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普京去年内地赴港买保险超400亿 购险热度连续2年下降

新普京,T+- (原标题:去年内地访客赴香港买保险超400亿元人民币
购险热度连续两年下降)
去年由内地访客带来的新造保单保费仍占香港地区个人业务总新造保单保费的29.4%。近年来,去香港买保险一度成为一股热潮。2018年,“赴港购险”有何新变化?日前,香港保险业监管局公布的2018年香港保险业临时统计数据显示,当年由内地访客带来的新造保单保费为476亿港元(按昨日汇率,约407.6亿元人民币),较2017年同比下跌6.4%,占香港个人业务总新造保单保费的29.4%。《证券日报》记者对比此前几年数据发现,内地访客“去香港买保险”已连续两年出现下滑,“赴港购险”有退潮迹象。资深精算专家徐昱琛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香港保险和内地保险相比有优点也有缺点。以重疾险为例,“香港保险的好处在于它有分红”。但同时,香港保险也有三大缺点:一是香港保险的长期重疾险的保费不固定,若经营情况差,保险公司有权提高保费。二是香港保险一旦出现纠纷维权成本相当高。三是香港保险在“两年不可抗辩”方面没有内地保险好。内地访客贡献三成个人业务新单保费从去年香港保险业发展情况来看,2018年香港毛保费总额达到5317亿港元,较2017年上升8.6%。其中,新造业务方面,期内长期业务(不包括退休计划业务)的新造保单保费为1622亿港元(同比上升3.7%),其中个人人寿及年金的非投资相连业务占1441亿港元(同比上升0.8%),投资相连业务则174亿港元(同比上升37.0%)。新造业务中(对标内地的新单保费),去年由内地访客带来的新造保单保费为476亿港元(按昨日汇率,约407.6亿元人民币),较2017年下跌6.4%,占香港个人业务总新造保单保费的29.4%。保费增速及保费占比均出现下滑。拉长时间线来看,从2011年至2018年,这8年时间2016年可谓转折点。2011年到2015年内地访客新单保费保持稳定增长之势,分别为63亿港元、99亿港元、149亿港元、244亿港元、316亿港元,到了2016年保费飙增至727亿港元;2017年、2018年,内地访客新单保费逐年分别收缩为508亿港元、476亿港元。从去年内地访客去香港买保险的主要险种来看,绝大多数为医疗保障类保险。上述数据显示,在内地访客贡献的新造保单当中,约96%是医疗或保障类型的保险产品,例如危疾、医疗、终身人寿、定期人寿及年金等。此外,约99%为非整付保费保单,即保费非以一笔过模式支付(即内地的期交模式)。从香港保险业去年部分险种的盈利情况来看,2018年,一般保险业务的毛保费为536亿港元(同比上升11.3%),净保费则为353亿港元(上升6.6%)。整体承保表现转亏为盈,由2017年录得亏损7.92亿港元转为2018年录得盈利5.83亿港元。直接业务方面,毛保费及净保费分别为384亿港元(同比上升6.5%)及252亿港元(同比下跌0.1%)。香港保监局提到,毛保费上升主要由意外及健康业务(包括医疗业务)、一般法律责任业务(包括僱员补偿业务)及财产损坏业务所带动。尽管保费有所增长,直接业务的承保盈利却由4.45亿港元减少至2.67亿港元(同比下跌40%)。由于台风山竹对于直接业务的影响显着,香港财产损坏业务的承保表现由2017年录得2.09亿港元的盈利转为2018年录得1.89亿港元的亏损。同时,船舶业务的承保表现也因申索情况欠佳而转差,由0.73亿港元的盈利转为2.25亿港元的亏损。虽然汽车业务及僱员补偿业务仍然录得承保亏损,但亏损已分别由3.95亿港元缩减至3.68亿港元及由5.41亿港元缩减至1.72亿港元。优缺点并存赴港购险需谨慎去香港买保险热情的下降,在业内人士看来,一方面与内地访客去香港买保险逐渐趋于理性有关,另一方面也与内地保险公司加大高性价比产品的研发、销售有关。比如,资深精算专家徐昱琛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香港保险和内地保险相比有优点也有缺点。以重疾险为例,“香港保险的好处在于它有分红。”但同时也有理赔难等缺点,他举例表示,2011年,有一个福建的客户投保了中国香港的一款百万重疾险,2014年时被查出来乳腺癌。但客户在2011年投保时,因为有一些鼻炎、女性生殖系统的过往疾病记录没有告知,香港保险公司就以这些理由拒绝赔付,但这种情况却很可能在国内的保险公司得到赔付。事实上,针对越来越多内地访客去香港买保险,原保监会2016年就对消费者提示了五大风险:一是香港保单不受内地法律保护;二是存在汇率风险和外汇政策风险;三是保单收益存在不确定性;四是保单前期现金价值低,退保损失大;五是需认真阅读保险产品条款。具体来看,法律方面,内地居民投保香港保单,需亲赴香港投保并签署相关保险合同。如在境内投保香港保单,则属于非法的“地下保单”,既不受内地法律保护,也不受香港法律保护。汇率风险方面,一方面,内地居民在香港购买的保单,赔款、保险金给付以港币、美元等外币结算,消费者需自行承担外币汇兑风险。另一方面,内地居民个人到境外购买人寿保险和投资返还分红类保险,属于金融和资本项下的交易,是现行的外汇管理政策尚未开放的项目,存在一定的政策风险。收益方面,香港保险市场化程度较高,未对红利演示作出明确要求,大多数产品通常采用6%以上的投资收益率进行分红演示。但分红本身属于非保证收益,具有较大不确定性,能否实现主要取决于保险公司能否长期保持高投资收益率。退保方面,香港保单前期现金价值低,退保损失大。中途退保时,投保人只能获得保单的现金价值。香港监管部门对保险产品的现金价值无具体要求,大多数长期期交保单在保单前期现金价值很低,前2年甚至为零,客户如果退保将承受较大的损失。产品条款方面,香港保险产品条款使用繁体字,表述方式与内地不尽相同。投保人需认真阅读保险条款,充分理解保险责任、理赔条件等重要内容,避免因对条款理解不准确而引发合同纠纷。

