌疑人。由于涉及到刑事案件,金盾股份的系列民间借贷纠纷诉讼,又出现变化。截至目前,40宗案件中,已有15宗案件的原告撤诉,14宗案件被法院以涉刑为由驳回起诉,移送公安机关先行处理,7宗案件还在审理过程中。其中,金盾股份与北京中泰创盈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的诉讼案件,经绍兴中院一审、浙江高院二审驳回中泰创盈的起诉之后,中泰创盈曾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诉。根据金盾股份的公告显示,最高人民法院2018年9月26日作出(2018)最高法民申4250号民事裁定书认为“本案已涉及经济犯罪,案涉合同的成立与否以及金盾风机公司责任的承担取决于刑事案件对公章事宜的认定,原审法院认为认定本案不属于经济纠纷而具有经济犯罪嫌疑,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经济纠纷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之规定,驳回中泰公司的起诉,并无不当”。最高院最终驳回了中泰创盈的再审申请。然而,金盾股份涉及长葛四案的诉讼纠纷,却没有停下来。近日,金盾股份收到许昌中院下发的民事判决,判决驳回公司就四宗案件提出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较中泰创盈的诉讼而言,长葛4宗案件的真实情况更为复杂,不仅涉嫌经济犯罪程度更明显,而且还涉及砍头息,第三方代收砍头息等,如果需要查清该四个案件的真实情况,只有通过公安机关进行调查。”向曙光称。长葛方面的四宗债务纠纷,涉嫌经济犯罪包括伪造公司印章罪、集资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相关刑事案件,已经浙江省绍兴市公安局上虞分局立案侦查,且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已经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与以上刑事案件属同一事实。据了解,长葛四案在审理过程中,浙江省绍兴市公安局上虞分局向法院发函说明该四案属于公安机关侦查范围,金盾股份还向法庭提交了浙江省绍兴市公安局上虞分局的《起诉意见书》,该《起诉意见书》已明确认定本案的借款属于刑事犯罪的内容。浙江省绍兴市公安局上虞分局再次向二审法院发函,要求移交案件给公安刑事侦查,但二审法院不予采纳,也未作回复。与长葛四宗案件二审败诉后,管美丽表示:“对于两级法院的判决,我不服,上市公司也不服,我们会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请求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查明事实,维护上市公司的合法权益。”担保代偿令人费解再回到案件本身,原告河南合众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的角色令人费解。根据合众担保所诉,2018年1月17日,债权人芜湖华天融创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与金盾股份签订了借款合同,由金盾股份向债权人华天融创借款2000万元,合同约定借款期限10天(自2018年1月19日至2018年1月28日)。在这笔借款中,河南合众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提供了保证担保,浙江金盾消防器材有限公司、浙江金盾压力容器有限公司、浙江格洛斯无缝钢管有限公司、周纯提供最高额连带反担保保证。向曙光称,在此之前,周建灿与河南合众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完全没有交集,所以这次借款中,由该公司出面提供担保不合常理。而且,其他的借款合同,担保方均为周建灿旗下的公司。所以,在这笔借款中,河南合众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参与其中显得多余。周建灿2018年1月30日坠楼后,河南合众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在1月31日、2月1日就分多次向芜湖华天汇付了款项,履行了代偿责任,并于2月1日向长葛法院起诉,长葛法院当日受理,当日作出财产保全裁定,次日即在浙江上虞查封了金盾股份的多个银行账户。