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普京终于 !长安责任保险监管措施获解除

T+- (原标题:偿付能力严重不足 长安责任保险再迎强监管)
日前,银保监会网站发布了一道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对长安责任保险在已采取监管措施的基础上,增加两项监管措施,分别是限薪和部分地区分支机构停止接受责任险新业务。《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长安责任保险被银保监会加强监管的原因是偿付能力不足,这也是近期长安责任保险发展中面临的主要问题。不过,随着引入股东战略的持续推进,长安责任保险的增资方案已于近期出炉。停止接受责任险新业务长安责任保险的成立,被各方寄予厚望。但在实际运营中,长安责任保险的发展却并非是一帆风顺。《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长安责任保险近几年的年报发现,2013年至2018年,长安责任保险的净利润分别为-1.52亿元、574万元、1503万元、830万元、-1.95亿元和-18.3亿元。随之而来的还有其他一系列问题。2019年1月,银保监会发布公告称,2018年3季度,长安责任保险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41.50%,偿付能力不达标,风险综合评级为D类。根据《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监管规则第10号:风险综合评级(分类监管)》第二十七条和第二十九条的相关规定,经银保监会偿付能力监管委员会第一次工作会议研究决定,对长安责任保险采取三条监管措施:责令增加资本金,完成增资扩股工作;总公司及分支机构停止接受除车险和责任险以外的新业务(包括直接保险业务和再保险分入业务);停止增设分支机构。时隔不到半年,银保监会就再次对长安责任保险发布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在原有监管措施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两项。银保监会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显示,长安责任险2018年四季度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及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152.65%,偿付能力严重不足,风险综合评级为D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一百三十八条、《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监管规则第10号:风险综合评级(分类监管)》第二十七条和第二十九条的相关规定,银保监会决定在对该公司已采取监管措施的基础上,增加两项监管措施,分别为:责令长安责任保险限制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薪酬水平,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2019年的薪酬(税前)应在2018年度实际支付薪酬金额(税前)基础上进行下调,下调幅度不得低于20%,其中董事长和总经理的下调幅度应高于平均值;责令长安责任保险上海、山东、河南及宁波4个省(市)级分支机构停止接受责任险新业务。银保监会表示,当事人如不服上述决定,可以在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60日内向中国银保监会申请行政复议,也可以在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6个月内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复议、诉讼期间上述决定不停止执行。增资尚待银保监会批准值得一提的是,在银保监会加强监管措施的同时,长安责任保险也在积极推动增资。长安责任保险相关负责人曾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公司正严格执行监管要求,落实增资事项。6月3日,长安责任保险发布增资公告称,审议通过《长安责任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增资协议》,将公司注册资本金增至32.5亿元。参与增资的两个股东分别为国厚资产和蚌埠高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蚌埠高投”),其中,国厚资产认购10.3亿元,增资后股权占比31.68%,蚌埠高投认购6亿元,增资后股权占比18.45%。此次增资后,长安责任保险的股东将从14家增至16家,国厚资产和蚌埠高投将分别成为长安责任保险的第一大股东和第二大股东,由于其他14家股东均未参与增资,所以其持股数量不变,但是持股比例被稀释。其余14家股东中,持股比例超过5%的股东为长安保证担保有限公司、安徽省投资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上海莲申房地产有限公司。国厚资产、蚌埠高投均承诺,严格按照国家法津法规及相关监管要求,投资长安责任保险资金,源于合法的自有资金,并非使用任何形式的金融机构贷款或其他融资渠道资金。并表示,经认真对照《公司法》、《企业会计准则》等法律、法规和监管规则的有关规定,国厚资产、蚌埠高投几两家公司实际控制人与长安责任保险其他股东、投资人之间不存在关联关系,也不存在股权代持或其他安排。目前,该增资方案待银保监会批准后方能生效。