投资型保单同比大降四成

日前,香港保险业监管局披露的《2017年首三季香港保险业的市场表现》显示,今年前三季度,香港保险业累计实现毛保费3632亿港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上升了11%。

■本报记者 苏向杲

引人注意的是,内地访客新造保单保费由去年第三、第四季度录得的188.91亿港元和237亿港元,下降至今年一、二、三季度得188.07亿港元、116.12亿港元、101.06亿港元。

中国香港保险业监管局近日公布的2019年香港保险业临时统计数据显示,上半年我国香港地区毛保费达2958亿港元,较去年同期上升16.6%。引人注意的是,今年上半年由内地访客带来的新造保单保费为263亿港元,同比上升17.9%,占个人业务总新造保单保费的26.4%。

不难看出,内地访客新造保单保费自今年以来,已连续3个季度下降。今年第三季度内地访客新造保单保费录的101.06亿港元,同比去年的188.91亿港元,下降46.5%。

尽管上半年内地访客“赴港购险”保费增速高于内地保险行业保费14%的平均增速,但《证券日报》记者通过对比发现,今年上半年,内地访客在我国香港地区购买的投资/储蓄型保单数量同比大幅下滑39.7%;医疗/保障型保险保单数量同比也仅增0.9%。

保单数目方面,今年前三季度,内地访客新造保单数目总计为31.29万件,其中,第一季度实现保单数目12.08万件、第二季度9.49万件、第三季度9.71万件。

对于赴港购险的优劣,资深精算专家徐昱琛以重疾险为例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香港重疾险的好处在于它有分红”。但香港重疾险也有三大缺点:一是香港保险长期重疾险保费不固定,若险企经营情况差,保险公司有权提高保费;二是香港保险一旦出现纠纷维权成本相当高;三是香港保险在“两年不可抗辩”方面做得没有内地保险好。