值得注意的是,芜湖华天融创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与金盾股份签订了借款合同,同样是一起伪公章借贷合约。类似的“萝卜章”案件,担保方往往会以“公章系伪造,主合同无效”为由,推卸担保责任。但在芜湖华天这一笔借款合同中,像河南合众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一样,主动而且迅速继续履行代偿责任,较为少见。河南合众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5.22亿元。工商资料显示,合众担保共有三名股东,自然人张爱民仅认缴出资2150万元,河南省中小企业信用担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仅认缴出资1295万元,余下一名股东为长葛市国资委。另外,河南省中小企业信用担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共有125名股东,涉及河南省下辖各县市的财政局、国资委和国有企业等。从股权结构来看,河南合众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应是一家由长葛市国资委绝对控股的企业。而作为一个国有控股企业,该公司为何要牵涉到这场“萝卜章”的民间借贷诉讼当中?另据管美丽透露,合众担保在许昌中院二审判决后,已经将其债权转让给合众控股,一家国有控股企业为什么将债权转让给民营企业,原因是什么?有没有履行国有资产转让程序?转让对价是多少?对价有没有支付?管美丽提出很多问题。谁是幕后金主长葛四案中,不仅是国资企业的担保代偿令人不解,债权人资金流水的动向,复杂的关系图,同样不容忽视。长葛四案的原告,分别是单新宝(2宗诉讼原告)、河南合众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白永锋,第一被告均为金盾股份。债务人因未能按期还款,债权人起诉,这很常见。但是,种种迹象显示,长葛四案的真正金主,或许另有其人。管美丽称,由于此次系列案件涉嫌刑事犯罪,所以上虞警方就挨个找债权人了解情况。但是,单新宝却找不到。但又涉及诉讼,所以我们就以债务人身份,与长葛方面接触。在双方沟通债务问题时,首先是张杰超接待,但真正进入实质性谈判,都是张伟民出场。所以据此推测,张伟民是借贷资金的真正金主,单新宝只是马甲。而且,在周建灿河南长葛借贷中,张杰超也是中间人。与此同时,金盾股份也收到了债权转让通知书,分别是单新宝将债权转让给张爱民;河南合众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将债权,转让给张伟民、张爱民控股的河南合众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白永锋将债权转让给杨宝峰。另外,根据银行流水,在单新宝借给周建灿的资金中,有不少资金来源于北京枫湖嘉元股权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而且单新宝与枫湖嘉元的资金往来异常频繁,金额巨大。以2017年11月24日为例,由枫湖嘉元汇入单新宝账户的资金,共计15笔,合计700万元。进一步查询发现,张爱民和张伟民、北京枫湖嘉元股权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河南合众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河南合众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芜湖华天融创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上述单位和个人的关系异常复杂。银保监会等4部门联合发文的《关于规范民间借贷行为,维护经济金融秩序有关事项的通知》第四条规定:民间借贷中,出借人的资金必须是其合法收入的自有资金,禁止变相吸收他人资金用于借贷。如此,问题也随之而来。向周建灿出借资金的单新宝、芜湖华天融创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谁是借款背后真正金主?提供借款的出借人的资金来源是否符合规定?是否存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非法募集的情形?背后的真相,只有待法院或者公安机关调查。为了更全面地了解周建灿与长葛四案的砍头息的细节,7月9日、10日,记者也试图与原告律师殷金辉多次联系,但其电话或无人接听,或直接被挂断。

