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新普京被亲友“好心”推荐买币:他们盯着佣金,机构盯着本金 – 虚拟币 – IT之家

T+- (原标题:“大V”亲授虚拟币投资?假培训,真圈钱)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文丨懂懂笔记从今年6月份比特币大涨之后,一系列连锁反应也随之出现:资本出手,热钱涌动,沉寂了许久的“币圈”也变得十分热闹……新韭菜,又该发芽了。随之而来的,是一系列“山寨币”发币机构的蠢蠢欲动,趁比特币大涨之势,发起了一轮新的“收割”攻势。期间,比特币如同坐上了过山车,暴起暴落之间也使部分“山寨币”发行机构收敛不少。但是,仍有读者向懂懂笔记爆料称,无论比特币行情涨跌,“聪明”的发币机构总能想到办法,找到“卖点”忽悠新韭菜入局,尤其是在一些数字货币出现暴跌的时候。毕竟有前车之鉴,很多“投机者”都长了记性,那么这些山寨币机构还有哪些高明的伎俩?还能使出哪些绝妙的忽悠招数?比特币和其他虚币的暴跌,又能让这些机构想出什么请君入瓮的办法?朋友拉进“投资”群,群里“大师”在培训“他们是通过类似于期货的‘多头交易’买空,搞了个什么投资培训课,在上课过程中发行新的山寨币。”有读者爆料时表示,这些课程背后甚至暗藏着凶狠的“杀猪盘”。据另一位读者反映,这一全新的发币模式,背后藏着惊人的骗局,入局的投机者最终可能遭遇“空财劫”。“我平时也有些理财的兴趣,无论是股票、期货还是虚拟币。”读者“阿仁”算得上对数字货币有所了解,一个月前他被一位旧同事拉进了某虚拟币投资干货群(共有十几个群,他进入的是7号群)。因为有炒股投资的经历,他对此也没有太多反感。最初,这个群的群友仅有60人左右,群内的互动一般,随着群友越加越多,开始有不少人扔进来一些与投资相关的干货。“有不少是关于虚拟币投资的。一开始没人推荐虚币,只是有几位‘大师’在里头,号称玩虚拟币很久了。”阿仁回忆,这几位“大师”经常在群里解答群友关于虚拟币投资,尤其是比特币、莱特币价格走势的问题。由于8月底比特币价格遭遇断崖式下跌,因此有“大师”认为,未来比特币以及各主流虚拟货币还会持续走低。不过,另外两位“大师”并不认同。“其中一位认为,全球市场普遍存在避险心态,所以虚拟货币依旧会走高。”令一位“大师”则强调,除了比特币之外的其它虚拟货币,目前均不值得继续投资,因此只看好比特币的价值。阿仁每天在群里总能看到三位“大师”互相辩论,其支持者也在群里争吵、互撕,充满着浓烈的火药味。本着学习的心态,他并不反感群内的争吵,反而希望从“大师”的争论中学习到虚拟币投资知识。就在“大师”、群友争吵的过程中,有部分群友默默退了群,但阿仁并不在意,“很正常的,群里整天乱糟糟的,不是投资爱好者一般看不了这样的争吵。”这时,建群的“助手”开始在群内调停纷争,希望“大师”求同存异,继续为群友提供有价值的虚拟币投资信息。助手还表示,为了让更多的投资爱好者能汲取更多投资知识,学习更多投资干货,将举办一场名为“大V秀”的争霸赛。“比赛就是让不同观点的‘大师’,带领不同的粉丝拥趸,进行一场虚拟货币的投资比赛,看空比特币的‘大师’,拥趸占了大多数。”阿仁表示,争霸赛规则十分简单,每位大师征集100名粉丝进行技术性PK,最终胜利的团队可瓜分所有收益,群管理方甚至还提供了矿机作为大赛奖品。作为一名群内旁观者,阿仁对此喜闻乐见的,也想见识下这些“大师”到底有多厉害。但这时,群里开始有了“发币”的兆头,他也开始觉察到所谓争霸赛可能有猫腻存在。这个虚拟币投资干货分享学习群,是如何与“发币”扯上关系的?“大V”争霸赛,假PK真圈钱“所谓争霸赛和PK,玩的可是真枪实弹的实操投资。”阿仁回忆,当观点互不相让的“大师”同意参与争霸赛后,群里的一切都变得很“官方”味道了。出现了大师专属的介绍页面,PK粉丝征集的报名表,更有所谓“大V秀”的宣传H5。更让他觉得怪异的是,“大师”居然觉得投资主流虚拟币的游戏不够刺激,都提议希望通过杠杆的形式,进行做空或者做多。尽管PK的标准依旧是以比特币、莱特币、以太坊等主流数字货币的涨跌,群助理却推荐了一个可以杠杆投资、交易的平台应用。“而且,群里给参与PK的粉丝设置了准入门槛,要有一定投资能力才可以参与。”