从产品来看,内地访客购买的保险产品,约95%是医疗或保障类型的保险产品。例如危疾、医疗、终身人寿、定期人寿及年金等保险。

内地访客去香港爱买保障险

香港保监局发言人表示,“一般而言,购买医疗或保障型产品,以及采用定期付款模式支付保费,反映投保人是要求较长期的保障承诺,而非追求短期的投资回报。”

从内地访客去香港买保险的的偏好来看,投资型保险占比最高。中国香港保监局披露的数据显示,在今年上半年新造保单当中,医疗或保障类型的保险产品的占比约为97%,例如危疾、医疗、终身人寿、定期人寿及年金等,约99%为非整付保费保单,即保费非以“一笔过”模式支付。

从过去十年的数据来看,此前内地访客去香港买保险呈现逐年增长态势。具体来看,2007-2016年,内地访客新造保单保费分别为52.49亿港元、32.63亿港元、29.69亿港元、43.81亿港元、63.48亿港元、99.18亿港元、148.64亿港元、243.56亿港元、316.44亿港元和726.88亿港元。

《证券日报》记者对比去年数据发现,2018年一季度内地访客去香港买保险的新造保单中,约95%是医疗或保障类型的保险产品,而今年一季度这一比例升至97%,截至上半年末仍保持这一比例。

香港保监局披露的香港个人新造保单保费整体也呈现逐年增长态势,2007-2016年间,这项指标分别是802.44亿港元、594.37亿港元、451.84亿港元、579.47亿港元、698.64亿港元、752.78亿港元、887.55亿港元、1089.52亿港元、1281.10亿港元和1790.78亿港元。

从保费来看,今年上半年在内地访客贡献的263亿港元保费中,医疗/保障型保险上半年新造保费占比为74%,占比较去年同期提升5个百分点。而储蓄/投资型保险产品上半年新造保费占比为26%,较去年同期下滑5个百分点。

对比来看,2007-2016年,内地访客新造保单保费占比分别达到了6.54%、5.49%、6.57%、7.56%、9.09%、13.17%、16.75%、22.35%、24.70%和40.59%,内地访客对香港新造保费的贡献在逐年增长。

实际上,近两年内地访客去香港地区买保险的热情已有所降温。据记者统计,2016年内地访客新单保费曾飙增至727亿港元;但2017年和2018年,内地访客新单保费逐年分别收缩至508亿港元、476亿港元。

而今年内地访客保费下滑也影响了香港整体新业务保费增长速度。报告显示,新造业务方面,2017年首三季香港长期业务的新造保单保费按年下跌12%至1,166亿港元,其中个人人寿及年金业务的新造保单保费下跌16.9%至1,068亿港元,个人人寿及年金业务的新造保单保费则上升160.2%至91亿港元。

投连险大降33.5%

事实上,针对越来越多内地访客去香港买保险,保监会2016年就对消费者提示了五大风险:一是香港保单不受内地法律保护;二是存在汇率风险和外汇政策风险;三是保单收益存在不确定性;四是保单前期现金价值低,退保损失大;五是需认真阅读保险产品条款。

值得关注的是,受香港安盛保险投连险事件等影响,上半年香港投连险保费出现33.5%的大幅下滑。

具体来看,法律方面,保监会表示,内地居民投保香港保单,需亲赴香港投保并签署相关保险合同。如在境内投保香港保单,则属于非法的“地下保单”,既不受内地法律保护,也不受香港法律保护。

约200位投保人此前在购买香港安盛发行的投连险Evolution后,香港安盛保险将一款HongKongInvestmentFundSP基金纳入了该投连险的投资范围。随后,上述投保人发现Evolution净值一夜之间暴跌95%以上,在后续扣除账户建档费、管理费等后,保单的净值为负数。投资者不仅亏光了本金,还倒欠香港安盛保险一笔管理费。

汇率风险方面,保监会提到,一方面,内地居民在香港购买的保单,赔款、保险金给付以港币、美元等外币结算,消费者需自行承担外币汇兑风险。另一方面,内地居民个人到境外购买人寿保险和投资返还分红类保险,属于金融和资本项下的交易,是现行的外汇管理政策尚未开放的项目,存在一定的政策风险。