摘要 【前董事长坠亡!董秘实名喊冤 呼吁股东维权
这场“砍头息”官司该如何判?】7月5日,一篇《金盾股份在河南遭受司法不公!董秘请求共同维护上市公司合法权益!》的文章在网上传开,作者署名金盾股份管美丽。经e公司记者核实,该用户确系金盾股份现任董秘管美丽。

外汇天眼APP讯 :
距离原董事长周建灿跳楼身亡已经过去了一年半,受他遗留下“假公章案”缠身的金盾股份仍然难以恢复平静。因为近日收到的一份民事判决书,公司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

缅甸新普京 1

缅甸新普京 2

金盾股份实控人、原董事长周建灿,坠楼身亡已经过去了17个月,但其坠楼带来的影响却还在发酵。

7月4日晚间,金盾股份公告称,因印章被伪造而牵涉的原告为单新宝、白永峰、河南合众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的4宗案件,经许昌中院二审判决驳回公司的上诉请求,维持长葛法院作出的一审判决。

7月5日,一篇《金盾股份在河南遭受司法不公!董秘请求共同维护上市公司合法权益!》的文章在网上传开,作者署名金盾股份管美丽。经e公司记者核实,该用户确系金盾股份现任董秘管美丽。

据外汇天眼了解,长葛法院一审判决金盾股份要承担上述几案原告诉讼额的还款责任,公司向许昌中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并依法驳回这几宗案件的原告起诉。

缅甸新普京 3

二审败诉后,金盾股份创始人兼董秘管美丽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对于两级法院的判决,我不服,上市公司也不服,我们会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请求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查明事实,维护上市公司的合法权益。”

四宗印章被伪造案二审败诉

二审再败

网文指出,金盾股份在河南遭受司法不公,长葛、许昌两级法院不顾事实,枉法裁决,是否是套路贷的保护伞,恳请有识之士评论!董事会秘书恳请全体股民一起保卫金盾股份,共同维护上市公司合法权益。

7月6日晚,管美丽在其微
博上公开发表长文,质疑上市公司所涉及的原告为单新宝、白永锋、河南合众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的四宗案件,认为原告本身存在涉嫌非法募集或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可能。

在管美丽发表上述言论前夕,也就是7月4日晚,上市公司金盾股份发布了一份《关于收到裁判文书的公告》,案件审判涉及长葛、许昌两级法院。

就在前一日,管美丽在实名微
博上首次发文,直指周建灿所借民间借贷暗含砍头息,并呼吁共同维护上市公司合法权益,该文章一经发布便引起了广泛关注。

公告显示,金盾股份因印章被伪造在河南长葛法院被诉,牵涉到的原告为单新宝、白永锋、河南合众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此前,公司因不服长葛法院一审判决,向许昌中院提起上诉。近日,金盾股份收到许昌中院下发的民事判决,判决驳回公司就四宗案件提出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管美丽向《证券日报》记者透露,根据上市公司获取的相关银行流水明细以及付款凭证显示,包括长葛四案的款项在内,单新宝自2017年9月29日起就和周建灿发生过多笔借款往来,借款通常在10天至15天,每笔借款发生当日,均由张汛从其账户预先支付砍头息,砍头息支付金额通常是借款金额的8%-15%不等,而所谓砍头息即指给借款者放贷时就先从本金里面扣除的一部分钱。

缅甸新普京 4

其表示,周建灿合计借进的14000万元中,当天预先支付的砍头息合计金额达到1628万元,砍头息的收款账户分别为:单新宝本人、杨莉、芜湖华天、林川川。其中,杨莉不仅代表单新宝收款,还代表芜湖华天收款,杨莉收到砍头息之后又立即支付给了单新宝。

金盾股份认为,在公安机关已有明确的印章鉴定结论的情况下,许昌中院二审判决既无事实依据,也无法律依据,且存在审判程序违法的情形,公司将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

7月6日晚,管美丽公开了部分杨莉与单新宝之间的转账记录:“我们已经获得单新宝与周建灿之间发生的流水往来的所有明细,以及金盾集团通过张汛支付给单新宝、杨莉的砍头息的所有银行流水,若有必要,我们后续会进行披露。”

其中,单新宝案的主要申诉理由包括事实认定方面、审判程序方面和适用法律方面。

“从流水信息可以看出,张汛支付给杨莉的砍头息,杨莉都无一例外地转付到单新宝的账户。”管美丽如是说。

在事实认定方面,金盾股份指出,许昌中院和长葛法院对单新宝自行或委托他人代收的高额砍头息未予认定,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七条之规定;同时,两级法院未对单新宝是否属于职业放贷人进行审查,直接认定借贷行为合法有效,违反了银监会、公安部、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及央行联合发布的《关于规范民间借贷行为维护经济金融秩序有关事项的通知》以及河南高院发布的《关于严格依法审理民间借贷案件的通知》的相关规定。