阿仁告诉懂懂笔记,群助理所推荐的平台名为“B昂”,这个平台自有虚拟货币,单位为U(暂称其为U币)。这是一个号称是集发币、合约杠杆交易一体的投资平台。“只要报名参与争霸赛的群友在平台购买7万U,即可以5倍甚至10倍的杠杆,参与大师相关的投资。”阿仁表示,1元人民币等于7U。“说争霸技术有什么ATM战法、布林法,但一下子投资1万元进去,群友肯定会犹豫。因此,个别群友提议先试买几百U,看看能否提现再说。”阿仁回忆,这些十分积极提议尝试买U币的群友,现在想起来有可能就是托。当时不少群友开始尝试注册平台,有人购买了少量U币,决定“小试牛刀”。此后几天,一些群友纷纷表示能够提现,而且用于投资的U币还略微涨了点(含购买时送1%的U币)。“就当不明真相的群友信心大增时,恰逢比特币价格下跌,众人心惊胆战。但是一位‘大师’却晒出自己在平台上开的空单,显示赚了上百万元。”顿时一部分群友信心大增,纷纷表示要报名参与所谓的争霸赛,跟着大师学习做空。阿仁表示,如果平台是这些“大师”、助理创办的话,那么后台显示充值多少U,交割赢了多少万,其实都是可以调整的,仅仅只是改动数据罢了。此时他也开始明白,刚加入群时为何有一些群友选择退群。应该是了解类似的“大师”干货分享群,隐藏着的是发币、诈骗的猫腻,“我认为如果购买U币的资金达到了‘大师’们的预期,这些人很可能会直接撤群跑路。”阿仁猜测,尽管采用投资、争霸赛等幌子做掩护,但这种群的本质还是忽悠群友买“山寨币”,至于最终合约是否有效,是否能实现杠杆投资(主流虚拟币),那就无人知晓了。“反正我感觉这帮人跑路的可能性,要比赚钱的可能性更大。”此时的阿仁,希望能够通过爆料的方式让更多人了解一下,所谓通过杠杆投资主流虚拟币(做空也能赚钱)的玩法,实为忽悠用户购买“山寨币”的伎俩。那么,这种看上去破绽百出的发币手段,真有投资者会相信吗?“有,我的一位朋友就是,一开始怎么劝都不听。”阿仁摊手。贪字一旦上脑,宁信有不信无阿仁介绍,这类群都是各种半熟脸的朋友、同事去拉人入群,所以被那位旧同事拉进群后,他还发现另一位前同事也进了群。由于平时也与此人是微信好友,阿仁与其交流就更加密切了。当时群里推大师赛时,此人告知阿仁,自己在那个投资平台上充值了5000元,购买了一些U币。“我感觉群里有真去充值的群友,而且估计也真的提现过。”但是在“大师赛”启动后,他偶尔看到有刚刚加入群的群友,发布了其它学习群里的截图,投诉投资平台经常无法提现。很快,这几个群友就被群助理移除,助理同时还发布了一系列“安抚”的解释,称这些“捣乱”的投资者都是其他投资平台派来的“黑子”,并拿出“大师”盈利的截图让群友们放心。“到后来,我和几位群友都感觉这应该是个杀猪盘,投资一定会有大风险,就直接退群了。”不过,有不少群友和阿仁那位尝试投入5000元的朋友一样,被那1%的充值奖励,以及每天发布的盈利截图给“套”住了。尤其是他的那位朋友,竟然告诉阿仁自己已经看明白了,却强调如果“大师”没有圈足钱,就不会急于“杀猪”,只要能在平台“跑路”之前离场即可。“真的可悲,都觉得自己能算计骗子,能掌握好击鼓传花的时间点。”阿仁曾多次奉劝那位朋友,尽快将充值的钱提现。而这位朋友却坚持要继续观望,说要用1%的“饵”反过来套山寨币机构的红利。幸好在几天前,那位朋友终于开始担心,在反反复复尝试和投诉后,总算提现了4000元。至于里面留着的U币,就权当是“盈余价值”了。那位朋友告诉阿仁,目前投资学习群里依旧有大量群友,不少人应该还在等待盈利、奖励的梦想实现。“这就和赌博一样,一开始稍微赢点钱就飘,结果赌注越下越大,总想来把大的就收手,最终被机构彻底套路。”阿仁分析,过去这类“杀猪盘”的伎俩多用于赌博、炒股等投资骗局,没想到如今连“山寨币”也用这种方式开始圈新韭菜的钱了。结束语无论这些机构声称投资是以主流数字货币为蓝本,还是号称做空也能赚钱,都离不开一个老生常谈的道理,那就是天上不会掉馅饼。所谓币圈资深机构、大师、高手,都是经过精心的算计和布局,利用投资者的贪欲一步步诱导其进行投资。如果普通用户认为,自己能够在骗子收手、跑路之前反过来赚骗子一笔钱的话,那就是异想天开。任何看似“划算”的奖励,其本质都是机构的“饵”,无论新韭还是老韭,能仍自己“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的原因,都只是“贪欲”罢了。

