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业洗牌走了谁:横店群演少了 小编剧转做微商

T+- (原标题:“寒冬”之后,影视青年的“春天”在哪里)
横店剧组滑坡式减少,小卖部老板娘“快亏本了”2019年1000多家影视公司关停、当红的年轻演员没有戏拍而“转战”综艺……今年冬天,关于“影视寒冬”的讨论不断冲上热搜榜。在业内人士看来,造成“寒冬”的原因是复杂的,而人们面对“寒冬”也不必太过悲观。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电视剧制片人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2019年以来,至少从投资层面来看,影视剧确实进入了“寒冬”,“2017年、2018年平均每年有1000多个剧组开拍或正在拍摄,但2019年,我所知道的剧组也就五六十个,所有(剧组)加起来最多百八十个”。这名制片人介绍,我国的影视剧投资方,最早大多是来自山西的煤矿企业老板,近年来互联网公司、P2P网络借贷平台上的“热钱”也纷纷涌向影视剧行业,“只要导演、明星合同定了,投资人就给钱”。他说,在“钱多”的时期,行业内出现了一大批“从不进电影院、从不看电视剧”的制片人,他们很少关注剧本,“只看导演、演员是谁”,这批制片人的出现,一定程度上“扶持”了行业内一大波“烂片”,“中国影视剧行业,不缺好的导演、演员,缺好剧本和好制片人”。毕业后到北京一家编剧公司工作的90后小陈,今年跳槽到某互联网企业负责影视项目评估策划。短短一年半内,她的原公司裁员30%,连同她自己手上的项目在内,身边不少同行的项目都停滞了。小陈认为,投资情况发生变化是影视“寒冬”的最主要原因;同时,前两年曝光的演员逃税事件、演员“限薪令”的颁布也是影响因素。“现在市场上影视作品的总数减少了,在精品率不变的情况下,好作品的数量也随之减少;一定程度上来说,好作品是‘钱堆出来的’。”她分析说。小陈提到,随着“爱腾优”三大视频平台成为最主要的出资方,平台掌握了项目分账的主动权,与之合作的影视公司和签约演员变得比过去弱势。另一位青年编剧小余则透露,“爱腾优”现在非常团结,试图联合起来掌控整个市场,“某当红女演员因为挑合作的男演员,惹毛了一家视频平台,结果另两家也不愿意用她了”。“有些影视公司养着几个工作人员慢慢研发项目,但不进行制作,因为项目制作后卖不出去,反而会亏本。”小陈还解释说,相比影视作品,综艺节目的平均制作周期短、成本低,所以这两年综艺节目成为热门。上海理工大学出版系副教授、导演戴正说,与其说影视行业遭遇“寒冬”,倒不如说是“优胜劣汰”时期到来了。“过去影视行业的从业门槛太低,资本方可能觉得这个行业利润高就往里投钱,项目制作非常不专业。业内存在剧本创作有问题而不能过审、网络大电影质量差而被视频平台往后藏等情况。这两年行业内演员数量变多了,一些流量明星的表演水平差、不被观众认同,也很正常。”作为学校教师和导演,戴正感觉现在科班出身的青年演员专业水平也有所下降,有“流量”的不一定有实力。在拍戏时,有的年轻演员自我感觉很好,不愿遵从导演的指引。“相比香港地区和国外的演员,一些内地的年轻演员专业能力并不太好,理解也不到位。对于这样的演员,导演这次用了,下次就不会再合作。”“有的教师因为工资低,就把重心放在校外的项目上,教学不专心;一些表演专业的学生大二、大三就出去接戏了,专业学习不够扎实。”戴正认为,近10年影视专业教学都存在这样的问题——部分学生留校从事教师行业,但这批学生本身基础就不扎实,再由他们来教后面的学生,导致影视表演专业学生水平越来越低。“我认为改变现状还是要从学校教育入手”。他注意到,近两年国家出台的《关于加快电影院建设促进电影市场繁荣发展的意见》《关于奖励放映国产影片成绩突出影院的通知》和各地区的文化产业指导性文件,旨在鼓励优秀作品制作和传播,对资本起到导向性作用。这些文件涉及国家、地方对优秀影视作品的资金支持,比如对电影制片企业销售电影拷贝(含数字拷贝)、转让版权取得的收入、电影发行企业取得的电影发行收入、电影放映企业在农村的电影放映收入等减免征增值税。