原标题:终于 !长安责任保险监管措施获解除

摘要
11月4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长安责任保险获悉,银保监会于11月1日向该公司下发了解除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正式解除了因长安责任保险偿付能力不足而对其采取的包括停止接受部分新业务、停止增设分支机构等监管措施。

11月4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长安责任保险获悉,银保监会于11月1日向该公司下发了解除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正式解除了因长安责任保险偿付能力不足而对其采取的包括停止接受部分新业务、停止增设分支机构等监管措施。

银保监会同时要求,长安责任保险在解除监管措施后,应高度重视偿付能力管理,牢固树立偿付能力底线思维,积极调整业务结构,合理确定业务规模,加强偿付能力动态管理,做好预测分析和资本规划,健全资本补充机制,确保偿付能力持续充足。

根据长安责任保险近日发布的最新偿付能力报告,今年三季度,该公司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达到166.98%,已达到监管标准。该公司偿付能力报告显示,8月,银保监会已批复同意长安责任保险增加注册资本的申请,增资后该公司资本金增加至32.5亿元,实际资本大幅增加,偿付能力充足率得到有效提升,并已满足法定监管要求。

自2017年下半年以来,长安责任保险由于信保业务遭遇挫折,使得偿付能力不足。2018年二季度,长安责任保险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76.1%,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52.3%;而到了三季度,长安责任保险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跌至-41.50%,偿付能力不达标。

此后,长安责任保险偿付能力一路向下。2019年一季度,长安责任保险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及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162.65%;二季度,长安责任保险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和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均跌至-222.27%。

根据《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的要求,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达标标准为50%、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达标标准为100%、风险综合评级达标标准为B类以上,三个指标同时达标的为偿付能力达标公司;任意一项指标不达标的,为偿付能力不达标公司。

2018年12月以及2019年5月,银保监会先后对长安责任保险采取停止接受部分新业务、停止增设分支机构、高管限薪、强制增资扩股等监管措施。

具体而言,2019年1月,银保监会对长安责任保险下发监管函,责令其增加资本金,完成增资扩股工作;总公司及分支机构停止接受除车险和责任险以外的新业务(包括直接保险业务和再保险分入业务);停止增设分支机构。

随后,银保监会再次向其下发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要求在已采取监管措施的基础上增加两项监管措施:一是责令公司限制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薪酬水平,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2019年的薪酬(税前)应在2018年度实际支付薪酬金额(税前)基础上进行下调,下调幅度不得低于20%,其中,董事长和总经理的下调幅度应高于平均值;二是责令公司上海、山东、河南及宁波4个省(市)级分支机构停止接受责任险新业务。

好在,此前不久,长安责任保险增资事项获批,增加注册资本16.3亿元,注册资本从16.2亿元增至32.5亿元。增资全部由两家新股东认购,分别为安徽国厚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国厚资产”)持股31.68%、安徽地方政府平台公司蚌埠高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蚌埠高新投资”)持股18.45%,合计持股超过50%。

资料显示,国厚资产是经中国银监会核准公布,安徽省政府批准设立的省级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地方AMC),也是国内首批获得地方AMC牌照的五家公司之一。另一家新进股东,蚌埠高投成立于2003年7月,属于安徽省蚌埠市承担地方建设特殊职能的国有独资企业。在长安责任保险2019年中工作会议上,对于下阶段长安责任保险的经营管理工作,国厚资产董事长李厚文指出,第一是要快,要做到反应快、动作快,集中精力快速发展超越行业;第二是要大,未来争取在3-5年内,实现保费规模过百亿、总资产过百亿“双百”目标,在更高的层面上谋划长远发展;第三是要强,扎实稳健发展,不仅要把业务做大,更要把业务做强,避免陷入规模越大、失血越多的两难局面。

李厚文表示,要争取在未来8-10年内实现盈利-增资-上市三部曲。一是要坚定不移地推动长安保险不断扩充资本金;二是要推动公司与大型业务合作伙伴的战略合作;三是要确立公司的国际化发展战略;四是适时推动公司在境内外资本市场上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