前不久比特币再次突破9000美元阶段性高位的消息,以及孙宇晨高调宣布以456.7888万美元拍下巴菲特慈善午餐的新闻,似乎又让币圈打了两剂“兴奋剂”。

IT之家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懂懂笔记,作者:木子,IT之家获授权转载。

尽管比特币价格随后有所回落,孙宇晨也被舆论质疑为“蹭热点”、借巴菲特炒作虚币,但都没有影响到币圈第二波“炒作潮”的到来。至少从社交媒体和一些新闻中,可以看到跃跃欲试的“币圈大佬”们,再次开始了新的宣贯活动。

过度炒作的结果,往往是朝着更坏的方向深入下去。就如同7月25日孙宇晨在微博上发表的那封致歉信:他为过度营销、热衷炒作的行为深感愧疚,并表示未来将因病修整一段时间,减少微博发声,闭门谢客。同时,他还说要减少媒体的采访,一切从营销炒作,回归区块链技术的深耕与研发。

“比特币涨价后,最近这一阵儿感觉虚拟币发币、投资的宣传也多了,好像回到了前年年底的光景。”有热心读者向懂懂笔记爆料称,已经近一年难觅踪影的虚拟币发币宣传,近来似乎有卷土重来之势,各种关于人生规划、财富积累的鸡汤充斥着朋友圈。

要说致歉信的前几句还能看下去,但是后面这句“回归区块链技术的深耕与研发”却让不少网友笑了——这是要继续深割韭菜吗?

有人打趣说:“近期虚拟币的相关新闻热潮,让人感觉朋友圈的发币宣传,已经力压保险广告。”也有人质疑,这新一轮虚拟币高潮来临,还会有新“韭菜”入场吗?

事实上,自打虚拟币诞生以来,国内的发币潮就似乎从未停歇,每当比特币等虚拟货币迎来大涨,不少“山寨币”就会跟风一波。各种发布会、炒作此起彼伏,令人深感厌倦。

带着同样的疑问,懂懂笔记再一次接触链圈、币圈的一些机构和团队,希望探究这些卷土重来的发币机构,将如何编制出更为高明的鸡汤与套路?