在国家电影局的官方网页上,记者查询到了电影事业发展专项资金资助项目,如2016年的《我们诞生在中国》《大鱼海棠》《七月与安生》等。尚未上映的国产动画电影《山海经》制片人、剧睦影业创始人郭长顺告诉记者,“寒冬”的到来,恰恰使得一批坚持品质、过去不受“挣快钱”投资人青睐的制片方获得更多机会。2015年,郭长顺拿着经历了六七次大范围改动、数百次修改的《山海经》剧本找人投资时,四处碰壁,很多投资人根本不关心剧本质量,“只能自己往里投钱,卖房、卖车”。他的制片公司,从上海黄浦江边的核心地段白玉兰广场一步步搬到了“朋友家”。但到了2019年,一些精打细磨的作品开始有投资人过问,他的情况竟然有所好转,“过去投一部网剧或者网络大电影,一两年就出成绩,回收成本;现在热钱少了,(投资人)反而有更多的人关注慢热的好产品”。郭长顺说,目前绝大部分影视公司都过得不尽如人意,影视公司员工有转行卖火锅底料的、做微商的、卖保险的,但那些有好内容、好剧本的影视公司却能在“寒冷”的大环境下找到“明灯”。

T+- (原标题:行业洗牌洗走了谁)
一剧组正在搬动道具。照片均由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见习记者魏其濛/摄全国范围内,都很难找到这样的小镇——夜里10点,浙江省东阳市横店镇上的很多饭馆才刚刚开始营业。此时陆续下班的各种影视剧组年轻人便在这些小店里聚集,有的小店老板甚至保存着不少当红明星助理的手机号。从1996年为支持影片《鸦片战争》拍摄而建设第一个景区“广州街·香港街”至今,横店影视城逐渐成为拥有10余个跨越几千年历史时空的影视拍摄景点,同时也是具备专业的服、化、道等服务团队的全球最大规模影视拍摄基地。官网数据显示,这里累计接待超过2000个中外影视作品的拍摄。但今年冬天,随着整个影视行业投资“寒冬”的到来,这个青年演员们的梦想之地似乎也迎来了另一个意义上的“冬天”。相关阅读:“寒冬”之后
影视青年的“春天”在哪里“群演”有戏就来“特约”机会少了在横店工作4年的特约演员“小李子”,曾在《还珠格格3》《甄嬛传》等古装戏中扮演过太监角色。他告诉记者,过去整个横店影视城每天都有很多剧组同时拍戏,旺季时甚至超过100个,而现在剧组和群演数量都减少了许多。来自横店集团的数据显示,今年横店接待剧组310个,比2018年减少了60个。最近没戏可拍的“小李子”眼下正在明清宫苑景区兼职,为前来体验穿古装、坐“龙椅”的游客提供服务。他在各个剧组与各路明星的合影照片被摆放在景区的醒目位置,用来招徕顾客。横店影视城的管理服务公司以组织“演员公会”的形式,每天在微信群发布剧组招募通告,特约演员和群演(群众演员的简称)接下通告后,坐上剧组的车赶赴拍摄现场。在《侠探白玉堂》的拍摄现场,一名身穿亲兵戏服的青年群众演员说,自己看了尔冬升的电影《我是路人甲》后,来到横店“追梦”。他向记者介绍,参加群演的酬劳是一天90元,工钱每周结算,“一天能跑3个剧组,有时候不知道具体剧情是什么,也接触不到明星”。在横店,有大量和前述“路人甲”一样“打短工”的青年群众演员,他们本身有别的生计,接到通告后才来横店参与拍摄。25岁的群演宁化玲告诉记者,她因为在影视剧片尾字幕上看到“横店影视城”而想来这里,2016年从大学音乐专业毕业后,她的第一个落脚点就是横店,但每次都是“有戏就来,拍了就走”。火遍大半个娱乐圈的羽绒服店“横店月娥”的老板也表示,不少人抱着体验和游玩的心态来当群演,有的人其实“家里有矿”,前不久一位租客开着保时捷跑车来横店当群演,空闲时还举着相机拍摄vlog(视频博客)。27岁的特约演员郝通通是没有受过专业表演训练的“草莽英雄”,3年前因为喜欢表演来到横店,演过不少亲随、将军之类的角色,最近播出的《宸汐缘》第一集中就有他的镜头。“今年以来,确实感觉剧组变少了,特约的机会也少了。有时候还得当普通群演”。据“小李子”介绍,特约演员的工资由戏份和台词的数量决定。在一个几分钟的镜头中说十几句台词,大约能挣一两千元;一部戏下来二三十个镜头就能挣两三万元。特约演员的收入要远远高于普通群演。顾客中演员占比少了和普通的中国乡镇不同,在横店镇,到处是饮食店,服装店、美容美发店也不少,甚至还有多家整形美容机构。影视旅游作为横店影视城的重要业态,反映着影视行业本身的凉热。