管美丽直言,根据单新宝等人和周建灿发生的借款以及砍头息支付金额计算,这些借款的日息实际上在1%左右,年化达到360%左右,是名副其实的“高利贷”和“砍头”息。

在审判程序方面,金盾股份指出,许昌中院及长葛法院对公司的调查取证申请未予理睬,程序违法。因涉案的借款均是由张汛办理,付息及退息也是经由其个人账户操作,而该证人因涉嫌刑事犯罪已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其在侦查机关的供述公司难以调取,更无法向其调查询问相关事实,其供述对于本案的关键事实有着决定性作用,属于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案件关键证据,长葛法院及许昌中院对公司调取证据申请不予理睬,而且在判决中不予评判,属于程序违法。

金盾股份在公告中曾表示,对于许昌中院和长葛法院对白永峰、河南合众收取的砍头息与单新宝自行或委托他人代收的高额砍头息未予认定,认为其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七条之规定。

案件溯源

有相关律师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根据最高院的司法解释以及河南省高院意见,法院在审查民间借贷案件时,应结合案件实际情况,除了对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及银行流水等款项交付凭证进行审查外,还应结合款项来源、交易习惯、经济能力、财产变化情况、当事人关系以及当事人陈述等因素综合判断借贷的真实情况。”

为何金盾股份会牵涉到上述官司,时间回溯到17个月前。

法院方面认为,“二审查明事实与一审查明事实一致”。公告显示,二审判决理由与一审相同:周建灿作为金盾股份时任董事长、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在《保证借款合同》中签字并加盖被告公司印章及法定代表人个人名章,基于周建灿的权力,已足以让原告单新宝产生合理信赖。

2018年1月30日下午五点,位于浙江上虞的金盾股份原董事长周建灿,在当地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坠楼身亡。此事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关注,也将金盾股份推入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当时,e公司也火速赶往事发地进行调查采访。

“无论周建灿所持金盾股份公司印章真伪,不影响涉案合同对金盾风机公司的约束力,金盾股份都应对周建灿代表公司的对外借款承担还款责任。”法院方面如是说。

作为上市公司的实控人,原董事长,周建灿坠楼后,金盾股份问题也随之而来,各种讼接踵而至。截至目前,金盾股份因为原董事长周建灿去世引发一系列事件,造成公司面临了40宗诉讼案件,合计标的金额25.60亿元,公安机关已立案侦查了金盾股份印章被伪造案、浙江金盾消防器材有限公司集资诈骗案、浙江金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张汛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

事后,《证券日报》记者于7月8日多次致电许昌中院,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应。

由此引发的一系列事件,也使得原本经营正常的金盾股份陷入了泥潭,2018年,公司亏损高达17.58亿元。

双方和谈未果

缅甸新普京 5

据外汇天眼了解,继金盾股份原董事长周建灿去世后,引发一系列事件,造成公司面临40宗诉讼案件,合计标的金额高达25.69亿元。截至目前,40宗案件中,已有15宗原告撤诉,14宗被法院以涉刑为由驳回起诉,移送公安机关先行处理,3宗案件中止审理,4宗案件还在审理过程中,剩余就是上述许昌中院二审判决的4宗案件。

在这些诉讼案件中,就包括上述牵涉到的原告为单新宝、白永锋、河南合众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的案件。

一接近金盾股份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无论是大股东主动将上市公司的或有负债变更为自身的债务还是高管实名发文,都是出于希望避免案件的判决对上市公司和公司的投资者造成不利影响的考虑。

据了解,2018年2月1日,金盾股份收到长葛法院财产保全裁定书,该院以受理4宗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为由,冻结了金盾股份的多个银行账号。金盾股份在收到案件材料后,发现原告举证的证据上加盖的金盾股份的印章是伪造的,立刻向绍兴市公安局上虞区分局报案,请求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公司印章被伪造一案。