虽然愿意为“山寨币”买单的投资者越来越少,但并未影响机构发币、炒币的热情。如今,一些山寨币的始作俑者宣称退出市场,实则悄悄转入地下,通过社交网络开始了新一轮的发币、炒币。更有一部分山寨币被包装成投资工具,通过一些专门钻营虚币经营的“传销者”,针对那些梦想轻松致富的普通人开始兜售。

机构重燃“发币”激情

其中,一些身处“上线”的“传销者”宣称,只要加入其“山寨币”的推广与营销,甚至无需自掏腰包购买虚拟币,便能够获得丰厚的佣金与报酬。这些话,听起来确实诱人。

“6月5日的发布会临时取消了,需要等待官方另行通知。”

那么,显示生活中真有这样的好事吗?这些专挑“老实人”下手的山寨币传销体系,是如何产生佣金与报酬的?又是否会衍生新一轮的发币骗局?

根据一位爆料人提供的联系办法和一则虚拟币发布会宣传信息,懂懂笔记联系上了这场发布会的负责人耿先生。听到是朋友介绍的来的,又有“投资意向”,耿先生也将目前发币的突发情况发信息告知懂懂笔记——他们即将举行的发布会已经临时取消了,“新的会议时间和地点您再等等我们的最新通知。”

缅甸新普京,突遇熟人劝买币,发展“下线”似“传销”

“我们已经筹备两周了,原因不在于我们,主要酒店方说是有通知,要求叫停发币方面的发布会。”耿先生透露,他是这次发布会发币机构的合伙人之一。从2017年年中他和朋友创立了这家虚拟币机构至今,在链圈与币圈也是小有名气。而突然被场地提供方取消发布会,他表示自己是第一次遇到。

“没说几句就让买虚拟币,而且拼命夸赞那个机构的背景,没完没了的。”

“我们最早基于以太坊的虚拟币是在2018年6月推出的,但一直没发布。”他告诉懂懂笔记,由于2018年年中不少虚拟币崩盘,部分发币的机构跑路,舆论对虚拟货币行业并不友好。而互联网上充斥着大量的“韭菜论”,让团队意识到,此时并非发行虚拟货币的最好时机,“我们去年的发布会就暂停实施了,想再等等机会。”

一周前,家住珠海的陆女士向懂懂笔记爆料称,有一位很久不联系的远亲,突然在微信上和她聊天寒暄起来。没说几句话,就话锋突转推销起一家机构发行的虚拟货币,称增值空间非常巨大。

不过,暂停发币,团队却依旧需要生存。为此,耿先生与合伙人一直在链圈、币圈寻找一些能够勉强盈利的单子或者项目。“过去这一年多,团队一直在从事“链改”业务,帮助企业降低经营成本。”他强调,“链改”就是通过区块链技术帮助企业、机构上链经营,从而降低运营成本,提升整体效率。

当陆女士以手头紧为由婉拒购买后,对方却表示,即使没钱也有办法“购买”——只要能帮她介绍更多虚拟投资者,还能拿到佣金。这些话让陆女士感到烦不胜烦。

当被问及“链改”业务是否有成效时,耿先生随后不置可否,只是反复强调国内企业的创新思维不足,很多“链改”项目的推进都阻力重重,“说到底,还是做虚拟货币更有效益。”

在陆女士的介绍下,懂懂笔记以意向投资者的身份接触到了这位远方亲戚李女士,试图了解清楚这一不花钱就能够“购买”的虚拟货币,究竟有什么名堂。

今年五月初,比特币一度暴涨突破8300美元,虚拟币市场又迎来新的“狂欢”。这让他与团队再次看到了“发展壮大”的希望,于是,拿出压了一年箱底儿的虚币白皮书,以及相关的宣传材料,他和团队再次筹备发布会,并给将要发布的虚币换上了新的名字。