记者在影视城经典景区“明清宫苑”门口看到,这个常在古装戏中出现的场景,如今被一家名为“初苋健康集团”的公司承包,正在举办“第十三届全国武林大会”。大量观众聚集在舞台两侧的空地上,吃着主办方免费提供的饭菜。现场宣传资料显示,“初苋产业链”包括影视、网络科技、品牌手机等多种业务。另一个景点“清明上河图”有3个剧组正在拍戏。天色渐晚,道具组架起巨型打光灯,工作人员将拍摄场地内的游客劝离,身着戏服的群演陆续到位。赵九玲经营的小吃店就在《偷心画师》剧组今天的拍摄地附近。她告诉记者,今年来拍戏的剧组确实不如前两年多。过去街道上很热闹,不少剧组还要排队等候拍摄场地,而今年“没什么人”;以前还有一些“大腕儿”,现在都是“小明星”。小吃店的生意也不景气,“房租涨了,不划算了”。“横店月娥”是一家在娱乐圈内知名的羽绒服店,从2010年开始,刘德华、黄晓明、肖战等知名演员都来这里定制过羽绒服,月娥出品的明星同款也在粉丝群体中热卖。店老板的女儿胡海霞向记者介绍,这家店2000年左右开张,靠着好口碑生意渐渐火起来。胡海霞对“影视行业寒冬”也有所耳闻。“总的来说,来自剧组的订单有所减少。去年的订单大部分来自演员,来自其他消费者的比较少,而今年来自粉丝和其他消费者的订单比例上升了很多”。行业洗牌,小编剧转行做微商、卖保险“剧组变少有多方面原因”。“小李子”认为,横店剧组减少不仅是因为“影视剧寒冬”,包括象山影视基地在内的其他影视基地的兴起,也自然分流了一批横店剧组,“剧组少了,但我觉得作品质量提高了”。“小李子”的看法,也是不少影视剧业内人士的共同感受。浙江一家影视公司的编剧小余告诉记者,自己2014年入行,最近两三年的确感觉市场“萧条”了,在电视节、电影节的活动上,能明显察觉正在拍摄的片子少了。“这是优胜劣汰的结果,随着热钱减少、资本不断向‘爱腾优’(即爱奇艺、腾讯、优酷三家国内最大的视频平台——记者注)聚集,平台能够以更专业的眼光和更强的话语权挑选项目。”小余解释说,影视项目的好坏在筹备期就能看出来,影视公司多、项目多,平台能优中选优。从影视公司的角度分析,大公司项目质量好,不愁卖不出去;小公司一年拍摄制作两三部剧,也能正常运行;最受打击的是已经囤积了好几部戏却没有播出的中型公司,受到“限古令”等审片政策变动影响,有些公司投资迟迟无法回收成本,“预计未来会有一批中型公司倒闭”。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影视项目评估策划专员小陈,今年从一家编剧公司跳槽到了互联网公司,原公司去年有100余名员工,裁员后现在剩下约70人。包括去年她自己手上的一个项目在内,很多项目开发到一半就停滞了,“编剧的收入下降,一些小有名气的编剧甚至愿意接别人写到一半的剧本;好多小编剧没有活儿,就转行做微商、卖保险”。演员的日子也不好过。此前,迪丽热巴借访谈节目向导演喊话“我有时间”;于小彤在综艺节目中坦言自己来的原因是“最近不是挺难的吗,工作少了,就想过来学习”;某一线男星则接下了小公司操刀的“耽改剧”(即描写男男相恋的小说改编剧——记者注)……“之前参加综艺节目《演员的诞生》的,都是不那么红的演员;而最近有三档与演员演技提升相关的综艺同时开播,都是当红的演员,说明他们都挺空闲。”小陈分析说。上海理工大学出版系副教授、导演戴正认为,在影视剧投资火爆的时代,一些“只靠颜值和流量”的演员实际并不具备专业表演能力,甚至一些科班出身的年轻演员能力也很一般。如今,投资趋冷,反而给了影视圈一次“洗牌”的良机。“我觉得现在是影视行业发展最好的时期,一些质量差劲、打色情暴力擦边球的项目逐渐被淘汰,而国家近期出台的《关于加快电影院建设促进电影市场繁荣发展的意见》等指引性文件,鼓励了优秀影视作品制作和传播。”戴正说。事实上,横店影视城对未来产业发展具备信心。横店集团副总裁徐天福日前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横店不只是古装戏的主战场。”他介绍,近年来横店对场景基地进行了大规模的拓展和升级,同时新建了大量的年代戏场景,接下来还将新增当代戏场景、革命战争拍摄基地,为各种题材影视剧的拍摄提供更丰富的场景选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