管美丽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自己曾一直在和代表上述四案原告的张伟民商谈有关和解的事情。这个所谓的“和谈”,就是金盾股份的大股东王淼根、陈根荣拿出自己的一部分资金支付给上述四案原告,再由原告撤销本案诉讼。

接到报案后,绍兴市公安局上虞区分局于2018年2月5日对上市公司印章被伪造一案立案侦查。2月28日,以涉嫌集资诈骗罪对浙江金盾消防器材有限公司立案侦查,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张汛立案侦查。

“最终没有达成和解是因为原告在金额上的要求比较过分,原来从周建灿处收取到的高额砍头息都不认。”管美丽还向记者表示,“希望投资者支持公司的维权行动”。

在此背景下,金盾股份随即就案件管辖权向长葛法院提出管辖权异议,但被驳回。金盾股份向许昌中院上诉,许昌中院依旧驳回了金盾股份的上诉。许昌中院及长葛法院认定本案构成表见代理。

《证券日报》记者拨打了公司债权人张伟民的电话,其向记者证实了此前双方商谈有关和解的事情,但对于未达成和解的原因和金盾股份方面提出的质疑没有予以回应,张伟民告诉记者:“看法院的判决,证据很扎实。”随即挂断了电话。

2018年年报显示,金盾股份已对上述四宗案件的预计负债7359.30万元,涉案金额为5998万元。

二审败诉后,管美丽在发博文时直言:“金盾股份除了向河南高院提出申诉之外,我还会继续以我个人名义,将相关材料报送河南省人大、政法委、纪委监委、国资委等各部门,以及中央纪委、最高院等相关部门。”

1.4亿借款当天预支砍头息1628万元

管美丽还表示:“我作为公司的创始人、董事会秘书,为了全体股民的利益不受损害,势必要为上市公司争取到一个公正的结果。”

e公司获悉,截止目前,40宗案件中,已有15宗案件的原告撤诉,14宗案件被法院以涉刑为由驳回起诉,移送公安机关先行处理,3宗案件中止审理,4宗案件还在审理过程中。

针对许昌中院的判决,金盾股份董秘管美丽表示,许昌中院同长葛法院一样,在判决中存在事实认定不清,适用法律错误的情形,法院对于原告借款给周建灿时收取的高额砍头息不予认定,将非法高利贷通过法院判决予以合法化,法院直接成为了高利贷的保护伞,“公章不论真伪,周建灿的行为均构成表见代理”的判决理由更是荒唐之极。公司已经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要求撤销一、二审判决,改判驳回原告单新宝等的诉讼请求。

缅甸新普京 6

何为砍头息?业界的说法指的是高利贷或地下钱庄,给借款者放贷时先从本金里面扣除一部分钱,这部分钱称之为砍头息。

周建灿涉及的砍头息又是怎样?根据金盾股份的代理律师从检察院调取的相关银行流水明细以及付款凭证显示,包括长葛四案的款项在内,单新宝自2017年9月29日起,就和周建灿发生过多笔借款往来,借款通常在10-15天,每笔借款发生当日,均由张汛从其账户预先支付砍头息,砍头息支付金额通常是借款金额的8-15%不等。周建灿合计借进的14000万元中,当天预先支付的砍头息合计金额达到1628万元,砍头息的收款账户分别为:单新宝本人、杨莉、芜湖华天、林川川。其中杨莉除了代表单新宝收款,还代表芜湖华天收款,杨莉收到砍头息之后又立即支付给了单新宝。

金盾股份董秘管美丽称,单新宝等人和周建灿发生的借款以及砍头息支付金额计算,这些借款的日息实际上在1%左右,年化达到360%左右,是名符其实的“超级高利贷”和“砍头”息。目前看来,根据许昌中院的二审判决,单新宝等人的砍头息收入无疑是被合法化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