“我姐应该和你说过,我是会计出身,对投资和挣钱都很敏锐的。”李女士表示,她推介的这款虚拟币自己也持有了不少,因为机构刚刚发行,所以价格低且入手容易。

“很多发币机构最近都在筹备新币发布会,竞争也比较激烈。”耿先生表示,不少发币机构都是借鉴国外的模式,利用毛衣战的话题,将新币包装成避险工具,“我们拼的是虚拟币的控盘能力,绝对会对投资者负责的。”

当提及投资这种虚拟币害怕被骗时,她立刻解释称,虚拟币虽然是国内机构发行的,但是这家机构有新加坡的投资背景,其从事区块链技术的研究也已经长达四年之久。

尽管发布会被临时叫停,他却再三向懂懂笔记保证,近期一定会再想办法重开发布会。“我们可能会在咖啡厅做小规模发布,也有可能以线上直播的方式,发布新的虚拟货币。”

“我上个月去上海的总部看过,经营规模很大,因为靠谱才介绍给熟人的,不认识的人也不会介绍这么好的项目。”她告诉懂懂笔记,这个虚拟币项目当前的价格为每单位人民币688元。建议10单位起投。

显然,比特币连续大涨在国内又掀起了一轮发币“热潮”。尽管很多发币机构不再高调,却依旧希望通过发币割到新一轮新鲜“韭菜”,那么曾经的上套者仍会进场吗?为何同样陷入“狂欢”的,远不止是这些发币机构?

当向她表示以前买的基金都没有到期,目前手头没有那么多闲钱,能否购买1单位试一试时,李女士表示,可以通过信用卡在线买币。等币值升高,卖币还款之后还能够小赚一笔。

会议场所严控发布规模

“您想想,1U才688,要是增值的话只能赚一点。基数越大赚得才会越多。”劝说中,她随即提供了另一种“合作”方案,即帮她推荐更多投资者,并协助其达成投资目标。

“整个五月份,完全没休息过,在各大酒店疲于奔命搞这些发布会。”

李女士告知了一套奖励办法:倘若介绍的投资者达成一定投资数额,推荐人就能获得10%的佣金,并换算成虚拟币单位。累计满一单位虚拟币后,就可以申请提现,也可留存等待继续升值。“这样一来,你作为推荐人就可以不花钱,还能投资购买这个虚拟币项目,卖出还可以变现。”

从事金融会展策划的李惠娟,刚刚完成一场40人左右的虚币发布会执行工作。她告诉懂懂笔记,近一个月来不少机构发币的热情高涨,短短两周时间,她带领同事已经策划并执行了六场发布会。

“这样的方式是国外很流行的投资方式,没有实力的发行机构也不敢承诺,所以你可以放宽心。”当被质疑这样的“合作”方式与传销发展下线过于相似时,李女士立马否认,强调这是平等“合伙人”关系,赚的也是发行机构的佣金奖励。

这几乎是过去一年以来“生意”最好的一个月。尽管发布会的执行涉及选址、布场、邀约等工作环节,所有团队成员忙得不可开交,但她们依旧感觉充实和开心。毕竟,一年前这个团队差点面临解散。

在和多位关注币圈的媒体资深人士交流后,懂懂笔记得知,目前这种亲友拉亲友入伙,以建群方式“推销”虚拟币的形式已经在很多地区出现。在佣金奖励的诱惑下,从金字塔结构的顶层开始向下蔓延,推荐者一传十、十传百,就可以快速将机构发行的虚拟币推广开去。

“我们2017年初就定位于区块链项目路演、虚拟货币发布会的策划执行,一开始很吃香的,活儿都就不过来。”李惠娟表示,当时因为定位精准,公司在华南的币圈里打下了不小的名气,营收也水涨船高。一场策划妥当、讲师和嘉宾到位的发布会,半天办下来收费想当高,几乎是传统活动、会展策划的两、三倍。一旦效果良好,机构甚至还会追加场次,那时候赚机构的钱真的很容易。

那么,看似“创新”、“国际化”的虚拟币玩法,是否真能如她所说,拿到所谓的佣金呢?