最新的公开资料显示,上述200多位投资者中,多半来自内地,部分投资者亏损数千万港元,投资者合计亏损超过4亿港元。

收益方面,香港保险市场化程度较高,未对红利演示作出明确要求,大多数产品通常采用6%以上的投资收益率进行分红演示。但分红本身属于非保证收益,具有较大不确定性,能否实现主要取决于保险公司能否长期保持高投资收益率。

此事件发生后的6月19日,香港保险业监管局表示,截至5月底,香港保监局已接获了72宗相关投诉,并在现行的中介人自律规管制度下将事件转交香港专业保险经纪协会跟进。

退保方面,香港保单前期现金价值低,退保损失大。中途退保时,投保人只能获得保单的现金价值。香港监管部门对保险产品的现金价值无具体要求,大多数长期期交保单在保单前期现金价值很低,前2年甚至为零,客户如果退保将承受较大的损失。

受此事件影响,上半年香港投连险保费增速应声而跌。根据中国香港保监局披露的数据显示,上半年香港新造业务方面,期内长期业务的新造保单保费为999亿港元,其中个人人寿及年金的非投资相连业务为938亿港元,而投资相连业务则58亿港元,同比大幅下跌33.5%,反差明显。

产品条款方面,保监会提到,香港保险产品条款使用繁体字,表述方式与内地不尽相同。投保人需认真阅读保险条款,充分理解保险责任、理赔条件等重要内容,避免因对条款理解不准确而引发合同纠纷。

受投连险新造保费下滑的影响,今年上半年香港保费收入中个人人寿及年金业务的保费收入为138亿港元,下跌19.4%。

去香港买保险应注意多重风险

实际上,在上述事件发生后,香港保监局就提示了相关风险。

在谈及内地人士赴港投保时,香港保监局称,应细阅及签妥《重要资料声明书-内地人士在港投购人身/寿险保单》,以确认他们知悉整个销售过程必须在香港境内进行、所有投保文件均在香港境内签署、负责销售的人士是在香港登记的保险中介人、及相关产品所包含的风险。

事实上,针对访客去香港买保险,原中国保监会早在2016年就对消费者提示了五大风险:一是香港保单不受内地法律保护;二是存在汇率风险和外汇政策风险;三是保单收益存在不确定性;四是保单前期现金价值低,退保损失大;五是需认真阅读保险产品条款。而五大风险依然适用。

其中,“香港保单不受内地法律保护”与“保单收益存不确定性”尤其需要投资人注意。

具体来看,内地居民投保香港保单,需亲赴香港投保并签署相关保险合同。如在境内投保香港保单,则属于非法的“地下保单”,不受法律保护。同时,内地居民投保香港保险适用香港地区法律,若发生纠纷,投保人需按照香港地区的法律进行维权诉讼。

就投资者最关心的问题之一——理赔方面,徐昱琛举例表示,内地《保险法》明确规定理赔时效,保险公司收齐资料后,若决定全额赔付,受益人将在40天内领取理赔金;若决定拒赔,受益人将在33天内收到拒赔通知书。如果内地保险公司拒不按照保险法规定,履行赔付责任,受益人可投诉到监管部门维权。但内地《保险法》不适用香港保险。遇上港险理赔,可能就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这一点,大部分香港代理人可能不会事先告知消费者。

此外,徐昱琛还补充道,购买香港保险,出险后得不到理赔,十之八九是栽在了投保告知这个“坑”上。内地保险遵循“有限告知”规则,但倘若购买的是香港保险,那面临的就是“无限告知”规则,即只要是重要事实就必须告知,否则便会有拒赔风险。

从保单收益存不确定性方面来看,目前内地保险产品遵照监管要求,按照低、中、高三档演示红利水平。香港保险市场化程度较高,未对红利演示作出明确要求,大多数产品通常采用6%以上的投资收益率进行分红演示。但分红本身属于非保证收益,具有较大不确定性,能否实现主要取决于保险公司能否长期保持高投资收益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