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和大金融涉嫌违规被查 办公场所被北京经侦查封

图片 3

T+- (原标题:信和大金融涉嫌违规被查 办公场所被北京经侦查封)
财联社5月31日讯,记者在“信和大金融”办公所现场求证,其所在的北京汉威国际广场3区2号楼整栋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查封,所有大门均被贴上封条,封条日期是2019年5月30日。附近多名保安及工作人员向财联社记者介绍,昨日上午即开始查封,大楼中除保安、保洁等人员外均被警方带走。(财联社记者
姜樊)

新京报讯6月6日,记者从北京海淀公安分局官方微博获悉,海淀警方依法对金信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并于5月30日对公司总经理孙某等50余名涉案人员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海淀警方目前已向全国公安机关发布了协查通报。

财联社讯,10月16日,湖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官网发布公告,认定纳入整治名单的星火钱包、58车贷、惠富天下等24家网贷机构P2P业务均不合规,予以取缔。

为进一步推进案件办理,海淀警方将金信网投资群众报案、借款人还款等相关事宜,做出如下通报:

公告显示,经各市州现场检查验收,省互金办、P2P网贷整治办等有关部门会商会审,一致认定湖南省整治名单内纳入行政核查的24家网贷机构P2P业务均不符合“一办法三个指引”有关规定,现予以取缔。

通过金信网网贷平台参与投资且利益受损群众,请到各自投资门店所在地经侦部门咨询报案事宜;通过金信网网贷平台获取借款的人员,于通报发布之日起,应全额返款,逾期未还的,有关部门将依法追缴。

公告称,2016年以来,湖南省P2P网贷行业一直在进行专项整治,至今未有一家平台完全合规通过验收。湖南对其他开展P2P业务的机构及外省在湘从事P2P业务的分支机构均未纳入行政核查,对其开展的P2P业务一并予以取缔。

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19年4月30日,金信网借贷余额为97.65亿,累计借贷金额261.27亿,当前投资人数为5.06万人。金信网与关联平台信和大金融待收规模合计超过180亿元。

也即是说,湖南这次出台的是最严整治令,取缔了全省P2P业务网络平台,外省在湘开展此类业务的分支机构亦不留门缝,全军覆没。

警方现场清点金信网服务器,平台逾期兑付已近一年

认定整治名单内经行政核查不合规定,决定予以取缔24家网贷平台,名单如下:久融金融、创世介贷/介贷网、发发金融/国金所、升隆财富、看看钱包、信投宝、湖湘贷/湖湘财富、工程惠贷、星火钱包、建工E贷、坤融网、钱途无忧、债融易、中兴易贷、惠富天下、余易贷、利聚网、云金融、世富资本、58车贷、蜂投网、万利金融、新融网、e资产。

5月30日,据网传消息显示,一家显示为“信和大金融”的办公室被北京市朝阳区经侦查封。另有消息称,信和大金融关联平台金信网于同日被海淀警方查封。今日,金信网正式被立案,警方已完成大量侦查及证据收集工作。

财联社记者发现,24家名单中有些机构已经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而被警方立案侦查。如本轮被取缔的58车贷,警方在去年8月20日即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立案侦查。

5月30日19:23,一位赶到金信网位于互联网金融中心9层的投资人现场拍照并告诉新京报记者,他进入时,互联网金融中心楼下大门当时没有被警方拉线、限制出行,但是在9层金信网的办公区内“大门不让进,办公室里面有人,像在清点机器设备”。据该位投资人描述,当时出现在金信网办公区的人员,并没有穿警服,但他们衣服上都贴有一个标,标上有“海淀分局执法办案管理中心”字样,下面一行则是“专案”两个字。

今年4月15日,警方对58车贷所在的湖南省星展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某、财务主管朱某某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对公司实际控制人邢某某、法人苏某已开展猎狐追逃。追赃挽损工作亦全面开展,冻结账户若干个,查封办公场所一处。

图片 1

值得一提的是,长沙网贷平台中的明星企业,已经进行过多轮融资的星火钱包,此次亦在取缔名单之中。

6月2日,金信网另一位投资人向新京报记者提供了一份与海淀经侦沟通的电话录音。在该录音中,警方称目前已受理该案件,投资人可进行报案。

事实上,鉴于P2P行业的乱象丛生,湖南近2年来对网贷平台保持高压监管态势。去年11月7日,湖南省互金办、P2P网贷整治办亦发布过《湖南省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第一批取缔类机构名单公告》,当时即有53家名单内的平台被取缔。

部分投资人反映,从2018年7月19日开始,金信网开始出现逾期兑付、正常债权转让困难。

从此次公告内容来看,湖南监管更加严厉,事实上对在湘开展P2P业务已经“关门”。

“信和系”待收规模超180亿元

著名经济学家许小年四年之前即公开表示不看好P2P,反对自己的学生去做P2P。许小年当时说P2P不创造价值,P2P没有解决金融的关键问题,即信用问题。他说要想准确评估企业的信用风险,必须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而信息不对称是金融最困难的地方,也是金融的本质。而P2P没有解决信用问题,最多相当于一个婚姻介绍所。

而金信网、信和大金融与线下理财公司信和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关系密切。仅信和大金融与关联平台金信网,“信和系”这两家网贷平台的待收规模合计为182.27亿元。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10月16日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表示,被取缔凸显了P2P业务的重发展轻规范,重效率轻公平,重快捷轻安全的不足。他提醒说,互联网再大,也大不过法网,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激浊扬清,法治才是金融科技市场最好的定心丸。

信和大金融的运营主体为信和上融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不同于金信网,5月30日记者在其官网上并没有看到信和大金融最新运营数据,信披时间截至2018年底。据其显示,信和大金融借贷余额84.62亿,累计撮合金额为389.29亿,当前出借人数3.14万人(截至2018年12月31日)。

公开信息显示,信和大金融旗下还开设资产家平台。资产家成立于2016年5月,法定代表人为王杨,由信和上融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直接持股。官网信披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平台累计撮合金额5.33亿,借贷余额4.22亿,当前出借人数0.3万人。

天眼查显示,信和大金融第二大股东夏靖为信和财富的实控人,且两者法定代表人均为王杨,而金信网法定代表人及实控人为夏昕。“信和系”关联关系密切。

图片 2

一年前“信和系”曾被监管列入“黑名单”

“信和系”落网不属突发,此前已有山东、江苏等地监管方将其列入“黑名单”。

2018年8月23日,山东省威海市文登区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对信和财富文登分公司发布非法集资风险提示函;同年10月18日,信和财富又被江苏省如皋市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列入“首批金融风险提示名单”。

2019年3月,有消息称,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在1月30日回复投资人信访反映关于信和财富兑付问题时表示,“我们已要求平台退出市场”,原因是信和财富未提交自查报告。

随后,信和财富在官网针对媒体的报道称,“信和财富从未接收过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出具的任何要求信和财富清退的函件”。截至5月30日下午,这则公告仍挂在信和财富的官网上,但目前信和财富的官网已无法登录。

图片 3

新京报记者 黄鑫宇 编辑 程波 校对 刘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