“但到了2018年3月份以后,不少虚拟币崩盘,区块链的话题也成了禁忌。”李惠娟表示,团队也在那个时候进入低谷,完全拿不到区块链、虚拟币的会务执行任务了。

借用佣金作幌子击鼓传花随时“停”

为了生存,几位股东决定无论什么样的会务策划、执行工作都照做不误。此后一年时间,她带着同事承接过融资路演、保险产品宣讲会、纪念币发行说明会的策划,甚至涉猎食品饮料行业,参加了成都糖酒会部分商家的布展工作,只为了维持团队运营。

“佣金哪里会有假?我都已经拿了不少了,继续推荐投资者还有奖励呢。”

“完全想不到,五月初突然间区块链、虚拟币相关的发布会就多了起来。”李惠娟透露,与过去发布虚币的活动不同,今年的发布会规模普遍都偏小,大多都是30至50人的微型投资说明会,会场都要求严禁拍照摄影。

当被问及推荐投资人达成交易,是否真的能拿到佣金时,这位李女士自信地表示,过去短短三个月里她就已经推荐了十几位虚拟货币投资者,并且拿到了机构发放的18000元佣金奖励。

在前期接洽时,部分合作过的酒店、会议中心也迫于舆论压力,对发布会、发币活动提出了诸多限制,因此导致场地资源非常紧缺。有的虚拟币发布会他们只能在空间稍大一点的酒吧、咖啡厅举行,现场多少显得有些局促。

她强调,如果推荐的投资者不使用现金投资虚拟货币,而是继续推荐投资人加入,以换取虚拟币或佣金奖励的话,自己同样也能拿到推荐者佣金的50%奖励,“也就是说,您继续推荐朋友加入,您得10%佣金,我得到您佣金的50%奖励。”

“6月中旬还排着三、四场发币说明会,形式挺好的。不管怎样,我们总算熬过来了。”李惠娟表示,不知道这一轮区块链热度再次暴涨能够持续多久,但是既然市场有需求,就要趁机会与发币机构一同趁热打铁。

按照这个逻辑,要是介绍推荐的投资者还是以介绍推介方式,继续通过佣金换虚拟币,那么推荐者该怎么办?

或许,在经历了过去一年众多山寨币、空气币、传销币的崩盘、跑路后,很多人已经看清了币圈“割韭菜”的套路,币圈里面那些所谓大佬、ICO发起者、交易所、资本和小散形成的套路与怪圈已经彻底曝光。那么,新一轮发币热潮还能够割到新鲜“韭菜”吗?

“一般不会的,推荐奖励主要用于拓展人脉影响力,总会有顾客掏钱投资的。”李女士强调,有不少亲友都在她的推介下,购买了这家机构发行的虚拟货币。部分不具备投资能力的亲友,则通过推荐赚佣金的方式,为她拓展人脉关系,二者之间可谓相辅相成,并不存在只推荐不投资的现象发生。

老“韭”想割新“韭”

“应该不会有这么不堪的亲戚圈、朋友圈吧。”小李发过来一串表情并打趣地说。

“本微信群仅限六月份参会的投资者分享经验,不允许发无关广告。”

她也补充说到:投资有风险,虚拟币的发行机构虽然很有实力,但投资永远能不断增值,自己也不太敢百分之百打保票。

在李惠娟和另外几位爆料读者的“推介”下,懂懂笔记以虚拟币参会投资个体的身份,加入了几个发布机构的官方会员群。其中李惠娟推荐的大群共有186位群友,她透露除了近50位群友是发布机构的“自己人”以外,其余都是真实用户。

唯一能够确定的是,只要越早推荐投资者完成交易,或者推荐者越早继续推荐投资者完成交易,奖励的虚拟币才会马上打到推荐者账户里。如果在第二天申请卖出变现,很快佣金就可以转到银行卡上。

入群后,懂懂笔记发现一位昵称为“阿布”的群友,一直表现得非常积极。他常在群里向其他群友宣讲区块链、虚拟币以及金融投资相关的最新信息,也会分享一些大佬的干货。为了更多了解虚拟币投资者的投资心态,懂懂笔记主动添加他为好友,并“请教”了不少问题。

“珠海的平均工资水平就四、五千,你做这个除了投资回报再加上佣金奖励,每个月收入轻松破万的。”李女士告诉懂懂笔记,她并非全职从事虚拟币投资营销,如果全职的话佣金收入会更加可观,“就当是一门外快,别放弃你自己的本职工作,对自己有信心的话可以试试的。”

“投资不能只想着赢,肯定也会输的,上一波虚拟币行情我就没把握好。”阿布告诉懂懂笔记,他的主业是经营一家五金商店,投资只是为了实现财富增值。2016年年初,他便开始涉足虚拟币投资,最早投资的便是比特币。

说罢,她开始给懂懂笔记“设置”目标:每月只要推荐12名投资者,其中能有三四位愿意用现金投资,其它的继续推荐投资者,就能拿到不少于六千元的佣金奖励或等值虚拟币。

一开始阿布赚了一些钱,后来国内也有不少机构争相发币,在资本、操盘手的共同推动下,不少空气币、山寨币呈现出一股发行后价格就翻几番的“火爆景象”,这也吸引到阿布,开始投资一些机构发行的虚拟货币。然而,2018年好几家发币机构崩盘、跑路,给他造成了不小的损失。

交流了几次,懂懂笔记发现李女士从始至终都在不遗余力推荐加入她的佣金奖励“下线”,拼命宣扬着“年轻女性当自强”的心灵毒鸡汤,甚至表示愿意传授一些“秘籍”,以便更好地寻找推荐投资目标。

“心里肯定要怨恨这些机构,但更怨的是自己没能见好就收。我如果在那几轮价格高位时能够下决心离场,不那么贪心,就不会损失几十万了。”阿布坦言,原本有赚钱的机会,只是由于自己贪心,没有战胜人性最明显的弱点。

那么,她所说的目标“水鱼”到底有何特点?

尽管虚币有崩盘风险,但在阿布看来,这个领域依旧有回报率很高的投资标的。“只要不贪心就行,”所谓一夜暴富、资产翻番、财务自由,应该都能够实现。他坦言身边有不少赔钱的虚拟币投资者,最近和他一样都在挫折之后重新考虑投资虚币项目了。

返佣或是短期伎俩,机构“埋雷”难预测

“你看看咱群里,有多少投资者是之前没有赔过的?实际上新手也就十几个。”阿布表示,任何投资都有风险,风险的大小与收益成正比,没有风险的财富增值方式或许只有银行储蓄,“总有新人进场,就看你敢不敢搏一把。”

“要不是信用卡、花呗都透支光了,我也没想着做这个虚拟货币的推荐,一开始真拉不下脸。”

懂懂笔记在另外三个发币交流群中同样进行了小范围摸查,发现有不少群友都有过相关投资失败的经历,几个群里统计下来有超过40位群友在虚拟币投资上曾损失过不下十万元,最多的一位赔了近百万元。

或许是因为陆女士介绍的关系,在多次沟通后,李女士渐渐放下了戒心。她告诉懂懂笔记,之所以会推销虚拟币投资,是年初时来自于一位好朋友的介绍。当时她手头的几张信用卡加上花呗,已经欠了将近20万元账款。

“网上有教程说六七百元就能做ICO,我知道这些虚拟币很虚,但图的是操盘的感觉。”另一个投资群里的“资深”群友建哥对懂懂笔记表示,无论何种虚拟币都是虚无缥缈的,价值全靠机构的炒作,最终都会以“割韭菜”终结。但从开始发行到价格高点,依旧有许多机会能够让投资者获利。他认为只要控制好自己的贪婪,在机构做空、崩盘甚至跑路前还是有机会能小赚一笔收益,“已经输怕了,但还是想找机会投资一下,毕竟回报太高了,机构也要赚钱的对吧?”

越欠钱就越想花钱,精致的包包、化妆品、服饰让李女士无法自拔。而她加入发币机构的营销团队后,也就越发努力寻找周围一切可以推销的亲友。她在两个月前去上海参加机构销售培训会时,培训讲师的一句话让她记忆深刻:寻找投资者也好,寻找推荐者也罢,都要找那些开销大、经济压力大的白领群体,最好是“假精致”、高消费的年轻人。

高投资回报,能一夜暴富,这些创富诱惑吸引着小散投资者不顾风险,前赴后继寻找“投机”虚拟货币的机会。其中,“老韭菜”不断总结着被割的失败经验,期盼着在新一轮发币“狂欢”中,能够割一轮新“韭菜”后再离场;而新玩家总认为,“赔钱”的厄运不会那么巧就落在自己的头上。

讲师还强调,通常这一群体都渴望财富捷径,通过投资快速获得增值。因此,虚拟币等所谓的理财产品容易吸引这一群体的关注。可以鼓励年轻人通过信用卡额度套现后购买虚拟币,一旦升值连本带利获利,本金还给银行、赚取升值差价。

比特币的“无常”暴涨,短短时间内牵动了ICO发起者、交易所、资本力量、意见领袖和小散们的神经。回想一年多前币圈中的种种乱象,不难预测新一轮的发币潮将会继续觊觎普通人的智商税收割。

“如果连信用卡额度都用光了,那么就只能用人脉谋出路,推荐身边亲友加入。”李女士表示,这就是寻找投资者、推荐者的“秘籍”。越缺钱越想赚钱的用户,越容易信任虚拟币的投资价值。

而在新一轮的狂欢中,即便有搜狗王小川对于“身价和市值”的冷静分析、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对炒作行为的痛斥、繁星集团刘洋刘阳对买家的坦承忠告,甚至是王思聪直接在微博上的“叱骂”,可能都挡不住那些希望有心算无心,或者一门心思挣钱的虚币玩家们。

她补充道,过去几个月通过她投资虚拟币的,有超过90%的人是使用信用卡在线支付,有不少投资者本身已经欠下了一屁股债务,就等着这一轮虚拟币增值后“脱身”。

贪婪,终究是币圈的墓志铭!

“要感兴趣的话,趁早赶紧赚些佣金吧,以后都不知道还有没有这样的行情了。”或许是出于善意,她强调入场时间要趁早,越早入局的越能赚到第一桶金。或许,正如同媒体描述的击鼓传花游戏,这种奖励只有开始时还有可能拿到,一旦机构套到了投资就不会再给佣金,甚至携款跑路。

交流到最后,懂懂笔记问及,如果这些机构最终真的跑路了,你作为推荐者,如何面对参与投资的亲朋好友?李女士很快回复到:投资虚拟币、推荐返佣都是在机构提供的知名平台上操作的,她作为推荐者并不经手资金,也不会构成犯罪。

“至于脸面,我现在已经欠了20万的债,脸面能换成钱吗?还是现实一点儿吧。”

结束语

随着Facebook宣布发行Libra稳定币,以及比特币在前一段时间的暴涨,一些机构也开始了一波炒作热潮。而这些虚拟币发布方式,也从早年的大张旗鼓召开发布会、之后的低调举办私享会,变为如今通过社交化、返佣拉人的形式。

且不说如此繁多的虚拟货币能否带来增值,仅那些投资理念、销售套路就已经令人心生警觉。无论这些所谓发币机构的手法、伎俩、宣传手段如何“变异”,“山寨币”的本质都离不开圈钱、套钱。世上没有躺赚的钱,更没有所谓好心人把轻松赚钱的门路送到你面前。无论生活压力有多重,待还的卡债有多少,梦想的“壕“有多诱人,都不要轻信买币暴富的神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